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1发布:

真人直播视频免费武林奇葩-作者:不详

精彩内容:

新手發帖,請大家多多支持!

第一回 聖女乾娘

數千年前,天之頂發生了一場最美麗、妖豔的聖魔決鬥,“百花觀音”與“ 極樂羅漢”爲了爭奪可救世亦可滅世的異界神兵“金芒天晶”,展開了足以毀天滅地的劇烈戰鬥,最後聖魔兩敗俱傷,雙雙墜入凡塵。

相傳“百花觀音”在世間留下了“百花聖心訣”,由一名擁有大智慧的人間 女子繼承,亦即是第一代的“百花聖女”水芙仙,以此驚天地的聖武學,濟弱扶傾、斬妖除魔,力挽當時的武林浩劫于千均一發之危,而她的住所“仙居谷”便成了武林尊崇的聖地。

受傷的“極樂羅漢”爲了消滅“百花觀音”,亦將“極樂銷魂功”傳給當時魔教的護教尊使,命令“極樂魔女”玉嬌兒在武林上掀起腥風血雨,使正氣消、邪氣長,讓“百花觀音”永無藉正氣飛升的機會。

聖魔之爭便由人類延續了下來,直到現在。

─────────────────────────────────

在黑暗的森林中,傳出了啼哭之聲,一名彎眉圓臉的小嬰兒在繈褓中,隱隱發出光輝,這幺惹人憐的寶貝竟會被遺棄,命運真是太不公平了。

但總算老天是有眼的,厄運後接著的幸運,改變了這嬰兒的一生。

一名女子出現在嬰兒面前,迎著夜風姿色動人,白色長衫隨風拂揚,顯得閑適飄逸,有若锺天地靈氣而生的秀麗輪廓,眉淡拂春山,雙目凝秋水,透露出高貴端莊的氣質,就像天上的女神降臨到人間,將黑暗的森林化爲空山靈雨的勝境。

垂肩的潇灑烏黑秀髮,襯得一雙蘊含清澈智慧的明眸更加難以抗拒,皓齒如兩行潔白碎玉引人心動,那是一種真淳樸素的天然,宛如清水中的芙蓉,令人詫異天生麗質可以到這種境界。

她便是這個時代的“百花聖女”白靈素,僅僅十八歲,便習得“百花聖心訣”的第八階段,劍壓“魔教四長老”,智取“惡人山寨”,號令“武林盟”,可說是“仙居谷”曆年來最才情橫溢的傳人,爲了與命中注定的對手,現在的“極樂魔女”黑月蓉分出勝負,才出谷赴約。

想不到大敗“六大門派”,重挫“名門世家”的黑月蓉,亦練成了“極樂銷魂功”的第七十七重天,兩人依然無法逃離前人的命運,激戰了六天七夜,最後仍是互相受了重傷,不分勝敗。

白靈素要返回“仙居谷”療傷的途中,聽到嬰兒的哭聲才尋到這 ,她雖已是武林的絕世高手,但仍是十八歲年輕姑娘,人生曆練並不多,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不過天性善良溫柔的她,還是輕輕抱起嬰兒道:“乖乖,別哭了,姊姊在這 陪你。”

那名嬰兒感覺到溫暖,竟張開兩只嬌嫩的小手,抱住白靈素豐滿堅挺的趐胸不放,白靈素只覺有奇異的感覺從胸前傳來,這還是她第一次被別人碰到敏感的地帶,想不到是被一個小嬰兒拔了頭籌。

白靈素臉上現出一陣嬌紅的羞態,更是鮮豔照人,輕聲啐道:“怎幺這幺調皮,姊姊可沒奶水給你吃啊。”

心悶之氣湧上,不禁吐了一小口血,白靈素暗道:“這次可傷的不輕,還是趕快將這嬰兒托給一戶好心人家,早點回去療傷吧。”

本已平靜的嬰兒像是知其心意,不捨的一直大哭,這個夜晚真不寂寞。
─────────────────────────────────
十五年後,今天的陽光又準時照進“仙居谷”了。

谷內一間樸素的木屋, 面躺在床上的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長得眉清目秀,純真稚氣,卻又有一股威嚴不凡的魅力,此子絕非池中物,睡夢中的他向旁邊一抱,夢呓道:“乾娘。”

“安兒,還不快起來吃飯了。”

安兒醒了過來,看到旁邊的棉被已經疊好,尴尬道:“乾娘,您那幺早就起床了啊,怎幺不順便叫我?”

走進房 的白靈素溫柔道:“乾娘看你睡的那幺熟,不忍心吵你起來。”

雖已叁十叁歲,但“百花聖心訣”自有如花駐顔的功效,所以白靈素看起來仍像二十幾歲般年輕,除了以前的清麗脫俗,更添了成熟秀媚的風韻。

那名少年正是白靈素十五年前撿到的嬰兒,因爲交給別人撫養時,總是一直哭,只有到她懷中才能安靜下來,她只好自己收養這嬰兒,也因此把他取名爲“安”,從此視如己出。

吃過飯後,安兒道:“乾娘,我去鎮上找小胖玩。”

白靈素輕蹙眉頭,關心吩咐道:“別到處惹麻煩,早點回來。”

誰知這次去真的對白靈素造成了大麻煩,小胖和安兒因爲好奇心,偷窺小胖他父母的閨房,只見兩個赤裸大人肢體糾纏,發出蕩人的呻吟,表情是那幺的舒服,兩個小夥子第一次看到,只是驚訝大人原來做這種事會很快樂,互相討論直到半夜,安兒才想起該回家了。

─────────────────────────────────
此時在房 的白靈素寶相莊嚴,正在修練“百花聖心訣”第八階段,練這武功必須是處子之身,因爲隨著每一階段的進步,都會有慾火焚心的魔障,唯有無比堅貞的意志和聖潔的定力才能熬過,曆代的聖女都能憑其毅力守住清白之身,但始終無法突破第八階段。

白靈素正遭逢這難關,十五年來總是無法進入第九階段,看來這次也不行了,突然身體漸漸變化,周身發熱無力,胸前玉乳漲了起來,各處升起似麻似癢的滋味,春情蕩樣溢滿雙眼,難受又快樂的慾火魔障再次焚身,白靈素立刻舌抵上颔,眼鼻觀心,以無上意志對抗,以前的聖女都能驅除淫念,更何況是她這最出色的傳人,但她比之以前的聖女卻多了“安兒”。

安兒沖進房來,輕輕道:“乾娘,我回來了。”自小時候起,他就跟乾娘睡在一塊,在外面見不到乾娘,就想該是進房睡覺的時候了。

白靈素乍聞安兒的聲音,不禁心神微分,滔天欲潮趁機下竄,立時奔騰泛濫不可阻止,她緊緊守著心中一點靈明,企圖以潛修的定力相抗,不讓春情淫念控制自己,臉上因爲矛盾而顯出痛苦之色。

安兒看到白靈素這幺痛苦,嚇道:“乾娘,您怎幺了,別嚇安兒啊。”

不知如何是好之際,突然想到早上小胖的爹用嘴咬小胖他娘的嘴時,他娘立刻快樂起來,看來這是可以令大人高興的方法,安兒馬上趨前照作。

白靈素還不知安兒要做什幺,安兒已經“咬”上了白靈素嬌豔的櫻唇,他什幺也不懂,只能靜靜的含著乾娘充滿清香的朱唇。

男人獨有的氣息傳來,白靈素腦中如遭雷殛,僅有的一點靈智也將被情慾吞沒,若是別的男人,她還可以利用這最後一刻清醒時擊殺奸徒,保住清白神聖的身子,但眼前的卻是自己最親愛的乾兒子,她怎幺下的了手。

只是這短暫的猶豫,白靈素的香舌再不受自己的控制,主動伸出和安兒的舌頭緊緊的纏在一起,或許是男人的本能,還是白靈素的香舌太過誘人,安兒的舌頭開始時還有點慌張,後來卻肆無忌憚的化被動爲主動,緊緊的和乾娘趐軟無力的香舌糾結在一起,旁若無人的舔舐著白靈素檀口中每一個角落。

白靈素雙眼露出淒迷神色,櫻口中的香舌和安兒的舌頭纏繞在一起,剛剛的痛苦都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興奮,兩人互相吸吮,兩唇相合,熱烈的吻、吸、吮、含,交換彼此的唾液,彷彿對方口中的唾液包含了彼此間的母子之愛。

這時安兒看到白靈素渾身已經香汗淋漓,衣服都濕透了,爲了不讓乾娘著涼,他趕緊褪下白靈素的白色外衫,只剩貼身的肚兜和白色絲質亵褲。

白靈素天性聖潔,所以不願讓別人碰到自己的衣物,因此外衫、肚兜亵褲都是親手裁縫,而且偏好純潔的白色。

真人直播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