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全程燃点此乃正道——《曼达洛人第2季》

精彩内容:

今天聊聊美劇《曼達洛人第2季》。

片名 The Mandalorian Season 2/ Star Wars: The Mandalorian (2020),別名星球大戰:曼達洛人。

《曼達洛人第1季》是曼達洛人丁·賈林帶著50歲萌娃躲避各種捕殺,避過風頭後,《曼達洛人第2季》丁·賈林要帶著萌娃找到絕地武士,把孩子交給他們的同類。

該劇第二季劇名前綴和第一季保持連貫,第一季共8集,第二季第1集就是第九篇章,類似《荒原》的命名方式。如果不分成季來看,一次性刷完就是一部鴻篇巨制的細小章節。

This is the Way。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讓這些信條能夠傳遞下去的是一代一代人的不懈努力。

阿索卡(Ahsoka Tano)是安納金·天行者(Anakin Skywalker)的學徒。因爲她的師傅最終墮入黑暗,阿索卡害怕自己沒有能力引導好萌娃,拒絕了教導萌娃的請求。

其實《曼達洛人第2季》早早完成了前期制作。因此2020年疫情全球肆虐的時候,並沒有影響到本劇後期制作。所以大家看到第二季如期而至時不要驚訝。

在制作到第二季第4集,也就是第12章時,正是2019年11月12日迪士尼 平台上線的時候。本劇的卡司還在11月13日參加了一場直播問答。就在直播前叁小時,扮演女行政官的吉娜·卡拉諾(Gina Carano)還在下水道裏和外星人在“作戰”呢。

同樣有關吉娜·卡拉諾。

2021年2月她在社交平台上發表爭議性言論,而被劇組除名。她在社交平台分享了一篇文章,其內容表示在當代做一名共和黨人就像在大屠殺期間做一名猶太人,這讓迅速引發大家的抵觸情緒。

盧卡斯影業在聲明中表示:“吉娜·卡拉諾目前未受雇于盧卡斯影業,未來也沒有任何關于她的規劃。”

早在2020年時,她就發表過蔑視疫情期間戴口罩的行爲。可見她頭腦簡單口無遮攔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吉娜·卡拉諾在劇中的搶眼表現積累了不少人氣,此前盧卡斯影業曾打算爲這個角色量身打造一部個人劇。現在全泡湯了。

本季揭示了丁·賈林隸屬的組織是“守望者之子”(Children of the Watch),這是一個更加極端的曼達洛人組織。

當年營救丁·賈林的就是死神衛(Death Watch)一員。死神衛領導的就是守望者之子。

在曼達洛語中,“Mando’ade”意思是曼達洛的孩子,“Kyr'tsad”意思是死神衛。默認情況下,死神衛的孩子應該是“Kyr'tsad'ade”。

在已經播出的兩季16集中,丁·賈林一共摘下過四次面具,其中1次只是半開喝水,他的臉並沒有露出來。

規矩都是人定的,沒有什麽不可以打破,只有值不值得打破。越是堅定地不肯摘下頭盔,在摘下頭盔時,才能顯得越珍貴。

打了這麽多集,丁·賈林才在第16集中,第一次在別的生物面前露出他的臉。這個見過大風大浪的硬漢子在這一刻真情流露,真的是鐵漢柔情、猛男落淚。

暗劍是星球大戰系列中和光劍類似的武器。暗劍劍刃扁平略微有弧度,劍頭尖銳,劍身爲黑色,偶爾泛著白光。

暗劍由第一位加入絕地武士團的曼達洛人絕地——塔·維茲拉(Tarre Vizsla)鑄造。暗劍本身切金斷玉削鐵如泥外,並不會給使用者增加額外buff,暗劍更大的意義是其特殊造型和傳奇經曆。

擁有暗劍者就擁有了統領曼達洛人的權力。丁·賈林在戰鬥中繳獲暗劍,這樣博-卡坦·克裏(Bo-Katan Kryze)如果想要統領曼達洛人就要在戰鬥中擊敗丁·賈林才行。

猜想一下,丁·賈林可能在後面的劇情中,被推著走向曼達洛人領袖的位置。

在第9集中,科布·萬斯(Cobb Vanth)有著搶眼表現。

他使用的爆炸步槍同樣改裝自現實世界的槍支。從外表看,應該是俄羅斯AK的變體,很大可能是AK-47。

這一集讓太空西部片發生荒漠西部,雙重西部味兒。

本季官方繼續吐槽著暴風兵的“精准”槍法。

目前《曼達洛人》兩季終,聯動皮膚狂魔《堡壘之夜》自然不會錯過這個超人氣劇集,花了一整個賽季展現曼達洛人和他的萌娃。

皮膚設置方面加入了貝斯卡鋼升級內容,賽季加入了大量賞金任務,曼達洛人的武器還原了劇中效果,玩家可以縱情體驗一把傳奇賞金獵人。我覺得這個賽季還是挺好玩的,尤其是武器光劍極爲強力。

本季中給曼達洛人造成巨大麻煩的蜘蛛生物,是基于拉爾夫·麥奎裏(Ralph McQuarrie)爲《星球大戰5:帝國反擊》(Star Wars: Episode V - The Empire Strikes Back , 1980)創作的未使用概念。

盧卡斯創意藝術經理菲爾·舍斯塔克證實,這些蜘蛛不是《星球大戰:叛逆者:肖珀基地的神秘》(2016)中的克利克納(the Krykna)。因爲克裏克納斯是防爆的,並且只有六條腿。

還是這一集,萌娃偷吃青蛙的卵引發了社交媒體的批評,很多人對萌娃偷吃瀕危生物感到震驚。

說實話,看一部虛構作品裏還能看得如此聖母,的確挺讓人感到“震驚”的。

本季最大最大的亮點就是年輕版的盧克·天行者(Luke Skywalker)亮相,同時這也是該劇第一次出現R2-D2。試問,誰看到這一幕不是熱血沸騰呢?

說不如做,盧克·天行者從不自我介紹,也從不以自己的名字來證明自己。期待未來天行者能夠教育到萌娃格羅古(Grogu)。

這是天行者自《木偶秀:星球大戰之星》(The Muppet Show: The Stars of Star Wars ,1980)以來首次出現在電視上。

在盧克·天行者正式登場前,劇組爲了保密,宣稱最後一幕登場的絕地武士是PLO Koon。

拍攝時,馬克斯·勞埃德-瓊斯(Max Lloyd-Jones)扮演了天行者,馬克·哈米爾(Mark Hamill)的臉和聲音後期通過編輯做上去的。

天行者使用了一種與他父親達斯·維德(Darth Vader)類似的單手光劍戰鬥風格。這樣他可以釋放另一只手,用原力和黑暗暴風兵戰鬥。

在本季劇尾彩蛋,放出了會有曼達洛人衍生劇《波巴·費特之書》的預告。

這部劇原定于2021年12月首映,但由于疫情,目前消息是推遲了。

星戰奶爸鐵漢柔情,

全程燃點此乃正道。

這裏是硬核影迷集散地,歡迎關注公衆號:妙看影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