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罪母

精彩内容:


  每當在論壇裏面看見有人寫母子之事我就會回想起我的媽媽,一些珍藏在我心裏的秘密,對于她而言可能不是什麽秘密。對我,每每想到我就思緒翻滾,心裏真的是千頭萬緒。大家好,我是小劉,今天我要給大家分享的是我媽媽的故事。

  2002年時候大學畢業就和一鐵哥們一起分配到了上海,那個時候還能通過學校分配實習,我們同是機械加工專業。公司裏面做了兩年,但對于加工銷售輕車熟路。哥們找到我說我們自己單飛吧。那時候沒有多想,哥們又是那種有能力,做事雷厲風行的人,也就跟著他了。

  拿著我們手裏不多的積蓄我們租了兩室一個大廳辦公休息同時用,也算是成立一個小小的公司,最初我們股份55開。白天我們出門找客戶溝通下訂單,晚上回來圍著機床轉加工零件。那段時間真的很累卻非常的充實,我們都心懷夢想,希望能夠在上海闖出一片天地。

  漸漸公司起步,越來越忙,快要扛不住。這個時候我想起了遠在家鄉的媽媽,媽媽沒有什麽技能在家裏打著零工,和哥們一商量,要不找我媽過來幫我們做飯,打掃衛生什麽的也好。哥們當然也欣然同意。于是事情就定下來。

  在車站接到媽媽的那天,很久不見媽媽的我,看著眼前的女人:160高,當時她就已經40多歲了,身上獨有的那種40多歲女人該有的味道。胸脯鼓鼓的,屁股也很大。接她到家,就給她騰出了哥們的房間讓她住,哥們則和我同一房間。安定下來的媽媽每天給我們洗衣作飯打掃衛生,我們則是繼續忙于我們的工作,想起來那個時候有見不完的客戶,加工不完的零件,每一分锺都是充實的,上廁所的時間都要擠出來。

  日子一天天這麽過去,當我回神過來的時候,媽媽已經有了變化。起初來的時候媽媽都是包裹的嚴嚴實實的,雖然大胸,也穿著不露領的衣服,甚至連內衣內褲都是晾自己的房間。可是一段時間過後她就胖若兩人:

  家裏的媽媽開始穿著清涼,起初並不在意,或許是因爲熟悉以後才有的舉動,後來就發展到媽媽在家穿著比較暴露了,居家花短褲剛到屁股那裏勒著陰戶的形狀都能看見。外出買菜回家來都是換睡衣,很薄那種,仔細一看能夠看清內衣內褲輪廓。更讓我吃驚的是,還穿著那種薄紗的無袖吊帶。裏面沒有穿內衣那種,兩顆奶頭在吊帶裏一晃一晃非常紮眼。雖然她是我的媽媽,但是有時候看了還是要頂起褲裆,畢竟她也是個女人。而且是個還算好看的女人。我也想提醒老媽的裝扮,但是想到可能是大家熟悉了沒什麽,當時的工作也確實非常的忙,我就忽略了這個事情了。

  只是這樣的情況下就醞釀出了事情。同一個屋檐下的男女,如何搞到一起,還差了那麽多年紀?我想,在我住的地方能夠找到答案。平日裏工作很累,白天跑晚上還加班,我一般沾床就睡一睡就白天那種,可是一天晚上我被一泡尿給憋醒了,起身一看哥們不在床邊,地上沒有他的鞋子。難道他也起床撒尿,我起身去廁所,必定要路過媽媽所在的臥室,我揉著眼睛打著哈欠路過媽媽的房間門外。~啊~啊~~~

  那是女人呻吟的聲音,當我聽出那個女人的聲音是媽媽發出以後,我的腦子突然嗡的一下子就炸開了。從小到大我都沒有發現過媽媽的床上私事,今晚卻在門口聽到。

  我僵住了身子,血液就開始湧動。~啊~啊啊,啊~~~媽媽嬌喘的聲音一浪接著一浪,刺穿我的耳膜直達我的心髒,心裏亂哄哄的開始狂跳。我側身倚靠著牆壁,四肢開始顫抖起來,媽媽在自己的房間偷人,而那個人是我的鐵哥們。他們----在做愛。我顫抖著雙手抓住狂跳的胸口。腦子很亂,想不出什麽頭緒。

  ~啊,啊,啊呀~~~~房間裏繼續傳來嬌喘,那聲音即使我現在想起來依然讓我血脈膨脹。媽媽平時說話都是中氣十足,現在的嬌喘裏面滴出水,聲音極其柔媚。這樣的反差正如媽媽深刻隱藏在心裏的欲望一樣噴泄出來,我腦子裏想著媽媽如何在床上輾轉承歡,如何披頭散發被哥們玩弄,他們用什麽姿勢,怎麽插入?這樣的想法一旦在腦子裏面生成就揮之不去。我下身感覺強烈頂起了內褲,門內媽媽的聲音。~啊,啊,咿呀~啊~妩媚嬌滴滴的聲音還在繼續,我使勁捏了一把下身企圖克制沖動,卻更硬了。忍不住好奇,我顫抖強忍抓住心口的雙手,悄悄跪在媽媽房間門前,從房門最下面的縫隙偷窺他們做愛,接下來看到的場景讓渾身發熱,心髒都要跳出喉嚨,我畢生難忘:此刻房間裏面,電燈明亮。那個男人,也就是我的好兄弟。他分開了媽媽的小腿,光潔的小腿高高舉在空中仿佛投降一般,結實的大腿根雜草叢生,被操弄得泥濘不堪。媽媽後仰著脖子似乎非常渴望著,雙手隔著透明的吊帶抓住自己豐滿的乳房開始揉捏起來,嘴裏哼哼不停,~啊~啊,咿呀~~下身被堅硬的陽具侵犯著,陽具挺入深處,媽媽的身體一抖,連續帶著花心裏面的汁水往外流。本想努力克制自己的身體,卻在堅硬陽具的侵犯下,私處裏面的快感一波接著一波。夾著,吸著,包圍著哥們的陽具。一次次地深刻紮入自己的體內,頂到花心。

  哥們下身不停挺動著,跪在媽媽的身下,壯碩的屁股一沈一浮,就伴隨一陣私處撞擊的聲音,在安靜的夜裏,安靜的屋子裏面這種聲音節奏強烈而淫靡。屋子裏面的啪啪聲和呻吟聲越來越放浪,媽媽像是溺水的人抓住吸氣的機會大口的喘氣。抓住哥們的手臂慢慢吃力,哥們感覺到媽媽下身的變化,私處在不斷夾緊,進入也越來越困難。他收起大腿肌肉,開始更加用力挺入,媽媽開始胡亂地在空氣中揮手亂轉,終于抓住了床單死死拽住,一陣陣快感從私處電流一樣竄到頭頂。

  ~我來了,不行了~

  感覺私處一陣抵觸,哥們加快了沖刺,次次到底,啪啪啪聲音更大,終于幾下之後死死頂著媽媽的子宮泄身了。媽媽感覺到熱浪陣陣流過花心,混合著高潮的余韻,舒服得癱軟了。哥們泄身過後無力的趴在媽媽身上。親吻一下媽媽的臉頰以示感謝。然後分開彼此,一陣白漿就從媽媽的花心流了出來,浸潤了肛門,直達床單。

  此刻在門外的我面紅耳赤,大口喘氣,顫抖的身體勉強支撐起來,房間裏面的戰鬥顯然刺激了我,我摸著硬邦邦的下體,前所未有的欲望直接沖昏了我的頭腦,我呆呆站在原地消化著媽媽晚上偷情的刺激。邁著沈沈的步子走向了洗手間,脫掉褲子一看:內褲上面一團漿糊。

  我對媽媽這件事情心裏是非常排斥的,一個是我的哥們一個是自己的親生母親,我也無從探知他們從什麽時候開始好上的,只是知道了這件事情以後,當我們叁個人時我總是感覺到空氣中彌漫著暧昧的尴尬。我兩人都不想傷害,加上工作讓我忙昏了頭,對于他們偷人這件事情我就放過了。

  後來我自己的心裏也慢慢的坦然,只是把媽媽當作一個女人,她有自己的欲望,有自己的生理需求要處理。合適的機會和自己的哥們做愛了而已。事情發展到之後的日子我什至會趴在媽媽的房間門下偷窺他們做愛操逼,刺激我在洗手間自己打飛機出來。

  時間過了小半年,那時候哥們談了一個女朋友,自然要和女友住在一起,媽媽就成了多余。我們協商,哥們就讓媽媽搬出去住,當時我就火冒叁丈,這是要趕走我媽媽,我提議如果我媽搬出去的話我也跟著搬走。然而哥們在我媽和我之間不斷的周旋,居然說服了我和我媽。就這樣我媽搬走自己租了房子住下。哥們和他女友住進媽媽的房間。白天媽媽過來繼續幫我們打掃衛生做飯。人多的時候也跟著去跑跑業務。

  多年以後我回想起來哥們那麽做無非是想我多承擔房租,也就是利用了我,後來更是利用了我搬出去的媽媽。

  媽媽搬出去之後我也時常去她的出租屋看她,一間臥室一個陽台和洗手間,屋子雖然小但是打理很整潔,我心裏很高興媽媽適應了這裏。我看著屋子裏面幹淨整潔的一切欣慰沒多久就發現陽台晾著媽媽的內衣內褲,大家可以想想一個普通的40多的女人會穿怎樣的內衣內褲呢,應該只是一些普通的平角褲和肥佬褲吧。此時的我癡呆地看著陽台上各種蕾絲透明內褲,內衣,輕薄,花紋,露奶頭,丁字褲,還有內褲中間開檔的都有。

  我顫抖著站在陽台心裏無法接受這樣的場景,也沒有辦法接受媽媽穿著這樣的內衣,我能夠想象出媽媽穿著半透的黑絲內衣內褲,在燈光下,挺著大乳房扭動身子,慢慢分開淫水浸透的內褲然後扶著哥們的雞巴輕輕坐上去~啊,啊~啊~舒服啊~啊~,我的心髒急速跳動快要炸開,四肢開始顫抖起來。此刻的我狠狠心裏罵著媽媽恬不知恥,頭也不會回關門走了。我心裏狠啊,心裏決定以後再也不來看你了,我以爲搬出來了你們會中斷關系,沒想到越來越會玩。

  于是我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工作確實也很忙,慢慢地沖淡了我對他們的排斥。那個時候我們的公司經曆了一個比較困難的時間,因爲盲目的擴張,我們已經有了十幾號員工了,但是就是因爲人多卻沒有辦好事情。就在這個時候來了一個河南的大哥,一番了解過後才知道大哥浸淫我們這行已久,說話做事也很是讓我同學和我滿意,于是我們給了他股份讓他入夥。入職以後大哥倒是經常找我媽談心唠家常什麽之類的也經常帶我媽去跑業務。慢慢的他們就好上了,好上了,我都不知道我媽怎麽想的,後來整個公司都知道了我媽和那個大哥有一腿。後來因爲大哥家庭的原因做了一年就離職回家了。

  這大哥走了以後整個公司沸騰了,上下都在評論這大哥是個渣渣,自己有媳婦還和我媽亂搞,一度把我媽推到風口浪尖,不過我始終是公司老大之一大家私底下討論,風言風語傳到我耳朵而已。只是後來才知道這風雨比我聽到的更甚。

  多年以後一個偶然的機會,大概是07年的時候公司進入正軌,不用出去跑業務,不用自己加工,樂得清閑。我翻開電話簿鬼使神差的翻到了大哥的電話,又鬼使神差的打過去,一頓寒暄以後,大家客氣的交代了現在所在地方和工作,不輕易間提起我的媽媽,話匣子一打開就震碎了我叁觀。

  原來多年來我那麽木讷,對媽媽的事情關心什少,更不知道我媽媽所經曆的事情多曲折,多複雜。說開了,我在電話這邊顫抖著要求大哥把所知道的全部講給我聽。

  那是大哥剛進入公司的時候,公司裏面除了小姑娘和他年紀相仿的就是媽媽一人了。可能是媽媽奶子大屁股大,又成熟的原因吧,和媽媽唠家常讓大哥感覺很親切,慢慢兩人借著跑業務的時間外面逛,一起吃飯,熟悉了以後媽媽就把和哥們偷情的事情合盤托出。

  媽媽跟著哥們跑業務的時候免不了在外面打炮做愛什麽的,帶著媽媽去見客戶什麽的,也是需要陪喝酒啊,陪唱歌什麽之類的。媽媽稍微打扮一下也像模像樣的成了哥們的助理,喝酒唱歌都是一幫爺們,女的自然吃虧。有的男人當著自己是客戶對媽媽的要求就過分了,開始的時候只是對媽媽上下其手,媽媽都拒絕了當時畢竟是哥們情人,可他媽變態的是哥們給我媽洗腦,說要拿下客戶,幫助他就是幫助自己公司的兒子。媽媽被洗腦,對于那些客戶也就屈服了,有客戶只是吃豆腐,摸屁股摸奶扣逼這都是家常,有的過分的就是當著哥們的面和媽媽接吻,臨走還帶著媽媽去酒店開房。

  我聽到這裏我的肺都炸了,這麽多年她是怎麽過來的啊。河南大哥說道這裏便說,當年媽媽和哥們一起做愛的時候都是沒有戴套,每次都是內射,中間時間媽媽還懷孕過幾次,這個事情特別清晰地講給了大哥聽,媽媽說,懷孕以後媽媽都去找哥們問,我懷孕了,這個孩子要不要留下來。其實媽媽自己心裏也清楚根本不可能留下來。只是不管多年輕多年老的女人,心裏總是對自己的男人柔軟的,她多麽希望從哥們嘴裏說出,孩子生下來我們一起養。可是每次哥們的語氣都是冷淡的,沒有感情的。總是那句話:你和那麽多人做過,怎麽確定是我的?其實那個時候媽媽和其他都帶套,唯一肉貼肉的就是我那好哥們。

  我顫抖著拿著電話,心裏五味雜陳,不知道是憤怒,自責還是什麽其他感覺,我很能感覺到媽媽當著那個男人的面委屈的低著頭,看著自己肚子裏面不能生下來的孩子,孩子被哥們抛棄,孩子也要被媽媽抛棄,最後媽媽也會因爲沒有利用價值而被哥們抛棄。我顫抖著聲音讓大哥講下去。大哥那邊也有點激動,之所以媽媽和大哥搞上了,還是因爲媽媽需要一個傾訴的人。而這個時候就成就了他們兩人。

  大哥告訴我要好好提防我的哥們,我告訴他,我們已經拆夥自己做了。大哥繼續說,其實你那哥們不是個好東西。在你媽剛搬出去的時候,讓你媽媽出去做雞賣淫。

  一聽到這些話我就一陣口幹舌燥,腦子天旋地轉,瞬間就全身癱軟幾乎喘不過氣。

  ---做雞
  ---賣淫

  這是媽媽的經曆嗎?

  大哥繼續說,在你們公司剛擴張那會兒,不是經濟緊張嗎,人多,但是公司還沒有正常的運轉。我努力的回憶,那個時候確實是因爲公司剛起步。我們忙的焦頭爛額才度過那段艱難時光。

  那個時候哥們就找到我媽,一番做愛之後哥們告訴我媽,公司運轉不下去了,人多,但是活少,如果這樣繼續下去的話,哥們和我都要從頭開始,整個公司都沒有了,還說了如果失敗了,公司賠進去了而且還要欠債雲雲。我媽當時就嚇壞了,一個沒有經曆大風大浪的女人,首先情人會沒了,最重要自己的兒子還要背債睡大街。我媽當時就慌了。拉著哥們就問怎麽辦,自己有點積蓄雖然不多,但是可以用。哥們說那點錢夠什麽,不夠塞牙縫的。不過,如果你能做點兼職的話,說不定可以。

  我很難想象那天那個男人對媽媽說了什麽話,我媽媽怎麽就聽進去的,也很難想象一個女人心裏經過怎樣的掙紮才能夠答應把自己的身體交付給那些嫖客。

  聽著大哥的敘述,我感覺天都塌了。這麽多年的媽媽怎麽過來的,已經完全超過了我的想象。既然已經天塌,我就繼續追問媽媽如何賣淫,什麽時候開始,什麽時候結束,接過哪些人。。。

  直到我挂了電話,我久久不能從剛才的對話裏面出來,這震撼對于我實在過于激烈。我躺在沙發上想平靜自己的內心,可是還是沒有做到。

  媽媽被我哥們洗腦開始了在自己的出租屋裏面接客,都是晚上的時間,她住的地方本來就是龍蛇混雜,都是些普通人來上海工作,更多的是農民工。晚上的媽媽就濃妝豔抹站在街頭看過往的行人,只要是路過的一個男的媽媽就上去低頭問對方要不要服務。大家都是普通人對于性的需求是必要的,而且媽媽的姿勢經過打扮以後相當可以。前凸後翹的。來人先是一陣考慮,但是看著媽媽高聳的胸脯和肥大的屁股自然就願意了,當時媽媽收錢是200塊一個人。帶到自己的屋子,男人就抱著媽媽一頓親吻一頓捏奶,媽媽當然是抗拒。掙開了男人就讓男人躺下,那個時候媽媽也算是有頭腦的,把房間打扮粉色的,暗暗的,還灑了香水。先是脫了男人的衣服,親吻男人乳頭。然後脫褲子先聞味道,大多數男人都是沒有清理的,你能想那個味道,然後媽媽用熱水和酒精給男人擦下體,戴個套子就開始嘴裏口活起來。普通男人哪裏有接受過這樣的待遇,又是親奶頭又是親雞巴,基本都是口幾下就射出來了。射出來就沒得玩了,男人也會覺得不值。媽媽這個時候就脫了套子,毛巾清理幹淨男人雞巴,然後來點潤滑液,幫男人打飛機,一邊打飛機一邊軟軟的聲音和男人唠家常,你來這裏多久了啊,做什麽的啊,多久沒有做愛啦,這樣舒服嗎,如果舒服的話下次再過來。朋友介紹也可以。男人一邊回答一邊被抓住雞巴,很舒服,自然什麽都說出來,等到男人硬了,媽媽繼續給套個套子,騎到男人的身上,分開自己的穴,在暧昧的燈光下讓男人看自己的穴。你看我下來流水了哦,看你雞巴那麽大就開始流水了。媽媽是做愛的好手,男人抓著媽媽的屁股就開始插,第二次比較久,但是媽媽嬌媚的身子很快讓對方射出來。臨走男人依依不舍的付了錢離開。

  從此後媽媽再也不用去站街了,因爲客人一傳十,都來捧場。

  當我寫下這些的時候我的心裏滿懷愧疚,但是媽媽的事情刺激著我停不下來,一想到媽媽趴在床上,分開褐色的陰唇溢出晶瑩的淫水,搖著屁股挑逗男人進入的情景,我總是心潮澎湃,假如我是她的嫖客,她會扭著腰肢鼓勵我進入嗎,她會穿著她的開檔蕾絲內褲迎接我嗎,她會用奶子餵我吃奶嗎?會不會用她罪惡的陰道,用手分開她,扶著我的雞巴,身子慢慢往下沈?夾著我的雞巴扭著身子用力搖晃,騎在我的身上,甩著頭發,浪著奶子,嘴裏呻吟著

  ~~~啊,兒子~快,好舒服~~裏面好舒服~~~快,射進來,我也要給你懷個孩子,啊~~~我看著媽媽扭曲高潮的臉射了出來。

  每當我從這樣的夢中醒來,我一邊心懷愧疚,一邊忐忑處理著褲裆裏面的穢物。不能讓妻子發現我的秘密。

  媽媽的接客生涯短暫而神秘,半年後就結束了。但是從大哥口中得知,媽媽最中意的是一對兄弟,他們來的時候都是兩個人來的,從來上海打工幹的工地,自然是人高馬大身強體健,當給媽媽說他們想要一起上媽媽的時候,媽媽猶豫了,但是很快他們掏出了500塊錢解決了媽媽的後顧之憂。這兩兄弟一高一低,夾著媽媽在衛生間洗了澡,塗了一身的香皂,沖完以後兩人就開始前後親吻媽媽的身體,沒有試過兩人漢堡的媽媽明顯是動了情,當兩人親吻到腹部和後背的時候媽媽就開始咿呀叫了起來。大哥前面手指輕輕探著陰戶口,弟弟後面拇指輕輕地揉著媽媽的屁眼,兄弟兩人蹲下來,一人前吻陰戶,一人後親屁眼。媽媽就飛了起來。就是這兩兄弟給了媽媽前所未有的體驗,媽媽右手抓哥哥頭,左手抓弟弟頭發。慢慢被兩兄弟擡著進了房間。媽媽動了情和大哥吻了起來,平常是不和嫖客接吻的,哥哥的舌頭很有經驗,掏出了媽媽舌頭就開始交織。流出很多口水又打濕胸口。弟弟就在後面抱著媽媽的後背親吻她的脖子,和耳垂。房間裏昏暗的燈光下,濕漉漉的接吻聲,淫靡的場景,赤裸裸的叁人。弟弟後面托著媽媽屁股,大哥帶了套子,雞巴就輕輕的插了進來,說實話那家夥真的是又大又硬,在那個大哥的描述裏面,媽媽對這兩兄弟是又愛又怕。陰道被充實了,媽媽的奶子就被弟弟後面抓著揉,大哥躺床上,媽媽騎在大哥的雞巴上就開始搖。

  ~啊,大,好大~啊,啊啊啊~~一下子大哥就從媽媽的私處捅出一些白水來。弟弟不慌不忙站到床上,挺著雞雞在媽媽臉上摩擦,媽媽當然懂,轉頭就伸出舌頭,一臉潮紅地看著雞巴,再仰頭看著弟弟的臉,然後舌頭挑逗一下堅硬的雞雞口,張開嘴就吞了進去,弟弟一聲嗯哼的呻吟聲,感覺很舒服,口活很好。就這樣十多分锺以後,大哥下體不見疲軟,小弟的陽具也越發堅硬,可是媽媽已經很累了,搖得腰肢酸軟,嘴巴也疼。~不行了,好累~就趴到了大哥身上,哥哥也不嫌棄,直接親吻媽媽的嘴巴,吧唧吧唧的接吻聲讓弟弟有點堅持不住。也套了一個套子,發現了潤滑油抹了一把在媽媽的屁眼,屁眼一陣清涼,讓媽媽立即清醒。~不行~那裏不可以的~哥哥嘴唇封住了媽媽嘴巴。弟弟後面插入一個手指,放心,放松一點不緊張,很快就會好的。終于能夠深入兩個指頭的時候,媽媽潮紅了雙頰,屁眼傳來了異樣的感覺,其實就是排便的感覺,漲漲的。慢慢地開始感覺屁眼熱乎乎地進來了一個龜頭,菊花皺褶就被拉開,然後拔出屁眼就合上,插了幾次能夠適應了,弟弟就插入更多部分進去,神奇的是,直腸和陰道就一層肉隔著,媽媽嘴裏~~~嘶,大,塞滿了~~~好漲啊~~~,順利的插入,兩兄弟就貫穿了媽媽的陰道和屁眼。

  爲什麽我對細節這麽清楚,這是我逼問河南大哥的,他說和媽媽做愛之後就問媽媽哪次最舒服,媽媽就講給他,他告訴我。

  兩兄弟的下身很大,一身肌肉,耐力不錯,弟弟雙手拉著媽媽的手臂,奶子前後浪起來,哥哥就迎合著乳浪,奶子就打到了哥哥臉上不斷摩擦,哥哥這樣做非常刺激,用力頂著媽媽的子宮,媽媽就飛了,嘴裏就胡言亂語~~啊,啊,太大了,啊,受不了,大,太大了要飛了~~~兄弟挺著媽媽的叫聲很受用,用力就加速一起,媽媽弱小的身子夾著兩個男人中間就像一片葉子落到了波濤中,不停起伏。大約十多分锺以後,兄弟倆互相通氣。夾著媽媽更加用力操弄起來。媽媽的屁股撞擊得紅彤彤,陰道周圍早就一片漿糊了,沾滿了彼此的性器。弟弟後面已經完全操開了媽媽屁眼自由進入。感覺到加速,媽媽就僵直身子夾緊下身和屁眼。

    ~啊,大啊,太大了~快點給我,一起出來啊~~咿呀·~~~~

  兩兄弟憋著力氣,大吼一聲直接頂著媽媽子宮和屁眼突突突射了進套子裏,他們射完媽媽就軟了,趴在大哥身上大口喘氣,一身汗水,頭發貼到背上,弟弟推出了雞雞,菊花一陣收緊,慢慢愈合肛門口流出黃黃的水,大哥退出了雞雞,陰道口一片狼藉慢慢合上,淫水就順著陰毛流淌到床上,兄弟兩人合力親吻了媽媽,付錢穿上衣服走了。媽媽身子還在顫抖著,陰道還是在抽搐,太累了身子也太舒服了,拉了被子,晚上再也沒接客了。

  我聽到這些的時候我正站在洗手間,喘著粗氣,手裏握著陽具,已經硬到了疼痛的地步,媽媽是這麽的淫蕩,還搞了3P,那麽生猛。我緊握住兄弟一陣抖動過後癱軟坐馬桶上。此刻的我已經被掏空了。

  被媽媽淫蕩的過往掏空了身子,腦海中閃過媽媽的吊帶,媽媽的臉頰,媽媽的內衣,內褲,肥大的屁股,挺起的胸脯,那是一具罪惡的身體,黑乎乎的陰道接納了那麽男人的陽具,乳房被無數的男性雙手揉捏過。

  那些從媽媽嘴裏進出的陽具,那些從陰道裏面流出的淫水,那些被無數次抛在床上的呻吟,那些高潮時候從喉嚨裏面發出來嬌喘的~去了~,甩動的黑發,浪湧的乳濤,起伏的肥臀,一次次地出現在我的夢裏,成了我最催情的春藥。
  
  
  (完)以後不再接受綠母的投稿,我會跟著意淫的,那種想要得不到的滋味讓我很難受,如果你是勇士,投稿一個吃到媽媽的故事。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