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下蛋女骑士】【完】

精彩内容:

供奉光明與正義的至高神——法魯斯的大聖殿之中,此刻大門緊閉。在內側祭台前,一個銀甲長身的美麗女騎士正單膝跪在聖光之下,天台上降下的陽光散落在女騎士亮紫色柔軟長發之上,銀劍在旁,她虔誠唱詠著禱告詞,表情莊重,聖潔。

  偉大的光明神法魯斯啊,請聆聽我的祈禱,接受我供拜,請賜于我光明和勇氣,引導著,讓您的聖光與正義灑向大地。“女騎士念完慣例的禱告詞之後,歎了口氣,原本莊嚴的表情突然間變得通紅和羞愧,”也請原諒我,您卑微的仆人,需要在您的聖域之中,尋求小小的……庇護。

  女騎士紅著臉,一頓一頓地說完之後,就立刻找了個空敞的地方。然後讓人意料之外,這個表現上看起來聖潔清楚的女騎士,卻做出了一個妓女才會做的事情。她蹲下來,然後雙腿慢慢像青蛙一樣分開,女騎士用嘴巴咬住裙甲上的布料,然後雙手挂在上面垂吊下來的木杆上,緊緊握住。

  接著,可以明顯看到女騎士在使勁,她用力吞吐著小腹,似乎想把身體內的什麽東西給排出來。

  啊,啊,啊~~~“女騎士誘人的呻吟聲回蕩在這片莊嚴的聖殿之中,用盡全力的女騎士緊緊抓住木杆,她一甩頭,亮紫色的長發飛揚在空中,然後落下,披散在肩上。

  秀美的眉頭緊緊纏在一起,汗水從雪白的肌膚上滲出,女騎士就用著這種羞人的姿勢,不斷用力擠壓著下半身。終于,可以看到白色的有如拳頭大小的蛋從女騎士那流著蜜汁的下體中慢慢探出頭來,一點一點推開粉紅的肉門。這時候女騎士發出沉悶的哼聲,顯然正在用全力排擠體內的異物,那個白色蛋逐漸女騎士的下體中掙脫出來,夾雜著大量的蜜液一下子掉到地上,這時候女騎士才露出絲毫欣慰的表情。

  她捂著肚子,剛想站起來的時候,但很快就又感覺到了異樣:”爲什麽,爲什麽還有,這樣下去的話,我…“女騎士還沒有說完,就立刻又按原來的姿勢蹲下去,然後雙手緊緊壓住垂吊下來的木欄。

  但顯然方才的‘下蛋’過程讓她消耗了不少精力,這一次明顯虛弱的她無論怎麽努力,這第二顆‘蛋’都頂在洞口,擠不出來。

  混蛋,求求你,快出來啊,我快不行了。”女騎士無助地自言自語,這時候,大殿外的門突然被敲打了起來,雖然被扣住,但敲門的人似乎很急,不斷大力錘打著門。

  特蕾莎副團長,你在裏面嗎,大家等你參加軍議很久了,你在嗎?“外面是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

  早知道就不告訴他們我在聖堂禱告了。‘名叫特蕾莎的女騎士暗暗後悔,爲了不讓同伴發現自已的無恥樣子,她緊緊閉住嘴,不發出聲音,祈求她的同伴離開。但下體的感覺卻越來越重,女騎士只感到不斷有蜜液從自已的下半身流出來。

  光明神啊,求你保祜你的子民,讓他離開,不要發現我在這裏。”這時候,女騎士才想起了禱告,但讓她失望的是,她所供奉的神明,也不知是因爲她在自已的聖域裏作出這種下流的事情而憤怒,還是怎麽樣,不僅門外的人沒有離開,反正敲打得更重了,大有將這扇門敲壞的意圖。

  特蕾莎副團長,你在嗎,你一定在裏面,發生什麽事情了,爲什麽這麽久還不出來?“門外的聲音似乎非常關心和急切。

  這時候,女騎士也躲不下去了,她只能盡量沉住聲:”不要再敲了,我在裏面,我在禱告,不是告訴過你們的嗎,不要打擾我與神的交流。

  可是,副團長,軍議馬上就要開始了,團長和大家都在等你。“門外的聲音還是有些擔心,”你沒事吧,爲什麽要扣住門?

  沒有事的,我說了,我在祈禱,你想讓法魯斯神發怒嗎?“女騎士試圖威懾對方,”你去告訴團長,我馬上就到!

  好,好吧,請盡快趕過來。“門外的聲音頓了一頓,終于離開了。聽到腳步聲遠去,女騎士才松了口氣,她繼續下蹲,然後慢慢地,一點一點地分開大腿,像妓女一樣,用嘴巴咬住裙甲上的布料,然後用力擠壓下半身,修長的身體扭曲在一起,不斷地發顫。

  那光滑美麗的長腿暴露在空氣之中,股間不斷流下誘人的蜜液,在這蜜液的肉洞中,一個乳白色的蛋頭探了出來。女騎士掙紮著,吸氣吐氣,擠壓下半身,慢慢又一個拳頭大小的蛋從肉洞中滑出來,伴隨著絲絲淫液。

  這一次,終于是最後一顆了吧?”女騎士邊說邊用盡全力産下這顆蛋,隨著落地的聲音響起,女騎士也終于松懈下來,一屁股坐在地上。

  這一次,竟然也有兩顆。’望著地上那還沾滿了淫液的圓蛋,女騎士不安地同時,內心還充滿了不祥的預感。

  越來越不詳了,以前一次只有一顆,最近不僅變成了兩顆,而且次數越來越頻繁了,這樣下去的話……想到這裏,女騎士就兩腿一軟,呆坐在布滿了自已淫液的地板上。

  ……王國布魯塔拉,是西方諸國同盟中的北方成員國,由于地理位置的關系,布魯塔拉王國在西方諸國同盟以及東方帝國的軍事沖突中,鮮少擔任重要的角色。

  一般來說,僅僅承擔防禦同盟線北方邊境的任務,而王國以北地區,則是大量矮人生活的國度,長久以來布魯塔拉王國一直于北方矮人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時爾沖突,時爾交流融合,幾百年來都是如此。爲此,布魯塔拉王國也創建了直屬國王的強力騎士團,‘白石’騎士團。

  當今白石騎士團團長爲巴尼,一個年近四十的壯年男子,性格沉穩果敢,但並不是一個喜歡出風頭的人物,加之近年來,王國與北方矮人的關系逐年改善,戰事稀少,白石騎士團的名望更是日漸暗弱。然而,直到特蕾莎,人稱白石女騎士的美女加入騎士團,甚至成爲了副團長之後,白石騎士團在西方同盟內立刻名聲大噪。特蕾莎的家族是布魯塔拉貴族,年少時的特蕾莎就以才女出現在人們的眼線之中,成爲王國公認的美女。但沒想近幾年來,特蕾莎一舉從宮庭名媛搖身一變成爲了靓麗的女騎士,不僅劍法高超,更以美貌和英氣折服了王國內無數的年青,聲名遠播。同盟國叁年一次的比武大會上,她更是挫敗諸多貴族名門,與當時同爲新銳女明星的‘魔劍女騎士’,大國——布雷斯特王國的女騎士克裏絲打成平手,其名望傳遍整個西方同盟。

  特蕾莎,你終于來了嗎?“會議事裏,團長巴尼正將手托在雙額下,看著走進來,有些衣冠不整的女部下,”你看起來身體不太好?

  這個以近中年的男子對手下這位年青美貌的女騎士非常關心,騎士團長巴尼有兩個兒子,都在騎士團效力,但他仍然提拔這位更年輕的貴族女子作爲副團長,完全是對她的才華感到敬佩。

  沒事,抱歉,我來遲了。“特蕾莎揮了揮亮紫色的長發,走到團長身邊的位子上坐了下來。”向聖高神祈禱,用了些時間…“她頓了一頓。

  哎??沒想到特蕾莎副團長也會有這麽虔誠的時候啊。”其中一個年青騎士笑起來,“副團長不是不愛做禱告的嗎?

  哪,哪有……我只是很少做禱告而已。”特蕾莎一反常態,有些吐吐吞吞地頂回去。

  嘛,以前副團長可是經常說,戰前于其把時間花在無用的祈禱上,還不如用這些時候去看看武器有沒有異樣呢。“年青騎士笑著說,”聖高神法魯斯殿下賜予我們勇氣,但勇氣可不會讓飛過來的劍轉彎,是這樣吧?

  好了,玩笑就到此爲止吧。“騎士團長巴尼揮手示意停止,特蕾莎本人在騎士團內部極有人氣,而且因爲年輕,所以很受年輕一輩騎士的喜愛,特蕾莎也愛和他們打成一片,沒有上下級之分。

  團長,你說吧,接下來騎士團的方針。”特蕾莎沉聲問道。

  諸位也知道,自從布雷斯特獅子王子雷恩和阿塞蕾亞王子卡米爾的聯軍奇襲帝國主力成功以後,東方帝國在我們同盟國境內的縱深勢力就被完全包圍,毀滅是遲早的事情。“團長巴尼指了指地圖,”爲此,盟主貝納德希望我們布魯塔拉能夠緊鎖北方防線,防止帝國主力從北方作爲切入口,援救陷入包圍的帝國軍隊。

  這怎麽可能,如果想要從北部切入,必然會被我們查覺,我們北方諸國堅如磐石,就算是帝國主力也別想在短時間內攻下。“部下不以爲然地說。

  末必,或許帝國兵會繞過我們的防禦線……特蕾莎,你是說……?”部下睜大眼睛,但馬上就揮了揮手,“不可能,不可能,要想避開我們的防線,只有越過這一片山脈,但大軍怎麽可能會選擇這種高海拔危險的山道來行軍呢。

  如果是名將的話,就有可能。”特蕾莎低語。

  特蕾莎說得沒有錯,我們應該在這裏也部署一些兵力。“騎士團長點點頭,特蕾莎,那麽你的意見是部署在哪裏?”巴尼在站起來,指了指挂在牆上的地圖。

  是的,團長。“女騎士應聲而起,但剛想站起來,腹中的一股異樣卻突然襲上她的全身。特蕾莎頓時心頭一冷,不自覺得將手撐在桌上,同時身體不斷發顫。

  副團長,你怎麽了?”先前開她玩笑的年青騎士第一個沖上去,卻被特蕾莎攔下來。

  沒事,我沒有大礙。“特蕾莎掙紮著說完,然後搖搖晃晃站起來,開始部署軍勢。

  布魯塔拉王國北方邊境的要塞,是一座由白色巨石堆砌而成的巨大城堡,由于那裏地處雪山,氣候寒冷,長期被風雪所覆蓋,所以亦有白石城堡的稱號。其中所駐紮的騎士團,也被稱爲白石騎士團,雖然近幾年來與北方矮人的關系日漸和睦,作爲邊境守備的職責已經不在重要,但白石城堡仍然是白石騎士團的總部。

  騎士團私人房間裏,女騎士特蕾莎正坐在桌前,不久前一個她的老朋友寄了信過來。信件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當年和她在比武大會上打得不分勝負的‘魔劍女騎士’克裏絲,如今的兩個人已經成了惺惺相惜的好友。

  "特蕾莎,你最近還好吧,白石要塞的外面還在下著大雪吧。謝謝你的問候,我想我已經從那森林所帶來的傷痛中走出來了,我的家族,雷恩王子,還有王國騎士團的大家都對我很關心,還有你,謝謝你從遠方關切我的消息。如今戰局趨向平穩,雷恩王子說希望給我一些時間來休息,所以我想,來布魯塔拉找你。你會在白石城堡等著我嗎,我們約定過的,你會帶我去看你們布魯塔拉的雪景,以及介紹幾個矮人族的朋友給我,我一直在等著這一天的到降呢。你的朋友,克裏絲。“讀完克裏絲的信件,特蕾莎寬慰地笑了笑,然後將信收起來。想到克裏絲,特蕾莎就腦海裏浮現出,那個桔黃色美麗長發,英資飒爽的女騎士,手持傳說中的”

  轟焰魔劍“,當年在比武大會上和她旗鼓相當,從此結下了深厚的友誼。這時候,來自于遠方好友的問候讓她倍感溫暖。

  "恭喜你,克裏絲,你有了一個值得侍奉的主君呢。“特蕾莎無奈地笑了笑,看著窗外飄揚的大雪,無限惆怅起來。又要開始入冬了,如此一來騎士團大部分成員幾乎會閑賦在此,而這樣自已再也沒有拒絕那些貴族的理由了。女騎士摸了摸自已的肚子,不久前在神殿內連續下蛋的情況仍然無法忘去,還有在會議室的失態,雖然最近勉強遮住了醜態,但那惡毒的魔法,似乎會在任何時間鑽出來折磨她的意志,攪得她不得安甯。

  那群變態的貴族!每次想到那些貴族男子看著自已那淫笑的笑容時,特蕾莎就想一槍刺穿他們那醜陋的臉龐。女騎士回過頭,看著書桌底下,藏著數枚從自已的身體裏‘生’出來的蛋的時候,想到自已必須像個妓女一樣,穿著淫亂的裙甲,呆呆地在那些臭男人面前,無恥地叉開雙腿産下一枚枚蛋,然後還必須堆笑著雙手送給那些貴族的時候,特蕾莎就臉上一陣通紅,恨不得立刻就將這些從自已身體裏生下的東西打碎!

  女騎士不安地在房間裏來回踱步的時候,房外響起了想起來敲門聲。

  "是誰?“特蕾莎立刻紅著臉將蛋包起來,藏在書桌底下。

  "副團長,你在嗎?“原來是騎士團的成員,”剛才我們的守衛來報,有來自首都的貴族前來拜訪你,他的名字叫……“騎士團成員還沒有說完,門外就想起了另一個人的腳步聲。

  "你可真是羅嗦,我進特蕾莎小姐的房間還用通報嗎。“門外,一個聲音十分輕浮的青年人一腳踢開門,迳自走了進來。他大約比特蕾莎大好幾歲,看起來又很削瘦,身上的衣服卻十分華貴,金絲編成的羊毛大衣披在身上,看起來身世顯赫。

  "你給我住手,不允許你對副團長無禮!“年青的騎士團成員看不過去貴族男子盛氣淩人的樣子,一把抓住對方的衣服。

  "哦,小小的騎士想對我怎麽樣?“青年一把甩開對方的手,卻不料青年騎士血氣方剛,兩個人立即對執起來,”嘛,特蕾莎,告訴你那沒見識的部下,我是誰?“”夠了!“特蕾莎生氣地雙手按在桌子上,看著糾在一起的兩人,強忍住怒氣,”不好意思,席恩斯是我的客人,我們有事要談,你先離開吧。“”可是,副團長,這個男人。“騎士團成員看著囂張的男子,正待發作,但看到副團長這麽說也只能強忍不快,”無論如何,請您多加小心。“”我會的。“待騎士走開後,那個叫席恩斯的貴族青年才一臉不快的整了整衣領,然後關上房間的大門。”特蕾莎,你的部下就是這麽招待你們貴賓的?“”誰是貴賓?“特蕾莎白了他一臉。

  席恩斯立刻笑起來,”神色倒是不錯,但這樣才有趣,不是嘛特蕾沙?好吧,你敢說你不期待我的到來?你最近什麽時候下的蛋,一次是不是有兩枚?“如此直白的話語,讓女騎士臉都紅了,”你怎麽會知道,說,究竟你對我做了什麽?“”這一個月我可一直不在你身邊呢,我的特蕾沙,怎麽能說是我的問題呢?“”可是,你怎麽會對我的身體情況這麽了解?“”別忘了,是誰讓你能夠下蛋的?“青年淫笑著走到女騎士面前,伸出手對著她的俏臉摸了摸,”你的身體會出現什麽情況,我可是都知道,別以爲能逃出我的手掌。“”你對我的身體到底做了什麽?“特蕾莎恨恨地看著對方。

  "你用錯詞了,不是‘我的身體’,現在你的身體是屬于我的。“席恩斯笑著遊動雙手。

  特蕾莎紅著臉忍受著席恩斯的手部玩弄,它先是輕輕撫了撫女騎士的俏臉,然後移下去,對著衣甲下面的雙乳就是一陣亂摸,但面對男子的侵犯,只能強忍住不發作。

  "哦,特蕾莎,看來你還是挺積極的嗎,攢了不少蛋嗎?“席恩斯突然發現特蕾莎書桌下的包袱,打開一看,裏面全是圓滑潔白的蛋,看女騎士羞紅的表情,無疑是她身體裏産下的。”看起來品質不錯,沒有因爲産量而影響品質啊。“”你究竟,對我身體做了什麽?“特蕾莎快要急死了,她紅著臉問青年,但對方仍然一臉從容。

  "我說了啊,什麽也沒有做,這是自然進化的結果,好啦。“席恩斯邊說邊走到女騎士身邊,然後竟然伸出手撩起女騎士的裙甲,裏面露出來的是已經濕透的小穴,”特蕾莎啊,這樣忍著可不好,你身體裏還有一個沒有下出來吧。“”不,不用你管!“女騎士顯然嘴裏這麽說,但並不敢對抗席恩斯的手,在對方的玩弄下,特蕾莎從在桌子上,高高擡起,並攏的雙腿被席恩斯用手扳開,露出了裏面鮮嫩的蜜穴。只要輕輕挑逗一下,特蕾莎的蜜穴就會不自覺得一開一合,裏面還吞吐著熱氣,看起來誘人之極。

  "産下來吧,你無法違抗我,你是最清楚的,是不是,特蕾莎?“”你這個惡魔,我要殺了你!“擺出如此姿勢的特蕾莎幾乎要哭出來了,她雙手捂住臉,下半身卻任由席恩斯一點一點分開她修長的美腿。

  "來吧,你是不能違抗我的。“席恩斯擺出命令的語氣。

  特蕾莎紅著臉,緊緊地咬住嘴唇。可以明顯地看出,女騎士曲折在一起的雙腿正在因爲羞恥而發顫,布魯塔拉的天氣較爲寒冷,雖然屋裏有暖爐,但女騎士赤裸的下半身在冷氣之下而有些不安。

  "咬住你的裙子,我喜歡你這樣子,真可愛。“席恩斯掀起特蕾莎的裙子,然後塞到她嘴邊。特蕾莎看了對方一眼,就乖乖地咬住了裙角。這樣做,不僅是服從席恩斯,更重要的也在于能夠避免自已因爲下蛋時過于用力而發出聲音,無論如何,女騎士決定不把自已的事情讓騎士團的成員知道。

  特蕾莎乖乖地咬住裙角然後分開雙腿,可以明顯地看到,女騎士修長豐滿的肉臀中央,那粉紅色的小口在寒冷的天氣之下一張一口,吞吐著熱氣。然後,伴隨著特蕾莎一聲沉悶的哼聲,那粉紅色的小口開始吮吸,慢慢地吐出一點小小的白色,女騎士那羞人的隱私之處,就這麽在男人淫穢的目光之下,開始一點點出産。

  席恩斯貪婪在看著以前英氣逼人的女騎士,在自已面前分開雙腿,擺出淫亂的樣子,像動物一樣努力産蛋。

  起初先是一個截白色,然後越來越大,可以明顯地看到女騎士的肉洞被一點點撐開,變大,一個拳頭大小的白色蛋被擠出了半截,然後卡在女騎士肉洞中。特蕾莎看了男人一眼,無奈地閉上眼睛,雙手緊緊握住椅子的邊角,使出擠奶的力氣將陰道裏的蛋慢慢擠出來。

  "很好很好,這真是奇觀啊。“席恩斯睜大眼睛,看著女騎士一點一點下蛋的全過程,看著那粉紅色的肉縫慢慢將白色蛋擠出來,看著女騎士因爲恥辱而泛紅的臉龐,因爲使勁而發出的誘人呻吟聲。終于,那還帶有特蕾莎蜜液的白色物體從女騎士下半身滑了出來,然後被席恩斯一把接住。

  "哦,你好不容易産下的,不能這麽就壞了喔,這可是很高價的補品啊,那群貴族爭著要呢。其實你應該感謝我的,你可知道你産下的這些東西有多少珍貴嗎,這可比你們家族的那點産業值錢多了。“席恩斯用手劃了劃特蕾沙還沒有並攏的雙腿,粘稠的淫絲在空中劃出一道淫線,”特蕾莎,趴到桌子上去,讓我也來享受一下你的身體。“”不,不要。“女騎士無力地抵抗,”我還有騎士團的公事要做呢。“”那麽就趴在寫字台上,邊讓我幹,一邊作報告吧,我最喜歡你這樣了。“席恩斯一把將特蕾莎按在桌子上,胸前的乳房緊緊貼在桌面上,看起來誘人無比,”

  你會與我一起回王都的吧,從今天開始,我們每天都有親密的機會了,不是嗎?“寒冷的白石城堡內,窗外大雪紛飛,騎士團內部的房間內,一個靓麗的女騎士被貴族模樣的男子按倒在桌上,光著下半身,美麗的乳房緊緊壓在寫字桌上。貴族男子在後面,邊拍著女騎士雪白豐滿的屁股,邊狠狠地抽插著對方,女騎士紅著臉,一邊被幹著,邊拿著筆在批改公文,動人的聲音回蕩在整個房間內。

  ……王國布魯塔拉的都城布魯塔的街道上,女騎士特蕾莎正一個人走在大街上,特蕾莎並沒有騎著顯眼的白色駿馬,相反披了一件大鬥篷,獨自走在街道上。雖然大雪已經降下,但布魯塔的街道上仍然充滿活力,勤勞的人們在門外掃著雪,街道邊上有很多小攤,還可以看到大批的木材由遠方運輸過來,布魯塔城內一片生機。

  特蕾莎一個人走在街道上,突然被一個雪球打中。

  "啊!“女騎士回過頭,不小心亮紫色的秀發披散出來。原來是幾個小孩子拿著小雪球對著她笑。

  "看,我就說是特蕾莎吧,你真的回來了啊~~“小男孩看起來很高興,他們哄鬧起來,然後圍到女騎士身邊,一跳一拉地。”好像你啊,特蕾莎姐姐,這次回來多久啊,我們還能到你家去做客嗎?“”啊?好,好啊。“特蕾莎愣了一下,然後微笑著摸了摸小男孩的頭,”我會來的,神父和修女,還有大家都在嗎,我會給你們帶禮物的。“”哦哦,特蕾莎姐姐最好了!“小孩子們高興地跳出來,在女騎士身邊又蹦又跳。

  "特蕾莎,你回來了啊,要不要來我們家坐坐?“一邊,正在掃雪的老婦人對她招了招手。緊接著,其他人也向女騎士打招呼,就好像親人一樣。

  "這一次,你要回來住多久?“”不知道,大概很快要回去白石城堡吧。“”哎,那裏這麽寒,就不用回去了吧,多虧了你們白石騎士團,現在我們生活也變得安穩多了,多住住啊。“其實,作爲貴族,特蕾莎自已在城外也有自已的莊園和地産,不過女騎士還是搖了搖頭,”這都要聽從國王的安排啊。“”那好,有空就來我們家吧,這裏的大家都歡迎你哦。“市民人沖她揮手示意,”祝你平安!“女騎士微笑著對民衆們揮手離開,但在沒有人看到的一面,特蕾莎卻露出了不爲人知的哀傷。

  ……都城某處貴族豪宅。

  "哦,真漂亮啊。“當特蕾莎走進大門的一瞬間,所有在場的貴族都歡呼起來。

  本身就是貴族出身的特蕾莎氣質高貴,眉宇有留著淡淡的媚態,今天她並沒有穿上騎士團的私服,而是一套女騎士出行時的輕便服裝,這種服裝的剪栽頗有貴族風格,做工華麗卻又不失英武之氣。這也是貴族們要求的,他們更希望特蕾莎能以一個女騎士的身份來供他們玩弄。

  "真是太漂亮了,特蕾莎你不用去做什麽騎士了,還是禮服和珍寶更適合你啊。“貴族說道,”我們一直在等你。“這時候席恩斯從後面走出來,推了特蕾沙一把,女騎士雙手放在背後,拿著一個籃子一樣的東西。

  "又不是第一次了,還要我繼續教你怎麽做嗎?“席恩斯看了她一眼,特蕾莎咬了咬牙,向早已經等在那裏的貴族們走過去,然後走到人群中央,大家這才發現特蕾莎的肚子不尋常的大,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淫笑起來。

  特蕾莎紅著臉,忍受著無數雙眼睛在她身體上遊移,女騎士這時候伸出手將身後的籃子拿出來,雙手展開,上面被厚布包裹著,打開一看,才發現是許許多多個拳頭大小的白色蛋。

  "這,這裏是特蕾莎特意供奉給各位的禮物。“女騎士接接巴巴地說道。

  "這是什麽?“有人故意問。

  "是蛋…“特蕾莎臉更紅了,露出來的雪白雙腿向內側靠近。

  "普通的蛋我們可不要。“”這不是普通的蛋。“特蕾莎顫抖著說道,”這是特蕾莎,生,生下來的。“”嘛,這樣才乖嘛。“席恩斯走上前,慢慢地,一只手伸進特蕾莎的胸前,將豐滿的乳房掏了出來,另一只手卻掀開裙子,把女騎士單薄的內褲扯掉,立刻特蕾莎那潔白透紅的下體就完全暴露在人們的眼線中,”如果你早點知趣聽話,當我們的玩具就好了,爲什麽要反抗呢,這就是你的下場。“”我,我知道錯了。“特蕾莎絲毫不敢反抗,只能緊閉著眼睛,任由席恩斯肆意地玩弄她的下體,很快就有淫亮的濕絲伴隨著席恩斯抽出的手指,被抽到空氣中。

  "來,吃下去,這是你自已的蜜液喔。"席恩斯將手指塞進特蕾莎的嘴裏,女騎士只能無奈地閉起眼睛,吮吸起來。

  "哦,席恩斯,別光顧著自已玩啊,特蕾沙小姐是大家的,不是嗎?"一旁的貴族看不過去了,他走上來拿起一個白色的蛋,仔細端詳了一番,”恩,我在想啊,特蕾莎小姐是多久才生下這麽一藍子的呢?“”從上次離開這裏,我就開始積了,大概,3,4天一枚吧,啊。“下身被挑逗的特蕾莎,邊說著邊發出消魂的呻吟聲。”不要這樣,求你。“”很辛苦吧,這樣的話,你不是經常要下蛋嗎,行軍,會議的時候都會忍不住要下吧。“貴族淫笑著說。

  "不,不怎麽辛苦。"特蕾莎小聲說道。

  "那麽叫,讓席恩斯再幫你一下,讓你生蛋的頻率再快一點怎麽樣,比如每天生一次?"貴族們聽完哈哈大笑,”這樣的話,特蕾莎小姐不是連睡覺的時候都要幫我們下蛋了嗎,真是勤勞啊。“”不,求求你們,這樣我會瘋掉的,這會讓我怎麽事也做不了。“”你也不用去當什麽副團長了,專職爲我們做會下蛋的母雞不好嗎?“一個貴族笑起來,”以後我們就叫你母雞騎士吧?“”我們,啊~~~~“女騎士一邊浪叫一邊掙紮,”我們有過協議的。“這話一出,讓貴族們掃興了不少。其中貴族走上前:”算了,我們有過協議的,的確。不過特蕾莎小姐可也不要有反悔的想法。“”我不會的,啊~~“席恩斯這才放開了手,已經半裸的特蕾莎一個不穩,差一點摔倒,浪嗆的過程中淫水從雙腿間不斷滴下,看起來淫蕩極了。

  "說起來,這些蛋我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呢,說不定是特蕾莎小姐從哪裏買來騙我們的。"又人有說道。

  "不,相信我,請相信我~"女騎士表示抗議。

  "你口說無憑。"席恩斯笑著拍了拍特蕾莎鼓起的肚子,”所以我才讓你准備著呢,來,讓這些大人物看著你下蛋,這樣不就能打消他們的顧慮了嗎?“”你們這群惡魔!!“特蕾莎被氣壞了,她滿臉通紅,卻只能無奈地聽從席恩斯。貴族們向後退出一個圈的空間,他們並不給女騎士借力的空間。特蕾莎只能無奈地在所有人注視之下,慢慢地,像青蛙一樣分開雙腿,一點一點蹲下。她用嘴巴咬住裙角,然後開始用力。

  全場無聲,所有人都在睜大眼睛,注視著美麗的女騎士光著屁股,像妓女一樣蹲在中間。聽著她用力發出的呻吟聲,慢慢地,看著女騎士就用著這種羞人的姿勢,不斷用力擠壓著下半身。特蕾沙生蛋的過程很吃力,她秀美的眉頭緊緊纏在一起,汗水從雪白的肌膚上滲出,終于,可以看到白色的有如拳頭大小的蛋從女騎士那流著蜜汁的下體中慢慢探出頭來,一點一點推開粉紅的肉門。這時候女騎士發出沉悶的哼聲,顯然正在用全力排擠體內的異物,那個白色蛋逐漸女騎士的下體中掙脫出來,夾雜著大量的蜜液一下子掉到地上,這時候女騎士才露出絲毫欣慰的表情。

  "這樣,你們相信了吧。"特蕾莎一屁股坐在地上,亮紫色的秀發沾在一起,不斷喘吸。

  "嘛,雖然這是真貨。"一個貴族走上來,看了看籃子裏的蛋,”不過數量是不是少了點,和你應該進貢的數量不一樣喔。“”可是,原來我並不是應該這時候回來的。“女騎士趕緊辯解。

  "哦,你的意思是我錯了?"席恩斯挑了挑眉。

  "不,我不會這個意思。“特蕾莎的表情快要哭出來一樣,"是我不好,不是每個蛋我都有時間回收的,有時候在行軍的時候,我怕被人看到…“”這才是真話,不過如果不按期交納規定的數量的話,我們之間的約定就…“”不,請不要這樣。“女騎士大聲說,然後她紅著臉,聲音越說越小,”我肚子裏還有幾枚沒有生出來,我現在就努力生出來給你們。“”但數量還是不夠。“”我,我願意接受懲罰,隨便你們玩弄。“特蕾莎用幾乎小到聽不見的聲音說完這句話。

  這時候,貴族們才達了他們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