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激情欧美日韩一区二区与梁洛施做爱

精彩内容:


  XX月XX日廣州汽車交易展覽會如期舉行,各路明星雲集廣州。梁洛施也
是被邀請的家賓之一。

  晚上,廣州新落成的體育館燈火通明。上萬名fans和觀衆擠滿場館,一
睹明星的風采。我坐在台下,無心欣賞其他節目,著急的等待著梁洛施上台。

  「下面上台的是香港著名藝人梁洛施小姐!」隨著主持人的報幕,梁洛施伴
著音樂登上舞台,下面fans的尖叫聲震耳豫龍。我則屏住呼吸,耐心的等待
機會。趁管理員不備,我急忙跑上台,將鮮花獻給了梁洛施。看者她接住了鮮花
並唱著、喘著氣在台上來回跑,我會心的笑了。

  我是梁洛施的fans,知道她要來,我就作好了一切準備,事先我已經在
鮮花裏放入了迷藥……

  看,當梁洛施唱第二首歌曲的時候,藥物已經開始發揮作用。她面色紅潤,
鼻尖冒汗,渾身燥熱。唱著唱著,她將外罩脫掉抛在地上,大聲的說:「我愛你
們,廣州我還會再來的……」

  下了節目,梁洛施坐車直奔賓館。到了居住的大廈,二房一廳,是梁洛施一
個人住的,歐式的裝潢,設備齊全,這麽名貴的住所,不是一般人負擔得起。

  我作爲她的廣州專門接待人員,帶著興奮的心情,陪著梁洛施返回她的住所。

  進到客廳裏,梁洛施關上房門後,就招呼我在沙發坐下。

  「亞雄!你先休息一會兒,我去換件衣服馬上出來。」

  梁洛施風情萬種的嬌說著,轉身就走進臥室。

  不久,梁洛施便從臥室出來,兩手還端著托盤,上面有瓶洋酒和兩個酒杯。

  這下子,直把我看呆了,我目不轉睛地盯著梁洛施,口水差點流出來。

  原來梁洛施全身只穿件短小的銀色絲綢襯衣,薄如蟬羽的肩上兩條帶子挂著,
雪白的粉肩,裸露出大部份的酥胸,挺聳的乳房在襯衣半掩下,現出一條深深的
乳溝。

  在透明的襯衣裏,沒穿乳罩,肉乳上兩粒嫣紅的乳頭,突翹得如此明顯,襯
衣緊貼在玲珑剔透的胴體,有著美妙的曲線。

  下面更是令我看得火熱,淫心大動。

  只見那對白嫩如凝脂般的大腿根部,有著烏黑的叁角地帶,在柔軟的襯衣裏,
若隱若現,充滿神秘誘人的春色。

  當她走到我身旁時,梁洛施彎下身去倒酒,故意讓我從她的胸前墜縫中,看
到那對雪白粉嫩的玉乳。

  美色當前,我沖動的性欲更加亢奮,對于梁洛施這身噴火的胴體,我激動的
難以控制。

  梁洛施盛好了酒,便近坐在我的身旁,兩手各拿杯酒,妩媚地說道:「亞雄,
這杯酒是你的,我敬你,乾杯。」

  她將左手的的酒杯遞給我後,右手的那杯美酒便一飲而盡。

  我是個出了名的色狼,老早就企圖著秋惠美豔的姿色,但總是被她拒人于千
裏之外。

  如今,秋惠正溫順地如同一只待餓狼撲宰的大肥羊,這風騷尤特美色當前,
怎不令他失魂落魄呢?

  他好似許久未肉味般,兩手抱著梁洛施迷人的胴體後,手掌便不安分地,隔
著輕薄的睡袍,在柔嫩的細皮嫩肉上,上下來回的撫摸著。她欲拒還迎地半推半
就著,那股淫浪的媚態,萬分勾魂。

  「嘻……亞雄……別這樣嘛……人家好癢喔……唔……」

  梁洛施聲的輕喚著,那種如出谷黃莺般的聲音,使我聽得陶醉,渾然忘我的
楞了一下。

  就在這當耳,梁洛施就趁機滑出我的懷抱,迅速站起身子。

  「亞雄!到臥室來,人家等著你……」

  梁洛施抛個媚眼給我,然後輕飄著嬌軀,像缤紛的蝴蝶飛往臥室。

  望著她玲珑剔透的曲線,光滑的粉背與渾圓凸翹的玉臀,在睡袍中若隱若現
的波動,我瞧得目瞪口呆。

  「亞雄……人家在等你呢!你怎麽還不進來?」

  突然,從臥室傳來洛施嬌滴滴的聲音,使得我仿如夢中驚醒。

  「唔……唔……哈!哈!寶貝,我馬上來了。」

  一進入臥室,那室內的春色使我淫火亢奮,沖動萬分。

  乖乖隆地冬,只見臥室內透著粉紅色的燈光,在軟綿綿的席夢思床上,梁洛
施已全身一絲不挂,精光的玉體,伏在身上,兩條白細修長的玉腳並攏著,向著
臥室門口,雪白豐滿的屁股,一頭秀發散在光滑的背上,如絲綢般的豔麗。

          

  梁洛施側著粉臉,回首望著我,一雙水汪汪的媚眼,半瞇著的斜睨著,紅豔
的小嘴,微微的嘟起,真有股妩媚的嬌態,和風騷的性感韻味。

  看在眼中,性淫已熱熾的燃燒著。

  我再也沈不住氣了,兩手迅速的脫去身上的衣褲,口中卻喃喃自語著:「好
寶貝,真是活生生的迷人尤物,今晚非要幹得痛快不可。」

  一進房後,我立即把梁洛施拉往懷裏,火辣的嘴唇貼在香唇上,同時用手將
她的旗掀了上來,順手就要剝她的叁角褲。

  梁洛施嬌羞的,急忙身子往後一縮,粉臉微紅的喘著:「你這樣急做什麽?」

  兩片火熱的嘴唇緊合上,那條小得蓋不住豐臀的叁角褲,就在梁洛施的半推
半就下,被拉到了大腿上。

  我靈活的兩手,各按在光滑白嫩的臀肉上,猛揪狂捏,恣意撫摸著。

  此時的梁洛施鼻息咻咻的,嬌羞的扭動著腰肢,緊緊反抱著我。

  我兩手上彎,一雙大眼睛死盯著那美豔的胴體,忍不住的吹了口哨,乖乖隆
得冬,梁洛施的苗條身材,真是天生性感的尤物。

  一張成熟豔麗的臉蛋,在烏黑的秀發半遮半掩下,妩媚動人。

  白裏透紅的肌膚,骨肉均勻,兩只又堅又挺的肉峰,圓鼓鼓的,像兩個雪白
白的小饅頭,雖不太大,僅一把抓,但是頂上兩粒鮮紅的乳頭,是如此誘人。

  光滑細膩的小腹,凹凸玲珑的曲線,渾圓修長的玉腿,延到大腿的根部。

  稍凸的陰阜,烏黑一片,細柔的陰毛,在明亮的光線下,亮而微透著光澤,
可惜大腿緊合著,無法見到迷人的桃源洞口。

          

  梁洛施看到我那付色瞇瞇的眼神,羞得粉面通紅,微翹著小嘴,嬌聲滴滴著:
「哼!看你這副色相,可真像動情的公狗般。」

  她被我盯得渾身不自在,連忙右手伸下按在大腿根部的叁角地帶。

  一陣妩媚性感的少女羞態,我看得淫心大動,丹田有股熱氣,直流小腹,那
小二哥兒便不安分的翹起,慢慢的塾血硬漲了。

  我仰在床上,兩手從頭部下抽出,彎曲胳臂,憤起大臂肌,笑著說:「小寶
貝!來欣賞一下男性美,我是樣樣好,我這樣標準的男性身材,你是很少見到的。」

  我有一付健壯的身材,結實的肌肉,虎背熊腰,的確很富男性的魅力。

  當她往下打量時,不禁漲紅著臉蛋,整個人都發了呆似地直盯著。

  只見我結實的小腹上,從肚子上部,延伸到大腿的根部,皆長滿茸茸粗黑的
陰毛,在烏黑的叢林中,有根粗大的肉棒豎立著,高翹硬漲的雄威,懾懾逼人,
直瞧得她心鹿亂跳,目瞪口呆。

  看到她的神情,不禁大起來,出其不意,伸手一把將她拉到床上,翻身便壓
在潔白滑嫩的玉體上。

  隨著我的嘴唇,就如雨點般直落在她的粉頰和櫻桃小嘴上,直把梁洛施吻的
上氣接不著下氣。

  一雙大手也不老實,各握著乳房按按捏捏,逗得那兩粒紅葡萄硬的像龍眼核。

  梁洛施被這種狂野的刺激,挑逗得渾身酸癢。

  那個久未受開墾的桃源洞,已不安的需求著,淫水已泊泊地自玉戶口流出。
此時,面對著美豔的胴體,我真是忙得不亦樂乎。

  我低下頭在她的粉頸,酥胸,每一個凹凸的地方,貪焚的吻著,兩手狂摸亂
揉乳房一陣後,分出右手滑下,把她渾圓的大腿分開。

  手指伸入她的腿根處,在已漲大濕潤的陰戶上搓揉著。

  一陣的直攻著塞地,弄得梁洛施臉兒發燙,氣喘急促,嬌軀發軟,兩腿舞力,
騷水直流。

  她是被我的擁吻,挑逗,愛撫之下,使得欲潮高漲,血脈亢奮,舒服的反手
緊抱著我的頸子,沈溺的如癡如醉之際。

  「寶貝!準備好,雞巴要插穴了。」

  我對于愛的事,可真經驗豐富,絲毫看不清有陶醉,迷戀的神情,反而相當
理智的,望著她已春心蕩漾的媚態。

  梁洛施「嗯」了一聲,斜睨的揪著,兩腿立刻張的大開。

  她準備妥當後,我笑笑地扶著大陽具,把漲得紫紅的大龜頭,對準潤的穴口,
先輕輕的搖蕩著。

  「寶貝,我可要插進去喔?」

  「唔……你到底怎麽啦?要插就插,別問我嘛!」

  梁洛施是初生之犢不怕虎,她未曾和我性交過,不知我的能耐,只覺得龜頭
輕塞入陰戶中,便覺得微微的穴口發漲。

  「那我可要狠狠的插,不管你喔?」

  「好嘛,快點插,別再問了。」

  聽到梁洛施的催促,心中暗想:「好小姐,先讓你來個下馬威?待兒,你就
知道。」

  拿定主意後,兩手便緊抱著她,腰幹用力,屁股往下一挺,「滋!」的一聲,
大陽具藉著淫水的滑潤,連根沒入,直頂花心,接著就開始猛插。

  此時的梁洛施,才知道我的厲害。

  粗大的雞巴塞入玉戶,漲得陰唇似兩片肉包般的裂開,痛得梁洛施是苦不堪
言,要推開我,卻被我抱得喘不過氣。

  下體受到連續的撞擊,陰戶裏被大雞巴插的漲得火辣辣,這種粗暴的動作,
是她從未過的滋味,比她開苞時還要痛。

  一陣狂插,弄得梁洛施張著嘴,口中直叫著:「哎唷……哎唷……林……你
……唔……你好狠……啊……啊……輕點……唔……你的本錢……太大……唔…
…痛……」

  我越聽她的哀叫,便插抽得更起勁。

  我知道如何對付梁洛施這種女人,屁股不但不停,挺動的更用力。

  梁洛施此時又叫又打的,口中叫道:「哎唷……你……你輕點……啊……小
穴會裂開……哎呀……不能再插了……好痛……唔……痛死了……」

  我不顧她楚楚可憐,嬌弱無力的呻吟,一手在玉戶頂上那粒小肉球逗弄著,
屁股挺送大雞巴的速度,亦如柴般的緊烈著。

  雙管齊下,對準同樣的目標,逗得梁洛施實在招架不住。

  「哎呀……啊……林……我會沒命……唔……啊……停……停……嗯……」

  這樣的動作過了十分鍾後。

  梁洛施覺得小嫩穴,漸漸的舒服起來。

  陰核再被挑逗下,她的身體就興奮地抽搐一下,顫抖的滋味是那麽刺激,舒
暢,而且大雞巴在小穴狠命的抽送,尤其美爽。

  由于小穴被大雞巴塞得緊緊的,每次雞巴抽插一下,大龜頭頭部的肉溝就刮
著陰道壁,陣陣騷癢,穴內的花心兒也被撞頂得酥麻。

  梁洛施感到粗暴的動作,已不再是痛苦的折磨。

  相反的,卻帶給她一種迷人的風暴,而她也願意陷落于此風暴中。

  只見她眼睛瞇成一線,兩手纏住我的腰部,口中發出迷人的聲音來。

  「唔……哼……嗯……嗯……」

  知道她不會再喊痛了,我便不顧一切的屁股大起大落,來陣猛攻。

  我每次抽送都將陽具盡根,整根沒入後,龜頭頂緊花心麽旋了兩下才再抽出
來,弄得梁洛施欲生不能,欲殆不能,呻吟不已。

  「唔……啊……林……哼……你太會玩了……哼……我……我很舒服……嗯
……啊……我會死……我……啊……」

  梁洛施的浪叫聲越大聲,雖然口中叫得要死要活,可是,兩手卻緊緊的摟住
我,好像怕我溜走似的。

  見她浪蕩得可愛,雞巴是拼命的抽送,如猛虎下山的勇猛,又狠次次盡根,
狂頂花心,幹得她渾身的骨子都浪蕩著。

  梁洛施被幹的到銷魂的地步,兩腿勾在我的屁股上,肥臀猛抛急扭地配合我
的抽送著韻律的迎合著。

  口中哼哼唧唧的哼出極爲誘人的浪聲。

  「啊……哥……我要死給你了……哼……嗯……插死小妹了……啊……哎呀
……我受不了……唔……哼……」

  感到她已進入情況了,下面的雞巴更加狂暴在插著、頂著、磨著。

  「滋!滋!滋!」

  一陣的狠幹,幹得梁洛施的玉體如烈火在焚燒,渾身顫抖,香汗淋漓,喘氣
短促,她緊抱著我扭、纏……舒服得魂飛九宵。

  「好哥……哥……我的大雞巴丈夫……啊……唔……可讓你……你……玩死
了……喔……幹得小妹……舒服……唔……」

  梁洛施叫得那麽淫蕩,那種欲仙欲死的快感,使她已像瘋狂般的,搖擺她那
肥美雪白的豐臀,死的迎合著陽具。

  一頭秀發散得亂七八糟,媚眼半閉,兩條粉臂緊緊纏在我的腰際,銀牙緊咬
在他的肩頭,來發她小陰戶內的刺激和快感。

  「哎……大雞巴哥哥……唔……痛快死了……喲……心肝親親……你……喔
……你……幹得我舒服……喔……唔……」

  我微笑著,大雞巴幹得梁洛施欲飄上天,騷水直冒,花心劇烈的張合著,嬌
聲不停的叫著:「唔……哎唷……我的大雞巴……心肝……好美喲……唔……喔
……爽死了……啊……插死小穴了……唔……用力頂花心……管管我要……」

  一聽她要丟身,快捧起她的玉臀,狠勁的大插大幹。

  「哎……哎……哥……我不行了……啊……啊……親哥……大雞巴……啊…
…我要死了……喔……我……我……哎喲……啊……我丟了……丟了……」

  這一陣急猛的抽插,直插得梁洛施死去活來,全身不住的抽搐痙攣,櫻桃小
嘴輕啓直喘氣。

  從未有過的極度性欲快感,使得她整個身子輕酥酥,就像飄浮在雲端,到了
渾然忘我的境界。

  經過這陣瘋狂的纏綿,梁洛施那嬌柔的玉體,那堪如此此的摧殘,只見她精
疲力盡,四肢無力。

  看著她這種樣子,我憐花惜玉之心不由而升。于是忙將陽具整根抽出。一股
股的淫水隨著就湧出迷人的小洞。

  低頭一看,那股乳白色的淫水湧出穴口後,便順著屁股溝潺潺的流下。

  我翻下身子,躺在梁洛施的身旁,那根高翹的大陽具依然硬漲著。

  梁洛施說:「我先去洗洗,一會再來。」

  我說:「好吧。」

  當梁洛施托著疲憊的嬌軀,披上薄如絲的睡袍,進入浴室沖洗時,陣陣「嘩
啦!」的水聲,傳到臥室內。

  我在軟床上點根煙,吞雲吐霧著。

  不久,浴室的門被推開,梁洛施從裏面走出。

  好一個美女出浴,只見她全身用條大浴巾裏著玉體,酥胸半露,柔軟的浴巾
更顯出她凹凸玲珑的曲線,兩條白條長的玉腿裸露著,在大腿的細皮嫩肉上還有
幾滴小水滴,在閃著,是如此光潔滑白。

  我一把順勢將她摟到懷裏,抱起柔軟的玉體,梁洛施的大美臀就坐在我的大
腿上。

  梁洛施嬌媚的兩條粉臂纏抱著我的頸子,一雙水汪汪的美目揪著我的俊臉。

  軟玉溫發抱滿懷,我的右手不老實地,在她胴體上搜索著,而且伸入她的睡
袍內。
激情欧美日韩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