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独家!热播剧《功勋》中屠呦呦扮演者周迅:追逐科学和真理的人,永远不会老!

精彩内容:

9月27日,熱播劇《功勳》開播翌日,滬上晴空萬裏,上海某高層建築裏,視野一片廣闊。見到周迅,她說:“今天,我們坐在這兒,看著周圍的這一切,都是‘偉大的人類’創造的。那些‘功勳’,年輕的時候也不知道自己後來會成爲功勳,他們只是埋頭鑽研自己的專業,心中有大愛,但這種忠誠、堅定、執著、樸實的力量無窮。”

劇中,周迅飾演的屠呦呦,戴著棕框眼鏡,一臉專注,一腔赤誠,一心爲民。在片花裏,她斬釘截鐵、擲地有聲地說:“只要研制出抗瘧新藥能救人命,就應該大膽地嘗試”“科學研究就不該有禁區”“我認爲科學只講究實事求是,不該論資排輩”……

專注,當周迅遇見想象中的屠老

“小平姐在電話裏說,小迅你在幹嗎呢?我說,在家呢。小平姐又說,我和曉龍導演想邀請你演屠呦呦。我特別開心。我還多問了一句,她戴不戴眼鏡?她說,戴啊。”

就這樣,她幾乎是毫不猶豫地接下了這個角色。周迅坦言,“屠呦呦”是她從藝30年來遇見的距離自己最遙遠的一個角色,畢竟她的生活其實離科學研究這件事很遠。“很興奮,同時又緊張。但我覺得這是個好的狀態,因爲有挑戰有熱情。屠呦呦老師是諾獎獲得者,諾貝爾獎120年曆史上,全球一共才有57位女性得主。你會被這個角色激發,調動渾身的能量……”

周迅感歎前期准備最幸運的是因爲一些朋友的幫助,“我拜訪了屠呦呦老師,還去了她工作的研究所。”

劇中屠呦呦和同事們一起翻閱典籍,尋找抗瘧新藥

而屠呦呦的先生李廷钊就在一旁照顧大家。“李廷钊老師給我們拿水果、分吃的,跟我們回憶獲諾貝爾獎前後的一些故事。他的性格跟劇本裏寫的是一樣的……整個過程,我也能感到,他作爲另一半,給了屠呦呦老師非常大的支持和鼓勵。”

“我覺得他們是‘偉大的人類’。屠呦呦老師家非常樸素,她也很直接,對先生直呼全名,所以戲裏面,我們也是這樣。她也很專注,絕不浪費時間——我不管你來的是誰,反正你要見我,我就給你講青蒿素、講專業的事,她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科研上。”這次拜訪給了周迅在塑造人物上很重要的幫助。在周迅眼中,屠呦呦性格獨特,也和她的想象吻合。偉大的科學家精神,在她身上顯得如此真實具體。

《功勳》總導演、《屠呦呦的禮物》單元導演鄭曉龍,同樣覺得屠呦呦個性十足。“我們跟她周圍人接觸,發現她對人際關系比較冷淡,不喜歡熱鬧的環境。她的關注點只在工作上,我們采訪她的同事,問及屠呦呦的愛好,比如,喜歡唱歌嗎?跳舞嗎?打毛衣嗎?看電影嗎?……她們都搖頭,沒有。那她喜歡什麽?喜歡做實驗!”

真實,以平凡之心解鎖非凡功勳

劇中屠呦呦正在專注做青蒿素實驗

鄭曉龍透露,“關于功勳人物演員的選擇,廣電總局確定了四個標准:第一德藝雙馨,第二形神兼備,第叁演技高超,第四要功勳本人同意。不看影視劇的屠呦呦起初並不知周迅何許人也,是她的女兒給母親‘普及’了周迅,覺得周迅演最合適,屠呦呦便說,那就周迅。而周迅對扮演屠呦呦的創作欲望特別強烈,連劇本都沒看就同意下來。”

編劇王小平認爲,周迅最終的演繹“出乎意料地好”,甚至主創們在看完成片後會想,如果當初沒選周迅,會不會造成一個極大的遺憾。王小平說,周迅進入劇組後仿佛變成了屠呦呦,包括走路,步伐很大,還突然駝背了,書包永遠在手腕上挎著不背著。這是她大量研究屠呦呦影像資料後揣摩出的細節,“這個人有點‘靈魂出竅’了”。

“自始至終,屠呦呦老師對我們最大的要求、是她反複強調的,便是‘真實’二字,別刻意拔高,也別丟了集體的努力。”鄭曉龍說,“真實”不僅是原型人物對劇本的底線要求,也是一部重大現實題材的創作高線。

劇中屠呦呦在疫區治療病人

還有一場戲,是身患瘧疾的海南小女孩不幸病逝,屠呦呦來到小女孩曾經住的病床前,看著空空的病床和掉在地上的雞蛋花,她萬分煎熬與內疚。

“在那個時候,我感受到了屠呦呦老師的大愛,她對每一個生命的珍視。她的大女兒跟這個小女孩年齡差不多,肯定有一些感同身受的情感代入,非常揪心。而且劇中的這朵雞蛋花,是編劇小平姐特意從海南弄回來作爲情景道具的,劇組希望能用更多真實的細節去呈現這個故事,把觀衆帶到那個相應的情緒裏。”

整個劇組都在雕刻細節,周迅回憶“導演曾和我們討論過,要讓觀衆相信這個故事,首先要在細節上下功夫,劇的質量和這些細節關系密切。”在拍攝過程中,爲追求真實性,主創團隊多次趕赴浙江甯波、海南陵水等地調研取材,並精心制作還原青蒿素研究的大量實驗儀器,而周迅也化身“細節控”,以人之常情通往觀衆內心的柔軟地,這是她希望達到的目標。

很多拍攝的表演細節,周迅坦承,她已經有些模糊了。“我沒特別思索過,我在人物挖掘和人物處理上,到底采用哪種方式,但我一直像有根天線似的,在接收信息。有時,哪怕此時突然出現的一片雲,它變換姿勢的樣子,都有可能啓發我……”

成長,飲水思源順其自然

從1991年拍攝第一部電影《古墓荒齋》算起,周迅已經從藝30年,雖然塑造過許多經典角色,各種獎拿到手軟,但她沒有去刻意總結。思索了好一會兒,她告訴記者,也許她最大的特點是“比較一根筋”,她的幸運在于很早就找到了自己喜歡的事,並一直在做。“我喜歡這個東西,它讓我愉快,比如說,演戲讓我快樂,我就去研究它。其他的事,我可能就不大在乎。”

對周迅來說,表演的一切都是潛在的累積。“你過往的一切,包括你的感受,都是學習,你生活中所經曆的傷痛或者快樂,可能很難去捋出來,但即使是發呆也很有意義。我喜歡發呆,發呆的時候會覺得是和自己在一起。”所以,周迅的“一根筋”,並不會把自己“繃得太緊”,而是“可以伸縮自如的”。

談及現代社會中女性的成功,周迅的觀點是,“無論男女,首先要看你對成功的定義是什麽,你要先對自己的需求足夠了解,但這需要一個過程,你還不了解的時候不必急,很多事情要慢慢來。”

采訪中,周迅說最欣賞父親從小給她的八個字——順其自然,飲水思源。“我的人生也是圍繞這八個字展開的。可能大部分人都會希望自己越活越明白,但這是不可能的,你每個年齡段都會遇到不同的困惑。”

當周迅面臨壓力或者感覺卡住的時候,她會運動、旅行或者跟朋友傾訴。“但無論你用哪種方式,你得先把心打開,去接受新事物,否則,你軸在一件事上,去哪裏、幹什麽都沒用。”

在周迅看來,成長之路很簡單——無論你做什麽工作,對你熱愛的事情,傾注你最大的熱情,同時,以善心對待所有人。她相信一些古老的智慧,她會准備一個本本,專門記下一些有意義的話。“大家也可以試試這個方法,去找找對自己有用的話。每當你看到它的時候,會覺得很有幫助。”

采訪的最後,周迅用《屠呦呦的禮物》單元的一句台詞作爲結尾和對讀者的祝福,“追逐科學和真理的人,永遠不會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