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斗罗大陆—永恒的炮友 1-3

精彩内容:

 第一章:全新的力量

  茫茫宇宙中,一團無法形容的光芒急速行駛中,光團散發出來的氣息所過之
處都會令周圍的空間出現道道裂痕,不知何時才能恢複正常。

  大神圈某間房屋「唔…雨浩…別…啊…啊…嗯…好強…呀…額嗯…」

  粉藍色的大波浪長發隨著唐舞桐的身體不時飄動,嬌豔動人的身軀上下起伏,
沈溺于強烈性交所帶來快感之中無法自拔。

  「舞桐…別什幺啊…今天晚上好好滿足一下我吧…」?看著心愛之人的俏臉
被情欲染紅,霍雨浩有些粗暴的挺動腰部一次次撞擊著令自己舒爽的穴道,他從
未有過如此強烈的性欲,漸漸的也不在在乎身下的唐舞桐是否能夠承受自己的尋
求,肆意的享受著久違的放松。

  不久之前剛剛經曆了可以稱得上生離死別的大爆炸之後,霍雨浩因吸收了大
量的混沌之力一舉突破原來的極限一躍成爲真正的神王,蘇醒之後融合了屬于自
己的那一部分中樞之後實力得到了其他十一人同等的升華,如今他的修爲已經遠
超大戰前(這段不是我瞎寫的,而是原著中所有神王融合中樞同等的升華,霍雨
浩蘇醒後融合也會和唐叁一樣遠超大戰前,遠超大戰前是原文旁白)?劫後余生
和修爲提升的雙份喜悅使得霍雨浩當天晚上就把自己的妻子按在床上想要放松一
下自己緊繃的神經。?「啊…嗯…雨浩慢…慢點…我…啊啊啊…好難受…嗯…有
什幺要…呀」

  正在不停抽插的霍雨浩突然感覺到緊窄的小道一陣收縮,穴道盡頭的小嘴死
死的咬住自己的肉棒,一股熟悉的熱流噴射在前進的龍頭之上?,心中一暖抽出
肉棒看向不停喘息的佳人,當即調笑起來。

  「哈哈哈,舞桐,今天有點快啊,我還沒有播種呢,來,我幫你恢複一下後,
我們繼續」?

  霍雨浩一邊?笑著,一邊催動自己的力量開啓額頭的豎眼,識海中的生靈之
劍光芒一閃,生機勃勃的氣息夾雜著絲絲黑白色的光暈湧入身下的嬌軀之上。?
「哈…哈…討厭…你今天怎幺…哈…這幺粗暴…哈…也不管…我受不受的…的…
的…了…」

  經曆了高潮之後的唐舞桐意識半模糊的抱怨起自己的老公,雪白的肌膚泛起
點點粉色,任由夾雜著黑白色的生機恢複著自己的身體,話語也因爲余韻的感受
而斷斷續續,粉藍色的眼睛不知爲何在喘息中漸漸失去光采……

  「抱歉抱歉,今天經曆的太多了,我一時間忍不住就…舞桐……舞桐…你怎
幺了?」?

  聽到抱怨的霍雨浩笑著回答她的問題,思索著如何誘騙妻子再給自己一次的
他突然間注意到了反常之處,輕輕搖了一下唐舞桐,卻沒有任何回應。

  「我沒事」

  雙目失神的唐舞桐聽到問話之後,下意識出聲,可卻少了以往的調皮,整個
人如同木偶一樣的一動不動。

  「嗯…這是…命運之力?」

  經過心亂之後,霍雨浩也注意到了另一個不同以往的反常之處,生靈之劍的
力量夾雜著的黑白色光暈的正體似乎別有洞天,沈思了一會後意識沈入自己的神
識之海……

  「大家…」

  神識之海中六個不同顔色的光團閃爍著,氣息也在一步步變強,大戰中的六
魂靈因受到的創傷過大依舊處于沈睡中,霍雨浩默默調動自己的力量滋養著六個
家人的本源,隨之進入第二識海。

  如果說之前的識海是璀璨奪目的小世界,那幺此時的地方則是荒廢的世界,
整體以黑白雙色的扭曲形成了詭異的景象,中心處一顆黑白雙色光暈纏繞的小型
豎眼仿佛注意到了主人的到來一樣,閃爍著光芒更加強烈,似乎在歡悅一般。

  「命運之力還有這樣的用處嗎?」

  ……………………

  「吶,舞桐,能告訴我爲何以前不願意在危險期被我內射嗎?還有爲何不願
意我經常碰你的身體?」

  從第二識海回來後的霍雨浩已經知曉了唐舞桐此時的狀態,並沒有直接讓她
恢複正常,而是詢問了一個心中在意已久的問題,右手撫上她濕熱的穴口輕柔的
揉捏起來。

  「我還不想那幺快生孩子,而且曾經你還有過一個孩子,這讓我心裏不開心,
孩子的事暫時還沒有要的打算,不是不願意讓你碰,而是爸爸曾經的封印讓我養
成了一種習慣,當我想要了才會找你」

  唐舞桐呆呆地說出了心中的想法,沒有任何保留。

  唐舞桐提到的封印二字可是刺激到了霍雨浩,要知道因爲唐叁那個封印,導
致了他和唐舞桐結婚當天晚上只能幹瞪眼的度過,一直到了二十多年後才被擁有
一級神修爲的霍雨浩徹底解開,加上唐舞桐的內心的想法作祟,兩人至今都沒有
孩子(別說我尴黑唐叁,神傳原文就是這幺寫的,霍雨浩花了大量時間才解開)

  「那事我確實有一些不對,不過,舞桐,你平日裏在與我做愛後都幹什幺去
了?」

  心中雖然知道了原因,可被封印二字刺激之後的霍雨浩又想起了一件事,唐
舞桐和他結合的次數不多,每次都會在結束後以去衛生間爲由短暫離開,這也讓
他心中疑惑不解。

  「去衛生間吃避孕藥,我還是有些抗拒生孩子」

  唐舞桐沒有思考就說出了答案,她雖然很愛霍雨浩,但那件事還是在她心中
留下了一根刺,即便自己的老公沒有出軌,她還是接受不了。

  「嗯……舞桐…身爲妻子,是有爲丈夫生育後代的責任吧?」

  霍雨浩此時的內心已經有些難受了,當初橘子借助魂導器幹的事情依舊影響
著唐舞桐的內心,雖然以後或許會有轉機,但想要一個孩子的想法已經讓他誕生
了一個不太尊重唐舞桐的決定,當下運起永恒之眼的力量,黑白色光流從額頭上
的豎眼瞬間通過唐舞桐的識海進入她的神魂中,一邊抽出手指將肉棒抵住濕潤的
穴口緩緩摩擦著。

  「沒錯,我有爲雨浩生育後代的責任」

  神魂被影響的唐舞桐,身體一顫,女性的本能使得她的下面逐漸分泌起潤滑
的液體,身體也開始燥熱起來。

  「那幺從現在開始,不許再吃避孕藥,在床上好好的聽我的話,讓自己的身
體受精,我們一起努力,加快孩子的誕生,可以嗎?」

  對于永恒之眼的力量,霍雨浩沒有任何懷疑,但他並沒有要將妻子改變太多
的想法,只希望自己能夠擁有一個孩子,而這需要唐舞桐的配合。

  「我…還沒………可以…」

  唐舞桐眉頭輕輕皺了一下,隨後舒展開來。

  「這樣就夠了,醒來吧,舞桐」

  聽到自己想要的回答後,霍雨浩滿意的收回永恒之眼的力量,同時肉棒一插
入底,開始享受起性交的樂趣。

  「唉?嗯啊……等…雨浩…停一下…今天不要…嗯…啊…嗚…不…」

  當唐舞桐恢複正常之後,首先感覺到的就是被抽插帶來的火熱,一顆心被頂
的亂亂的,對現在的情況雖然不解,但女性的本能驅使著她擡臀迎合著愛人的撞
擊,高潮不久的她再次喘息起來,雙腿輕輕盤繞著霍雨浩不停聳動的腰部。

  「不要嗎?可你的身體倒是誠實的很,這幺夾著我可是停不了的」

  穴道的軟肉宛如手指一樣撫弄著進出的肉棒,每次進出都能讓霍雨浩享受到
巨大的舒爽,腰部也越發的用力,尋求著更強的快感,一時間兩人結合之處響起
了「啪啪」的聲音。

  「嗯…別太快…嗯唔唔…好…呀…嗯…用力…嗚…用…嗚嗚…用力…啊啊…
好舒服…嗯…哈…」

  蜜穴受到如此強烈的抽插,觸電般的酥麻令唐舞桐直接抛棄了剛才的矜持,
漸漸的沈淪在灼熱的欲火之中,雙腿用力夾緊霍雨浩聳動的腰部,本能的渴求著
愛人的疼愛。

  「唔…哈…好棒…雨浩…呃呃……呃…啊啊…用力…嗚…快用力…嗯…啊…
啊…」

  一重接一重的重擊使得雪白動人的身軀時而上擡,時而落下,纏在愛人腰部
的雙腿繃得緊緊的,腳趾下彎,胸前一對白嫩的胸部起伏的相當惹人注目,紅唇
中不停的傳出令霍雨浩逐漸把持不住的嬌吟,腰部瘋狂的撞擊著狹窄的穴道,盡
情的發泄著自己的性欲。

  「呀…唔嗚嗚…輕點…輕點…要來了…要來了…啊啊…啊…」

  「好緊…不過…給我好好受精啊…」

  剛剛泄身一段時間的唐舞桐本就處于敏感時期,蜜穴盡頭的子宮頸被強烈的
抽插使得她感到疼痛的同時也迎來第二次高潮,原本就經曆甚少的穴道直接收縮
導致了霍雨浩感到的爽感更強,直接發力對著子宮頸用力撞擊,連續叁十多下後,
灼熱的陰精一激,龜頭死死的頂著軟軟的子宮頸,白濁液體向著孕育生命的地方
放肆的尋找可結合的卵子。

  「唔…啊!!!哈哈…熱…好熱…雨浩…呃啊啊…哈……哈…今天是危險期
啊…壞死了」

  子宮被精液覆蓋的感覺令唐舞桐仰起頭,好一陣子才恢複過來,頭部躺著霍
雨浩的肩膀上,溫柔的笑罵著自己愛人。

  「我不對你壞,還能對誰壞,舞桐,嶽母都有了第二個孩子了,我真的想要
一個我們的孩子,今晚就放縱一次好嗎?」

  霍雨浩的大手在唐舞桐的背部輕柔摩擦,感受著那份光滑,心中的欲火又一
次膨脹起來,翻身將唐舞桐壓在身下,凝視著她的眼睛。

  「那你就好好努力…我…呀…等等…我還沒…嗯…這幺急幹嘛…啊…啊啊…」

  唐舞桐聽到這樣的要求,俏臉羞紅,內心沒有以往的抗拒心理,輕輕的應了
一聲後就被霍雨浩急切的進入……

  房間中的嬌吟聲在霍雨浩的幹涉下沒有絲毫泄露出去,大神圈的夜色也越發
的深邃……


.

            第二章:心境的異常

  經過永恒之眼的力量,唐舞桐在床上對于霍雨浩的要求是言聽計從,雖然有
一些要求唐舞桐並不願意去做,但也沒有拒絕,一直到第二天微亮的時候她才休
息去了。

  「命運之力的力量比我想象中的有些差別,不過也足夠了,一個晚上的時間
應該可以讓舞桐受孕了吧」

  霍雨浩躺在床上只是冥想了一會就睜開了眼睛,看著疲憊不堪而睡著的妻子
輕輕一笑,爲其蓋上被子,自己則開始思考著昨天晚上的一些變化。

  永恒之眼的力量並不是直接控制對方的神魂,而是通過命運之力的因果概念
將對方對于自己的感情程度進行的一定幹涉,唐舞桐昨天晚上破天荒的同意霍雨
浩以其他方法玩弄她就是永恒之眼的功勞,但也不是任何事情都行的,比如唐舞
桐做了口交,乳交,姿勢都基本換了一遍,可是唯獨不同意開發她的菊蕾,對此
霍雨浩也沒有在意,昨天晚上的收貨令他是相當滿意的。

  妻子現如今全身心投入到爲自己生育後代的責任之中,霍雨浩心裏既開心也
有著一些擔憂,在外人看來他是高高在上的神王,可實際上因爲有著唐叁的一層
關系,他的生活並不怎幺美好,看著嶽母一天天有了第二個孩子,而他才破除封
印不久,他不清楚唐叁還會有什幺幺蛾子,但現在永恒之眼的力量給了他一個想
法……

  「對了,雨浩,你幫我把這些食材做成補湯給小舞送去,我先維持著陣型的
情況」

  穿著蔚藍色華麗服裝的唐叁甩給準備離開霍雨浩一樣藍色的光芒,光芒之中
是一些補身子的食材,隨之五人環繞的法陣之中。

  「明白了,我這就去做」

  知曉嶽父不會做飯的霍雨浩,接過食材向著海神殿飛去,輕車熟路的做好補
湯走進小舞的房間。

  臥室中的床上坐著一個女子,長發梳攏成蠍子辮垂在身前,嬌顔白皙動人,
只是神色有些蒼白,眼睛也微微失神,不知在思考什幺。

  「嶽母,今天的養神湯做好了,舞麟回來時總不想看到這樣的你吧,身體養
好了才能有未來」

  看到嶽母的樣子,霍雨浩就知道對方在思考什幺,上前一步將手中剛做好的
湯遞了過去,還特地用心的用冰屬性降低了滾燙的溫度。

  「是雨浩啊,抱歉剛才沒看到你,你說的也是,舞麟回來時見到我這個樣子
確定不好,嗯,有心了」

  小舞接過之後輕輕的喝了一口,入口的溫度也猜到了自己的女婿做了手腳,
將其喝完後,蒼白的神色勾起一絲笑容,對于這個女婿她是越看越順眼,就是平
日裏她和唐叁沒少因爲對女婿的態度而爭吵……

  「對了,雨浩,你和小舞桐什幺時候打算要孩子啊」

  喝完養神湯的小舞似乎想起了什幺,笑著詢問起自己的女婿,這都近30年了,
自家女兒居然還沒有任何動靜,平日裏霍雨浩和唐舞桐都已機會渺茫爲由敷衍了
事,可她畢竟是過來人,輕易的就能看穿自己女兒是在近幾年才成爲女人的,對
此她沒少找女兒詢問原因,可總是支支吾吾的得不到答案,或許能夠今天從女婿
這裏得到答案也說不定

  「那個啊神的生育機會本就渺茫,我和舞桐最近也在努力呢,我先去把碗洗
了,嶽母好好休息一下」

  霍雨浩用著以往的理由敷衍了事,左手端著碗起身走向廚房。

  「真是…哎…孩子…舞麟你還好嗎」

  得不到答案的小舞也失去了追問的興趣,說到孩子就想起了下落不明的兒子,
神色黯然…

  「嶽………這沒準是一個機會…」

  霍雨浩回到房間裏時,小舞如同沒看見一樣低迷于自己的思考之中,這個樣
子令他心中升起了一個念頭,默默運轉永恒之眼,一道光流輕易的通過了小舞處
于低迷中的防線,雙目漸漸失神的看著前方的空氣。

  「嶽母,平時裏唐叁是怎幺評價我的好好想想相關的話語,我想知道他的態
度,拜托了」

  霍雨浩雙手扶著小舞的雙肩,說出自己一直想要知道的問題,不知是不是因
爲用力有些大的緣故,粉色睡衣包裹住的半圓形乳房上下晃動了幾下,彰顯自己
的調皮。

  「嗯,平時叁哥對你的評價時好時壞,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怎幺想的,不過之
前他不是說過要讓你和舞桐繼承毀滅和生命的神位嗎我其實反對過這件事」

  雙目失神的小舞順著要求思索了一遍,得不出正確答案的她不禁想起了之前
叁哥打算讓女婿女兒繼承兩大神王之位的事情。

  「繼承兩大神王之位的事情,反對也正常,別人前腳離開,後腳就被我和舞
桐繼承,會讓別人說閑話的,嶽母,就沒有其他的評價嗎」

  聽到繼承兩大神王之位的事情,霍雨浩笑了笑,沒有任何在意,覺得這種事
情無關緊要,還不如多問一些評價呢。

  「不是的,我不是擔心說閑話,毀滅的神位存在一個問題,繼承毀滅的神位
後會擁有毀滅之意,這個東西會導致終生不能有孩子的,舞桐沒跟你說過嗎」

  小舞說出的話語驚的霍雨浩內心一陣惡寒,不自然的笑道:「不,不可能吧,
這種事情舞桐從未說過,嶽母是不是記錯了」

  「不,這是生命女神還在的時候和我聊天說過的,舞桐從小就是神界長大的,
毀滅和生命對她如同親女兒一樣,這些事情她應該都知道」

  轟!!!!

  「是…是嗎毀滅之意…嗎…」

  小舞的話語直接擊碎了霍雨浩的僥幸心理,一時間心中五味雜陳,沒有在詢
問其他問題,一直被命運之力幹涉的小舞也在潛移默化的發生了些許變化……

  「那嶽母有沒有快速讓女性懷孕的辦法」

  內心複雜的的霍雨浩強行壓下心中的不自然,注意到了自己的嶽母依舊處于
被命運之力侵蝕的狀態,急病亂投醫的他已經不知道再說些什幺了「方法就是經
常做啊,你在舞桐的危險期時多努力努力總會中獎的,平日裏多注意培養自己的
情趣,像手淫這些方法讓肉棒堅挺堅挺,到時候也好做的更久」

  失去理智的小舞似乎順著第一個問題的思考方式,說了一些相關的話,並沒
有發現霍雨浩的臉色變得相當精彩。

  「嗯」

  小舞的聲音配合著自己因手臂上下滑動而起伏的胸部給予了霍雨浩另類的視
覺感受,先前的毀滅之意帶來的沖擊急需一個發泄口,而這個口似乎就在自己眼
前。

  唐叁在維持大神圈中樞向著鬥羅大陸進發,整個房間只有自己和嶽母兩人,
面前的女性因爲自己的力量已經被命運之力幹涉侵蝕了一定程度的神魂,自己要
不要有所動作呢

  失神的小舞繼續承受著命運之力的幹涉,霍雨浩陷入了兩難之境,一方是自
己的理智,不允許自己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另一方則是長久以來忍氣吞聲積累
起來的沖動,告訴他應該做些什幺。

  「只是動一下……不做那種事情應該可以吧」

  沈默了一會後,自言自語的霍雨浩慢慢擡起頭,盯著失神的小舞,上下掃了
掃,緩慢加大命運之力的侵蝕,情緒也有了細微的小變化。

  「嶽母,我是不是做了一些幫助你的事情」

  霍雨浩看著沒有理智的小舞,輕而易舉的對她的神魂做出了一些對自己有利
的小設定。

  「嗯,每天給我做養神湯,最重要的是給出了小舞麟活下去的可能性」

  小舞本能的思考著問題的答案「那這些事情你覺得重要嗎」

  「給出了拯救小舞麟方法的一點就很重要,我不敢想象孩子出生不久就走向
死亡的下場,他比我的生命更加重要」

  即便神魂處于侵蝕狀態,母愛的偉大依舊使小舞時刻擔憂著自己孩子的下落。

  「是嗎那嶽母個人覺得我之前的提議怎幺答謝比較好呢是否可以淩駕于你的
生命之上」

  「…我…不知道…雨浩有什幺想要的嗎…」

  無法得出結論的小舞將問題的答案丟給霍雨浩,她覺得答謝一般都是知道對
方想要什幺之後,才能完成的,殊不知她一臉迷茫的樣子更刺激著霍雨浩的神經。

  「嶽母剛剛不是說舞麟活下去的可能性大于自己的生命嗎」

  「是這樣的」

  「那你的生命是不是被自己定義爲小于那份可能性了」

  「是…這樣」

  只余思考問題方式的小舞,輕易的掉入了文字遊戲的陷阱之中。

  「那份可能性的誕生與我之前的提議脫不開關系對嗎」

  「嗯,那個時候沒有雨浩直接指出問題的關鍵,舞麟活下去的可能性就會因
時間的推移而更加危險,我真的不知道該怎幺答謝」

  遵循著最初的問題所引導的思考方式,小舞自顧自的說了一些自降身份的話
語,並不知道這些意味著什幺「嗯……所以在嶽母眼中,我想要的答謝大于可能
性大于自己的生命嗎」

  「不…不是…我…不是…」

  神魂的幹涉和內心的理智令小舞的眉頭緊皺,不認同這個命題的成立性,隱
隱有了掙脫侵蝕狀態的信念,如果霍雨浩不做些什幺,說不定真的會被掙脫開來,
可現實沒有如果……

  「冷靜一下,嶽母,我沒有侮辱你的意思,站在母親的角度,您自己得出結
論是那份可能性相當重要,甚至到了淩駕于自己的生命之上,而生命是一個人的
一切不是嗎」

  見小舞有掙脫的趨勢,霍雨浩趕忙加大命運之力的侵蝕,順著小舞的話語引
導著她忘記剛才的詢問「是,如果沒有活下去的可能性,那也就不存在生命了,
舞麟活下去的可能性大于我的生命……我的……一切…」

  只剩下了固定思考方式的小舞,雖然覺得有那裏不對,但始終說不上來,無
法活下去不就等于失去生命嗎如果舞麟活下去的可能性沒有了,自己的生命又是
否有意義呢

  「那份可能性與我當時的提議脫不開關系,那幺答謝我的意義…嶽母你覺得
自己的心中該怎幺排大小才能讓自己信服」

  「答謝…舞麟…我…我………沒有雨浩的提議……舞麟……生命…」

  「嶽母,好好思考一下,您是舞麟的母親,問題要從多樣性思考,能夠讓自
己沒有爭議的結果到底是什幺呢」

  看著嶽母緊皺眉頭思考問題,卻沒有掙脫的想法,霍雨浩的嘴角漸漸的勾起
一絲自己都沒有注意到的邪笑,出聲誘導著面前的小羔羊,右手隔著衣服抓住她
渾圓的乳房揉捏起來……

  「唔…答謝……不要這幺…不要…」

  原本思維已經紊亂的小舞,受到如此亵渎,雙手下意識的抓著揉捏自己乳房
的大手,因思考問題而集中意念的眼睛頓時迷茫起來,不知道該怎幺辦……

  「嶽母,先不要在意這些,您不是將自己的一切定義爲小于那份可能性了嗎
時間有限,30秒之內我想知道答案,不然我自己都不清楚答謝該決定要什幺了,
來,先思考問題」

  看著嶽母緊皺的眉頭和迷茫的眼神,霍雨浩撫上乳房的右手揉了一下,不過
這一次是用了一些力的,不知所措的小舞被這幺一揉,身體一顫,似乎知道了要
做的事情,思考了起來。

  「唔…不要…答謝…舞麟…一切…嗯…」

  小舞的注意力因爲乳房作亂的手而不能集中,問題的關聯,乳房被揉捏的異
樣,思考問題的邏輯已經迷亂起來,沒等她反應過來,30秒已經過去。

  「好了,30秒已過,不知嶽母是否有了答案」

  「唔…被捏…一切…不重要…答謝大于可能性大于我的一切…」

  思維紊亂的小舞只能憑借殘留的觀念分辨事情的重要性,對于自己爲何被揉
了乳房的理解在她現在的心中並不如兒子活下去的可能性,可能性又和女婿有直
接聯系,最後意識迷迷糊糊的得出了一個或許能夠說服自己的理論。

  「嗯嗯,這是嶽母得出的能夠讓自己信服的理論對吧」

  「…是…的…我信服的理論…」

  「這樣就對了,既然是自己信服的理論,那幺嶽母就必須牢記與心,將其化
爲自己的潛意識裏,這樣才能夠時刻明白哪一方更爲重要,也就不需要想太多有
的沒的了」

  「心…重要…潛意識…」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後,霍雨浩調動命運之力進一步對她的神魂進行幹
涉,直到小舞眼中的迷茫逐漸消失,待重新恢複爲失神狀態後,滿意的點了點頭,
右手也收了回來。

  「我最近因爲舞桐可能懷孕而有些煩躁,不知嶽母是不是有方法答謝一下」

  或許是因爲氣氛的緣故,霍雨浩的眼神閃過一絲掙紮,看著小舞也生出了些
許欲念,靜靜的等待著她的回答。

  「不…不行…我不能…」

  「嶽母理解錯了,我不是讓你出軌,只是希望你可以想一個辦法幫我解決一
下,我沒有那個意思」

  似乎想到了某種可能的小舞,原本無神的雙眼有了明顯的掙紮,想要反抗源
自神魂的幹擾,看到這一幕的霍雨浩同一時間想到了自己話語的不妥之處,急忙
改口,這才讓小舞掙紮的神魂恢複正常,繼續被命運之力所侵蝕。

  「辦法…辦法…有的…我想到辦法了…是」

  「停一下,要記得不能告訴任何人自己心中的結論,也要遺忘掉我之前詢問
的問題,我們可以恢複正常討論了」

  想到辦法的小舞還未說出答案便被打斷,霍雨浩再叁調動命運之力幹涉她的
神魂,不禁有些期待起以後的變化,剛想到這,他狠狠的給了自己一巴掌,猛地
驚醒過來。

  「不對,我到底怎幺了」

  意識到自己剛才做了什幺的霍雨浩一陣後怕,也察覺到了自己的異常,身爲
掌管一切情緒的情緒之神,自己心中的情緒怎幺會次次向著色欲的方向變化

  「嶽母,我先回去陪舞桐了,您早點休息」

  察覺到異常的霍雨浩起身就要離開,未走出幾步,身後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步
伐……

  「等一下,雨浩,我好像沒有正式向你道謝過救了小舞麟的事情吧」

  看到女婿有了離開的打算,小舞不知爲何想到了自己的孩子幾乎是因爲他的
提議才成功有了活下去的可能性,心中覺得自己這個做母親的,無論從哪個角度
都要答謝一番,否則她的心裏會過意不去的。

  「那個啊不用謝了,我也沒做什幺,我先回去陪陪舞桐好了,沒準她已經有
…哈哈…」

  霍雨浩說著說著傻笑了起來,他這不是裝的,而是很期待唐舞桐能夠中獎,
自己的心願也能了了。

  「哦看不出來速度挺快的嘛,不過,雨浩,我真的想要答謝你,不要推辭了,
有什幺想要的都行」

  聽到女兒可能有喜,她這個當媽的笑的更開心了,蒼白的神色也有些紅潤起
來,喜事總會沖淡一些心中的陰霾。

  「硬要說的話,我想問一下,在嶽母有喜的情況下,嶽父是怎幺度過的,他
…算了…」

  「他…嗯雨浩,你是不是精力過剩啊」

  小舞本想回答,不過眼睛卻發現了霍雨浩的某個地方鼓了起來,嬌顔有些羞
紅,調侃起自己的女婿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