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圣诞夜的加班

精彩内容: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我上了雙胞胎        夏天裏巧遇女鄰居       送給媽媽黑色的內衣        成熟美女在樓梯間被猛操       在五分埔賣衣服的前女友
淫蕩女高中生小敏        清純校花_舒慧        刺激的換妻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上了朋友的前女友        

  1

  聽到敲門聲後,穿制服的男人推開門,向財務課裏伸頭看。

  「這幺晚了,真辛苦。」

  熟悉的守衛向一個人留下來加班的世森打招呼。和往常一樣的說,大門關了,回去時請按守衛室的電鈴。

  「時間已那幺晚了嗎?」

  世森看手錶,已經十點多了。

  「每天都這樣忙啊。」

  「那裏……. 」

  世森對不說廢話的守衛,說這樣安慰的話,不得不苦笑。

  也許是自己多心吧,好像他的話裏含著每一次都是課長一人加班的意思,使世森覺得他看透了自己對工作的態度。

  世森已出現白髮。對這個人品相當不錯的守衛,一直都牢記在心中。

  「天氣這樣冷了,你的工作也很辛苦。」

  「那裏,像我這樣的年齡,有工作就很幸福了。」「幸福…….」

  「大概是勞碌命吧,沒有工作就好像是很對不起自己。」已屬老人年齡的守衛,用嘲笑自己的口吻說。

  「你以前的工作是…….」

  「我也是上班族。」

  「我想一定是一流的企業,而且還有相當的地位…….」「那裏,公司也許算是大企業,但我不過是其中的一個齒輪。」守衛的臉上出現寂寞的微笑,好像在回憶往事,但又突然清醒過來,說一聲打擾了就離開。

  ” 能有工作就是幸福” 是這樣嗎?

  世森自言自語。他站起來,走到窗邊,向外看。

  在建設公司中,算是中等的,是在繁華街的一棟大廈內,從窗戶看到眩目的夜晚街景。在華燈下,人群不斷流動。其中有人手捏著相同的盒子。

  ( 對了,今晚是聖誕夜……..)

  世森回到辦公桌上,拿起電話,在電話裏聽到妻子發睏的聲音。

  「我還在公司。」

  「幾點鍾能回來呢?」

  「大概是末班車了。俊一呢?」

  「剛才還在用功,現在已經睡了。」

  「原來今晚是聖誕夜。」

  「是…….」

  「俊一有沒有說什幺呢?」

  「他說什幺…….」

  「比如說想要禮物…….」

  「沒有….那孩子現在是顧不得那種事了。」

  「說的也是…….」

  聽到妻子毫無感情的對白,世森感到無奈時,又聽到妻子忍住哈欠的聲音說「我很累了,要先睡了。」

  「嗯。」

  從公司搭電車約需一小時路程的郊外,買下這一棟房子,是四年前叁十叁歲之時。也正是當課長後一年半的時間。因爲是在建設公司工作,得到許多有利的條件,能以這個年齡擁有屬于自己的房子,按社會一般情形而言,世森的上班族生活算很幸運。當然還有分期付款,可是以後除非發生重大事情,就不需要爲付款頭痛。

  ” 自從有了房子後,有時會産生很奇妙的感受,尤其是最近二、叁年。”

  世森放下電話後,心裏如是想。

  說是奇妙的感受,也沒有明確的問題。這個莫名其妙的感受,像風一樣從心裏掠過時,世森的思考會一時停頓,然後清醒過來時,擔心自己是不是自言自語而感到狼狽,這種情形通常是在通勤的電車上或一個人加班時發生。

  當初以爲是一時性的工作疲勞或精神壓力,所以沒有放在心上。

  後來開始覺得奇妙,是因爲半年來這種情形經常發生之故。也從這個時期,覺得這是來自虛脫感或空虛感。

  自問有什幺空虛….然後檢討自己的環境。

  首先就工作而言,雖說是中等的建設公司,但叁十多歲就順利的昇任課長,不抽菸、不喝酒,沒有任何不良嗜好的認真性格,做爲財務課長也得到公司的信賴。

  不過,從部下的眼光看來,他是一個沒有趣味的頑固上司。不過,世森並未把此事放在心上。

  家人是相親結婚的小二歲的妻子,和上小學六年級的一個男孩、妻子每天去現在流行的健康中心,另外心裏只有兒子的升學問題。爲考進有名的私立國中,每天去補習班。

  如此看來,無論公司或私生活,世森都充分達成任務。

  可是……世森心想也不過是如此而已。

  在這種生活中,有一天早晨在上班的電車裏,世森經驗到自己也難以相信的事。
17430379m7jeejskvpw6vr.jpg
  早晨的電車是擁擠的,突然發覺在世森的前面有一個看來像上班族的年輕女人背對世森,圓潤的屁股緊壓在世森的大腿根上。

  世森感到慌張,隨著電車的擺動,女人的屁股在大腿根上摩擦。

  如果是以前的世森,擔心自己會被誤爲色情狂,一定會設法改變身體方向,擺脫這種狀態。

  但這一次沒有那幺做。世森自己也不知道爲什幺。如果被看成色情狂,後果一定很嚴重。可是這種恐懼感,反而讓世森一直保持那樣的狀態。

  如果勉強一點說,也許是自己追求毀滅的一種沖動吧。但還是第一次産生這種心情。

  世森很快便勃起,想克制自己也沒有用。越想這件事,越膨脹。

  世森非常緊張,額頭冒出冷汗。

  突然好像聽到女人大叫「有色情狂」的聲音,緊張感和恐懼心使他無法正常呼吸。

  世森就在這時候發現女人的突變……. 。

  這個女人微低頭,露出困惑的眼神,微微張開嘴,露出興奮的表情。 ” 這個女人好像沒有勇氣喊叫,而且是不是産生奇妙的感覺” 。 想到這兒,興奮感取代緊張和恐懼。

  在異常興奮的沖動中,世森戰戰兢兢的伸手摸女人的屁股,心跳得幾乎要爆炸。

  可是女人沒有動。

  世森用汗濕的手掌在女人的裙子上撫摸圓潤的屁股。有彈性的肉感,還能感覺出輕微的叁角褲線條。這種感覺使頂在屁股上的陰莖更勃起。

  女人好像遇到緊箍咒,一動也不動。

  感覺出自己勃起的肉棒和女人有彈性的肉感時,心裏不由得産生想襲擊這個女人的沖動。

  在電車上發生的狀況也就到此爲止。

  從此以後,世森再也沒有色情狂的行爲。這種慾望以後也放在心裏,但他的性格是無法採取色情狂那種大膽行爲。

  但僅有一次的色情狂行爲,可以確定在世森的心中産生一種漣漪。

  這種感情偶爾在心中湧出。在那奇妙的空虛感裏,像是綻放的一朵花。

  ——————————————————————————–2

  放下電話早早想著這些事情時,突然被門聲驚醒。

  「果然是課長。」

  「河西小姐…….」

  突然走進辦公室的是世森的部下河西春菜。

  「這個時候妳來做什幺?」

  「我是經過公司的前面,看到只有財務課的燈是亮著的,所以認爲一定是課長。」河西春菜口齒不清的說著,向世森走過來,走路有點不穩。

  「妳好像很高興。」

  「嘻嘻,今天是聖誕夜嘛。」

  她說先在迪斯可跳舞,然後去酒廊喝酒。

  「這是給課長探班。」

  春菜把抱在胸前的紙包遞過去。紙包裏有漢堡和可樂。

  「謝謝妳。」

  因爲剛聽過妻子毫無感情的話,現在看到部下的體貼,課長十分感動。

  河西春菜對世森做出難爲情的微笑後,脫去大衣。

  「課長是不過聖誕夜的嗎?」

  「大概是吧。」

  世森苦笑後,不知自己的眼睛該看何處。春菜懶洋洋地坐在對面的椅子上。

  從迷你的窄裙露出修長的大腿。

  「可是,太太和兒子就不一樣了吧。」

  忍不住凝視大腿的世森,急忙擡頭看春菜。

  「老婆和孩子都不理我的。」

  「不理你?」

  「我這個人大概有沒有都無所謂。」

  看到世森的苦笑,春菜本來也想笑,但表情突然變沈悶。

  「原來課長是很寂寞的。」

  「我寂寞……?」

  「不是多余的人嗎?」

  「噢,妳是說這件事,難道妳也是嗎?」

  「看起來不像嗎?」

  「不像。今天晚上不是很愉快的喝酒嗎?」

  「我喝的是悶酒。」

  春菜露出自我嘲笑的表情,把披在肩上的長髮撩起,說:

  「我現在有很大的失落感。」

  「失戀了嗎?」

  「失戀……… ?」

  春菜看著世森反問。矇眬的眼睛瞬時射出光芒,使世森感到慌張。可是春菜的臉上又出現自我嘲笑的表情,恢複惺忪的醉眼。

  ” 我說錯話了嗎?”

  世森心裏這樣想著,開始吃春菜送來的漢堡。一面吃,一面看帳冊時,春菜轉向辦公桌,背對世森。

  然後有一段時間一直保持這樣的狀態後,春菜拿起電話開始按鍵。

  世森發覺了,但佯裝沒有看到,繼續工作,但感覺得出春菜把電話放在耳朵上,回頭又轉過去的動作。

  「聖誕節快樂。」

  春菜突然向電話裏的對方這樣說:

  「我這個時間打電話….打擾你了嗎?」

  可能意識到世森的關係,春菜壓低聲音說時,世森不由得豎起耳朵。

  「你說話的口吻真客氣。嘻嘻….是太太在你的身邊吧。」春菜的語氣帶刺。

  「是啊,我喝醉了,不可以嗎?」

  春菜變成歇斯底裏,說:

  「但你別誤會,我可不是爲什幺人喝醉的。嘻嘻….,你好像恨不得馬上挂電話。好吧,我就給你挂斷,放心吧,不會再打電話了,膽小的…家夥,拜拜。」春菜像摔電話似地放下電話後,就以那種姿勢凝視電話。

  世森大約能知道春菜的電話內容。

  河西春菜可能和有妻室的男人發生關係,現在和那個男人的感惰破裂,剛才的那個電話大概是宣告結束。

  春菜發生這種事也不足爲奇,其他男職員們說她像當紅明星,不但面貌出衆,身材更是迷人,有人在背後說她交友關係複雜。

  不知春菜是否知道這種情形,只見她不曾把交友關係放在心上。對很多男人,她是不放在眼裏的,因此有人認爲她是自命清高。

  世森不知道該不該向挂上電話的春菜說話,而且不擅長應對女人的世森,也不知此時該說什幺話,再者,春菜的背影好像不會接受任何的安慰。

  經過一段沈醉的時間,世森也一直假裝專心工作。

  不久後,春菜趴在桌上,世森以爲她哭了,但又不像。走過去一看,原來是喝醉睡著了。

  「餵,河西小姐…….」

  世森搖動她的肩頭。

  「唔….不要吵我。」

  春菜像在說夢話,不肯醒來。

  「在這種地方睡覺會感冒,起來吧。」

  「不….不要……」

  「真拿妳沒辦法。」

  世森感到困感,決定先讓她睡在會客室的沙發上,拉起春菜的手臂放在肩上,抱起她。

  所謂會客室,只不過是財務課專用的小房間。在辦公室的角落隔開而已。

  春菜的身體倚在世森的身上。世森又感到困惑。不想聞也會聞到年輕女子的體香。抱起她時,又碰到隆起的胸部。

  總算把春菜帶到會客室,讓她睡在沙發上後,世森立刻離開會客室。房間有暖氣,但睡著後也可能會著涼。

  拿起自己的西裝上衣和春菜的大衣又回到會客室的世森,看到裏面的情形倒吸一口氣,伫立在門口。在沙發上睡的春菜,豎起雙膝,靠在椅背上,迷你裙幾乎向上縮到可以看到褲襪和白色叁角褲。

  世森的心跳加快,幾乎要爆裂。

  春菜因爲醉意,呼吸時胸部起伏,從豐滿的大腿可看出她的年輕。臀部有驚人的重量感。

  世森受到吸引一樣蹲下去,覺得喉嚨裏極度乾渴,呼吸也變困難。

  自己想做什幺,因爲興奮過度,世森已經無法判斷。就在這時,腦海裏突然出現第一次發生色情狂的場面,全身爲之震憾而興奮同時,聞到春菜大腿根深處散發出來的芬芳。不由得伸手在大腿上撫摸。

  ——————————————————————————–3

  世森把春菜的雙腿分開,透過褲襪看到白色的小叁角褲。 眼光立刻被微微隆起的地帶吸引。

  就這樣把臉靠在春菜的大腿根上做深呼吸。 甜美的芬芳流入鼻孔內,使世森的腦神經麻痺。

  這時候只希望親眼看到這種香味的來源。

  世森想實現此希望。 可是不敢進一步動作,如果那樣做一定會吵醒春菜,對上司的淫猥行爲一定會大聲怒罵。

  如果只是這樣還好,倘若公開,那可不得了。

  世森感到害怕。 可是唯有胯下物,在這樣一把年紀之下,發脹得幾乎要破裂。

  眼前的春菜,仍舊熟睡。胸前的絲質襯衫隨之起伏,形成一幅惱人的景色。

  世森看著這樣的春菜,內心又有另一種想法。

  這樣的, 大概就是叫送上門來的肥肉,況且她也不是處女,尤其是她和有婦之夫關係破裂而喝悶酒, 明知我在這裏加班、還毫無戒心的在這裏睡覺,是不是也有這個意思呢?

  明知這是自己往好處想,但這樣想過後,心情反而輕鬆。 對我來說,這樣的機會可能一輩子不會再有了。 以前因爲色情狂的行爲,在自己的心裏發現曾經有過紅花的世森,而後曾經到過幾次風化區,但每一次都沒有勇氣買春作樂。

  從此而後, 就靠過去不曾看的色情小說,或有性報導的雜誌,滿足自己的妄想。

  想到自己那種沒有用的樣子,世森很沖動的向春菜的大腿伸手。

  首先把雙腿拉直,將身體轉向側臥,拉下裙後的拉鏈,再讓她仰臥。

  春菜可能以爲還睡在沙發上, 只是發出輕微的聲音,但僅僅如此,世森已緊張得額頭上冒汗。

  用雙手抓住迷你裙的裙襬, 一面觀察春菜臉上的反應, 慢慢向下拉,可是身體的重量和臀部的突出,無法順利的褪下裙子。

  世森感到焦急,開始用力拉。拉到膝蓋上時,春菜哼一聲張開眼睛。

  剎那間, 緊張的世森和還不能了解狀況的春菜之視線相遇. 春菜看到世森抓住裙子,呆在原處的樣子,在她的臉上出現難以置信的驚訝表情。

  「不要!」

  春菜立刻開始拚命掙紮。

  「河西小姐!」

  「不要!放開我!」

  「妳……. 」

  「不要!」

  春菜的雙腳猛蹬,想用雙手推開世森,不過迷你裙在膝上,無法使力。

  世森想抓住春菜的雙手。 春菜卻拚命的拒絕他想抓的念頭。此時的世森也豁出去了。

  此時,春菜的手在掙紮時打到世森的臉,發出很大聲音。 剎那間,兩人都停止動作。

  這時,膽怯的反而是春菜。世森反而火向上沖,把春菜推倒在沙發上。

  「不要…. 課長…. 不要這樣……. 」

  春菜又開始掙紮,但好像沒有先前那幺激烈。

  世森也已經失去理智,粗暴的脫去迷你裙,拉下褲襪和叁角褲。 在彎下身體的世森的頭或後背上,春菜一面喊叫,一面毆打。

  世森覺得她的手很礙事。

  看到手裏脫下來的褲襪時,立刻想到用它來綑綁。

  把掙紮的春菜, 強行使她俯臥,騎在她的身上,把雙手擰到背後,用褲襪的中間綑綁手腕,這樣還可以利用褲襪的腿的部分。

  雖然處于緊張的狀態,但騎在春菜身上的世森,還能想到這些事情。

  世森抱起春菜時,她的下半身已赤裸。

  「不要!快鬆開我的手。」

  春菜扭動身體,彎曲上半身像是要掩飾裸露的下半身。 聽到春菜的哀求,世森産生罪惡意識。

  此時,春菜可能覺得哀求無用,于是大聲說:

  「太過分了!課長做出這樣的事,我不能原諒。」「不能原諒?」

  「那是當然的!」

  春菜憤怒的瞪視世森。

  「妳是想告我嗎? 」

  「當然要告你!」

  聽到春菜的話,世森覺得自己被澆了一盆冷水。

  「到那時候,課長就完了。」

  世森覺得自己的腳下好像地震般的搖動。

  「不過,就這樣鬆開我的手,今晚的事,我不會說出去的。」這時候,春菜露出勝利者的口吻。

  然而這樣的口吻反而使世森更沖動。 這句話也道出世森的弱點,而這個弱點也是一直使世森膽怯, 因此心裏湧出的憤怒,除了對春菜外,也是對自己發出來的。

  「妳說… 我已經完了嗎? 」

  在世森的臉上出現豁出去的笑容。

  「妳說就這樣放妳走,就當今天晚上什幺事也沒發生嗎? 」「是啊。」

  春菜發覺世森的變化,露出恐懼的模樣。這種樣子,反而使世森更膽大。

  「妳以爲我害怕嗎? 」

  世森突然抓住春菜的腳, 放在沙發的扶手上,把多余的褲襪接過來綑綁,然後是另一只腳…….。

  春菜的雙腿已分開至極限,胯下一覽無遺。

  「不要這樣……. 」

  在會客室裏發出回音。

  「不要!不要看!」

  春菜轉開臉,分開的大腿微微顫抖。

  世森解下領帶,塞入春菜的口中。

  此時,看著世森的春菜,流露出不知是恐懼或哀求的眼神。

  世森反而露出笑容,慢慢解開春菜的襯衫鈕扣。

  全部解開後,世森瞇縫著眼睛。 他看到幾乎要泛白色乳罩裏露出來的乳房,乳罩的挂勾在前面,所以對世森頗爲方便。 當世森的手開始解挂勾時,春菜拚命的搖頭。

  解開挂勾的剎那,兩個碗向左右彈開。

  世森不由得倒吸一口氣,露出來的乳房豐滿,乳頭也微微向上翹。

  在背後說她交友複雜,但很意外的,乳暈和乳頭都是粉紅色。 尤其乳暈微微隆起,小小的乳頭像極了蛋糕裝飾品。

  世森覺得立刻姦淫這樣的春菜太可惜,就坐在正前方的椅子慢慢欣賞。

  春菜感受到那種視線,不由得轉開臉,同時很痛似地發出哼聲,拚命搖頭。

  世森的視線完全被春菜的神秘部分吸引。

  她的陰毛比較少, 只是很長,有如嫩草的陰毛,在窄小的範圍內形成叁角形。 在那下面有疏落的陰毛環繞的陰唇。因爲雙腿分開至一百八十度,花瓣已綻放,露出裏面濕濡的粉紅色嫩肉。

  花瓣的顔色是輕微的褐色,形狀仍舊美好,充滿新鮮感。

  對女人而言, 世森只知道妻子的身體,所以看到這樣年輕的肉體,不由得陶醉。

  而且是深夜在公司裏能這樣盡情欣賞年輕女部屬的淫蕩姿態, 覺得猶如置身夢中。

  ” 也許這是夢吧。如果是在做夢,做什幺都沒有問題……..”

  世森好像有什幺東西附在身上,立刻站起來。

  ——————————————————————————–4

  世森跪在春菜完全分開的雙腿間,開始慢慢撫摸乳房。

  把乳頭含在嘴裏吸吭,也用舌尖撥弄。

  另外一個乳頭用手指捏弄。 春菜的上身不停地扭動,從鼻孔發出甜美的哼聲。

  兩個乳頭很快地做出來非理性反應。在世森的嘴裏和手指之間開始勃起。

  世森的臉從春菜的胸部向下腹部移動。用雙手把已綻放的花瓣更拉開。

  春菜的身體跳動一下,然後發出哼聲,並且扭動屁股。 此時,世森看到綻放的陰唇,感到驚訝,那裏和剛才欣賞時不同,發出濕潤光澤。 雖然還不到濕淋淋的樣子,但已經溢出蜜汁,可能是玩弄乳房時湧出來的。

  在陰唇上面有令人聯想到珍珠的粉紅色陰核。

  此時,肉洞裏的嫩肉好像在蠕動。流出透明的蜜汁。

  感受到世森火熱的視線,春菜不由得夾緊那兒時,又溢出蜜汁。

  ” 嘴裏說不要,原來已經這副德性了!”

  世森想到只是玩弄乳房就使春菜那樣濕淋淋,感到很得意。

  突然低下頭,在已露出來的陰核上舔。隨著顫抖的哼聲,春菜的全身扭動。

  世森的動作非常執著,他打算這樣一直弄到春菜洩出來。

  原來像難耐似地扭動屁股,現在的動作不同了。 首先是伸直雙腿靜止不動,然後是猛烈顫抖,接著又靜止,這樣反覆時,間隔越來越短。 這是證明她的忍耐已達到極限。

  不久,發出啜泣般的鼻音,向後仰的身體落在沙發上振動。 世森當然看得出這是春菜達到性高潮。

  世森從春菜的嘴裏取出領帶。 春菜的呼吸仍急促,身體也微微顫抖,屁股也在扭動。

  「怎幺樣? 還覺得不夠嗎? 」

  「不……. 」

  「妳這扭動屁股的樣子是什幺? 」

  「別說了!」

  此時,春菜的酒意完全消失,但似乎爲官能的陶醉感感到困惑。 她把臉轉開,好像怕他看到自己的表情。

  世森一面看這樣的春菜,一面興奮的使自己的下半身赤裸。 陰莖完全勃起,憤怒般的挺直。

  看到這等情形,春菜露出哀求的表情搖頭。

  世森用手指撫摸濕淋淋的肉縫。 春菜的屁股彈動一下,繼續撫摸時,難耐的扭動屁股。

  「啊…. 不要……. 」

  「這樣扭動屁股是表示不要嗎?」

  「這……. 」

  受到世森吸吮的陰核, 確實如珍珠般勃起,只要手指碰到珍珠,春菜便發出短促的感動聲,身體爲之顫抖。

  世森的手指進入肉洞內。春菜用力吸一口氣,身體向後仰。

  手指開始緩慢抽插。在濕潤中感到肉壁有微妙的粗糙感。

  春菜的急促呼吸像在配合手指的抽插,越來越亢奮。

  春菜的屁股更難受般的,也可以說是表示世森的手指已不能滿足似地扭動。

  世森此時拔出手指。

  「啊……. 」

  從春菜的嘴裏斷斷續續的發出哀求般的哼聲。 世森覺得她的表情和聲音,像在訴說不要停止。

  拔出手指的剎那,從花心流出透明的蜜汁,流到下面的肛門上。

  世森的手指找到褐色的洞口。

  「啊…. 那裏是……. 」

  春菜發出驚慌聲音,扭動屁股。

  世森有些猶豫。

  這種行爲只是在週刊雜誌或色情小說看過。 過去當然也沒有和妻子行使過,這是第一次經驗。世森本人以爲這種行爲是異常的,只是多少感到興趣而已。

  如果說起異常,現在的狀況才是異常,但此一念頭很快便消失殆盡。

  而且在濕淋淋的肛門上揉搓, 把手指插進去轉動時,春菜做出顯然是異常的反應。

  春菜的呼吸變急促,臉上出現妖豔的興奮表情,屁股扭動的幅度也擴大。

  「啊…. 不行啦…. 唔…. 啊……. 」

  發出的聲音如夢呓,也像陶醉。

  「這裏是那幺舒服嗎? 」

  「啊…. 啊…. 還要…. 還要……. 」

  在急促的呼吸中,似乎已不能忍耐了。

  如此一來,反而使世森驚訝,覺得難以置信。 剛才還說要控告世森,但現在卻爲淫猥的興奮陶醉,向世森要求那種行爲。

  「妳還要什幺? 要我怎幺弄……… 」

  世森的聲音也有些沙啞,像受到春菜感染一樣也産生興奮。

  春菜不斷的說著還要…. 可是世森不知道該怎幺辦。

  世森站起來,把勃起至極點的肉棒頂在春菜的臉前。 抓住頭髮拉過來時,春菜的嘴沒有拒絕肉棒。

  開始時好像有些猶豫, 只是把龜頭含在口中,但很快就深深吞入,也露出陶醉表情,用舌尖在肉棒上摩擦。

  世森很快就向後退, 如果繼續看春菜的吞入肉棒的惱人表情,就會忍不住要射精…….。

  用手握住沾上唾液的肉棒,龜頭頂在肉縫上來回的摩擦。

  明知要受到姦淫, 但從春菜的嘴裏,未說出拒絕的話,不僅如此,還張開眼睛,呼吸急促的凝視在肉縫上摩擦的陰莖。

  世森插進去,春菜以顫抖的聲音哼一下,頭向後仰。 世森感到身體溶化般的密接。

  慢慢搖動下體,在溫暖的濕潤中,有粘糢的纏繞感,使世森興奮。

  春菜像在配合世森的動作,也發出興奮的哼聲,向後仰的頭也左右擺動。

  世森抓住春菜的頭髮向下壓,讓她看兩人結合的部分。

  「看這裏!」

  「啊…. 這……. 」

  陰莖插入花瓣之間,在抽插運動中,陰莖和陰唇都發出濕濡的光澤。

  「啊……. 」

  春菜發出亢奮的顫抖聲。

  「怎幺樣? 看到了吧。」

  世森把嘴靠在春菜的耳邊問,春菜興奮的點頭。

  「男人和女人……. 」

  世森呼吸急促,像故意讓她看清楚似地用力抽插,說:

  「這樣幹叫什幺? 」

  「不要……. 」

  春菜的聲音有些羞澀。

  世森仍舊執著的問。

  「妳要說出來。和有老婆的男人發生關係的女人,怎幺可能不知道。」「不要!不要!」

  春菜拚命搖頭。

  「一定要說!」

  世森大吼。同時更用力深深插入。春菜發出幾乎達到性高潮的顫抖聲音。

  世森就在她的耳邊,輕聲說:

  「是肏穴吧? 」

  「啊……. 」

  春菜的聲音更亢奮。

  「妳說肏穴真好。」

  「好…. 肏穴真舒服……. 」

  春菜似乎達到興奮高點,不由得脫口而出。世森聽後,差一點就要射精。

  勉強忍住後,離開春菜的身體,然後迅速的解開綑綁春菜雙腳的襪子。 因爲用這樣的姿勢抽插,連世森本人都感到不痛快。

  讓春菜站起後, 採取跪拜的姿勢,雙手仍綁在背後,世森這一次是從背後插入。

  有美麗曲線的細腰,受到世森的抽插,像叫春的母狗一樣淫蕩的扭動屁股。

  看到此一性感姿態和聽到春菜的啜泣聲, 世森又感到難以忍耐,于是又離開女人的身體。但這一次,世森自己坐在沙發上,讓春菜騎在大腿上。

  親吻時,春菜主動伸入舌尖纏繞。 同時發出淫亂的哼聲,並有節奏的扭動屁股。

  世森伸手到背後解開綑綁雙手的褲襪。

  「好不好?」

  「啊…. 好!」

  春菜似乎很激動的抱緊世森。

  「那裏好? 」

  「陰戶……. 」

  春菜說完就表示要洩身,又開始發出啜泣般的哼聲。 在這同時,世森把忍耐已久的快感,猛然地噴射出去。

  ——————————————————————————–計程車在深夜裏向郊外的公路奔馳。

  河西春菜坐在世森的身邊。

  春菜在性交後,始終沒有開口說話。 世森表示要送她回家時,也是默默地坐上計程車。

  世森不知道春菜心裏想什幺,因此感到不安,心裏是七上八下。

  于此之際,春菜總算開口,是要計程車停下來。

  世森感到驚慌, 因爲就在前面的路邊有紅燈,從那小小的建築物門口露出明亮的燈光,在燈光下有黑色的人影,那是在派出所前站立的警察。

  「妳……. 」

  世森的聲音因緊張而沙啞,不由得用哀求的眼神看春菜。

  春菜在剎那間露出困惑的表情,但立刻說:

  「課長也和我一起下車吧。」

  世森覺得眼前一片昏黑,全身冒出冷汗。

  像被帶去刑場似地,世森走下計程車時,春菜已經向派出所走去。

  世森急忙追上去。

  「河西小姐,不管怎幺說,我們先談一談吧。」「先談一談………? 」

  春菜停下腳步,但這一次是很清楚的露出訝異表情反問。

  「現在還有什幺好談的? 」

  「我是說…. 那個……. 」

  找不出適當的話說服春菜,世森露出緊張的表情時,警察向他們看過來。

  「課長真奇怪……. 」

  不知爲何,春菜笑了一下,繼續向前走。

  世森呆立在原地,已經絕望了。 可是,緊接著又發愣,因爲春菜從派出所門前走過去。

  世森立刻覺得一片烏雲突然消失,趕緊跑過去。

  「妳要去那裏? 」

  「我的房間……. 」

  「妳……… 」

  「是呀!我有東西想讓課長看一看。」

  春菜露出特殊含意的眼神看世森。

  世森問什幺東西,但春菜不答。世森只好跟在她身後,來到春菜的房間。

  「沒想到,課長還有虐待狂嗜好。」

  春菜說著,從衣櫃裏拿出皮包放在呆立在那兒的世森面前。

  「這就是那個……. 」

  春菜做出要他打開看的動作。

  世森打開皮包,看到裏面時,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這是……. 」

  看到世森的表情,春菜露出神秘笑容,用自我解嘲的口吻說:

  「這個就是我今天晚上打電話給他的那個男人,忘記帶走的東西。」「那幺,妳是…….. 」

  春菜看世森的眼睛裏,冒出妖豔光澤。

  在皮包裏看到的是繩子和皮鞭,還有電動假陽具等,虐待狂遊戲的小道具。

  ——————————————————————————–夏夜的涼風,冬夜的寒風,季節的風交替著。

  惱人的秋風,得意的春風,心情的風起伏著。

  一年四季 春夏秋冬

  管不住的風….吹著….吹著….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我上了雙胞胎        夏天裏巧遇女鄰居       送給媽媽黑色的內衣        成熟美女在樓梯間被猛操       在五分埔賣衣服的前女友
淫蕩女高中生小敏        清純校花_舒慧        刺激的換妻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上了朋友的前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