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0发布:

暗黑韩娱传(第1-10章 )

精彩内容:



第1章 即將出道的少女們

      在韓國首爾市江南區的狎鷗亭洞,有一座四層高的破舊小樓。

  小樓的樓體成暗黃色,看起來好像年久失修的危險建築一樣。

  然而熟知的人都了解,就是這麽一棟破舊的建築,缺少韓國娛樂行業的聖地
——SM公司。

  SM,顧名思義,乃是性虐待的意思。

  在娛樂行業日漸淫穢化的今天,敢以這樣的名頭命名,足見這家公司是多麽
的有底氣。

  韓國的娛樂市場很小,生存不易。

  加上韓國人有史以來就擅長于搞些色情的東西,而且韓國的女人天性淫蕩,
所以爲了爭奪市場,如今的韓流産業已經以色情爲主打牌了。

  就是在這棟破舊的小樓 ,多年以來,産生了無數位身經百戰的淫蕩女神,
成爲了無數男人的夢中女神。

  今天的SM公司 和往日一樣,出去活動的藝人早已出發,幾個不大的練習
室 音樂飄渺,那是留守的藝人或者是練習生們正在艱苦練習。

  總體來說,整棟樓 還是十分安靜的。

  即使有人走過,也盡量放輕了腳步,避免打擾到還在努力的人。

  不過凡事總有意外,就在這安靜的氣氛中,一陣踢踢嗒嗒的奔跑聲由遠及近


  很快,一道清瘦苗條的身影就跑到了眼前。

  巴掌大的瓜子小臉,上面的鼻子和嘴巴都小巧的跟櫻桃差不多。

  唯獨一雙眼睛,清澈、透亮的好像小鹿一般。

  女孩個子高挑,雖然看起來還是未成年的樣子,但已經有了一米六八左右的
身量。

  唯一的缺陷就是,她的胸前不夠飽滿,好像兩顆小肉丸藏在衣服 ,不仔細
觀察,根本就看不到。

  只是她的笑容很有感染力,讓人一看就感覺到心情好好。

  女孩一路從遠處跑來,到了近前,迅速推開一道門就閃了進去。

  而在門 面,則是一間練習室。

  此時在室內的地闆上,正坐著好幾個同樣年齡大小的女孩。

  她們正圍坐在一起,中間放著些零食和飲料。

  而無一例外的是,這些女孩們的臉上和發間,全都濕漉漉的。

  顯然,她們剛才是經過了一番刻苦的練習,此時正在休息和補充營養、水分


  看到清瘦的女孩沖進來,一個看起來好像小孩子的丫頭擡頭招呼道:「允兒
啊,瞎跑什麽。讓理事看到,他又要打你屁股了。」

  原本準備跑過來的女孩腳步一窒,旋即臉色變的通紅起來。

  身爲練習生,當然要遵守公司的規章制度。

  而違反了那些規章制度,遭受懲罰也就不可避免。

  這個叫做允兒的練習生天行活潑好動,所以也經常會鬧的旁人不得清淨。

  之前有一次就是如此,她在公司的走廊 哈哈大笑,聲音傳出去老遠,最終
引起了一位理事的不滿。

  于是,那個理事將她叫到了辦公室 ,進行了一番懲罰。

  至今允兒還能想起,理事那粗糙的大手落在自己光潔溜溜的屁股上,那種火
辣和刺痛並存的異樣痛感。

  奇怪的是,自己明明被人打,卻只感到羞澀,而沒有任何的疼痛感。

  尤其是理事的手指,無意間從自己的陰唇中間劃過,碰到那顆羞澀的紅豆一
般的陰蒂的時候,她居然渾身一顫,洩了個一塌糊塗。

  看樣子,自己果然是最淫蕩的女人。

  將來出道後,一定會受到無數人的歡迎。

  在韓國,一個女人成爲藝人之後,如果人家說你不夠淫蕩,那簡直就是最大
的侮辱。

  誰不知道女藝人要做的事情就是奉獻自己的肉體,挑戰一個又一個高難度的
調教,而能夠堅持下來並且風采依舊的女藝人,才是最厲害的王牌。

  就好像全度妍前輩、孫藝珍前輩、金泰熙前輩那樣,每一次的出場都能得到
山呼海嘯一般的聲援。

  允兒至今還記得,當初金泰熙前輩挑戰千人斬,一路從汝矣島開始,讓無數
的男人肏過去,直到弘大才結束。

  最終的統計結果,就在那短短的七個小時時間內,金泰熙前輩一舉迎接了一
千叁百個男人的精液,從而斬獲了國民女神的稱號。

  自己什麽時候才能出道,也像前輩那樣的厲害啊?一想起出道,允兒才恍然
而悟,自己差點誤了什麽大事。

  驚醒過來的她,一個乳燕投林,鑽到了那個娃娃臉的女孩懷中。

  不過她的眼睛 卻帶著興奮,看向所有的姐妹。

  「泰妍歐尼,各位姐妹,我剛剛不小心在會長的辦公室外聽到了消息,我們
,馬上就要出道啦!」

  一石激起千層浪,原本還安靜坐著的少女們全都跳躍了起來。

  大家互相擁抱在一起,眼角全是激動的淚水。

  「哦,天呢,終于等到這一天了。」

  「這是真的嗎?秀英歐尼,我們真的要出道了。」

  「徐賢啊,還愣著幹什麽?你不是一直夢想著要成爲超越韓佳人前輩的清純
淫神嘛,機會不遠啦。」

  一個臉上肉肉的女孩,最明顯的就是她眼睛下方的眼袋,好像藏了兩個大大
的蠶一樣。

  不過和臉上的豐腴不同,這個女孩的身材卻格外的凹凸有緻,高挑挺立。

  俗話說,清純和性感的結合,就是她這種類型的。

  這個女孩的氣質,一看就是那種安靜、恬淡的種類。

  不過此時被姐姐喚醒,她也忍不住激動,主動沖進了大家的圈子 ,和她們
一起笑著、跳著、叫著。

  只要一想到再過不久,就可以爲無數的國民奉獻自己的身體,即使再文雅的
女孩也會忍不住激動的。

  一直過了好久,女孩們終于瘋夠了,才紛紛喘著氣坐下來。

  不過出道的前景就在眼前,讓她們的心思也格外的跳躍,話語之間始終脫離
不開出道後的願望。

  唯獨允兒左顧右盼,似乎發現了什麽,向身邊的泰妍問道:「歐尼,西卡歐
尼呢?」

  「哦,她啊,還在 間接受特訓呢。你也知道,我們出道的日子不遠了,所
以大家都很緊迫。西卡的體質太過于敏感,只要稍微一碰,就很容易高潮。沒有
長久的堅持性,出道之後很難受到歡迎的。所以我們大家都休息了,她還在做忍
耐訓練。」

  允兒想了想,自己進來已經有十多分锺了,西卡歐尼還沒有出來。

  按照慣常的想法,她現在一定很辛苦吧。

  如是想著,允兒善心發作,站起來後說道:「我去看看她。」

  輕輕推開練習室 間的門,很快一陣夢幻般的呻吟聲伴隨著嗡嗡嗡的聲音傳
入了允兒的耳朵。

  放眼看去,靠近窗邊的位置上,放置著一張婦科檢查用床。

  窗簾大開,燦爛的陽光從外照射進來,完全地批灑在了床上一具如絲如緞的
嬌軀上。

  這具嬌軀未著寸縷,將每一寸肌膚都暴露在空氣中。

  尤其讓人矚目的是,當這具身體以狗趴的姿勢臥在床上的時候,那如同金锺
倒挂一般的玉乳和豐盈如滿月的玉臀,將即使是同性的允兒也刺激的血脈贲張。

  而最讓人賞心悅目的,卻不是那些女性獨有的私密之地。

  那平攤在床上的小腿,骨肉均勻,盈盈一握,還閃爍著晶瑩的色澤。

  即使是女人,能夠擁有這般如蜜似的肌膚和完美的身材比例,足以讓上帝都
會發狂。

  不過此時那一雙小腿分向左右大大地叉開著,而出于最下端的兩只纖纖玉足
,正將腳心面對著允兒。

  只不過此時這雙玉腿和玉足,已經失去了它們從容的美感,好像在狂風巨浪
中飄搖的木船,正在緊繃地堅持著。

  造成這一切的原因,都是在玉臀的後面的那架還在高速運轉的機器。

  這架機器上有一根長長的鐵杆,一頭固定在機器上,另一頭就靠近在嬌軀的
神秘之地。

  不過鐵杆的盡頭並不是人工陽具,而是一團好像輕柔如同棉花之類的東西。

  沒錯,這架機器就是韓國的練習生用來鍛煉性欲堅持力的東西。

  之所以沒有使用人造陽具,那是因爲按照韓國的法律規定,沒有出道的女藝
人,不能破處。

  否則的話,女藝人本身和造成這種後果的人,全都要遭受嚴重的懲罰。

  當然了,人生總有意外,如果能夠通過醫學驗證,證明處女膜的損壞不是因
爲性交的原因引起的,就可以通過整形手術來彌補。

  毫無疑問,此時跪趴在床上,忍受著機器一波接一波侵襲的人,就是傑西卡


  也不知道她堅持了多久,總之現在她的聲音已經有些有氣無力,斷斷續續。

  只不過她的聲音很好聽,即使這麽羸弱,也好像洞箫嗚咽,蕩氣回腸。

  允兒放輕了腳步,慢慢走到了西卡的身後,一雙明亮的眼睛牢牢地盯在了西
卡的陰部。

  大家都是一起訓練的人,彼此的身體早已熟悉的跟自己一般。

  但即使如此,看到西卡歐尼那好像貝蛤含珠一般的陰唇,允兒還是一陣陣的
羨慕。

  一起訓練的少女中,西卡的身材是最完美的。

  雖然個子不高,但是比例完美,因此看起來就無比舒適。

  而最重要的是,西卡的身形看起來就是最完美的處女樣子,眉心凝聚,臉盤
緊緻,腰身堅挺,雙腿禁閉。

  不像她,因爲天生的緣故,骨盆寬大,導緻兩條竹竿一樣的細腿,自然地向
外大大的分開。

  乍一看,就好像已經經曆過了無數男人的最淫蕩的女人一般。

  問題是,如果是出道十年以後這樣,允兒高興還來不及。

  而現在還是處女的她,這樣的腿型就是十足的煩惱。

  雙眼一直盯著西卡那經受著高速摩擦的陰部,允兒發現,那 已經被洶湧而
出的淫水給淹沒了。

  兩片因爲性欲高漲而外翻的陰唇,此時好像抹了蜜一樣的光澤閃閃,誘人舔
舐。

  最最了不起的是,西卡歐尼那平常始終深藏不漏的陰蒂,此時也完全暴露出
來,好像珍珠一般的喜人。

  允兒是喜歡惡作劇的,有事沒事的時候都喜歡捉摸姐姐們。

  此時見西卡那苦苦忍耐,馬上就要死了一般的狀態,讓她的眼睛又精靈古怪
地轉動了起來。

  眉眼四處一掃,她的目光定格在了機器的托盤上。

  那其中有個小小的物件,大約也就人的拇趾甲大小。

  拿起來之後,看的就更加的真切。

  這件東西呈T字型,橫杠的部分很粗壯,而且兩頭還大小不一。

  最粗的部分全是黑色,而且是方型的。

  另一頭則帶著金屬的光澤,圓圓的好像按鈕一般。

  豎杠的部分,其實就是一跟細細的金屬絲。

  只不過外面包裹著黑色的絕緣膠片,不會和人的肌膚相觸。

  如果有人實地看到的話,肯定一眼就能認出,這其實就是一個廉價打火機的
開關。

  平常人沒事的時候,也會將這部分從火機上拆下來,然後趁著身邊的人不注
意,悄悄地接觸在對方的皮膚上,然後按動開關。

  雖然 面的電流不是很強烈,但還是足以讓人嚇一跳。

  此時允兒就是如此,拿起這個東西,悄悄地湊近了西卡。

  而西卡此時早已沈浸在欲望的海洋中,被那高潮疊起的快感洗刷的意識昏迷


  根本沒有注意到,那聳立的翹臀背後,一個腹黑的身影正在慢慢湊近。

  允兒手持著那東西,屏住了呼吸,慢慢地伸到了西卡的兩腿之間。

  她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那在陽光中色澤鮮豔的陰蒂。

  這 可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部位,相信這一下足以讓西卡歐尼魂飛魄散。

  終于,終于,允兒將那東西的導線觸碰到了陰蒂上。

  不給西卡反應的時間,猛地一下子按了下去。

  原本就精疲力竭的西卡,此時好像回春了一樣,猛地睜大了眼睛,只不過那
雙眼之中,卻沒有任何的神采。

  顯然,極緻的快感一股腦沖上腦海,已經讓她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

  原本還在高興惡作劇得逞的允兒,並沒有開心起來呢,迎面就被一股強烈如
同火山噴發的水柱澆了了灰頭土臉。

  而且那股水柱當中,既有黏黏的不適感,還有腥臊的氣息。

  顯然,被強力刺激的西卡,淫液、陰精和尿液一起,全都噴發了出來。

  好像被雨淋濕了允兒,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

  渾然想不到,自己的惡作劇,最終也讓自己倒黴了。

  而還在床上的西卡,經過了高潮最初始的沖擊之後,終于發出了一聲不似人
類的慘叫。

  那是高潮的余韻,卻遠比一般的高潮還要強烈。

  這聲音好像沖破了SM公司的壁壘,響徹了整個首爾。

  還在外邊休息的其他女孩們,聞聲色變,迅速地沖了進來。

  一進來她們就看到西卡栽倒在床上,四肢抽搐,面色猙獰,豐滿而堅挺的乳
房連同肚皮一起極速地抖動著。

  顯然,她這是因爲被刺激的太強烈,已經進入了渾身抽筋的狀態。

  女孩們不敢怠慢,立馬七手八腳地湧上來,幫助她緩解全身的肌肉。

  足足忙活了一個小時,西卡才終于嘤咛一聲,翻著白眼呼吸正常了。

  「呀,允兒,你幹什麽了?你不知道西卡的體質敏感,還去刺激她。萬一她
要是有個什麽好歹,你怎麽負責?」

  泰妍雙手叉腰,對著允兒大聲地呵斥起來。

  別看她個子嬌小,但是氣勢淩人,訓的允兒只顧著抹眼淚,什麽話也不敢說


  倒是那邊緩過氣來的西卡,臉色卻帶著興奮。

  「好了,別說了,允兒啊,你也過來吧。」

  聽到召喚,剛才闖了禍的允兒才一步一挪地走到床前。

  她以爲自己會把性情暴躁的西卡歐尼狠狠責罵呢,誰知道西卡卻一把抱住了
她。

  隨即眼神明亮而自豪地看著周圍的姐妹們,一字一頓地道:「我……剛才堅
持了半個小時。」

  大家集體一愣,隨即全都轉爲狂喜。

  西卡說她堅持了半個小時,因爲允兒的惡作劇才洩身。

  也就是說,她終于可以憑借自己的毅力,堅持住性欲的侵擾了。

  那麽將來出道後,她就再也不會是那個一碰就癱軟無力的傑西卡,也不再是
團隊的後腿了。

  這個消息,遠比剛才允兒的惡作劇要重要的多。

  一時間,就在這個小小的房間 ,九個女孩緊緊摟抱在一起,開始憧憬起她
們出道後的樣子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