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免费看老妇女性较大毛片我的脑内绝对H选项(01~03)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ptc077 于 2017-6-17 07:57 編輯
 1

  我叫甘草奏,16歲,原本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

  但是從一周前開始,我的生活突然變得不再普通起來。

  而這一切的根源是來自一個憑空出現在我腦內的神秘選項,我叫它「絕對命
令選項」。

  它給我的生活帶來無盡樂趣的同時,也給我帶來了各種各樣的煩惱,比如說
現在……

  「哎呀,這不是小奏嗎?」

  路途前方突然傳來一陣粗啞的聲音,說話的是權藤大子,49歲,站在我的
面前像一堵牆一樣讓人敬畏。她是我家附近的主婦,擁有著叁位數重量的震撼體
型,像我這種小鮮肉站在她面前簡直就像是一只小綿羊一樣無力。

  「小奏,要去上學啦?」權藤大子笑眯眯的盯著我,她的眼睛像饑渴的老母
狼一樣鎖定著我,裏面充滿了赤裸裸的欲望。

  看得我不禁咽了咽口水,戰戰兢兢地說道:「是、是啊。」

  「小奏長得還是一樣可愛呢。」她的目光在我身上一陣亂瞟。

  「謝、謝謝——!」

  迎著她的目光,我感覺脊背一陣惡寒竄上來,每次碰面她都會這般的向我詭
異地示好,說那是因爲我和她過世丈夫年輕時簡直是一個模子(這樣明目張膽的
暗示真的好嗎?)。

  「那、那個,我上學快要遲到了,我先——」面對貞操可能隨時不保的威脅,
我現在只想儘快的閃人。

  但是我的話剛說到叁分之二,腦內這時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

  【選擇吧:①「過來抱我!」 ②「順從你的欲望盡情來抱我吧!」】

  ……我的天哪!爲什幺會這樣?這個該死的選項早不出來晚不出來,偏偏在
這個時候冒出來。

  這下完了,我的貞操要保不住了!這個該死的選項我根本無法拒絕,如果不
能在十秒內向對方下達命令的話,我的存在意義就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諸神在上,我還年輕,我真的不想死!

  所以,就算心裏千萬個不甘心,但是我卻不得不在10秒內向這個命令選項
屈服。

  「……過、過來抱我!」我一種用蚊子飛一般的音量說出這句話,說完之後
腦裏的選項立刻消失不見了,但前面的權藤大子卻像野獸盯上獵物般朝我撲了上
來。

  「小奏,你終于想通了……!」她大聲的喊道。

  完了,我的貞操終于要被豬給拱了!

  恐懼在我心裏彌漫,我連忙後退了一步,本能的抗拒道:「等、等一下,剛
才的不算術——」

  「我開動了!」

  但是,權藤大子卻根本不理會我,肥胖的身軀像猛獸一樣撲到了我的面前。

  「嘭!」

  下一秒,我整個人被她抱進了懷裏。

  「呀啊啊!波波波……」

  她的手臂像機器一樣鎖著我!讓我的骨頭都快要散架了啊!但最恐怖的是,
她那肥厚的嘴唇居然還恬不知恥的在我臉上亂親,黏糊糊的口水噁心的我差點把
隔夜飯給吐出來。

  「投、投降……我投降!」終于忍受不了的我大聲的喊道。

  「啵啵啵啵啵!」但是她完全忽視了我的求饒,依舊一個勁的親著我的臉頰。

  「啊啊啊啊啊!」我的意識快要被恐懼支配,再繼續下去我真的怕是要被她
玩壞了。

  「波——!呼,感謝款待。」或許是怕我淒慘的叫聲招來別人的注意,她在
去臉上一個勁親吻了十幾秒後,終于意猶未盡的放了下了我,滿足地「嗚呵呵」
笑著離去。

  「唔,我的貞操……」我站在原地用力地抓著發抖的膝蓋,心裏一陣後怕不
已。

  「叮!圓滿完成5次絕對選項,獲得一次特殊獎勵機會:①美少女從天而降。
 ②大子嬸從天而降。」

  臥槽!有沒有搞錯?還來?我心裏的恐懼還沒來得及平定,該死的坑人選項
居然又出現。

  「不過好像有些不一樣?」隨後我又發現了這個選項與之前的不同,居然是
顯示獎勵的選項。

  完成5次絕對選項?算起來好像確實是已經進行了五次絕對選項。

  算了,管他呢,既然是獎勵的選項,那也沒什幺好多慮的,當即我選擇了①。

  只是,這種從天而降的美少女真的會成真嗎?

  我下意識的擡頭朝天空望去,心裏有些戰戰兢兢,畢竟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人,
一不小心砸死了怎幺辦?

  但是,我看了半天後,卻什幺也沒看見。

  「難道被騙了?」

  就在我下意識的以爲上當受騙,準備將視線轉回來的時候——

  磅!

  一聲巨響!

  冷不防地,某個東西在我面前飛快墜地,掀起了一片塵埃。

  「哇啊啊!居、居然來真的?」我一下跌坐在地,嚇得有些說不出話來。

  雖然已經有某種程度上的心理準備!但是畢竟是真的有人從天上掉下來,這
個潛意識裏的理解完全是兩者概念。

  而且這幺高的距離!——她不會砸死了吧?我咽了咽口水,認真的注視著前
面的塵埃。

  好一會後,終于看到了一個少女的輪廓。

  只不過下一秒,我臉上的表情就定格了,因爲塵埃中的少女正在以一種極其
詭異的後腰橋狀態伫立在地上。

  不是趴著,也不是躺著,她沒有倒地,而是雙手和雙腳著地,嬌柔的身軀彎
出一道彩虹般的後腰橋伫立在地。

  「這算什幺?」我的面部表情像是被凍結了一樣無言以對。

  「你、你沒事吧?」但出于某種心態,我還是上前捅了捅她的身體問道。

  「呼咪?」結果回應我的是一個像剛睡醒似的怪聲。

  「看、看來沒大礙!」既然還能發出這樣的聲音,顯然剛剛的高空墜落沒有
傷到少女,相反的似乎把她從睡眠狀態中吵醒了一樣。

  「唔,奇怪?我這是在……哪裏呀?」恍惚地,少女突然清醒了過來,她扭
頭四處張望著,最後視線突然對上了我的眼睛。

  「呃,那個……」我不知道該說什幺話,愣愣地與少女對視著。

  她的肌膚白嫩如羊脂般讓人羨慕,輕柔的金髮和圓潤的藍眼睛給人異域風情
的感覺,而如巧克力色格調的童話風服飾,更是讓人覺得可愛的不像話。最後,
她端正到極點的容貌更是讓我差點移不開眼睛,心裏莫名的冒出一種想要把她抱
回家當做寵物來養的沖動。

  「那個,你是甘草奏先生吧?」而在我觀察著少女的時候,她卻突然露出無
比燦爛的笑容對著我說道。

  「咦?」我被她突如其來連名帶姓的稱呼嚇了一跳,怔怔地答道:「是、是
我,你是?」

  我有些困惑地在記憶裏翻箱倒櫃,但怎幺也想不起她是誰。

  「我嗎!我的名字是……咦?我的名字是……那個……是什幺啊?」

  少女忽然愣住,然後拍了拍頭,道:「我知道了,我這應該是輕微的記憶喪
失!」

  呃,你這心態也太開朗了吧?我不禁無語。

  「大概是剛剛摔下來的時候撞得太厲害了吧。」她歪著腦袋想了想說道。

  剛剛你可是後腰橋完美著地,根本沒撞到腦袋好吧?我心裏莫名的想吐槽。

  「嘛,無所謂啦,反正遲早會想起來的,我可是遇到任何事都平心靜氣的平
左衛門呢。」少女又莫名奇妙的說道,還什幺平左衛門……這個年頭哪還有人會
說這種話?而且還是從一個長相這幺洋氣的人口中說出來,奇怪到不行。

  「啊,想不起來名字,暫時叫我『平左衛門』也可以喲。」少女眨了眨美麗
的眼眸望著我說道。

  恕難從命!我心裏第一時間拒絕道。

  「現在先不管你的名字,我有些很重要的事情想要跟你說。」我開口道。

  「重要的事情?是什幺事?」少女沒有任何的戒心,一副笑盈盈地靠到我的
身邊。

  這種感覺怎幺會這幺似曾相識?我注視著她腦袋飛轉著。

  「奏先生,你怎幺啦?」少女迷糊地歪著頭問道。

  『對了,我知道了,是狗!』我靈光一閃想到了答案,眼前這位少女不僅主
動的拉近與我的距離,更是又無條件地向我示好,簡直和狗的印象非常的類似。

  想到這裏,我下意識地伸手在她的腦袋上摸了摸。

  「诶嘿嘿嘿。」少女不僅沒有生氣,反而笑得很開心。

  「嗯?」更讓我愕然的是,她腦袋上一小撮金毛忽然倏地從她浏海中高高地
翹起來,嚇得我一下子縮回了手。

  「啊,抱歉!那個,我開心的時候它就會自己翹起來。」少女立即歉意的說
道。

  呃,這簡直是尾巴嘛!難道她是狗變得?我心裏不禁這樣想著,更甚至心底
某種強烈的欲望突然湧上來,催使著我自然而然地向她伸出了手。

  「握手。」我說道。

  「是!」她乖乖地伸出手。

  竟然真的照辦了?我有些無語。

  但好奇催使著我再次命令道:「坐下。」

  「是!」

  她又照做了,完全就像是一只聽話的小狗狗。
              
    咕咕咕~~~~

  然而就在我覺得很好玩的時候,突然一陣驚人聲音從她的肚子裏傳出來。

  「那、那個、我好餓喔,肚子跟背都要反轉了。」少女忽然可憐兮兮的望著
我說道。

  「你等一下,我身上應該還剩一點零食。」我說道,伸手在書包裏掏了掏
……

             
    然而就在這時——

  「選擇吧:①來要喝牛奶吧!②來喝純天然新鮮的熱牛奶吧!」

  我去!來了,又來了!我的動作瞬間定格在伸手掏書包裏。

  直到過了好幾秒後,才悻悻地抽出了手,然後做出了選擇:「來喝純天然新
鮮的熱牛奶吧!」我望著面前餓的可憐兮兮的少女說道。我感覺自己的臉頰上一
陣陣火辣辣的燃燒。

  「奶牛?熱牛奶?在哪裏?在哪裏?」少女小雞啄米般點著腦袋,一邊拉著
我的手臂蹦蹦跳跳地追問道。

  昂!

  刹那間,我只覺得小腹下面一陣火熱,接著幾天前才剛剛經過雨露洗禮的肉
棒,突然不可控制的沖破了褲子上的拉鍊,從門戶裏怒氣沖沖的鑽了出來。

  『完了!我的一世英名徹底沒了!』這一刻,我真的很想哭,這坑爹的選項
居然在大街上讓我做出選擇,尤其面前的還是一個剛見面不到十分鍾的少女。

  「咦?奏先生,你身上這個是什幺東西?」然而,就在我以爲自己聲名不保
的時候,面前的少女忽然一臉好奇地蹲在我的面前,伸出一只柔軟的小手抓住我
那不聽話的肉棒,輕輕地捏了捏。

  「嗚~ !」我忍不住呻吟出聲。

  好舒服,這就是少女的手?這一刻,我的腦海裏不由回想起幾天前第一次被
一位陌生大姐姐在公園裏侵犯的情景,雖然也很舒服,但是感覺上和面前少女的
小手完全沒得比。

  「怎幺了奏先生?你身體不舒服嗎?」少女見我的異樣,忽然擡起頭問道。

  「沒,沒有!我身體好、好得很!」我顫顫地說道,目光注視著渾然不知道
「肉棒」爲何物的少女,心裏忽然湧出一股不可抑制的邪惡念頭:餵她喝新鮮的
熱牛奶。

  「咕噜噜噜噜……!」

  而在我這般想著的時候,少女的肚子再次發出了一陣劇烈的饑叫聲。

  「嗚,奏先生!人家好餓,你說要給我和新鮮的熱牛奶呢?」少女放開手上
的肉棒楚楚可憐地望著我問道。

  「牛奶就在這裏哦!」我鬼使神差的指著褲裆下的高高挺起的肉棒說道。

  「啊,這個就是牛奶?可以直接吃嗎?」少女忽然兩眼發光地盯著我褲裆下
的大肉棒,然後在我心驚膽顫之下,一口咬了上去。

  「啊,等、等一下!」我嚇得一身虛汗,大聲喊道。

  「怎幺了?奏先生!難道牛奶不是這樣吃的嗎?」少女鬆開小口望著我說道。

  「當然不是!牛奶是用來喝的,你要慢慢地把它榨出來。」我邪惡的教導道,
其實心裏也不知道自己這種時候爲什幺會突然興起大變,平時感覺很含羞的話也
會大膽毫不猶豫的說出來,而且連經驗都莫名其妙的豐富起來。

  這樣的感覺已經不是第一次體驗,上一次在公園裏被那位陌生大姐姐侵犯的
時候也是這樣,明明一開始很害羞很生疏,但是等真正開始行動起來的時候,各
種奇怪的經驗就會莫名奇妙的浮現在腦海裏。

  「奏先生,要怎幺做?你快教教我,我要把牛奶榨出來。」少女一臉期待的
望著我。

  「嗯!首先你要張口把它吞進去……」

  「是這樣嗎?吸溜!」少女張開圓潤小巧的嘴巴,把我堅挺紅腫的肉棒吸進
了嘴巴裏。

  「對!就是這樣!然後,慢慢地吸,用舌頭去舔肉棒的頂端和小口……」

  「原來這個東西叫肉棒啊!我知道了,我會把奏先生肉棒裏的牛奶都榨出來
喝掉。」少女歡喜的吸著肉棒上的龜頭,一邊用小巧的舌頭在龜頭上舔轉著。

  「嗚!好舒服!」我吸了口氣,雖然眼前少女的動作有些生疏,遠不及上次
在公園裏那位大姐姐熟練,但是這種異樣的感覺反而讓我更加的舒爽。

  「咕啾!咕啾!吸溜……」

  少女用力的吸著,柔軟的唇瓣在我肉棒的表皮上摩擦著,口水沿著她的嘴角
不斷的被拉出,然後又重新吸入口腔裏,慢慢地我的肉棒也越漲越大,不一會兒
便把少女的整張小嘴撐得膨脹鼓起。

  「嗚嗚……!湊先生,你的歐邦怎嘛估然編的著麽大?」少女頓時發出含糊
不清的嗚咽聲,眼角邊緣滑出兩滴楚楚可憐的淚滴。

  「嗚!因……因爲它很開心,所以變大了,等下它就會榨出牛奶來。」我舒
服地用力按著少女的腦袋,不然她的嘴巴離開肉棒,我真是越來越邪惡了。

  「喔、喔朱道了……」少女或許是餓壞了了,雖然難受,但仍然賣力的吸著
我的肉棒。

  「對!就是這樣!再深一點!」我像一個老師一樣孜孜不倦地教導道,右手
按著少女的後腦勺,將勃起來超過18公分的碩大肉棒硬是擠進她的喉嚨裏,那
種窄小潤滑的感覺,讓我舒服的差點就要噴出來。

  「咕啾!咕啾!咕啾!」

  肉棒挂著濕漉漉的涎水在少女的小嘴裏進進出出,無比的淫靡驚人。

  「還……還咩好幺?」少女吃力的問道。

  「快!快了!牛奶馬上就要被榨出來了。」我的脊背突然一凜,一種強烈的
噴射感瞬間沖擊著我的腦神經,胯下的肉棒在少女的口中更是再一次暴漲了一圈。

  「噗——!」

  下一刻,無法控制的白濁從肉棒裏噴射而出,仿佛洪流一樣湧入少女的喉嚨。

  「咕噜!咕噜!咕噜……」

  少女的咽喉劇烈的抖動著,一汩汩的精液順著喉嚨流進她的胃袋裏,還有不
少從她嘴角的間隙間偷偷的溢出來,沿著下巴留下,勾勒出一副無比驚豔淫蕩的
畫面。

  「咕噜……!」

  最後,當我的肉棒的噴射徹底平息下來的時候,面前少女的腹部都被填的微
微隆起來,可見我剛剛噴射出來的精液量有多大。

  「吸溜!好……好飽……」少女把最後殘留在肉棒裏的最後一點精液吸食幹
淨,露出一副意猶未盡的色彩盯著肉棒又舔了幾下,直到把上面的斑漬都徹底舔
乾淨後,這才站起身揉了揉有些膨脹的小腹,笑顔逐開的說道:「真是好飽,謝
謝你奏先生!」

  「不、不用客氣!」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望著她,射過精後我的精神又馬上恢
複了正常,不再像前面被少女口交時那幺邪惡,心裏也開始生出了一點點的罪惡
感,感覺自己在欺騙一個無知的少女。

  「那個,奏先生!我以後還可以繼續喝你的牛奶嗎?」然而,少女卻是仿佛
喝上瘾了一樣對我說道。

  「以、以後的事以後再說,現在我要先去上學……」我有些招架不住她希冀
的視線,連忙把軟掉的肉棒塞進褲子裏,拉好拉鍊後抱起地上的書包打著馬虎說
道。

  「诶!上學?我也要一起去。」少女拍著手說道。

  「跟我一起去?」

  「嗯嗯!」她連連地挺著小腦袋,劉海上那撮金色的毛髮又高高地翹起來。

  「對了,有件事我差點忘記了。」我注視著她,忽然想起先前還有問題要問
她,結果被腦海中突然跑出來的選項給弄得忘記了,這時立即問道:「那個,你
還記得自己爲什幺來到這裏的嗎?」

  「記得,記得!我是來照顧奏先生的。」她連連點頭道,估計這是她唯一記
得的信息。

  「來照顧我?」我差異道。

  「對!雖然有些事還記不太清楚,但是這一點我可以很確定。」她錘著手掌
一臉笃定地回答道。

  感覺有點怪!我撓了撓頭,接著又問道:「那你還記不記得自己的家在哪裏?」

  「這個我也記得!」她點頭道,然後伸手指了指天上:「就是那裏!」

  「天上……?」我抽了抽嘴角。

  「正解!」

  她開心的說道,讓我一時不知道該繼續問什幺好。

  不過隨即一想,她的確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難道是天使?我不由猜測道,長得這幺可愛說是天使也完全沒問題吧?我深
深地打量了她一番。

  「難道你是爲了照顧我,特意從天上的世界來到這裏?」我試探的問。

  「一……點也沒錯!」她拖著長長的音調笑容滿面的回答道。

  「好吧,就先當你是從天上來的吧。」我有些無奈地看著她,尤其想到前不
久把自己的肉棒塞到她的嘴巴裏,射了她滿滿一肚子的精液的情形,心裏就有些
愧疚起來。

  而且這幺可愛的一個女孩子,自己總不能『用』過之後就一腳把她踹走,當
即略微沈吟了下說道:「既然你是來照顧我,那以後也就是要和我住在一起咯?」

  「是的!奏先生以後要負責我的食物。」她用力的點頭道。

  「我怎幺聽起來像是我在照顧你,而不是你在照顧我?」我頓時一陣無語。

  「這有什幺關係嗎?」

  「關係可大了!」我大聲道,正想解釋一下,但又放棄了:「算了……反正
說了估計你也一頭迷糊!」

  我還是放棄了爭辯的打算,望著她沈思了下道:「既然你以後要跟我住在一
起,那幺總要有個名字,至少在你還沒想起自己的名字之前要有個方便的稱呼!」

  「叫牛奶怎幺樣?剛剛奏先生的牛奶很好喝,甜甜的味道。」我的話剛說完,
她就搶先提議道。

  「牛……牛奶?」虧她能想得出來。

  「駁回!」我毫不猶豫地否決了她的想法,「就叫裘可拉好了!」

  裘可拉!與巧克力差不多,不過直接叫巧克力太通俗了,缺乏品味,所以
『裘可拉』這個稱呼正好適合。

  「裘可拉?好的,裘可拉也是能吃的東西嗎?」她非常開心的樣子,但更多
的似乎在關心吃方面的問題。

  我心裏不由有些爲自己今後的錢包擔心起來,這家夥一看就是個大吃貨的屬
性。

  「奏先生!奏先生?裘可拉到底能不能吃?」她又孜孜不倦的問道。

  「可以啦!這個給你,你在這裏慢慢吃,我先去學校。」我被她追問的有些
煩,當即伸手從書包裏掏出平時作爲零食的巧克力遞給她,然後大步地朝學校大
門走去。

  「原來這個就是裘可拉!」她開心的握著手裏的巧克力,然後向我揮了揮手
說道:「奏先生,你先去學校,我吃完了就來找你!」

  「不!你最好別來找我!」我心裏一陣腹誹。

  對于攤上裘可拉這個大麻煩,不禁有些後悔起來。

免费看老妇女性较大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