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1发布:

欧美肥胖老太牲交大战【巧娘】【完】

精彩内容:

巧 娘(聊齋狐妻鬼妾系列加料)

???????(一)

???????話說在大清幹隆年間,廣東有一位傅姓缙紳,家中極爲富有,在廣州城中有高屋華廈、仆婢成群,只可惜無人可繼承家業,直到傅老年紀上了六十有余,夫人才老蚌生珠産下一子.

  當瓜熟蒂落,娃娃呱呱落地時,穩婆自産房抱著娃娃向老爺報喜,說是個男丁時,全家是歡天喜地,這傅老則是謝天謝地不已,總認爲從此傅家有後.

  只是穩婆自傅老爺手中取了重賞時,卻向老爺隱藏了一件事,是有關于小公子的,且說這娃娃手腳頭腦樣樣不欠,唯獨那兩腿之間欠缺了些物事;倒也不是說啥都沒有,若真的空無一物,那就是位小姐而不是公子啦!這公子胯部是有東西,只是比常人要小得多,這個缺陷有個名目,叫做「天閹」.

  傅老將公子取名爲廉,將他細心呵護養成,且說這傅公子生得是唇紅齒白甚爲清秀,而且天資極爲聰慧,然而可惜的是,胯下之物沒跟著身子長大,到了十七歲時,那陰莖才如蠶一般大小,除了解尿之外,不堪做其它用途.

  俗雲:「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裏」,這傅廉公子是天閹之事,穩婆接生時自然知曉,叁姑六婆之間傳話頗速,沒多少時間就傳遍遠近,弄得是遐迩盡知,因此傅大雖是大戶,然而卻沒有一戶人家,願意將閨中千金嫁給他做媳婦的.傅老常常暗自思量,傅家宗緒看來就要斷了,日思夜想、晝夜擔憂,然而也是無可奈何.

  傅公子長成之後,傅老便將其送到附近嚴師處就讀.就在這一日,師偶因事外出,交待公子課業後便離去.

  公子正埋首功課之際,卻聽到門外鑼鼓齊鳴、喧鬧不已,原來是耍猴戲者,廉公子乃少年心性喜嬉戲,將手邊功課一丟,便出而觀之.

  那猴戲耍得是極爲有趣,公子看得是目瞪口呆,竟然忘了時辰,待曲終人散之際,才發現天色不早,心想老師就要回來了,想到作業仍是白紙一張,若是老師知道他嬉遊怠惰必將重罰,因此心生恐懼,不敢回師塾,于是便逃亡而去.

  公子匆匆往西行,離家數裏處,見到一素衣女郎偕小婢在其前方.

  那女子一回首盼顧,只覺得好一位妙齡女郎,長得端是妖豔美麗無比,見她行走時蓮步蹇緩、如風擺柳,公子因那男女之防,遂急步繞過她倆.

  那美人兒見公子西南方向走去,于是便回顧婢子曰:「試問郎君,可是要到瓊州去的嗎?」于是那婢女便奔前呼問,廉公子聽到有人問話,于是停下問其緣由.

  美人兒便說道:「倘若公子要往瓊州,小女子有尺書一函,煩公子順道寄回家門.老母在家,亦可爲東道主以招待公子.」這傅廉一面傾聽美人兒所言,一面趁便審視美人兒之容顔,才知她真乃是一位美嬌娘,只見她一付瓜子臉白嫩如脂,眉彎新月細長入鬓,一雙秋水含情脈脈,櫻桃小嘴上端端正正的一只鼻梁,一身素白,石榴裙下,尖尖瘦瘦一雙叁寸蓮鈎,穿著白色弓鞋,體態輕盈恰似楊柳舞風,西子、王薔也不過如此,直望得這廉公子似醉如癡.

  說話之間,只見她雖是面帶稍許愁容,然而明眸皓齒,星眸斜睇,眼尾蕩漾著治豔的狐媚之態,攝人魂魄!一雙纖纖玉手不時順著鬓發,舉手投足之間,顯露出萬種風情,令人神魂爲之傾倒.

  廉公子這番逃學本是無所定向,心想就算是渡海到瓊州走一趟也可以,再加上有美人托付,竟如同神授魂與,便應諾去走一趙海南瓊州.于是美人兒自懷中取出書信交付婢女,婢女再將信轉交付公子.

  公子便問美人兒姓氏居裏,以便將信送到,美人輕啓朱唇細語說道:「妾乃華姓,居秦女村,離城北約叁四裏路.」致謝拜別之後,公子便怔怔立在那兒看著美人兒與婢女緩緩而去,不自覺的將書信置于鼻頭一嗅,仍帶有那美人兒令人陶醉之獨特體香,心中不禁一蕩,然而想到自己是天閹,就算有美人垂青,自己也是無能爲力,心下又是黯然,多想無益,于是公子便前往搭舟渡海而去.

  至瓊州城北時,已是夕陽西斜,天之將暮,向在地人詢問秦女村何在,卻是無一曉知者.

  公子不得已,只得往北行走四五裏,此時星月已燦,芳草迷目,田野空曠,不見一人,公子前不搭村、後不搭店的,十分的窘迫.

  這時見道路旁有一巨墓,心想要在墳邊休息一番,然而又懼怕會有猛虎餓狼出沒,因此便攀爬至墓邊高樹,蹲踞在樹幹上暫歇.稍定下心後,聽松聲呼呼,宵蟲哀鳴,心中忐忑不安,前思後想悔恨交加,今日不該如此孟浪,居然逃學離家,來到如此險地.

  一日勞頓,睡意上來,正閉目養神之際,忽然聽聞下方有人聲,伸頭俯看,「咦!?」怎的爬上樹時,原本看下方是墳墓,如今一看卻成爲大戶人家庭院,假山竹叢、曲徑通幽,十分雅致.

  一位麗人坐于松下石凳上,兩位丫鬟挑著畫燭明燈,分立左右侍候.麗人左顧曰:「今夜月白星疏,真乃良辰美景,華姑所贈團茶,可烹煮一盞,以賞此良夜.」公子意會到只怕是鬼魅現形,嚇得毛發直豎,口鼻不敢稍一喘息,然而身子不自覺打著哆嗦,卻震下一只松果.

  婢子覺得有異,仰頭一看說道:「樹上有人!」麗人吃驚起身斥責曰:「何處來的大膽兒,躲在暗處窺視人家閨閣!」公子知被人發現,心中大懼,然而棲于樹上無所逃隱,不如直接認錯,遂盤旋下樹,急急伏在地上乞求主人寬宥.

  小姐近臨細細將他一睇,見到他那白淨面容,文質彬彬狀,于是反怒爲喜,貝齒將櫻唇輕咬一下,轉個面容,便拽著他的衣袖與其並坐,共與飲茶.

  公子取茶啜了幾口,果然是好茶,定下心之後,斜睨並坐之小姐,年可十七八,姿態豔絕,面容生得是眉如遠山,臉似芙蓉,一點朱唇,兩行碎玉,頭上烏雲分迭,折髻高聳.再看她那玉體,則是身肌袅娜,體態翩翩,身著鹑衫短绮,白練湘绫,足下猩紅蓮瓣,真可動情.

  有道是:「茶爲花博士,酒爲色之媒」,兩人並坐品茗,這小姐不時紅上雙頰,面泛桃花,媚中帶俏,嬌媚萬分,眸子閃著慧黠,似是有所期盼.

  小姐與公子閑話家常,聽其言亦是本地廣東土音.

  小姐公子何以來到此間,公子回答說:「爲人作寄書郵,失了方向,因此來到此處.」小姐聽了便說道:「荒郊野外多暴客強人,露宿之外安全可虞.若是不嫌妾身家中蓬荜,何如在敝處將就一夜.」于是邀公子入室過夜.

  公子此時正愁今夜無處打尖,有人要做東道主,也不顧男女之嫌,亦步亦趨,緊跟而入.入室之後,舉目打量這間房內陳設,地方雖然不大,布置的卻非常雅潔,一張雕刻精工的大床,漆得光可鑒人,上面鋪了富貴花的床單,紅绫被折迭一角,上擺一對繡著鴛鴦戲水的枕頭,另一旁擺的一只蘇木茶幾,旁列幾把坐椅,板壁之上一色雕花窗格,精工細致,油漆的光潔可愛,懸挂著幾幅字畫,及一些笙、管、琵琶樂器之類,把一個小小的房間布置的幽雅脫俗,使人一望而知,這房中主人必非凡品.

  這房內就這幺一具繡榻,小姐命婢展兩被其上.公子自慚形穢,怕被探出天閹之底細,便說願睡在床下打個地鋪.

  小姐則笑著回他說道:「如今與佳客相逢,女元龍何敢獨自高臥?」公子聽她一說,不得已,遂與小姐共榻,公子一日奔走勞頓,大吃了些驚嚇,已頗有睡意,于是伸個懶腰,遂脫去衣巾上床而臥.

  小姐待公子睡下之後,自己也對鏡稍事打扮一番,卸下簪環,取過一幅絹帕,攏住一頭秀發,脫去衫裙,只剩下緊身亵衣及貼身的大紅繡花肚兜,下邊一雙蓮鈎也換了軟底繡花大紅緞子睡鞋,公子躺在床上假裝入睡,其實正在偷望她卸裝,雖是飽餐了一頓秀色,然而心中仍是惶恐不敢自舒.

  小姐收拾停當,跨上床來,公子隨即閉上雙眼裝睡,小姐也是靜靜躺下,未幾小姐翻了個身,暗中以纖纖玉手探入公子被褥中,輕輕撚捏他的腿股,公子僞裝熟睡,已失去知覺的模樣.

  就這樣摸了好一會兒,小姐見到沒反應,于是就打開公子被窩,兩手輕搖公子,仍是不動如山,于是發出一陣格格巧笑,嗔中帶媚說道:「這人怎那幺好睡!

  才一上床就不省人事?」話聲一落,公子發覺突然被一雙玉臂,攔腰摟住,兩片火辣辣櫻唇卻緊緊壓在自己嘴唇之上!

  原來這小姐動情已極,竟自投懷送抱,公子感到小姐體軟如棉,滿身芬芳,只是似是在園中感到風露,身子涼涼的.自己也是情欲上身,只可惜身無長物,無法一報小姐之熱情.

  小姐一陣熱吻後,情欲更熾,便伸手下探公子胯間隱處,著手處其軟如棉,大小若長成之蠶子,雖是可愛卻毫無可用之處,一驚之下便松了手,怅然悄悄出衾而去,沒多久便聽聞嘤嘤哭泣之聲.

  生惶愧無以自容,恨天公之缺陷而已,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美人抽泣不已之背影,不知該如何撫慰.

  突然間美人哭聲停止,全身僵直如羊痫風似的痙攣不已,而周身則發出淡淡熒光,如魂魄離體,接著熒光越來越盛,突然一陣強閃後,熒光內數斂入小姐玉體中.

  公子見此異狀,口瞪口呆不知所措,待熒光消失後,小姐似是回過神來,呼婢進來點燈.婢子見到小姐臉上啼痕,驚問她有何苦.

  小姐輕搖臻首曰:「我歎吾紅顔薄命耳.」婢立在繡榻前,看著小姐臉色,等著她發落,小姐坐于床沿,沉吟了一會便說道:「可喚郎醒來,遣放他出去罷.」公子一聽小姐這幺說,心中更是加倍慚愧,更怕這叁更半夜,被送到荒郊野外,茫茫無所去處,這該當如何是好,心下可真急了.

  正在暗自盤算之間,忽的一位婦人排闼而入.

  婢女見到來人,便禀道:「華姑來了.」公子在被中偷偷窺探,年約五十余,然而徐娘半老,風韻猶存.入門見到小姐未睡,便探問她如此深夜爲何尚未安寢,小姐因心情不佳,並未應答.

  這婦人又回顧榻上另臥一人,于是問道:「與小姐同床共枕的是何人?」一旁的婢女代答日:「今夜來的一位少年郎寄宿在此.」婦人一聽便笑著說道:「竟然不知巧娘今夜諧花燭,真是可喜可……」話未說完,才注意到美人兒面色憂愁,嬌顔上啼淚未幹,于是語氣一轉,驚訝問道:「在洞房合卺之夕,怎會如此悲啼,難道是郎君在床上太過粗暴乎?」「粗暴?!若真是又粗又暴可不正合吾意,只可惜恰恰相反,正是太過細弱.」小姐則是不發一言,但越想越悲傷,又嗚鳴哭起.

  這婦人自小姐那兒問不出明堂,便要拉起公子將其看個仔細,結果才將衣服一拉,先前狐媚美女所托之書信正落在睡榻上.

  華姑好奇將其拾起,在燈下檢視,一看筆迹便驚駭說道:「這明明是我女兒手迹筆意也!」于是便將信拆閱讀,信才看完便面露愁容重重一歎.一旁美人兒便問發生何事.

  華姑說:「這封書信乃是叁姐所寫家書,信中說你那姐夫吳郎已死,茕然一身無所依靠,真是莫可奈何?」小姐便說道:「這人先前曾說是爲人寄書信者,幸而尚未將其遣去.」于是華姑便將公子叫起來,究問這書信所來自,于是公子便將前因後果一路說明.

  華姑見公子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心中感謝道:「勞煩遠路寄送書信,心中十分感謝,我該如何謝你呢?」接著又仔細看著公子,見他溫文儒雅,頗具風韻,如此白面書生,這小姐到底是那點不喜歡他,于是便笑著問道:「公子因何緣故令巧娘不樂?」公子怎敢自暴其短,于是假做無辜道:「在下不自知有何罪過.」華姑見他不肯表白,于是又回頭诘問小姐,于是小姐輕聲一歎說道:「妾身自憐生時嫁給閹人,如今想要外遇私奔,居然又遇上一位太監,因此自歎紅頻薄命而悲從衷來.」華姑一聽,嘴角一勾微微一笑,回頭看著公子說:「看你聰明伶俐模樣,難道果真是男生而女相耶?既然是我的客人,就隨我來吧,也就不要在此打擾小姐了.」于是婦人帶著公子到東廂房,才一進門就熟門熟路,老實不客氣探手于公子褲內,以驗其中之虛實,著手之處果然其軟如棉、玲珑可愛.于是婦人便嘻嘻笑道:「無怪乎巧娘如此痛哭零涕,然而所幸你這胯下尚有根蒂,老身猶可爲其出力.」于是婦人挑燈,口中喃喃一面自語,一面遍翻房中箱箱櫃櫃,終于找到一只小葫蘆,自其中取得一只黑丸,慎重其事將其授與公子,隨即令其吞下,然後小聲囑咐他:「此乃出自呂純陽丹房中之『純陽丹』,如今見你與小女有緣,就給你吃了罷,可要保守秘密,不可泄露天機!」說完爲其安排好睡榻後,便出了房子,留公子獨睡.

  公子一人在睡榻上暗自懷疑,不知華姑所給之藥,是醫那一種病症,迷迷糊糊中進入夢中.

  將至五更時,公子被一股強烈尿意驚醒,只覺得臍下有一縷熱氣,直沖胯下隱私之處,兩股之間突嫌擁擠不堪,蠕蠕然似有一巨物垂下,公子心跳不已,手兒顫顫然伸去探索,竟然如同握著一條巨蟒,再將褲兒一脫仔細一看,居然身已成偉男.

  這可不就是那一黑丸之神奇功效,純陽祖師之仙丹當真不同凡響!

  原來這黑丸乃婦人華姑自仙府丹房盜來,原來是要給女兒情人吳郎補身子用,可惜這吳郎在與叁娘相好之前,早是少年風流過度,血氣不繼,元陽早已空虛,華姑見他無可藥救,就算給他大羅仙丹也是徒勞無功,于是便將好不容易盜來之『純陽丹』丟在一旁,如今卻給傅公子撿了個大便宜.

  公子也不管這丹丸來龍去脈,只知道自己已是脫胎換骨的真男兒,心中是又驚又喜,真如同突然黃袍加身,做了皇帝一般.不禁在房中手舞足蹈,那胯下之物也隨之翩然起舞,真想當下找個妙人兒試試這神兵利器.

  公子再也睡不著,于是坐在榻沿,將這兩日所見兩位美人兒胡思亂想一番,華姑之女叁娘,長得是治豔狐媚,而此間主人巧娘則是時而妩媚時而冷豔,真是春花秋月各擅其場,不知魚與熊掌可否兼得,來個一箭雙雕?

  一番枯坐冥想,天才破曉,華姑即來到室中,爲公子帶來燒餅當做早點,見他喜形于色,知是那丹藥果然有效,也沒在爲他驗身,只是叮囑他先在房中耐心等待一天,將會爲他帶來好姻緣,出門後竟將門戶反鎖.

  華姑出了東廂房,又來到巧娘閨房,見婢女正爲她晨妝,滿臉冰冰冷冷、悶悶不樂,于是便對她說道:「這傅家郎君爲我家寄書勞頓,我先將他留下,再招叁娘來與他訂姊妹交.我怕他在小姐面前惹了小姐厭煩惱怒,因此將他鎖在房內.」小姐心想這天閹不堪大用,漫不經心的虛應一聲,于是華姑嘴角一勾暗暗一笑,乃出門去接回女兒. 欧美肥胖老太牲交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