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0发布:

《北辙南辕》:总有一天,我们会与自己的亲人和解

精彩内容:

回顧前面的劇情才發現,戴小雨一家是真的倔。

戴小雨自不必說,當年爲了追求所謂的愛情,竟然可以一氣之下跟自己的老爹斷絕父女關系,就連那場還沒來得及舉行的婚禮,唯一可能參加的親人,也只有表妹鮑雪。

鮑雪也倔,因爲俞頌陽愛好攀岩,她可以在半路上下車離開,一點機會都不給俞頌陽留(當然,作爲沒見過多大世面的俗人,在這個問題上我站在鮑雪這邊,畢竟攀岩這種運動,危險性實在太高了一些,搞不好哪天人就沒了)。

隨著故事推進,我才發現,不僅這姐妹倆倔,白靜慧和戴厚江娘倆也倔得要死。

白靜慧生有一兒一女,兒子在杭州工作,女兒在深圳上班,老兩口定居在北京,因爲工作原因,一家人分居叁地。

後來,戴澄澄生了鮑雪,白靜慧心疼女兒,當女兒休完産假准備回深圳工作時,她主動擔起了照顧外孫女的職責。

聽說這個消息之後,戴厚江馬上把戴小雨送了過來,因爲這件事,白靜慧心裏有了疙瘩,認爲兒子心機太深,害怕自己吃虧。

正如網上的文字所說,雖然手背手心都是肉,但是鮑雪是老太太主動留下來的,戴小雨是兒子硬塞過來的,白靜慧心裏不舒服自然也就在所難免了。

冷靜來看母子倆第一回合的沖突,也許老太太的確有那麽一點點偏愛女兒,但是爲人父母者,又有誰真的能夠做到一碗水端平呢?

可就是這麽一件小事,就在娘倆的關系中埋下了隱患。

電視劇《北轍南轅》截圖

後來,白靜慧在北京的房子拆遷,會拿到一筆可觀的拆遷款,就在這時候,戴厚江又找上門來,要接老兩口去杭州居住。

在這個問題上,戴厚江的想法的確不怎麽單純,老兩口到了杭州之後,能夠膝前盡孝是事實,但是另一方面,他也是爲了用這筆錢給自己換一個大房子。

可是他忽略了一個問題,老太太在北京生活了一輩子,親朋故舊都在北京,現在讓她離開北京,完全就是背井離鄉從頭再來。

因爲這件事,老太太認定戴厚江是一個不孝的兒子。

戴小雨去挪威留學的時候,戴厚江又找到了白靜慧,希望老母親能幫自己出這筆錢,再一次惹惱了老太太。

站在老太太的角度,自己辛辛苦苦養大了兒子,現在還要讓她養孫女,又順利地戴厚江貼上了一個啃老的標簽。

老爺子去世之後,戴厚江再次提出把老太太接到杭州,一方面可以照顧老人起居,另一方面也可以用白靜慧用拆遷款買的大房子抵押給銀行,貸錢出來給他補資金缺口。

因爲這件事,母子倆的矛盾上升到了頂點——

在老太太看來,做生意有賺有賠,賺了倒還好,一旦賠錢了,老太太就連家都沒有了。

一氣之下,白靜慧和戴厚江斷絕了母子關系,整整十年,母子二人不相往來。整整十年時間,母子倆連電話沒有通一個。

站在他們各自的角度,似乎都有一些道理,但是這樣決絕的舉動,只能說明這母子二人都倔到了骨子裏,明明一句軟話就能解決的問題,硬是讓他們撐了十年。

電視劇《北轍南轅》截圖

我想,作爲嫡親母子,當初的憤怒過去了,可能母子倆都曾後悔過,偏偏這娘倆都是死倔死倔那種,誰都不願意低頭。

(依稀記得,《小舍得》裏面,夏君山跟自己的母親也曾經隔閡了很多年,狀況也很相似,明明母子倆心裏都有對方,可就是都不願意低頭。)

說句找罵的話,如果不是戴小雨出事,可能這娘倆一輩子都不會和解。

接到鮑雪的電話之後,戴厚江馬上和妻子一起趕回了北京,等到女兒緩過來之後,他馬上叮囑鮑雪不要告訴白靜慧這件事,害怕老太太受刺激。

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細節,也足以讓我們發現,雖然娘倆十年不來往,但是戴厚江的內心深處,肯定一直牽挂著母親。

我甚至懷疑,這十年間,雖然娘倆不聯系,戴厚江肯定也會從鮑雪那裏了解母親的近況。

戴小雨出院之後,雖然戴厚江已經給她租好了房子,但是戴小雨硬是要住到白靜慧那裏去,戴厚江也不好阻止。

但是母子倆已經隔閡了整整十年,突然要面對自己的母親,戴厚江心裏還是怯的,所以她才會提前讓鮑雪給老太太打好招呼。

對于戴厚江的心理,我們並不難理解——

就算娘倆沒有當年的那些矛盾,整整十年不見,別的不說,單單那份生分是絕對少不了的,更何況這一次,他們是要把戴小雨托付給母親,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給老人增加負擔。

可能還沒進家門之前,戴厚江就已經做好了被老太太給罵出去的打算了。

電視劇《北轍南轅》截圖

果然,還沒坐上兩分鍾,白靜慧就爆發了。

不過,白靜慧之所以爆發,不是因爲當年的事情,而是戴小雨出了這麽大的事情,戴厚江他們一直瞞著老太太,在老太太看來,是兒子不信任自己。

“自己的親孫女,算什麽麻煩。”聽到這句話,我當即就繃不住了——很多時候,我們的父母都跟白靜慧差不多,無論嘴上說得有多決絕,但是一旦孩子出了事,他們比誰都要著急。

爲了緩解情緒,戴厚江借口出去抽煙,可還沒等他出門,就被老太太給叫住了:“要抽就在這兒抽,你是我的兒子,抽根煙都要到外頭去,鄰居看見了,背後會怎麽說我。

突然就再次淚崩了,明明是自己想多看兒子一眼,還要搬出鄰居看法這樣蹩腳的借口。

說完這句話,老太太馬上就用茶幾下面拿回了煙灰缸,說是老爺子留下的。

在正常情況,用不上的東西,不出半年就會被我們扔掉,就連老太太想要留個紀念,留下的也不應該是煙灰缸,所有的一切都直指一個真相,這個煙灰缸就是給兒子留下的。

說完這句話之後,老太太馬上就開始唠叨起來——

“你們也不年輕了,自己也要多注意身體,你們誰倒下,對孩子都是災難,照顧好你們自己,就是對小雨最大的支持。”

看到兒子陷入了沉思,老太太又讓兒子把煙灰缸帶走,戴厚江也終于撐不住了,那句“我回來還要用”讓我們再次破防。

雖然那句“媽,兒子不孝,惹你生氣”來得有些晚,但是好歹是來了。

電視劇《北轍南轅》截圖

在兒子的攙扶下,白靜慧要求兒子把自己的一張照片放大。

“多穿點,天氣越來越冷了。”不知怎的,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忽然就明白了,無論孩子多大,也不管母子之間有怎樣的矛盾,但是在母親心裏,依舊是那個不會照顧自己的小屁孩。

正如彈幕裏所說,這世間的母親,又有多少會真的生孩子的氣呢?

人與人之間相處,因爲思維方式的不同,本就很容易發生各種矛盾,可是很多時候,明明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我們卻非常較真,任由小摩擦變成大矛盾。

親人之間尤其如此——

對于其他人,我們能夠地知道彼此的關系不那麽親近,所以並不會抱太大的奢望,但是對親人卻不是這樣,可是我們忘了,我們越是要求得多,得到的失望也就更多。

幸好,親人終歸是親人,無論曾經有過怎樣的矛盾,只要那份源自骨子的血脈親情依舊存在,我們都將彼此和解。

就像這個故事裏,白靜慧和戴厚江隔閡十年,還是選擇了和解,戴小雨和戴厚江說好了斷絕父女關系,可是接到鮑雪的電話之後,戴厚江還是馬上馬不停蹄地趕到了北京。

清楚記得,那次劉梁周和戴厚江去幫戴小雨收拾行李的時候,彭湃跳出來阻攔,戴厚江霸氣護女的語氣,我相信,但凡彭湃敢多說一句話,戴厚江絕對會跟彭湃拼命。

也許,終我們一生,真正能夠對我們不離不棄的,始終只有我們的父母。

電視劇《北轍南轅》截圖

(原創不易,如有轉載請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