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金庸列传之怒放地赵敏花蕊】【完】

精彩内容:

張無忌到少林寺中打探消息,也不知怎樣了?

  趙敏伸手摸了摸自己發燙的臉頰,輕輕地揉搓著左腳,內心說不出是甜蜜,還是溫情,總之是很好的感覺,就是那一刻,自己和張無忌綁在了一起,再也分不開,直到現在,也許會永遠吧?

  外間很靜,想來杜百當和易叁娘已經睡了,他們是恩愛夫妻,夫妻是怎樣的?

  想到這個問題,趙敏覺得一陣心慌。張無忌!你這個賊小子!你不知道我就是要你來抱,來親的幺!?你還來不來摸摸我的腳?!趙敏覺得自己越來越急噪了,不僅是思緒,還有漸漸發燙的身子,這身子!怎幺一想到這樣的事情就一個勁地發軟?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了,老發軟!

  有過經驗了,趙敏順從了自己的欲念,她側倒在硬板床上,稍微佝偻一點身體,腿夾緊,來回蹭著,自己的手指撩開小衣,接觸到自己酥嫩的胸脯上,帶來一陣舒適的緊張,一陣急切……張無忌就在自己的身邊了,他溫柔地摸著自己的腳,那種熟悉的麻癢,從足心曼延開來,不能抵擋。

  一個倒地的聲音把趙敏從舒適和疑惑中喚醒了,自己正在琢磨張無忌到底是什幺樣子的,怎幺老也看不清楚他雙腿中間的東西?他也和自己一樣那裏有毛毛幺?

  但顯然是出事了!趙敏一下子彈起身來,伸手把短劍握在手中。還沒來得及抽劍,門就開了,燈光下,一襲青衫的周芷若幽魂一般出現在門口,她沒有聲息,沒有表情,她的指尖在哒哒地滴血,眼神是冷酷的,多少有一種得意。

  趙敏的心涼了,背後出了一層冷汗,怎幺辦?她迅速地判斷自己的處境,其實不用判斷,周芷若在眼前,是自己最大的敵人,而且看見了站在她身後掌燈的兩個男人,一個是玉樹臨風的翩翩少年宋青書,另一個居然是成昆的弟子,哥哥手下的幹將陳友諒!

  趙敏做了一個要搏擊的姿態,她抽出短劍,手腕一轉,向自己的脖子抹了過來。

  就要死了幺?生活還剛剛開始,自己才與心愛的張無忌走到一起,准備走完余下的人生,這路多幺艱難,幸福來的多不容易呀,想繼續幸福下去。

  但她來了,她來就是要毀掉自己,自己無力對抗,不能做屈辱的俘虜,不能在最後向她屈服,不能,自己現在只有選擇死,真遺憾呐,總算有了短暫的幸福,還不至于太遺憾,周芷若,我就要化做厲鬼了,咱們再好好地比一比吧!

  趙敏擡起頭,微笑著。一股青煙,接著是手腕被一只冰冷的、帶著血的手握住,腰間一麻,身體的力量消失了,趙敏絕望地看著從眼前飄過的那冷森森的眼波,慢慢地軟倒。

  「想死!沒那幺容易!」周芷若消失在門口,語調沒什幺變化,同樣是辣酥酥的。

  趙敏從來沒有經曆過這樣的失敗,也從來沒有這樣地無計可施,一種畏懼使她戰栗,對就在眼前的未來的恐懼。

  「郡主娘娘,你好啊!」陳友諒笑嘻嘻地走過來,周芷若離開後,陳友諒就從那小心翼翼的恭謹中恢複了他胸有成竹的樣子。

  他了解女人,知道趙敏這樣的姑娘是什幺樣的好,尤其是她現在從高高在上、凜然不可冒渎的郡主成爲了階下囚,這興奮是奇特的。

  「你要怎樣?」趙敏努力保持冷靜,雖然非常害怕。

  「我不會對你怎樣的,不過主人很喜歡你,她日日夜夜地思念你。」陳友諒的手伸過來肆無忌憚地在趙敏吹彈可破的粉頰上捏了一把,笑了,猥亵,隱晦。

  趙敏從那目光中發覺了一絲令自己害怕的東西,她的心猛地縮緊了。那手沒有離開,繼續撫摸著。

  「把你的手拿開。」陳友諒被趙敏那特有的威嚴震驚了,不由自主地縮手,隨即就被激怒了,反手就是一個耳光把趙敏打倒在硬板床上。

  「好了。」宋青書的聲音飄過來。

  「咱們走吧。主人還等著呢。」燈光暗淡了,宋青書的背影也消失了,他的聲音淡淡地帶著無盡的傷感和森森的冷氣。

  陳友諒收回了手,順勢放在趙敏的胯上,笑了,「郡主娘娘,咱們上路吧。」到底發生了什幺?自己會怎樣?趙敏的思維被打亂了,沒法思考對策,其實想到了對策,又能怎幺樣呢?

  已是秋涼,只穿著內衣的趙敏還是有點冷的,主要是心冷,自己搭在陳友諒的肩頭,他的手托著自己的腿,一路上都在摸,很不舒服。一片稀稀梭梭的聲音,趙敏感到無數貪婪的目光馬上圍繞了自己,肮髒的乞丐!

  由于一直是頭朝下的,腦袋昏昏沉沉的,被放下的時候,缺氧,暈得厲害,趙敏貪婪地呼吸著,等眼前的金星閃過了,才費勁地看清自己被帶到了一個破敗的山神廟中。到處是灰吊、塵土、鳥獸遺留的糞便,一股陳腐的氣息,神像斑駁著暴露著裏面的泥草,還能看見殘存的那半張臉上慈悲的獨眼,接下來的事情就要在山神獨眼悲憫的注視下進行吧?

  趙敏有點害怕,那些蓬頭垢面、衣衫破敗、全身是泥的乞丐沒有跟進大殿,他們從可以窺視的任何地方窺視著,暗夜中,眼睛發出野獸一般的光,還有彌漫的,包圍的,似乎已經聞到惡心的酸臭味道的呼吸。趙敏覺得自己有點喘不上氣來,心和神經被什幺東西擠壓、揉搓得快要堅持不住了。

  陳友諒在身邊,他蹲著,笑著,玩味著自己的身體,真惡心,趙敏覺得一陣惱怒,她受不了這樣無禮的眼神,同時也不能接受自己被別人擺布的命運,想到尊嚴,趙敏覺得可以使害怕的情緒舒緩一些,她已經尊嚴慣了。

  宋青書邁著那決不輕松的步子走進了裏面。

  和大殿的肮髒、陰森比較起來後殿簡直就是仙境了,非常整潔、幹淨,沒有一絲汙穢的痕迹,燈火很亮,難得的光明,地上還鋪了一領竹席,雖然沒有什幺陳設,但這幹淨是讓人感到舒服的。

  不過趙敏的心更冷了,周芷若就在這後殿裏,她背對著一切,瘦削的背影在燈光下很美,就是有森森的東西,她的長發還是那幺柔軟、光澤,她還是那幺講究,但她的人似乎已經完全變了,籠罩在一種神秘而危險的暈中。

  「周芷若,你要怎樣?」趙敏戰勝了自己的恐懼,不應該怕她,就算她已經是魔鬼,也不應該怕她。

  「閉嘴!主人沒有問話,你不能多嘴!」宋青書毫不憐惜地在趙敏的屁股上給了一腳。

  趙敏憤怒了,但無力反抗,自己動彈不得,從小到大哪裏受過這樣的委屈?

  她怒視著宋青書。

  「別打她。」周芷若揮了揮手。

  「是。」宋青書象溫順的小貓一樣退到了一邊,趙敏看見陳友諒也低眉順眼地跪在門口,這使她非常困惑。

  「趙敏。」周芷若的聲音飄過來。

  「你很聰明,很美麗,是不是覺得自己就是這世界的主人?」口氣很溫和,象在聊家常。

  「你是不是覺得什幺東西都應該是你的?」趙敏怔了怔,能使她憤怒,可以使自己解脫吧?

  「就是我的。」趙敏笑著,已經真的不怎幺害怕了,已經沒什幺可以畏懼的了,現在就是兩個女人之間的比拼,能在精神上擊敗她,也是好的。

  「還記得在萬安寺,你們是怎樣對待我恩師的幺?」還真不知道,趙敏素來對下面的事情不怎幺關心。

  「無忌哥哥對我很好。」趙敏不准備轉移話題,這是唯一可以打敗周芷若的機會。

  「還記得在萬安寺,你們是怎幺對待我恩師的幺?」周芷若的語氣沒有變化,她重複著。「你恨我,是幺?因爲你始終無法得到無忌哥哥,他現在歸我了。」周芷若沒有對答,她的呼吸多少有些急促了,趙敏看到那背影在微微地晃,不知道是因爲燈光,還是惱怒。

  「你很得意?」「我幸福。」「你不會幸福的。」周芷若淡淡地笑了,她慢慢地轉過身子,凝視著趙敏的臉。

  趙敏驚訝地發現,周芷若的臉上滿是淚痕,那目光是殘忍的,她勉強地笑著,很僵硬,清麗秀雅的面容扭曲著,象受傷的野獸,自己是贏了,真的贏了?趙敏突然覺得周芷若很可憐,甚至有點後悔自己的話傷害了她。

  「張無忌怎樣你了?」周芷若爆發了,不是向來的娴雅、鎮定,那聲音有點聲嘶力竭。「他對我好。」趙敏沒有退縮。

  「他抱你了?」趙敏點頭。

  「他親你了?摸你了?摸你哪裏了?是不是你們已經……」周芷若的語氣越來越急促,神情越來越淩厲,她不再流淚了,在流火,好看的嘴唇哆嗦著,整個臉、身體都在哆嗦。

  趙敏沒有害怕,她覺得看到周芷若這樣痛苦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連剛才的那一點憐憫也消失了,她微笑著,欣賞著。周芷若惱怒地撲過來,伸手抓住趙敏的頭發,撕扯。

  「那是我的!」說出來了,舒服了,周芷若停下,她平靜了,不過心在疼。

  趙敏慢慢地睜開眼睛,本來是打算承受更大的痛苦的,想不到就結束了,看到周芷若的目光,趙敏很敏感的知道,根本就沒有結束,甚至根本還沒有開始,這使她緊張。

  周芷若恢複了慣有的從容,她放開趙敏,伸手撫平稍微有點皺的青衫,取出繡著鴛鴦的絲帕,蘸掉臉上的淚痕,深深地吸了口氣,沖趙敏微微一笑,慢慢地退開,跪坐在閃爍的光影下,好好地疊好絲帕,眼簾微微下垂,長長的、向上彎曲的睫毛抖動了一下。

  「把她的衣服剝了。」口氣很溫柔,象在說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或者是傾訴。不過對趙敏來說,這簡直就是災難。

  「你要怎樣?周芷若,你不能這樣!」無力掙紮,叫喊是沒用的,趙敏不叫了,她被周芷若投過來的玩味的目光給激怒了,氣的全身都在抖,她咬緊了嘴唇,屈辱呀!

  她眼睜睜地看著宋青書過來把自己身上的衣衫麻利地扒光,她看到宋青書微微一怔,陳友諒的目光則貪婪起來……「你不是人!」趙敏被屈辱和憤怒折磨著,處女的身體暴露在空氣中,微微顫抖著,就是心愛的張無忌也沒有看過,就被迫暴露了,內心翻湧著,一個勁地想哭,但不能輸!趙敏提醒著自己,強忍著,不讓在眼眶中滾動的淚滴掉出來,嘴唇咬的疼,還一個勁地抽搐,趙敏,怎樣的苦也不能輸!

  「真美!難怪張無忌會被你這小妖精迷惑,連我也會喜歡你,多嫩的皮膚呀!」周芷若的聲音柔柔的,她的目光是妩媚的,她把她的目光在趙敏美侖美奂的裸體上流連,並不是有意在營造氣氛。

  周芷若是由衷的,趙敏是美的,身材、肌膚、流淌的曲線、洋溢的活力、純淨,周芷若知道自己的裸體也很美,但沒有趙敏這樣嬌豔,沒有她這樣白嫩,沒有她這樣精致,甚至連乳房也不如她豐滿,多漂亮的乳房呀,多嬌嫩的乳頭,多誘人的腰腹,多美的腿,周芷若感到一陣波動,不是嫉妒,而是看到趙敏臣服在自己腳下的快感。

  「青書,你問問她,張無忌那小賊都摸過她哪裏了?我真想知道的。」趙敏看到宋青書那癡迷的表情,那俊朗的臉漲得通紅,目光火辣辣地,不是性欲,而是仇恨,因爲周芷若恨自己,他就也恨?

  「這裏?」宋青書指著趙敏的臉頰。趙敏實在忍不住自己的眼淚了,從來沒有過的羞辱,從來沒有過的恥辱感。

  「哭!你這妖女!」清脆的耳光,趙敏一陣暈眩,一股熱流直沖上頭頂,屈辱中的憤怒,沒叫,瞪著宋青書。

  「看!」他用指甲捏住趙敏下颌的嫩肉,扭。尖銳的刺痛使趙敏張開了嘴,但強忍住喊,看到宋青書那扭曲的臉,自己要是喊出來的話,他肯定就更得意了,周芷若的目光也熱烈起來了。

  「這裏?」手伸到自己的胸脯了,趙敏感到那手顫抖著在乳房上來回地揉著,沒有快感,只有憤怒。

  「你別用你的髒手碰我!」「你長的這幺漂亮,不就是給男人准備的幺?」周芷若的聲音森森地傳來。

  「青書,她的聲音真好聽,我喜歡她喊叫呢。」真的要叫出來了,鑽心的疼,乳頭似乎要被扯掉了,堅持住!

  敏敏,你堅持住!趙敏看著宋青書手背上爆突的血管,看著他無情的手指,看著自己驕傲的乳頭的淒慘。

  「喔。」他松手了,乳頭又是自己的了,疼痛擴散開了,身上已經出了一層細細的汗,真疼呀!趙敏使勁地吸氣,他在給自己揉,有點舒服。

  「哼!」嘶喊從嘴裏噴發的最後時刻,趙敏還是堅持住了,剛緩和的劇痛又來了,這回不是乳頭,他捏住了乳房下緣,使勁地掐!和拽乳頭的疼是不同的,疼得一樣難以忍耐,能感到自己的頭在收縮,一切都在收縮。

  他又開始揉了,趙敏戰栗著,恐懼是不能抵擋的,他很懂女人,也很懂得下手的時機,恐怕不能堅持多久了,怎幺想撒尿?越來越想了。

  宋青書看到周芷若鼓勵的眼神,更來勁了,沒有什幺比讓周芷若高興更重要的事情了,他不恨趙敏,也不迷戀這美侖美奂的身體,知道這身體是美妙的,但自己是周芷若的,她恨的,自己就要去毀掉,沒有余地。

  他把趙敏的胳膊展開,在趙敏的腋下輕輕地搔弄著,看著趙敏忍耐的表情,痛快!

  在趙敏那嬌豔欲滴的臉頰稍微舒展的時候,很准確,宋青書扯下了一叢腋毛,看到趙敏疼得抽搐起來,宋青書覺得自己勃起了,真痛快。

  陳友諒趴在趙敏的雙腿中間,展開那圓潤結實的腿,內側的肌膚實在是嫩,嫩得都舍不得去碰,毛茸茸的腹下,一叢柔軟的陰毛覆蓋著飽滿瑩潤的陰部,增添了迷離的奇幻,兩瓣潤膩的小丘夾著一條幽深的迷谷,最上端是一個淺褐色的肉蕾,然後粉嘟噜的裂縫延展,在末端形成一個漩,視線被漩吸引到裏面去,想探求快樂,多好,多幹淨,多快樂……趙敏抵抗的意志越來越薄弱了,覺得自己快要抵擋不住了,雖然恥辱和憤怒,以及不服輸的信念,在提醒自己不能屈服,不能!

  但肉體快要堅持不住了,稍微的舒服之後,就是沒法抵擋的疼,疼和那舒適就糾纏在一起,使自己戰栗,困惑,恥辱,憤怒,並無法抗拒,漸漸地走想絕望,漸漸地要崩潰掉了,她只有盡力看著周芷若,看著她癡狂的表情。就是強奸吧?

  自己肯定躲不過強奸的,她要奪走自己的一切,尊嚴,驕傲,張無忌,以及貞操,把自己變成一個肮髒的東西,她是魔鬼,披著天使外衣的幽魂,充滿了憎恨和暴虐,後悔爲什幺不在萬安寺就結束她,這樣自己就不用落到現在的地步了……「你他媽的倒是尿啊!」男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下體了,真的很想尿,這是最後的底線吧,崩潰是什幺樣的滋味?

  他們在揉自己的肚子,在揉搓自己的大腿,在捏弄自己的陰唇和産生一陣陣酸軟酥麻的陰蒂,在玩弄蠕動的小陰唇,在按壓會陰,在用小指調弄不安地扭動著的肛門,在……他們肆無忌憚,他們就期待那一刻。思維變得空洞了,紛亂,還是不能擺脫屈辱,還是恨,還是無可奈何地要屈服,這不爭氣的身體,這不夠堅強的心。淚水使視線模糊了,劇烈的抽泣很辛苦,爲什幺要哭?爲什幺向魔鬼屈服?

  「我看你不出來!看你能堅持多久?」一個細細的東西,似乎是一個竹簽子,尖,細,有足夠的韌性,戳在嬌嫩的肉芽上産生了尖痛後,向尿道口直接地捅了進來!疼和癢,竹簽子轉動了一圈之後,趙敏知道一切都完蛋了,漲得生疼的膀胱舒張了,繃得酸疼的肌肉松弛了,一股熱流通過尿道,帶著自己的體溫,噴出去了……哭,可以緩解自己的哀傷,身體除了不舒服,就沒有其他的感覺了,能感到男人在自己的身體裏翻江倒海、任意馳騁,破身的那一刻,比想象中的刺激要小的多,也不怎幺疼,可能是自暴自棄的情緒把接下來的一切都漠視了吧?反正一切都是不可避免的,自己是砧板上的肉,他們可以爲所欲爲,可以隨意宰割。

  趙敏就躺在那,讓宋青書和陳友諒隨意地折騰著,不哭,不喊,也不流淚了,只是隨著身體的反應,或輕或急地喘息著,口很幹,于是不停地咽唾沫,一片空白,只有無條件地承受。

  她看見男人的陰莖了,不象想象的那幺神奇,醜陋而危險,肮髒而無情,是折磨女人的利器。

  她無力反抗,現在連反抗的意志也快沒有了。嘴裏的味道很怪,剛才有誰的陰莖插進嘴裏了,捅得嗓子眼疼,惡心,一個勁地反胃,很腥,不知道他們洗不洗澡?

  可憐的身體,想不到憧憬中的旖旎的性交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發生的,充斥著暴戾、屈辱、憤怒和無奈,以及鑽心刺骨的疼。

  宋青書坐著,他把自己放在身上,他的陰莖可以更深入的刺入陰道裏,他迫使自己晃動著,那就晃吧,晃的一點力氣也沒有了,陳友諒還是不放過自己,他在自己的背後折騰著,肛門一個勁地扭動,被他揉搓得快要適應了。

  他要幹什幺?他的龜頭頂進來了,疼,麻,漲得酸,沒有必要保持什幺了,趙敏覺得自己的嗓子都喊啞了,不過還是難受地全力嘶喊了出來,身體又開始抽搐了,能清晰地感到直腸被摩擦的尖痛,肛門被撐到前所未有的程度産生的撕裂的感覺,洶湧的便意,神經的徹底崩潰,就這樣死掉吧!

  生命爲什幺會這樣頑強?在面對如此的蹂躏的時候反而越來越清醒,越來越敏感,越來越無盡地蓬勃激越,看來是不想死去的,還有好多未來在等著你。敏敏,你活下去,就算是面對再大的痛苦,也要忍受這一切,一個奇怪的聲音在冥冥中與趙敏在對話,想把趙敏從越來越疼的悲傷中喚醒,不想就這幺醒了,醒了就沒法逃避這不能忍受的疼了!仇恨可以到達一個什幺樣的程度?仇恨可以讓一個人的生命頑強到一個什幺樣的程度?仇恨可以讓忍耐達到一個什幺樣的程度?

  「怎幺樣?滋味好幺?」周芷若看著癱軟在竹席上喘息、痙攣的趙敏,她用腳踩著趙敏的乳房,看著乳房在腳下改變著形狀,周芷若感到了高漲的快感,還有她的淚,她的悲傷。

  趙敏沒有掩飾,周芷若不是就希望看到這些幺?那幺必須滿足她,自己現在是要承受更多的屈辱,忍耐,以至于使自己能活下去,等待一個機會,已經這樣了,還有什幺不能承受的?

  趙敏覺得嘴角殘留的精液膩膩地,惡心,還是在反胃,被強迫吞咽下去的精液在折磨自己了,還有渾身的疼,陰道和肛門的火燒火燎的感覺,現在什幺也沒有了,家,愛情,純潔,貞操,甚至尊嚴,就剩下仇恨在支撐這面臨毀滅的身體和意志,還有自己的美麗。

  「把她帶出去。讓弟兄們也嘗嘗這朝廷郡主的鮮嫩。」周芷若把腳收回去,淡淡地說。

  天已經蒙蒙亮了,清晨的空氣真新鮮呀,吸到肺裏,感受到皮膚上,趙敏不由自主地激靈打了一個寒戰,秋的風是涼的,疲憊不堪的身體是脆弱的。

  早起的鳥雀在忙活了,奏鳴,或者撲扇著翅膀高飛,風使草樹沙沙地響,還有蟲鳴和草叢中忙碌的聲音,露珠散射著陽光,帶著留戀從草葉上滾到地面,滋潤了土。

  趙敏欣賞著這日複一日、重複周始的美景,以前並沒有注意這些,現在覺得那幺親切,但沒有時間欣賞了,還沒有結束的噩夢要繼續,爲了能還看到這美景,自己還必須承受,想到那些肮髒的乞丐要在自己雖然不再貞潔,但仍美麗的身體上發泄,趙敏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得住,其實也沒有忍不忍得住的問題,必須忍耐吧?

  赤裸的身體沐浴在貪婪的目光中的時候,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穴道被解開了,但自己現在就是一個任人宰割的羔羊,內力被封鎖了,連力氣也沒剩下多少了,疲憊,還有疼。

  「弟兄們,主人知道大家辛苦了,慰勞大家!」背上被宋青書推了一把,趙敏不由自主地栽向那些卑下、汙穢的乞丐,沒有驚慌,已經不必驚慌了。

  轟動,山神廟裏所有的乞丐圍攏過來,七手八腳地揉搓著這還顯得冰清玉潔的身體,那手是粗糙的,氣味是難以忍受的,垂涎欲滴的急切,狂躁之下過于用力的揉抓。

  趙敏看到宋青書那殘忍的眼神,他就是一個劊子手,他背後的才是真正的魔鬼,看到後殿窗子邊露出的周芷若那純淨的臉,那滿足的目光,周芷若也赤裸著,趙敏看見周芷若那嬌巧的乳房上一只手在小心翼翼地揉搓著,哦,她的背後是陳友諒,陳友諒大動著,使周芷若也晃動起來。

  趙敏不想再看了,也看不了,她被徹底地淹沒在腥臭的氣味中,一個勁地嘔著,全身每一寸肌膚都接受著乞丐的揉搓,站不住了,倒下,就有人壓上來,只好張開腿,嘗試了抵抗,馬上就被毆打給化解了,他們都那幺直接,沒有更多的想法,就是最本能的要求……被一個滿嘴蔥蒜味道、臉上的泥足有一尺厚的乞丐按住,吻了嘴唇,他不但吻嘴唇,還撬開了趙敏的牙關,把他的唾液和舌頭伸了進去。

  身上足有十五六只手,但趙敏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強吻自己的乞丐的身上,不能忍受,他的帶著臊臭的頭發披散開,擋住了陽光,眼神野獸一般狂野,那唾液粘稠,膩,鼻毛叢生的鼻孔裏有點發黃的鼻涕正流出來,有力的大手死死地扣住自己的頭,眼看著那鼻涕落到臉上,其實是抹到,粘粘的……乞丐的嚎叫使空氣凝結了,都退開了一步,看著那乞丐捂著流血的嘴。趙敏坐起來,使勁地蹭自己的臉,嘴,實在忍不住,開始嘔吐……「別打了!」趙敏痛苦不堪地在草地上翻滾著,拳腳還是無情地落在身上,直到她縮成一團蜷縮著不動了……這是第一個,趙敏艱難地張開腿,是被扒開的,然後嬌嫩的下體就遭到了重重的一擊,疼得趙敏哆嗦了一下……看到那布滿泥垢的屁股,不知道是什幺疤,在風中拂舞的陰毛象一堆枯草,有點發黃,散發出惡臭,那陰莖已經勃起了,黑糊糊的手,揉搓著,能看到手指滑過,帶下來的泥球,龜頭膨脹到了一個很可怕的幅度,最前沿的馬口翕動著,血盆大口一般向趙敏的嘴逼近了。還是止不住地嘔,那股腥臭簡直就無法忍受。

  「你他媽的動啊!」挨了一個耳光之後,趙敏一邊艱難地嘔著,一邊開始了吸吮,但不敢嘗那味道,舌頭還是躲不開,真鹹呀,是肮髒的味道,殺口,苦,漸漸地有了泥沙的感覺,趙敏哭成了一個淚人,沒有人憐憫,都在尋求快樂。

  手被拽出去,被強迫握住陰莖,身上被不知道多少手揉搓著,有的就直接把陰莖在趙敏的肌膚上蹭,陰道裏的陰莖膨脹了,最後爆發,聽到男人痛快的吼叫,隨即,就有一個期待已久的另一個肮髒的陰莖占據了,玩命地頂,撞在身體上,發出啪啪的聲音,口水還是鼻涕?

  趙敏覺得自己的身上黏糊糊的,還在擴散,被手塗抹到各處去,嘴裏的陰莖噴射了,哆嗦著離開,于是換另一個,一樣的腥臭,一樣的野蠻,很長,直接頂到了咽喉,還要繼續進入……趙敏昏迷了,不是因爲難以忍受的疼痛,是惡心和屈辱,還有一種根本就沒法表達的東西,把她的神經撕裂了。

  蘇醒過來的時候,趙敏覺得皮膚一個勁地發緊,身上布滿了粘稠的液體,正在幹涸,揮發,或者被皮膚吸收,下身根本就沒有知覺了,有知覺的部分也都是麻木的,不能動彈,只有神智在一點一點地恢複過來,足有叁十多個乞丐,難道都……趙敏不敢想下去,不知道過了多久了?是很久了,自己能活下來簡直就是奇迹,疑惑還是會有奇迹的,趙敏對此堅信不疑,如果沒有奇迹,那幺仇恨就不會有終結,還不習慣不能達到自己的目標。想到了張無忌,一陣辛酸,自己和張無忌是不會有未來了,但不能告訴他,張無忌應該學會用自己的眼睛來看世界了,他太好,太溫柔,說不定以後還要被騙……止不住眼淚了,沒有了自己,張無忌會怎樣?嗓子眼象是在冒煙了,又好象有什幺東西卡住了,很難受的,估計是被插入的陰莖弄破了,弄破的地方還很多,乳房,肩膀,肚子,他們甚至想翻開肚臍來看看是不是能作爲另一個容納他們罪惡的通道,能進入的地方都火燒火燎地疼,陰道、肛門、甚至尿道。

  趙敏艱難地動了一下,頓時疼得直吸氣,自己的頭發粘合在一起了,一股臊味,刺鼻的尿臊,多虧是昏迷了,不然看到自己被淩虐,也許當時就會死掉的。

  恢複知覺了,感到自己的肛門在一個勁地扭動著,疼,一股涼絲絲的液體正流出來,不敢接觸,那肯定是男人的精液,或者還有自己的血,下身整個就是一塌糊塗的了,不能看,說不定自己在折磨中失禁了,也許會看到自己的尿和糞便……門響了一下,接著就看到了周芷若那得意的臉,趙敏艱難地合上眼睛。

  「啧啧啧!這幫沒有人性的東西,怎幺把好好的一個美人弄成了這個樣子?

  快,准備熱水,給郡主好好地沐浴,准備上好的酒菜,郡主金枝玉葉的,累了這大半天了,想必是渴了、餓了的。「那討厭的清香消失了,趙敏覺得自己的仇恨越來越濃烈了,但不能被發覺了,自己現在應該順服。就那幺抓著頭發,身體被拖動起來了,趙敏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尖叫起來,那聲音自己都認不出來了。

  還是後殿,還是在周芷若扭曲的目光下,行刑的還是宋青書和陳友諒,身體被吊起來,抻開的關節産生了一陣輕松之後,就是酸楚,腳尖剛好可以點到地面,或者可以支撐一下,減輕承擔了所有體重的肩胛的壓力。

  太陽已經西沉了,落日余輝,殘陽如血,斜陽從窗口斜射進來,映在觸目驚心的身體上,增添了點活力,趙敏不敢看自己的身體,有生以來最黑暗的一天還沒有結束,什幺時候會告一段落?趙敏的心縮緊了,看到宋青書和陳友諒耐心地准備著,說不出的恐懼,盡管他們似乎真的是在准備沐浴和吃飯。

  第一桶水是徹骨地涼,從頭一直冷到了腳,冷到了心,身體禁不住猛烈地打著寒戰,驚呼也脫口而出。

  「舒服幺?」陳友諒微笑著,用一個刷子刷洗著趙敏的身體。

  趙敏哆嗦著,沒法回答,也根本就不想回答,剛積蓄的體力似乎被這徹骨的冷又奪走了,刷子在身體上的洗刷簡直就是木然的蹭擦,不過在蹭到下體的時候,刷子的力量突然加大了,趙敏慘叫起來,疼痛又化做利刃開始宰割。

  「饒了我吧,求求你!」趙敏開始哀求。

  周芷若很享受這哀求,她笑著,眉毛聳著,那是發自內心的感到刺激並滿足。

  「郡主,你不是一向都是愛幹淨的幺?等你沐浴完畢了,咱們再好好地新色界,好不好?」……第二桶水的溫度就不是涼了,身體的皮膚瞬間就變紅了,燙!只是還不至于燙傷,趙敏的慘叫變得淒厲,寒戰變成了連續的顫抖,肌膚變得敏感了,肌肉在皮膚下不安地扭動起來,宋青書向趙敏的身上吹著氣,看著汗水從毛孔湧出來。

  趙敏已經不求饒了,只有堅持了,他們就是要折磨自己,先拿走貞操,然後是尊嚴,下面是什幺?屈服也不是辦法,不會被放過的。

  眼看著長條的刷子插入了自己的身體,忍不住扭動起來,熱水之下恢複了敏感的肌膚對毛刷的刺激反應更敏銳了,受到的折磨就更殘酷,毛很硬,陰道和直腸同時感到了刺激。

  「啊!哦!饒,饒了我吧!」毛刷轉動起來,身體不是在扭動,簡直是在彈跳了!趙敏堅持不住了,但毛刷還是不停地折磨著,殘忍地深入,刷洗……第叁桶是可怕的鹽水,于是所有受傷的皮膚都扭動起來,意識已經很不清楚了,低垂的頭還是被劇烈的沙疼刺激得揚起來,他們放棄了工具,就是用手,用手把鹽水很仔細地塗抹在傷口上,趙敏昏迷了……醒來的時候,趙敏用了很大的力氣才發現自己已經被放下來了,手被反綁在背後,繩索在自己的身體上變著花樣,乳房由于繩索的束縛更突起了,還用一條細繩纏住了乳頭,連接起來,手向後高舉著,不是被抓住的,而是被懸在房梁上的繩子牽引的,但上身是向下的,因爲糾纏乳頭的繩子被拴在地上,想挺直上身是不可能的。

  自己是一個屈辱的跪趴的姿勢,無法改變,他們弄的很仔細,甚至是精確的,自己正是向周芷若跪拜的姿勢,而屁股不得不高高地撅起來,對著背後的宋青書和陳友諒,唯一感到舒服的就是受傷的地方抹上了清涼的藥膏,已經不那幺疼了。

  「舒服幺?郡主娘娘?」周芷若妩媚地笑著,看著眼前至少在姿態上是完全屈服的趙敏,快感是直接的。

  趙敏喘息著,努力把頭發是殘留的水吸到嘴裏。

  「好好地侍侯郡主娘娘吃飯吧。」「是,主人。」該怎樣吃飯?絲毫反抗的意識也沒有了,趙敏決定就這幺忍耐,沒什幺可羞恥的了,沒什幺可扞衛的了,剩下的就是活下去……深夜的時候,趙敏才艱難地蘇醒過來,不敢想剛才受到的殘暴的淩虐,周芷若也放棄了矜持,參加了對自己的暴虐。

  她居然蹲在自己的臉上撒尿,在陳友諒從背後折磨肛門的時候,用指甲掐自己的乳頭,摳自己的肚臍,搔自己的腋窩,她把她能想到的招數都用在了自己的身上了。

  最不能忍受的是她讓宋青書和陳友諒按住自己,強迫自己張開嘴,然後拉屎。

  其實周芷若的屁股很好看,白嫩而細致,連股間器官都很精致,不過她在做最瘋狂的事情,這使那些漂亮的器官就顯得恐怖,重新出現的那蠕動著擴張的肛門裏擠出來的那已經不能辨別味道,但熱乎乎的、軟杷杷的、黃色的、向自己嘴裏湧進來的粑粑……趙敏沒命地嘔吐起來了。陰涼的夜風掀動了各種聲響,趙敏把最後的力氣也花在嘔吐上之後,腦袋說不出地清醒,想象著周芷若落在自己手裏的光景,所有的一切都要讓她品嘗,還要把自己能想到的所有kuxing都加在她身上,然後是死亡,不會放過她!

  「郡主,可是你幺?」一個沙啞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很熟悉,趙敏嚇了一跳,會是什幺人?擡起頭,看到窗口現出鹿杖客那光潔的臉。

  「是我!」趙敏盡力壓抑著自己的興奮,雖然知道被鹿杖客解救就等于是才出虎穴又入狼窩,但必須離開這裏,鹿杖客畢竟貪戀自己的肉體,不會象周芷若這樣殘忍無情,而且自己就有了向周芷若複仇的機會。

  苦難使人成長,使人堅強,趙敏已經准備好了,裏面的肮髒和創傷是不能看出來的,至少表面上要保持迷人的豐韻,短短的一天一夜,已經知道該如何對付男人了,現在不是被迫的,要用自己最根本的東西來挽回自己失去的東西。

  趙敏把自己泡在清澈的溪流中,用最大的耐心清洗自己的身體,很仔細地剝開陰唇,讓水流滌蕩自己的陰道,把手指伸進去,總是覺得洗不幹淨,然後是肛門,還很疼,不過被水流浸潤著,産生了一種很奇特的快感。

  鹿杖客和鶴筆翁在溪邊燒烤著剛獵來的野味。鶴筆翁在喝酒,他的臉很紅,本來對女色不那幺感興趣,但趙敏是例外,尤其是這樣就在視線裏洗澡,他沒法管住自己的眼睛,還有欲望。

  鹿杖客很直接,很專業,他知道趙敏肯定經曆了輪奸,甚至更厲害的虐待,不過洗幹淨之後,那個曼妙無比的身體就又散發出迷人的芬芳,肯定是會得到快樂的,那胸脯,那屁股,那腿,鹿杖客覺得自己已經勃起了,他脫了衣服,露出保養得非常好的身體,還有他得意的巨型陰莖,晃蕩著向溪流走去,已經迫不及待了。

  「讓我歇一會兒,好幺?我真的沒有力氣了。」趙敏溫柔地推拒著,知道自己還必須用身體來迎合那急切的身體,在鹿杖客的抽動中,趙敏睡著了……少室山,一個不能忘記的地方,想再見張無忌一面,哪怕只有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