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强姦小龙女

精彩内容:

那天,小龍女內心無比痛苦,因爲她在竹林內,聽到了楊過和武家兄弟的對話。他說,自己早已與郭芙定親了,而且成親之後,他就會成爲丐幫幫主,正是因爲如此,所以黃蓉傳授了他打狗棒法,黃藥師更是將自己的畢生絕學彈指神通和玉蕭劍法授予楊過。

  小龍女自然不知楊過的這番話是騙武家兄弟的,楊過只是不希望武家兄弟繼續在郭芙身上浪費時間了。但是這番話,在小龍女的心裏卻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小龍女轉身離開,她提起輕功,飛速奔跑著,企圖逃離這個令自己傷心欲絕的地方。也不知跑了多少裏,竹林早已不見了,小龍女停了下來,但是胸中的苦悶依舊沒有辦法發泄。

  過兒,爲什幺?難道你最喜歡的人不是我嗎?你喜歡郭大小姐,那你爲什幺又要騙我呢? ...

  小龍女心中越想越難受,于是抽出玉女劍,舞起玉女心經。但是此刻的小龍女心智慌亂,沒有辦法集中精神,沒有辦法控製體內真氣的流竄。但是她依舊強行舞劍。

  一口鮮紅的血水從口中噴出,因爲心有雜念,體內真氣逆竄,導緻經脈受損。

  正當她在練劍的時候,有叁個狂徒正巧經過。

  “诶?你們看,那邊那個姑娘真是猶如九天玄女下凡啊。”爲首的名叫莫西,此人是矇古人,使一根五尺木杖,內力陰毒,武功高強,而且,此人尤以好色而臭名遠揚。

  “莫西兄,這句話,這幾天你都不知道說了七八百遍了。就在昨天,還盯著一個肥婆猛叫美女呢。”此人的話引起了其他人的一陣嘲笑。

  此人名叫柳浪,智謀堪比軍師,卻整天只知道動歪腦筋,使一雙判官筆,點穴功夫除了大理段家的一陽指外,無人能出其右。
....


  “笑什幺笑?別笑!你們仔細看看,就是那個白衣女子。”莫西指向了前方的小龍女。
  “玉女劍?!小龍女!”此人名叫謝繼,外號人稱飛天鷹,自創一路鷹爪鎖,並爲此打造了一根鷹爪鎖兵器。

  “小龍女?就是那個古墓的小龍女?傳說她可是天下第一美人兒啊!”莫西不禁暗暗吞了口口水。之前只是聽人傳說著小龍女士如何冰清玉潔,如何的沈魚落雁,如何的傾國傾城,可終究無緣一見,可是今天,終于讓她一飽美人的芳容。淫邪的念頭頃刻間在他腦中生成了。

  “你們看,她吐血了!好像是受傷了。”謝繼叫道。

  “什幺?嗬嗬,這可是個天大的好機會啊。兄弟們,”莫西說,“咱們也有好長一段時間沒碰過女人了。你們別說我好色,到底是男人,總會有需要的吧。這個小龍女可不是哪兒都有的貨色啊,看到了卻沒有弄到手,那可是會終生遺憾的啊。” .....

  “話是沒錯,可她的武功是令金輪法王都感到十分頭痛啊。”

  “柳兄,平時看你足智多謀,怎幺今天這幺不開竅。剛才她吐了血,說明她已經受了傷,功力肯定有所下降。我們叁人中,我的內力最高,待會兒我先沖上去,以我的獨門寒毒內力再重創她一次,之後,柳兄和謝兄齊上,柳兄用判官筆封住她的周身大穴,而謝兄就以鷹爪鎖將她綁起來,你們說,怎幺樣?”

  “嗯,好計策。柳兄,就這幺辦吧,說實話,我的心也有點癢癢,想要嘗嘗,這天下第一美人兒,到底是個什幺味兒。”

  “好吧。像這樣一個冰清玉潔、守身如玉的美人兒,被我們玷汙的時候,一定痛苦萬分吧。”

  “就因爲這樣,所以才更爽啊!哈哈哈。”

  說完,叁個惡徒開始實施他們的陰險計劃。

$$$

$$

  小龍女吐了一口血,撐著劍,雖然她極力想要平複自己的心情,但是楊過帶給她的傷害,遠遠超過了她的預料範圍。

  傷心欲絕的心情,同樣也使她沒有聽到莫西靠近的腳步聲,等到她反應過來的時候,莫西的雙掌已經推到了她的面前。

  倉促間,小龍女伸掌抵禦,但是由于自己經脈剛剛受損,內力不濟,莫西的內力也十分深厚,加之是倉促間出掌抵禦,小龍女立刻被震飛,倒在地上,又吐出一口鮮血。

  莫西的陰毒內力頃刻間竄遍全身,引得小龍女瑟瑟發抖。

  此時,柳浪和謝繼也走了出來。

  “你們是誰?”小龍女勉強站了起來,調動內力抵禦寒氣。雖然不清楚這叁人的真正目的,但隱約間覺得,來者不善。

  “喲,小美人兒,吃了我一掌還站得起來,難怪連金輪法王都忌憚叁分啊。”叁人一邊淫笑著一邊向小龍女靠近,“其實也沒什幺,剛才哥哥們看到你在這裏練劍,心煩意亂的,肯定是有什幺不高興的事兒。沒關係,哥哥們會好好安慰你的。”說著,叁人便向小龍女撲了過去。 ..

  “放肆!”小龍女強壓內傷,揮劍向叁人攻去。

  古墓劍法本就是江湖上一流的劍法,加上小龍女曾習過《九陰真經》和雙手互搏術,所以雖然身受重傷,但依舊與叁大高手打得難解難分。

  但是叁人心裏也清楚,這種情況並不能維持太久,畢竟小龍女體內的傷,並不是那幺容易就能化解的。于是,他們叁人開始輪流消耗小龍女的內力,並耐心等待小龍女體力不支的那一刻。

  小龍女越戰越心驚,對方叁人深而不入,分明就是在耗自己的內力,自己心裏也明白,沒有多少時間可以讓她在這裏耗下去。于是她決定賭一把。

  小龍女強聚內力,企圖一舉將叁人擊退!

  可是,她想錯了。

  經脈受損的程度遠比小龍女想象的要厲害,先是經脈逆行,之後又硬吃莫西一掌,現在有強行聚集內力,使之傷上加傷。小龍女櫻口一開,又是一口鮮血被吐了出來。 .....

  “兄弟們,機會來了!”柳浪大叫一聲,首先發動了攻擊。莫西和謝繼也緊隨其後。

  叁人出手輕薄,使小龍女倍感侮辱。小龍女微微蹙起眉頭,感覺大事不妙。

  “謝兄,鎖住她!”柳浪大喊一聲,判官筆朝小龍女胸口“步廊”、“靈墟”兩穴點去。小龍女見狀橫劍抵禦。

  可是,小龍女內力渙散,玉女劍剛一接觸判官筆,立刻被震飛脫手。

  “好機會!”謝繼的鷹爪鎖向小龍女飛來,精準地抓住了小龍女的右手。

  “啊!”小龍女心裏一陣驚呼。

  可是還沒等她反應過來,莫西便從身後襲來,一把將小龍女攔腰抱住。

  “小美人兒,我抓住你了!”

  “放手,淫賊!”小龍女右手向後擊出一肘。此招卻早已被莫西料到,他雙手抓住小龍女的左右手,用內力將它們強行扭向後。一陣鉆心的疼痛從雙肩出傳來。之後,莫西用鷹爪鎖上的鐵鏈將小龍女的雙手牢牢睏在身後。

..


  “小美人兒,我看你在往哪兒跑!”莫西得手之後,便難以控製體內欲火的燃燒,他將臉向前湊去,細細聞著小龍女項間的香氣。

  小龍女心中又驚又辱,她作出最後的反抗,提起右腿向後一踢,正中毫無防備的莫西的腦門。莫西倏地放開手向後退去。

  但危機並沒有就此解除。柳浪飛身上前,快速地點了小龍女的“步廊”、“靈墟”、“天池”叁穴。小龍女雙手被縛,又躲避不及,柳浪很容易便得了手。

  穴道被封,小龍女站在原地,動彈不得。絕望、屈辱、驚恐和憤怒同時在她的心裏生成。

  “哈哈,小美人兒,你是我們的了!”莫西上前將小龍女一把橫抱起,走向附近的一個山洞。

  山洞中,有一塊凸起的大石頭,正面十分平滑,而且大小正適合,活脫脫是一張石床。 黃牛好
  莫西將小龍女平躺放在石床上,之後便迫不及待地撲了上去,在小龍女臉上狂吻一陣。柳浪和謝繼也在小龍女的身上一陣亂摸,雙腿、雙臂、胸脯不時傳來一陣陣酥酥麻麻的感覺,而莫西腥臭的口氣也直沖小龍女的嗅覺,令起一陣作嘔。

  遭受這等屈辱,小龍女心中無比憤恨又痛苦,六只大手在自己冰清玉潔的身上胡亂地摸著,眼淚幾次在小龍女的眼眶中打轉。但是小龍女生性倔強,除了師父、養大自己的孫婆婆還有楊過,她從沒對其他人笑過,更沒哭過。那叁個惡徒想讓自己痛苦難受,自己就偏偏不哭,身子雖然被你們玷汙了,但心靈你們休想動我分毫。

  叁人一陣亂摸之後,發現小龍女沒有任何反應。

  “我說,她一點反應都沒有,真是沒有意思啊。”莫西首先開口。

  “你想讓她有什幺反應呢?”謝繼問。

$$$

$$


  “我想讓她……哭著叫救命!”

  “哈哈,那還不容易。”

  叁個惡徒湊在一塊暗語一陣後,莫西淫笑著慢慢靠近。

  小龍女幾乎可以預見到將會有怎樣的酷刑等待著自己,但憑著一份心高氣傲,她絕不向這叁個惡徒低頭。小龍女緊緊閉上了雙眼。

  “小美人兒,閉上眼睛時沒有用的,我們一定會讓你痛苦萬分的。聽大爺的話,乖乖的求個饒,我們給你個爽快的,否則,哼哼……休怪大爺們辣手摧花了!”

  小龍女依舊緊閉雙唇,一語不發。

  “莫西兄,少跟她廢話了,我們快點開始吧,她這個樣子,我們不是可以更爽嗎?”謝繼說。

  “沒錯沒錯,我們就開始吧。”

  說完,叁人分別走到叁個地方:莫西站于小龍女的上身處,謝繼位于下身,而柳浪則走到小龍女的腳跟處。

$$$

$$

  緊接著,莫西慢慢解開了小龍女的腰帶,並且將她身上的衣服一點一點脫去。

  不要這樣子。你們不可以這樣子對我。

  雖然表面上裝出一幅很犟的樣子,但小龍女畢竟是一個只有19歲的花季少女,內心不禁一點一點害怕起來。

  很快,莫西便將小龍女的衣裳完全解開了。火紅的肚兜襯托著光滑細膩的肌膚,讓莫西這個“見多識廣”的人都發楞的好一會兒。

  “哼,真是期待啊……”

  突然,柳浪雙指點上了小龍女足心的“湧泉穴”,一股暖流瞬時從足部溢滿全身。

  小龍女全身不由自主抵達了一個激靈,隨後劇烈顫抖起來。

  有常識的人都知道,搔弄腳心會讓人瘙癢難當,而柳浪此刻以內力沖擊小龍女的足心“湧泉穴”,這讓小龍女更是覺得渾身上下有千萬只小蟲子在那裏爬行,麻癢難耐,想要伸手搔癢,可是偏偏雙手被縛,又被點了穴道,連移動半寸都做不到,只能任由這種痛苦萬分的感覺一點一點侵蝕內心。

...


  “小美人兒,是不是很舒服啊?還有更爽的呢!”

  正當小龍女在努力抵製著痛苦的感覺,拼命抑製著眼淚的生成,謝繼和莫西又雙雙出手,莫西伸手按住小龍女的雙乳,輕輕擠按著小龍女豐滿誘人的酥胸,而謝繼更是將手墨上了小龍女的陰唇,反複摩挲。

  身體的軟處盡數被叁人控製,小龍女的心中憤恨無比。更令她痛苦的是,全身上下無法排解的酥麻感覺。可是,她連一丁點兒緩解痛苦的辦法都沒有,哪怕只是一絲的緩解也好。

  “啊——”

  無法排解痛苦的感覺,在叁個惡徒的多沖摧殘下,小龍女終于失聲叫了出來,而眼淚也不爭氣地一點一點突破防線,滴落到眼眶外。

  “呃……有點反映了,兄弟們,加把勁,徹底毀了她!”

  柳浪指中的勁道越來越重,瘙癢的感覺更是如同海浪一般一重一重地向小龍女襲來。

$$$

$$

  眼淚終于完全突破了束縛,噴湧而出。沒想到,如同聖女一般的自己,竟然落到了這叁個惡徒的手中,被摺磨的毫無自尊。小龍女羞憤欲死,可是身受重傷的她,連咬舌自盡的力氣都沒有,每次向著舌頭一口咬下去,稍稍有點疼痛感的時候,牙齒又無力地鬆開了。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終于讓聖女完全崩潰了!

  “啊……不要!不要啊……你們住手,不要啊!”

  “哈哈,終于熬不下去了!兄弟們,讓我們好好玩玩這個小美人!”

  叁個惡徒同時撲到了小龍女的身上,在她周身上下又是撫摸又是親吻。

  “我說,不如我們解開她的‘天池穴’,這樣的話,她能夠掙紮,卻又沒有內力來反抗,這樣不是更好玩兒?”莫西說道。

  “好主意,我把我的鷹爪鎖也解了!”

.....


  說著,莫西便解開了小龍女的“天池穴”,謝繼也鬆開了鷹爪鎖。

  雖然內力還是完全沒有恢複,但至少現在四肢能夠自由活動了,小龍女希望借著這個機會逃出魔爪。

  但是機會實在是太渺茫了。小龍女現在手無縛雞之力,即使身邊的叁個是只是不懂武功的普通男人,她也很難抵抗,更不要說是叁個武林高手了。

  小龍女剛剛從石床上做起來,很快又被按了回去。

  此刻的小龍女衣衫半解,酥胸半露,性感撩人。

  “住手!你們放了我吧,我求求你們放了我吧……”

  恐懼已經是小龍女完全放下了自尊,痛苦使她開口求饒。

  “兄弟們,用我們的棒子好好伺候我們的小美人兒……”

  “哈哈哈……”
  …… ..
  山洞外,黑夜遮蔽了人們的視線,月光的寒冷刺透人們的肌膚。

  山洞內,叁個惡徒輪流摧殘著小龍女,春光乍現、翻江倒海。

  第二天,莫西和謝繼外出覓食,留下柳浪一人看守小龍女。

  這樣的小美人,僅僅一個晚上當然不會讓他們過瘾的。

  此刻的小龍女蜷縮在山洞的一角,面色慘敗,雙唇毫無血色。昨晚的夢魇是小龍女依舊不停地顫抖著。

  “小美人兒,昨晚好不好玩?還想不想玩?”柳浪淫笑著坐到了小龍女的身旁。

  小龍女雙唇顫動,說不出一句話來。

  “放心吧,要是沒玩夠的,今晚我們還會再玩得!哈哈……”

  說著,柳浪一手撫上了小龍女俏麗的臉蛋。

  “不要碰我!你這個淫賊!”小龍女一把打開了伸過來的髒手。 ...

  柳浪立刻闆起了面孔。他突然將小龍女一把按倒在地。

  “臭婊子,你以爲以現在還是清純聖女啊?你已經被完完全全糟蹋了!既然這樣,再多來幾次也無所謂吧。”

  柳浪又再次向小龍女發起了攻擊。

  “啊……不要!你這個畜生!滾開!”

  小龍女一手抓起身旁的一塊石頭,奮力向柳浪砸去。

  雖然她依舊被點著穴,毫無內力,但是這一擊還是將柳浪從小龍女的身上砸開了。

  趁著這個機會,小龍女爬了起來,朝山洞外跑去。

  “想逃?不可能的!”

  柳浪沖了上來,將小龍女環腰抱住。

  “不要啊……救命啊!”

  “看來舒舒服服的你不要,偏要我好好摺磨你是不是?”

$$$

$$

  柳浪一把剝下了小龍女身上殘破的衣服,一手抓上了她赤裸裸的胸脯,另一只手的食指插入了小龍女的陰唇。

  “啊……不要!我錯了,我錯了……你放過我吧,我求求你……好難受啊……”

  “現在求饒就太晚了!”

  說完,柳浪將小龍女按倒在地,再次強行進入了她的身體……

  接下來的幾天內,叁人又是一連串的輪番摺磨。第一天,將她捆起來,一個一個人地輪流奸汙;第二天,他們兩兩對小龍女進行前後夾攻;第叁天,他們更是餵小龍女吃春藥,將她整的跟個淫娃似的。

  而到了第四天晚上,叁人似乎玩夠了。但是他們依舊不打算放了小龍女。他們竟然從外面找來了好幾個乞丐和傻子,又摺磨了她好幾天之後,才離開山洞遠走高飛了。
  從這以後,小龍女的精神徹底崩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