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撒野的”FIRST,“有态度”的福莱魔石

精彩内容:

作者 / 譚克

不知不覺,FIRST青年電影展已經走入了第十五個年頭,也結束了它“義務教育”的年齡。接下來,FIRST也將面向成都開啓“驚喜影展”,開始它新的征程。

十五年來,從一個默默無聞、起步于校園的小型電影活動,到如今成爲具有國內一流口碑和影響力的大型影展,這過程雖然不算一帆風順,但也稱得上穩紮穩打。

然而,正如少年成長有煩惱,十五歲的FIRST,在褪去青澀懵懂之後,也有了自己的煩惱。甚至關于“FIRST在墮落”的聲浪也逐漸蔓延開來。當觀衆和行業對FIRST的期許變得越來越大,今年的FIRST,還挺得住嗎?

從FIRST出發的新玩家

這幾年,“撒野”的口號在FIRST喊得響亮。從FIRST走向市場、走向成熟的“野”導演們,也用實績證明了新生的力量。十年來參與FIRST的一批批青年導演,已有不少人進入了如今中國電影的腰部梯隊。

而相對比廣受影迷群體歡迎的策展放映環節,或許電影市場環節才是更受電影行業業內關注的部分,也是讓電影行業未來可持續發展的關鍵。此次FIRST電影市場在堅持與探索創造“剛需”之外,也通過實際行動繼續鼓勵有想法且堅定不移的創作者。

18個電影計劃在經曆初審、劇本評審、提案評審後抵達西甯公開陳述現場,面對電影市場終審馮小剛、周迅、王易冰、全勇先、馬英力及市場嘉賓代表于陳述現場進行溝通對話。而針對從電影市場環節中脫穎而出的作品,也獲得了十多家業內公司的資助。

在今年FIRST電影市場的18個電影項目中,《燃比娃》是唯一的一部動畫片,並且是一部國産二維手繪動畫作品,在以叁維動畫爲主的國內以及全球動畫電影市場中,也顯得十分特別。導演在現場播放了他的制作花絮,線條流暢,實驗性強,想象力天馬行空。

而在最後的頒獎儀式上,《燃比娃》獲得了由福萊魔石影業贊助現金獎勵十萬元。

在資助新興項目的衆多公司中,其中包括麥特、愛奇藝、聯瑞、貓眼等紮根行業數年的公司,而這家叫“福萊魔石”的新公司,吸引了拍sir的注意。相對比其他助力FIRST新人導演的公司,福萊魔石似乎並不被大多數人所熟知。這究竟是一家什麽樣的公司呢?帶著疑問,我們也采訪了福萊魔石的創始人兼CEO趙志剛先生。

剛從西甯回北京的趙志剛,還留著蓄了十幾天的胡子。“大家都說在FIRST是一個撒野的狀態,我索性也就放肆了一把,十幾天沒刮胡子,在西甯也很放松地融入了那裏的狀態。”

至于說爲什麽要資助《燃比娃》,趙志剛向我們表示:“在這樣一個叁維動畫橫行的時代,還有人在堅持手繪二維動畫的創作,做中國傳統文化的沿襲,做動畫匠人精神的傳承,這就是我認爲有態度的導演,有態度的創作團隊。”

而“有態度”,也是福萊魔石最重要的標志之一。這一次FIRST,福萊魔石影業也專門推出了“石破天驚計劃”,旨在助力和鼓勵年輕創作者們勇于探索和創新。在未來,福萊魔石也會進一步推動《燃比娃》的院線上映以及市場化運作。

作爲FIRST的新玩家,趙志剛也表示,希望通過這個平台,獲得更多認識新導演、新電影創作勢力。除了FIRST之外,福萊魔石未來也會不定期參加更多的國內電影節/展,爲電影行業尋找新的力量。

“電影是導演的藝術,能夠合作好的導演,是制片人最幸福的事。”趙志剛表示,目前福萊魔石已經與婁烨導演、魏書鈞導演以及曾劍導演等多位影視創作者達成了深度的合作。公司未來也將繼續在行業深耕,做有態度的電影公司,合作有態度的導演,拍有態度的好電影。

從狄仁傑“大管家”,

走向電影制片人的20年

回到叁年前,福萊魔石成立于2018年7月,也正是在那一個月,稅務風波開始逐漸發酵,影視行業正式進入了寒冬期。趙志剛立即決定推動小而精網劇項目的進展,以求公司能夠盡快在行業裏亮相並從而在寒冬期活下去。四個月後的2018年11月,福萊魔石的首部網劇《反騙天下》就順利開機,並在2019年12月成功上線並且獲得了多方認可。

在寒冬期做成了第一個項目,也讓趙志剛的信心大受鼓舞。多家影視基金找到了趙志剛,表示要投資福萊魔石的電影項目。福萊魔石的開門紅,也讓它成爲了一家以內容孵化、電影電視劇網劇投資制作、藝人經紀、宣傳發行爲一體的全産業影視公司。

而20年前,2000級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的他,更多的還是一個演員的身份。他曾在《神探狄仁傑》系列中出演狄仁傑的大管家狄春而被觀衆所熟知。而在演員的身份之外,他在劇組也是名副其實的“大管家”,出演第一部戲就兼任了副導演一職,此後在《神探狄仁傑》系列、《獵鷹1949》中也都是擔任執行導演等多種身份。

電影方面,趙志剛以公司制作總監的身份,參與到了《頤和園》《春風沉醉的夜晚》與《刀見笑》中,也因此結識了婁烨、陳思誠、烏爾善導演。從他們之中,趙志剛也學到了很多新的東西。不過在這之後,趙志剛參與更多的還是電視劇和網劇的項目,一直到2019年末。

獨自創業後的第二年,趙志剛在首個網劇項目成功之後,再次回到電影領域,重新找回了過去合作的導演夥伴,也即將開啓一段新的旅程。這也是福萊魔石參與FIRST影展的重要原因,想要通過更多的平台,尋找更多新人導演,尋找更多中國電影的未來力量。

“福萊魔石目前在電影圈還屬于小學生,我們還處于學習階段,但我相信我們未來會在講中國故事的領域,能有那麽一點成就”。

福萊魔石,飛向未來

對于趙志剛來說,除了傳統的電視劇網劇項目外,最想做的項目還是電影,這也是福萊魔石未來的著重發力點。據悉,福萊魔石已經有一個電影項目落地拍攝完成,後續即將啓動一個秘密籌備許久的重磅項目。至于是什麽項目,趙志剛則暫時保持神秘,“馬上開機的時候,就會官宣,到時候一定會有大新聞的”。

談到目前福萊魔石合作的導演,趙志剛表示都與他們很有緣份。“婁烨我們已經認識合作十幾年了。七年前(2014年),也正是在婁烨導演的引導下,我才寫了我的第一個劇本”。“而魏書鈞導演是我特別看好的90後青年導演,從《野馬分鬃》拍攝的時候我就開始接觸他,連續叁次入圍戛納電影節,也證明了他的實力”。

而曾劍,則是趙志剛的大學校友,同住合租房的多年好友。後來憑借《推拿》贏得了柏林銀熊獎,並且之後擔任了《萬物生長》《一出好戲》《蘭心大劇院》等多部電影的攝影指導。未來曾劍的導演處女作,也將由福萊魔石參與孵化出品。

婁烨、魏書鈞、曾劍,看到這個深度合作的導演名單,我們的第一反應,就是福萊魔石似乎是一家專門做文藝片、做忠于藝術表達的小體量電影公司,然而聽到了他們後面要做的項目陣容和體量,都並非如此。

“我們不會完全順應市場,但是我們會充分尊重市場。”趙志剛表達了他們要做電影的態度。

“爆米花吃多了也會膩,但是太過于強調自我表達,很多時候又會陷入無病呻吟的自嗨怪圈”,福萊魔石的“有態度”,是努力在這商業和作者表達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做真正好看的好電影。“我們的有態度,不是純作者表達的態度,也不是純商業大片的態度,而且平衡兩者,充分的尊重市場,最大化的完成作者表達的好看電影,提升人性,給人力量”。趙志剛多次強調。

而目前階段的福萊魔石,還處在電影初期階段,因此劇情片或許會是一個好的切入口。“我們也會努力講好中國故事,傳遞中國精神。在未來,我們也會孵化一些科幻片的項目,我是一個資深科幻迷,最近在研究物理與時間。而福萊魔石這個公司名字,也是十分具有科幻感的,希望未來能夠在科幻電影領域有所建樹。”

最近兩周,在疫情的影響下,全國已有近百城的電影院關門,場次和關停影院數逼近20%,被寄予厚望的《長津湖》也在今天下午宣布遺憾撤檔。但是電影作爲一個擁有120多年曆史的文化形式,依舊會有其特殊的力量。雖然今年電影票房市場、尤其是暑期檔的票房成績不如預期,但有其特殊的原因在。今年的《你好,李煥英》《懸崖之上》等片票房成績超出預期,也證明了觀衆還是需要好電影的。

“無論是劇情片還是科幻片,我希望福萊魔石的電影都會是有態度、有深度的好電影,不僅能得到電影人的認可,更希望能夠得到觀衆的認可。”也希望福萊魔石未來能夠産出更多有態度、有口碑有影響力的品質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