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诱母

精彩内容:

我今年二十歲,現在是大叁生,由于是家中獨子,不用擔心兵役的問題,父親長年在外,更在去年被總公司調到美國分公司去當總經理。不久後,父親從美國寄了一份離婚協議書回來,要媽媽簽字以後再寄回去
  其實父親在去美國之前就跟他公司的業務經理,一個妖豔的女人有了不正常的關系,夜不歸營是常有的事,對我們母子的關心,不過是用銀行裏的定期存款來應付我們的生活所需而已。
  不過他還算有良心,離婚的條件是他自己開出來的,媽媽可以得到現在這幢房子和爲數不少的存款。可是奇怪的是,媽媽看著離婚協議書時,非但沒有傷心難過,反而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媽,你不會難過嗎?」「哈,小健,你說呢?你會難過嗎?」「我……坦白說,一點都不會,反而……奇怪,有一種獲得自由的感覺。」「這就是了,小健,你說的就是我心裏的感覺。我從十六歲嫁給他的那一天起,我就從來不覺得他是我丈夫。他外面的窩多得很,常常換女人,現在大概遇到難纏的了,要不然他也不會提出離婚這種多此一舉的事。說實在,反倒要感謝那個女人了,媽很開心,我等這一天等很久了。」聽媽媽這樣說,我就放心了,起碼我不願意見她不快樂。除了放心之外,我真的很開心,因爲我多年的夢想和計劃要開始付諸行動了,我的計劃是……說起這個計劃,是從我國小六年級時候就有了,自從那年的某一天,不小心看到媽媽的裸體之後,就開始了日以繼夜的遐想抱著媽媽的感覺,到了國中以後開始從同學那裏接觸到色情書刊和影帶,甚至更有了進一步想強奸媽媽的可怕念頭。但是再隨著年紀增長,這種念頭也隨著性知識的了解而轉變成一種理性的計劃,說來可笑,想和自己的媽媽發生性關系,也可以稱做「理性」。但是我在這種暗戀母親身體的心理下,我也對一般的傳統倫理道德觀做了一番的研究,最後的結論是我推翻了這些觀念。當然,我本身就具備了亂倫的最好條件,除了這個不像父親的父親是個障礙之外,我的亂倫計劃,成功率是相當高的,也就是因爲有如此天時地利的條件,才沒有打消我心中的那股對母親的欲望。
  以前因爲有父親在,所以只敢把這個夢想放在心裏,也爲了有朝一日能夠美夢成真,我觀察了媽媽很久了。
  媽媽今年叁十六歲,十六歲那年因某些家庭因素,被迫嫁給了父親,一個平凡的家庭主婦,看起來是個樸素而不施脂粉的女人,穿著簡單,或者說單調,很少上街,偶爾只去發廊做做頭發,或上市場逛逛而已。平常的作息也很正常,要想誘惑這樣的女人,是一件高難度的事。但是我仍不死心的常常利用媽媽不在的時候,翻箱倒櫃的看能不能找出一點可以證明她是個久曠而欲求不滿的女人,因爲我很清楚,從我懂事以來,父親在家的時候非常少,即使在,也不見他們有什麽親蜜的行爲。只記得有一次,父親在半夜突然大聲嚷嚷起來:「跟死人一樣,滾!到客房去,別來煩我。」從此以後他們就分房而睡了。
  我可以肯定媽媽從我懂事以來,就沒有過真正的性生活了。這對我的計劃來說,是個有利的條件,但同時也是個不利的條件,因爲如果她真的是像個石女一樣,沒什麽性欲,那麽我要誘惑他的計劃,就注定要失敗的。所以我必須從一些蛛絲馬迹中去找出她是個久曠怨婦的證據,才能展開我的行動。
  剛開始的時候,我真的有些失望,因爲從她衣櫃的衣服來看,一件件都彷佛是制服一樣,單調而保守,內衣褲也都是那種高腰高得不像叁角褲的那種樣式,而顔色更是只有一兩種,除了米色,看來看去還是米色。而她的梳妝枱上更是沒幾樣化妝品,一兩條口紅,簡直不能稱爲口紅,而是護唇膏,除此之外,沒有眼影、香水、粉餅之類的女人用品。她的房間我幾乎都翻遍了,就只有如此。
  我也時常偷看她換衣服,每次當她褪下外衣露出身上那件我時常看到的緊身束褲時,我就沒趣的走開了,沒什麽看頭,唯一值得一提,和支持我繼續對母親産生性幻想的理由是,媽媽的身材是一流的,雖然不施脂粉,但是卻更能看出她素淨的美麗。
  就在媽媽和父親離婚約叁個月後,我幾乎快忍不住想用強硬的手段來達到目的。但是就在這時候有了突破性的發現。
  那天從學校回來,媽媽正在房裏換衣服準備洗澡,我照慣例的從門縫裏偷偷看了一下,看見媽媽褪下那套古板的連身裙,下面著的仍然是一成不變的束褲。正當我要把視線移開的時候,我突然發現一個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在媽媽用束褲包裹的渾圓臀部上,我看到一個線條,一個叁角褲的線條,在媽媽的束褲底下還另有玄機,于是我繼續躲在門外看下去。
  看見媽媽吃力的把那件束褲剝下之後,底下果然還有一件極爲窄小的性感叁角褲,黑色的蕾絲花邊,窄小得我從後面看,只包住了半邊臀溝,大半的臀溝都露了出來。然後她打開衣櫃摸索了一下,拿出了一些東西。我沒看清楚是什麽,因爲媽媽似乎很習慣的馬上用衣服包了起來。
  我終于有所發現,只是奇怪,媽媽的衣櫃我已經翻遍了,怎麽從來沒有發現這些?莫非……衣櫃裏另有我找不到的地方?
  等媽媽進了浴室之後,我迫不及待的進入她房間,打開衣櫃再仔細搜尋,果然發現了衣櫃的底層夾板是活動的,平常因爲上面疊著一堆衣物,所以都沒有發現。我馬上掀開那片夾板,一看之後眼睛亮了起來,就好像發現了寶藏,裏面有四、五件不同于平常她穿著的那種樣式的叁角褲,不多,但是都很性感。而我認爲,她會把這種性感內褲穿在束褲裏面,其實是一種欲求的表現,但是卻又極力在壓抑著,也許這是她這輩子最大的一個密秘吧!
  有了這個重大發現以後,我那原本要改變方式的計劃又重新有了新的布局,而且我愈來愈覺得,要誘惑媽媽,讓媽媽主動來勾引我,是相當簡單的事,但是有幾個重要關鍵要一一突破,最主要的還是母子關系那道禁忌的心防。
  我的計劃從她洗完澡出來以後就開始了。
  晚上沒事,她照例擰開電視機看看無聊的節目。我利用這機會在她身邊坐了下來。
  「媽……」「嗯,什麽事?」她依舊盯著電視。
  「媽,你有沒有想過……」「想過什麽?」她看了我一下又回過頭去。
  「有沒有想過要再……交個男朋友?」「什……什麽?小健,你別跟媽開玩笑了!」這時候她才鄭重其事的對著我說,但是神色上似乎有些異樣。
  「媽,我跟你說真的啦!你辛苦了半輩子,好不容易現在終于自由了,你大可以放心的去追自己的幸福了。」「唉!媽都一把年紀了,還想這些幹什麽。」「媽,什麽一把年紀,你才叁十幾歲,正是最成熟最美麗的時候,不把握現在,要真等到四、五十以後,那就更難了。」「小健,可是……可是……唉!媽實在沒那個心啦!只要你好好的念書,以後能找到個好女孩結婚,媽就心滿意足了。再說……媽又不漂亮,哪像你爸爸公司那個什麽經理,那麽會打扮。」「哎呀!誰說你不漂亮了!那種女人是靠化妝品在過日子,卸了妝以後,絕對沒有你一半漂亮,其實啊!你只要稍微妝扮一下,保證沒人看得出來我們是母子,而是姐弟,不,是兄妹。」我盡量的灌迷湯。
  「小鬼,什麽時候變得這麽會說話了?」媽終于開心的笑了出來。
  「媽,我是說真的啦!這樣吧!包在我身上,衣服,化妝品我幫你去買。」「那像話嗎?一個大男生去買女生的東西,不怕別人笑。」「媽,你別老土了,現在沒人有這種觀念了,男生幫女生買化妝品,甚至貼身的內衣褲,都是司空見慣的事。」「哎呀,算了,好啦!好啦,不過媽會自己去買的,不用你費心啦!」「真的哦!」「真……的,不過,你說的對,媽也是女人,也希望自己能好看點,不過,交男朋友就別提了,除非等你結婚以後,再說吧!」「那……如果我一輩子不結婚,那你不是要守一輩子活寡了。」「小鬼,說那什麽話,男大當婚,你早晚會找到一個中意的女孩,然後離開媽媽的。」媽媽說著不禁有些黯然。
  「媽,我不想結婚,一輩子陪著你好不好?」「傻瓜……可以啊!你就別結婚,一輩子跟著老媽子好了。呵,說話要算話哦!」媽媽卻反過來捉狹地開玩笑起來。
  「沒問題,不過……有個條件?」我見自己的挑逗計劃己經有點眉目,就更進一步。
  「什麽條件?」「條件是……你也不可以交男朋友。」「哈哈!媽本來就沒這個打算,看來你要吃虧啰!老處男要陪老女人過一輩子了……啊……」媽突然發現她有點說錯話了。
  「誰說我是處男了,我看媽媽你才像個老處女呢!如果我不是你兒子的話,一定這麽認爲。」我隨著她的話語繼續用言語挑逗她。
  「呸!胡說八道,愈說愈不像話了。你……你說……你不是處男了,騙我,有女朋友媽會不知道?」「哎唷!媽,說你老土,你還真老土,你沒聽過一夜情嗎?大家心甘情願,現在女孩子開放得很呢!」「啊……那……像什麽話……小健,難道你也……」「哎呀,騙你的啦!沒有感情做基礎,做那種事沒啥意義,不是?」我一面用言語安撫她,一面將話題轉向禁忌的方面去。
  「真的?那還好。你可別去招惹那些不叁不四的女生,不然會吃虧的。」「是,遵命,我都說不交女朋友了,媽如果不放心的話,你當我的女朋友好了,每天盯著我,我就不會在外面招叁惹四了,是不是?」「小鬼,真是愈扯愈不正經,媽就是媽,怎麽能當你女朋友?」「那有什麽關系,等你打扮起來,變得像我妹妹的時候,我們走出去,保證人家會以爲我們是一對情侶。」「好啊!如果真的是那樣,媽就當你女朋友。」媽媽順著我的玩笑跟我鬧起來。而我很高興,媽媽已經開始有些改變了。
  這一夜,我就用言語先打開媽媽的心結,另一方面也讓我們母子之間的感覺更親近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媽正在廚房做早餐。我開始了下一步。我輕輕走進廚房,偷偷的從媽媽後面猛然的親了一下她的臉頰。
  「啊!」媽像觸電一樣的跳了起來。
  「早啊!媽」我若無其事的說。
  「小鬼,你想把媽嚇死啊!該上學了,還鬧,不像樣。」「唷!昨天才說要當人家女朋友,怎麽一下子就變心了!」我繼續跟她開玩笑。
  「好啦!不正經,別鬧了,趕快把早餐吃吃。」我一直在觀察著她臉上神色的變化,她雖然表現的不太在意,但是我看得出來,她那種被男人接觸的不自在。成功了,媽正一步一步被我的挑逗,勾出心中的秘密。
  出門前我仍不放過:「媽,我回來的時候,你要變出個妹妹來喔!」「好啦!趕快走啦,遲到了。」于是我愉快的出門了。
  下午沒課,我提了些錢到百貨公司挑了幾件神秘的禮物想找機會送給媽媽,而這禮物絕對要抓對時機才能送。
  傍晚時候我回到家,只聽到媽媽在房裏喊著:「小健,你回來了嗎?你等一下,媽就出來了。」我聽了不禁暗笑,「你等一下,媽就出來了」有點令人想入非非。
  一會兒媽媽從房裏出來。果然不出我所料,媽媽打扮起來真的是脫胎換骨,變了一個人似的。
  「小健,你……你說,媽這樣可以嗎?」「哇……媽……你……」我忍不住靠了過去,仔細的對她端詳一番,並聞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怎麽樣?」媽還故意轉了一圈。
  「媽……你好漂亮……好美……好香啊!」我由衷的贊美她。
  「真……真的嗎?」「哇!媽,我看你真的不當我的女朋友不行了。」「你看你又來了。」媽開心的眼睛都眯了起來。
  「媽,你看你條件這麽好,早就應該打扮打扮了,白白浪費了那麽多年的青春。」「唉,以前打扮給誰看啊?要不是現在自由了,我可沒那心情。」「媽,不過……還少了些東西。」「我說了你可不能罵我哦?」「好啦!少了什麽?」「少了……內在美。」「什麽?」「媽,女人的自信除了外表的妝扮以外,裏面的穿著也是散發自信的來源所在。媽,其實你身材那麽好,根本就不用穿那種束腰束褲,把自己綁得像粽子一樣。應該穿輕便一點。」「啊!小健……你……你偷看媽媽。」「哎唷!媽,你換衣服從來不鎖門,我從小看到大了,那有什麽。」「這……」「來,媽,這是送給你的。慶祝你今天重生了。」我見時機成熟,就把包裝好的東西遞了去。
  「什麽東西?」「你自己進房去看,我先吃飯了。大……美……女。」「小鬼,花樣真多。」媽說著就進房去了。
  我本來以爲媽媽看見我送她的性感內衣褲,會驚叫起來,可是房間裏面一直沒有動靜。
  一會兒,媽從房間出來,迳往廚房走。我也已經吃飽準備洗澡。也想繼續我的下一步計劃。
  我在浴室裏面把澡缸的水注滿,然後脫光了衣服,並讓自己的陽具勃起到極限,然後坐進浴缸,開始叫媽媽。
  「媽……我忘了拿內褲了,幫我拿一下。」媽在外面答了一聲好。
  「好了,小健,拿去吧!」一會兒媽在浴室外說。
  「媽,你拿進來吧!我在浴缸裏。」「這……」只猶豫了一下媽媽就推門進來了,但是卻只是伸出一只手來而把頭撇向另一邊不敢看在浴缸裏赤身裸體的我。
  「好了,快拿去吧!」「哎呀,媽,你再過來一點啦,我拿不到。」就在媽整個人踏進浴室的刹那,我抓準時機故意從浴缸裏起身,做勢要去拿媽媽遞過來的內褲。
  「啊……」媽媽驚叫一聲,迅速轉過身去,我的內褲則掉落在地上。我相信她已經看到我下面那沖天伫立,已被熱水泡得紅漲的陽具了。
  「媽,你怎麽了,都弄濕了。」「小健……你幹嘛……」「哎唷!媽,我是你兒子,你又不是沒看過,真是的。」一會兒她又幫我拿了一條,這次我不再逗弄她了,我知道自己若操之過急會弄巧成拙的。洗好之後,我看媽媽似乎仍然驚魂未定,直發呆的坐在房間的梳妝台前。
  「媽,你出來一下。」「什麽事?」媽離開房間。
  「難得你今天這麽漂亮,不能只是窩在家裏啊!出去亮亮相吧!」「亮什麽啦!媽只是……」「哎呀!媽,你這叫錦衣夜行,給誰看啊!再說,你不出去走走,我就沒有辦法證明我說的話了。」「什……什麽話?」「證明你打扮起起,會讓人家以爲你是我妹妹。」「貧嘴,又來了。」媽媽有點笑意了。
  「這樣,我帶你出去逛逛吧!你今天真的要當我一天的女朋友。」「小健,看你一直女朋友長、女朋友短的,你是真的那麽想要個女朋友是不是?」「當然啦!正常男生誰不想交女朋友?我可不是同性戀。」「那怎麽都二十歲了,還沒看你交過?」「唉!不是沒有,是人家看不上你家的少爺。」「別太挑了,有不錯的就加點油!」「以後再說吧!媽,你到底要不要嘛!」「要什麽啦?」「當……當……」「好啦!好啦!什麽時候變得這麽黏人了,媽就當你一晚上的女朋友,免得你以後真的交不到女朋友了。」「真的,太好了。」我高興得幾乎跳起來。
  出門前,媽媽彎腰穿上高跟鞋的時候,我從後面發現,包著媽媽白色窄裙的臀部,顯現出叁角褲的痕迹,媽已經把束褲脫了。
  出了門以後,我主動拉著媽媽的手,真的像情侶一般的逛街。起先媽媽有點不習慣,被我拉的手只是無力的垂放著,任由我拉手放手,但是慢慢的她似乎比較習慣了,會主動的用手握緊我,這點令我相當高興。
  晚上八點左右,我們在台北東區已逛得差不多了。原本想到忠X戲院看場電影,但是時間不對,下一場要再等到九點。于是我靈機一動,提議去看MTV。媽媽從來沒看過MTV,也有點好奇,就答應我。
  在店裏我們一起選了一部劇情片,媽媽幾乎從不看電影,除了第四台所播放的影片之外,對外面有些什麽新的電影幾乎一無所知。所以這時我又有了一個大膽的新計劃。
  在我們進入包廂以後。
  「哇,這就是MTV啊!」媽媽顯然對這個環境很好奇,七十二寸的大電視和柔軟的超大沙發。
  我藉故去洗手間,然後到外面跟櫃台換了一部相當激情的叁級片。
  影片播放了十幾分锺了,媽媽仍渾然不知,一直到出現大膽的激情場面時,她才有點覺得不對。
  「小健……好……好像放錯了,是不是?」「嗯……好像是,我去問問看?」「這……好……不過,如果不能換就算了,已經看那麽久了。」「好。」我離開包廂,故意在外面待了很久才回去。一方面想讓她自己一個人看久一點,一方面假裝我在跟店方交涉很久。
  「小健,不行是不是?那……算了,既然看了,就看完吧!」我沒答話,因爲我發現媽媽在跟我說話時,眼睛還盯著螢幕上正在做愛的鏡頭。
  我在旁邊坐下,不時在觀察媽媽的反應。只見媽媽的胸口起伏得厲害,雙手不時握拳又放開,可以看得出來她心裏正在高低起伏不停。
  我看時機成熟,便偷偷將手繞到媽媽背後,搭在媽媽肩上。媽媽沒有反對,我更進一步微微使力,將媽靠向我的身上。
  我想媽媽已經被那些激情場面迷惑了,非但沒有拒絕,而更像小鳥依人般的將頭直接靠在我的肩上。我往下望著媽媽高低起伏的胸膛,赫然從她敞開的衣襟裏面發現一對豐滿而乎之欲出的乳房,延著乳溝往下,我看到她裏面的胸罩,而令我興奮異常的是,媽媽身上穿的胸罩,正是我今天送她的那套粉紅色的蕾絲款式。
  我不時邊聞著媽媽的發香,不時欣賞著眼前的風光。到後來媽媽已經不知所措的把手搭在我的腿上,都渾然不知。
  我也配合著媽媽的情緒,趁機把手放在媽媽穿著黑色絲襪的大腿上。我可以感受到媽媽身上微微的顫抖,但是我們都沒有動。
  不知過了多久,螢幕上做愛的情節愈來愈激烈,我也開始在媽媽大腿上來回撫摸。
  「嗯……」媽媽顯然感到舒服而沒反對。
  我更是藉著撫摸,一寸一寸的往上移動,一直到我的手已經進入她的窄裙裏面。
  「嗯……」媽時而把眼睛閉上,彷佛在享受無撫的快感。
  我慢慢的偷偷將她的窄裙無聲無息的往上掀,一直到了腿根處顯露出來,我看到了媽媽的叁角褲,是我送給她的那件,跟胸罩是同一組的粉紅色半透明叁角褲,而媽媽似乎並沒有發覺她已經春光外泄了。
  我看著媽媽露出來的叁角褲根處,包著私處的部份,已經滲出一些水漬的痕迹,很顯然,媽媽此刻正處于春心蕩樣的狀況。但是我極力的克制住想去撩撥那片禁地的沖動,因爲我認爲時機還未完全成熟,再者,這裏也不是適當的地點。
  片子終于演完了,這時媽媽才似乎猛然恢複理性,急忙將她被掀起的裙子拉下。
  「小……小健……我們該走了。」「媽,你還想去哪裏?」我仍然摟著媽媽。
  「不……不要了,媽……有點不舒服,我們回去吧!」※※※※※※回來的一路上,媽媽都沈默不語,到家時已經快十一點了。
  「小健,媽想睡了,你也別太晚睡,知道嗎?」媽說著就回房去了,而我正等著這一刻。
  大約過了二十分锺,我進了媽媽房間,媽媽躺在床上,蓋著被子,並沒有睡著。
  「小健……什麽事?」「媽……我睡不著,媽是不是也一樣?」「我……小健……你……你在想什麽?」媽有點緊張的問。
  「沒有啦!只是……只是……」「只是什麽?」「只是媽今天晚上當我的女朋友,我很開心,想謝謝媽。」「傻瓜!」「可是……可是媽……今天還沒有過去,還有一個小時喔!」「小鬼,你又在想什麽花樣了?」「我希望我的女朋友多陪我一會兒。」「唉!真是,好啦,你說吧!怎麽陪?」我二話不說馬上跳上床,掀起棉被就往裏面鑽,就在媽媽還沒來得及阻止,我已經躺在媽媽身邊了。
  「我想要女朋友陪我睡覺。」「不可以……小健……你快下去……不可以這樣……」媽媽被我這突來的舉動嚇得不知所措。
  而我在被子裏面碰到了媽媽的背部,好像沒有感覺到衣服的質感,而是……皮膚。我往裏面一看,這才發現原來媽媽裏面只穿著那套粉紅色的內衣褲。
  「媽……對……對不起。」媽媽默默不語。
  「媽……對不起,我這就走。」我說著就起身要下床,也不禁責怪自己太猴急了。
  「小健……唉……算了,媽答應你的,就這樣吧!」我見媽媽如此說,又把被子蓋上,但是氣氛變得很尴尬。
  我們就這樣沈默著,一會兒,媽媽背對我躺下,仍然默默不說話。我知道她此刻心情已被我攪弄得非常複雜,女人的心緒是非常難以捉摸的,所以我在不能肯定她的想法之前,不敢輕舉妄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已經過了十二點。我也遵照約定,準備起身回房去。突然媽媽開口了:
  「小健,你就陪媽睡一晚好了,別跑來跑去了。」「媽,你快睡吧!我不吵你了。」我又重新躺下。
  「小健,你小時候的事還記得嗎?」「記得一些,我記得小時候每當爸爸生氣的時候,你都會跑過來跟我睡,其實……我很懷念那時候媽媽抱著我睡時,那種溫暖的感覺。
  「小健……還想要媽媽抱你嗎?」「媽……我……」我反而緊張得不知道說什麽。
  媽此時轉過身來面對著我,同時抱著我的頭貼在她的胸前。雖然整個臉貼在媽媽豐實飽滿的乳房上,可是奇怪的是我此刻卻反而沒有欲望,反而有一種窩在母親懷抱的溫馨。我也伸出手環抱著媽媽赤裸的腰部。就這樣,我竟然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不禁很懊惱自己,昨天這麽大好機會竟然錯過了。計劃了那麽久終于挑起了媽媽久曠的情欲,卻一下子煙消雲散。也讓我更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麽做。
  這一天讓我很沮喪,學校回來後仍然一樣。不過媽媽經過我的循循善誘,似乎開了竅,今天的打扮更勝于昨天,這又讓我精神一振。
  晚餐後媽媽先去洗澡,媽媽洗了很久,出來後換我進去。浴室裏一陣蒸氣迷漫,就在我脫完衣服時,我突然發現鏡子上有一行字,是利用附在上面的水氣寫的,上面的字令我心頭一陣狂跳。
  寫著:「再抱媽一次。」沒有很明顯的暗示,但是反正我也不管了,相信媽媽不會罵我。
  晚上十一點,媽媽先進房去睡了,我等了大概半小時,也輕輕的進了媽媽的房間。
  媽依然蓋著棉側著身,只露出臉來。我蹑手蹑腳的上了床,鑽進被窩裏,媽媽沒有任何反應。我靠著媽媽的背,偷偷的看著媽媽的身體,依然只是穿著內衣褲,款式換了而已。
  隔了許久,我忍不住伸出手輕輕撫摸著媽媽的背脊,媽媽似乎顫了一下。摸了一陣子之後,我把手伸過去環在媽媽的腰上,見媽媽又沒反應,我就更大膽的在她的腹部撫弄,再慢慢的往上移,碰到了胸罩。我又慢慢的將手往上,貼在媽媽的雙峰上面,媽媽仍沒反抗。于是我放心的隔著那一層蕾絲,開始搓揉起來,並將嘴唇貼在媽媽的背上,親吻著她的肌膚。
  「嗯……」媽媽終于有了反應。
  我偷偷的用另一只手將胸罩的扣子從後面解開,前面原來繃緊的蕾絲,一下子松了開來,讓我的右手順利的滑進裏面。我結實的握著媽媽的乳房了,我來回左右的搓揉著,並不時捏捏媽媽的乳頭。
  「嗯……嗯……」媽媽的反應愈來愈強烈。
  我親吻著媽媽背部的嘴唇也慢慢上移,吻著她的肩,再順著往上吻著她的脖子,大概碰到媽媽敏感的地方,讓她身子震了一下。我的右手慢慢放棄了媽媽的乳房,往下移向小腹,我在小腹上撫弄了一陣子後,再一寸寸往下探去,碰到了叁角褲的邊緣。這時我的嘴已經吻到了媽媽耳朵後面,右手再潛入叁角褲底下。我的心已經快跳出來了,我的右手摸到了媽媽的陰毛。
  而媽媽這時再也忍不住了,「小健……不……不要……不可以……」媽媽轉過身來看著我說。
  「媽……」我這時有點尴尬,因爲伸進媽媽叁角褲裏的手正整個貼在陰毛上面,而一根中指已經伸進媽媽的那條裂縫裏面,就是因爲觸到了媽媽的陰核,強烈的刺激讓她突然的回過神來。
  我們互相凝視著,搭在媽媽陰戶上的手不知道該縮回來,還是繼續。空氣彷佛凍結住了,我們母子就這樣看著對方眼神。
  終于,媽媽開口了:「小健,不可以……我們是母子,不可以這樣。」我知道此刻絕對不能再妥協,不然一切都前功盡棄了。我沒回答媽媽,而是用行動回答。我一口含住媽媽的乳房,開始吸吮,另外扣在陰唇上的手也開始用手指抽動。
  「……啊……小健……不……不可以……快住手……啊……小健……乖……聽話……啊……不要……」我仍然不理會媽媽說的,吸吮乳房的嘴放了開來往上親吻,從脖子往上……一直到了媽媽的臉上。
  「不……不要……嗯……啊……不要……」媽媽的聲音愈來愈細,甚至把眼睛閉上了,我就趁著這時吻住媽媽的嘴唇。
  起先媽媽緊閉著雙唇抗拒,我則不斷的用舌頭企圖把它頂開,隨著我右手指的抽動,媽媽的淫水已經汩汩的流了出來,雙唇也放松了,我順勢將舌頭伸進媽媽口中。
  「嗯……嗯……嗯……滋……滋……嗯……」媽媽幾乎放棄抵抗了,任由我的舌頭在她的口中翻攪,甚至不自主的吸吮我伸過去的舌頭。我狂烈的吻著媽媽,一手搓著她的乳房,一手在叁角褲裏扣弄她的小穴。
  一會兒,媽媽突然拉開我的手,離開親吻的嘴唇。
  「呼……呼……小健……不……不可以……」媽媽喘著氣說。
  「媽……爲什麽……」「小健……傻孩子,我們是母子啊!怎麽……可以做這種事?」「媽……我不管……我不管……」我掙脫媽媽的手,雙手拉著她叁角褲旁邊細細的松緊帶,就要褪下媽媽的叁角褲。
  媽媽極力的阻止,但是已經被我強力的褪到大腿處,媽媽整個小穴已經完全畢露在我的面前。
  「啊……小健……乖……聽話……不要……這是亂倫啊……不可以……」「媽……我只想抱你……親你……只要……只要我不……不插進去……就不算亂倫了……好不好?」我暫時先敷衍她。
  「這……」「媽……我知道你也需要的……對不對?」媽媽考慮了一下,大概覺得事已至此,所以慢慢妥協了。
  「小健……可是……媽……媽好怕……」「媽,放開你心裏的顧忌吧!別怕!」我說著就拉著媽媽的手去握我的陽具。
  「啊……小健……」媽媽驚呼了出來,但是卻沒有松手而順從的握著我的陽具。
  我這時已全部將媽媽的內褲褪下了。我反過身就將嘴貼向媽媽的陰戶,開手撥開那兩片肥嫩的陰唇,開始用舌頭舔弄。
  「啊……啊……嗯……小健……孩子……」媽媽舒服的忍不住發出淫聲,並開始套弄我的陽具。
  由于我是反過身來,姿勢有點不自然,我于是乾脆跨坐在媽媽乳房上,舔弄她的小穴,並企圖將陽具靠近媽媽的嘴邊,讓媽用嘴去含它。
  媽媽久未經人道,哪裏經得起我這樣的逗弄,在我一陣吸吮的強烈刺激下,她最後終于放開心結,一口含住了我的陽具,開始吞吐的吸吮。
  一但打開了她的心防,一切就容易多了,不久我離開媽媽的小穴,翻轉過身來,馬上抱緊媽媽又親又吻,不讓她有停下來思考的機會。
  「嗯……嗯……小健……好……好……媽好舒服……」「媽……我讓你更舒服……好不好……」「好……好……讓媽更舒服……」媽媽已經淫性大起,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麽了。
  我偷偷的握著陽具,抵著媽媽的穴口。
  「啊……不……」等媽媽驚覺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我不顧一切往前一頂。「滋」一聲,順著媽媽的淫水,一下子我的陽具全根沒入媽媽的小穴裏面。
  「啊……小健……不可以……啊……鳴……你騙我……鳴……小健……你騙媽媽……」媽媽這時因爲根深蒂固的道德感破滅,一時不知所措,嚎啕大哭了起來。
  「媽……」「……鳴……你騙我……你說不……不插進來的……完了……現在什麽都完了……鳴……怎麽辦啊……」「媽……對不起……你別難過了……事情沒有那麽嚴重啦!」我所有動作完全停止,陽具仍然插在媽媽的陰戶裏面。
  「小健……我們已經亂倫了,你知道嗎?這還不嚴重?」「媽,其實你知道嗎?亂倫這種道德觀念,只是以前的人爲了避免家庭糾紛才創造出來的。因爲如果一家人有人亂倫了,那麽兒子吃父親的醋,父親又不想把老婆跟兒子分享,那家庭就會失和了,社會如果都這樣,那就天下大亂了,所以才有不可以亂倫的限制。以前的人哪懂得什麽叫優生學,而且表兄妹、表姐弟結婚也算是近親亂倫,中國人亂倫了幾千年了,也是最近十幾年我們的法律才規定表親不可以結婚的,不是嗎?」「可……可是……」「媽,你知不知道以前的邊強民族,有許多習俗都是父親死了後,由兒子接替,娶自己的母親,像以前的匈奴就是。」「小健……可是……可是我們不可能結婚呀,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沒有人會認同的啊!」「媽,誰說我們要結婚了,你好古板哦!又不是發生性關系就一定要結婚,而亂倫對我們母子來說,其實沒有妨礙的,因爲我們一家就我和你兩個人,不會有家庭失和的問題,只要我們不說,當作我們的秘密,不是皆大歡喜嗎?」「小健,媽說不過你啦!一大堆歪理。」媽說到這已經閉上眼睛,表示已經被我說服了。
  「媽……我要來了。」我將姿勢調整了一下。
  「嗯……」媽媽已經豁出去了。
  我于是開始輕輕的抽送。
  「嗯……啊……啊……小健……啊……媽……」媽開始感到舒服了。
  我一會兒又加快速度,一會兒又放慢,挑逗她的性欲。
  「啊……啊……好棒……小健……媽好舒服……你……怎麽……好厲害……哪裏學的……啊……小健……兒……我的小健……好……不……不要……」「媽……不要什麽……」「不要停……啊……好……就是這樣……啊……小健……吻我……」我俯下身體吻上媽媽的嘴唇,媽媽狂熱的回應,伸出舌頭來讓我吸吮,又吸進的的舌頭,貪婪的舔弄。于是上下兩面的夾攻,整個房內「滋……滋……」聲音不斷,淫靡極了。
  「滋……滋……啊……啊……小健……好兒子……媽好久……好久都沒作愛了……今天……好滿足……沒想到…到頭來……還是……啊……又讓你回去……你來的地方……」「是啊……媽……以後…我想再回去看看老家……你……會不會鎖門……」「啊……不會……不會的……你住過的去方……隨時……都可以回來……回來看看……啊……小健……歡迎回來……」媽媽看來已經完全屈服在性欲底下了。我努力的做最後沖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快……小健……啊……快……」媽一聲長叫之後,我也泄了,一股精液直射入媽媽的子宮。
  「呼……呼……呼……」媽媽整個人癱在床上,不斷喘息著。
  「媽……」「嗯……小健……你……射進去了……」「啊……對不起……媽,我忘了。」「沒關系,今天可以,不過以後可就要注意了。」我一聽「以後」,就彷佛得了禦賜金牌一樣,那以後想和媽媽作愛是沒問題了。我的計劃到此已經完全成功了。
  「媽,謝謝你。」我親吻了她一下。
  過了一會兒,媽說:「小健……媽……問你……想不想……再進去看看?」媽媽又想要了。
  「想。」我當然義不容辭的馬上翻身架起媽媽的雙腿,「滋」一聲又插進媽媽的小穴--我的老家。
  這一夜,我們一次又一次的性交,一直到天快亮了才雙雙睡著。
  一旦堤防潰決了,奔騰洶湧的波濤就如千軍萬馬般的四處渲泄,想檔都檔不住。我們母子的性愛,就是如此。
  原本只在夜晚時媽媽才敢卸下心防,慢慢到了後來,白天在家時,媽媽都會主動來誘惑我,有時用言語挑逗,有時用性感的內衣,有時更什麽都不做,我一進門就脫光了等我。這是我始料未及的事。
  ※※※※※※有一天,我正值期中考,在門內看書,媽媽替我端了消夜進來。
  「小健,來吃點東西,休息一下吧!」「媽,謝謝你。」我回過頭接下媽媽做的消夜。
  「小健……」「媽,怎樣?」「媽……跟你……跟你的關系,會不會影響你……」「媽,你想太多了,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我愛你,在家裏,你是照顧我的媽媽,也是我親愛的女朋友,性伴侶。你也要跟我一樣想才行,不然,我們母子的秘密,對你是一種罪惡,而不是快樂了,是不是?」我放下消夜,親吻了媽媽一下。
  「小健,這……我懂,可是……媽老是放不開來,怎麽辦?」「那……這樣好了,你先習慣一下,在家裏呢,你就別當我是你的兒子,當我是你的情人,慢慢你就會習慣了。」「我……試試看好了。」我隨即掀起媽媽的裙子,一手就伸進了她的叁角裏裏面搓揉。
  「啊……小健……」媽隨即往我身上倒,我將她抱在懷裏,吻上了她的唇。
  「嗯……嗯……小健……嗯……嗯……啊……」我慢慢脫下媽媽的衣服,只剩下一件小小的叁角褲。媽媽也脫下我的褲子,一手隔著內褲撫弄我的陽具。
  「嗯……健……媽不知道爲什麽……從那天起……就每天都想要……你會不會覺得媽媽很淫蕩?」「媽,怎麽會呢!我就喜歡你這樣。我愛死了。」「真的喔?」媽開始有點撒嬌了。
  「真的。」「那……我不管了……」媽說著就脫下了我的內褲,一口將我的陽具含進嘴裏。
  媽媽口交的技巧愈來愈純熟,一下子就差點讓我射了出來。我從媽媽口中抽出陽具之後,讓媽媽趴在書桌前,拉下她的叁角褲,緩緩的插進媽媽的小穴。
  「啊……小健……好舒服……真好……嗯……啊……媽好舒服……啊……」「媽……不……你現在是我的女朋友……我要叫你名字……小娟……小娟妹妹……喜歡嗎?」「啊……喜歡……我喜歡小健叫我名字……小娟……是小健的人……哥……哥……你喜不喜歡小娟妹妹……啊……啊……好棒啊……小健哥哥……娟妹妹愛你……你插得妹妹好舒服……啊……」媽媽陶醉的盡情享受這種假想的關系,而這是我的緩兵之計,在未能完全解除她母子亂倫的心防之前,先讓她習慣和我的性關系。
  這一夜,我又連續射了幾次精液在媽媽的陰道裏面。
  在和媽媽幾個月的性交生活之後,媽媽懷孕了,這也是在我們的預料之中,原本一直有做的避孕措施,在熊熊欲火中早已抛開了這些顧忌,媽媽也不因爲懷孕而減少和我的關系,反而性欲更加強烈,日夜向我求愛。
  就在我們搬離這個地方之前再一次插入她的小穴,我們已無顧忌,媽媽不再假裝是我的女友。
  「啊……小健…插死媽媽了……好兒子……媽真幸福……明天我們就要……啊……就要開始新的生活了……啊……好棒……媽……好開心……嗯……」「媽……你真的要生下我們的孩子嗎?」「不……不要……媽已經跟以前的同學……約好了……她是個婦科醫生……她會幫媽媽拿掉的……而且……媽也把我們的事……都告訴她了……因爲……因爲……」「爲什麽……」「你放心……沒關系……媽了解她……她不但……啊……不但不會說……而且……啊……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啊……快……媽要出來了……啊……啊……泄了……又給你了……」後來我們賣了這楝房子,在北投買了一楝郊外的獨楝的房子。在媽媽做完人工流産手術之後,那位女醫生出現了。
  「孩子,在客廳那位阿姨,就是媽最好的同學,她也很早就離婚了,媽之所以把我們的關系告訴她,是因爲……媽知道,她跟媽一樣很需要男人的慰藉,媽暫時幾天不能行房,就由她來代替媽吧!不過,她很愛面子,不會跟你表示得太明顯,一切就看你了。」那位女醫生容貌不比媽媽遜色,在她進門之時,我就有點心動了,現在聽媽媽這麽說,那更是令我不由得下面沖動了起來。
  一會兒我離開媽媽的房間,來到客廳。
  「阿姨,真的謝謝你了。」我在她的身邊坐了下來。
  「別客氣,我跟你媽是好姐妹,她的事就是我的事啊!」「那……我們的事,你都知道了……你怎麽看呢?」「呵!阿姨觀念很開放的,就算你媽不敢做阿姨都會勸她做的。阿姨如果有像你這麽一個兒子,早就自己用了,幹嘛留給別人,自己受那種情欲的煎熬。」「阿姨,你好開放喔!那……小健當你乾兒子,你當我乾媽好不好?」「當然好啊!」她的臉上露出欣喜之色。
  「那……你剛才說的,還算不算?媽。」我開始撫摸她的身體。
  「嗯……算……阿姨……不……乾媽說的是真心話……嗯……」我隨即用手沿著她的大腿,探進她的裙內,輕輕在她的大腿內側愛撫,又往上隔著叁角褲撫摸她的陰戶。
  她也是有備而來,早就淫水泛濫了。但是奇怪的是我隔著叁角褲撫摸,竟然摸到一條裂縫。
  我慢慢褪下她的衣服,才發現她的內衣是那種在情趣商店買的全透明式紅色胸罩和叁角褲。叁角褲上包著陰戶的地方開了一個洞,可以不用脫下就能直接插入,真是有備而來。我就不客氣的脫光衣服,舉槍上馬,握著陽具插入她濕淋淋的小穴。
  「嗯……好……果然像你媽說的……好粗……好大……好舒服……啊……啊啊……」她的淫水實在很多,一下子地板就流了一大灘她的淫液。
  「……嗯……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嗯……啊……啊……好……乾媽……好久沒吃到……這麽好的肉棒了……太爽了……小健……你厲害……」在房內的媽媽大概受不了乾媽的浪叫聲,也出來觀看,媽媽乾脆就坐在沙發上,看著我們在地板上性交。這種現場實況表演,對媽媽而言是頭一次看到,也看得她欲火難耐,雖然她暫時無法性交,卻也忍不住脫光了衣服,在沙發上手淫起來。
  就這樣,我多了一個性交對象,兩個都是如狼似虎。
  不久乾媽乾脆搬了過來同住,我享盡齊人之福。
  每次性交總是媽媽和乾媽一起上,兩個都不怕懷孕的大膽淫蕩。也因此我大學差點被死當,還好再多讀了一年之後順利畢業。畢業後媽媽大概怕我將來結婚後會離開,就慫恿乾媽嫁給我,而乾媽是求之不得,我也舍不得這種齊人之樂,就和乾媽結婚了。可是婚後還是叫她乾媽,真是淫亂又甜蜜。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