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女修穆修颖的杀人夺宝

精彩内容:

-------------------------------------
空中兩道遁光一前一後在海面上呼嘯掠過,只見兩道遁光越來越近,可知後
面那道遁光中的人修爲遠比前方深厚許多,前方遁光中看其面貌原來是名清秀少
年此時滿頭大汗滿臉蒼白,這是靈力透支過度的情況,少年也明白自己的情況再
也支撐不了多久了。

少年咬牙切齒的握著手中之物,一連被追殺了七天,手中的法寶還不停的吸
取身上的靈力,自己已經接近油盡燈枯的狀態,後面的人影擺脫又擺脫不掉,想
放棄手中的寶物又死死黏在自己的手心上,悶頭將身上最後的恢複藥丸一鼓腦全
吞進腹中

「放棄吧,你逃不掉的,乖乖將寶物和儲物戒子交出來,我可以答應你留你
個全屍」冷漠至極的女修聲音傳至耳朵,看了看四周選定了一個樹林較爲茂盛的
小島飛去,遁光一前一後落在小島上

少年落地後轉過身體看向追了他數日的女修,此刻他才真正意義上看到這個
女修的全貌,女修頭髮梳成了結鬟形狀,容貌俏麗無比,穿著一件紅色勁裝,合
體的衣裙將苗條無比的身材勾勒的曼妙無比,將女性身體之美髮揮的無比淋漓盡
致,白皙深邃的乳溝,細緻白嫩的大腿和粉臂,讓少年爲之一愣差點迷失自己。

「終于認命了嗎?讓本小姐追了那幺久,不把你抽筋扒皮難消我心頭憤怒」
殘忍的話語從俏麗女修口中吐出有著說不出的怪異,讓原本被女修外表吸引的少
年冷不禁的打了個寒顫。

「有什幺手段放馬過來吧,就算你能殺掉我我蕭易也不會讓你好過的」蕭易
毫無底氣的說著

「呵呵,你區區築基初期修爲拿什幺跟我已經金丹期的拼命,哼,反正殺了
你也能拿到我要的東西,你叫蕭易嗎?記住下了黃泉殺你的人叫穆秀穎」

穆秀穎已經不想再跟蕭易廢話了,早點殺掉早點了事,追了七天七夜早讓她
一肚子怒火,于是說完就祭出她腳下的飛劍琉璃紫金劍,捲起了漫天的紫金琉璃
色彩,這些紫金琉璃色彩鋪天蓋地的向蕭易席捲而來。

蕭易見狀大驚失色沒想到此女下手如此乾脆果斷,一言不合殺招便祭出,眼
看即將臨體的琉璃劍光,連忙祭出身上僅存的一件防禦盾牌和手上的法寶,只可
惜只支撐了兩個呼吸,盾牌便破裂碎去,余下的劍光在沒有盾牌阻擋之後,紛紛
呼嘯的往蕭易掠去,而將所有希望都寄託在手中的法寶的蕭易,卻發現它只是發
光閃了一下便在無動靜。

感受著刺在皮膚上淩厲的劍氣,蕭易頓時心灰意冷閉目等死,就在蕭易準備
承受那聲勢浩大的劍氣貫穿時,卻發現劍氣僅僅只將自己的衣服絞碎,連皮膚都
沒傷到一絲,錯愕的睜開雙眼。
只見原本氣勢淩人的穆秀穎,一邊脫去身上爲數不多的衣服說道「你以爲我
會那幺簡單就讓你死去嗎?」


「害我追了你那幺久,不用世界上最殘忍的方式把你殺掉我怎幺可能甘心」
一邊滿是冷意的說著是要殺他的宣言,卻一邊脫去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自己那
從未暴露在人眼前的肉體。

在蕭易滿臉疑惑下,穆秀穎終于將身上衣服脫光,邁著性感的貓步,搖晃著
胸前豐碩的乳房,一步一步的走向同樣光著身體的蕭易。

穆秀穎勁裝脫去後,那隱藏在衣服下的玲珑曲線身體完全暴露,潔白如玉的
肌膚。胸前兩個堅挺鼓囊囊的雪白小丘上兩朵櫻紅的蓓蕾在頂端點綴著,有如雪
峯上的兩朵梅花般耀眼。其下則是一抹濃密而整齊黑森林,配上那修長曲線完美
的長腿,讓蕭易看得目不轉睛,下身的分身也不受控制的堅挺起來。

蕭易手握著法寶顫抖著身軀緊緊靠在背後的樹幹上,看著近在咫尺隨手可滅
殺自己的穆秀穎,雖然眼前風景不錯,但在小命不寶的情況下蕭易也沒有心思去
欣賞,只覺得本來遠遠看便已經感覺很碩大的雙峯,近距離一看感覺更大了幾分
,但一看那充滿殺意的漂亮臉龐,心中得火熱頓時消失大半,連帶下身的分身也
一同軟下,蕭易顫抖著問「你...你想幹嘛?」

「我想幹嘛!」冷冷一笑
「我要你死!!」說著一手抓著蕭易的頭,將臉湊上一口吻住蕭易的嘴巴,
用力的吸允著蕭易嘴中的唾液,好像這樣能將蕭易的生命給吸取過來一般,另一
手更是握上蕭易那軟掉的陽具,輕輕的來回套弄著。

蕭易頓時腦袋一蒙,這是怎幺回事,感受著貼在胸膛上的兩團柔軟之物,和
嘴巴中那條溼潤滑柔的舌頭,不是說要殺我,怎幺感覺好像是在向我求歡一樣。
有便宜不佔是白癡,反正逃也逃不掉,死前能享受一下這個他有生以來見過最漂
亮的女修也不錯。

蕭易想通後,也不管穆秀穎的動作了,將手上的法寶隨意扔在地上空出來的
雙手便往穆秀穎身上抓去。

感覺道蕭易的動作穆秀穎眉頭一皺,將頭後退離開蕭易的嘴巴說道「還想反
抗?任你在怎幺反抗還是難逃一死的」

蕭易頓時也來了硬氣「來阿,怕你不成」

「呵呵,小小蝼蟻也膽敢憾動大樹,不自量力」穆秀穎眼中滿滿的藐視,認
爲弱小的蕭易因該早早束手就服,在她看來只有使出一丁點力量就能輕易碾死的
蝼蟻,根本不值得她使出全力,只要她稍稍動動手就可以完敗對方。

穆秀穎想念及此決定在加一點點勁,無視蕭易雙手揉捏著自己胸前飽滿乳房
,蹲下身來將眼前被她搓揉的硬挺得火熱含入嘴中。

「嘶~」蕭易受穆秀穎這一下,全身舒服的毛細孔都打開來,讓他忍不住叫
了出來。

然而在穆秀穎看來這是蕭易認輸敗亡的前奏,當下更加賣力吞吐起嘴巴中的
硬物,更不時的用她那丁香小舌,舔著肉棒頂端的紅色龜頭,因爲每當她舔在這
個部位時,蕭易口中發出的聲音就更加頻繁,在她看來這裏是蕭易的弱點所在,
要頻繁的攻擊此點。

舌頭不停的在肉棒頂端的龜頭上打轉,更不時的用舌尖鑽進最前端的馬眼所
在,還時不時用牙齒輕咬,嘴脣輕吻著棒身,就連子孫袋也沒忘掉。

在穆秀穎的強烈攻擊下,蕭易終于忍受不住雙手緊緊抱著木秀穎的頭往自己
的胯下頂去,讓自己那五吋長的肉棒深深的插進木秀穎的喉嚨中。

「啊~」蕭易不由自主的低吼一聲,濃厚腥臭的精液大量的在木秀穎的口中
射出,穆秀穎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當蕭易的陰毛插進她的鼻孔時,大量的精液
從馬眼中噴出打在她的嗓子眼上。

好一會,穆秀穎才掙脫蕭易的雙手,吐出那根碩長的肉棒。

「咳~咳~」穆秀穎趴在地上難過的咳嗽著,嘴角還挂著長長的乳白色的精
液,咳了好一會纔回神過來的穆秀穎,發覺嘴角的異樣,伸出舌頭將那殘留的精
液舔了進去,看的蕭易一陣噁心卻又感到興奮

無論待會她會怎樣殺掉自己,但是能讓這樣一個天之嬌女吃掉自己的精液,
蕭易忽然感覺似乎被她殺死也沒那幺可怕了

「想不到你還有這一招,不過就算如此,也難以擺脫你死亡的下場,拿命來
吧」穆秀穎一本正經的說著,胸前的雙乳一陣劇烈晃動,便運起雙掌打向蕭易。

看著即將及體的雙掌,蕭易不由閉眼想道終于要死了嗎,蕭易還來不及多想
雙掌已經擊打在蕭易身上,蕭易被掌力推的不由自主的跌躺在地上,還來不及感
受身上被打的地方傷勢如何,便發覺適才已經射過一次依然堅挺的肉棒,刺入了
一處緊窄柔軟溼嫩的軟肉之中,並且前端好像穿破什幺似的,讓自己的的龜頭一
陣發痛,緊接著跨間一個柔軟的重物緊緊壓在上面,讓蕭易忍不住睜眼一看,頓
時愣住。

「哼...想不到...恩...你...阿...居然能逼我、哼...恩...使出這一招,
死...在我這招之下的你還...、唔...是第一個,你...阿、有幸得見、唔...此
招,還真是、恩...叁生修來的福份,不過、哼...你也就到此...、阿...唔...
爲止了...恩」穆秀穎一邊說著不著邊的話,一邊上下起伏著身體,努力的用兩
腿之間的肉穴吞吐著蕭易那根粗長的肉棒。

看著肉棒上的血絲和聽著穆秀穎與動作完全相反的內容,蕭易哪還不明白穆
秀穎肯定中了什幺法術,自己肯定沒有這個能力,難道是這座小島上還有著第叁
人,是他幫我的?爲什幺幫我?

被肉棒傳來的快感生生打斷了蕭易的思考,看著坐在自己身上不斷起伏的身
影,和那因爲劇烈運動不斷晃動的美乳,蕭易決定好好享受這次意外的豔福了,
無論是否有第叁者在,總之暫時對自己沒有惡意,更不用提還讓在身上起伏的大
美女給自己搞,要是對自己有惡意,他能讓穆秀穎不知不覺得中招,大可連自己
一起收時掉,想通後蕭易不在費腦筋去思考了,伸手抓向在眼前不斷搖晃的乳房
,大力的揉捏起來,身體更是挺起身來將嘴湊上其中一顆已經堅挺的蓓蕾吸允起
來。

「噢...該死...的...你還能反抗...別以爲這樣...、就能讓我認輸」
穆秀穎將手搭在蕭易的肩膀上,讓自己的身體起伏更加省力,小穴吞吐肉棒的速
度更快了一分,啪啪啪...、啪啪...肉與肉的拍打聲,在兩人的耳邊響個不停


「我不會輸的...、阿...噢...、我...乃...天蒼宮...的精英弟子...我有
遠超同齡人的修爲和潛力,...連掌門...都誇我...的天份...我怎幺可以輸給你
...這個名不經傳的散修身上...唔...不...」穆秀穎發狂似的甩頭,本已梳理整
齊的結鬟,讓她給甩的全都披散開來。


蕭易已經懶的去管她所說得話了,現在怎幺讓自己更快樂更舒爽纔是重點,
將頭埋在穆秀穎胸前的乳肉之間,嘴巴更是緊緊含著乳頭不放,雙手託在穆秀穎
的翹臀上,讓上下起伏用肉穴吞吐肉棒的的速度硬是加快了幾分。

「噢...不...慢點...我受不了了...,你放手...不要...我不要輸...阿...
喔...唔...你混蛋阿...不要咬我乳頭...阿...」穆秀穎潮紅的秀臉,滿臉驚恐既
憤怒最後又不得以哀求著蕭易

「不...不行...阿...阿阿...要死了...我要死了...阿...」穆秀穎雙眼逐漸
翻白,嘴角不受控制的留著口水

「吼~」蕭易一陣怒吼,腰間用力一挺,讓肉棒伸伸的刺入,隨後將大量精
液噴灑而出,灌注在穆秀穎的子宮內。

「噢...不...好燙...好熱...要死了...燙死我了...死了...」穆秀穎在一陣
比之前更加高昂的叫聲後便昏死過去

「呼~」看著身上昏死過去美嬌娘,蕭易內心一陣複雜,緩緩抽出沾著血和
精液淫水的混合液體,一汩汩濃精緩緩從穆秀穎紅腫的小穴中流出

蕭易站起身子,從戒子中取出備用衣服穿上,環顧四周出聲說道「不知哪位
前輩在此幫助在下,請現身受晚備一拜」

蕭易連說叁次見無人應答,看著躺在地上的嬌柔美體,百感交雜,殺了她,
辣手摧花實在有點下不下手,不殺,等她清醒過來,自己肯定逃不過對方的追殺
,正當他無計可施時,一陣怒罵讓他驚醒

「你個白癡,你是不會施法控制她嗎?」

「是誰?!是前輩嗎?還請現身一見!!」

「你這個笨蛋,我在你腳下!」

「腳下?!」蕭易低頭一看,地上只有穆秀穎這個蠻橫女修哪來的其他人

「你這個愚蠢的大白癡,我就是你拿在手上,灌輸了七天七夜的靈力的紫色
晶蓮」

「是你!!你會說話!!」

「先不要管那幺多,快點把我放在她的頭上,你也不想她在追殺你吧,是的
話就快點照做」

蕭易被它的口氣嚇到連忙照辦,將那朵晶蓮放在穆秀穎那光華的額頭上

「我現在傳你一式法訣,你專心接收,我只能傳授一次,接下來要靠你自己
了,在來我就要沉睡了」

「前輩...」

「不用多說了,你那丁點法力大半都讓我啓動晶蓮發動幻境去影響她了,現
在還得傳你法訣,傳完後我就會再次失去意識,把事情搞定後在想辦法喚醒我吧


蕭易還打算問些事情,卻發現腦海內突然多出一些訊息,連忙收攝心神專心
吸收消化起來。

好一會,蕭易睜開雙眼,看著依然沉睡中的穆秀穎,運起身上不多的靈力,
運指在空中書寫了一道微微發散著淡紫色光芒的白色古篆,然後一指點在穆秀穎
頭上的紫色晶蓮上,空中的古篆字隨即縮小鑽進蕭易手指所點的晶蓮上後,蕭易
這才收回穆秀穎頭上的紫色晶蓮。

只見穆秀穎額頭中心處微微散發著淡紫色光芒,不一會消失無影無蹤,彷佛
從未出現過一般,蕭易見狀才放下心來,拿出備用衣服蓋在穆秀穎身上後,才坐
到不遠處收攝心神打坐回複起功力來,並等待穆秀穎的清醒



叁天後,一道遁光極速的從這個小島上飛出,遁光內赫然便是穆秀穎和蕭易
兩人,只見穆秀穎控制著飛劍而蕭易站在其身後,而蕭易一雙大手不安份的在前
者的衣內來回摸索。

原來蕭易在叁天前恢複功力後,反覆的輸入全身功力後,再次將晶蓮中的靈
體喚醒,從她的口中明白,原來此寶叫做紫欲晶蓮,作用有叁,一是施放出幻境
將人導入其中,控制其肉身做出與內心所想做的事相反,而那天正是發動此能力
,讓穆秀穎與蕭易交合,而自始自終在穆秀穎的腦中所想的,卻是施放各種大招
和蕭易打的不亦樂乎,此招可謂之強悍,可惜,憑蕭易目前的功力修爲上不足以
發動,上次能成功主要還是晶蓮內的靈體,強行發動才成功。

而晶蓮中的靈體,本來蕭易以爲它是法寶之靈,後來聽它所說才明白,它是
一個被上一代主人關進去準備做頂爐的元嬰期女修叫做甯靜,而它早已被其原主
人馴化,雖然原主人早已死去,但是只要持有晶蓮同樣可以使喚它,故此它纔會
出手幫忙,更因爲它的幫忙,由于境界高出穆秀穎太多的關係,這才僅憑微弱的
靈力一舉成功。

而晶蓮功能之二,便是種下奴印,通過晶蓮種下奴印並抽取一絲魂魄存于晶
蓮之中,然而並不是直接效忠蕭易,而是透過晶蓮服從它,換句話說,一但晶蓮
易主,那穆秀穎將效忠下一個持有者,對此蕭易有點不滿,畢竟到手的美女,要
是因爲這樣落入別人手中肆意玩弄,心裏實在有種戴綠帽的感覺,但對此蕭易又
沒有其他辦法,只好謹慎小心使用別讓人奪走了。

最後一樣功能,便是將種下奴印的女修收入晶蓮內,便和正囚在晶蓮中的甯
靜一樣,可惜要使用這樣功能至少修爲得達金丹初期,對此蕭易也略感遺憾,因
爲通過和甯靜的對話,從她口中得知,她本是一門派小公主,貌美驚天大陸上無
數年輕才俊均拜倒在她石柳裙下,就連穆秀穎的姿色都遠遜于她,而她也因此才
會被原主人收進晶蓮之中,而她的門派更是因此被其晶蓮原主人滅掉,對此蕭易
不免唏噓不已,這是要多幺漂亮的人,纔會讓人如此不擇手段滅人滿門只爲將之
擄走。

而本來聽到此還想安慰幾句的蕭易,聽到甯靜後面的話頓時打住,只聽她說
「主人,真是太厲害了,竟然叁兩下便把我門派中的最厲害的父親打成碎肉,一
掌之下更是將整個門派掃爲平地,真是太佩服了」從她的話語中,蕭易可以想象
他說這話時眼中肯定冒著星星閃閃發光,這已經沒救了,一方面對這晶蓮的能力
大爲讚歎強大,一方面又覺得這樣簡單的滅絕一個人的本心太過殘忍,至少聽著
甯靜那樣對一個殺父仇人這樣崇拜的話語,蕭易不由的生出對她的憐憫和同情,
將來要是有能力了就將她放出與他雙修一番,多幹她幾次,反正這女人已經無可救藥了

而且她將那紫欲晶蓮的配套功法全都給了蕭易,期中最重要的便是那雙修功
法,這一紫欲晶蓮擺明就是在收集鼎爐用的法寶,而它的雙修配套功法更是逆天
,于是蕭易打算尋找一個安穩的地方,好好修煉一番,于是便發生了眼前的事。

「主人,你真的要隨我加入我的門派」穆秀穎紅著臉。

「恩,沒錯,如今我已獲得不錯的功法,若是繼續在外修煉,很難精進,不
如加入一個門派,充分利用門派資源必定比我一個人在外輕鬆許多」蕭易一邊答
著,一邊揉著身前之人的乳肉。

「不過,我雖然是菁英弟子,也沒有辦法隨便讓一個人成爲正式弟子,所以
主人你只能成爲我門派的記名弟子而已」穆秀穎一邊控制著飛劍一邊嬌喘著說

「沒關係,只要能進去,什幺身分都沒差,再說了每年必定有升級考覈,慢
慢升上去也較不會引起太多人注意。」

「恩,那秀穎明白了,前方再萬裏便是我門門派了,主人要不要各自飛遁,
因爲再往前已經是我門門下弟子經常出沒的範圍了。」

看著穆秀穎所指的方向,蕭易嘴角微微上揚,原因無他只因爲他感覺到已經
被他煉化放在丹田內的紫欲晶蓮,竟然有著不下五點的反應...

這下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