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逼捐吴京、绑架鸿星尔克:《长津湖》爆红后,这一幕还是出现了

精彩内容:

圖 | 源于《長津湖》劇照

《長津湖》上映第13天,票房超42億。

主演吳京也因此反超沈騰,成爲內地影史票房第一人。

眼看著《長津湖》大獲成功,吳京名利雙收,于是有人跳出來,指責吳京“只會吃愛國紅利”,說他是在“消費志願軍、吃人血饅頭”。

甚至還流傳出一份“倡議書”,要求吳京及劇組將票房收入捐出來,以支援國家建設,撫恤志願軍家屬和遺屬。

“因爲這部電影,是靠消費志願軍來賺錢,是以20萬志願軍烈士的名義掙錢,當然應該把收入捐給志願軍家屬和遺屬。”

這不是第一次了。

這幾年來,每當吳京有電影上映,便總會有人跳出來逼捐。

他們聲稱“這不是道德綁架”,強調“立了愛國的人設,就要做出愛國的表現”。

翻來覆去,總之就一個意思——吳京不捐,就是有罪。

圖 | 源于《長津湖》劇照

4年前,《戰狼2》票房大賣時,四川阿壩州九寨溝縣發生7.0地震。

吳京發微博爲災區祈福後,有人跳了出來:“票房那麽高,憑啥不捐錢?”

但其實,吳京早就偷偷地捐了100萬,只不過沒有張揚出來而已。

前段時間河南暴雨之後,又是一群人跳出來逼吳京捐錢,而他沒有回應。

但實際上,他早已給河南災區捐了100萬,只不過沒有發微博廣而告之。

記得他曾在一次采訪中說:“說自由他說,慈善我還會進行到底,我會用我的方式。我一向習慣于低調,尤其是慈善這種事情。誤會總有澄清的時候,我也不願意去自诩澄清。”

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2008年汶川地震後,吳京不僅捐贈了大批物資,還第一時間趕赴災區當起了志願者。

有人懷疑他在作秀,他卻用實際行動給予了回應。

他每天與一線救災官兵同吃同住,起早摸黑,搭帳篷、運物資,餓了就啃饅頭,累了就躺路旁……

幾天下來,整個人幾乎脫了一層皮。

2013年雅安地震,他又一次奔赴災區。

赈災途中,他看到中國軍人用身體當橋板,讓老百姓從他們身上爬過去,內心大受觸動。

于是,他決定拍一部電影向他們致敬。

而彼時,幾乎所有人都在勸他放棄,因爲“這種類型的片子,吃力不討好,掙不到錢”。

但吳京不願意,他甯可賣了房,也要籌錢把它拍完。

然後,才有了後來火遍全國的《戰狼》,也自此改寫了主旋律電影“叫好不叫座”的尴尬處境。

如果說他是在吃愛國紅利,那麽後續那些跟著他的腳步,推出的一部又一部賺足了國人眼淚的主旋律電影,又是在吃誰的紅利?

如果當初《戰狼》虧了,那些罵著、喊著逼他捐錢的人,又會回過頭來給他捐錢嗎?

去年疫情爆發期間,吳京捐了100萬現金,被人指責“捐得太少”。

卻沒幾個人知道,他還捐了不知多少物資,包括食物、口罩、防護服、護目鏡、救護車……

此外,他還發起了“聽見計劃”公益項目,以救助失聰和失明的兒童,個人捐款累計超1000萬。

但依然沒有多少人知道,他也從不屑炒作。

很多人只看到了他的票房大賣,就眼紅、嫉妒,進而揣測他“別有用心”。

卻從不曾反思,中國電影人那麽多,爲什麽偏偏是他冒出了頭?

事實上,哪怕他捐了一次又一次,他們也依然不會滿足——“真愛國你就捐一個億”。

因爲吳京火了,因爲吳京富了,所以在某些人眼裏,吳京便有罪了。

他的罪,不在于他有沒有捐款,而在于他有了捐款的能力。

圖 | 源于節目《巅峰問答》

電影《私人訂制》裏,有一段經典對話。

記者:“大爺,您有10個億,您會都捐了嗎?”
葛優:“捐,都捐。”
記者:“那您有一套房子,您會捐了嗎?”
葛優:“捐,也捐。”
記者:“那您有一輛小汽車,您會捐嗎?”
葛優:“不會。”
記者:“爲什麽您10個億和房子都捐了,卻不肯捐一輛車呢?”
葛優:“因爲我真的有一輛汽車。”

人性大概就是如此,慷他人之慨最是容易,承認他人的優秀卻萬般艱難。

吳京爲什麽總是被逼捐?

因爲他既得了名,又得了錢,所以也就成了很多人眼中最大、最顯眼的靶子。

人紅是非多,從古至今都是真理。不是吳京,也會有別人。

河南洪水之後,鴻星爾克捐了5000萬物資,意外爆紅。

而近日來,山西連降暴雨,引發各種災難,受災人數超175萬。

于是,有的人又把矛頭對准了鴻星爾克:“你怎麽還不捐錢?”、“不是打愛國牌嗎?到你上場表演了!”、“上次5000萬,這次不能少了吧……”

他們看不到鴻星爾克捐贈的消息,就理所當然地認爲鴻星爾克虛僞、做戲、打愛國牌。

哪怕後來有網友爆料,鴻星爾克早已悄悄捐了2000萬物資,並上了熱搜。

卻依然有人陰陽怪氣:“花在熱搜上的錢比捐的還多吧?”、“原來‘悄悄’還可以上熱搜”、“有一說一,鴻星爾克戲過了”……

是不是做戲,不妨先看個數據:

2008年,汶川地震,鴻星爾克捐贈了300萬元物資和300萬元現金;
2013年,鴻星爾克向福建殘聯捐贈了價值2500萬物資;
2018年,鴻星爾克又向福建殘聯捐贈了6000萬的服裝,主要是給殘疾家庭的補助;
2019年,鴻星爾克同福建殘聯下屬的福建殘疾人福利基金會簽訂協議,捐贈價值1億元的服裝;
2020年,武漢新冠肺炎爆發,鴻星爾克向武漢捐贈價值1000萬元的物資。

而直到河南水災,鴻星爾克才真正轟動全國。

如果這是做戲,那這成本也未免太高了點。

圖 | 鴻星爾克捐的物質

不知道從什麽時候起,我們的“慈善風氣”,似乎逐漸荒誕了起來。

但凡遇到天災人禍,就有一些一分錢不捐的人,跳出來逼著另外一群常年捐款的人捐款。

然後細細對比,誰捐得多,誰捐得少,誰捐得早,誰捐得晚……

正如網友總結的:

不捐=冷漠,捐=作秀;不公布=沒捐,公布=炒作。

捐少了=吝啬,捐多了=顯擺;沉默=心虛,解釋=洗白。

捐還是不捐,捐多還是捐少,都注定要招致非議。

畢竟總有人把慈善,當成了功利。

圖 | _借光芒 ©

至此,我有兩個問題,實在不吐不快。

第一,只有看得見的慈善,才稱得上愛國嗎?

在某些人眼裏,做“愛國生意”的吳京、鴻星爾克、華爲……這些人和企業,只要敢不捐錢,那就是大罪。

甚至捐完還得曬出單據,公之于衆才算過關。

這種道德綁架式的逼捐,與攔路搶劫沒什麽兩樣。

一副打土豪分田地的架勢,早就與慈善的初心背道而馳。

有媒體都看不下去,發文替吳京抱不平,毫不留情地指出:道德綁架非蠢即壞。

假如吳京真被逼得捐出《長津湖》的收益,那麽以後誰還敢拍愛國題材的影片?誰還敢拍救災救難的影片?

因爲虧了,你得自己承受。賺了,那你就是吃愛國紅利,必須得把所有收入都捐出來。

這種注定虧本的買賣,誰願意做?

說到底,慈善不是檢驗愛國與否的唯一標准。

無論個人,還是企業,對社會的貢獻體現在方方面面。

依法納稅、穩定就業,就比什麽都好,畢竟國家還真沒窮到揭不開鍋的地步。

另一方面,無論影片內外,吳京始終都滿懷著對曆史和祖國的高度熱愛與崇敬。

提起自己這些年取得的成就時,他說:

“我是和共和國一起成長起來的。尤其我們電影人;
面對今天這樣偉大的成就,我們享受了今天祖國的強大,我覺得我們是幸運的一代,
我爲我能出生在這個國家,出生在這個年代感到非常的自豪。”

《長津湖》拍攝時,零下20度的環境,單薄的衣服根本擋不住刺骨的寒風,他凍得手和道具槍黏在一起。

強撐著拍完之後,他說:“別給當年的老戰士丟臉。”

圖 | 長津湖拍攝花絮

通過他的電影,讓更多的人了解那一段曆史,了解這個民族過往的光榮與傷痛,這難道有錯嗎?這難道不是愛國的表現嗎?

無論你承認與否,我們就是很容易被吳京的電影打動。

爲什麽?

不僅是因爲裏面有吳京自己的真情實感。

更重要的是,他拍出了我們的真情實感。

不是吳京只會吃“愛國紅利”,而是我們這個時代需要吳京和他的電影。

讓我們更愛這個國家,有什麽錯嗎?

第二,愛國與賺錢沖突嗎?

《長津湖》大賣後,吳京頭上那頂“吃愛國紅利”的帽子,被扣得更緊了。

在某些人眼裏,愛國就是要無私奉獻,要舍己爲人,要安貧樂道,要默默無聞。

一旦你掙了錢,那你就成了資本家、吞金獸、歪屁股。

就像出名前的吳京,走紅前的鴻星爾克,他們從前一樣熱衷慈善,只是因爲不爲人知,所以他們高尚。

而現在他們紅了火了,一舉一動就都成了炒作與營銷。

很多人只看到了吳京的風光,卻不知道他曾經曆的困頓與窘迫。

2013年,吳京籌拍軍事題材電影《戰狼》,他賣房賣車,砸鍋賣鐵,也依然請不起編導,就一人自編自導自演,演員也都是四處求朋友熟人幫忙才湊齊的。

2014年,吳京在拍《殺破狼2》時摔斷了腿,讓他成了唯一一個拄著拐杖參加自己婚禮的男人,並整出了那句前無古人的婚禮誓詞:“老婆,我以後再也不跳樓了!”

到《戰狼2》時,吳京又把房子和別墅統統抵押了。爲了取景真實,劇組還去了非洲貧民窟拍攝。當地向導甚至要求他們中午12點之後,必須撤離回安全區,否則隨時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圖 | 源于微博@吳京

到了2019年,郭帆在拍攝《流浪地球》時,資金鏈出了問題。郭導找了好幾個投資方,都沒有一個人願意追加投資,甚至還有中途撤資的。此時吳京伸出了援手,他不僅0片酬出演,還自己掏出了6000萬,最終才讓這部電影落地……

一次又一次,吳京的成就總是伴隨著巨大的風險。

但凡中間失敗一次,他可能都早已跌入深淵。

網絡上曾經流傳過一張吳京全身受傷情況的圖片:

被打斷手指、炸傷眼睛、弄折鼻子、血濺腦袋,全身縫了100多針……從頭到腳,沒有一塊好地方。

比劇照更多的,是吳京各種各樣打著石膏、吊著胳膊的病床照。

《戰狼》裏一個普普通通的跳海鏡頭,他能拍上2、30遍;每一次近身肉搏,拳頭都是結結實實打在身上。

很多人勸他,請些流量明星就得了,沒必要那麽拼。

可他不樂意,他說:“我不能讓資本強奸了。”

面對“只會拍主旋律電影”的質疑,他也曾直接回應:“我是中國人,我愛國無罪!”

誰不想賺更輕松的錢呢?

可被人說只會拍愛國硬漢的吳京,還在一遍遍挨著打,一次次受著傷。

他的錢,不是大風刮來的,是他用身體健康,甚至生命換來的。

相比那些忸怩作態,只會噘嘴瞪眼,只想著撈錢的所謂明星,他掙再多錢,我都覺得理所應當。

愛國與賺錢,從來就不沖突。

相反,愛國者賺不到錢,那才是一種莫大的悲哀。

《論語》裏有個故事,魯國有一條法律,魯國人在國外淪爲奴隸,有人能把他們贖出來的,可以到國庫中領取補償金。

有一次,孔子的弟子子貢贖回了一個魯國人,卻拒絕收取補償金。

他本是好意,不料卻被孔子訓斥了一通:“你做錯了。魯國富人少而窮人多,你收下補償金,並不會損害你自己的價值;但你不肯收下,卻會影響別人的選擇,往後魯國人就不會再替淪爲奴隸的本國同胞贖身了。”

後來,另一個弟子子路救了一名落水者,那人感謝他,送了一頭牛,子路收下了。

孔子很高興:“這下魯國人一定會勇于救落水者了!”

故事的寓意在于,子貢自以爲高尚的拒絕補償,結果是斷了後來人救人的念頭。

而子路救了落水的人,得到一頭牛,這才是應有的態度。

同理,吳京拍了一部賣座的電影,就應該坦然接受電影帶來的紅利。

才能鼓勵後來人,繼續拍更多更好的電影。

勞有所得,行有所獲,這才是每個行業,乃至于整個社會穩定前行的根本所在。

而那些習慣性逼捐的人,他們貌似站在人性的高地、道德的頂點,實則是在踐踏整個社會穩定的基石。

他們可悲、可恨且可怕,可悲之處在于蠢,可恨之處在于壞,可怕之處在于無底線。

所以很多時候,我都堅信一句話,不要太在意某些人說的話,因爲他們有嘴,但不一定有腦。

也正如吳京所說的:“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可以了。”

圖 | 源于節目《巅峰問答》

文字爲極物原創,轉載請聯系作者

/

本文作者:溫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