5.0

2022-09-01发布:

欧洲美女黑人粗性暴交免费擦鞋记

精彩内容:

航機準四點半抵達中正國際機場。  

經過海關的檢查。  

麥雅盛裝出了入境室,手中提了是一只小化裝箱。  

當她一離開入境室的一剎那,使她吃了一驚,十幾只照相機對準她。  

一瞬間,閃光燈如閃電一般亮個不停。  

首先上來的是趙保,他接過她手中的手提箱。  

然後,有一大堆的人,擁過來包圍了她,還有閃光燈在亮。  

他們把她擁到一角去,那邊有一塊橫布用桿子撐了起來。  

上面是「歡迎麥雅小姐榮歸」,下面是「麥雅影迷團」署名。  

閃光燈又是一陣亮起。  

然後有不少年青的少女。圍住了她。要她簽名留念。或與她合照。  

當然也不斷的拍照,之後趙保和八個人擁了她到機場的餐廳。  

開記者招待會,要她報導她這次去東南亞一帶隨片登台的情形。  

記者先生們和麥雅都是很面熟的,他們都和她一起吃過不少次飯的。  

因此回答都是輕鬆的。  

麥雅就隨口說了一些有關各地登台情形,當然是盛況空前的熱鬧。  

半小時後……  

記者招待會開過後,麥雅離開了餐廳。  

她好像了不起的要人似,攝影朋友跟在她身邊。  

不斷在拍她的動態,一直到門口。  

麥雅的黑色大房車有人駕駛來接她了,那是陶樂珊,她們互相  
打了一聲招呼。  

麥雅坐到前面去,趙保和另外一個女人鑽進了後座。  

這時候的閃光燈還在亮。  

車子一路在高速公路上跑著。  

過了一會兒,到了麥雅居處了。  

她首先到房內去把手提箱和不離手的皮包放好。  

然後叫趙保進來。  

他進來後笑說:「今天的場面不錯吧!」  

麥雅點了點頭。  

「我曾經對妳說過,妳回台灣時,我會替妳舉行盛大歡迎會,  
祇要你早一天打電報回來,就好了。」  

她笑著說:「今晚晚餐,我不去了,一切交由你去招待吧!」  

「好!妳放心好了。」  

「這一票子的老友,喜歡打牌,你就由他們去打,總之,你是  
去付帳的。」  

說完了,她在床頭櫃的抽屜裏,取出了一張滋票交給他,說:  
「慢慢再和我算,你總得兌現吧!」  

「妳的滋票等于現鈔。」  

麥雅對趙保笑了笑,他說:「明天妳看報好了,包妳滿意就是。」  

趙保走了後。  

麥雅到外面招待陶樂珊和一個叫茜矇的女孩子了。  

陶樂珊本來是在俱樂部裏和麥雅是怨家。  

可是她無法和麥雅對抗,麥雅不但條件比她好,而且還挂起了  
電影明星的頭銜了。  

最後她向麥雅屈服了,她們是同一類,都是高級的秘密應召女  
郎了。  

麥雅自從失掉了財富之後,再要豎立起來,不讓自己再倒下去  
。  

她不得不擇手段地撈,出賣她天賦的本性,除名流財流之外。  

每一個豪富俱樂部中的人,如吳佩珍、金如駿等人,祇要出得  
起代價,她是毫不吝惜給予他們一份性愛的享受。  

好好在她的本性上。得已暢活一番,是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  
。  

她在俱樂部中化了開去,已有暗算,一個人不夠應付他們。  

于是,她便拉攏了陶樂珊,再由陶樂珊,再去帶來了茜矇。  

茜矇這個女孩子年紀還很輕,祇有十九歲吧!  

她可是有一對嬌人的乳房,是一個十分性感的小肉彈。  

麥雅以前有好的二部戲,標榜什幺文藝片、時裝片的。  

實際上,都是粗製濫造的東西,祇賣掉了外埠幾個拷貝而已。  

而且還是自己肉體去作贈品的。  

這二部片子,應算是僕倒街頭了。  

這一次她改變了方針,因爲所有外國進來的電影影響她。  

因爲進口的外國影片,都是有黃色成份,以暴露成份屬多。  

她也決定來這一條路線,因爲在女朋友之中,她是脫出名的一  
個。  

于是她拍了一部新潮派的電影,她知道台灣的檢查尺度甚嚴,  
她因此不準備在台灣地區上映。  

她預備在外埠發展,這部新潮電影,片名叫「青春之火」,通  
俗而明顯的片名。  

戲內裏是說二個少女,家庭出身很好,可是誤交上阿飛朋友。  

由阿飛引誘,以緻墮落,內裏有海灘上裸泳的場面內。  

阿飛開的派對場面,那是一種性派對,是後墮落做應召女郎的  
種種片斷。  

題材是現成的,演來十分容易,而且花費成本也不大,沒有多  
少布置。  

她特地請了一個香港名導演辛培堯前來助陣。  

辛培堯那是一位快速的導演,一部國語片子,最快半個月就可  
以拍竣。  

可是她這一部片子,遲了一點,總共花了一個月又七天完成了  
。  

她這部片子拍了這幺多天,已經算是琢磨了很多的時間。  

導演手法是平鋪直敘的,很通俗的,容易爲人接受的。  

戲中布置簡單,阿飛露營在海灘上,祇有幾個旅行帳幕。  

看女主角裸泳,然後野火會,男女阿飛亂來一遍瞎搞一起。  

阿飛開性派對,借一家漂亮別墅拍外表,內裏是廳堂布景。  

各式非驢非馬外國電影中,嬉皮式派對花樣搬一點進去,看來  
十分奇怪神秘。  

未了,做了應召女郎,大酒店門口拍實景,看女主角進門,下  
面接房間布景。  

這部片祇有拍掉了麥雅十四萬元,比她以前拍的片子,可要節  
省了一半。  

可是收獲卻大大不同,幾個片商看了大爲欣賞,外埠的版權就  
賣了十六萬元,已經賺了二萬元了。  

至于片商有一個條件,要她隨片登台,也出了她的費用。  

供給她來回機票和登台薪酬,每天一百美金,以報她酬勞。  

說起這個不過是一種象徵性的。主要還是她需要出風頭和揚名  
。  

因爲這是新潮的電影,內裏是黃色的,加上女主角登台表演。  

在外埠是十分收到好評的,做十天的,往往做了十五天。  

她每天幾個戲院來回奔走,忙不過來,有的在戲未開映前登台  
。  

有的在映完後登台,不過是跳一場阿哥哥舞和唱二滋歌,算是  
表演了。  

本來在外埠去十五天的,結果她是耽留了一個月才回來的。  

每當她是在外地時,時常有信留給陶樂珊,報導情形很好。  

但是因爲時間匆促,不能詳談,只好作罷。  

現在她是回來了,該是長談的時候了。  

她出來招呼二人,剛坐下來,就隨手取煙吸了起來了。  

陶樂珊笑道:「看你由機場到這裏,神情這樣高興,在那邊撈  
得不錯吧?否則不會這樣愉快的!」  

「那邊太好撈了。」  

「可見我的判斷沒有錯。」  

「我登台的雖然是小埠頭,可是場面非常隆重,這一埠頭的大  
人物,都看第一場的獻映禮。」  

「妳有沒有和大人物拍照?」陶樂珊問。  

「沒有!」  

「那真可惜。」  

麥雅搖搖頭說:「這是有原因的,慢慢我會講給妳聽不能一起  
拍照的原因。」  

片商是準備颳錢的,事先宣傳做得極好,廣告上說我的這部新  
潮電影,在日本、香港二地,都是速滿二月的賣座電影。  

還說到大都市中,年青人一代的生活寫照,要做父母者都能前  
去觀看。  

再有年青一代也應觀看,有些性交生活的錯誤之處,以示警惕  
。  

這意思就是老少鹹宜,還有當地首長推薦此片,獻映禮也列席  
。  

女主角兼製作人也登台表演,預售二天門票。  

因此未獻映前,叁天門票就已經預售完了。  

因爲戲院祇有八百座位,在當地算是最大的了。  

不過看過我這部片和登台的大人物,個個都對我有興趣,要和  
片商商量,如何搭線了。  

我自然一百二十個搖頭,搭起明星架子來了。  

「這個片商是你好朋友,妳還搭什幺架子,不要搭僵了?」陶  
樂珊笑說。  

「就是爲了他是我的老朋友。」  

「怎幺說?」  

「我要搭搭架子,這個片商後來實在被大人物逼得沒有辦法,  
來求我,我勉強答應,但是要一萬美金。」  

「這片商一口答應,但是我還要遮羞辦法,那是一起去吃宵夜  
,喝醉了由這位大人物擺布了。」  

麥雅于是開始敘述一切的經過給陶樂珊和茜矇聽。  

當天晚上我和另一個女人及富商,演了一劇戲,並把劇情做了  
演排。  

但是因爲人數不足等到了幾天之後,他們正式開始錄戲了。  

陶樂珊好奇問道:「這戲開始放映了嗎?」  

「現在正在剪接和配音,尚未放映,要過一陣子,才可能在東  
南亞地區先上映。」  

「那妳可以把劇情先告訴我們吧?」茜矇道。  

「好,那我現在就開始說了。」麥雅道。  

陶樂珊和茜矇專心聽她敘述著。  

有一位富翁,對麥雅雖然是寵愛萬分,但是對于房事交歡這一  
事,卻是已經無能爲力。  

一個月之中,大概只有兩、叁天與麥雅性交而已。  

其他的日子,麥雅便要長歎到天明了。  

麥雅現在只不過二十五、六歲,面對著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兒  
,當然感到不滿足的。  

但是在曾光雄有的是錢,在他未死之前,麥雅卻不能去勾搭。  

因爲她正想在曾光雄身上獲得一筆錢,或等他死了之後,得到  
一部份財産。  

有了這樣的一個問題之後,麥雅便只能咬著牙齒根,即使發春  
,浪到暗恨,卻不敢去勾情人。  

有一天,麥雅偶然出街,一出到門口,無意中撞著一個擦鞋童  
。  

兩人對面一撞,這個擦鞋童一腳就踏汙了麥雅的一雙白鞋子。  

麥雅立刻大罵道:「餵!你沒長眼睛啊?幹嗎,朝人身上撞,  
還是把眼睛裝在褲底啊?」  

這擦鞋童一望,見她是一個摩登的少婦,便速忙向她陪罪道:  
「太太,真對不起,一時過失,把妳的鞋弄黑了,幸好我是個擦鞋  
童,我幫妳擦一擦。」  

麥雅一望.這個擦鞋童,已經有十八、九歲大了,生得端端正  
正的。  

而且見他精巧伶利,人品不錯,便不再罵他,乃對他道:「你  
想幫我擦鞋嗎?」  

「嗯!」  

「好!那你不如到我的家裏來幫我擦鞋,不要在門口擦。」  

「好吧!隨妳。」  

麥雅便把這名擦鞋童叫進屋子裏面擦。  

這個擦鞋童都從來沒有到過有錢人家,他就知道這位少婦一定  
係有錢的人。  

麥雅進了房間,在一張沙發上坐了下來,伸出一只腳出去。  

擦鞋童就拿了她的腳放在擦鞋箱上面,先拿了一塊布想抹去上  
面的灰。  

麥雅忙叫道:「餵!你的布條那幺黑,怎幺能擦我的鞋啊?豈  
不是又把我的鞋弄黑了嗎?」  

麥雅說完,馬上拿出她的一條手中抛給擦鞋童。  

擦鞋童接過這一條手巾聞了聞,覺得一陣香味,乃道:「好香  
喲!這幺香的一條手巾怎幺拿來擦鞋子,豈不太浪費了?」  

「不要緊,你儘管照擦不誤。」  

擦鞋童便將那條手巾拿起來擦鞋。  

麥雅這時候問道:「餵!你叫什幺名字啊?」  

「我叫做趙策呀!姓趙的趙,策略的策。」  

麥雅聞言哈哈大笑道:「你這個人真奇怪,叫做趙策呢?趙策  
與『照擦』同音差不多呀,豈不是奇怪嗎?」  

趙策笑道:「這有什幺奇怪呢?就是逢人照擦,因爲我的職業  
是擦鞋,逢人照擦,豈不是很合適嗎?」  

麥雅更加笑道:「這個名字很好聽,不過你如果是個大人的話  
,我就被你擦(插)?」  

趙策聞言,突然笑了一聲:「妳願被我擦(插)?」  

麥雅聞言大叫道:「擦,擦者插也!」  

「擦!擦!」趙策笑道。  

趙策一邊擦鞋,一邊望上來,對著麥雅一味笑。  

「你就快點擦,我可沒有什幺閑工夫,等你來擦(插)喲!」  
麥雅道。  

趙策擦完了之後,便拿著白粉在白鞋上面擦去汙點,使它乾淨  
。  

他也非常仔細地擦著,偶然擡頭一望,馬上望到麥雅的大腿上  
。  

因爲麥雅係穿著一件旗袍,他一望去,便見到她大腿上面好清  
楚。  

同時,麥雅坐在沙發椅係用高高地翹著雙腿,所以他看得很清  
楚。  

不但見到麥雅的大腿好白,而且見到麥雅的一條叁角褲露在外  
面。  

趙策以前未見過女人的肉體,一但見到了麥雅的大腿,雪花一  
樣的。  

他便有點過瘾了,同時更見到裏邊的一條叁角褲,趙策幾乎失  
魂,竟然連擦鞋也忘了。  

麥雅一眼見了擦鞋童連擦鞋都忘了,她暗暗罵一聲:「餵!小  
鬼,你當心你的眼球掉出來,怎幺還不趕快擦鞋?」  

趙策此時才低下頭去擦鞋,但是他已經了解她的意思了,他道  
:「我看見妳那雪白的大腿,覺得好過瘾,所以才停下來看。」  

「難道你連女人的大腿,你都沒有見過,那才奇怪,你這個小  
鬼。」  

趙策故意道:「我真的未曾看過女人的大腿,所以我就想看一  
看,見識見識。」  

「你今年幾歲呀?」  

「我今年不過十八歲!」  

「你既然未曾看過女人嗎?我等一下讓你看個夠好了?」  

麥雅這樣講,無非已經把他溶化了。  

誰知道趙策以爲是真的,馬上連鞋子都不擦了,坐在地上笑道  
:「太太,妳真的要給我看到夠爲止嗎?」  

麥雅見他那幺想看,既然他要求,于是她便把心一橫,連旗袍  
也除去了。  

此刻,麥雅只剩下一件胸罩和一條叁角褲而已,那曲線玲珑。  

一對碩大的豐乳,高高大大地在胸罩下隱藏著,那叁角洲凸起  
,也不輸乳房之美。  

在麥雅的本意來說,一心一意想來溶化趙策,看他是否打過炮  
。  

她又想引誘他,假如他是個知情趣的人,乘機和他幹一次也好  
。  

因爲麥雅想找一個男人和她經常打抱,以發洩她的精力。  

不夠因爲曾光雄有錢,想要一筆遺産,所以不敢亂來。  

假如這個擦鞋童知情識趣的話,乘機和他打一炮,也是再妙也  
不過的事了。  

誰知趙策一見到麥雅脫掉了身上的旗袍,他就更加失魂落魄。  

這時只見她胸前的兩個大奶。十分巨大,好似兩個米袋一樣。  

趙策不覺嘩然一聲叫道:「太太,妳的胸前的兩個大奶子好大  
喲,如此巨大的奶子,連珍羅素都趕不及妳呢?」  

麥雅乘機道:「既然你說我的奶子大,你摸一下好了?」  

趙策聞言大喜道:「真的嗎?妳肯給我摸一下嗎?」  

麥雅暗想,等他摸了一下後,他就知道好不好了。  

如果識像的話,乘機會可以和他打上一炮。  

于是便點點頭道:「當然。我肯給你摸一摸,但是你要好好地  
摸它喲!」  

趙策此時毫不客氣了,他馬上站在她的面前,伸出手在她的胸

欧洲美女黑人粗性暴交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