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论坛:动画电影是可以“画”出“心灵”的

精彩内容:

30日舉行的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論壇將話題聚焦在動畫電影的創作討論上,來自《許願神龍》《心靈奇旅》兩部動畫電影的主創,圍繞著“動畫電影的創新敘事與情感表達”的主題,分享了各自的創作經曆和感悟,給同行和觀衆帶去了頗有實踐意義的啓發——動畫可以給人們插上想象的翅膀,但只有真實才能打動人心。

在孩子們的善良中重識世界

《許願神龍》是一部以上海爲背景的動畫電影,講述了上海少年丁思齊與一條粉紅色許願神龍之間的一段妙想天開而又驚險萬分的旅程。該片的導演、編劇克裏斯艾伯翰斯雖然常年打拼在好萊塢,但他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中國文化的愛好者,提及《許願神龍》的創作機緣,他表示這要感謝15年前他在上海結識的一位摯友,“這些年,我聽聞了他的一些人生起伏,並看到中國發生的一系列難以置信的變化。從某種程度上我忽然覺得,以當代中國爲背景,我們能夠完美地诠釋出阿拉丁的故事,一個有關叁個願望的故事,當你能夠許願,並且能夠實現任何願望時,你要立刻決定什麽對你是最重要的。”

d4628535e5dde71108d8ed28ee5fc31c9c166119

克裏斯認爲這是全中國的年輕人每天都要面對的選擇,“他們正身處一個如此飛速變化和發展的國家,有那麽多可能性和潛力。他們需要決定人生中什麽對于自己是重要的,要如何取舍才能實現自己的價值和選擇,有了一個如此獨特的組合,如此完美的時期和核心故事,所以我知道我必須拍這樣一部電影。”

爲了去尋找中國的孩子和全世界年輕人之間的共性和連接,克裏斯帶著創作團隊走上了上海街頭,當被問到“如果你有叁個願望可以實現,你會許什麽願望?”其中有叁個男孩的回答,令克裏斯印象深刻。“站在右邊的男孩,沒有一點猶豫地說:‘我希望我有一輛寶馬和遊戲機,還有希望在浦東能住大房子。’我當時想,好吧,他知道他想要什麽。左邊的男孩,他給了一個很貼心的回答,“我希望世界和平。”雖然這有點像孩子們認爲的‘正確答案’,但中間的孩子就站在那裏認真地思考了很久,我可以看出來他真的很疑惑,我幾乎都想告訴他,其實我不能幫他實現這個願望,就只是一個問題而已。但最後他告訴我說,‘我希望我的父母年輕一點,這樣我可以陪伴他們更久了,他們也可以多陪陪我了。’我當時就想,他剛剛許的願望是多麽貼心和令人深刻啊。”

“這真的讓我想象到這個孩子未來十年在中國的生活,以及這個非常善良的孩子帶著所有的挑戰、希望和夢想走向這個世界。我想我就是要爲這樣的人寫故事,我要拍這部電影,讓這樣的孩子看到這部電影時,能給他一些希望,以及對這個世界的信心。”這也是克裏斯在多年的創作中,一直堅持的理念。“我認爲電影和故事最強大的地方在于,它們會把我們聯系在一起,它們能夠讓我們透過其他人的目光來看這個世界,並借此讓我們理解我們自己的生活。你可以從其他人的生活中發現自己的人生,你可以從中學習,你可以獲得啓迪,你會從中得到慰藉。”

對于克裏斯在情感共鳴上的極致追求,《許願神龍》的制片人、好萊塢知名制作人阿倫沃納也表示了贊同,“制作一部好的動畫電影,其中一個秘訣就是走進並了解你要講述的故事,確保你所講述的故事能夠與觀衆心靈相通,這些故事可以是大衆化的,幽默風趣的,以及具有他們可以認知的情感。這都和在電影中認識自我有關。可以讓觀衆們感同身受,産生情感共鳴。我認爲這就是創作一部非常棒的動畫電影所具備的要素。”

“心靈”是可以被“畫”出來的

由迪士尼皮克斯出品的動畫電影《心靈奇旅》將于今年秋天在全球上映,該片講述的是夢想成爲爵士鋼琴家的男主角喬伊與厭世的靈魂22相遇,它們攜手返回現實世界尋找生命意義的故事。這樣的劇情很容易讓觀衆想起皮克斯的另一部爆款之作《尋夢環遊記》,兩者都是借由“靈魂”來完成人物的一次自我對話。

該片導演彼特道格特是皮克斯動畫工作室的首席創意官,由他執導的動畫電影《怪獸電力公司》《飛屋環遊記》《頭腦特工隊》也都創下過不俗的口碑和票房紀錄。而對于創作《心靈奇旅》這部作品,他竟表示是源于對自我的“懷疑”,“我曾一直覺得,創作動畫電影就是我的命中注定,但有些時候,我也會心生猶豫,動畫在我有限的人生裏,真的是我的全部追求了嗎?”他認爲,人的心靈可以決定一個人的性格、愛好甚至命運,“雖然,聽上去我在講一個很大的概念,但在皮克斯,做任何一部電影,我們都會去做類似的思考與探索,正因如此,皮克斯的電影才會獨一無二,深入人心。”

而當著手進行創作時,彼特卻發現“心靈”是難以被“畫”出來的。“如果我們要做一部關于心靈的電影,我們面臨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心靈長什麽樣?爲此我們做了很多研究,我們學習了多個流派的哲學思想,研究了很多傳統,發現了以下幾個常見的形容方式:似煙似霧、非物質形態、無固定形態、呼吸、空氣,聽上去都很有意思,但對我們創作卻毫無幫助,空氣該怎麽畫出來?如果要在熒幕上呈現,我們必須得把它畫出來。”

《心靈奇旅》的制片人達娜默裏透露,關于“心靈長什麽樣”的問題,皮克斯的很多藝術家都貢獻了他們的獨特創意,但卻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方案,“我們希望呈現更具人性化的形態,希望它有易于辨別的臉部特征,能夠傳遞表情和情緒。它既能體現出形態的捉摸不定,但又有面容。”創作團隊又通過嘗試不同的顔色,來表現“心靈”的豐富層次,甚至還開發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描線手法,最終完成了“心靈”這個角色的銀幕形象。

不過,這些努力在彼特道格特看來,僅僅只是創作的第一步,人物和故事才是作品的根本,“我們的主角必須得過著實實在在的生活”。隨後,主創團隊開始賦予人物生命力,比如讓喬伊“成爲音樂家”。《心靈奇旅》的聯合導演、編劇坎普鮑爾斯透露,爲了讓角色更加鮮活,他把自己的一些親身經曆寫進了劇本裏,並走訪了理發店、裁縫店、學校、爵士俱樂部,做了大量的實地調研。“對我來說,喬伊的人生是具象的,是最能引起共鳴的,但創作任何一個故事,都需要超脫單純的個人化經曆,達到更高的高度,因此我們需要讓故事的觸及面更廣。”彼特補充說,正是這種既虛又實的處理方法,讓影片達到了一種平衡——既能讓觀衆鮮明地聯想到現實世界中的真實事物,又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新奇體驗。

最後,彼特還向中國觀衆賣了一個關子,他表示這場“心靈奇旅”不僅僅探索了主人公喬伊的生平與夢想,也帶領觀衆完成了一次自我的人生探索,“如果你想知道你如何來到地球上,你的誕生又帶著怎樣的使命,電影《心靈奇旅》或許會給你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