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魔教教主成昆干遍倚天诸女

精彩内容:

第一章:重

這是哪裏?!
成昆慢慢的睜開眼,迷惘的看著周邊,反正自己身處在一座寺廟之中,面前是一座大佛,而旁邊有數個和尚正在打坐念經。

怪了,我不是明明在上英語課麽?怎麽瞬間跑到這地方,難道是做夢不成?不過這夢境怎麽會如此真實?
他正在納悶,旁邊一個老和尚皺起眉喝道:“圓真,你在發什麽呆?”
圓真?這是在叫我?
成昆瞬間腦子湧進一堆記憶,他慢慢讀取,不由神情大變,目瞪口呆。

原來我穿越成倚天屠龍記裏的第一惡人成昆!
哎,我不就是意淫了一下講台上的膚白貌美胸大腿長的女英語老師麽,不就幻想了上前撩起她的職業短裙,當場把她扒光,然後各種操她的姿勢……老天至于這麽對我麽?
不過……這成昆可真是無惡不作呀。
他歎了口氣,有幾個記憶片段讓他下身瞬間堅硬如鐵。

一個是在明教密道中,他與師妹柳芯茹的數次約會,那個神聖無比的明教聖地,成了他們多次苟且的地方。
那天,成昆剛把柳芯茹剝光,讓她扶著石柱背對著自己,然後脫掉自己衣服,掏出自己那烏黑的雞巴,一下一下得拍打著她大白屁股,正準備插進去時候,明教教主陽頂天剛好走過來。

“頂天,你怎麽來了……”柳芯如猛地見到他,嚇得魂飛魄散,全身不住顫抖。

陽頂天瞧見自己妻子白花花的身子一絲不挂,那對大奶子在火把下白的晃眼,還不停抖動著,矯健有力的大腿岔開站著,而在她的背後竟有個陌生男人。

“你們!”

陽頂天頓時急火攻心,一口鮮血噴灑出來,癱倒在地動彈不得。
柳芯茹知道闖了禍事,顧不得自己光溜溜的,連忙撲過去:“頂天你怎麽了?”
“你,你對得起我嗎……”陽頂天看著光溜溜的柳芯如,心中更是憤慨,傷勢也就越重。說這話都十分吃力,手更是擡不起來。

成昆瞧見他這模樣放下心來,挺著硬邦邦的肉棒,悠悠的走過去,伸手惬意地揉捏著柳芯茹的巨乳,瞥了陽頂天一眼說道:“別看了,他練功走火入魔了,沒救了。”
陽頂天更是氣得五內俱焚,七竅生煙。
柳芯茹對陽頂天還是有感情的,哪願意看他就此死去,哀求道:“師兄,我們今天就到此爲止吧。求求你,快救救他好嗎。”
“救他?他死了不是剛好,我們就能做長久夫妻了。”成昆笑嘻嘻說著,走到柳芯茹背後,抓住她的大白屁股,一挺身一把插了進去。
柳芯茹猝不及防,只覺下身被硬物填滿,不由覺得爽快,忍不住“啊”的一聲尖叫出來。
但馬上回過神,再看見陽頂天絕望痛苦的看著自己,連忙停住呻吟,哭泣說:“對不起頂天,我不是故意的……啊,啊,哦……師兄你住手……你輕點……”
柳芯茹使勁扭著自己屁股,但是無濟于事,畢竟自己武功與成昆相差太遠。
成昆怎會放過她,在明教教主面前幹著他老婆,這種機會可是少有。

他狠狠抽插,狠狠撞擊柳芯茹的屁股,弄的她是浪叫連連,止也止不住,只能邊哭邊呻吟。
柳芯茹心中無比羞辱,自己丈夫就在自己身邊,馬上就要死去,而自己竟讓別的男人操的忘乎所以。
她伸出手捂在自己胸前,讓自己那對巨乳不要抖得那麽厲害,省得刺激陽頂天,這也是她能爲陽頂天做的最後一件事了。

但是她早被幹得全身酥麻,一只手還得撐著地闆,就憑剩下那只手,哪能捂得住那跟小西瓜一樣大的大肥奶?不一會兒,奶子又是不停擺動,掙脫出她的手來。
而且被幹到高潮時候,下體濕潤泛濫,不時有淫水滴下,濺到陽頂天的身上。
成昆看得好玩,拍打柳芯如的肥臀,推著往前爬著,讓她下體對著陽頂天的臉上,任由那淫液落在他的臉上。
陽頂天怎受得了這口氣,幾次想運功起來殺了這對奸夫淫婦,不料反而讓自己經脈盡斷。
在成昆將自己子孫盡數噴灑在柳芯茹體內那一刻,柳芯茹全身不住的顫抖著,而陽頂天也在此刻一命歸天。
成昆拔出陽具,柳芯茹身子一軟癱倒在地,痛苦的呻吟著:“頂天,對不起,我是個賤女人。”
她邊說著,自己陰道裏溢出渾濁的精液,在陽頂天臉上流淌著。
……
另外一段記憶則是在徒弟謝遜家裏,那天趁著酒後,沖進他妻子的屋裏,剝光她的衣服,直接施暴。
這成昆真的無惡不作呀,而且人妻控的很,實在是罪過罪過。
成昆正搖頭歎息,卻聽空性和尚喝道:“圓真,你不好好念經,在那裏胡思亂想什麽?”
成昆連忙收起心神,一邊瞧著木魚,一邊認真的念了起來。
空性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不過他卻是沒聽成昆念得是什麽,否則保準氣的一口血吐了出來。
成昆他念得是:“殷素素、周芷若、趙敏、紀曉芙、楊不悔、小昭、紫衫龍王、朱九真……你們就一個個排隊等著老衲來操你們吧……”

第二章:冰火島暴奸殷素素

夜裏。
成昆在少林寺後山尋了個沒人的地方,試了一下自己腦海中的武學,運起內勁,一記幻陰指對著岩石擊出,那岩石上瞬間多了一個洞口。
看來穿越過來,武學也都還在,還是倚天裏一等一的高手。
掐指算一算,現在倚天裏能打過自己的,大概也就張叁豐、黃衫女子、少林叁渡那幾個人罷了。
如此看來,自己真的能在這個世界爲所欲爲。只可惜回不過自己的世界,否則先去把自己那胸大腿長的騷貨英語老師給強奸了。
既來之則安之,反正倚天有的是美女,一個個幹過去好了。
算算時間,現在張無忌應該剛出生幾年,他們一家人還在冰火島。
也罷,先去找他們去,省得到時候殷素素一回中原就自殺了,白白浪費了這麽一個絕美人妻。
……
數個月後。
冰火島上,張翠山拿著魚叉,在小溪流裏專心緻志的看著魚兒遊動,正準備待機下手,忽然眼角看到遠遠有個高壯漢子朝這邊走來,連忙擡頭望去,心裏十分納悶,自己來到冰火島已有七個年頭,從沒見過其他人。

正想著,那人已來到身前,卻是個身著袈裟的和尚,連忙驚喜道:“這位大師你怎麽會在此地?”
這和尚自然是成昆,他費盡心思總算來到冰火島,尋了幾天找不到人影,現在看到張翠山心裏也是歡喜,雙手合上道:“貧僧少林圓真,本隨著商船前往東瀛求經,不曾想到中途遭遇暴風雨,船只覆滅,幸好抱住木頭漂流到此島,不知此是何處?”
張翠山聽聞是名門正派的人,更是高興,大笑說:“我是武當張翠山,七年前流落到此無名荒島,今日得見大師,可真是叁生有幸。”
成昆假意驚道:“原來閣下是武當張五俠,失敬失敬。久聞七年前,張五俠和謝遜一同消失,武林中人還以爲是同歸于盡,不曾想到竟在此地相逢。對了,謝遜他人呢?”
張翠山心生警惕:“大師找他做什麽?謝遜他已改邪歸正,你莫非……”說罷心中想,這和尚若是想對義兄不利,我拼了性命也要護他周全。

成昆連忙搖頭道:“張五俠誤會了,其實這些年來,武林中人已經搞清楚,謝遜他是被冤枉,一直是在給他師父霹雳手成昆背黑鍋而已。而今成昆已伏誅,武林中人無不盼望能跟謝大俠說聲抱歉呢。”
成昆爲盡早找到殷素素,不惜一再編排自己。

張翠山一聽果然歡喜:“竟然如此,大師快隨我來,我義兄聽聞此消息一定開心的不得了。”
說著便急匆匆得在前面帶著路。
成昆笑著跟上,心裏暗想這張翠山真是好忽悠,這麽主動帶我去找他老婆。
不多時,兩人來到一山洞面前,只見一個滿頭金發的瞎眼漢子,手裏捧著一柄寶刀,正坐在樹下苦思著。
這人正是金毛獅王謝遜。
張翠山遠遠見到他,跑過去開心道:“義兄,今日我遇到一個少林來的和尚,說是你的大仇人成昆已經伏誅了!”
“此言當真!”謝遜聽到這消息愣了一下,隨後又驚又喜,猛地站起來。
“當真呀謝大俠。”成昆笑著說,他也沒撒謊,原本那個成昆已經不在了,取而代之是自己這個成昆2.0。
謝遜聽他說話,只覺聲音格外熟悉,瞬間反應過來,臉色大變怒喝道:“你是誰?你是成昆!”
“徒兒你的耳朵可真好呀。”
成昆早有準備,見他起了疑心,就是一記幻陰指使出,擊中謝遜胸前檀中穴。
謝遜猝不及防,砰的一聲摔倒在地,已是動彈不得,咬牙切齒道:“成昆……我的好師父,我們又見面了。”
成昆搖搖頭道:“哎,徒兒若非你這麽快就認出爲師來,我還想讓你多活一會。”
“成昆你何不幹脆直接殺了我!”謝遜怒喝道。

張翠山在旁邊看的目瞪口呆,沒想到自己竟把義兄的仇敵引來,當下愧疚難當,連忙一招武當長拳朝成昆迎面打去。
不過他的武功在江湖上只能算是二流好手,在成昆眼裏根本是不夠看,隨便招呼了兩招,也是重傷倒地不起。
“大哥,對不起,都怪我。”張翠山捂著胸口,顧不得疼痛,悔恨道。
“哎,不怪你,要怪就怪這賊老天。成昆,你動手吧。”謝遜在島上研究屠龍刀多年,仍無半點心得,當下被仇人追殺上門,還被打成重傷,不由覺得生無可戀。
成昆笑嘻嘻道:“不急呀,我的好徒兒,等下讓你們看場好戲……哦,你看不見了,那聽著也行。”
“你想幹什麽?”謝遜心中有不祥預感。
成昆道:“幹什麽……徒兒呀,爲師突然想起那天幹你妻子的情形了。她是叫菲菲吧,那天七月十五,我借著酒勁沖進她房裏,她穿的窄窄的質孫衣,被那對奶子撐得鼓鼓的。她當時還以爲我喝多認錯門了,笑著過來扶著我說‘師父,你的房間不在這裏,我帶你去吧。’說著奶子還蹭到我手上一下,可真大呀,徒兒你還記得不?”
謝遜狂吼道:“成昆你這個畜生!不要說了!”
成昆慢悠悠的繼續說:“我當下一轉身,雙手抓住菲菲衣服兩邊,用力一拉,衣服瞬間被我拉破。好家夥,那對白白的嫩嫩的大奶子,頓時砰的跳了出來。菲菲當時不知道是不是嚇傻了,連叫都忘了,直到我抓著那奶子玩了幾把,她方才拼命掙紮,不過哪有什麽用,還不是被我扒的光溜溜的……”
“成昆你夠了!”謝遜已崩潰的不行。

張翠山在旁邊默默想,大哥真可憐,妻子被人強暴還不說,竟還被迫聽她被強迫的經曆。
正想著卻聽見不遠處傳來腳步聲,還有說笑聲,正是殷素素和張無忌。
張翠山當下臉色一變,大聲喊道:“素素,快帶著無忌跑呀。”
心裏暗暗祈禱,素素你千萬要逃出去,不然落在這淫賊手裏,可真不知道是什麽結果。

成昆轉過身,看見那邊一個膚色如雪,穿著獸皮的美少婦牽著一個七八歲的稚童走來,于是嘿嘿笑道:“正戲總算要開始了。”
張翠山聽了更是心驚肉跳,趕緊繼續狂吼道:“素素、無忌你們快跑呀。”
殷素素原本以爲普普通通的一天,聽到聲音暗感不好,連忙停下腳步,警惕的望著這邊,準備見機行事。
不過張無忌瞧見義父和父親都趴在地上,卻顧不得一切,掙脫開殷素素的手跑過來:“爹爹,義父你們怎麽了?”
“無忌你快跑呀。”張翠山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成昆看著張無忌,伸手一抓拉到身邊:“無忌呀,等下讓你看個好玩的哦。”
“我不看,你欺負我爹爹,你是壞人。”張無忌一拳朝成昆胸口打去。

“我何止要欺負你爹爹,我還要欺負你娘親呢。”
成昆笑著伸手一格擋,張無忌被他內力反震,頓時疼得在地上翻滾哇哇直叫。

“無忌!”殷素素眼見孩子受傷,當下再也顧不得其他,飛快的跑來。

成昆轉頭看去,見這殷素素果真是絕色,而且穿著極其清涼,胸間圍著一塊獸皮高高的隆起,那精緻的鎖骨,平坦的小腹盡在眼前;而下身就腰胯間簡單用獸皮做了條短裙,那修長結實有力的玉腿,完全展露在外面。
這是因爲冰火島並沒其他人,而謝遜是個瞎子,張無忌又還小,所以殷素素並無所謂。
現在她見成昆的眼睛不停的在自己胸前、腿上遊來遊去,心裏覺得十分惡心,後悔沒多穿一點,但現在也來不及,只想盡快把張無忌救出來。

不過她剛一伸手,成昆已經搭住張無忌的幼小的肩膀,把他拉了回來。
張無忌嚇得手腳亂動、哇哇直哭:“媽媽,救我。”
殷素素連忙喝道:“你這和尚快放了我孩子,否則有你好看。”
成昆聽她威脅,心裏覺得好笑,手上稍微用勁,張無忌疼的驚叫出來:“好疼,疼死我了。”
打在兒身,疼在娘心。
殷素素見孩子受苦,心痛得肝腸寸斷,垂淚道:“你到底想怎麽樣,欺負一個小孩子算什麽英雄。”
成昆看著她焦急的神情笑道:“那我不欺負小孩子,就來欺負夫人您咯。”
殷素素一怔,心中有著不詳預感。
成昆眼睛往下一滑,盯著她上圍的深邃的乳溝,笑嘻嘻說:“張夫人,你先把你胸前那礙眼的獸皮給摘了,讓老衲看看你的大奶子。”

“這怎麽可能!你胡說什麽!”殷素素聽到這麽粗俗的言語耳根都紅了。
成昆笑笑不說話,手上又一吐勁,張無忌疼得臉都漲紅了,又一聲驚叫出來。
殷素素心疼的不行,連忙道:“你住手呀!”
成昆絲毫不松手,張無忌哇哇大哭:“媽媽……”
“你快松開,我答應你就是……”殷素素本想拖延一下時間看看有沒轉機,誰知見成昆壓根不聽她說的話,持續地再加力。

看來別無他法了,頓時一咬牙,手伸到背後解開活結。那截獸皮失去束縛,當下滑落到地。
頓時殷素素那如羊脂玉雕成的上身光溜溜的,一對碩大的玉乳絲毫沒因爲生育而下垂,反倒傲然挺拔著。

現在因爲憤怒或者是焦急而不住抖動著,真可謂乳搖奶滾呀。
成昆眼睛看的都直了,不禁舔了一下舌頭,這身材真是極品呀。

“成昆,你這喪盡天良的畜生!”謝遜從他們言談中判斷出發生什麽事情,當下又氣又恨,因爲自己竟連累了義弟一家人。

“素素……”
張翠山看見義兄動彈不得,而自己愛妻竟在敵人面前裸著乳房,自己卻什麽都做不了,不由絕望的閉上雙眼。
“對不起五哥,我得救無忌。”殷素素不該去看他。
“我知道,我不怪你……”

“大師,可以放開我孩子了嗎……”殷素素見成昆眼睛一直在自己裸胸上掃來掃去,不自覺的伸手去遮擋。
成昆頓時臉色一變,冷冷道:“把手放下。”
殷素素歎了口氣,無奈的垂下手。
成昆還是不滿意:“雙手放到背後,把胸挺起來。”
這也太羞恥了吧?
殷素素略一猶豫卻聽張無忌又哭出來,無可奈何,看來今天只能任他魚肉了。
于是把雙手放到背後,而後一擡頭挺胸,那對碩大的奶子又是一跳動。
“把短裙也脫了吧。”成昆悠悠說著,宛如在後世面試女模特一樣,不同的是對方丈夫兒子竟都在旁邊。

殷素素內心在哀歎,今天被淩辱是必不可免了,但爲了無忌也只能豁出去了。
當下伸手伸到胯間,解開活結,短裙溜了下去。
頓時雪白的長腿根部一覽無余,胯間的那塊黑森林也露了出來。
“夫人真是絕色呀。”
“你還想怎麽樣,可以放了我孩子嗎?”殷素素之前也是江湖上的一號人物,而今竟無助的哭泣著。
成昆伸手解開自己褲腰帶,脫下長褲,露出自己的大毛腿,還有那根早已堅硬無比的大雞巴。
殷素素看的面紅耳赤,這家夥竟比丈夫大了那麽多,若被它紮進身體裏,那可怎麽受得了?

“張夫人,請你跪下,然後像母狗一樣爬過來。”成昆一手抓著張無忌,一手撸著自己大雞吧。
“素素不要呀。”張翠山痛苦的快要崩潰。
謝遜雖然看不見,但猜也猜出發生什麽事情,大吼道:“成昆你這喪盡天良的家夥。”
“徒兒,你吼什麽吼,待爲師爽過後,讓你弟妹爲你服侍一下可否?”
“畜生!畜生!賊老天你怎麽不開眼呀!”
成昆懶得再搭理這崩潰的兩個男人,轉頭見殷素素竟還站著不動,也不說話,伸出手在張無忌頭腦摸來摸去。
殷素素頓時嚇得魂飛魄散,連忙哀求道:“大師你快住手,我跪,我爬。”
她話還沒說完,就急急忙忙的跪下,果然像只母狗一樣,翹著雪白的屁股,在地上快速的爬了過來,跪在成昆面前。

“你知道我要你幹什麽吧。”成昆腰間一挺,肉棒正好戳在殷素素潔白的臉上。
殷素素感到濕膩膩的,又有一股腥臭味傳來,頓時只覺十分惡心,正想避開,但瞧見張無忌,只好任由這雞巴在自己臉上擦來擦去。

成昆調整一下姿勢,讓雞巴頂著殷素素的紅唇,正想侵入卻被貝齒擋著,于是靜靜說:“夫人啊,你最好是把舌頭伸出來,否則……”
他話未說完,殷素素已順從的伸出丁香舌,輕輕舔著那青筋突起的大陽具,當下更覺得惡臭難聞。
而成昆則是爽得全身毛孔都開了,雞巴越發堅硬,一挺身盡數插進殷素素櫻桃小嘴之中。
然後抓著她頭發,用力的往自己胯間按去,讓肉棒頂到她咽喉深處,猛烈的抽插了幾下。
殷素素痛苦的不行,連忙掙脫開去,不止的咳嗽。
成昆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冷冷道:“張夫人,你……”
“對不起,我實在忍受不住。”殷素素誠惶誠恐的轉回頭來,這下顧不得其他,張開嘴含住成昆肉棒,用膩滑舌頭在上面輕輕打轉著。

“舒服,夫人你的口功真不錯,平時張五俠可有福了。”成昆一邊享受她的香舌,一邊伸手把玩著她豐滿的乳房,只覺手感滑膩,堪稱極品。
一來因爲殷素素身爲天鷹教教主之女,自然從小嬌生慣養,二來在冰火島這幾年一直食寒魚爲生,肌膚養的是細膩光滑,可真便宜了成昆。

殷素素心中無比悲哀,自己還從未幫丈夫口交過,現在竟然當著丈夫的含著仇人的雞巴。
但也無可奈何,只好忍受著胸上的酥癢,含著成昆的肉棒,不停的吞吞吐吐,希望能早點讓他射出來,結束這一場噩夢。

成昆爽得全身毛孔都開了,幹脆把張無忌扔到一邊,騰出兩只手把玩殷素素的兩只奶子。
再說張無忌被摔倒在地,哇哇哭起。
殷素素見兒子脫身,哪還有興緻幫成昆含肉棒,當下推開他,朝張無忌撲過去,一把把他抱著懷裏撫摸著腦袋輕聲說:“無忌,你沒事吧?”
張無忌靠在母親柔軟的懷抱裏,伸出小手抓住她雪白的奶子,心中充滿安全感,呻吟道:“媽媽,我好疼。”
“可憐的孩子。”殷素素正想再愛撫愛撫他,成昆已經走了過來,一把抓住她的大白腿往後一拉,擺成跪著的姿勢。

殷素素輕歎了一口氣,她早知道自己不是這個和尚對手,現在已是認命,閉上了眼睛,緊緊把張無忌抱在懷裏。

成昆摩挲著她圓臀,拍了幾下,將肉棒狠狠的插了進去。
“哦……”殷素素呻吟,心中卻是落下一塊大石,終究還是被幹了,不用再想怎麽避免了。
只要無忌沒事就好……殷素素想著,卻發覺張無忌竟張開小嘴,把自己乳頭含在嘴裏,而另外一只小手使勁揉捏自己另外一個乳房。
當下十分無奈,哎這小鬼,這種時候竟還趁機占娘的便宜。
成昆抓著殷素素柔軟腰肢,使勁撞擊她雪白屁股,他也發現張無忌的小動作,心中覺得好笑,便道:“張夫人,令郎對你眷念的很呀。”

殷素素一直死咬著牙關,避免自己浪叫出來,刺激到丈夫,現在聽他這麽一說,全身一顫,也顧不得其他,宣洩般的叫了起來。
“啊……啊……嗯……你輕點……”
“要不這樣,你把你孩子的褲子脫了,像剛才含老衲的雞巴一樣含著他的小雞巴。”
“怎麽可能!”殷素素氣的滿臉通紅,這不是要我亂倫麽,還在丈夫面前。

成昆冷冷道:“如果你照老衲話去做,我會考慮爽過之後,就饒了你全家的性命,否則等下第一個就先取了令郎的小命。”

“素素不要,我們全家一起死也轟轟烈烈,千萬不能做那種豬狗不如的事情!”張翠山自小受到儒家教育,怎能接受的了,他若是能動說不定會提劍殺了妻兒,以全全家節操。

成昆惬意的抽插,享受著殷素素溫潤的小穴,笑盈盈道:“夫人若是不肯,等我就把令郎的骨頭一根一根的捏碎。”

“對不起五哥。”
殷素素垂下淚,伸手解開張無忌的褲子,看著他尚未發育的小雞巴,此時也是硬硬的,心中有些無奈:這孩子對親娘也……以後長大了不知道要禍害多少姑娘呢。

想著張開小嘴,輕輕含住那小雞巴,用舌頭溫柔得撥弄著,心中卻覺得無比寬慰。
這是自己的孩子,小時候恨不得把他含在嘴裏,現在只能含住一小部分了。
“娘,娘……”張無忌快活的叫出來,兩只小手緊緊抓著殷素素的奶子。
不多時,他竟在殷素素嘴中射出童子精。

成昆看見這一幕,肉棒變得更是堅硬無比,狠狠的推進。
數百下後,他終于忍不住,灼熱的精液盡數射了進去。
殷素素身子早就被蹂躏得癱軟如泥,感受到他射精後,心中總算松了口氣。
這噩夢該結束了吧。
成昆拔出尚還僵硬的肉棒,將殷素素翻成正面朝上,然後一屁股坐在她豐滿的乳房上,將沾著彼此液體的肉棒,用她的臉和小嘴清潔著。
殷素素麻木的用舌頭將上面殘留液體舔幹淨,吞咽下去,看著一臉滿意的成昆道:“大師,你可以走了麽?”

成昆搖了搖頭:“方才我說過,我要讓我徒兒爽爽,畢竟曾經奸殺了他妻子,害他做了十幾年的和尚,是該找個絕色美人補償補償他,我看夫人就不錯……”

殷素素氣的鼻子都歪了,這什麽人,幹了自己不說,讓自己幫兒子口交也就罷了,還要自己去跟謝遜做那種事情?
做夢!
成昆早知道她會如此,站了起來,抱起張無忌,一邊用腳掌在殷素素乳房上磨蹭著。
“張夫人,你真的不肯麽……”
“大師你等等。”
殷素素絕望的落下眼淚,爬著來到謝遜面前,伸手解著他褲帶。
謝遜驚道:“弟妹,萬萬不可呀!”
“對不起大哥,都是爲了無忌。”
殷素素心中無比淒涼,你以爲我樂意麽?
她用著柔嫩的小手握住謝遜肉棒,放進嘴裏舔舐著,直到變硬後,一把坐了上去,搖著裸身輕輕說:“大哥,幹我吧,在五哥的面前狠狠幹我吧……”
張翠山已經是淚流滿面,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