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韩国一卡二卡芒果马苏:“委屈”请就位

精彩内容:

“這兩年,我都沒敢吱聲兒,把自己都藏得好好的。”

11月8號,終于拿到S卡的馬蘇興奮異常,更新了個人微博,將B級的陰霾一掃而空。

千裏馬不能沒有伯樂,好演員也必須要有好導演的賞識。馬蘇鄭重感謝爾冬升導演的賞識,前段時間,他們還被拍到私下聚餐,相談甚歡地從餐廳走出來。

生活就是這樣:久經幹涸,才知逢甘霖的可貴。

《演員請就位》上,馬蘇的表現確實驚豔,她不怕給小鮮肉當媽,也不怕扮醜自毀形象,因爲這是好演員的基本素養。

打開馬蘇的個人微博,發現她早就把簡介裏的“叁料視後”的稱謂和代表作刪除,只剩下簡簡單單兩個字:演員。

是的,回歸本心,她只是演員馬蘇,而不該是某某的閨蜜,某某的好友。

旁觀“頭發事件”後的這幾年,馬蘇的確過得委屈,所以她才在錄制《吐槽大會》的7分鍾裏,多次內涵璐璐小姐。

第一次是馬蘇先發制人,說自己平時愛管閑事,這就是沒朋友的原因。

第二次是她感慨蕭亞軒和賀軍翔的關系:“娛樂圈真的有一男一女只談工作,不談感情。”

她還說:“當初我要不是信了這個,能被啪啪打臉嗎?”

總之,馬蘇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發泄心中的委屈。

惹得在場嘉賓蕭亞軒回怼:“別人的事你要是了解的不是很清楚,最好不要亂發聲,你要是了解的很清楚,那更不要亂發聲。”

發泄可以,但不要傷及無辜。在明明不是很清楚狀況的情況下,敢隨便爲朋友亂作證。譬如李小璐和皮幾萬剛被拍到的時候,馬蘇就著急替當事人回應:“吃完後大概1點多,我去萬萬家找他們,他們有事沒喝酒,我自己喝了點酒在萬家睡著了。”

但是在現場蹲守的狗仔表示,他們從晚上11點到第2天早上的八九點,根本沒看到有人去萬家。

所以馬蘇被王建國總結是“全互聯網第一莽夫”。

賀軍翔也笑:“傳出出軌绯聞的那一刻,我真希望能有馬蘇這樣的好朋友!”

關心別人的家務事,反倒連累了自己的事業。

2017年以前,馬蘇經常更新微博動態,但在後來的活動中,她總是表現得非常拘謹。生怕說一句錯話,遭到網友們過分解讀。

因爲影視寒冬到來,不只是她一個人不容易,還有同樣實力派的演員姚晨,宋佳等人。因爲做了監制,姚晨才有《上青雲》的機會。

梁靜則是一邊投資,一邊尋找有沒有合適自己的角色。海清就更失意了,她說自己原本是一個很愛喝酒的人,最近工作的時候滴酒未沾,覺得萬一有什麽導演來找自己聊劇本,喝多酒失態就不好了。

殘酷的情況在馬蘇身上更加被放大。《演員請就位》上,她眼睜睜看著新人演員張月憑借林有有進入S級。

而自己只能坐在冷板凳,是B級:“一部好的作品可以迅速成就一個人,時間也可以平淡一個人。”

就像曾經爆紅的頂流李易峰一樣,他說明明自己沒有做錯什麽,爲了好好演電影就消失了一段時間,再出現,大家卻對他審美疲勞了。

可當馬蘇看到同爲中年女星的“視後”胡杏兒時,她開始陷入了深深的反思:爲什麽人家可以到S級,而自己只能在B級?

她未必不努力,事業卻觸礁遇到水逆。

2017年,由馬蘇參演的《巴清傳》開機了,這部戲對外號稱是投資最高的電視劇單體,投資記錄高達5億。

大概一年後,最強“限古令”突然出現,所以這部劇遲遲沒有定下播出時間,還從原來的名字改成《巴清傳》。

更有意思的是,《巴清傳》的其他主演有範冰冰,高雲翔等人,拍戲過程中,他們都因公事或私事翻車,于是這部劇被戲稱爲“有詛咒的神劇”。

2018年1月,有粉絲公開發表了一封致廣電總局的投訴信,要求封掉《巴清傳》,信的內容多達7000字,字字誅心。理由包括“抄襲日式,服裝篡改曆史,血腥暴力等等”。

自從被投訴後,《巴清傳》也算涼了,很快被靳東主演的《戀愛先生》取代播出。

所以馬蘇才在節目中感慨“這幾年拍的戲沒怎麽播”。

好在《演員請就位》給了她一線生機。在舞台上的表演中,馬蘇找回對表演的赤誠之心,有了再出發的動力。

委屈是多余的,接下來,應該“實力請就位”。

韩国一卡二卡芒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