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催眠\杂役的掘起:斗罗-荣荣篇

精彩内容:

七寶琉璃宗

  自從宗主的掌上明珠甯榮榮回來之後,宗門上下也一度興高采烈,然而在她
連日冒現苦悶郁抑的神色之後,大家亦知道大小姐回來並非單純跟宗主和好,而
是有著別的理由,但在宗主威名之下,縱是年長一輩也是無人問津,更莫論跟她
一同成長的那群小輩。

  作爲宗門入室弟子之一的甯燕,算是個例外。

  接到宗主私下指示的他來到了位于宗門城堡旁側,鄰近後山的別莊。

  甯燕知道自從那個叫奧斯卡的少年暮然離去之後,他的小師妹都會天天前往
那個後山,作著不知是呆望還是悲叫的追憶行爲,夜夜無眠。

  「師妹?是我,燕師兄啊。」

  敲了敲門,甯燕並沒有聽到響應,直到他再叁呼叫才得到她淡然的肯首。

  「打擾你休息了,榮師妹。」

  語畢,甯燕再次踏足將近七年沒有進入過,只屬于甯榮榮的閨房。

  留著淡淡粉色的牆壁,在淡黃燈火下顯現絲絲玫瑰色的天井,爲數不多卻是
精緻小巧的擺設,加上受到適切整理的房間,帶來一種使人安心的溫馨,而在大
床上放著的大只布娃娃,卻是突顯了這片小小天地的主人心裏那份青春稚嫩。

  靠在床際上靜坐著的是一名少女。

  樸素的淡淡寶藍色連身裙未能遮擋那玲珑有緻的身體曲線,水色的裙擺以及
寬松衣袖上繡起的花紋,突顯著她身上那陣雍容高雅的氣息。

  過去齊耳的利落短發已是隨著年歲留至越肩長短,小巧而精緻的容貌煥發著
陣陣似春風般柔和的親切感,跟其嬌俏的美貌形成了出塵脫俗的華貴氣質;圓融
美感跟少女臉上隱帶憂愁的柔弱神情,以及那我見猶憐的姿態,更是令甯燕不禁
看得呆住。

  已是闊別數年,他沒想象過甯榮榮已從那個嬌柔的小公主,成長到如斯柔美
動人的少女模樣。

  「…………你是……燕師兄?」

  「是啊!榮師妹,我們好久不見了!」

  看到對方很快就認出了自己,甯燕心裏冒起了小陣難言的自傲。

  昔日在宗門,他比其它急功近利的師兄弟更爲細心,對甯榮榮多番照料,不
管她有怎麽任性的要求都會好好辦到,直弱她離開宗門之前,他對她的心意仍是
不曾改變。

  所以,他很快就答應了宗主的隱密要求,接下開解大小姐的任務。

  「聽聞榮師妹近日難以入睡,所以師兄我來爲帥妹演個戲法……不知道師妹
會否賞臉一看呢?」

  「那就……那就謝謝燕師兄了。」

  思索半晌,甯榮榮才緩緩點頭。

  從奧斯卡離去之後,她總是一副悶悶不樂的表情,讓甯燕不禁深感心痛,也
對那個負心之人深感恨怒。

  不過,比起那些,讓他珍而重之的師妹可以安樂下來更爲重要。

  「那麽請榮師妹仔細看著……起!」

  伴隨魂力流轉,甯燕張開的掌心已然冒現武魂。

  晶瑩剔透的細小尖塔散發著虹芒似的七彩流螢,猶如璀璨的琉璃般亮麗,在
燈光下更是奪目。

  「琉璃塔……魂技?」

  「當然不是。」

  眼角瞄向甯榮榮已是浮現腫黑的眼眸下緣,甯燕強忍心底的苦痛,驅導魂力
控制心神。

  琉璃寶塔在他的驅動下,緩緩浮動流轉起來,散發出璀璨絢麗的柔光。

  「請榮師妹仔細看看寶塔裏面藏了甚麽?」

  「嗯……?」

  似是難言婉拒,又似是不感興趣,甯榮榮那略顯渙散的目光已是挪向寶塔。

  同宗之人修練取向大緻相若,因此寶塔上魂環的各色亮光對她來說已是難以
稱上陌生,熟悉的光紋以及流芒起伏的漣漪,也讓她不禁産生陣陣熟悉的感覺。

  然而那份跟自然不怎相似,在清澈裏隱帶幾分淩亂的違和感,仍然使甯榮榮
無意識地瞇起眼睛。

  「榮師妹,放松點,這只是你我間的小小戲法……」

  順從腦海中微妙地沈積的倦意,甯榮榮只感到肩膀開始松弛。

  依從著師兄的語句,她因爲愛郎離去而郁抑的心情慢慢隨著波光漣漪的流轉
變幻而放松。

  「來,看看……寶塔內藏著的神秘……」

  甯榮榮依言看著。

  順著那陣微弱的違和感探索著,她朦胧起來的視界已被無數起伏不定的虹色
輝芒逐漸占據,開始把所剩無幾的集中力投注其中。

  手腳發軟,忘記眨眼,甚至連本來在追憶的種種也隨之淡忘,甯榮榮只是癡
癡地呆望著緩慢盤轉的寶塔。

  「仔細看看……寶塔是多麽的漂亮……」

  她呆然地凝望著眼前的寶塔。

  只感到在亮光底下依稀掩藏著的某種虛無空洞把視線完全吸引全,甯榮榮默
默地呆望著本來算不上新奇的琉璃寶塔,昏昏欲睡的雙眼依依不舍地強睜著。

  猶如飄薄雲霧,又似海市蜃樓,奇特而迷離的光景讓她逐漸迷醉,不知不覺
就依從著殘留于體內的疲憊感覺,眼神陷入幽黑。

  「靜靜看著寶塔……這是你熟悉的琉璃寶塔……令你安心的寶塔……」

  甯榮榮只感到肩膀的松弛感散播到全身上下。

  既似是把整個人泡進溫熱的浴池,又似是全身掉陷綿軟的花海,亦似是被帶
著清爽氣息的微風吹拂全身。

  隨著寶塔的晃動,她軟弱起來的視線仍然緊緊追隨,身子緩緩開始因爲乏力
維持體勢而傾斜搖擺。

  「放松看著…………放松……是的,放松……」

  渾身上下傳來難言的飄然美感,甯榮榮閉上了眼睛。

  不知幾個夜晚都沒能閉合的眼睛此刻卻是理所當然似的閉上,讓她很快就陷
入了甘美舒適的夢鄉……





  看到甯榮榮入睡之後,甯燕便收起了寶塔。

  這個手法是他在加入宗門以前,在老鄉的戲班子口中聽回來的甯神法,他在
修練感到疲憊時也會利用這方式回複精神,沒想到在此刻卻是有了奇效。

  「…………」

  打量著不自覺躺倒在床上,呼呼睡去的甯榮榮,甯燕沒來由的感到心底冒起
陣陣滾燙。

  那張小巧的臉蛋,吹彈可破的肌膚,沒能被裙子遮蓋的白嫩玉足,讓長裙微
微拱起曲線的巧嫩美乳,都讓他不禁看得癡了。

  「榮帥妹……」

  甯燕投向她的目光多出了幾分火熱。

  那個曾經跟自己形影不離的可愛師妹,現在已經完全成長起來。

  而這變得更加漂亮,更加動人的女孩,卻喜歡上別人了。

  辛勞付出的自己,卻甚麽都沒有得到過。

  「……!」

  把腦海冒出的想法甩掉,甯燕緩緩替她鋪好被子,這才轉身離去。

  直到踏出甯榮榮的房間時,他才發現自己的拳頭不知不覺捏得異樣的用力。

  「我在想甚麽……!」

  用力扭頭,甯燕狠狠拍打了兩下臉龐才離開,回去繼續修練。


    *******    *****    *******


  「仔細的看…………放松心神,好好的看著它……」

  甯燕讓手上的寶塔發出柔和緩慢的彩光,讓坐在眼前的甯榮榮仔細盯住。

  魂力催發下,寶塔內湧起了彷若雲霧的魂力殘影,形成了散發著更爲朦胧迷
醉的氣氛。

  「放松……是的,在自己的房間,你可以無比放松…………看著它……」

  甯榮榮的全身彷佛變得空蕩蕩似的軟攤下來,疲憊不堪地靠在床緣,雙眼卻
是仍然凝望寶塔,略顯空洞的雙瞳眨也不眨,散發著呆鈍木然的神色。

  ——他沒想到宗主居然會再作相同的要求。

  距離他施展小手法讓甯榮榮安睡已有半月前後,在得悉這位大小姐再次陷入
日夜無眠的狀況後,甯燕很快就答應了宗主提出的任務,直到今天他已進出過這
房間叁數次。

  也許是宗主早有提及,甯榮榮似乎對他的來訪未感異樣,只是用那隱帶憂愁
的神色允許他踏足閨房。

  「完全放松……你會無比平靜,無比恬適……細看熟悉的寶塔,將會令你更
加輕松,更加放松……」

  甯燕以魂力控制嗓音平穩柔和。

  一字一句甚至是每個言舉手投足都務求讓甯榮榮放松心神,他甚至連香水都
用上了去減低自己待在閨房的違和感,只爲了令她可以在每次耳聽呢喃時,能夠
盡快松弛下來。

  「心裏默念……你會感到眼皮越發沈重……但這是安心的表現,所以你會安
心地默念數字…………然後更爲放松,更爲安靜……」

  他看到了甯榮榮的嘴角微弱地抽搐。

  知道她已經開始依照自己的聲音在心底默默數起數字,甯燕的左手讓寶塔流
光逐漸緩慢地衰減下來,右手卻已輕巧地從死角挪向甯榮榮的香肩。

  雖是擅自觸碰她的身體,但甯燕自信這一手絕不會被發現。

  指頭輕輕扭夾在衣服上,甯燕巧手一挪就讓甯榮榮本來已經發軟的嬌軀直接
倒在床上,同時讓掌上寶塔的光芒更爲淩亂虛淡。

  「你已完全乏力……因爲你已完全放松,完全安心……已經連寶塔都沒能看
個清楚……」

  甯榮榮的檀嘴微微抖動。

  身體隨之顫抖欲要回複本來的姿勢,可是在他的耳語以及『事實』下已經完
全松弛軟垂的手足讓她根本沒法動彈,本來已經半瞇半閉的雙眼很快就陷入更爲
濃厚的空洞之中。

  「來……慢慢吸氣……摒住它,然後慢慢呼氣……繼續放松自己……在自己
的房間裏,當然要完全放松……」

  她的呼吸越來越慢,越來越輕,也越來越甘甜。

  在至近距離維持著寶塔的甯燕感受著心底強烈的滾燙感覺,對她耳語。

  「你會想要繼續看著它……可是你已經很疲倦了,倦得眼睛也睜不開……因
爲你已經完完全全的放松一切…………但是你仍然很想看著它……」

  甯燕將若隱若現的寶塔挪到甯榮榮的眼前,輕輕搖晃。

  當他看到她呆滯的目光緩緩跟著寶塔左搖右擺時,甯燕無意識地順從了心中
那團逐步旺盛起來的烈火。

  他加劇催動魂力,寶塔隨即散發的光芒彷如雲霧般迷離起伏,將內側那細薄
的魂環完全遮蓋。

  第叁魂技帶來了充份的魂力增幅。

  此刻,他能夠對甯榮榮半昏半醒的恍惚心智作出更爲深刻持續的影響。

  「放松……完全放松……不用再去思考,不用再去煩惱……你只需要看著這
寶塔的亮光,完完全全地放開懷抱,安心地松弛下來……吸氣……摒住,然後再
呼氣……對……吸,忍住,慢慢呼出來…………放松,吸氣……放松……」

  甯榮榮本來繞梁的柔美嗓音變得細弱而嘶啞。

  她的心智在甯燕的呢喃間快速松懈下來,好像扔入火團的鮮奶油一樣毫無抵
抗那樣,隨著他充滿磁性的溫柔聲調飛快地溶崩瓦解,露出在熟悉的師兄面前完
全失去防備的純樸心靈。

  不消片刻,甯榮榮就完全陷入了沈睡。

  心防完全被誘導卸下,嬌美的肉體也就此完全發軟,現在的她就是名副其實
在甯燕眼前香甜地沈睡著的公主那樣,充滿了芬芳難言的誘惑。

  「榮師妹,仔細聽好……」

  甯燕把手掌放到她的額頭上。

  那滑膩的肌膚觸感讓他心裏的某種異熱更是盛燧。

  「你心裏默念的數字會越來越大……因爲它代表了你越來越安心……現在請
告訴我,這個數字是甚麽……」

  甯榮榮小巧的眉毛顫了顫。

  但是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是完全松弛下來的現在,她那微弱到不行的掙紮只
能夠讓甯燕更加興奮。

  「……2……236…………」

  「那麽,你會發現,這個數字其實仍然很朦胧…………你仔細的看,放松心
神去看,會發現它是2360……是的……你心裏數的其實是2360……」

  「…………嗯……」

  數字越大就會越安心。

  所以甯燕直截了當利用誘導加強效果,將甯榮榮的心神強行沈靜下來,陷入
比剛才更爲深邃的恍惚之中。

  「你的身體,你的心靈,現在都處于一個無限美妙的夢境裏……」

  甯燕繼續對她耳語。

  感受著從甯榮榮身上煥發的蘭香體息,他只感到渾身都燥熱起來。

  他現在記起了這個可愛誘人的小師妹到底有多麽香的身子。

  「你被任何東西觸碰,都會感到無比的舒服,無比的放松……你會完全沈醉
在這個無限美妙的感覺裏面……你不需要思考,只需要放開懷抱享受……你只需
要服從,只需要放松…………對,吸氣……摒住……呼氣……對了,這樣子繼續
服從我……繼續放松,留在這個美妙的狀態……」

  壓抑住聲音裏的亢奮跟顫抖,甯燕的手掌慢慢滑到甯榮榮香嫩的臉頰上。

  那比任何東西都要軟滑,都要冰涼,只能以水潤形容的感覺,讓他心裏那強
盛過頭的欲火完全沒法按捺下去。

  回過神來,他就發自己的手已經抓上了她的胸脯。

  而甯榮榮則是愚直地依從著他的誘導暗示,沈淪在讓身心完全弛緩下來,思
考完全停竭的狀態下。

  甯燕的欲念爆發了。





  「嗯…………啾……嗯,好香,好軟!榮師妹,榮師妹……!」

  熟睡的甯榮榮沒有半分反應。

  在甯燕的誘導下完全陷入了非自主的絕對昏睡,她嬌俏可人的肉體正被視爲
師兄的高壯男人蹂躏著。

  只跟愛郎輕吻過一次兩次的香唇,現在則是被陌生的粗舌頭來回翻弄,無意
識地咽下甯燕強行擠進的稠津。

  「師妹……師妹……!」

  發出狂氣的呢喃,甯燕的手已經再度摸上她的身體。

  帶有蕾絲邊的裙子以及外衣被粗暴的解開,薄薄的絲綢完全沒有任何阻止男
人粗糙肉掌的作用,讓甯榮榮那完成發育卻只比同齡少女稍爲健壯,不帶肉感的
纖弱胴體在他人眼底暴露開來。

  這種淫辱華貴佳人的實感,讓甯燕的十指更是興奮。

  「這,這就是胸脯…………榮師妹可愛的胸脯……!」

  他亢奮地吐出了由衷的感想。

  對一個廿數年間未曾接觸異性的人來說,哪怕甯榮榮那對僅可勉強以椒乳稱
之的小巧乳球並沒有宗門衆多師姐師嫂來得豐腴,那份只手剛好完全覆蓋,軟潤
圓滑的感覺仍然讓甯燕眼底冒火。

  夢寐以求的嬌軀終于被他如字面般掌握在手裏了。

  「好軟……師妹的胸……這可愛的奶子,現在是我的……!」

  甯榮榮現在是他的。

  這份實感令甯燕下半身馬上火熱地勃挺起來,撐起褲裆。

  一邊摸弄著甯榮榮的胸脯,他一邊把臉頰埋在她稍帶肉感卻完全不肥胖的小
蠻腰上面,享受那陣有著獨特彈性跟柔嫩香氣的小腹質感。

  「師妹,師妹…………榮榮……!」

  吐出情深的稱呼,甯燕一邊用嘴唇吸吮甯榮榮沒有任何贅肉的肚皮,一邊用
另一只手將她下半身的衣服扯脫。

  昏睡不醒的甯榮榮身心完全沈醉在美妙的感覺裏,沒法阻止。

  因此,她姣好白滑的下半身肌膚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中,及膝的短裙被一下子
扔到遠方,把那件同樣小巧可愛,被甯燕急色地扒掉的內褲展露出來。

  欲火完全燃起的甯燕就這樣幾乎用擒的撲在甯榮榮的下半身。

  「唔……好香……好甜啊……榮榮……啊啊,榮榮……!」

  甯榮榮要是清醒的話,肯定已被嚇到花容失色。

  她一定不曾想象過在自己記憶裏仍是跟紳士沒兩樣,風度翩翩的溫柔俊秀現
在卻是露出了跟年紀完全不相配的淫賤表情,勢若瘋虎地張嘴把自己飽滿嬌嫩的
陰唇含在嘴裏又吸又舐。

  她更加不可能想象得到,那個在自己年幼時不惜出言頂撞宗主,只爲滿足她
小小私欲的親切師兄,現在正用手指探貫她連奧斯卡都不肯允許接觸,十數年來
只有自己如廁時稍爲觸碰過的蜜穴以及菊門,未經人事的緊窄蜜道正被已經陌生
的粗長指頭搔弄撩挖。

  但是甯榮榮不會知道。

  自奧斯卡離開後就不曾好好靜下來過,已離過勞只有半步的肉體以及意識已
因甯燕的催眠誘導完全陷入了昏睡。

  「榮榮的小穴跟本人一樣溫柔啊…………又會夾,又不會太緊……肯定是知
道師兄我正在摸了……!」

  甯燕的理性已經完全被欲火掩蓋。

  嬌嫩得彷佛不堪握捏似的柔弱胴體,現在正被他一雙手掌任意撫摸,不管是
那嬌挺的鴿乳也好,滑似凝脂的纖幼腰腹也好,嫩白滑溜的一雙美腿也好,此刻
也只是甯燕的玩物。

  數年的遊曆讓甯榮榮的身體得到充份的鍛煉,大腿以及胳膊在綿軟中帶著緊
緻的彈力也讓他又摸又揉,愛不釋手地玩弄著。

  「榮榮,榮榮,榮榮……!」

  在甯燕狗爬般騎上她的身體時,甯榮榮的蜜穴已經因爲他那笨拙卻頻密的舌
吻愛撫而得到充份刺激,溢出了不該分泌在非愛之人眼前的淫蜜。

  她甚至沒有察覺自己被跨騎著的屈辱模樣。

  靈動的兩瞳只余下茫然空洞的目光,甯榮榮無聲地允許著甯燕繼續愛撫以及
淫玩她美好的肉體。

  呆滯的微弱夢呓從她那張醺蒙迷離的小嘴中輕吐而出。

  「嗯,唔唔…………喔喔,好爽……!」

  回過神來,甯燕已經連褲子都脫掉,讓得到解放的肉棒狠狠拍落她迷茫的俏
臉上面,發出清脆的啪響。

  已是同時同上指頭跟舌頭,甯燕忘我地吸吮著甯榮榮意外肥美的陰唇,滲出
淫蜜的香嫩蜜穴更是被他瘋狂地不斷舐弄。

  似是感到惡臭,也似是感到身體的快感,甯榮榮無意識地皺起眉頭。

  然而,不管她怎樣在深沈美好的睡夢中傾首挪臉,都沒辦法讓那根硬漲的肉
棒離開她細直的鼻梁,任由那雄糾糾的龜頭緊貼在她的嘴唇上緣,享受著她只有
在跟情人輕聲細語時才會吐出的蘭香吐息。

  「榮榮…………榮榮,我好喜歡你啊……榮榮……!」

  下身一抖一抖地前擠,甯燕死命搔撩著已經開始痙攣的蜜穴。

  在他的努力下,甯榮榮身體潛藏著,本該只對奧斯卡燧煥起來的情欲已經充
份被引燃起來,蜜穴也開始適應入侵的指頭跟舌尖,分泌出更多散發著濃稠體味
的甘甜淫蜜。

  毫不猶豫地將之吸光,甯燕面紅耳熱地以牙齒輕咬那顆嬌聳的肉豆。

  「——」

  甯榮榮渾身忽然痙攣起來。

  然後,在甯燕眼前直直射到他顔面的半透明津液已是飛濺開來。

  他的肉棒也在同一時候決堤,濃郁的白濁雄汁迸射而出,將甯榮榮的口鼻以
及胸口沾上一大灘精痕。

  「啊……啊啊…………」

  帶著淡淡處子幽香以及獨特雌臭的潮汁,加上男人在激烈射精過後難言的虛
寂平靜,把甯燕從性欲的狂熱中扯回現實。

  他終于理解到自己剛剛在做甚麽。

  「…………啊,啊啊…………我,我到底……!?」

  幾乎陷入失控癡狂的狀態,甯燕的身體急劇顫抖起來。

  想起宗主出門前的交代,想起一直信任自己的師妹,想起宗門對自己的種種
培育,他就意識到自己犯下了何等荒謬的彌天大謊,身體急劇地顫抖。

  然後,甯燕半硬的肉棒再次在甯榮榮的小嘴上來回擦拭了幾下。

  好巧不巧的,欲要夢呓的她嘴唇微張,讓龜頭擠進那緊窄溫熱的嘴腔中。

  「我——啊啊……」

  突兀的快感令甯燕舒爽呻吟,也讓他冷靜下來。

  忍耐著想要抽插師妹芳嘴然後口爆的沖動,甯燕強行壓抑著心底越發狂熱的
情欲,動手整理甯榮榮身上的慘狀。

  沒法隨便離開房間,他好不容易才處理了腥臭氣味以及精液的汙痕,馬上就
替她穿回衣服;幸運的是甯燕已經對甯榮榮作了好幾次的施術,多番累積的感覺
讓她的身體發自本能地産生認知,適應了他的誘導,因此才保持著身心松弛的深
度睡眠狀態。

  要不然在高潮時她就已經醒來,自己也肯定死無全屍。

  完全回複理智之後細想當中種種因由,甯燕不禁吐了口涼氣,暗呼好運。

  「…………」

  他望向仍然酣睡如泥,柳眉舒坦的甯榮榮。

  甯燕的內心仍然糾葛著。

  他既不想就這樣跟久別重逢的可愛師妹就此再度疏遠,卻也不想再次因爲低
劣的欲念而步入歧途。

  「…………榮榮……」

  他看向甯榮榮幼嫩水潤的香唇。

  他看向甯榮榮椒挺小巧的美乳。

  他看向甯榮榮白滑圓潤的大腿。

  「…………榮榮,你聽好……」

  回過神來,甯燕已經下了決定。

  他催起體內魂力,誘動甯榮榮深陷迷醉快美的朦胧意識。

  「你會在心裏數一百聲……數完之後,你就會自然地睡去,直到天亮了才會
醒來…………醒來後,你只會認爲我在讓你安睡之後,已經靜靜的離開……在你
進入那無比美妙的感覺時,房間都沒有任何人……你只會記得,燕師兄讓你好好
放松,好好睡去……你會很喜歡這感覺……」

  他選擇了欺瞞。

  甯燕毫不猶豫地以誘導讓甯榮榮徹底遺忘自己的淫行。

  他甚至爲下一次的時機,留下了更加方便自己行動的邪惡暗示。

  「你不會拒絕燕師兄爲你消解失眠的行爲……因爲你知道,你好想好想再次
完全放松……你好想好想安心……所以,你會深信能夠讓你安眠的燕師兄,因爲
只有他可以幫助你…………你會更加信賴他……接受他的聲音…………而且,服
從他的聲音…………從而讓你可以安心……可以放松……」

  看著甯榮榮完全舒解苦郁,甚至浮露微笑的俏臉,甯燕癡癡的笑起來。

  她又變回曾經跟他形影不離的小師妹了。


    *******    *****    *******


  在那之後,甯燕每隔幾天就會拜訪甯榮榮的閨房。

  他殘留的暗示影響了她的心智,讓甯榮榮潛意識地允許這位心術不正的師兄
踏足自己的私人空間。

  每個晚上,她都以爲自己安穩睡去,卻不知道自己嬌美貞淑的胴體被深信著
的甯燕肆無忌憚地用于他不堪入目的癡狂洩欲。

  今天,她也讓沈重的眼皮緩緩閉合,落入美妙甘香的黑暗中……





  甯燕小心翼翼地對甯榮榮耳語著。

  駕輕就熟的兩手肆意地挪到她那只有一件又小又薄的貼身衣物,跟半裸無異
的香嫩嬌軀上面,來回撫弄。

  「榮榮,聽好了…………你現在會非常,非常的安心……再次回到那個無限
美好,無限放松的感覺裏……你會感到沒法形容的安心……不需要思考,只需要
聽從我……」

  甯榮榮吐出了微弱到幾乎沒能發出聲音的呼吸。

  享受著她吐出的如蘭芳香,甯燕不禁將嘴唇湊向深深昏睡中的她,主動享用
那水嫩甘甜的唇肉。

  「不管身體被怎樣觸摸,你都會感到無比舒服……無比放松……你已經在自
己的房間穩穩睡去…………所以不需要思考,只需要放松……放松,服從……對
了……你會完全浸淫在這份無止盡的美妙感覺裏……不管發生任何事情,你都不
需要去想,不需要反應…………你只需要完完全全地放松……」

  甯燕的耳語繼續撫平甯榮榮的神智,雙手繼續把玩她的椒嫩乳肉。

  身上只有僅能遮蓋大腿以及胴體的薄絲睡袍,甯榮榮那不算高聳卻也略顯豐
圓的美乳完全沒有被保護,隔著薄絲被甯燕粗糙的兩手抓捏,在掌心中時慢時快
地扭曲變化。

  堪稱秾纖合度的身體曲線,也隨著甯燕結束呢喃後,被他粗而長的舌頭慢慢
舐弄,光滑白晢的肌膚留下了斑駁黏臭的津液汙痕。

  「榮榮,榮榮……!」

  當舌尖滑過小腹並落在那嬌嫣玲珑的凹陷處時,甯燕更是勢似瘋虎般將腦袋
埋到她的肚皮。

  哪怕是塵積在淺嫩臍孔的汙垢,在甯燕眼中也是比任何東西都來得香濃甘美
的珍寶,他不斷粗暴地啜舔甯榮榮的肚臍,舌腹幾乎要完全擠陷進去似地往那窄
小的空間搓壓,舌尖更是不時用力搗戳,然後來回螺擰。

  酣睡中的甯榮榮在舌攻下,吐出了稍帶不適的輕吟。

  然而,在甯燕耳中,這猶如天籁的嬌聲彷佛猛烈無比的春藥般,令他興奮得
渾身上下迅即發燙。

  「啊啊…………榮榮……嗯…………咕噜,咕噜……榮榮,榮榮……!」

  甯燕癡狂地挪向甯榮榮的兩腿之間,將腦袋埋在窄嫩的大腿深溝,張嘴瘋狂
享用著她香豔可口的兩片陰唇。

  噗滋噗滋的淫靡吸吮聲,在稚嫩清純的少女閨房內回響著。

  以熟練的動作撐開她的香唇,甯燕將肉棒堵入甯榮榮的嘴裏後,就用膝蓋夾
住她的腦袋,開始上下擺動腰杆抽送起來,腦袋則是繼續舔啜她水嫩的蜜穴。

  氣道被阻塞的不適感雖然讓她微弱地抽搐起來,可是甯燕連日來植入的暗示
早已令甯榮榮心神深醉在平靜中,對外界反應以及肉體的感覺相當淡泊,因此哪
怕是使呼吸無法順暢的苦痛,也只能讓她柳眉輕皺,並讓嘴巴蠕動。

  享受著小師妹熱情的回應,甯燕的嘴舌更加賣力,閑著的指頭甚至已經摸到
她充滿彈力的渾圓香臀,一把插進極爲窄小的菊門之中撩挖。

  舌尖往蜜穴深處攪弄,他每個撩撥都能夠享受甯榮榮肉體那陣充盈難言甘甜
的青春嬌味,瘋狂地吸氣的鼻孔更是被她濃郁的體香填滿全身,讓甯燕只感到渾
身湧溢難言的舒爽。

  「榮榮,榮榮……榮榮…………我愛你啊,榮榮……!」

  癡癡地低喊著,甯燕深情地吻在她飽滿的陰唇上。

  同時,他那亢奮抽搐的肉棒,也往甯榮榮的喉嚨裏噴溢出大股精液。

  氣道被濃稠的精液堵死,甯榮榮的身體本能地痙攣起來,小嘴吐出幾聲軟弱
的咳嗽,這才讓甯燕回過神來,讓她將精液都咳出。

  呼吸再次變回平緩,她的嘴邊仍然殘留著幾縷毛發以及白濁的精痕。

  完全占有了夢中情人的錯覺令甯燕的肉棒馬上重振雄風。

  「榮榮…………就允許師兄要了你吧……」

  甯榮榮綿軟柔弱的夢呓,在他耳中猶如肯首般動聽。

  從懷裏掏出了混合宗門傷藥以及蜂蜜跟軟膏的特制香油,他毫不猶豫地往那
飽滿誘人的蜜穴上面灌塗精油,讓那窄嫩的進出口變得無比濕滑。

  怒漲的肉棒抵在兩片有著美好彈性的陰唇上面,慢慢擠向那緊緻的窄縫。

  未經人事的嬌嫩肉縫從四方八面緩緩往甯燕的肉棒進行擠壓,欲拒還迎似的
擠推蠕動從龜頭傳遍整根肉棒,讓他只感到連脊髓都要被陣陣冒湧而起的爽涼感
覺侵占。

  在潤滑精油的幫助下,仍未開始泌溢淫蜜的蜜穴仍然允許了肉棒的入侵,直
到甯燕的龜頭頂在一片薄韌的血膜前。

  「榮榮……你……你是,我的!」

  二話不說,甯燕的龜頭就狠狠捅穿了甯榮榮的處女膜。

  享受著窄嫩蜜穴因爲疼痛而自然産生的內勒抽搐,他一邊呼出舒爽的呻吟一
邊享受夢寐以求的師妹被自己完全占有的美好事實。

  說不定宗主也是知道會這樣才讓他跟師妹親近的呢。

  想到了這一點,他不禁忽視柳眉幾要皺成一團的甯榮榮,開始肆無忌憚地前
後抽插起來。

  「喔…………喔喔……」

  一邊吐氣,甯燕一邊扭動腰杆,讓肉棒在她溫熱緊湊的蜜穴裏面前後,胯間
撞在她的香臀上面時發出的啪啪聲也提升到六淺一深的節奏。

  本來想要好好享受,但是想到時間不怎麽足夠爽上整晚,他很快就作出了英
明的判斷,務求以簡短卻完美的形式爲兩人留下最舒暢,最美好的回憶。

  把甯榮榮的身子翻了半圈,兩手縷在她的腰側,甯燕再次把整個人跨到她的
背上,讓兩人彷佛交配的貓狗一樣作出激情而親熱的抽送。

  「榮榮……榮榮……榮榮……!」

  甯燕爽叫著。

  白裏透紅的肌膚隨著他的動作滲起香汗,甯榮榮的喉間擠出了嘶啞無力的嬌
媚聲音,默默承受著甯燕逐漸張狂起來的動作。

  粉嫩窄小的蜜穴正被粗壯的肉棒前後,擠出小股小股的淫蜜。

  潤滑精油讓肉棒能夠充份給予溫熱的刺激,甯榮榮的身體很快就不再感到任
何疼痛,很自然地就依從著占據身心的美好感覺作出了相應的反應。

  「榮榮…………好美,你好美啊……!」

  甯燕興奮地低吼。

  想象著自己正在跟小師妹共享旖旎情深的交媾,他只感到肉棒彷佛又要再漲
半圈似的怒硬,不斷往那濕滑緊緻的蜜穴進進出出。

  肆意撫摸著甯榮榮滾燙的嬌軀,甯燕整個人幾乎完全貼在她身上似的不斷讓
下半身抽搐,死命往前頂。

  「榮榮,榮榮…………喔喔,我要射了,榮榮……!」

  激情未有堅持多久,甯燕就這樣解放壓抑良久的射精沖動。

  隨著肉棒抽搐,一股股白濁的精漿就此射進甯榮榮剛剛才被愛郎以外的人無
情開墾,已經變得無比濕燙的緊緻蜜穴裏面。





  在一番舒爽過後,甯燕才喘息著掏出肉棒,呆然望著上面沾滿淫蜜以及處子
血的猙獰模樣。

  「我終于……終于得到榮榮了…………我可以跟她在一起了……!」

  然而,此刻他的腦中卻只有兩人共諧連理的幻想光景。

  他的腦海甚至已經響起甯榮榮對自己投以嬌柔情話的可愛嗓音。

  「是啊……宗主一定是爲了這樣才……」

  甯燕癡癡地凝望著甯榮榮。

  他壓根兒沒發現自己正以相當不自然的思維,梳理出沒有邏輯的答案。

  他只想完全得到這個魂牽夢系的小師妹。


    *******    *****    *******


  甯榮榮能夠安眠的日子變多了。

  在師兄連日探訪跟慰問下,她逐漸覺得心裏對奧斯卡的悲苦以及後悔也沒有
之前那般可怖的重壓,一天裏甚至還有那麽一陣子會感到心情舒暢,讓她苦修魂
力以及魂技的效率日益增長;不單如此,甯榮榮在壓力衰減後,雖然偶爾仍然會
感到身體某些地方傳來陣陣難言的疲憊感覺,但是食欲以及精神都相當不錯,甚
至有點長肉了呢。

  因爲愛郎離去而充斥苦惱的日子,似乎變得沒那麽難受了。





  「榮榮,榮榮!啊啊……榮榮的小穴好棒……」

  在甯燕的抽插下,甯榮榮的蜜穴被肉棒激烈地進出著。

  陷入酣睡卻仍然顯得舒適無比的容顔隱隱綻起了一縷微笑,意識完全陷落在
幽寂甯靜的美好感覺之中,她卻好像渾然未覺嬌貴的胴體正被深深信任的師兄肆
無忌憚地奸淫。

  小巧玲珑的胴體被粗蠻地屈折成擡臀扛腿的不堪模樣,僅以肩背承受兩人份
體重的甯榮榮嘴裏吐出舒爽的微弱嬌聲,任由甯燕以彷佛如軌的身姿跨騎在上方
讓肉棒樁捅進蜜穴深處。

  從陰唇蜜窄的肉裂間,潤滑精油以及冒起濁沫的精液隨著活塞動作不斷被強
擠出來,發出了猶如放屁般噗滋噗滋響個不停的淫靡聲音。

  「嗚喔…………榮榮,榮榮……師兄多麽愛你,你知道嗎……」

  甯燕癡狂地叫喊著。

  然而,意識完全陷入了沈睡的甯榮榮根本沒有響應的余力,唯一對他的言語
以及同步進行瘋狂抽送沖頂的肉棒作出響應的,只是她那不受意識影響,依從著
雌性本能作出蠕動跟擠捏,逐漸溫熱起來的蜜穴。

  被粗硬的肉棒不斷往更深入的部位搔挖,她那窄嫩的蜜穴似乎已經在連日的
奸淫中逐漸習慣這根淫邪的肉杆,作出充斥貪婪淫欲的纏夾。

  微妙地熱情起來似的緊縮感令甯燕渾身顫抖。

  「榮榮……你那麽愛我……那麽師兄也不能藏私了……」

  在那倒錯甘美的刺激間,甯燕召喚出自己的魂武。

  「七寶有名、力速魂防……!」

  黃環疊力增搗勢、紫環疊敏增感銳、紫環疊魂增時延、黑環疊防增持久。

  毫不猶豫地對自身施予七寶琉璃宗獨有的增幅魂技,甚至連跟自身有著感官
相連,半虛半實的寶塔都直接插入甯榮榮的菊門之中,他開始更加瘋狂粗暴的上
下挺動。

  「榮榮,榮榮,榮榮,榮榮……!!」

  閨房的大床被他的活塞動作擠出吱啞的悲鳴,連甯榮榮的腰杆都隱約發出了
咯擦咯擦的微弱響聲。

  但是甯燕已經無力理會。

  從寶塔各處傳來的緊密感覺好像把肉棒直插菊門中似地,甯燕吐出了舒爽無
比的吐息,讓冒起無數青筋,變得異樣粗長的赤黑肉柱以更加迅捷瘋狂的頻率抽
插著甯榮榮的蜜穴。

  淫蜜逐漸在抽插間擠濺飛出,甯燕的動作越發粗暴,甚至主動以雙手抓捏著
甯榮榮的一雙玉臂,將她依舊屈起的嬌軀架在胯間不斷用力前後挺腰。

  「榮榮……榮榮,榮榮…………嗚喔……!」

  忘我地叫喊著她的名字,甯燕瘋狂地用力將腰腹前後扳動,使肉棒每個幾乎
完全抽離蜜穴的抽送以更爲兇悍猛烈的形式直接沖頂在那泥濘窄道的最深處。

  同時,他以意志讓寶塔在前後抽動的同時左右螺轉,藉由魂武體現的感覺享
受著她那同樣緊緻窄嫩的菊門。

  在潤滑精油的幫助下,甯榮榮前後兩穴都被他擊出啪啪亂響。

  那份倒錯征服的快感讓甯燕很快就忍不下去。

  「唔……咕,咕喔喔喔喔……!」

  咬牙切齒地吐出野獸般的低吼,甯燕只感到肉棒猛然暴漲,龜頭前端的肉縫
同時往甯榮榮蜜穴最深最深的那個粉嫩空間噴吐出滾燙濃稠的大股精液,腦海完
全沈醉在那份徹底征服可愛師妹的快美感覺——





  「孽畜!!」

  ——以及,那名副其實撕心裂肺的錐刺暴痛。





  甯燕沒弄懂發生了甚麽事。

  渾身的魂力彷佛失控一樣霧散,跟他命脈相連的寶塔也在眼前崩然寸碎。

  「啊…………咳……?!」

  讓他更是難以理解的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搗刺貫穿他胸口,有著遠比自
己精巧莊嚴輪廓,猶如七層尖塔模樣的魂武,甯燕有著無限熟悉的印象。

  那是他修習魂技時已經熟知的魂武。

  那是他從拜入宗門之前就知道,大陸最強輔助魂師向往的目標。

  七寶琉璃塔。

  他師尊,甯風緻的魂武!

  「…………師……」

  墨染的紫發無風自揚,沈穩而優雅的神情被不帶情感的木然取代,雪色西服
獨有的華貴優雅感完全沒法遮擋他身上那充盈的怒意以及暴漲不停的魂力。

  一切一切,都在告訴著甯燕眼前破窗而入的俊秀中年,正是他的師尊本人。

  「……咯,咳……」

  甯燕不知道爲甚麽還有一周才會回到宗門的師尊會忽然出現。

  甯燕不知道爲甚麽讓他跟師妹親近,讓她忘記奧斯卡的師尊會忽下殺手。

  甯燕甚至吐不出半句疑問。

  「閉上,你的狗嘴!」

  響應他的,是甯風緻不帶感情,卻充斥著冰冷殺意的六個字。

  回應甯燕的,是他那跟輔助職魂師毫不相稱,

  「噗咳——!?」

  寶塔穿心。

  彷佛多年師徒之情只是夢幻泡影,毫無憐憫慈悲之意的絕殺一擊,前入後出
撕碎了甯燕的心脈要害,然後在回昂剎那貫穿了他的腦袋。


    *******    *****    *******


  甯風緻呆然地看向眼前的慘狀。

  親愛的女兒渾身赤裸,胸腰大腿甚至頸項都留有淤紅指痕,上一秒仍被其師
兄奸淫的蜜穴此刻還在抽搐間噴溢出濃稠的白濁,當中沒有半分血流;而在看到
甯榮榮仍然陷入美好酣睡,彷佛對自身遭遇的慘劇未曾感到任何異常,甚至沒有
半分苦痛似的模樣,更是令他不自覺地冒起冷汗。

  甯風緻根本不敢想象這到底是甯燕第幾次得逞。

  本來只打算讓甯燕嘗試開解女兒一兩次,他卻在回到宗門時從其它弟子口中
得知甯燕幾近每天都跟甯榮榮連夜長談,已是心感不妙,沒想到卻是撞上了如斯
不堪入目的淫邪之事。

  要不是因爲心有不安火速趕回,他的女兒豈有一絲完好?

  「…………冤孽……」

  沒來由地,甯風緻吐出了這個字眼。

  他想起女兒終日爲了奧斯卡以淚洗面的樣子。

  他想起了那個男人爲了真愛,堅毅獨步大陸只求變強的神情。

  他想起了甯榮榮離家出走那一天,自己到底說了甚麽。

  「冤孽啊……!!」

  甯風緻只手掩目。

  身上那份儒雅恬靜完全消失,平素仙逸飄然的言行也不再持續,他在女兒的
閨房裏死命咬牙,不讓那陣陣難以壓抑的抽泣發出聲音。

  哪怕有著絕世才智,哪怕身爲七寶琉璃宗宗主,哪怕有著一眼辨別諸般事物
優劣品質,現在的他卻是毫無辦法。

  現在的甯風緻不是大陸最強輔助魂師,而是無助的父親。

  「……榮榮…………我……我對不起你啊……!!」

  甯風緻吐出悲絕的恸哭。

  他要怎樣面對女兒?

  他要怎樣面對奧斯卡?

  他要怎樣面對史萊克七怪?

  他到底,該怎樣,如何,以甚麽去應對這個慘狀?

  甯風緻根本沒有答案。


====   ====    =====    ====   ====


              人 物 設 定


【甯燕】
名字梗:無

七寶琉璃宗的年輕一代,對甯榮榮傾心迷醉
發現甯榮榮回宗後,終日苦悶郁抑,更是夜夜難眠
依宗主命令哄誘,卻意外催眠了甯榮榮
心中邪念因此激發,偷奸甯榮榮
最後死于甯風緻手上,並……


【甯榮榮】

因爲心神不甯坐立難安,完全沒有平素的警覺
在意識過度渙散的狀態下誤被甯燕催眠
最後……

其它請細閱原作
外型參照動畫版設計及調整


====   ====    =====    ====   ====


  「這便是你師兄的墓?」

  「嗯……甯燕師兄,據說便是死在此處。」

  靠在奧斯卡懷裏,甯榮榮的眼神蒙上一陣難以抹滅的憂郁。

  跟武魂殿種種恩怨情仇了結之後,她跟奧斯卡並未馬上繼接神賜的傳承,而
是手牽手漫遊鬥羅大陸,重溫相識以來的種種。

  今天,甯榮榮帶著她最愛的人來到了曾經的家鄉。

  「爸爸說,燕師兄在宗門被襲擊時,奮戰到最後才被那群人圍殺而死……在
死前還一直…………」

  「……是嗎。」

  奧斯卡摟住了抽泣起來的甯榮榮。

  他的腦海甚至能夠想象到,那位未曾見面過的燕師兄是如何浴血奮鬥。

  能夠讓他最愛的女孩留下那麽深刻的印象,想必是個很好的人吧。

  「榮榮,你還有我。」

  「謝謝你……小奧……」

  「盡情哭吧!哭出來之後,你會舒服很多的。」

  甯榮榮伏到他的懷裏,本來仍在強忍的抽拉在這句話之後,就變成了響亮的
嗚咽哭喊。

  看到師兄殘墓的剎那已然冒起,強烈的不舍感以及悲恸,令她再也沒法忍耐
下去,哭成了一個淚人兒。

  右手無意識地護于腹底,她只是摟著愛郎痛哭……



            【GAME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