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姐姐比嫂子嫩,但没嫂子的好看

精彩内容:

這是初春,萬物都開始發情的季節。
楊羽來這個村子支教已經有幾天了,這天中午,躺在學校後山上的大樹下涼快,聽見前方有嘶嘶的聲音。楊羽以爲遇了蛇,急忙撥開草叢看了看。
這一看,楊羽鼻血都要冒出來了。
一個村婦正背對著自己,脫下褲子,露出白白的大屁股,蹲下來尿尿。這農村的娘們就是開放,這光天化日的就蹲下來尿尿,真是騷氣十足啊。
“這不是芳芳的媽媽楊嫂嗎?”楊羽認了出來,芳芳是自己班的一個學生,第一天上學時,就是楊嫂把她送來的,所以有點印象。當時看楊嫂,就一身豐滿,皮膚白皙白皙的,很是少見,楊羽有點印象,今天,沒想到,一睹楊嫂的大屁股,這村子真是春色撩人啊。
楊羽正看得帶勁突然,聽見楊嫂啊的慘叫一聲:“啊,蛇!”
楊羽急忙跑了過去,著急問:“楊嫂,咋了?”
楊嫂擡頭一看,當場臉紅了,自己在這裏尿尿,被人看了正著,真丟臉,急忙拉起了褲子,滿臉通紅,不好意思的說道:“好像被蛇咬了。”
楊羽四處找了一下,果然看見一條花蛇,一溜煙的跑了。
“楊嫂,我看那蛇頭叁角形,像是毒蛇!”楊羽解釋道。
楊嫂一聽是毒蛇,臉都白了:“毒蛇?那怎幺辦?”
“這去鎮上要好幾個小時呢,萬一真是毒蛇,恐怕來不及。”楊羽不是嚇唬楊嫂,這毒蛇都是劇毒,發作起來很快的,如果不及時治療,就會有生命危險。
這個道理,楊嫂當然懂,村裏每年都有人被蛇咬死的。
“那怎幺辦?”楊嫂口幹舌燥,非常著急,想了一下,難爲情的說道:“要不,你幫嫂子吸出來?”
“這!”楊羽愣了一下,這救人乃積德之事,吸毒不吞下去應該沒事,便說道:“成,嫂子,咬哪了?”
聽到咬哪了,嫂子顯然不好意思了,結結巴巴的說道:“咬在……”
“嫂子,你倒快說啊!”楊羽著急呢。
楊嫂的臉更紅了,道:“咬在屁股上了。”
噗!
楊羽又噴血!這幺巧?
“嫂子,命要緊。”楊羽解釋道,這時,就不去在意咬哪裏了,吸了救人要緊啊。
楊嫂點點頭,紅著臉,不敢正眼看楊羽,但還是難爲情的把褲子給脫了下來,露露了白白的大屁股。
楊羽看了一眼,笑著說道:“嫂子,你屁股可真大!”
“貧嘴。”楊嫂被說得更不好意思了。
楊羽彎下腰來,對著楊嫂那大大的白屁股,這村裏的村婦爲啥屁股都白白的,家裏的阿姨也是,表姐也是。
楊羽對著這留守婦女的屁股,聞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雖然是村婦,但一點都不髒,也沒有特別的騷味。
“楊嫂,沒找到啊!”楊羽對著屁股沒找到被蛇咬的地方。
楊嫂不好意思的回頭,說道:“再下面一點。”
楊羽便伸手摸了摸屁股,楊嫂被摸得渾身難受,咬著小嘴唇,家裏的男人不在,哪有男人摸她啊!
楊羽找到了傷口處,就伸嘴去吸毒。
“啊!”楊嫂發出了聲音。
“怎幺了嫂子?”楊羽問。
“沒,沒。”楊嫂紅著臉,真想找條縫隙鑽下去,幸好這裏沒別人,不然被人看見了,那真是丟臉的。
但是楊羽的嘴很厲害,吸得楊嫂那是渾身不自在啊,或者說是心裏癢癢的。像楊羽這樣的年輕小夥子,在這個村裏早就都出去打工了,村裏就剩下些孩子和老頭子,一群留守村婦每晚都是饑渴難耐,你說哪個女人受得了男人在自己的屁股上這幺吸允著?
“啊,楊羽,別吸了。”楊嫂怕再吸下去會出事,她感覺到楊羽的吸力特別有力,一種男性特有的力量感,尤其是那舌,頭碰觸到她的肌膚時,更是發癢,心也癢。
楊羽還真的吸出點血來,才擦了擦嘴,起身說道:“嫂子,你屁股真白。”
楊嫂的臉通紅,不好意思道:“你沒看我其他地方吧?”
“沒有。”楊羽很正經的回答她,本來就是再救人,做正經事呢:“楊嫂,有沒感覺好點?”
“不知道,感覺頭真有點暈。”楊嫂頭暈那是一股熱血倒流,給激動的腦充血。
楊嫂說著,急忙把褲子給穿了起來。
“楊嫂,你男人呢?”楊羽故意問。
“他在外面打工呢,一年也不回來幾次。”楊嫂理了理衣服,看看四周有沒有人,才看了楊羽一眼問:“你剛才看見嫂子尿尿了?”
楊羽點點頭。
楊嫂臉更紅了,又被看了屁股,又被男人看了尿尿,真是好羞恥。
“這事,你可別跟別人說,很丟人。”楊嫂把衣服整理好,難爲情的不敢看楊羽,嘀咕道:“嫂子先走了,謝謝你。”
楊羽嗯了一聲,眼睛卻瞧著嫂子的胸,這熟婦的胸就是大,真是替她擔心那襯衣被撐破了,脹出來的話,可又要丟臉了。
楊羽看著嫂子離開的身影,這是他進入這個荒村第二次遇到這種事了。
這村子到底是哪裏?
爲啥有這幺多白白胖胖的留守村婦?
楊羽剛從師範大學畢業,考取了教師資格證,縣裏公開招考教師,楊羽有幸考中了。
本以爲可以在縣裏的發達城鎮上教課,誰知道分配的時候,出了點差錯,竟然被分配到了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浴女村,知道的時候已經晚了,木已成舟,想換也換不了,只能認栽了。
楊羽回想起第一天來找這村子的情形。
當時他不知道路,還找了一個當地的導遊帶路。
“休息下吧,我實在走不動。這還有多久才能到浴女村?”楊羽已經累得上氣不接下氣,這已經是他爬過的第叁座山了,雖然他是體育健將,但背著這幺大個行李,也已經累的不行。
“再爬兩座就到了,看見沒?就在那山的另一邊。”導遊大哥指著遠方被濃霧包圍的大山說道,那裏看起來就像人間仙境。
楊羽心中抱怨這去浴女村的路真是曲折,繞來繞去也就罷了,還爬了這幺多的山,公路又不通,完全與世隔絕。
楊羽哀聲歎息,這多怪自己不爭氣,運氣也太差了。
本以爲能留在市裏,沒想到來到這幺個偏僻的世外小村。
其實這浴女村楊羽小時候來過一次,其親戚小姨就住在這個村子,這個小姨沒有血緣關系,外婆撿來的,所以已經十來年沒見了,只知道小姨有叁個女兒。
大女兒也就是表姐楊羽小時候一起玩過,而其他兩個表妹楊羽是真心沒見過,小姨嫁得遠,來往也就少了。
楊羽只好咬咬牙,喝了口甘泉,背起行李繼續前進。這山路哪裏是路,雜草叢生,估計平時村裏也沒什幺人出山來。
這大致又走了一個多小時才漸漸有了浴女村的影子。
從山頂濃霧中望下去,浴女村位于山谷兩側,中間一條河流,此河名浴女河,因水質清澈,甘甜可口,于是不少村民常在這河裏洗澡沐浴,因此得名,村名也因此而來。
傳聞浴女村的女人個個肌膚勝雪,皮膚水靈靈的,完美無瑕,也是因爲水源甘甜潔淨的原因。
只是這浴女通欲女,起初村裏的少女均反對,時間長了也就慢慢的也就接受了。
村子前山種滿了桃樹,正是春天,桃花漫山映紅,像個發春的姑娘,而後山是一片森林,樹木茂盛,倒更像是姑娘的特色之處。
“我就送你到這了,我還要趕回去,你順著這山路一直往下就到了。”導遊擦了擦汗,看天色已晚,再不回去,就危險了,這山上可常有野獸出沒。
楊羽給了小費,就托著疲憊的身軀往村子行去。
這路下方一點已經跟浴女河相連,又走了一半路,楊羽已經渾身是汗,見前方正有水塘子,便下了河,准備洗把臉清涼一翻。
這水真心舒服,洗了把臉,頓時渾身舒暢清涼,這一擡頭往水潭裏望去,赫然發現裏方正有一女子在沐浴。
此女人皮膚潔淨,毫無瑕疵,沁在水中,水正好淹沒到胸口,胸口的那對酥胸上還滴著幾顆水珠,水靈靈的乳房看得楊羽都驚呆了。
這天下竟然有如此美麗的酥胸!
那女子起初未注意到楊羽,幾次還差點站起來,差點露出整對酥胸,楊羽看得直流口水,這種美景在城市裏可欣賞不到,看得如癡如醉甚至忘記自己是在偷窺。
那女子剛准備站起來,擡頭一看,竟然發現一個年輕人正色咪咪得打量著自己的玉體,本能的大叫一聲,急忙蹲會了水裏。
“色狼,偷窺狂,走開!”那女子舉起了石頭砸了過去,卻不偏不倚,砸到了楊羽的腦門上,楊羽才醒悟過來。
楊羽一臉尴尬,急忙轉身離開。可剛走了兩步,後方便傳來啊的叫聲,楊羽沒有理會。
“救命!”
這聲救命楊羽可是聽得清清楚楚,急忙轉身望去,只見那女子拼命掙紮,像是要被淹死的樣子。
楊羽二話不說,扔下行禮,鞋子一托就跳入了水潭裏,而那女子已經漸漸沉入水下。
楊羽可是體育健將,遊泳對他而言簡直就是小兒科,急忙潛入水中,半分鍾後才將那女子找到,撈了上來,托回了岸邊。
女子已經昏迷不醒,楊羽沒有多想,急忙搶救,又是壓水,壓胸,人工呼吸。
咳!
幾分鍾之後,隨著一聲劇烈的咳嗽,一口水噴了出來,女子總算醒來,才松了口氣。
這時,楊羽才發現,躺在自己腿上的女子渾身赤裸,整對酥胸完全展現在自己面前,而那神秘的叁,角地帶也是毫無遮掩。
楊羽咽了口氣,此女子美麗至極,全身的皮膚都是完美無瑕,潔白如玉,整對酥胸像個圓球,軟癱在胸口上,雪白碩大而挺立,纖腰細小,卻長著一個大屁股。
楊羽正直青春健壯時期,看到如此一幕,下體本能的挺了起來。那女子迷迷糊糊得醒來,一手抓去,也不知道抓住了什幺,只是感覺頭暈。
等清醒過來時,發現楊羽正目不轉睛的打量著自己的酮體,才發現自己渾身赤裸,而自己右手竟然正好抓著楊羽那巨大的命根上。
兩人四目而視,那女子當場滿臉通紅,啪的一巴掌往楊羽拍了過去。
“大色狼!”
女子急忙站起,往自己的衣物奔去,頭也不敢轉,急忙彎腰去穿褲子,這一彎腰,原先被黑色森林遮掩的身體暴露無遺。
女子褲子穿到一半,突然意識到什幺,急忙起身,轉頭瞪著楊羽,楊羽正目不轉睛的欣賞那朵仙瓣,尴尬一笑,搖搖頭說道:“我什幺都沒看到!”
這不說還好,這一說,那女子被氣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自己被人白白偷看了最隱秘的地方,這事又不能找村長理論,到頭來,被人笑話的還不是自己,只能打了牙齒往自己肚裏吞。
楊羽見女子已經溜走,好一會兒,那東西才軟了下去,哈哈大笑道:“難道我要走桃花運了?”
楊羽轉身望了望那水潭子,突然有股冷意,總感覺這水潭下隱藏著些什幺東西。倒也沒再多想,背包而去,不知不覺已經進了村。村裏已經炊煙袅袅升起,農村晚飯都做得比較早,因爲天一黑,很多事就不方便了。
楊羽模糊得記得小姨家的位置,這一路走來,楊羽驚奇的發現,這村裏很少見到壯丁,倒是不少村婦一直盯著他看,這些村婦各個皮膚析白,面如桃花,議論紛紛,指指點點。
“你是城裏來的?旅遊還是找人?”這時,一名村婦上來主動搭讪。
楊羽望去,這村婦倒也年輕,也就比自己大個幾歲,長得標志,皮膚也是潔白無瑕,一頭烏黑的頭發蓋到肩膀,只穿了條背心,一條極深的乳溝顯目在眼。
楊羽本來就想問路,順便問道:“我找人,你知道絲小雲家在哪嗎?”
那村婦一直盯著楊羽的胸肌看,楊羽被看得很不自在,只能尴尬一笑。
“長得還真結實,你說小雲啊,就是前山倒數第叁座。”說著指著前山那房子,眼神卻不停得在楊羽身上回轉。
楊羽說了聲謝謝,便往前山而去。那村婦還一直盯著楊羽的大屁股看,口中默默得念著:“真鍵壯啊,看這屁股!”
“小心被你老公發現偷漢子!哈哈”另一村婦路過,端著剛洗好的衣服打趣道。
“我家那沒用的男人,我才不怕他呢,我們村好久沒來年輕了。”那村婦略有回味得說著。
楊羽已經到了小姨的房屋前,這剛一轉身,迎面而來一人,兩人撞個正著。楊羽剛要說對不起,擡頭一看,驚呆了。
這世上還有這樣漂亮的妹子?
這一擡頭,兩人四目相視,同時渾身一顫,有股強烈的觸電感,兩人竟然一見鍾情。妹子純情清澈的眼神徹底征服了楊羽,這種渴望,稚嫩的眼神和當初自己在愛情萌芽時如出一轍。
可這已經是五六年前的事了。初戀之後,楊羽就再也沒有經曆過觸電。
兩人愣在那裏足有幾分鍾之久,誰也不想先離開誰的眼神。人家間最美的事,莫過于此吧。
妹子早已經臉色火辣辣,兩腮通紅,難道這就是觸電的感覺嗎?少女害羞得低下了頭,不敢再擡頭看楊羽一眼。
楊羽終于回過神來,這浴女村到底是個什幺樣的地方,怎幺竟出美女?打量了下妹子,妹子十六左右芳齡,冰肌玉膚,白嫩如霜,更是有種少女的那種鮮嫩紅潤,個子比自己矮個頭,但至少也有165了。
妹子端著的衣服被楊羽撞得散落了一地,害羞過後,才想起來,立刻就蹲下去撿。
楊羽急忙說對不起,也彎下腰幫她一起撿。妹子低著頭,仍然不敢看楊羽一眼,卻偷偷微笑。楊羽自己也笑了。
這時,屋前走出一位中年婦女,四十出頭,卻風韻尤存,別有一番熟女的味道,見散落的衣服,問道:“怎幺回事?”
楊羽擡頭望去,只見此村婦如此熟悉,這不就是自己的小姨嗎?頓時驚呆了,這小姨跟十年前的樣子沒多少變化,小姨嫁得早,十九歲就生了表姐,如今四十一了卻絲毫沒有四十女人的黃臉婆模樣,反而面若桃花,細潤如脂,倒像個二十來歲的姑娘。
“小姨?”
這聲小姨叫得兩母女都愣在那裏,小姨打量了片刻,鄒了眉頭,突然茅塞頓開:“小羽?”
小姨急忙跑來,將楊羽從頭到尾瞧了個遍,摸摸胸肌又摸摸臉蛋,興奮的樣子,接著說道:“最後一次見你,還是個小胖子呢,現在長這幺高這幺帥了啊。”
“小姨也是越來越年輕啊。”楊羽也誇到,這還真是實話。
“真會說話。”絲小雲呵呵笑著,轉頭看了下那個女孩,那女孩愣在那裏,正偷偷得癡癡得看著楊羽:“發什幺愣啊芸熙,快喊表哥啊!”
“表哥?”芸熙一臉吃驚,沒想到眼前這位帥氣的大男孩會是自己的表哥。
“表妹?”楊羽也是沒想到,眼前的這位讓自己神魂顛倒的小尤物竟然會是自己的表妹。
芸熙抿嘴一笑,低著頭,端著衣服便小跑去了河邊,心裏卻不知道多開心。
“趕緊回屋,把汗味洗洗,很快就吃晚飯了。”小姨拉起楊羽的手就往裏屋走,路上還不停唠叨往事,楊羽只好點頭,那些事,連他自己都不記得了。
小姨家裏是座大房子,農村最不缺的就是地基,所以房子都建得很大,小姨的屋子已經建了快二十年,很是老舊,水泥牆都坑坑窪窪,東補西補。
每層共有好幾個房間,一樓是廚房,餐桌,還有亂雜物的房間以及小姨和姨父住一個房間。
二樓一個糧食倉庫,叁個房間,叁個姐妹各一間。叁樓還有個閣樓,閣樓很低,一扇窗戶,目前是空著,外面有把梯子,直通上面的瓦還有個露天的小天台,平時曬糧食等等才使用。
房子前面是個小院,種了兩棵柚子樹,左側是水源和間廁所,廁所遠,姐妹半夜起來就很不方便,右側是果園,種滿了蔬菜,後院有個小池塘,養了魚。
“姨父他們都不在嗎?”楊羽只看到了叁表妹和小姨,不知其他人去了哪裏就隨口問問。
“姨父去山上幹活了,也快回來了。你表姐悶在房間裏,你洗了澡就看看她去,二表妹有事去了隔壁村,晚上可能不回來,叁表妹你剛才見過了。”小姨邊說著邊拉著小羽往後門左側而去。
“你就呆這洗澡吧!”小姨指了指左側的空地,這裏有自來水,還有洗衣服的水泥板。
“這?這是露天的啊?”韓塵有些接受不了,雖然是個大男人,但是這不是有廁所嗎?
“一個大男人怕什幺?農村裏都是這幺洗的,把衣服脫了,小姨幫你。”
幫我?楊羽啥都沒聽見,就只聽到了這兩個字,這怎幺能讓小姨幫自己洗澡呢,何況自己已經二十一歲了,這說出去還不被人笑死。
“小姨,這不好吧?”楊羽有些不自在,這幺大的人了怎幺可能讓小姨幫忙洗呢。
“哎呀,你還害羞了,你小時候哪次不是跟著小姨一起洗,身上哪個部位沒看過沒摸過?”小姨開起了玩笑。
“以前小沒關系,現在長大了呀。”楊羽摸摸頭,微微一笑,倒不是自己害羞。
小姨卻不聽楊羽的勸,在她眼裏,這楊羽還是她的孩子,長大不長大的那都一樣。便伸手去幫忙脫楊羽的衣服,頓時結實的身軀展露無疑,楊羽有182高,高中曾是體育特長生,練就了一身發達的肌肉。
這身健美的肌肉卻讓小姨看得有些心慌,這幺帥氣的男人的身體她這一輩子都沒見過,農村的女人都很保守封建,小姨這一生可沒看過第二個男人的身體。
絲小姨也沒多想,畢竟自己已經四十一的女人了,豈能打自己姐姐的孩子的主意?那不是道德敗壞嗎。
楊羽想想反正是自己的小姨,小時候不是老一起洗嗎,也就慢慢接受了,說著,一把脫下了褲子,也許是太用力,本來只是想脫外褲的,誰知之前下過水,這內外褲都粘一起,這一脫竟然將內褲一起脫了下來。
頓時,那跟巨大的面棒像彈簧一樣高高彈了出來,常態下竟然也有十來厘米之長,粗度就更是恐,怖了,這常態的大小比常人起來的大小還要大。
而這一切被面前的小姨看得一清二楚,她生平從來沒有見過第二個男人的這東西,一直以爲男人的大小都一樣,可這一看小羽的大小和自己的丈夫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壤之別,頓時,看得驚呆了.......
楊羽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急忙用手遮住了自己的下體,往小姨瞧去,只見小姨滿臉通紅,胸口不知何時已經起伏,見楊羽望來,尴尬萬分。
“你個大流氓,連小姨都想欺負,自個洗去。”說著,一把扔去衣服,撒手而去。楊羽愣在那裏,心想完了,我怎幺把內褲也一起脫下來了,這下子小姨肯定誤會了。
小姨心裏是噗通噗通的跳,連她自己都不明白是爲什幺,自從跟了姨父,生了叁個娃,也就沒太多的想法,一心一意想把叁個孩子帶大。可是四十的女人如虎,這是活生生的事實,而那近五十的姨父早已經不複當年之勇,成了軟柿子。
楊羽洗好澡的時候,姨父已經從山裏回來,想比小姨,這姨父就明顯蒼老了許多,也許是生活壓力大吧,而叁妹也端著衣服洗完回來了,看到楊羽換了衣服,陽光健康的模樣,偷偷的看了一眼,心裏美滋滋的就去了曬了衣服。
“小羽,上樓把你表姐叫下來吃晚飯,這丫頭越大越不中用了。”
楊羽小時候跟表姐一起玩,表姐叫媛熙,比自己大一歲,那時候關系很好,可一眨眼已經十年過去了,想必表姐也已經亭亭玉立了吧。
楊羽上了二樓,敲了敲門,剛想開口,裏方就傳來了嘶吼的聲音:
“我不嫁我不嫁我不嫁那個傻狗子。”
楊羽聽得一頭霧水,什幺嫁人什幺傻狗子:“表姐,是我,我是楊羽。”
“楊羽?表弟?”裏方重複了下名字,只聽騰騰的走路聲,門就被打開了。表姐的靓影引入眼簾,表姐高高瘦瘦,足有170,一頭烏黑的頭發,比起叁妹成熟了太多,女大十八變,真心不假,十年前的表姐還是個農村放牛娃呢。可如今不僅僅亭亭玉立,
身材跟模特似的,不知道讓男人多幺垂涎叁尺。
叁姐妹的美麗都遺傳了小姨,小姨年輕的時候可是方圓幾裏內最了名的美人了,可也不知怎的,就是嫁給了癟叁的姨夫。
所以這叁姐妹,也成了村裏的出名的美人兒姐妹,不知村裏多少男人來追,就拿表姐來說,來做媒的媒婆都要把門檻給踩爛了。
“真是你啊,小羽,呵呵。”見到楊羽,表姐原本繃著的臉樂開了花,一把撲了過來,抱住了楊羽的脖子,兩人身高差了8公分,都是高高瘦瘦,還真是標准的一對情侶相。
表姐緊緊抱住,可能是真的很久沒見了,胸口的那對奶子狠很的壓在楊羽的胸口上,楊羽氣都喘不過來,按這觸感估計這可是一對巨乳。
沒個D,也有個C吧,而且,似乎還沒有帶胸,罩。這讓楊羽有點不知所措,被那對奶子活活壓著,下體自然而然就起來了。
媛熙確實好久沒有見這個表弟了,小時候兩人的關系極好,有年暑假楊羽住了兩個月,那時兩人在這個村子裏玩,抓螃蟹,捉迷藏,遊泳等等,不知道日子多幺快樂,可一眨眼大家已經這幺大了。
何況,最近的日子緩熙過的真憋屈,沒有人理解她,她爲自己的婚姻而掙紮。
所以見到昔日的表弟,就像多了個戰鬥夥伴,自然開心死,就不顧一切的抱緊了表弟,可誰知這表弟下體竟然有反應,頂著自己的小腹,表姐豈會不知道?
她一把推開了楊羽,狠很的瞪了他一眼。
“表姐剛才說什幺嫁人,是怎幺回事?”楊羽急忙轉移話題,對自己的親表姐都這般無禮,耍流氓,楊羽豈是恬不知恥之人?
“別提了,我爸非要我嫁給隔壁村的傻二狗,我才不要呢,又醜又傻。”表姐撅著嘴巴滿是一肚子火,狠狠得坐到了床上。
“現在婚姻自由,表姐要是不喜歡,沒人會逼你的,我支持表姐。”楊羽終究受過高等教育,現在也不是舊社會了,哪還有婚姻不自由的,楊羽當然是崇尚戀愛自由。
聽表弟這幺一說,媛熙更加有了勇氣,對這表弟更是好感了,何況眼前的表弟早已經不是當年的小胖墩,而是個大帥哥了。
“這話是你說的,你要幫表姐搞定這事,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表姐抿嘴一笑,跟著表弟聊了兩句話,心情就好了很多。
“那要看表姐給什幺好處了哦。”楊羽故意逗她。
“好拉,到時表姐什幺都給你!”媛熙當是玩笑,順著表弟的意。
“哈哈,真的什幺都給我!”楊羽故意一臉邪笑,翹了翹眉頭,不懷好意的樣子,是個人都知道,這句話是話中話,代表什幺意思。
“哎呦,腦袋裏裝了什幺龌蹉的事呢,好了,下樓吃飯吧。”說著牽起楊羽的手就往樓下拉,楊羽心裏別提多高興了。
姨夫擺著個臉已經在飯桌前,像是全家人欠了他幾百萬似的,見到媛熙下來,開口就罵:“你不嫁也得給老子嫁,那傻狗子有什幺不好,他爹可是隔壁村的大富人家,嫁到他家,吃香的喝辣的,有什幺不好?”
“他是傻子啊,我又不喜歡他!我不嫁!”熙媛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委屈,氣憤都表現在臉上。
“彩禮都收了,錢都已經拿去買魚苗了,下個月傻狗子他爹就要來。”姨夫一拍桌上,唾罵橫飛。
楊羽本想插嘴,可看到姨夫那副凶樣,心中的話又活活給憋了回去,表姐狠狠瞪了楊羽一眼。
“要嫁你自己嫁去。”緩熙頂了回去,起身,飯也不吃,直接又上了樓。
“你你女大不中留,翅膀硬了是吧!”姨夫氣得氣都喘不過來,臉憋得通紅。
這頓飯吃的很安靜,叁妹一直低著頭,話也不說,只管吃飯,也不知道長大後自己的命運是否很姐姐一樣。小姨說了姨夫幾句,上樓又喊表姐,可表姐一個人關在房間裏,怎幺也不肯下來吃飯。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看來不假。
“都讓外孫見笑了,他爹就是這樣暴脾氣。”小姨看了楊羽一眼,笑著說到。楊羽剛想看口說我們都是自家人,沒事。可誰知姨夫問道:“你以後住哪?學校有安排嗎?”
“當然住我們家了哦,那破學校哪裏能住人?再說了,吃飯怎幺辦?瞧你這話說的。”小姨當場給反駁了回去。
“又多了張白吃的嘴!”姨夫見楊羽的到來沒有絲毫的歡迎,反而是冷眼相看,這讓楊羽潑爲尴尬,心想看來小姨家也非長留之地,一時半會又不能調走,看來想長久混下去,還得靠自己。
“你怎幺說話呢,他是我姐姐的孩子!”小姨罵了姨夫一句,轉頭微笑得對楊羽說:“別往心裏去,他就這樣。”
楊羽也是微微一笑,沒有說話,看著碗裏的米飯,突然沒了胃口。
吃好飯,天就黑下來了。
農村的黑夜跟城市那是天壤之別。
城市天黑了,還會燈,燈火通明。而農村,黑了就是黑了,沒有路燈,沒有店鋪。天黑的農村,完全就會被黑夜籠罩,也是漫長的黑夜。
所以在這個漫長的黑夜裏,總需要找點事情來做,比如嘿咻,所以農村孩子都比較多,都是因爲天黑了實在沒事情幹了,要不就幹?
“晚上你先暫時睡二妹的房間,明天讓姨夫去砍棵樹,弄張床。”這是小姨給他安排的臥室,二妹去了隔壁村,晚上估計不會回來,正好留給楊羽臨時睡覺。
楊羽在這裏又沒人認識,外面又是漆黑一片,沒地方能去,本想找表姐叁妹唠唠嗑,聯絡下感情,但是今天實在是走的太累了。
愛裸睡的楊羽便脫光了衣服,趴在床上,就睡著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楊羽朦朦胧胧,整個房間又是漆黑一片,隱隱約約得聽見樓下些聲音,然後上樓聲,想必是誰去上廁所吧。又繼續蒙頭大睡,
過了會兒,楊羽迷糊感覺有人進了房,欣起自己的被子,爬進了床。
楊羽想竭力醒來,可怎幺也醒不過來,就像鬼壓床一樣,只感覺那個氣息緊靠在自己身上,突然楊羽聽到大吼:啊!
房間的燈被打開了,楊羽也被尖叫聲驚醒,睜眼一看,驚呆了,床上還躺著一個裸體女人,那女人正一副見了鬼一樣不可思議,
雙手緊緊的拉著被單遮掩自己的胸口,而整個後背,胸口以上完全暴露,正驚恐得看著楊羽。
“你是誰?怎幺在我床上?!”那女人瞪著大眼,怒氣沖沖:“你還不說,我喊非禮了!”
“非禮?我哪有?”楊羽一臉無辜,明明是自己先睡這床上的,要喊非禮也是輪到他喊啊。
“還說沒有?你衣服都脫光了。”那女孩指著楊羽的光溜溜的身子。楊羽發現自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這世上怎幺可能跟女人論理呢?女人是最不認理的人。
“怎幺回事?”小姨朦胧著眼睛,未睡醒的樣子,也是被剛才的尖叫聲吵醒,才來查看,一眼就看見了二女兒:“你不是不回來嗎?怎幺摸黑爬山回來?這多危險啊。”
“我這不是平安回來了嗎,媽,他是誰?怎幺睡我床?”女孩指著楊羽,手不忘提著被單,以防掉落。
“哦,他是你表哥,來咱們村教書的,你今早走之前不是跟你說過嗎?”
“表哥?”女孩一臉驚訝著看著楊羽。楊羽尴尬一笑,喊了聲:“表妹!”
“今晚你們就先擠一擠,就先這幺睡吧,啊!”小姨說完就關了門,下了樓,回了自己的房。
“媽?媽?”女孩急忙喊,可小姨壓根不理,這怎幺辦?真一起跟表哥睡?
二表妹雅熙一臉無奈的看著楊羽,這可是第一次跟男生同床,剛才自己裸著身子差點趴到他身上,這是第一次跟一個男人如此親密。
“看夠了沒?流氓,快轉過頭去啊,我要穿衣服!”雅熙一臉潑辣的罵到,轉了身子,對著牆,也找了件短袖穿回去。比起表姐的成熟,叁表妹的乖巧,這二表妹可就潑辣太多了。
楊羽對著牆,二表妹的身體影子印在牆壁上,楊羽大驚呼,好一個S的曲線,胸口堅挺而出,連兩顆點點都能在影子裏襯托出來,高高得翹起,看得楊羽口水直流。
“晚上不許碰到我!”表妹雅熙穿好了衣服,還是謹防著眼前的表哥,幸好就睡一晚。
“我要是碰了呢?”楊羽笑著故意氣她。
“你敢?我非剝了你的皮。”雅熙瞪大著眼睛,磨著牙狠狠道:“說到做到,我管你是誰!”說完,一趟,鑽到被窩就睡了。
楊羽熄了燈,也躺了下來,房間又馬上一片漆黑。
過了一刻鍾,只見雅熙還在翻來覆去。
“你在,我很別扭,睡不著!”雅熙輾轉反側,輕聲說道。
“要不表哥抱你睡?”楊羽雖然才來這裏不到半天,但是見到叁個美麗至極的表姐表妹,早已動了側隱之心,男人好色的本性藏也藏,像表妹這種人間尤物,在外面都市裏可是打著燈籠也找不到的,哪裏還顧得上什幺狗屁倫理道德,日後再說!
“去死那!不想活了?有點表哥的樣子行不行?”雅熙哼了一聲轉過身去裝著繼續睡覺。
楊羽偷偷得把頭湊了過去,嘴巴湊近到耳邊,輕語道:“表妹剛才裸著的酮體可真美!”
雅熙表妹一聽,拿起枕頭就往楊羽砸去。而在這裏,突然後山傳來一聲非常古怪,非常恐,怖的聲音,聽得楊羽毛骨悚然:“表妹,這是什幺聲音?”
“大驚小怪,是山鬼,天黑了不要去後山,要是碰到山鬼,就活不了了。”雅熙說道。
“山鬼?”楊羽重複著話,感覺很可笑,這世上哪有鬼,肯定是什幺動物的吼叫吧。但那聲音確實恐,怖至極,在這漆黑萬物寂靜的深夜農村,顯得更外的恐怖。
楊羽還是嚇得鑽回了被窩,這畢竟是農村,有很多跟城市完全不一樣的東西,有更多恐,怖的傳說。
楊羽又朦朦胧胧的睡著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被一陣尿意驚醒,外面還是漆黑。楊羽卻不得不下床去尿尿,廁所在樓下,便輕聲起了床,誇過表妹的身子。
朦朦胧胧的擦了擦眼,借著微弱的月光,往樓下走去。
出了側院洗衣處一片雜草,楊羽也懶得再走,反正一個大男人,尿哪都無所謂,滋潤下雜草也無妨。便掏出來,站著隨風吹,就尿了起來。
月光微弱,楊羽也沒睡醒,農村非常安靜,無意一個側頭,往左邊的鄰居房屋看去,農村的鄰居之間都不會砌什幺圍牆,完全相連敞開,平時也好來往。
可是楊羽這不看還好,這一看把楊羽的魂都嚇出來了,只見隔壁後院的石板上正坐著一個老太婆。楊羽以爲自己眼花,急忙擦了擦眼,定睛一看,
更加後悔了,這何止坐了一個老太婆,那老太婆還正睜著眼正一動不動的看著楊羽。
楊羽魂都嚇沒了,咽了口氣,這叁更半夜的,靜靜地坐這裏,是人是鬼?而且還是個老太婆。楊羽心中念著,這世上沒有鬼,沒有鬼,便壯著膽子,走了兩步問道:“奶奶怎幺還不去睡覺啊?”
那老太婆面無表情,也沒有回答,楊羽見沒反應,心裏更不安了,人老了耳朵會聾,莫非沒聽見?楊羽剛想回頭走,只聽見老奶奶自言自語:“等了七天了,終于等來個人,這是命。”
見老太婆說話,楊羽又停下了腳步,雖然不清楚她在說什幺。
“年輕人,奶奶腿不太好,能扶我回屋嗎?”
楊羽雖然不認識她,但自己也有爺爺奶奶,雖然他們都過世了,但打心裏楊羽爲自己沒有盡太多的孝道而悔恨,老太婆的請求,自然沒有多想,就跨步而去幫忙。
楊羽伸出右手去扶奶奶的身子,卻感覺一股冰冷,心中好奇,這剛伸出左手,老奶奶一把將手放在楊羽的手上,頓時一股寒意襲來,直鑽入身體,當即暈了過去。
農村的清晨非常清爽,當公雞第叁次鳴叫的時候,天就差不多亮了,農村的人就會紛紛起床,該上山的上山,該放牛的放牛,就算沒事,也不會有人睡懶覺。
小姨天微亮就起來了,這剛開後門,就驚呆了,發現楊羽躺在後院的雜草裏正睡得香!
“這傻小子,怎幺睡這裏?難道昨晚被二妹給趕出來了?想想也是,這二女兒最潑辣,怎幺肯跟一個男人睡?”
小姨如此一想,倒也不在驚訝,只能無奈搖頭,心想這二女兒如此潑辣,以後可怎幺嫁人哦。便過去拍拍楊羽的肩頭,喊道:“小羽,醒醒,不要睡這裏。”
楊羽正睡得香,突然被人給喊醒,睜開迷離的雙眼,發現天已經大亮,再望望四周,發現自己正躺在雜草裏,一臉驚訝:“我怎幺睡在這?”
“是不是昨晚二妹把你趕出來了?這丫頭,我馬上跟她說去,太不懂事了。你快起來,上樓睡去,小姨熬稀飯給你們喝。”小姨說道。
楊羽極力回想昨晚發生的事,腦袋雖然有點沉,但還是想起來了:“昨晚我扶隔壁的老奶奶回屋,突然就暈倒了,醒來就在這了。”
“老奶奶?哪個老奶奶?”小姨一臉驚訝。
“就是隔壁的啊,她腿還不好使。”楊羽說著指著隔壁的房屋,但發現小姨的臉色蒼白:“小姨怎幺了?”
“隔壁的老奶奶摔了一跤,腿斷了,七天前剛剛過世,叁天前已經出殡入土,你是不是看錯了?”小姨嘴唇幹裂,臉色極其難看,被楊羽也嚇得不輕。
可比小姨的臉色更難看的還是楊羽,被小姨這幺一說,楊羽才想起來,昨晚那老奶奶臉色蒼白,坐在石板上時,兩腿是筆直挂著,而扶著她時,她全身冰冷僵屍
而且整個人壓在自己身上,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z號[漫玉小說] 回複數字24,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完全站不住,再加上昨晚是頭七,難道我昨晚真的遇鬼了?楊羽臉色更加難看了,冷汗滾滾而出,卻故意裝著鎮定的樣子,免得嚇了小姨:
“沒,沒,我看眼花了,只是一堆柴而已,呵呵!”楊羽顯得很不自然。
“你嚇死小姨了!”小姨才松了口氣,雖說隔壁那老奶奶生平就異常古怪,但還不至于死了還來找麻煩吧。
今天是楊羽學校報告的日子,再加上剛才嚇得不輕,哪裏還睡得著,就順便起床繞著農村的小路跑了一圈,跑步是楊羽一直的習慣,清晨的農村那是真心舒暢,空氣清新,環境幽靜,鳥語花香,綠草還帶著露珠,晶瑩剔透。
這羊腸小道一路跑來,不知道多少村婦抛來媚眼,有些眼睛都看直了,議論紛紛這是誰家的孩子,村裏已經很久沒出現如此健康陽光,俊俏又充滿男人味的小夥子了。
這村婦本就愛八卦,這一傳十,十傳百,馬上就整個小村的姑娘,少婦沸騰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