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床上好玩不过嫂子

精彩内容:

        大嫂不是我真的大嫂,是幾個結拜兄弟中老大的妻子,她的名字叫萍。萍其實並沒有多漂亮,跟唱歌的蔡琴有點像,唇邊也有顆痣,倒是增添了一點風情,年輕的那會也是身材高挑,前凸後翹,言談舉止比較優雅,舉手投足也充滿了韻味,但是後來生了小孩,加上生活的忙碌奔波,跟大部分女人一樣,終究逃不開歲月的刻痕。身材慢慢變胖,臉上也漸漸起了皺紋,不過她本身是銷售化妝品的地區經理,平時也懂得保養與化妝,看著也起碼年輕了好幾歲,身材在女人方面也不叫胖,只能稱之爲豐滿,可是女人一豐滿,有時卻又更加吸引人,那一對漲鼓鼓、呼之欲出的乳房,挺翹豐滿的屁股,無時無刻不吸引著色迷迷的男人的眼球。
  和萍認識的這些年其實從來沒有對她有過非分之想,盡管有時看到她穿著比較性感,心裏有點小癢癢,但是從沒想過會與她能發生最親密的接觸。畢竟是兄弟的妻子,就算心裏有點小九九,基本上也就放在心裏淡淡想一下而已。想過也便忘了。平時的接觸無非是兄弟之間的聚會上,吃個飯,唱個歌,然後各自回家,互相之間很少單獨聯系,除非實在碰到什幺事正好是我的行業能幫上的,才會打個電話發個短信要求我幫忙一下,而我也因爲她是大嫂,所以也不遺余力的幫過幾個小忙,在電話裏QQ中她也簡單的一聲謝謝就過去了,並不會讓我産生什幺花花心腸。
  事情的轉折發生在我們的又一次聚會上,那時因爲她加班所以要晚點過去,在我往酒店趕的途中老大給我打電話,叫我順便去接下大嫂,我挂斷電話直接奔向萍的工作室,走進單位大廳已經空無一人,我直接走到她的辦公室,看到她正對著電腦在辦公,敲了下門,看到她擡起頭來,有點驚訝的問我:「你怎幺來了?」「奉命來接你啊。」大嫂「哦」了一聲:「我馬上好,你再稍微等等。」我在邊上的椅子上坐下,點了根煙,無聊中望向工作中的萍,因爲她是職業女性,所以此刻穿著女性的職業套裝,一條短袖的緊身襯衫,灰色的短裙,萍的身材很豐滿,此刻坐著更加的凸顯,肥大的屁股裹在裙子裏,看著讓我擔心那裙子受不了壓力而崩破,因爲她的襯衣上面兩個扣子未扣,飽滿的乳房把領口撐的很開,從我這邊望過去可以看到右邊半個雪白的乳房,在這幺靜谧的辦公間,忽然看到一個女人最誘惑人的兩處風景,心中不免胡思亂想,盡管知道眼前的女人是我兄弟的妻子,是我大嫂,但是我還是很邪惡的起了生理反應,反正時間也不趕,她又在安心工作,我便靜靜的抽著煙,眼神不時的飄向她身上最動人的兩個地方。可是忽然發現,萍好像顯得有點急促不安,臉色紅紅的,胸部快速的微微起伏,盡管男人大多自作多情,但是此刻我也不會認爲萍是因爲和我兩個人待在一起而産生了什幺想法,我問了句怎幺了?萍轉頭看我一眼,眼神有點慌亂,馬上又轉回去盯著電腦,回答說沒事,可是我分明聽到了她聲音中有一絲的顫抖,就算到了此處,我依舊沒有什幺多余的想法,畢竟平時和她的交集太少,我急忙走到她身邊彎下身子看著她又問:你沒事吧。看到她的臉上兩邊都飄著一朵紅暈,知道我看她,頭垂的很低,可是呼吸明顯更加的急促了,雙手胡亂的整理著桌上的檔,翻來覆去不停擺弄,卻一直沒整理好。我擡手摸向她的額頭,看是否發燒了,當我右手觸碰到她的額頭時,她宛如觸電般一頓,然後僵直的坐那不動,我感受了下,沒有溫度,又用手背觸碰下她的臉,這一刻倒是感覺到了臉上有點發燙,我忙問:
  大嫂,你怎幺了?這兩天有感冒幺?萍擡起眼忽然怔怔的看著我,大大的雙眼水蒙蒙的,感覺她看我的眼神跟以前完全不一樣,我倒是被她看了個不好意思,心裏不免自作多情的想:難道大嫂真對我有意思?這完全不可能啊。我不自禁的用手撓了撓頭,苦笑道:你究竟怎幺了?如果不舒服,我們先去醫院好不好?不知道是我的感覺還是真是如此,總感覺萍的眼神有那幺一點點幽怨,一絲絲迷蒙,她緊緊的咬著下唇,好一會才松開,猛地站起身來,說:我們走吧,這裏的事我明天再做了。說完迳自往門外走去。我繼續撓頭,真是猶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完全不明白眼前的萍究竟怎幺了?只好跟著出去了。
  在趕往酒店的途中,她坐在副駕駛默默的望著前方一動不動,也不說一句話,我幾次轉頭看她,依舊一個姿勢,氣氛太尴尬,我也不好細問,到了酒店吃飯,吃飯過程中,我也好幾次忍不住望向她,幾乎每次望過去,她也望向我,然後略帶慌張的轉移視線,我知道我和她之間一定發生過什幺事,只是我完全不知情。
  她的這種反應我也完全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裏。在辦公室裏她那種表現那種眼神,稱之爲暧昧吧,也能算的上,但是我就更不明白了,我和她之間的相互交往都只局限于如眼前的飯局或是KTV,平時幾乎是完全沒有交集和交流,我也不會自作多情的認爲我的魅力會有那幺的大。想著還是以後找機會再問她吧。這次的聚會像往常一樣的結束,兄弟幾個喝的爛醉,被各自的老婆帶回家,但是辦公室的那一幕卻已紮根在我心裏,揮之不去。我有點迷茫,更有點期待,因爲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的那種表現,至少不是厭惡與憎恨。
  大概過了幾天,上班打開電腦,開了QQ,不一會,她的QQ圖像閃亮起來,我立刻發了一段話過去:大嫂,那天你究竟怎幺了?過了好幾分鍾,她才回過來一句話:你自己真的不知道?我又開始撓頭了,細細的回想下與她的接觸,確實沒有什幺值得記憶的事情啊。
  「我真的不知道,你能告訴我嗎?如果是我做的不對我向你說抱歉。」「你那天在KTV爲什幺對我那樣?」我明白她說的那天肯定不是上次,我往回再細細回憶,還是一無所獲。可是從她的話裏,至少我還是明白了一點,我肯定對她做過什幺,說過什幺。如果真的,我是有必要道歉的,畢竟朋友是做一輩子的,不想因爲我的無心之失而影響兄弟感情。可是我也奇了怪了,我們在一起的時候都是兄弟幾個在一起的,當著這幺多兄弟,我敢做什幺出格的事幺?
  「大嫂,能和你見面談談幺?」
  「嗯,在XX茶館。」
  我領著包立刻開車趕往茶室,她已經先我趕到了,要了個包廂,靜靜的坐在那,手中捧著茶,望向窗外。我在對面迅速坐下,要了杯茶,等服務員走開,我迫不及待的問:「大嫂,我究竟做了什幺了?對不起對不起。」萍轉頭看著我,又是那種眼神,天哪,男人哪禁得起這樣溫柔的眼神啊,她定定的望著我,臉色似乎有點生氣:「你真的什幺都不記得了嗎?那你那次對我那樣,說那樣的話完全是因爲喝醉了酒是嗎?」盡管我還是想不起什幺,但是我知道我確實對她做了出格的事情了。這個時候任何一種回答都能引起眼前這個女人的憤怒和傷心,如果我確實是因爲喝多了對她做出了那些過分的占便宜的事來,這本身已經是對她的不尊重,對兄弟的不道德。可是女人也是有自尊的,每個女人也都有那點虛榮,覺得自己魅力依舊。擺在面前的只有2個答案,第一是我喝多了,對她的不規矩是因爲我的醉酒而不是她的魅力,我估摸著她也會因此生很大的氣。第二是我對她本來就有意,所以借酒壯膽做了些平時不敢做的事,這個方面體現的是對兄弟的不忠,可是至少女人的魅力在那顯示了作用。我飛快的想著藉口,畢竟我也是30多的人了,在女人方面再傻總也有點明白,我對她做了些出格的事,可是她還願意跟我出來講這個,至少她是不討厭我的,如果是討厭我的,這件事早已不可收拾。我呼出一口氣,心裏已有了打算:「原來是這個啊,這確實是我的不對,我向你說對不起。」她搖搖頭:「我不要對不起,我只想知道你那樣對我是喝多了還是像你自己說的你一直喜歡我。」喝酒誤事啊……心裏盡管感歎,但是這次卻讓我居然知道了一個女人的內心。
  我知道她和老大之間的感情一向很好,盡管老大在外也有很多花花事,但是他們夫妻確實恩愛,可是如此恩愛的夫妻,做妻子的因爲丈夫的朋友的酒後無意的動作言語,內心也開始情動。這個時候內心不免得意的自作多情起來,讓眼前的女人如此糾結,如此心亂,看來自己本身還是尚有一點吸引力在的。這樣的場景,這樣的對話,我至少可以很嘚瑟的肯定,她對我是有一點動心了。
  「過去了這幺久,你當什幺事都沒發生過,所以我也一直不敢提。我一直以爲你生氣了,我怎幺還敢提那次的事?」我開始瞎編,此時此刻,我已經忘記了兄弟情,心裏想著的是怎幺把眼前這豐滿動人的大嫂騙到手,是的,我得承認我的卑鄙無恥不道德,可是在女人上面,又有誰能克制住自己?特別是人妻,朋友的妻子,單單想想就讓人無比興奮刺激,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成功,但是我只要編的好,就算不能和她上床,至少她心裏已經有那幺一個位置有我了,無論輕重。
  我無比真誠無比深情的看著她:「雖說酒能亂性,但是酒後也吐真言,如果不是我心裏一直有你,都快憋不住了,我能在那樣的場合對你做出那樣的事,說出那樣的話幺?我不知道爲什幺,就是那幺想你,每天晚上都要想你,我甚至在和她做愛的時候,心裏想著的也是你,想著的是和你做愛,我內心想像著你成爲了我的女人,我得到了你的全部,就這幺想著想著,感覺很幸福很快樂」我的心裏是極爲忐忑不安的,我不能想像我這樣拙劣的言語能騙得過眼前這個已經飽經人世的30多歲的女人,可是上天就是這幺眷顧,眼前的萍不知道被什幺沖昏了頭腦,臉色居然慢慢紅潤起來,呼吸也加快起來,她看我一眼,又趕緊別過頭去,露出了嬌羞之態。有時候網上說的不錯,對付少女需要用甜言蜜語,對付熟女不用那幺虛僞,她們早已經不相信那種山盟海誓,反而是一些露骨的語句更能刺激到她們的荷爾蒙。眼前的大嫂明顯已經被刺激到了,她聲音低如蚊呐:「可是你膽子太大了。」她又迅速的看我一眼:「如果那天你老婆在,你肯定不敢這幺做了吧?」我故意嘿嘿傻笑:「老大沒感覺到吧?」「嗯。不過你的膽子真的太大了,他們剛把老四扶出去,你就撲過來抱我,親我,還……還那幺摸我。?」靠,這是什幺節奏,我居然做到那幺一個程度?「你怎幺不給我一巴掌,不把我推開?」「你力氣那幺大,我怎幺推的開?而且我……我……」「有反應了是吧?」猛地一個靠墊向我砸了過來,她故作生氣的瞪著我,臉色潮紅,呼吸越來越急促,我繼續嬉皮笑臉:你看你現在也有反應了。
  她又拿了個靠墊扔過來,忽然開始哭了起來:你就這幺欺負我,你還這幺欺負我。我不知所措,這女人真是說變就變啊,前一秒還跟你打情罵俏呢,這一秒眼淚說來就來,我急忙走到她身邊,大著膽子擁著她肩膀:「好了好了,我開玩笑的。」她又開始瞪著我:「你究竟哪一句是開玩笑,哪一句是真的?」她擦著淚,繼續訴說:「你知道幺,那天你那幺對我後,我幾天都無法安心工作,我心裏也總是胡思亂想,你究竟爲什幺這幺對我,你這個壞蛋,你爲什幺這幺對我啊?」我幫她擦了擦淚,把她緊緊的抱在懷裏:「我是壞蛋,我是壞蛋,但是你沒討厭我這個壞蛋是嗎?」我用手支著她的下巴,讓她擡起頭來看著我,我也定定的看著她,梨花帶雨,我見猶憐,心裏立刻湧起了一陣憐愛之意:「你不討厭我這個壞蛋,是嗎?你也不會拒絕我這個壞蛋是嗎?」「如果我討厭你,我也不會這樣了。」她說的很認真,認真的態度就好像我們兩個要白頭偕老一樣。「我們怎幺辦?我心裏很難受,我真的不知道該怎幺辦?
  我知道這樣肯定不對,但是我……」
  我知道,鴨子已經快到嘴了,但是我們這個年紀都已經成熟,也許她現在一時發昏一時情動,所以我們能走到這一步,可是如果分開了,冷靜了幾天,也許到時還是什幺都不發生,也不再發生。
  我站起身來,對她說你等我電話,不顧她的不解往外走去,就近找了一間賓館,開了個房間,然後發了一條短信給她:我在XX賓館幾零幾。我知道,如果她接到短信來的話,那幺今天我可以完全得到這個女人,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下她都能保持理智不來的話,那幺我們的事情只有當沒有發生過了,以後也不會再有這樣的時刻。
  在這樣的狀態下等一個女人,心裏是很急促很忐忑的,古惑仔的山雞曾經說:
  叫小姐最興奮最激動的時刻是在小姐還未來的時候的一些想像,那幺此刻也是,特別是第一次偷情,你不知道那個女人會不會來,你心裏哪怕有十足的把握能肯定她來,但是她還未到的時候你總會有一些失落,有一些焦急,不來,怎幺辦?
  就這幺失去一次絕佳的機會。來了,我該怎幺開始跟她做,第一次肯定要做的好一點,這樣才有第二次第叁次,做的時候該怎幺做,怎幺做前戲?那個誘人的身子在被自己慢慢剝掉衣服後是怎樣的美麗?當自己進入她的身體後,又是怎樣一種滋味,等等等等,我此刻真的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屋頂上的貓,我沒法靜下來,我著急的等待著,門外稍微有點聲響,我的心就跳的好像要蹦出喉嚨,我也不敢打電話給她,這個時候打電話也沒用,我眼睛直直的瞪著那扇門,一動不動,終于,聽到門上傳來了敲門聲。
  這一刻,那單調的敲門聲比世上最美妙的音樂都要好聽,我全身的力氣仿佛在刹那失去了,我深吸一口氣,慢慢的過去,打開了門,那個優雅迷人的女人俏生生的站在門口,低垂著頭,手裏拿著手機緊緊的捏著,指節都白了。在這一刻,幸福的感覺充滿心間,不敢相信這幸福來的這幺突然,這幺急速,我的聲音已經激動的顫抖:「你來啦?」「嗯。」萍的聲音也幾乎不能耳聞。
  我側過身子,她又站了一會兒,才低頭從我面前慢慢的走過去。走到床邊定住,一動不動。我關上門,又扣上鎖鏈,回頭看向那個站在床邊的女人,她背對著我,穿的還是那套顔色的職業女裝,她的心此刻一定和我一樣是不平靜的,我望著她的背影,那豐滿的屁股,那一雙潔白的長腿,接下來,這個女人將會被我脫去身上所有的衣衫,露出她那潔白美麗的身子,任我宰割。我可以吻她那性感的雙唇,撫摸她堅挺的乳房,進入她那讓男人可以欲仙欲死的桃源洞,我在心裏對自己驕傲的大喊:這個女人,從下一刻開始就屬于我了,全身上下都是屬于我的。我的下體早已堅挺,我慢慢的走到她身後,雙手扳著她的肩膀,讓她慢慢的朝向我。
  她的臉就那幺顯現我眼前,美麗,臉上又有兩朵紅暈,她的眼睛此刻是那幺清澈,有那幺一點羞澀,有一點期盼,至少我看不到她的眼神裏有悔恨和無奈,我心裏有許多話想說出來,可是卻又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這個時候任何的言語表達都是蒼白無力的。在她來之前我心裏有無數想像,想像著粗魯的抱住她,吻她,撕開她的衣服,然後立馬插入幹她,可是此時此刻,我覺得那樣的想像是多幺的幼稚可笑,這一刻氣氛的甯靜和心裏的澎湃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可是我卻很享受這一刻心中兩種極端不同表現的感覺。我左手搭著她的肩膀,右手食指中指歪曲,輕輕的在她光滑的臉蛋上滑動著,此刻我看著她的眼神所流露的深情,真心一點也不造作,是的,忽然之間,我發現我是多幺的愛慕眼前這位女子。她毫不示弱的和我對視著,我想她也同樣從我眼中看出了我的真意,看到了我的期望,她輕輕咬著下唇,慢慢擡起她的雙手,將襯衣的第叁個紐扣解開了,然後依次慢慢的往下,解開了一顆顆紐扣,我能明顯感到我的呼吸粗重了,當一個女人這幺慢慢的卻毫不猶豫堅定的在你面前解開了她的衣扣,這種暗示比她叉開她的雙腿讓你插入更讓人無法呼吸,無法克制。我雙眼緊緊的盯著她已裸露在外的半個乳房,白色的胸罩明顯無法掩蓋這一對豐滿堅挺的奶子,那一條深深的乳溝預示著我陷入其中再也無法自拔,那紫色的乳暈調皮卻又含羞的探出一半身影,襯衣已經掉落在地上,可是我的目光已經無法離開那即將展示的美麗雙峰,萍的雙手探到身後,然後我看到了讓我差點流鼻血的一幕,白色的胸罩松動了,隨著她雙手的擺動,終于完全離開了它掩蓋著的雪白而飽滿的乳房,天哪,我覺得此刻天地間忽然靜了下來,我所望出去的世界被那一對乳房所充斥著,櫻桃般的乳頭驕傲的挺立在峰頂,仿佛向我在召喚,是的,此刻我再也無法裝作淡定,從容,我呼吸粗重,我像一頭發情的雄獅,猛地撲向眼前這個女人,緊緊的抱著她,嘴向她那柔軟溫暖的雙唇吻去,萍輕輕的「嗯」了一聲,聲音便像被切斷了似的,因爲我已吻住她的唇,我的舌頭迫不及待的向前探去,萍早已張開她的嘴迎接了這個不速之客,當我的舌頭與萍那柔軟靈動的舌頭交合在一起,我覺得我此生從來沒有過如眼前這幺讓我神魂顛倒的吻。我知道此刻的我是粗魯的,是瘋狂的,我像一個吸血鬼一樣用力的吮吸著萍的舌頭,萍的唇,可是萍是如此配合的回應著我,她的呼吸也開始粗重起來,堅挺的胸部頂著我的胸膛,我能清楚的感覺到她那兩粒可愛的乳頭觸動著我。我一手緊緊的扳著萍的頭,不讓她的唇離開我的嘴,一手在她光滑的後背遊走著,慢慢的移動到腰部處,拉開了她裙子的拉鏈,那一條短裙知趣的離開了萍的身子,將萍身上最讓我向往的地方展示在我的面前。
  良久良久,我們才分開,我們像兩個剛經曆了窒息的人一樣,大口大口的喘氣著,可是我們的目光依舊對視著,不舍得分開,我的聲音已經不像人聲,低沉而沙啞:「我要你。」萍沒回答,就那幺看著我,可是我分明已經從她的眼中看出了,她也要我。我將她橫抱起,輕輕的放在床上,我的右手還未從她的脖子下抽出,左手早已迫不及待的摸上了她的乳房,飽滿,柔軟,有彈性,我一個手根本無法覆蓋全,她的乳頭硬硬的頂著我的手掌心,我手掌蠕動,輕輕的回應著堅挺的乳頭,許是乳頭是萍比較敏感的部位,我才觸碰了兩下,她便「嗯,嗯」的輕吟著,我輕吻著她,額頭,臉蛋,脖子,慢慢的移動到她的胸口,那一雙乳房還是傲然的立著,當我一口含住了她另外一個乳頭,我聽到了萍「啊」的一聲長長的呻吟。我用盡我一切所會,情色小說描述的,AV中表現的,揉捏著她的乳房,吮吸著,撥弄著乳頭,萍的呻吟越來越短促,身子慢慢弓起,我一口吸住半個乳房,萍「啊」的一聲,雙手抱住我的頭,用力的往她胸口頂去,仿佛要將整個乳房塞進我的嘴巴,我左手伸向她的下體,拉住那條半透明的白色內褲,萍順從的擡起臀部,讓我將內褲褪掉,我從她大腿內側慢慢的移到陰部,那裏早已泛濫,我手指從她的陰唇劃過,直接觸碰到那一點已突起的陰蒂,萍猛地身子抽搐著,雙手更加用力的抱著我的頭,我都快被她的乳房頂的窒息了。我中指輕輕的在陰蒂上滑動了兩下,萍又仿佛像失去了力氣似的,松開了我的頭,身子摔到床上,用力的喘息著。我嘴巴往下移著,慢慢的來到了讓我爲之瘋狂的地方。陰毛比較茂盛,因爲早已濕透的緣故,有一兩撮緊緊的粘合在一起,我趴在她的下體處,雙目緊緊的盯著這個美麗可愛的蜜洞,我下面挺起的老二即將進入這個幽幽小洞,享受人間最快樂刺激的性事。我慢慢靠近,張開嘴巴,一把含住了整個陰唇,萍又「啊」的一聲,雙手往下摸來,輕輕推著我的頭,口中無力的道:「別,我還沒洗。」這個時候我哪裏去理她,就算沒洗,她的陰部對我來講也是這世上最好的美味,更何況她那裏根本沒有異味,有一股沐浴露的淡淡幽香,當然也有一點其他味道,可是混合了香味,這股味道卻更加觸動我的味覺。我舔弄幾下,看看她的陰部,看到陰道不停的張合著,那個淡紫色的菊花洞也一樣閉合著,對于菊花,我總有個底線,連老婆那都沒口過,畢竟那是出恭的地方,心裏總過不去,可是此刻我聽著萍的呻吟,看著她兩個可愛的洞洞緩緩的張合著,心裏湧起一股濃濃的愛意,是啊,這個女人把所有一切都向我毫不保留的敞開了,我還顧忌著那一點點底線嗎?我再也沒猶豫,伸出舌頭,舔向了那一朵含苞待放的菊花,萍被我的動作嚇了一跳,她喊起來:「鴻,那裏不要,那裏不要,太髒了。」我還是沒去理她,我沒有故作偉大,此刻的我只想給躺在那的女人最大的快樂,最完美的高潮,我心裏很堅決的跟自己說,爲了她可以做任何事。我就像個貪吃的小孩一樣,不停的舔弄,一會兒舌頭狠狠的往菊洞裏鑽,一會兒舌尖又快速的在陰蒂滑來滑去,一會兒又含住整個陰唇吸弄著,此刻的萍哪裏還來推我,她雙腿緊緊的夾著我,臀部不斷的太高,以便能讓我更加深入,給予她更強的刺激。她的呻吟已經毫無規律,當我舔弄蜜洞時她憋著一口氣,當我猛地逗弄陰蒂時她便「啊啊」不斷,聽著好像是低聲哭泣似的。終于在一個點,她身子猛地弓起,然後身體不停微微顫抖,呻吟夾雜著低泣急速的回蕩在我的耳邊,是的,她高潮了。
  我雙手撐在她的兩側,俯身看著她,一個高潮著的女人是如此的性感,如此的動人,如此的可愛,她雙眼眯著,嘴唇微張,正在急促的喘息,臉上的潮紅顯示著她正在享受著高潮的過程,她感受到我在看她,張開她那雙迷蒙的水汪汪的眼睛望向我,此刻,我分明在她的眼中看到了濃濃的愛意和感激,我輕輕的道:
  「萍,你是我的。」她右手往下體摸索而去,握住我的老二,輕輕的往她的陰道而去,左手擡起,撫摸著我的臉,動情的說:「好好愛我。」我下體一挺,整根JJ順暢的插入了萍的蜜洞,那溫暖濕滑的陰道壁緊緊的包裹著我,暢美無以言表。她雙手緊緊摟著我的背,雙腿張的開開的,臀部輕輕蠕動迎合我的抽插,那幺默契,那幺和諧,好像我們已經做過了無數次的愛。我很清晰的感受到,我和我妻子那幺些年的那幺多次的做愛,沒有一次比得上此刻的暢快淋漓,我和萍不用言語溝通,不用激烈的動作發泄,就那幺男上女下的抽動著。想到妻子多少次的拒絕,多少次的敷衍了事,又多少次冷淡的反應,我心裏忽然充滿了悲哀。而望著此刻在我身下輾轉承受著我的一切的女人,有湧起了憐愛。我從不曾想過我是在大嫂的身體上才享受了如此好的性愛。此時我恨不得我能多出一張嘴,多出一雙手來,我的吻不停的落在萍的嘴唇,臉蛋,耳畔,胸膛上,腋下,我的手也不停的一時緊緊的握住她的乳房,一時又狠狠的抓住她的臀部,我們的喘息混合在一起,夾雜著她低低的呻吟,我們的性愛不用那挑逗的話語,不用那刻意的勾引,一切顯得那幺自然,而我的表現也從來不曾那幺好過,老二一直堅硬如鐵,不像跟妻子做似的有時會疲軟下去,我不知道我們這個姿勢已經持續了多久,不知道我不停的抽插了多少下,我只知道我此刻大汗淋漓,額頭臉上的汗水不停的滴落下來,滴在萍的臉上,萍體貼的用溫柔的雙手幫我擦去汗水,她臉上的那一抹潮紅又慢慢的顯現出來,我加強力度,加快節奏,忽然,我感到肩膀上一痛,萍已狠狠咬著我的肩膀,四肢像八爪魚一樣緊緊的纏著我,她又高潮了。我心裏充斥了驕傲,征服感油然而生,我也緊緊的抱著她,感受著她的呼吸,她的乳房緊緊的貼在我的胸口,柔軟而濕滑,我們靜靜的享受著高潮的美妙滋味。
  萍的聲音在我耳邊輕輕響起:「你好棒。我很快樂。」我朝她微微一笑:
  「寶貝,我想你在上面,我想看著你主動。」萍沒有絲毫猶豫和羞澀,點點頭:
  「嗯,輪到我了。」翻過身來,萍跨坐在我身上,扶著我的JJ套入她的陰道,臀部摩擦著我的大腿,前後擺動著。在做愛的時候,我一向沒什幺新鮮姿勢,和我老婆的性愛一直是男上女下,這樣的姿勢完全由我掌控速度和力度,想時間長一點,就可以隨我停下,想發射了就可以加快速度,但是女上男下的姿勢卻是我最喜歡看到的,我看AV時只要有這樣的姿勢就會好好的欣賞,看到一絲不挂的女人,坐在男人的大腿上,腰肢輕輕扭動,臀部微微擺動,挺翹飽滿的奶子隨著抖動,當女人揚起她的頭,閉上眼睛,微張的嘴裏喊出陣陣銷魂的呻吟時,這一幕讓我的興奮點達到很高。萍很有經驗的在我的身上不停擺動著,雙手在我的胸膛上撫摸,時不時的輕觸下我的乳頭,用食指撥弄著,也會俯下身來吻我,像我剛才那樣的問她。盡管她剛剛有了兩次高潮,但是女上男下的姿勢據說是更容易讓男人的JJ深入到女人的深處,漸漸的,萍的腰肢擺動的越來越快,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她的陰道不時的輕輕夾住我的老二,刺激越來越強,我下體慢慢的酥麻起來,我知道我快要射了,我坐起身來,一把抱住萍的身子:「停一下。」「怎幺了?」我不知爲何心裏忽然有了一種失落感,我忽然好像預見了萍離我而去,我們再也沒有在一起做愛。失落轉化成悲哀,我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覺,我把懷裏的女人勾引上床難道不是爲了滿足我的欲望嗎?此刻我已得到,已不用遺憾,可是爲什幺我想到以後如果再也不能跟她一起的時候,心裏會有那幺濃厚的悲傷?
  難道就在剛剛的性愛中我就愛上了她?可男人一向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啊。我怎幺可能會有這種感覺。?「你怎幺了?」萍見我不說話,又問。「你剛再動兩下我就要射了。」萍輕輕一笑:「那就射在我裏面啊。」我貼著她的乳房連連搖頭:
  「不,我不想射。我不想這幺快就結束,我還沒夠,我舍不得離開你的身子,我怕這一次後,我再也不能擁有你,我受不了。」一個大男人說這樣發嗲的話確實有點讓人恥笑,惡心,可是在那種心境下,這幾句話真的是我的心聲,我是真的如此害怕失去懷中的這個女人,那一刻,不爲了性欲。可是究竟爲了什幺,我又說不出來。我的聲音流露著些許傷感,萍沉默了好一會,她歎了一口氣,低語道:
  「傻瓜,你這個大傻瓜。我今天不顧一切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給了你,你還怕以後沒有這樣的機會嗎?」她又停了一會,才道:「你難道以爲我就離得開你了幺?」我擡起頭來看著她,心裏五味雜陳,感激,驚喜,幸福相互交雜:「真的嗎?」萍點點頭:「真的。」她低下頭來,在我耳邊悄聲說:「老公,以後只要你想要我了,不管什幺時候,我都是你的。」這「老公」兩字在她口中輕輕吐出,我聽在耳中美妙的無以複加,我雙手握住她的兩瓣屁股,輔助她開始慢慢的上下擺動,她又輕輕的說了一聲傻瓜,這一刻我真的沒法形容心裏的喜悅,我的嘴不停的吻向她那抖動的雙乳,隨著擺動越來越快,我再也不堅持我的欲望,在射出的那一刻,我「啊」的一聲,精液不停的往萍的蜜洞裏發射而去,一次,兩次,叁次,我近幾年從來沒有射過那幺多,射的那幺用力。此時的我們真的已是精疲力竭,我們緊緊的擁抱在一起,一動不動。好幾分鍾,我才把萍輕輕的放平在床上,從床頭櫃拿了幾張紙巾,幫萍擦拭。我看到萍略微紅腫的陰道口慢慢流出了白色的濃厚的精液,心裏充斥了滿滿的愛。這個女人竟然就這幺任我將精液射入她的體內,聽過一句話,說女人對男人最大的信任就是允許內射,望著躺在床上還在微微喘息的萍,我心裏又愛又愧疚,我今天究竟怎幺了?明明一次約炮發泄,卻搞的我像個女人一樣多愁善感。而她對我的態度也明顯是有著愛意的,難道我們不知不覺中早已心裏有了對方嗎?
  我從洗手間擰了一條溫水毛巾,爲萍擦拭著身上的汗,萍一把抓住我的手:
  「陪我躺一會。」我在她身側躺下,萍把頭枕在我的肩膀,好一會,她才問:
  「你剛剛怎幺會願意吻我那裏?你……你不覺得髒嗎?」我知道她指的那裏應該是菊花,是啊,我連老婆那都沒舔過,跟她第一次就舔了,而且還是在她沒洗的情況下:「髒?你怎幺會這幺覺得?你的身上,任何一個地方,對我來說都是最乾淨,最美味的。我不懂說好聽的,我只知道,這是我愛你的最好表示。」她坐起來,怔怔的看著我,眼裏忽然流出了眼淚,我嚇一跳,趕緊抱住她:「別這樣,不要這樣,我們都不只把身體交給對方,我們的心也交給了對方,你幹嘛還要這樣啊?」萍緊緊的摟住我,不停的點頭。
  相擁在一起,很久沒有說話,可是摟著這幺一個光身子的女人,我的手早已不老實起來,一手揉捏著萍的乳房,一手撫摸著她的大腿,剛剛疲軟的老二已經開始有重振雄風的趨勢了。萍白我一眼:「色鬼,怎幺才一會,你又這樣了。?
  我嘿嘿壞笑,摸她大腿的手慢慢轉移到臀部,中指從股溝慢慢的移下去,再次碰到了菊花洞,萍臀部一緊,我問:」你這裏有沒被老大幹過?「「怎幺你們男人都喜歡做這裏啊?」我心裏咯噔一下,看來她的屁眼已經被老大開發過了,心裏不免有點不是滋味,居然有酸酸的感覺了。「他一直想要,可是我怕痛,一直沒有給。」我心裏一喜,問:「真的啊?」「你也想要嗎?」我聽她語氣好像有點不太情願,熱起來的心便冷下去了:
  「也不是,不過你怕痛,我又沒什幺經驗,算了吧。你別介意,當我沒說。」過了一會,她坐起身來,和我四目相對:「鴻,不管以後怎樣,我都不會後悔今天做的決定。我剛剛說過,我已經屬于你了。你那幺想要,我願意給你,我真的願意給你,把第一次給你。」「把第一次給你」這五個字進入耳中,我又感到了一陣溫暖和感動,我何德何能,竟然得到這個女人這樣的付出和青睐?此刻心裏心疼有之,開心有之,欲望也有之。我從來沒做過後面啊:「我慢慢的來,如果你實在忍不住痛,那我就不做了好嗎?」萍搖搖頭:「我忍得住。」我歡呼一聲,跳了起來,萍笑眯眯的看著我,我把她抱起,就往洗手間裏沖,我打開蓮蓬頭,從她身後摟著她,一起沖刷著,我的雙手自然是一手一個乳房握在手中揉捏著,她的乳房比我老婆的要大,也比我老婆的軟,握在手裏感覺好充實。我手指不忘撥弄她的兩個乳頭,萍的欲望也迅速被我挑撥起來,她轉過身來,我們便吻在了一起。萍忽然慢慢的蹲下身去,雙手扶著我的腰部,張開嘴一口含住了我的老二,「啊」,盡管我之前也有過這方面的想法,可是我沒有跟她提要求,我不曾想到她此刻會幫我口交,她的動作並不生疏,估計在家給老大也弄過,將我的老二吞吐著,舌尖繞著龜頭打轉,舔著馬眼,該有的都有。低頭看著我的老二在她的嘴裏進進出出,小兄弟倒也很爭氣的勃起到很硬,萍感覺到我的老二已經很硬了,從邊上擠了一點沐浴露擦拭在我的JJ上,這個動作明顯的暗示了我,她已准備好將她的菊洞對我敞開,接著她又倒了點沐浴露伸到自己下體塗抹了一下,站起身來,對我笑笑,然後轉過身去,雙手扶著梳粧台,將屁股微微翹起,從鏡子裏深情的看著我,我靜靜的走到她的身後,也看著她,雙手抱住她,輕輕的握住乳房,吻著她的脖子:
  「你爲什幺對我這幺好?」此時我已堅硬的肉棒正好卡在了她的股溝裏,她微微挪動了下,什幺話也不說,向後伸出手,握住我的老二,向她的菊洞探去,此時此刻的我該說什幺好呢??我還用懷疑我剛剛對她的愛意嗎?是的,我已經愛上了這個女人,我的大嫂。我不敢做動作,我怕弄痛了她,她將我的老二對准了她的菊洞後,潔白的屁股慢慢的往後移過來,因爲塗了沐浴露潤滑的緣故,龜頭輕易的刺進了她的屁眼,她猛地深吸一口氣,緊緊抿著嘴巴,又一點一點的向後靠過來,不可否認,當我的龜頭滑入她的菊洞,整個龜頭被緊緊包住的快感真的好爽好爽,如果今天我是最初的心態,只爲了發泄的話,此刻我會毫不顧忌她的疼痛,整個插入其中的,可是就那短短的1個多小時,我對萍的感覺居然從泄欲直接上升到了疼愛,心儀,這種轉變恐怕很多人嗤之以鼻,罵我傻逼,可是心中的感覺又是那幺真切。我看著鏡子中的萍,明明疼的難忍,可還是爲了我堅持著,我再也顧不上我的欲望了,我猛地向後一退,將龜頭拔出她的屁眼,萍「啊」的一聲喊,睜開眼睛,在鏡中帶著疑問看著我,我上前一步,將她緊緊擁入懷中,不停的說:「對不起對不起,我不要了,對不起,我不值得你對我這幺好。」我鼻子酸酸的,聲音都帶有一點哭腔了,我真的無法理解萍爲什幺對我這幺好,我心裏的愧疚越來越強烈。萍轉過身來,捧著我的臉:「這是我心甘情願的,我一點都沒勉強,我是真的想給你,真的。」我猛地抱住她,緊緊的,仿佛要把她融入我自己的身體內:「夠了,你給我的已經夠多了。我無法看著你這幺痛苦。」萍輕輕推開我,定定的看著我,語氣很堅決的說了一句讓我又感動又吃驚的話:
  「今天我一定要把這第一次給你。」
  結果可想而知,我得到了萍的「第一次」,從她的臉色我可以看出,這一次她是多幺的疼,她忍得臉色都發白了,龇牙咧嘴的抽搐著,爲了分散她的痛苦,我雙手不停的撫摸她的乳頭,陰蒂,只爲了在那疼痛中給她帶來一絲的快意,因爲肛交的緊湊,我也實在不忍心看著她的痛楚,我很快就射精了。
  這一次的性愛,讓我們彼此都深陷其中,無法自拔,頻繁的時候我們幾乎每周都要見兩次,每次都做上2,3回,我們很默契的都沒有提到各自的家庭,每次見面,都沉浸在性愛的歡愉中,做完愛後,我們不會穿起衣服拍拍屁股各回各家,我們相互擁抱著,說著只有我們兩個人聽到的情話,也許有人奇怪,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我們如此頻繁的見面,家裏的那個一點察覺都沒有嗎?我在這裏告訴大家我們約炮的方法,也許有人看了會哈哈大笑,說我們幼稚,但是這個真的是天衣無縫啊。我們的微信好友上有著對方,而現在很多人幾乎每天都在微信的朋友圈裏發一些東西,一般的人在一段話結束後,往往是點上一個句號,可是我們的相約的暗號是,在句末點上句號後,再加一個感歎號,這是我們的約定,不說出來,誰會知道其中表達的含義?當時和她說出這個相約方式時,她也奇怪的問我爲什幺用這兩個標點符號,我壞壞的笑著:「句號代表你的洞洞,感歎號代表我的棍棍,當你打上這2個標點符號時,就是在暗示我,你的洞洞需要我的棍棍來捅一捅了。」她不依的敲打我:「你個臭流氓,誰要你捅一捅啊?」結果恐怕是個男人都想的到了,在打情罵俏中,感歎號毫不客氣的捅了捅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