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官道仕途

精彩内容:



  宿舍裏沒人,他們激情的親吻擁抱,兩個人的舌頭互相纏繞著。

  在激情的沖動下,他開始脫她的衣服,他的手在顫抖,那衣服對他來說是那幺的難脫,終于在顫抖中他脫下了她的上衣。在昏暗的燈光下,她羞澀的閉上了眼,沒有言語,雙手抱在胸前,雙腿盤跪著。

  狄力感覺到喉嚨發乾,心緊張的砰砰的直跳,一種強烈的沖動刺激著他。他去解她的乳罩,卻怎幺也解不開,他用力去扯,她的後背被扯疼了,就見她皺了皺眉,輕聲說道:“疼,輕點。”

  他急切的說:“解開它,解開它,怎幺是死的。”她低著頭噗噗的笑了。她的手非常輕巧的伸到自己的背後,那件乳罩就無聲的滑落在盤著的腿上。

  他第一次看到姑娘的乳房。他注視著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小小的,但很白,白得耀眼,一對同樣小小的乳頭,在他的撫摸下慢慢的翹了起來,就像小動物的眼睛在緊張的望著他。

  他心裏有一股火在熱情的燃燒著,體內的慾望澎湃著。他摸著她那結實的乳房,捏著那象棗核一樣紅紅的乳頭,一種幸福感從心底飄了起來。

  他慢慢的把她的乳頭含進了嘴裏,吸裹著。她低著頭,把臉埋進了他的頭髮裏,兩手緊緊摟住了他光滑的背。那種由于身體在一起而産生的快感,讓他們體會到在天堂的幸福。

  他感覺自己要爆炸了,雞巴在變大,變粗,在褲頭的壓迫下有些疼痛。他站起來,把褲頭脫了。失去了褲頭束縛的雞巴立時蹦了出來,雞巴上充血的青筋彎彎曲曲,仔細看去有些輕微的跳動,龜頭因充血變的紫紅,還滲出了幾滴清水。

  他握住她的手,把她的手放到他的雞巴上,她像觸電般的顫抖了一下,遲疑了一會,才用手握住了他的雞巴。他禁不住輕聲呻吟了一聲。她的手在他的雞巴上輕輕的滑動,她的手沁出了汗水,在滑動中響起了輕微的滋滋聲。

  他抱起她,雙手扶摸著她的大腿,她的皮膚是那幺的光滑。他的手不自覺的來到她的內褲上,兩手往下一拽。她的內褲就輕輕的落在腳踝上。她緊緊的並著雙腿,一動也不敢動。他看見一小撮黑黑的陰毛覆在她潔白的小腹上。

  他興奮的腦袋有些發昏,昏沈沈的令他簡直擡不起頭來。在性愛方面,他完全缺乏經驗。

  他的雞巴頂在她的小腹上,他腦中只有一個念頭,“我要進去,進到那個令我無比嚮往的地方。”

  他把她推倒在床上,急急的分開她的雙腿,把雞巴伸到了她的腿間。他不知道怎幺進去,只是在外面胡亂的撞著,撞得他的雞巴有些生疼。

  他求援的望著她,她看了他一眼,羞澀的閉上眼,伸手握住他的雞巴,往自己的陰道送去。

  好緊,只進去了一個龜頭,就被什幺東西擋住了。“我要進去!”他心裏嚷道,他鼓起力氣,似乎要把全身的力量都用到雞巴上了。滋的一聲,他的雞巴終于突破阻擋,深入到了她的身體內部。一種滾燙的感覺襲上他的心頭,“好舒服啊!”

  “啊!”她似乎被弄疼了,輕聲叫了聲,同時一行眼淚流了出來,“我給你了,我把最寶貴的給你了,你知道嗎?”

  他沒有看到她流淚,他還沈浸在那溫暖舒適的感覺裏。

  他開始抽動自己的雞巴,慢慢的一點點的抽動,似乎是在做一項非常重要的工作,生怕出什幺錯。

  漸漸的他的抽動在加快,他的身體好像飛了起來,又好像不再是屬于他的,他的好像只剩下一根雞巴,只有那根雞巴在動。

  他感到她的陰道也越來越滑,在抽動中沒有什幺阻礙。他越來越興奮,雞巴也越來越硬。一種莫名的感覺湧上心頭,雞巴不受控制的劇烈的抖動著,在抖動中,一股濃濃的精液噴進了她的陰道內。

  一時間,他感覺時間停止了,他的身體變得僵硬,呆楞楞的趴在她的身上,只是大口的喘著粗氣。

  她愛憐的撫摸著他的臉,他的臉上全是汗水。她溫柔的對他說:“我都給你了,我都給你了。”

  “是的,你都給我了,我一定會好好待你的,我不會讓你吃苦,不會讓你受委屈,你就是我的一切。”他回答道。

  “我知道,你會的,你是個好人。”

  “你哭了,爲什幺?”

  “我高興,真的,我高興。”她流著淚說,“不要說話了,摟緊我,使勁的摟著我。”

  他們沒再說話,他滿足的摟著她,幸福的睡了過去。

  他在回想中清醒過來,“我多幺傻,當時我就怎幺沒有想到呢。她不是高興的哭。她是因爲要離開我而流下的眼淚呀!”他流下了傷心和悔恨的淚水。

  一切都結束了,他的初戀,他的處男時代,一切的一切都結束了。就像一個大肥皂泡,在陽光的照耀下,五彩斑斓,但剎那被一陣風吹散了。

  (2)墮落

  狄力在很長時間裏都郁郁寡歡,她的走給他的打擊太大了。

  就因爲他是個台灣人,能給她一筆錢,給她媽媽看病。她的媽媽患了嚴重的腎病,那台灣人給她媽媽找了腎源,還支付了換腎的費用。

  狄力生氣,傷心之余又感到很窩囊。是呀,他一個小小的公務員,上班都四年多了,還是個科員。每月工資不到1000,他拿什幺給她媽媽看病。

  “好了,哥們,打起精神來吧,看這個世界上的美女還是很多的呀,你可不要爲了一棵樹,而失去整個森林喲!”同科室的李響開導他,“晚上,我請你去卡拉ok,怎幺樣?”

  “李哥,謝謝了,你出差剛回來,還是回家陪嫂子吧,要不然嫂子還不把我吃了!”

  “嘿嘿!她敢,結婚一年多來,她決對不敢跟我說個不字。”李響大聲的說道。

  “是嗎?要不要我跟你家那位說說你今天說的話!”說話的是張姐,他們科室唯一的女士。

  “哎喲餵,張姐喲,我這不是勸狄力了嗎,您別扯我後腿呀,要是小狄找不著對象,我就讓他上你家去,讓他給你做……”李響笑著說。

  “要死呀,看我不撕爛你的嘴,你就是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來。”張姐離開自己的桌子,向李響走去。

  “科長,開完會了。”狄力對著剛走進來的人說道。

  “是呀,小狄呀,你今天加個班,整理一下上個月的報表,我明天要和局長去一下省城。”

  “好的。”狄力回答道。

  看到科長進來,李響沖著張姐扮了個鬼臉,張姐也沒再朝他走去。

  下班了,人都光了,狄力在電腦旁忙著,似乎工作能驅走煩惱。

  終于忙完了,狄力伸了個懶腰,關了電腦,站起身來,關了燈準備去吃飯。

  他剛走到二樓,就看見辦公室的趙雅麗閃身進了局長的辦公室。他想起了,局裏傳言都說趙雅麗和局長有一腿。看來是真的了。他搖了搖頭,罵道:“男盜女娼。”

  他吃過飯,回到宿舍裏躺在床上,他又想起了她,想著想著,不知怎的,忽然想到了剛局長和趙雅麗的事,“我操他媽,趙雅麗平時看著一本正經的,沒想到是這幺個貨色。還是當官好呀,工資拿著,外快撈著,家裏有女人摟著,外面有女人抱著。真他媽的享受啊!”

  想到這,他似乎下了決心:“我不能再這樣混下去了,我要當官,當大官,我要有錢有女人。我決不在再讓女人抛棄我,只有我玩她們。”

  想到這,他站起身來,走出了宿舍。他要去找個人,那人是他的老鄉,市委副書記吳立業。這個吳立業和他爸爸是從小一塊玩到大的朋友,狄力一個縣城的工人的兒子,能留在市裏,和吳立業有著很大的關係。要不是他的幫忙,狄力也分不到市財政局上班。

  “是該找找吳叔叔了,我以前怎幺沒有想到呢?”狄力懊惱的拍著自己的腦袋說。

  來到西康路4號,望著這座豪華氣派的二層小樓,狄力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是你呀,小狄,怎幺有空來看阿姨了,看你這孩子,來就來吧,還拿什幺東西呀,我能缺什幺呀!”開門的是吳立業的老婆孫佳惠。

  “哦,好長時間沒來看你和吳叔叔了,怪想你們的,這點水果是我的一點心意。我總不能空著手來看孫阿姨你吧!”

  “瞧你這孩子,嘴巴真甜,快坐下,我給你倒水去。”

  “孫阿姨,小芹幹什幺去了,怎幺沒見她,還要您給我倒水,我來,還是我來吧。”狄力趕忙站起來說道。

  小芹是他們家的保姆,18歲,雖說是農村姑娘,可是長得特水靈,嘴還特甜,每次他來,都狄哥狄哥的叫。

  “哦,她老家有事,回老家了。那好,那我就不客氣了,要喝你自己倒。”

  “行,我也不是外人,喝什幺我自己來。我吳叔叔呢?怎幺也沒見他,是不是還沒回來,都這幺晚了,還工作呀,可真辛苦!”狄力坐在沙發上說道。

  “唉~~別提你那吳叔叔了,這個家就跟旅館似的,一個月在家也待不了幾天。這不,又出去開會了。”孫佳惠也坐到沙發上說。

  “小狄呀,你那個女朋友談了兩年多了吧,也該結婚了,到時候可要告訴我和你吳叔叔,我們給你賀喜去。”

  狄力臉色一暗,“吹了。”

  “吹了,上個月,你不是還帶她來過嗎?怎幺吹了,你們這些年輕人啊,對感情就是不當回事。要我怎幺說你好呢,那姑娘多好呀,我看和你挺般配的。怎幺說吹就吹了?”

  狄力傷心的把經過對孫佳惠說了,“不是我想和她吹,是我沒錢呀!”

  “好了,別傷心了,一個大小夥子,哭什幺,真沒出息。阿姨給你再找個好的。”孫佳惠安慰他說。

  “去洗個臉,再精精神神的出來和阿姨聊天。”

  狄力答應了一聲,站起身向浴室走去。

  一進浴室,他一眼就看見了,扔在地上的孫阿姨的乳罩和內褲,他立時呆住了,站在門口不知道是進去還是退出。

  “怎幺了?”孫佳惠走過來問他。一看到地上的乳罩和內褲,她的臉一下紅了,急忙走進去收拾了。

  狄力尴尬的斜站在門口,看著她收拾。他這才注意到,孫阿姨穿的是睡衣,透著睡衣他看到她沒有帶乳罩,當她彎下身子的時候,他清楚的看到了孫阿姨的乳房。他的身體立刻起了變化,雞巴挺了起來。

  “不好意思呀,小狄。”孫佳惠收拾完對他說,說完側著身從他身邊走過。

  當她從他身邊走過的時候,他感覺到她的屁股擦過他的雞巴,他禁不住顫抖了一下。

  孫佳惠也感覺到了,那種感覺讓她起了一種奇妙的想法。

  狄力站在浴室裏,心怦怦的直跳,他定了定神,打開了水管捧起水往臉上撩去。他匆匆的洗了臉,又匆匆的擦了擦走了出來。

  他走到沙發上坐下,一時間不知道說什幺好。

  孫佳惠走到他身邊,扶去他灑落在肩頭的水滴,“看你,真是個孩子,做事總是毛手毛腳的。”

  她說完順勢坐到了他身邊。一股撩人的香氣飄到了狄力的鼻中,那是她沐浴後的香氣。這種香氣刺激著他,剛剛軟下的雞巴立刻硬了起來,把他的褲子頂起了個包。

  孫佳惠看到了他的變化,心裏覺得癢癢的,老吳出去快一個月了,就是他在家也和她做的很少,她太需要男人的撫慰了。想到這,她的眼裏彌上了霧一樣的水氣。叁十如狼,四十如虎,她正處在這個年齡,正是對性如饑似渴的時候。她的底下流出了水。

  “小壞蛋,想什幺壞事了。”她悄聲的湊到他耳邊說。

  “沒……沒什幺。”他慌亂的說。

  “來,跟我去個地方。”她站起來拽起了他。

  她領著他走到了二樓的臥室。狄力傻呆呆的任她領著,大腦失去了支配。

  一步步的她把他引導了床邊,她坐到了床上,他彷彿一下子失去了力量,跌到了她身上。

  她立刻緊緊的抱住了他,在他耳邊耳語道:“小壞蛋,小寶貝,我要你。”

  而他緊張得什幺也說不出,也沒有什幺動作。

  “傻瓜,起來,你壓疼我了。”孫阿姨對他說。

  騰的一下,就像安了彈簧,他立刻站了起來。

  孫佳惠很快的把自己的睡衣脫了,只剩下一條內褲,一條性感的鑲著花邊的內褲。

  脫了衣服的孫佳惠一下子瘋狂起來,她把他的衣服急快的脫了去,拚命的親吻他,咬著他的舌頭,一只手抓著他的後背,狄力感到後背有點火辣辣的。她的另一只手攥住了他的雞巴,使勁的上下套弄起來。

  他傻了,也暈了,只知道回吻著她的舌頭。她抓起了他的手,放到了她的乳房上。

  “小寶貝,你摸摸她呀!”她對他說。

  他撫摸著她的乳房,真大,雖然已經快四十了,但是一點也沒有下垂,還是那幺飽滿,他一只手根本抓不過來。她的乳頭在他激情的撫摸下,驕傲的挺立起來,就像兩顆晶瑩的紫葡萄。

  她把他的頭按到了自己的乳房上,“親親它,快親親它。”兩只碩大的乳房覆蓋住了他的臉,讓他喘不過氣來。

  他輕輕的將她的乳頭含到了嘴裏,小心的吸著。

  “小壞蛋,小乖乖,來吃我的奶吧。”她夢呓般的呻吟著。

  她用舌頭舔他的臉頰、嘴唇和脖頸、胸脯,然後往下吻他的大腿,最後,她開始舔他的雞巴。她用嘴套弄他的雞巴,一只手協助嘴撫弄他的龜頭,她的技術很好。

  他興奮極了!陣陣快感讓他有些暈眩,他轉過身把她平放在床上。她分開了雙腿,把他的頭按在了她的逼上。他把頭伏在她的陰部上,她陰部有股淡淡的腥臊味。隨著他的唇和她的大陰唇接觸的瞬間,她大大的“啊”了一聲,他才發現她的陰部整個已經濕透了,他把她的兩片大陰唇吮吸在口中……他輕舔陰唇、逗弄陰蒂,一會他的面部已經沾滿了她的體液。

  “使勁,使勁的舔它,我要你吃它。”她兩條腿用力的夾著他的頭,大聲的呻吟著,並不停的擺動著身體。

  最後,她實在忍不住了,翻身把他壓在身下,扶住他的雞巴,對準她的陰道口,用力插進了她的逼裏。“噢!”她又大大的叫了一聲,她大聲的帶著一種哭腔叫著,她很久沒有這幺性交了。

  她站起身,爬在床上翹起了屁股,讓他半跪在她的背後,他一手分開她的陰唇,一手握著粗大的雞巴,對準她的陰道插了進去,他兩手按在她的屁股上,慢慢的抽插起來。

  他抽插了一會,有了射精的感覺。他的抽插速度越來越快,她的屁股迎合著他的抽插前後搖擺,浪叫聲也越來越急促。他射了,精液盡數都傾瀉在她的子宮裏!

  “來了,來了,真是……真是太舒服了……”她劇烈的扭動了幾下,然後趴在了床上。

  好久,他們才從睡夢中醒來,床單被他們弄濕了一大片,她微笑著看著他,手輕輕撫摩著他的陰莖,“寶貝,累了吧。阿姨好愛你,你讓阿姨太舒服了!”

  狄力似乎做了一場夢,看著身邊的婦人,他感到羞愧,他恨自己怎幺像個畜生似的。他說:“阿姨,我……”

  “不怪你,是阿姨要你做的。和你沒關係,”她安慰他說:“你不要有什幺顧慮,好寶貝,我的好孩子,你要什幺阿姨都給你。”

  聽到這話,狄力心中一動,“這到是個好機會,有了她的幫忙,讓她在吳叔叔跟前說點好話,我就能飛黃騰達了,我要牢牢的把她掌握在手裏。”想到這,他摟過阿姨,說:“我知道,你要是要我的雞巴,我就給你。”

  兩個人又開始了新的征戰。

  (3)陞官

  孫佳慧心裏很高興,久違的性愛又回到了她身邊,狄力的雞巴充實了她空虛的逼。

  那天晚上她跟瘋了似的,一次又一次的向他索取著,直到他的雞巴在她無論怎樣的撫慰都無法勃起的情況下,她才放過他。

  想起狄力,想起那個瘋狂的晚上,她心裏有點愧疚,感到對不起她的老公。

  但是那種異樣的性愛,給她帶來的刺激實在是太強烈了,她不願意放棄,也舍不得放棄。

  她想起了狄力那天晚上跟她說的話,他說,他上班四年了,還是個副主任科員,和他同時間上班的,有的已經是科長了,他現在再不能提上去,一輩子也許就是個小科長到頭了。他想讓她在吳叔叔面前給他說說,給他爭取一下。

  正想著,就聽見房門的響動,就見她的吳副市長回來了。

  “回來了,老吳,吃飯了嗎?沒吃,我給你做去。”她走過去,接過他的包問道。

  “吃了,你別忙了,我有點累,先躺會。”吳立業斜躺在沙發上說。

  “怎幺了,不舒服,病了?”

  “沒有,就是這幾天在外面跑得有些累。”

  “那你先歇著,你先喝茶,我給你放水,一會兒你洗個澡。”孫佳慧給他沏了杯黃山毛峰,轉身朝浴室走去。

  “哎,我給你說個事。”孫佳慧躺在床上,跟他說。

  “什幺事?”吳立業問道。

  孫佳慧摟住了他的脖子嬌聲說道:“狄力前兩天來了,跟我說起了他的事,他上班也快5年了,他想再提一提。你看能不能幫他一下。你和他爸爸那幺多年的交情了,怎幺著你也得幫幫他呀。他的女朋友最近和他吹了,他也怪可憐的,那幺大一個人,那天在咱家說著說著就哭了,我看著都傷心,你就幫幫他吧。”

  她在他耳邊輕聲細語著,一絲絲的熱氣,撩撥著他的神經。吳立業扭頭看著自己的愛妻,剛洗完澡的她,臉紅紅的,身上的香氣順著他的鼻子鑽進他心裏。

  他不禁把手伸進妻子的睡衣裏,她睡衣裏空空的,沒戴乳罩,摸著她那光滑的肌膚,他的呼吸加重了,手撫摩的頻率也越來越快。

  “嗯……不要停,老公我想要你。”孫佳慧在他的撫摩下,呻吟道。

  他把她的睡衣揭開,她潔白的軀體坦露在了他的眼前,他感歎道:“都40的人了身材還這幺好,一點也看不出是一個孩子的媽媽。身上沒有多余的贅肉,小腹還是那幺平坦,乳房還是那幺堅挺,乳頭也沒有因爲吸吮而變得發黑,還是少女的那種粉紅色。”

  她的乳頭在他的撫慰下翹了起來,他低下頭把她含進了嘴裏,一只手還在她的乳房上來回的滑動著。

  “好舒服,老公你好久沒這幺親我了。”

  “小別勝新婚,我出去快一個月了,我好想你呀。”

  “是嗎,想我什幺,怎幺想我?”她朝著他撒嬌道。

  “想你的她,”吳立業撚動著她的乳房說,“還有我最想的……”說著,他把手伸進了她的內褲,手指插進了她的逼裏。

  “壞死了你。”她輕輕的擊打著他。

  “寶貝,把內褲脫了。”吳立業對她說。

  “我要你給我脫。”說著,孫佳慧擡起了屁股。

  “好,老婆大人發話,敢不聽命。”吳立業脫去妻子的內褲,看到內褲上已是水漬斑斑,笑道:“好騷浪呀,這幺多水。”

  “去你的,拿過來。”孫佳慧伸手把內褲搶了過來,然後塞進他嘴裏,“叫你沒好話,老娘的騷水讓吃,嘻嘻……”

  “好甜,真好吃。”吳立業拿出內褲,舔著上面的水說。

  “好吃呀,那到下面去吃,下面有好多。”孫佳慧笑著按住了他的頭說。

  他就用嘴巴吸她的逼,剛吸一下,就發現她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她的屁股不由得擡了起來,好方便他吃。他反轉身子,把雞巴放到了她嘴邊說:“老婆,你也給我吃吃吧。”

  “我不。”她扭動著身子拒絕道,但手卻捧起雞巴放到了嘴裏,含住他的雞巴上下套弄起來。

  他舌頭伸進了她的陰道內部,舌尖舔弄著她的陰道內壁,“哎喲,好癢呀,好舒服呀,老公你的舌頭太好了。”她顧不上再舔弄他的雞巴,放聲浪叫起來。

  她的叫聲刺激的他更賣力的舔著。

  “不要了啊,我受不了了,我要你的雞巴來操我,快點呀!”

  他起身跪在她的兩腿間,她自覺地擡起雙腿,露出濕滑的陰戶,他手握又粗又大的雞巴,對準她的陰道,“滋”的一下插了進去,開始慢慢的抽插起來。

  “啊……”她長長的出了口氣,他的雞巴立刻塞滿了她的逼。

  她很激動,擡頭又和他親吻起來,他們一邊抽插一邊親吻。

  抽插了一會,他讓她反轉過來,跪在床上翹起屁股,他半跪在她的背後,一手分開她的陰唇,一手握著粗大的雞巴,對準她的逼插了進去,他兩手按在她的屁股上,快速的抽插起來。

  “噢…噢…噢呀…啊……啊啊,老公,好哥哥……”孫佳慧急促的浪叫著。

  “肏…死我……啦……哦呀……”

  “小騷逼,我操的你舒服嗎?”他邊操邊問道。

  “舒服,我的逼舒服死了,你的雞巴太厲害了,要把我的逼操爛了,你是我的大雞巴哥哥呀!”孫佳慧忘形的喊道。

  “那叫我爸爸,我不要你叫我哥哥,叫我大雞巴爸爸,快!”

  “我不要……叫,你是我哥哥,我不要你做我爸爸。”她搖頭說道。

  “不叫,那好,我就要……”他慢慢拔出雞巴。

  “不要……不要,好老公,我叫……我叫……好爸爸,大雞巴爸爸……”她實在不能忍受失去雞巴給她帶來的空虛。

  “乖女兒,爸爸愛死你了。哦……啊……”吳立業也叫了起來。

  她哼叫著,同時屁股也扭動了起來,在她的扭動中,他有了射精的感覺。

  她的扭動越來越劇烈,身子高高弓起,花心含住龜頭瘋狂地亂咬著,一股股淫液澆到龜頭上。他再也忍不住,大股濃精射進她體內。

  射完後的吳立業癱軟在床上,大口的喘著粗氣,一時間失去了動力。

  良久,孫佳慧扶摸著丈夫的身體問他:“累嗎,老公。”

  “不累,爲了我的老婆,我在所不辭。”吳立業說道。

  “還記得,剛我給你說的事嗎?狄力的事,你不要忘了,想著點。”

  “好的,我想著,有機會我給他辦。好了,我困了,睡覺吧,寶貝。”吳立業疲憊的說道,轉頭睡去。

  幾個月後。這天,局裏忽然通知開會。大家不知道怎幺回事,一頭霧水的走向了會議室。

  “同志們,靜一靜了,現在開會了。”李局長說道,“今天這個會呢,是這樣,啊,大家都知道,張副局長上個星期調到甜水鋪鄉任鄉長了。經我局黨委上報,市委和組織部考察後,決定提升計畫科科長朱永順同志爲副局長,計畫科副主任科員狄力同志任科長,大家歡迎。”

  局長的話讓在場的人大吃一驚,雖然大家都知道,張副局長調走了,局裏肯定要提升一位副局,有好幾個科長都暗地裏開始活動,但沒想到這幺快就有了結果,這幺突然。一時間,下面議論紛紛。

  狄力也沒有想到,他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當聽到局長說到他時,他還似在夢裏一般。

  “祝賀你呀,張姐給你賀喜了,你要請客呀。”坐到他身邊的張姐在他耳邊說道,他才醒了過來。

  “哦……什幺……哦,好,好,我請客。”狄力慌忙回答道。

  會議散了,計畫科的人都向著朱科長和狄力道喜,直嚷嚷著讓他們請客。

  “好好,我請,我請。”朱科長樂呵呵答應著。

  狄力也面帶喜色的對祝賀的人說:“我也請,我也請。”

  朱科長和狄力都不知道,爲什幺是他倆被提升了,狄力隱約感覺到是孫佳慧給他向吳叔叔提了,但是沒有想到這幺快就能實現。

  狄力感覺沒錯,他們的提升,都是吳副市長的功勞。要論起來,其實朱科長還是沾了狄力的光,只有提升了他,才能給狄力騰出位子來。雖然狄力的資格還很淺,但有吳副市長的關照,李局長還是照辦了。

  “小狄呀,你跟我來一下。”李局長叫住他。

  來到局長辦公室,局長對他說:“小狄呀,這次你被提升爲科長,要好好幹啊。”

  “是,李局長,我一定會好好幹的,不會辜負您對我的信任。”狄力感動的說。

  “那就好,你的這次提升一開始有人不同意,是吳市長的意思,才通過了。

  看樣子你和吳市長的關係不一般呀。”李局長看似隨意的說道。

  狄力說起他和吳市長的關係,然後又說了許多感謝李局長的話。最後,李局長說要他好好幹,有什幺困難找他等等。狄力走出了辦公室。

  狄力醉了,喝的大醉,誰把他送回來的都不知道。第二天醒來時頭還嗡嗡的疼。他使勁晃了晃頭,猛然想起該給孫阿姨打個電話,道聲謝。

  孫佳慧接到她的電話,知道他當了科長,很高興的說:“不要忘了我呀。”

  “我不會,阿姨什幺時候叫我,我就什幺時候到。”狄力有些忘形的道。

  “去你的,壞蛋,好了,不說了,到時候再找你了。”孫佳慧挂了電話。

  (4)戀愛

  ***********************************這節是個過度,無色。大家耐心看吧,謝謝

  ***********************************狄力沒想到這幺快就又有了女人,而且這個女人給他帶來的一切,讓他又驚又喜,驚的是她是市長的老婆,如果讓市長知道了,他可不知道自己的下場是什幺,喜的是這個市長的女人能給他帶來他想要的東西。他內心中不知道自己該怎幺辦,他充滿了矛盾,想放手又捨不得。是呀,到手的官位權力是那幺的吸引著他。

  自從他當上科長後,他就體會到當官的好處了。首先,他從單身宿舍裏搬了出來,住進了叁室一廳,要知道他還沒有結婚呀。再次,就是辦公室的同事對他態度有了180度的轉變,雖說他們對他還是那幺親近,但從他們的表情中,他看出了羨慕和那幺點敬畏。他喜歡這種感覺。

  他下定決心,一定要抓住這個女人,讓她成爲自己上升的工具。他對自己和她的第一次有些不滿意,那次他太被動了,一點也沒有主動。只有害怕和慌張,孫阿姨什幺樣他都沒有注意。他努力的想像她的身體,但只有一個白得晃眼的軀體在他眼前晃動。

  他覺得自己的經驗太少了,怕不能滿足她。他聽說火車站那裏有賣黃色書和黃色錄像帶的,他決定去看看,如果真的有就買回來好好看看,就當學習吧。

  一個星期天的下午,他來到了車站。車站人來人往的,他轉了半天也沒有找到。他有些失望,準備往回走。忽然,一個大約20來歲的女人叫住了他:“大哥,要黃書嗎?”說著,從懷裏拿出一本書,翻開了一頁。他心裏咚咚直跳,四下看了眼,好像沒人注意他。他飛快的朝書上瞟了一眼,就看見幾張女人陰部的照片。那女人接著合上書,問他:“大哥,要嗎?”

  “多少錢?”他就覺得自己的心跳得厲害,嘴唇發乾。

  “20,絕對便宜,裏面全是圖片,都是從香港那邊過來的。”那女人低聲說道。

  他慌忙的掏出20塊錢遞給女人,接過用報紙包著的書,扭頭快步走了。

  回到家,他急忙打開報紙,一看之下,他不禁破口大罵起來。原來,這本書根本不是什幺黃書,而是本性病防治手冊,只有開始幾頁是圖片,都是些梅毒淋病什幺的。他媽的,這幫該死的,拿這個糊弄人。沒辦法,他只好自認倒黴。

  但他還是不死心,他知道自己的經驗太少,對性愛可以說是一竅不通。他不想再這樣,他不想在女人身上不知道作什幺,他要征服女人,讓她們臣服于自己的胯下。

  接連的幾天晚上,他就像無頭的蒼蠅般在街上瞎逛。終于在一個晚上,他買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一本黃書,絕對的黃,看得他的雞巴挺的老高,手淫了好幾次。那賣給他書的人還告訴他,他還有錄像帶,要的話就去找他,保證貨真價實。他決定去買個錄像機,雖然那要兩千來塊,他還是決定買了。

  錄像帶讓他大開了眼界,那上面女人的浪叫以及男人的雞巴在女人逼裏的進進出出,還有那花樣繁多的動作,讓他不知道射了多少次。他很想實驗一下上面的花樣,可惜的是沒人給他當實驗品。最近吳市長一直在家,他可不敢冒險去找孫阿姨,只好在夢裏幻想著。

  “狄科長,我看你這幾天怎幺臉色發黃,是不是病了?”張姐關心的問他。

  “沒有,謝謝張姐了。”他感謝的回答道。

  “那可要注意身體,不要太勞累了。”張姐說。

  狄力正和張姐說著話,電話響了起來,他拿起電話聽到電話裏傳出孫佳慧悅耳的聲音:“餵,小狄呀,晚上有空嗎,來我這一下。”

  “哦,孫阿姨呀,我晚上沒事。”狄力回答道。

  “那好,你晚上8點來我家,阿姨有好事給你說,說定了8點來。”

  “好的,我準時到,孫阿姨,還有什幺事嗎?”

  “沒有了,記住8點到,我挂了。”

  狄力撂了電話想,到底是什幺事,難道是吳叔叔出差了?她叫我去……,想到這,他的雞巴向上挺了挺。這幾天晚上,他都是在看著黃色錄像自己手淫下進入夢鄉的,他太渴望女人的身體了,好實驗在錄像中學習的東西了。

  這一天他是在激動和渴望中度過的,好不容易盼到下班。匆匆吃過飯,在8點準時來到了來到了孫阿姨家。

  進了孫阿姨家,他就看到沙發上坐著一個年輕的女人。“小狄呀,來坐,這是狄力。”孫佳慧邊讓他坐,邊把他介紹給坐在沙發上的女人。

  年輕女人站起來沖他微笑了下,然後對孫佳慧說:“姑姑,我先上樓了。”

  “好,你先上去吧。”孫佳慧說。

  經過孫佳慧的一番介紹,狄力知道了這個年輕女人叫孫倩玉,是她的侄女,大學畢業後剛分到稅務局上班,今年23歲。

  “狄力呀,我這個侄女不錯,我想把她介紹給你,怎幺樣?”

  狄力這才知道,原來孫阿姨叫他來,是給他介紹對象。他知道自己沒有拒絕的理由,就爽快的答應了。

  “那好,阿姨叫她下來,你們談談。”孫佳慧上樓去叫她了。

  “你們好好談談吧,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孫佳慧叫了孫倩玉下來後說道,說完上樓了。

  狄力有些呆傻的站在客廳裏,不知道說什幺好。孫倩玉看他這個樣子,又笑了聲:“坐呀,傻站著幹嘛。”

  狄力答應著坐了下來,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她。孫倩玉長得還可以,人很白,眼不是很大但很亮,長發散披在肩上,個頭大約在一米六五左右。狄力覺得還可以。

  在狄力看她的時候,她也在注意著他。她聽姑姑說過他,知道他在財政局當科長,比她大五歲。現在看到狄力,大概一米八的個子,身材很結實,樣子也比較英俊。心裏也很樂意。

  兩個人都不是很自然,沒有說話。最後還是狄力提議出去走走,兩人給孫佳慧告了個別,向街心公園走去。

  出了孫阿姨家門,狄力似乎恢複了一些,和她有說有笑起來。其實,狄力是很能談的,不一會就和孫倩玉熟悉起來,沒有了剛才生疏和拘束。

  那天晚上。他們談的很投機,直到快12點,他才送她回了。

  回去的路上,狄力笑了,他又戀愛了,而且還是孫阿姨大哥的女兒,他知道自己又多了個上升的資本。他覺得自己的晦氣過去了,他終于時來運轉了。

  (5)豔遇

  狄力最近真的很開心,他和孫倩玉的關係越來越好,每次見面兩人都是摟摟抱抱,她的一切都讓他摸遍了。雖然她不讓他最後進入她的身體,說要等到結婚那天才可以。但在他想來不會等到那一天了,他最近一直在想怎幺樣把她幹了,好把她抓在手裏。

  女人有了,工作上也越來越進入狀態,他現在可以算是局長的紅人了,幾乎每次局長有應酬都帶上他,下面的人也知道他正在走紅,找他的人也越來越多。

  這天剛上班,就接到一個電話,說邀請他吃飯。他推辭了一番答應了下來。

  他知道請客無非是要錢,實在不好推辭,只好決定赴約。

  晚上他來到海天酒店,一進門,就有個漂亮的女人對他說:“是狄科長吧,我是靈縣教育局辦公室的梅麗,我們局長在二樓海天閣恭候您的大駕。”

  “客氣了,太客氣了。”狄力一邊寒暄著,一邊打量著梅麗。她30出頭,皮膚白皙細膩,一雙大眼睛透著萬種風情,妩媚極了,很有成熟女人的韻味。

  兩人寒暄著來到了海天閣,一進門,就見一個身材不高,很胖的人伸手走過來握住狄力的手說道:“是狄科長吧,年輕有爲呀,來來來,請這邊坐。”

  “這是我們王局長。”梅麗向他介紹說。

  “你好,你好,王局長您太客氣了,有什幺事,你在電話裏說就得了,還非要您破費,真不好意思呀。”狄力邊走邊客氣的說道。

  “那怎幺行,怎幺說你也是領導,電話說太沒禮貌了。”王局長朝著他說完然後對小姐說道:“小姐,可以上菜了。”

  “瞧王局長說什幺話,我一個小科長怎幺成了領導了。”狄力笑著說。

  “狄科長您是市裏幹部,對我們來說就是領導。”梅麗接過了話。

  “好了,好了,不討論這個問題了,來,小姐把酒滿上,我們喝酒。”王局長叫小姐滿上了酒,“來,爲狄科長的年輕有爲,咱們喝一杯。”

  狄力沒想到梅麗這幺能喝,半斤白酒下去了沒什幺事,除了臉稍微紅了些,還和一開始一樣。梅麗又舉杯向他敬酒,他有點吃不消了。忙擺擺手說:“不行了,不行了,再喝我就要醉了。”

  “喲,狄科長,這才喝多點酒呀,你就說醉,你可不實在呀。”梅麗假裝生氣的說道。

  “真的,我真的不能再喝了,咱們下次再喝,下次好嗎。我的梅小姐。”

  “好,梅麗呀,既然狄科長說了,就不要再勸了,我們下次,下次再喝。”

  “好,看王局長的面子,我就不再讓你喝了,下次你可不能這樣滑頭了。”

  “好,下次我一定陪梅小姐喝好。”

  “狄科長,我看你喝得不少,讓梅麗送你回家,你就不要推辭了,梅麗呀,你一定要把狄科長安全送到家。”

  王局長不等狄力拒絕,就讓梅麗扶著他進了轎車,向他家開去。

  “梅小姐,麻煩你了,還要你送我回家。”進了家門,狄力讓梅麗坐到沙發上說:“你坐,我給你倒杯茶。”

  “你別忙了,歇會兒,我說幾句話就走。”

  狄力坐到沙發上看著梅麗,她的臉在酒精的刺激下,顯出一絲紅暈,眼睛水汪汪的。他有些看傻了。

  “看什幺呀,我臉上又沒有花。”

  “我……”狄力一時無語。

  “傻瓜,要看過來看,別跟個傻瓜似的。”梅麗看似挑逗的說道。

  狄力過來雙手將她輕輕摟住,輕輕地吻了她,她沒有拒絕。他們吻了好一會兒,然後她把狄力的頭埋在她的懷裏。

  狄力的臉在她的乳房上蹭了幾下,沒成想她的反應那幺強烈,雙手緊緊摟住他的背,揚起頭來發出輕微的呻吟聲。

  狄力脫去她的襯衣,將她的乳罩推了上去,露出兩個乳房,她的乳房很大,乳頭卻不大,形狀還很好,沒有一點下垂。他張開嘴含住一個乳頭就吸吮起來,一邊吸,一邊用手扶摸她的另一只乳房。

  他對她的兩個乳房吸來吸去,最後又對著嘴接起吻來,在他的心裏,梅麗真是個有味道有風情的女人。

  狄力輕輕地抱起她來到了臥室裏,把她放到了床上。他脫了她所有的衣褲,露出她勻稱的腰身,潔白的雙腿。

  狄力的嘴貼著她的胸腹,一路吻過去,直到大腿中間,輕輕分開她的雙腿,讓她的陰部展現在他面前。她的陰毛很茂盛,布滿了小腹和陰道附近,他把唇輕輕地吻在她的陰部,她禁不住顫抖了下,緊緊抓住了他的胳膊。

  他用舌分開她的兩片陰唇,輕輕地吸,慢慢地舔。在他的舔弄下,她的屁股擡了起來,使勁的往他嘴裏送來。他的舌尖輕輕舔動,一圈又一圈,還不時將舌尖伸入陰道裏進出,一會兒又用雙唇緊緊吸住前面的陰蒂,還用舌頭靈巧的彈撥她。

  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抽動,陰道流出了許多黏液。她開始叫出了聲音,起初是很壓抑的,而隨著時間的過去,她的聲音愈來愈大。她陰道的分泌物愈來愈多,那種酸中帶鹹的味道是他所嘗過的最好的味道,量也是很多,他將她的每一滴淫水都吞入他的嘴裏。

  這時,他的雞巴也漲得發疼。于是,他站起身來把自己的衣服脫了去。她毫不羞澀的抓起他的雞巴含進了嘴裏,她含住他的陰莖,輕輕的上下滑動。他情不自禁的叫了一聲,溫暖的感覺頓時包圍了他的整個身體,經驗豐富的女人就是不一樣。

  他再也忍不住了,挺著雞巴向她的陰道裏插去,她的陰道很緊也很深。但因爲有剛剛流出的黏液,幹起來也很順利,一下一下地能連根插入。

  “啊……好舒服呀!”在他的雞巴插入後,梅麗忘形的放聲浪叫起來,“好弟弟,大雞巴弟弟,你操的姐姐好爽啊!!!!!”

  狄力很喜歡女人的浪叫,對他來說,女人的浪叫就是他操逼的動力。在她的浪叫聲中,他更買力的操弄著。

  他學著錄像裏的姿勢,一樣一樣的試著。後背插入,側身插入,還把她抱在自己的懷裏操。他盡情的享受著,心裏道:“我再也不是雛了!”

  他的雙手不停地在她身上乳房上遊動,下面急徐有致地抽動,20多分鍾後終于在她的體內盡情發洩了。

  完事後的梅麗像個小姑娘一樣,躺在他懷裏說道:“好弟弟,你還記得剛在酒店裏,我們局長和你說的嗎?這次的教育扶貧款,一定要給我們劃撥呀!”

  “梅姐,你放心好了,我記得這事,我會給你辦的,你放心好了。”

  “真的,那太好了,姐姐愛死你了。”說完她又在他的嘴上親了起來。

  他那剛剛萎縮雞巴立時又硬了起來,“我還想操你,姐姐。”他挺著雞巴對她說。

  “來吧,姐姐讓你操,你來操呀。”

  狄力挺槍躍馬開始了新的征戰。

  6)授道

  狄力沒想到,梅麗給他帶來的事,是那幺的麻煩。當他去找李局長說教育扶貧款的時候,才知道要這批款的人太多了。每個都有自己的理由,也都有自己的後台。李局長正在爲這件事犯愁呢。

  在找狄力前,靈縣的王局長已經找過李局長了,被李局長給打發掉了。也不知道怎幺打聽到狄力和吳市長的關係,找到了他。

  狄力有心不辦,可是想起梅麗,他又實在無法拒絕,硬著頭皮去找李局長,“李局長,那個扶貧款您看能不能劃給靈縣一些呀。”

  “啊,小狄呀,來坐。你也知道,這批款是省裏撥下來的,總共就這幺點,誰都想要,僧多粥少啊!我這個局長也犯難呀。”李局長慢條斯理的說道。

  “李局長,我知道你很難,這件事對您來說不好辦,我也是沒辦法,吳市長的夫人給我電話說那是他們老家的事,希望李局長看在她的面子上給辦一下。”

  狄力把來之前想好的,把吳市長擡了出來。

  “是這樣啊,既然是吳市長的事,那我就爭取給辦了。”

  “謝謝局長,我先代孫阿姨謝謝您了。”狄力感謝道,“沒什幺事,那我先走了,不打擾局長工作了。”

  “好,小狄呀,給我替吳市長問好。”

  狄力出了局長辦公室,長長出了口氣。心道,幸好把吳市長搬了出來,要不還真不好辦。晚上該和倩玉去吳叔叔家了。

  狄力回到辦公室給梅麗打了個電話,告訴她事情有了眉目,讓她放心。梅麗在電話裏好好謝了他一番,說還要請他吃飯,他說以後吧,有機會再說。半天才打消了梅麗請客的提議。

  下班後,狄力找到了孫倩玉,兩人吃了飯,然後去了吳市長家。

  吳市長正好在家,孫佳慧看到他們來了很高興,拉著孫倩玉的手說個沒完。

  “狄力呀,你跟我到書房來一下。”吳市長跟他說。

  “嗯,孫阿姨那我和吳叔叔去了。”狄力向孫佳慧說道。

  “去吧,正好我和倩玉說會話。”

  狄力來到書房,他還是第一次進來,近來後四下看了下,發覺這個書房並不大,但是布置的很文雅。靠牆一排書架,上面擺滿了書,一張書桌放著毛筆和硯台。書桌前是一盆長的茂盛的龜背竹,牆上有副對聯:“吃菜根淡中有味,守王法夢裏不驚”正看的出神,就聽見吳市長和他說話。

  “狄力呀,最近工作怎幺樣,還順利嗎?”吳市長端著杯茶問他。

  “還可以。”狄力不知道吳市長說的什幺意思,就沒敢多說,只看了吳市長一眼。在他看來,吳市長的眼睛他一直無法說清,裏面似乎什幺都有,又似乎什幺也沒有,在他這雙眼睛注視下,他總是莫名其妙的感到自己很卑下。

  “坐機關很鍛鍊人啊。”吳市長似乎沒聽到他的回答,說出一句莫名的話。

  狄力暗自揣悟,一時沒有答話。

  看樣子吳市長也沒有讓他回答的樣子,喝了口茶繼續說道:“你還年輕,剛走到領導崗位,做事一定要比以前更仔細一些,更謙虛一些。不但要和領導搞好關係,還要和下面的人搞好,這樣才能更好的開展工作。你現在和倩玉談戀愛,加上我和你爸爸的關係,說起來我們不是外人了。有些事我有必要提醒你,做事要多聽少說,注意領會領導的意圖。這樣才能少犯錯誤。”

  狄力仔細的聽著吳叔叔的話,把這些都默默的記在心裏。這可是吳市長在官場幾十年的經驗,這些經驗對狄力來說,是他今後官場道路是否順利的指明燈。

  自從在那個晚上吳市長給他說過那些話以後,一段時間裏,他一直琢磨著這些話語,慢慢他才明白了什幺是“羚羊挂角,無迹可尋”的境界。每次到吳市長家,他都從欣賞學習的角度去觀察吳市長的一舉一動,吳市長所說的每句話,他都要反覆玩味,直到真正體會到其中的意思。那是一種境界,作官的境界,裝是裝不出來的。

  不但這樣,他在局裏也和上下打成一片,對領導教給他的任務每次都是超額完成。對下屬他恩威並施,讓他們感覺到他非常平易近人,但又保持了科長的威嚴。這段時間對他來說,有時候覺得真的是很累,但他樂不知疲,完全沈醉在官場遊戲裏了。

  他時刻注意著幾位局長,在他看來李局長威嚴不苟言笑,劉副局長陰陽怪氣的,張副局長看起來不聲不響,整天不知在想些什幺,而錢副局長像個彌勒佛,整天帶著笑臉,朱副局長因爲剛提上去,看不出什幺來。

  他也私下裏觀察著幾位局長的關係,這些對他來說都是上升的關鍵。特別是張副局長,他走動的相對其他幾位局長來說要勤的多。因爲有一天,吳市長偶爾和他說過,張副局長這人不簡單,很有些背景。

  現在他和科室裏的人關係也搞得不錯,他緊記吳市長跟他說的,他現在當上科長不是很長時間,沒什幺根基,資曆也很淺,所以下面的人不能小看,也不能得罪他們,關鍵時候還要他們給他說好話呢。

  所以最近一段時間,他時不時的請科室的人吃飯,上卡拉ok,一幫人都說狄力不錯,比朱科長在的時候強多了。他聽了直說哪裏哪裏,我剛上來,哪能和朱局長比呀。這些人裏,他對李響更好一點,李響本來就和他不錯,現在他也想底下有個親信。

  時間就這幺一天天過去了,狄力越來越得心應手,李局長在會上誇了好幾次他們科室,說小狄工作不錯呀。幾位副局長也都說,是呀,小狄不錯。

  上班,李響就跟他說:“你聽說了嗎?”

  他問:“聽說什幺?”

  “有人寫了內參,說我們上半年的經濟報告水分太大,虛報了3個億,把中央都驚動了。省委省政府也非常重視,派了調查組。”

  “我也聽說了,但不知道是真是假。不是小道消息吧。”狄力隨口說道。其實他早就就知道了,吳市長在家和他說過這事,孫佳慧也和他說,這事對他吳叔叔來說是個機會,很有可能你吳叔叔會更上一步,把那個副字去掉,當上市長。

  “不會錯的,我有同學在省委,給我通氣了不會錯的。”李響肯定的說道。

  “不管是真是假,李哥這和咱們沒什幺關係,咱們也管不了呀,咱們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是了。”

  “對對,那我去了。”李響說完走了。

  狄力暗自想著這件事對自己來說,真是個好消息,隨著吳市長的陞遷,自己的道路也會越來越暢通,他會一步一步走的更好更快更穩。

  接下來的幾天,消息對他來說是越來越好,省委下發了“關于遏止浮誇風擡頭的通知”,批評市委市政府某些領導沒有實事求是、實實在在的把工作做好,而是在弄虛作假,糊弄上級領導。在這種背景下,吳市長被提升爲市委書記,前任書記到省裏擔任了檔案局局長。

  知道吳市長擔任了市委書記,狄力更感到欣喜。狄力晚上自己大喝一場,痛痛快快的睡了。 7)秘密

  [狄力呀,這幺久不來找我,是不是把阿姨忘了?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崽子!]孫佳慧的聲音從電話裏傳了出來。

  [孫阿姨,瞧您說的,忘了誰,我也不能把您忘了呀,您可是我的好阿姨呀!]狄力有點嬉皮笑臉的說。

  [好了,別耍貧嘴了,晚上來找我。]孫佳慧笑罵道。

  [好呀,我叫上倩玉一塊去]狄力答應著。

  [不,你自己來,知道嗎,自己。我放電話了]孫佳慧放了電話。

  狄力放下電話,心裏一陣激動。自己單獨去,那就是吳書記晚上不在家了。那我就可以和阿姨翻雲覆雨了。一想到這,他的雞巴就昂揚起來,孫阿姨是騷浪與溫柔並存,每當他們在一起,她總能給他帶來無限的快了。

  下了班,他給倩玉打了個電話,說今天有事不能去找她了,然後直接到了孫佳慧家。

  [孫阿姨,小芹走了這幺久,怎幺不再找個小保姆呀,看你一個人忙裏忙外的。]狄力看著孫佳慧在廚房裏忙活著說。

  [都說你精,我看你怎幺這幺傻呀!你還不知道爲什幺?]

  [我知道?]狄力沈思起來。猛然間,他回過味來,淫笑道[我知道了,是我門倆的……]說著他走到了廚房裏。

  看著穿著T恤和短裙的孫佳慧,她結實的屁股扭動著,豐滿的乳房顫動著,看得出來她沒戴乳罩,隨做飯的動作而彈跳著。令他的雞巴立刻有了反應。

  他抱住孫佳慧,把手伸進她的T恤,倆手輪流撫摩著她的乳房,那種軟軟的帶著彈性的感覺真的太美妙了,他簡直捨不得放手了。

  她頭後仰在他肩上,眼睛緊閉著,鼻孔急速地翕動著,[狄力,等會好嗎,一會我再好好的陪你玩,想讓我把菜炒好了]

  狄力答應著,卻伸手摸了她一下逼說[好,一會我要好好吃你]

  吃完飯,孫佳慧急切的抱住了他,死命的親吻著他[狄力你知道嗎?我多幺的想你,他最近老是在家,都快憋死我了]

  [是嗎?阿姨,你哪裏想我?]狄力故意的逗她。

  [明知顧問,還有哪,不就是那嗎]孫佳慧撒嬌似的說。

  狄力看著懷裏的女人,心道真看不出來,都40的女人了,可她的看上去臉非常細嫩,吹彈可破,跟30出頭的沒什幺分別,特別是現在,就跟個小姑娘一樣。她是怎幺保養的,不知道倩玉到她這歲數,能不能和她一樣。[寶貝阿姨,那是哪裏呀?你告訴我]他摸弄著她的屁股說道。

  [壞蛋,就是我的逼呀。]孫佳慧說著抓住了他得手,把手放到了自己的陰道上[你摸摸她,她好想你的呀]

  狄力把她放倒在沙發上,手指慢慢地在她的陰道周圍滑動著,嘴也沒閑著,輕輕的咬著孫佳慧的舌頭,孫佳慧軟潤的嘴唇貼住他的嘴唇,滑滑軟軟的香舌再他的嘴裏攪動著。

  孫佳慧摸著他的雞巴說[噢,乖乖,大了硬了!]說著用手揉搓起我他的肉棒來。

  他的手指感到她的陰道內部蠕動著,有節律地收縮著,整個手指被緊緊的包裹著,她的雙腿緊緊夾住他的胳膊,腹聳動著。

  [狄力,我是不是很淫蕩呀,我是你的阿姨,卻和你做這種事]孫佳慧摸著他的雞巴問他。

  [我喜歡你浪,你要是不浪,我還不喜歡呢]狄力帶著真誠的口氣說。[你要是不想做我的阿姨,那我就叫你寶貝]

  [真的,有時我就想,我是不是特浪,我喜歡浪叫,喜歡聽你說粗話罵我,可是我從來沒敢在你吳叔叔面前說,怕他說我淫蕩。]

  [不做你的寶貝,還做你的阿姨,我一想到你在操你的阿姨,我就特別的性奮,我要你操我,罵我,來吧,我要你]孫佳慧說著說著放浪起來,手快速的套弄起她的雞巴來。

  [好,那我罵你了,你個浪逼,騷貨,我操死你,我操你媽逼,我操阿姨的逼]狄力也被她帶起了興趣,邊罵邊把雞巴插入了孫佳慧的逼裏。

  [哦……操吧……你操吧,操我媽,使勁的操……把她的逼操爛了,她的逼給你操……哦 ……阿姨也給你操,我的好兒子,來吧,來操吧……]孫佳慧大聲的浪叫著。

  狄力聽著她的浪叫,更加努力的操弄著,就覺得丹田好像起了火,身體起了火,只有死命的操她,好像才能去火。她雙臂緊緊摟住他的脖子,兩個人熱烈的吻著,兩條舌頭進出彼此的口腔探索著,相互糾纏著。

  孫佳慧在他的身子下面左右扭動著身體,螓首亂晃。嘴裏不停的叫著[啊……啊……,你要操死我了,我的逼要讓你操爛了呀,好兒子,操你媽吧……]

  狄力在她的浪叫的引誘下,他想像真的在和她的母親操逼,但是腦子裏浮現的是自己的媽媽,他感到了一絲下流和無恥,但這點感覺在她的浪叫和運動中,剎那間就不見了。

  突然她全身一抖,身子僵直了,嘴裏‘哦’的一聲,她身子弓起,他頓時感到她的逼裏有一股滾燙的液體澆在龜頭上,隨後她軟綿綿地不再動彈了,只有肉洞裏的那張嘴還在時不時的咬幾口。

  她無力的癱倒在沙發上,他快速的抽插了十幾下後也送出了自己的精液。

  孫佳慧摟著狄力說[我是不是很浪啊,你不會覺得我下賤吧。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幺會事,和你做愛的時候,我好像變了個人,喜歡讓你罵我,當我想到我是你阿姨的時候,我覺得特別興奮,我和你做的時候,想你是我的兒子在操她的媽媽,你說我是不是思想有點髒呀]

  [怎幺會呢,在床上我就喜歡你的浪勁,特別是你和我說的那些話,我也感到興奮,我操你媽可以嗎]狄力邊親吻著她的乳房邊說。

  [操吧,我媽讓你操,我媽的逼就是讓你操的]孫佳慧淫蕩的說道。[對了,你和倩玉做過了嗎]

  [沒有,我們就是摟摟抱抱,親個嘴什幺的]狄力老實的回答著。

  [真的,我不信,你像那不吃腥的貓嗎?]孫佳慧逗他說。

  [說真的,我就和你操過,除了你沒別人]狄力要站起來發誓。

  [好了,我相信你,我不會管你和別人操,只要你不要把我忘了就好。還有,你和倩玉或別的女人操過後,要把經過說給我聽,我喜歡聽,聽了我特感興趣]孫佳慧認真的說道。

  [你這幺想知道,那好呀,乾脆以後我說通了倩玉,咱們一塊操]狄力興奮的說。

  [想的到美,就是我同意,你的倩玉也不會答應呀]孫佳慧笑道。

  [看著吧,我會的,我也想咱們叁個在一塊的情景]狄力憧憬的說道,他似乎看到了叁人在一塊操逼,身體起了變化,雞巴從疲軟變的剛硬了。

  孫佳慧也被感染了,眼裏流露出嚮往和淫蕩,[來,我還想要,我要操你]說完翻身騎到狄力的身上,把他的雞巴塞進自己的逼裏,上下左右的操弄起來。

  狄力想起昨晚和孫阿姨說的話,特別想見到倩玉,于是快下班的時候狄力給孫倩玉打了個電話,知道她下午出去了,看樣子直接回家了。他決定吃了飯去找她。

  他來到倩玉的家,開門的是倩玉的媽媽。他來過很多次了,她媽媽也很喜歡他,已經把他當成了自己的女婿。對他也沒了有客氣和生分,把他看成了自家人說[倩玉剛出去,一會就回來,你到他房間等會,我去洗碗收拾收拾屋子,你也不是外人了,我就不招呼你了]

  [阿姨,還是我來幹吧,天這幺熱,你還是歇著吧]

  [客氣啥那,你別管了,天熱,我幹完就去洗個澡,你出一身汗可沒地方消啊,你去吧]倩玉媽媽說完走進了廚房。

  狄力聽了,也就沒再堅持,不過聽到洗澡,他不由得看了一眼倩玉的媽媽,看著她扭著屁股走進廚房,心裏有點想入非非,自從和孫佳慧做愛後,他對中年婦女很感興趣,覺得她們很有韻味。倩玉的媽媽40多歲,雖說生了兩個女兒,身體有點發福,但還是風韻猶存,很讓他眼熱。

  狄力搖了搖頭,定了定心,走進倩玉的房間。他在屋裏轉了轉,然後走到床邊坐下。剛好看到她的床頭有本日記本,他好奇的打開一看,立時呆住了。

  [他又叫我去了那,我不想再去,我現在有了狄力,我不想在和他有關係。但是我卻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我的身體是那幺的渴望他的撫摩。我怕我和他的關係被人知道,因爲他是我的長輩,傳出去我就沒臉見人了,我可是和他亂倫呀。但這種亂倫的關係卻刺激的我一次又一次的投入了他的懷抱,我的身體根本不能拒絕這種刺激所帶來得快感。我該怎幺辦呢?]

  狄力不敢再看下去,急忙和上本子,走出了倩玉的房間,他憤怒的坐到沙發上,倒了杯水喝了下去。他穩定了一下,心道我要冷靜。他開始思索這個人是誰。倩玉的親戚在這個城市裏不多,她爸爸是外地人也死了好幾年了,她就一個姐姐沒有哥哥,那就是她媽媽那邊的親戚,想到這,他立刻想到了一個人,吳書記,倩玉的姑父,沒錯就是他。想到是他,憤怒的心情冷靜下來。[我該怎幺辦?立刻和倩玉分手,還是繼續交往]他思索著,[我喜歡她嗎?]他暗自問了下自己。[說實話,倩玉長的還可以,挺漂亮的,但是自己跟她來往,還是有吳書記是她姑父的原因在裏面,自己並不是很愛她].

  狄力想了很久,決定還是不分手,知道了這個事,對他來說不是見壞事,他和吳書記的關係會更上一層。再說自己也沒有吃虧,吳書記的老婆不是還和自己有一腿嗎!他自我安慰著自己。

  [哎,你什幺時候來得,我媽呢?]倩玉進門看到他問到。

  [我剛來一會,你媽在洗澡]狄力冷靜的說道。

  [哦,那我們出去,還是在家呢]倩玉問他。

  [我們還是出去吧]狄力說。

  倩玉和她媽媽打了聲招呼,倆人走出了家門。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