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青春韵事 1-4

精彩内容:


                        第001章、姐弟情深

    林鴻儒出生在中部一個富裕的家庭,哥哥林嘉棟是商業界的鉅子,但在一次
的宴會裏,哥哥受不了好友的頻頻勸酒,而帶著幾分醉意回家,不幸地那條回家
的路,也是他的不歸路,從此與世永別。

    自從哥哥去逝後,留下姐弟四人,嫂子張淑惠一肩擔起家庭的生活重擔,繼
承夫業在商場上打滾,在短短的一年中將公司經營的更規模龐大,且名聲更遠超
過丈夫的名氣。

    今年暑假林鴻儒參加救國團的登山活動,在攀爬的途中不慎跌斷了腳,而住
進醫院特別病房休養。親朋好友得知此事後,都紛紛的跑來醫院探病,增添幾分
熱鬧。

    這天嫂子送走了所有訪客,坐在床沿邊對著林鴻儒說:

    “小儒,你是我們林家的唯一血脈,我希望今後你不要再有任何的意外,你
是姐心中的一塊肉,要好好愛惜自己。”說著,眼角滴下了淚水。

    林鴻儒感動的握緊嫂子的雙手說:“嫂子,對不起!今後我不會再讓你傷心
了,我愛你,我會好好孝順你。”

    說完,姐弟二人相擁在一起,仿佛時光停留一般,久久不能分開。

    此時,嫂子開口道:“小儒,你也好幾天沒洗澡了,姐去幫你準備熱水,幫
你全身擦拭一下好嗎?”

    “嫂子,這…這……不大妥當吧!”

    “這有什麽不好意思的,你我是姐弟啊,且你是我身上的一塊肉呀!”

    說完便往浴室裏去。一會兒,雙手捧著臉盆來到床邊。嫂子將毛巾擰乾,小
心異異的擦拭著林鴻儒的每一寸肌膚。林鴻儒感到全身舒暢,那七寸多長的雞巴
不知覺的堅挺著。當她擦拭到腹部時停住了,臉頰泛起一便遍紅薰,雙眸直視著
林鴻儒的陽具,不知覺的一陣顫抖,小穴裏像有千萬只的螞蟻爬著。

    林鴻儒見此景,尴尬的說:“嫂子,不要再擦了。”

    說完,雙手去拉著棉被想遮掩自己的窘態。

    嫂子爲了進一步刺激弟弟,拉開了棉被緩緩的低下頭,以近似遲頓的動作,
慢慢的將陽具吞入口中,舌頭在龜頭上舔舐著,左手輕輕的撫摸著陰囊,右手則
去解開自己衣服上的鈕釦.

    林鴻儒受不了嫂子如此的挑逗,也伸手在嫂子的肌膚上遊走著,最後停置在
嫂子的雙峰上,把玩著那兩粒乳頭。

    此時嫂子已全裸的呈現在可愛的弟弟眼前,以手指溫和地撫弄自己的陰毛。
口中急速的套弄弟弟的雞巴,嘴裏發出“嗯……嗯……”的聲音。

    林鴻儒曾幾何時,被如此的玩弄過。一股舒暢直沖腦門,雞巴忍不住跳動幾
下,那又濃又密的陽精直射嫂子的口中。嫂子閃過不及,索性全部吞入口中。

    林鴻儒雙手捧起嫂子的臉頰,深情的雙眼直視著嫂子說:“嫂子,我愛你,
我要永遠和你在一起,要好好孝順你。”

    “小儒,姐姐也愛你。”

    說完,將嘴唇貼上自己弟弟的嘴上,兩人伸出舌頭到對方的口中,互相吸吮
對方口中的激情。兩人的手也沒閑著,林鴻儒左手在嫂子的乳房上揉弄,右手伸
到小穴上撫摸扣弄,嫂子的手則去搓揉弟弟的雞巴。

    一會兒,兩人的唇舌分開,林鴻儒低下頭去吸吮著嫂子的乳頭,輪流輕輕咬
著兩顆櫻紅色的肉粒。他移動他的手,顫抖的撫摸著嫂子的大腿,嫂子想著眼前
撫摸著自己的是弟弟,浪穴不由自己的流出美妙香甜的汁液來。

    “嗯……嗯……小儒……真壞…吸嫂子的奶奶……但…好舒服……喔……”
嫂子嬌喘著。

    林鴻儒移動他的手,接近嫂子毛絨絨的浪穴,他以不熟練的動作撫摸著嫂子
的陰唇,撥弄著陰核,異樣的快感激蕩著嫂子全身的細胞。

    “小儒……你的手也壞……啊……好…美…嗯……”

    張淑惠的全身不知不覺地瘋狂激烈的興奮著,乳頭因興奮而變的堅硬,雙腿
也上上下下猛烈抽動著。林鴻儒此刻更用他舌頭,吸舔著嫂子已泛濫成災的陰戶。

    “噢……我的乖弟弟……好弟弟……你舔的姐好爽……姐受不了了……快
……舔死姐姐吧……把姐的浪穴吸乾吧……天呀……”

    弟弟一邊吸著,一邊用手搓揉著嫂子的乳房,此刻的張淑惠已接近崩潰的狀
態。

    嫂子的屁股開始上下迎合弟弟的嘴唇,雙手向上抓住床上的欄桿,嬌呼:
“嗯……啊…啊…喔……喔……親……弟弟…好厲害……姐……快要來…了……
嗯……喔…喔……要……要…來了…啊……姐……泄了……”章淑惠在弟弟的吸
吮下達到高潮了。

    一陣抖擻過後,一股陰精奔流而出,弟弟照單全收舔個精光。張淑惠無力的
雙手撫摸著弟弟的頭發,看著弟弟臉上沾滿自己的愛液,覺得自己淫蕩無比。

    接著對親愛的弟弟說:“現在用你的大屌來填滿姐饑渴的浪穴吧。”

    張淑惠張開了雙腿,弟弟遲疑了一會,終究按捺不住滿腔的欲火,用手扶著
陽具對準洞口用力的挺進,因有淫水的潤滑,大屌毫不費力的穿刺了進去。

    林鴻儒發出爽快的哼聲,並開始有節奏的前後挺進著。

    “噢……幹……用力的幹……我的好弟弟……姐姐需要你的大屌……快……
用力的幹姐吧……啊……姐被你幹的好爽……好爽……姐永遠都屬于你……啊
……嗯…好美……嗯……啊……”

    林鴻儒一邊挺著大雞巴抽幹著嫂子的騷穴,一邊用手去搓揉著嫂子的乳房,
並用嘴吸著奶頭,用舌頭去撥弄著那因高潮而堅挺的乳頭,上下的快感相互沖激
著,使得張淑惠陷入瘋狂的狀態。

    “我的好弟弟……好丈夫……你幹死姐了……嗯……好爽喔……用力的幹吧
……姐願意爲你而死……唷……好哥哥……大雞巴哥哥……用力幹姐吧……姐的
小穴……好舒服喔……嗯……姐快去了……”

    林鴻儒聽到嫂子淫蕩的浪叫聲,他想完全的征服嫂子,他要讓他嫂子今後都
聽他的差遣,更加的努力的抽幹著。

    “喔……對……就是這…樣…啊……我的孩子…啊……親哥哥……深一點…
喔……用力幹我…幹…幹……嗯……幹你的小穴…姐……我是…小儒的小穴……
就這…樣…幹的姐…上天……吧……啊……嗯……”

    “噗…滋……噗…滋……”加上床搖動的聲音,他們姐弟兩身體交纏著,嫂
子的小穴被林鴻儒深情的幹弄著,來回的進進出出,抽出的時候,只留著龜頭前
端,插進去的時候,整根到底,當兩人的胯骨撞擊時,林鴻儒只覺得大腿酸酸麻
麻的,但是體內的欲火讓他忘記了疼痛,只有這樣才能宣泄他體內高漲的欲望。

    “嗯……嫂子……這樣幹你…爽不爽……弟弟的……雞巴……大不大……幹
你的小騷穴……美不美……啊……嫂子的小穴……好緊……好美喔……小儒的雞
巴……被夾的好……爽……嫂子……我好愛……你……你……啊……”

    “嗯……嗯……小儒好棒……好厲害……啊…啊…你的……大雞巴…幹的姐
……骨頭都酥……酥了……你是嫂子的……親哥哥……大雞巴哥哥……嗯……好
爽……好美啊……插到妹妹……花心了…啊……啊……”

    林鴻儒將嫂子的屁股擡高,把枕頭放于嫂子的臀部,使張淑惠的小穴更加的
突出。並擡起嫂子的左腿架于肩膀上,讓張淑惠能看到他們姐弟的性器官連結在
一起。

    “啊……嫂子……你看……我的肉棒……在你的小穴裏……進進出出的……
看你的……啊…啊……小騷穴…正在吞吞吐吐…的……我的大雞巴……嗯……嗯
……幹的你……爽不爽……美不美……啊……”

    “嗯……嗯……啊……爽……嫂子的小穴……爽歪歪……了……哎呀……好
美喔……大雞巴哥哥……好會幹喔……嗯……”

    張淑惠媚眼如絲的看著她們性器官,自己的淫水沾濕了兩人的陰毛,還流了
滿床,像是小孩尿床一樣,濕了一大遍。這時張淑惠的小穴有著陣陣的痙攣,一
陣陣舒暢的感覺從小穴流出,林鴻儒也滿身大汗了。

    “喔……喔……親弟弟…啊…嫂子快來了……啊……你也跟…姐一起吧……
我們姐弟倆…一起來吧……嫂子快給你……了……啊……”

    林鴻儒也到達爆炸的邊緣,于是加快速度的插幹著小穴,深深的插到底,睪
丸次次碰撞在嫂子的小騷穴,仿佛要被他幹進去一般,林鴻儒用手撫摸著嫂子和
自己雞巴和肉穴的交合處,用手指去玩弄嫂子的陰蒂。沾滿了一手兩人的精水,
把手指伸入嫂子的口中,張淑惠激動的含住吸吮著弟弟手指上的淫水。

    “嗚…嗚……嗚……”嫂子嘴裏有弟弟的指頭,邊隨著弟弟的撞擊邊發出快
感的鼻音。

    “啊……啊……嫂子我要來了……”林鴻儒快支持不住,要做最後的沖刺。

    張淑惠吐出手指,也叫道:“來吧……嗯……嗯……射給…嫂子……吧…把
小儒的…孩子……全射來吧……啊……啊……姐也快來了……姐來了……啊……”

    張淑惠的小穴一緊,一陣暖流自體內湧向林鴻儒的龜頭,她泄了,高潮了。

    林鴻儒也支持不住,腰骨一麻,出口道:“啊……嫂子……我也射了……啊
……”

    林鴻儒一喊再用力一頂,將雞巴全根沒入嫂子的小穴,讓龜頭頂住張淑惠的
子宮口,陣陣的陽精傾巢而出,把自己滾燙的陽精全部望嫂子的小穴射入。

    “啊……好燙……好舒服啊……美…美的上天了……嗯……我的…孩子……
親哥哥……射給我了……啊……”

    林鴻儒射完精後,壓在嫂子的身上,再聳動幾下,就趴在張淑惠的身上喘息
著。兩個人都汗水淋漓,呼吸急促,之後兩姐弟相擁一起,互相撫摸著身體,因
疲勞而相互擁抱同床而眠了。



                    第002章、淫蕩的嫂子張淑惠

    在醫院裏休養了一個多月,總算痊愈了。但如此美好的暑假結束了,林鴻儒
感到幾分的失望,帶著一顆無奈的心,回學校參加開學典禮。

    陳香雪是林鴻儒的導師兼英文教師,現年叁十歲。于年前嫁爲人妻,可惜新
婚不久丈夫被派往海外當任區域經理,留下她孤守香閨強忍兩地相思之苦。

    陳香雪有著傲視群雌的34D大胸脯,細白的肌膚加上修長的美腿,是全校
公認的校花。

    林鴻儒雖然已在嫂子媚豔的肉體上享有不盡的愛,但是他也垂涎陳香雪雪白
的胴體,暗想著該如何和老師共赴巫山,享受她那成熟的身體,雞巴在那淫蕩的
小穴進出。

    林鴻儒在課堂上總是陶醉于兩性之間的邂逅,幻想著老師陳香雪那迷人的身
材,使原本學業成績不錯的他上了高二後。成績一落千丈倒引起了嫂子的關切。

    夜裏,林鴻儒在房間裏看書,嫂子端了牛奶和面包進來,對林鴻儒說:“小
儒,嫂子……跟你…跟你的關系,會不會影響……”

    “嫂子,你想太多了,這是我們姐弟倆的秘密,在家裏,你是照顧我們的好
嫂子,在床上你是我親愛的老婆,性伴侶。你愛我,我也愛你,你要有這樣的想
法才行,不然,你我的關系會讓你有罪惡感,那就不是快樂了,是不是呢?”

    “小儒,這……我懂,可是……你的成績卻明顯退步啊!”

    “那……這樣好了,嫂子,你請我的導師陳香雪來作我的家庭教師,好不好
啊?”

    “也好!嗯……小儒……嫂子不知道爲什麽……現每天都想要……你…會不
會…覺得姐姐很淫蕩?”

    “嫂子,怎麽會呢!我就喜歡你這樣,我愛死了。”

    “真的喔?”張淑惠開始有點撒嬌,依偎在弟弟的胸膛。

    “真的。”

    林鴻儒隨即伸手到嫂子的衣物內,一手就去撫摸她的雙乳,一手伸進了她的
內褲裏面搓揉。

    “啊……嗯……小儒……人家…好想要喔……嗯……”

    張淑惠隨即往林鴻儒身上一倒,雙手缳抱著林鴻儒的脖子,嘴唇輕吻著弟弟
的嘴巴。

    林鴻儒慢慢脫下嫂子的衣服,只剩下一件小小的叁角褲。張淑惠也脫下弟弟
的褲子,雙手隔著內褲撫弄弟弟的陽具,在陰囊處輕揉著。

    張淑惠離開弟弟的嘴唇說:“啊……嫂子的小穴……好…好癢啊……嗯……
好弟弟…你…你好壞啊……唷……嗯……”

    說著就脫下林鴻儒的內褲,一口將弟弟的陽具含進嘴裏。

    張淑會口交的技巧愈來愈純熟,舌尖舔舐著馬眼,雙手去玩弄著陰囊,一下
子就差點讓林鴻儒射了出來。林鴻儒從嫂子的口中抽出陽具之後,讓張淑惠趴在
書桌前,拉下她的內褲,緩緩的將雞巴插進嫂子的小穴。

    “啊……小儒……好舒服……真好……嗯……啊……嫂子…好舒服喔……啊
……嗯……好美喔……嗯……”

    “嫂子……不……你現在是我的老婆……我要叫你名字……淑惠…淑惠妹妹
……喜歡嗎……哥哥的雞巴……幹…幹你……爽不爽……啊……”

    “嗯……喜歡……我喜歡小偉叫我名字……淑惠……淑惠是小儒的老婆……
是小儒的妹妹……嗯……啊……哥…哥……你喜不喜歡淑惠妹妹…啊……嗯……
好棒啊……小儒哥哥……淑惠妹妹…愛你……嗯……”

    “哎…呦……親弟弟的雞巴…好…好大喔……插得妹妹好舒服……啊……嗯
……大雞巴哥哥……嗯……美上天了……啊……”

    林鴻儒聽到嫂子如此淫蕩的呼喊著,更加賣力的抽幹嫂子的小穴,雙手則去
玩弄張淑惠的雙乳,嫂子則雙手牢牢捉著書桌。

    “啊……小儒……你…插死嫂子了……嗯……呦……好弟弟……嫂子真幸福
……嫂子要嫁給你……嗯……嫂子是你的老婆……嗯……我要……啊……要你天
天……幹…幹……嫂子的小穴……嗯……嗯……”

    林鴻儒扶起嫂子的左腿,使張淑惠的小穴更開,而那小陰蒂更加突顯出來,
林鴻儒便伸手去扣挖那小陰唇和陰蒂。

    “啊……小儒…好丈夫…親哥哥……你的肉棒…好粗…好大……啊……嗯
……快…啊……快……嫂子…小儒的親妹妹……要出來了……啊……快泄了……
好舒服……啊……嗯……啊……爽……爽死我了……”

    張淑惠泄了一次之後,林鴻儒抱起嫂子往床上躺下。張淑惠依靠在弟弟的胸
膛上,用舌尖去舔舐著林鴻儒的每一寸肌膚,最後停留在胸部,吸吮著弟弟的奶
頭。林鴻儒則雙手去揉捏著嫂子的乳頭和輕撫著那烏黑的秀發。

    經過一陣的愛撫,張淑惠的小穴感到陣陣的痲癢,一股淫水不知覺的從小穴
中汩汩而流,就起身舉腿跨過林鴻儒的身體,握著弟弟的肉棒對準小穴慢慢的坐
下,因剛泄過小穴比較敏感,不敢大力坐下。

    “小儒……你的肉棒好粗…好長……啊……每次多插的……哦……嫂子好爽
……嗯……好舒服…啊……嗯……”

    張淑惠說完之後,開始扭擺身體,運用腰力推送著肉棒,隨著她一節一節的
運動,把弟弟的雞巴一寸一寸的吞進小穴裏,林鴻儒感覺到一波一波的快感侵襲
而來,頂著腰力用力的將臀部往上送。

    “哎…呀……插死我了……啊……用力……嗯……用…用力幹……啊……嫂
子…淑惠妹妹…的小穴……爽…啊……啊……嗯…嗯……喔……快…快……快一
點……啊……用你的大雞巴……插…妹妹的小穴……嗯……”

    張淑惠的雙腳夾得林鴻儒更緊,讓小穴緊緊的包裹著弟弟的雞巴,忘情地叫
了又叫,腰也不斷的擺動,配合林鴻儒的抽送。

    “啊……用力……好弟弟…大力的幹……嗯……爽…太爽了……嗯……好丈
夫…親哥哥…妹妹好舒服喔……嗯……啊……人家要大雞巴哥哥…用力……用力
幹死妹妹……爽……好棒……啊……啊……嗯……嫂子…爽……死了……嗯……”

    林鴻儒將嫂子幻想成老師陳香雪,瘋狂的將陽具往上頂,張淑惠也瘋狂的擺
動她的腰,配合林鴻儒的肉棒往下坐,誰也不認輸。

    “啊……幹…幹死你……幹死你這騷貨……嗯……用我的大雞巴……插穿你
的騷穴……啊……看你還…浪不浪……啊……”

    “嗯……好美喔……小儒哥哥……啊……嗯……你幹的嫂子好美…喔……嗯
……啊……妹妹快…快受不了了……嗯……哎…呦……泄了……小儒……嗯……
嫂子要…泄了……你幹死嫂子了……啊……嗯……大雞巴哥哥……淑惠妹妹……
好爽……嗯……啊……你的雞巴…幹…幹的姐嫂子……好爽……嗯……快…讓姐
姐爽死吧……”

    “姐!我也要射了!”

    “來吧……啊……射…射進嫂子…的小穴裏……嗯……啊……我……嗯……
泄了…泄了…爽死我了……姐被你…插的好爽……”

    林鴻儒立刻開放精關,將那又濃又密的精液,往嫂子的小穴裏射,張淑惠受
到弟弟那火熱的精液一射,不自主的抖擻一下,軟綿綿的趴在林鴻儒的身上。兩
人帶著甜蜜的笑容,相擁著進入夢鄉。

    隔天張淑惠帶著禮物到學校拜訪陳香雪,請她擔任林鴻儒的家庭教師。陳香
雪因夫婿出國在外,晚上總覺的有些落寞,加上林鴻儒是自己班上的學生,也就
爽快的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