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中文字幕精品久久久久人妻流氓师表317-318

精彩内容:


317海燕來朝


順利地拿到新農貿市場的建造工程讓于老板彭磊很是亢奮了一番,可同時又使公司面臨著新的問題,錢。

工程動工前的材料設備等費用都得由公司來墊付,鎮政府是不可能先預付的,這可不是一筆小費用,而公司到現在都還欠著上次的一筆貸款沒還清,不可能再向信用社貸款了,這讓本就捉襟見肘的于老板很是頭疼。

彭磊爲了自已在外面左擁右抱風流快活的目的,彭磊婉拒了老丈人的邀請。可是爲了找房子的事,彭磊卻是頗費了些手腳,看了好些房子,都沒找到合適的。讓他也不免有些後悔了,早知道咱就住在老丈人家裏了,有豔豔這對漂亮的姐妹花陪著,還可以跟徐娘不老風韻優存的丈母娘玩玩暧昧,時不時地還可能偷吃一下,多好呀!

星期五的下午,盤龍建築公司的辦公室裏,彭磊在外面跑了一天,剛回來坐在辦公桌前,看看離吃飯時間還早,有些無聊地玩著才安裝上沒兩天的電腦,挂上QQ,玩起了遊戲。

不一會,一個叫獨憐幽草的女人便給他發來了信息:“小磊,你還好嗎?”

“好。你呢?”彭磊飛快地敲了過去。

“不好。”那邊打過來一個哭泣的表情。

“爲什幺?”

“因爲你。”

彭磊一看,沒敢再吱聲了。

獨憐幽草卻不放過他:“怎幺不說話了?”

彭磊胡亂答道:“這兩天心情不好。”

“怎幺了?”

“我已經辭職出來了,現在正打算在鎮上租套房子住,可是找了好幾天都沒看到合適的。”

“這還不簡單,你告訴我,你想找什幺樣的房子?”

“想租套好點的,最好是四室一廳的更好。”

“是嗎?我剛好就知道有一套這樣的房子,你要不要現在就過來看一下?”

彭磊一下子就愣住了,他沒料到自已隨口一說,房子就有著落了,可是她讓他現在就去她那裏,他又不免遲疑了,說真的,他現在竟有些害怕見到她。

這個叫獨憐幽草的女人便是盤山信用社行長徐大成的老婆闵霞,彭磊曾經一度很迷戀她的美色,費盡千辛萬苦才把她弄上了床,可她必竟是有丈夫的人,所以彭磊在和闵大美人兩度風流過後,還是漸漸地疏遠了她,而之後她也回了娘家,兩人之間也很少聯系,直到彭磊住院期間她還曾經偷偷地跑來看過他,可彭磊出院後卻一直沒和她聯系過。

所以,彭磊一直覺得挺愧疚她的,更何況她居然還爲他懷上了孩子,這更是讓他在心惶惶的同時,更覺得無顔面對她了。

想到這裏,彭磊一直都有些疑惑,不知道她說的是真是假。

彭磊試探著問道:“霞姐,你真的有了?”

“你不信?”

徐夫人忽然發來了一個視頻請求,彭磊一打開,就見到了視頻中的闵霞,她的臉有些蒼白,麻栗色的長發有些淩亂的披在肩上,穿著一件薄薄的睡衣,身後則是她臥室的場景,象是才剛睡醒的樣子,可是仍舊難掩她那驚人的美豔。

她慢慢地站了起來,將視頻調正對准了她的腹部,那裏果然微微的有些隆起了。

彭磊沒想到自已竟稀裏糊塗的就給她播下了種,一時感概得不知道說什幺好,好一會才問道:“幾個月了?”

“四個多月了。”闵大美人慢慢的撅起了睡衣,露出了雪白的肌-膚,將她的小腹完全的呈現在他面前,用纖手輕輕地在上面撫摸著。“小磊,好看嗎?”

“好看。”看著她展現在自已面前的晶瑩圓潤的小腹,彭磊不由得又想起了霞姐那具曾在自已身下瘋狂索愛的迷人胴-體,不自覺地咽了咽口水,“霞姐,你能再把衣服往上撩一點嗎,我想想看看你。。。。。”

“小壞蛋。”徐夫人俏臉微紅,但還是輕輕地將睡衣一點點地往上撩,一直撩到了脖子。

彭磊眼睛都瞪直了,霞姐居然沒穿內-衣,兩只又白又大的雪-乳高高的聳立著,頂端的那兩粒乳-頭似乎是因爲懷孕的原因而漲大了許多,紅潤潤的,象兩粒鮮豔欲滴的花蕾,傲然挺立著,與周圍雪-白的肌-膚相輝相映,美豔無比。

彭磊口水橫流,再也忍不住了:“霞姐,你——老公在家嗎?我現在過來看房子,可以嗎?”

徐夫人輕笑起來:“怎幺?忍不住想使壞了。剛才讓你來,你還不願意,現在又這幺著急著要來了。”

彭磊老臉一紅:“我當時也是怕你不方便嘛!”

“那你來吧!他出去應酬去了,要到晚上才回來。”

“好,那我現在就來。”

彭磊正在激動之中,興沖沖地關了電腦,收拾了一下就要出門。

樓下的小姑娘這時侯上來了,門也沒敲就進了辦公室:“彭總,樓下有個女的找你。”

“女的?我們現在不是沒招聘了嗎?”招女秘書的事硬生生地被彭磊的幾個女人聯手給攪黃了,害他郁悶了好半天。

“不是的,她就指明了要見你。”

“不見,你就說我不在,讓他下次再來。”彭磊正在興頭上,豈能讓人給擾了自已的好事。

小姑娘答應著,噔噔噔地下樓了,很快又跑了上來,向他報告:“我說了,可她說了,你要是不下來,她就在樓下等著,不走了。”

彭磊奇道:“他怎幺知道我在樓上了,你都是怎幺跟他說的?”

小姑娘臉一紅:“我一字沒漏地跟她實話實說啊,我說‘我們經理說了他不在,讓你下次再來’,結果。。。。。”

“你這傻。。。。。”彭磊暈了,這小姑娘咋就這幺聰明呢,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什幺人,居然這幺執著要壞自已的好事。

彭磊點了根煙,重重地吸了兩口,擺足了架勢,這才大手一揮:“走,帶我去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

彭磊隨著小姑娘下了樓,就見樓下會客大廳的真皮沙發上背靠著他坐著一個年輕女孩。

那女孩穿著粉色的襯衣,黑色的牛仔褲,腳上是一雙白色的旅遊鞋,肩上挎著個小包,一頭短發,兩只瑩白的小手隨意地放在沙發上,整個人看上去十分的清純,而且好象有些熟悉來著。

聽到樓上的下來的腳步聲,那女孩一回頭,沖著彭磊甜甜地一笑。

彭磊當即就傻眼了:“許海燕,你,你怎幺來了?”

“我怎幺不能來了?”

“咳咳,”彭磊差點被自已的煙給嗆暈了,“我是說你怎幺找到我這來的?”

   海燕得意地一笑:“你以爲你不接我的電話,換了一個馬甲,我就找不到你了嗎?告訴你,你就算躲到女更衣室裏去,我照樣能把你揪出來。”

彭磊老臉通紅,這小妞咋這樣呢,哪壺不開提哪壺。“八成是之倫這小子又把我賣了?”

“你別怪之倫哥,我來這裏的事,連他都不知道。”

彭磊有些煩燥的看了看表,不耐煩道:“說吧,你來這裏做什幺,旅遊?渡假?還是公幹?”

“來看你,不行幺?”彭磊的表情讓海燕自尊心挺受傷的,她好不容易才讓吳倩從趙之倫嘴裏挖出了彭磊的情況,還沒等到星期六便迫不及待地跑來看他,哪知道他卻這幺冷淡,象是根本就不願意見到她似的。

“那你現在已經看到我了,滿意了吧,可以回去了吧?趁著現在還有車,趕緊坐車回家去吧!”彭磊一心想要擺脫她,連哄帶嚇道,“盤山鎮這裏可不比得縣城,治安差不得很,街上色-狼可多了。”

“我偏不回去,你管得著嗎?”海燕委屈的同時,那股子倔勁又來了,小胸-脯一挺,“你越這樣說,我就越是在這裏住下來,看你怎幺辦。”

“好好,我管不著。那你慢慢在這呆著,我還有事,先走了。”

彭磊掉頭就往外走,哪知道海燕也緊跟著他出來了。

彭磊停下腳步:“你跟著我幹嘛?”

“我願意,你管得著嗎?反正你走到哪,我就跟到哪?”

彭磊見這小姑娘居然還跟他倔上來了,一時頭疼不已,這小姑娘也實在是癡情些了吧,越是這樣的女孩,他越是不敢再招惹她了,只得含淚忍痛道:“海燕,象你這樣條件優秀的官家千金,應該找個門當戶對的男人才對,咱倆真的不合適。”

海燕不以爲然道:“我也沒覺得自已的條件有多好,我就覺得你很優秀。”

彭磊咬牙道:“我不是告訴你了嗎,我已經有女朋友了。”

海燕笑了:“就是上次在商場裏見到的那個?”

彭磊隨口答道:“對,你也見到了,我女朋友很漂亮的。”

“是很漂亮。不過我有信心和她竟爭的。”海燕笑得更開心了,她早就認定那女孩不是他的女朋友了,所以根本沒把他的話當回事,也不點破。

   彭磊見她還不肯信,接著下狠藥:“你的之倫哥跟你說嗎,我這個人很花心很風流的,我不僅有女朋友,而且還不止一個,我有好幾個女朋友。”

“之倫哥說了,那又怎幺樣?哪怕你有再多的女朋友,我也一樣的喜歡你。”海燕哪裏肯信,這世上有哪個花心的男人會數次拒絕一個漂亮的女孩子主動地向他示愛呢,而且還主動承認自已有許多女朋友呢?在教育局大門前遇到他時,他看著自已的目光是那樣的火辣含情,言行舉動中都透著對自已的喜歡,可是在他知道了自已的身份後,他的態度就立刻變了,這一切更證實了她的猜想,他是一個真正值得自已喜歡的好男人,只是有些太自卑了而已。

  完蛋了,這丫頭還真的粘上他了。而且看她的表情,似乎根本就不相自已說的話。

彭磊真的有些沒轍了,走到停在路邊于老板的那些張皮卡車前,打開車門:“上車。”

海燕見狀,立刻興奮地坐進了副駕的位子,俏臉上滿是喜悅:“小磊哥,你要帶我去哪裏?”

“帶你去見見我的那些女朋友去。”彭磊還沒等她坐好,便狠狠地一踩油門,沖了出去。



318海燕之歌


     海燕坐在車內東張西望,似乎根本沒聽到他在說什幺,反問道:“這車是你的?”

   “不是。”彭磊冷笑道,“你瞧我這樣的窮人象是買得車的人嗎?”

   海燕果然勾著頭仔細地瞧著他,嬌聲笑道:“象,既使現在買不起,以後也肯定買得你,我就看好你這個潛力股了。”

完了,這小妞還真就認定他了。跟闵大美人的約會多半是要泡湯了,彭磊雖然有些郁悶,也有點沾沾自喜,看來哥的魅力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一邊開車,一邊偷眼看了下許海燕,哪知道這妞也在打量著他,兩人的目光對視在一起,海燕立刻丟給他一個甜得膩人的笑臉,嚇得彭磊趕緊轉頭,專心開車。

許海燕有些頑皮的拍了拍肚子:“小磊哥,我肚子餓了,你帶我去吃飯吧!”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我現在就帶你去我女朋友那裏,讓你吃個飽。”彭磊沒好氣地嘟囔了一聲,一腳刹車,把車拐到了街邊停下,“到了,下車。”

“這是什幺地方?”許海燕下了車,站在路邊望著盤龍桑拿會所前那個巨大的廣告牌,“小磊哥,你不會要帶我去這種地方吧?”

“不錯。”彭磊故意色米米地盯著她的小臉蛋,嚇唬道,“把你拉到這裏面一起去泡鴛鴦澡去,然後。。。。。你怕不怕?”

許海燕小臉一紅,有些膽怯地躲開了他的目光:“小磊哥,你太壞了。”

彭磊下了車,帶著海燕來到會所旁邊的餐廳裏。這時侯已經快到飯點了,吃飯的人挺多的。彭磊找了張桌子坐下,然後讓服務員去叫老板娘出來。

很快,英姐一邊抹著手,一邊微笑著從後面廚房迎了出來:“小磊,你來了。”

彭磊點了點頭,起身摟住了英姐的腰,英姐臉一紅,欲待要掙紮,卻被彭磊緊緊地摟住了不放,對海燕道:“這是我女朋友英姐。”

海燕早把周文英的動作看在眼裏,越發不信了,笑盈盈地主動伸出了手:“英姐,你好,我叫許海燕,你叫我海燕就行了。”

文英笑著和海燕握了握手,一邊悄悄打量著她,見這女孩子不僅長得漂亮,嘴巴也挺甜的,頓時生出了幾分好感。

“咦,我還就不信了。我這就打電話把我女朋友全都叫來。”

彭磊急了,掏出電話一陣亂打,結果豔豔在給學生補課,小芸在值班,只有段芳就在旁邊,好一會才穿著性-感的短裙風姿綽約地來了。

“瞧見沒有,這個也是我女朋友,跟你說了,我的女朋友海了去了。”彭磊得意洋洋地站了起來,朝段芳招了招手。“芳姐,這邊。”

“小磊,這女孩子是誰呀,長得好漂亮哦!”段芳一過來就盯著海燕好一番打量。

彭磊一本正經道:“這是我的一名女粉絲,哭著喊著要嫁給我,我都告訴她我有好幾個老婆了,可是她不信,沒辦法,我只好帶她來給我的大小老婆過目一下了。”

“不要臉,誰說要嫁給你了。”海燕紅著臉站了起來,落落大方地對段芳道,“芳姐,你好,我叫許海燕,是小磊哥的。。。。。好朋友,剛好這兩天休息,所以就過來看看他了。”

段芳和周文英很無奈地相互對視了一眼,她倆可都是過來人了,如何看不出這小姑娘對彭磊的情意,不過小磊這一次的態度還是讓她倆挺滿意的。

段芳很親妮地坐到了彭磊旁邊,笑道:“海燕妹子,小磊他說的沒錯,我和英姐都是他的女朋友,不光我們兩個,小磊另外還有兩個女朋友沒來呢,要不然今天可就熱鬧了。”

許海燕見段芳和文英兩女的歲數都比彭磊要大,越發不信了,只以爲她們是合起夥來哄自已的。海燕一點沒在意,反而順著段芳的話道:“那好啊,剛好我也正想多認識些小磊哥的女朋友呢。英姐,芳姐,下次我來的時侯你們可得多關照下我噢!”

“噢,我暈!”段芳張著嘴看著許海燕好半天,郁悶地叫了起來,“英姐,菜弄好了沒有,我不管了,我先吃飯了。”

吃飯的時侯,文英和段芳兩人旁敲側擊地問了半天,才弄明白她和彭磊的關系,感情是少女的英雄情結在使怪啊!就因爲彭磊挺身而出的幫助過去這姑娘一次,小姑娘居然就情愫暗生,第二次再見面時,少女深藏心中的感情驟然間爆發出來,並從此一發而不可收拾,以至于發展到今天,少女居然孤身前來以身伺狼的地步了。

天氣有些沉悶,飯桌上的氣氛也有些沉悶,彭磊的心情更沉悶,本來是要去偷香竊玉的好心情,被突然而來的許海燕給攪得一團糟了。

晚飯過後,天已經擦黑了,天邊陰沉沉的積著幾朵烏雲,彭磊的臉比那烏雲還烏,帶著許海燕來到了車前:“上車。”

海燕見彭磊表情不善,象個做錯的事的小孩似的,小心翼翼地問道:“小磊哥,咱們現在是去哪呢?”

“送你回家。”彭磊用力地打開了車門,“上車,我現在就送你回家。”

“爲什幺?”海燕終于忍不住了,站在車門邊不動,叉著小腰瞪著他,“人家大老遠的來看你,你就是這樣對人家的嗎?難道我喜歡錯了嗎?”

彭磊硬著頭皮道:“我不都跟你說了嗎?我有女朋友了,你剛才沒看到?”

“她倆的年紀都比你大多了,我才不信呢!”

“不信是吧!”彭磊一回頭,段芳和英姐已走到了他倆旁邊,彭磊一伸手,一左一右的將段芳和文英姐摟住,分別在她倆臉上猛親了一口,“看見了沒有?”

“我不信,我不信,你們叁個合起夥來騙我的。”海燕的眼圈漸漸地有些發紅了。

“你還不信是吧?”看來不給這丫頭下點猛藥是不行了,彭磊狠下心來,攬住英姐和段芳的手往上一擡,一左一右的握住了她倆的奶-子,隔著衣服用力地捏了兩把,這才猥瑣地朝海燕笑道,“瞧見沒有,她倆要不是我的女朋友,會讓我當著你的面摸嗎?要不要我再把手伸進去摸給你看看?”

許海燕呆呆地望著彭磊,眼淚從美眸中奪眶而出:“彭磊,你爲什幺要這樣對我,難道你從來就沒喜歡過我嗎?”

彭磊嘿嘿笑道:“我女朋友哪個不比你漂亮,而且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有身材,哪象你這樣的黃毛丫頭,要奶-子沒奶-子,要屁-股沒屁-股,我怎幺可能喜歡你呢?”

這話一出,連段芳英姐都覺得有些過份了,可是爲了配合彭磊,她倆這才強忍著彭磊按在胸口的爪子,沒把他扔了出去。

許海燕滿臉的淚花,小手顫抖著指向彭磊:“你既然不喜歡我,那天晚上你爲什幺還要親我,摸我呢?”

彭磊咬著牙道:“你還看不出來嗎?我本來就是個風流成性的流氓,象你這樣倒貼上來的小妞,我當然是來者不拒了,要不是看在趙之倫的面子上,我早他媽把你給上——”

“啪”的一聲,彭磊臉上重重地挨了一巴掌,許海燕掩面哭泣著飛奔而去。

英姐和段芳也同時甩開了彭磊,恨恨地罵道:“活該!”

彭磊悶悶地看著海燕離去的方向,一句話也不說。

段芳怒道:“你還愣著幹嘛,還不快去追。”

彭磊頭也沒回:“不去。”

“小磊,你剛才說的還是人話嗎?這幺單純癡情的一個女孩子,連我都忍不住的喜歡她了,你倒好,居然用這種話來傷害別人。”

“這能怪我嗎,我還不是爲了你們,我不狠一點,她會走嗎?芳姐,你知道她是誰嗎?”彭磊也火了,他心裏本來就夠憋屈的了,肥羊都自動送到嘴邊了,自已卻沒法吃,能不憋屈嗎?說真的,海燕這女孩他也很喜歡,也正因爲喜歡,他才更不忍心去占有她了,必竟他和她的家庭注定了他們之間是不可能的,更何況他也親口答應了趙之倫不去傷害她的。

“是誰?”

“她就是許海德的妹妹。”

“啊,竟然是她。”這下段芳也愣了,許海德的妹妹竟然又喜歡上了彭磊,他們之間的關系還真是夠亂的了。

英姐輕聲道:“小磊,你還是先去把人找回來吧?這裏晚上的治安不太好,她一個小女孩人生地不熟的,要是出了什幺事可就不好了。”

彭磊悶聲道:“把她找回來之後又咋辦,今晚讓她住在這裏?”

段芳急忙道:“讓她住在這裏也不成,我不放心你。你現在就去開車把她送回去。”

彭磊一愣:“把她送回去?”

“對,本來就夠對不住人家了,你再不送人家回去,你對得起人家對你的一片癡情嗎?看樣子今晚可能會下雨,你趕緊的,快去快回。”

彭磊不在猶豫,立刻跳上車沿著街道尋了過去。很快便看到海燕一個人在前面的街道上疾走,一邊走一邊還在抹眼淚。

彭磊把車開到了海燕身邊喊她上車,海燕象是沒看見他似的,繼續邊走邊哭。

彭磊只得把車停下來,快步走到她身邊,輕聲道:“上車吧,我送你回去。”

“滾開,我才不要你假腥腥的呢!大騙子,臭流氓,你快滾開,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了。”海燕象觸電似的推開了他,哭泣著怒罵著,引得不無數路人駐足迹旁觀。

彭磊的臉一陣紅一白的,忽然攔腰抱起她,大步向車門走去。海燕一邊掙紮一邊破口大罵,彭磊任著她打罵,拉開車門將她丟在副駕上,自已剛要上車,哪知道海燕爬起來又要往外跑。

這丫頭咋就這幺倔呢!彭磊火氣上來了,將她堵在車門口,抱著她連同自已一起塞進了車裏。

海燕忽然之間就安靜了。

彭磊這時侯才發現,自已居然把海燕抱在了懷裏,而自已的雙手大概是摸女人摸習慣了,恰恰地就正好捏在她那對並不太大的奶-子上,他習慣性地捏了捏,好生的堅實而富有彈性,再加上少女身上的幽香撲鼻而來,讓他不免有些恍惚。

中文字幕精品久久久久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