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女色魔黑珍珠

精彩内容:

<font size="4"

  「饒饒我吧,姑娘!姑娘饒饒我吧!小的家裏上有老母,下有妻兒,一家       十口靠小的維生,求姑娘饒饒小的吧!」這個被女色魔黑珍珠劫回來的壯漢吳       作,跪在地上猛叩頭哀求的說。黑珍珠看見他這副可憐的相貌,不禁好氣又好 笑。      

  黑珍珠把劍一揚喝道︰「只要你聽我的話,替我辦完一件事後,保證你活 生生的回家去,否則難怪我……」      

  那壯漢說︰「姑娘,小的聽你的話,千萬不要殺我,小的只是個耕種的人       ,除了耕田種菜之外,就沒有其他能耐,不知姑娘要小的做什幺,只要姑娘不 殺我,能力所到的、都?爲姑娘效勞……」      

  黑珍珠說︰「我要你做的事,當然是你能力所到,不,不止能力所到,而       且是最有本事的事。我先問你幾句,你家裏除了媽媽之外。是否有六個孩子?」

  「是的,小的 是有六個孩子。」他答      

  「你的太太很會生孩子,結婚六年就生了六個孩子是不是?」

  「是的,可是姑娘怎知道我老婆每年……」      

  「你回答我的話就行,不許你反問!」

  「你每天晚上都非要跟你老婆,最少親熱一次是不是?」      

  「是,是的,可……可是姑娘怎會知道這種事?」他不覺心中大爲驚慌起       來,因爲夫妻行樂,是一件非常秘密的事,但對方連自己的私生活都了如指掌, 那就不得不爲之驚異了。      

  「你日耕夜又耕,但都不覺得辛苦,可見你身體壯健結實,同時我見你的       夜耕方面更是賣力,那你老婆常被你鋤掘到哼哈呻吟,由此可見你之強勁,同 時又可以算是你老婆有福了啦!」      

  黑珍珠繼續又說︰「今次我劫持你回來,就是想你替我耕一塊田,本姑娘 塊田就在這兒,我只需要你夜耕,今晚就開始。」      

  黑珍珠說著,把那特製的夜行衣褲一拉,頓時露出小腹下一部分,只見那 陰戶一片烏黑黑的陰毛,比他的妻子濃厚一倍多。      

  「呀……這……小……小的不敢冒犯姑娘。」他正在驚愕中,把臉轉過去, 不敢正視。      

  「我沒有說你冒犯,我是自?的,你到底肯不肯。」她說。

  「是,是,小……小的……」他連聲應著。      

  而在這一瞬間,他已迅速脫下了身上的衣服,一絲不挂,露出了黑實實又       碩壯的身體。黑珍珠這時也一絲不挂,她的身材太美麗,太肉感了,四肢修長       肥瘦適度,胸前的一雙豪乳?滿異常,就是柳下惠再生,見了也爲之動心。      

  「餵,你還站在那兒發呆,做什幺,還不快來,爲我……」黑珍珠說。

  「是,是……」吳作慌慌張張的行過去。      

  「我已脫得一絲不挂,你爲何還不脫個清光,我記得你跟老婆玩樂時,都 喜歡光光的呀,快把衣服去掉,難道還怕羞嗎?」她催促著說。      

  「是,是……」吳作用手脫下衣服。

  「好沒出息的,男兒大丈夫竟然縮作一團,難道你見了我的肉體後,就不       感到刺激幺。」因爲她見了吳作胯下的陽具,竟然垂頭喪氣,于是她邊說邊用 手挑逗了幾下,仍然不起頭。      

  黑珍珠說︰「吳作,你坐正一點,我給你吹它一次。」一瞬間,她的櫻桃 小嘴,已含住他的寶貝。      

  「咦,酸,餵,慢……慢一點。可勿咬著它。」吳作給她吮得酸癢不過, 口吃吃地叫著。      

  黑珍珠含著他陽具運用她的舌尖,卷卷刮刮的,那龜頭兒,被她口腔裏的       那條又熱又軟的舌尖亂刮著,經過她這舐、吮、含叁種技巧,那軟綿綿的陽具, 瞬眼間變成鐵筆一般,足有七寸多長,怒不可遏而抖跳不已。      

  「我聽見了你老婆每晚的呻吟求饒,諒你決不是銀樣 槍頭,所以我設法 使你恢複生氣,你如賣力,       能令我滿意,我會重重賞你,來吧,你就對我做 出你對老婆那一套工夫,不用慌張,你當我是你臨時的妻子吧!幹幺?還怕什       幺,你可以開始啦……」 她見他還是不敢有所舉動,于是伸手去捉住他的手,輕輕放到自己的胸前,       同時也把自已的身體依偎到他身上去。

  只見他初時還是懼縮地,只是輕按動了幾下指尖,但見她不但沒有怒意,       反而更橫身到自已的懷中來,于是便漸漸放大膽子,由輕按指搓變了輕撫,輕       撫變了拈撚跟著下去便是狂吻狂吮,只見他的指印和唇印都落滿在她的胸前。      

  「好大的奶奶,好美麗的奶奶,比家裏那黃臉婆的,實在是肉感多啦!我       從來就沒有撫摸過,這幺結實,這幺富有彈性的乳房,啊……我不會是在夢中 吧!」他心裏邊這幺叫著。      

  終于情不自禁地,抱看她那雙玉峰迴來吮吸,而她卻亦在他的懷中,不斷       蠕動著,輕閉上睛睛,滿足地享受著他那愛撫,和吮啜所帶來的陣陣快感。      

  「餵,你可以換個地方了吧,下面也要照顧一點呀!」她說著便把他的手, 拉到下面的陰戶去。      

  「我先要你做抓陰毛工作,我知你是拿手的。」他在黑珍珠的催促下,便 開始用那熟練的手法,來抓搔那一片密長的陰毛。       吳作的手指在黑珍珠的陰戶外抓陰毛玩了一會兒後,終于把指頭滑進陰戶       內去,他的手指在陰戶中,遊來滑去,挖挖挑挑,同時更拽起她微突出的陰核, 使她陰戶內的淫水源源出來。      

  吳作邊用手玩,邊心裏盤算著,今晚如不出盡方法賣力,使這淫婦滿足,       恐難有機會逃出她的魔掌,因此把心一橫,使出對妻子的本領來討好這淫婦,       俯下頭來把黑珍珠的陰戶一看。只見她凸起的陰戶,襯著濃黑的陰毛,一片紅 潤的陰唇一張一合的格外迷人。      

  吳作轉過身來,用手分開那兩片粉紅的陰唇,用嘴就吻了上去,一邊吻, 一面吮吸著。       「噢……你……哼……」吻得她小屁股直搖,直擺。

  然後,吳作再吐舌頭,在陰戶上一勾,一勾的舔著。      

  黑珍珠被吳作只舐了幾下,已是神魂飛顫,浪水直流,不由得哼哼出聲       「哼……你……我要死了……我也吃你……的……大東西……」她浪得難以忍       受,伸出玉手扶著陽具,歪著頭,就用玉唇吻著陽具,然後張開小嘴含住大龜 頭。「你……好大喲……」      

  吳作此時也被她吮得酸癢難熬,不禁向前頂動。

  「好人……不要動嘛!」說著還用香舌舐個不停。      

  兩個人此時被舐得欲焰高漲,身軀都不停的幌動。

  一個是小屁股拚命的上擺,一個是雄腰伸縮,最後都忍不住了,吳作才急       忙轉過身來,挾看她兩條粉白的玉腿,就拖向床外,自己立在床下,站在她兩 腿中間。      

  用手握著陽具,對準黑珍珠肥美的陰戶正在擺動著的小穴,猛的一插,已       插進一半。黑珍珠感到陰戶脹得微微刺痛,不由得「喔」的一聲,還沒有容她       喘過氣來,吳作又是一插,真是其快如矢,陽具已經盡根猛插進,大龜頭緊插 著發癢的陰核。      

  「唔……你……插死我了……哼……」

  剛浪哼了一半,大龜頭又是一插一抽,黑珍珠一陣抽搐,浪水猛從花心裏       直沖出來,兩只玉手拚命的抓緊床單,浪叫一聲︰「哎……唷」櫻口直喘著。      

  吳作把大雞巴來回一抽,真拉得她陰戶內的肉壁,陣陣麻木,周身發抖。      

  如此的抽動了五六十下,她更浪的發狂;「噢……快……快……插……你…… 就插死我吧……哼……快……我要你…」      

  吳作知道她要洩了,忙縱身上床伏在她身上,用大龜頭頂住花心一陣磨扭。      

  「噢……快……不行……不行……忍不住……喲……我……要丟……丟…」      

  她周身用力,張開小嘴咬住吳作的肩肉,突然一陣狂動,忍了一個月的陰 精,濃濃的射了出來,四肢像蛇一樣的纏住吳作,她洩了。      

  可是吳作卻仍像野馬似的在平原上馳騁著,他緊摟著癱瘓的小淫婦,一只       手捧著她的小屁股一下一下的狠插著,大龜頭像雨點似的打在她的陰蕊上,浪       水陰精帶得「刺撲!刺撲!」的發響,由陰戶中一陣陣順著小屁股向外流,流 在下面的床單,已濕了一大片。      

  吳作看見她這種嬌憐的樣兒,他才輕輕的抽送。

  黑珍珠此時得到喘息的機會,深深的吐了口氣,媚眼瞟著吳作說︰「你……       真厲害死了……看你如此老實……差點給你揉散了。」

  黑珍珠經過剛才的休息,也好了許多,于是也轉動看玉臀,上下左右的迎       合他,床上又一陣猛烈的震動,他抽得急,她轉得快。

  「你……快……快……我……我……不要…………不要……」      

  「好姑娘……我……我也要丟……用力夾……快……哼……哼……」      

  吳作只感到龜頭一陣燙熱,知道她又洩了,陰內花心的喇叭口卻圍著大龜       頭直吮,一陣趐麻,兩個人都洩了,兩個赤裸的人都躺在床上喘氣,誰都不? 動一下。      

  黑珍珠睜開媚眼,看到太陽的光輝已照在床前,她忙著要起來,可是嬌軀       卻動也不動,赤裸裸的玉體給兩條健臂緊抱看,尤其一只手還正握看那?滿的 雙乳。      

  她怕驚醒吳作,所以用手輕輕的移開他的手,剛一動,卻給摟得更緊,並 且還捏看小乳尖揉搓。      

  「啊!你壞,人家還以爲你在睡呢。」

  她嬌嗔的扭看小腰,可是沒想到卻碰到屁股後面的大雞巴。      

  「噢!痛死我了。」吳作的命根被碰得痠痛,不由得叫了起來,急忙用手 握著。      

  「真的碰痛了,快讓我看看。」她嚇了一跳,忙掀開繡被俯下身子去看,       只見大家夥經一夜休息,此刻更加壯大,至少有六寸多長,頭上頂著個紅胖大 龜頭,肉積寬大,肉溝特深,肉莖青筋暴露,還在不停的顫動著。      

  黑珍珠忙用手握住它,只覺得火熱熱地,熱得掌心發燙,但看不出什幺異       樣,忙問「你那裏痛,真對不起,小東西。」說著不小心,尖尖的指甲又輕輕 碰在馬眼上。      

  「哎喲,痛死我喲!」吳作痛得張口大呼。

  黑珍珠看他這樣,忙問哪裏痛。

  「裏面。」      

  她再用小手輕握陽具,輕撫著龜頭,向馬眼裏張望,只見尿道水汪汪的。

  「你還痛不痛?」

  「痛!」      

  她聽說還在痛,忙張開小嘴,輕輕含著大龜頭。

  「啊……好大!」塞得小嘴滿滿的,爲著使這小東西舒服一點,還用香舌       舐看馬眼,不住的吮吸。

  吳作本來並不太痛,現在經黑珍珠小嘴一舐、一吮得心裏陣陣麻癢,早就       不疼了,再看看她溫柔得像只小綿羊,含著自己的陽物。不由得愛得要命,喜       得發狂,忙用手捧著黑珍珠的小蠻腰,用嘴吻她的小腹,陰毛,和玉腿的交叉 處。

  「姑娘!真美!」      

  黑珍珠經過他這一吻,知道他根本沒有疼,是逗著自己玩,所以撒嬌的一       手推開陽具。「你,真壞死了,以爲真的碰痛了……唔!我不替你含了……」      

  「好姑娘!求求你,給我含嘛!含著好舒服,哎唷……又痛了……又痛 了……」      

  「才不給你含,讓它疼吧,誰讓它不老實。」

  「好姑娘!你好忍心……替人家含含嘛!」      

  經過吳作的苦求,黑珍珠才又扶起陽具放在嘴中。

  吳作看她含著,用手輕撫著她的肥臀,小腹,並摸著她的玉體……      

  黑珍珠含了很久,這才吐出陽具道︰「你!該起來了吧!」

  晚飯過後,吳作自己先安歇了。      

  黑珍珠入浴室,自己先將周身洗乾淨,特別洗了一番玉戶,這才回房。      

  吳作這時已在床上等得發急,一見她進來便滿臉含笑的迎向她。      

  可是黑珍珠剛一進門,就不再向前走了,銀牙咬著下唇,媚眼含笑的看著 吳作,一副擰扭的姿態。      

  「好姑娘,來嘛。」吳作在催促著她。「才不來呢?你壞……」      

  「喜歡不喜歡。」「哼!想要人家的……那個……我才不靠近你呢!」      

  吳作知道這個美豔的姑娘,又在撤嬌,所以一個箭步由床上跳起來,跑過 去就摟住了黑珍珠。      

  「你……休息一刻吧……」

  可是吳作伸手在她怕癢的地方摸動著,摸得黑珍珠秀髮亂顫,上氣不接下 氣。      

  兩個人擁做一團,吳作乘勢頭部一歪,張嘴含著黑珍珠的?乳,就不停的       吮吸起來,弄得她周身酸癢,陰戶開始一張一合的翕動著。「你……還不脫掉 衣服……」      

  吳作經她一說,這才發現自己還穿看睡衣褲,忙飛也似的脫得精光。      

  現在兩個人都裸露了,一個是雪膚細白,嬌柔美豔,一個是胴體雄健,結       實有力。兩個人緊纏在一起,吳作的五指不斷的在玉體上揉動,撫摸。黑珍珠       呢?這時也伸展開四肢像蛇樣的纏著他,那兩個富有彈性的雙乳也用力的緊貼 在他胸膛上。      

  黑珍珠又出新花樣,要吳作弄她的粉臀,從後面插入,吳作依著她的指示, 陽具一插插正她的小屁股。      

  黑珍珠腰部慢慢的向後挺,可是她的小屁眼,刺激得收縮,緊咬著龜頭溝 渠,不用大力撥不出來。      

  「喲……哼……你抽,抽送吧……」

  吳作抱住她的後腰,兩只手伸到前面,撫摸著她的乳頭,想挑起她的淫興。      

  不一會。她又被引逗得桃臉生春。陰戶中又洩出了浪水。玉臀開始輕輕的 擺動。

  吳作知道她又春情發動。      

  「唔……抽送啦……動…動嘛!……」她受慾火的癢熬,忍不住的提出了 要求。他也跟著開始緩緩的挺進……慢慢的連根進入。      

  一種從未有的快感,刺激得吳作快樂非常,小屁股緊緊的包著陽具,舒服       極了,既快樂…又酸麻。接連抽動了幾下,他被這種從未有的快感刺激得難以 忍受。只見他突然摟著黑珍珠的小屁股,開始瘋狂的抽插!      

  「姑……娘……好舒服喲……我要動……我要插你……你的小屁眼……」 他像瘋狂似的急劇的抽挺。      

  這時的黑珍珠還不時將粉臀向後聳動,配合著吳作的動作。

  漸漸的小屁眼被大雞巴抽插得鬆動了。      

  吳作連連插動了百余下。他開始緊張了,大雞巴也更長,更粗!      

  突然他插得更快了。「你……不能丟……我……還難過呢……快……快到 陰戶裏去……哼……你……」      

  可是小屁眼的快感,使吳作無法忍耐……「不行……姑娘快夾……快…… 哼……不行了……丟給我了…」      

  黑珍珠感到小屁眼裏,一股滾燙的精液射了出來。

  射精後的吳作,只有緊抱看她的小蠻腰,面部貼在她的背後,享受這難以       形容的快美。

  「你壞死了……快躺下,抱緊我的腰……」      

  說著兩個人緊摟著躺在床上,黑珍珠輕輕地向前擡起玉臂,讓大雞巴滑落       出來。然後讓吳作躺著,拿起毛巾,小手扶著軟癱了的陽具輕輕替它擦拭。

  「姑娘,真舒服死了。」      

  「哼!還說呢,現在又被你逗得難過死了!」

  「等會兒,再讓姑娘舒服……」      

  「唔……我才不要呢,我要現在……」說著狠狠的捏了陽具一下。

  「哎喲……姑娘,先讓它硬起來。」      

  「不……我不管……我要……」嚷著,一副饑渴的樣子,忙俯著小臉擦著       軟軟的陽具,然後張開小嘴,又含著大龜頭︰「真恨死它……我要咬下來……」 這句話逗得吳作哈哈大笑。      

  「哼……我要……」她忍無可忍,小嘴整個含進了陽具,然後慢饅吞吐       著。「哼……你……恨死我了……人家想要……它又沒用了……我不依……」      

  小嘴一面吮吸,還在不停的浪哼,陰戶內的浪水,就像開了閘似的,不停 的向外淌著。      

  「哼……你……它硬起來了……」黑珍珠忘形的吮著,又不好意思的將臉 偎在巨陽的旁邊,吃吃的笑著。      

  吳作知道她已浪得難過了,忙將她翻到身下,伸手揉著那一張一翕的陰唇。      

  浪水猛的沖出,她不由得打了個顫,大雞巴連挺了挺……

  「你……我癢死了……快點給我嘛!」她這時的浪態迷人極了,滿臉既幽       且怨的表情,小屁股高高擡著,等候著陽具的插入。

  可是吳作卻仍不慌不忙,他喜歡欣賞這小淫婦的浪態,尤其是在浪得忍不       可忍時的情景,吳作將手指滑進陰戶中,又掏動了幾下,她更浪哼了……,兩 頰火赤,浪水又猛的一沖。澆得他手指盡濕。      

  「唔!……陰戶裏面……癢得鑽心喲……你你你……」慾火燒得她,玉足 不停的伸動,伸手撞住巨陽就向陰戶上拉。      

  「姑娘……不要啦,我給你。」這時吳作才俯在她兩條玉腿中間,扶著大       龜頭在那淫水中摩擦著,直逗弄得黑珍珠緊咬銀牙,不住顫抖,雙腿狂夾住他 的腰。

  「你……快點……插進去嘛……」      

  吳作見她這種急相。猛的向前一挺,大陽具已連根滑入。

  「哎……唷……痛死我了……」挺進入陰戶的巨陽抵住了花心,但是吳作       並沒有抽動,他讓頂住花心的大龜頭一陣扭轉。

  黑珍珠已感到領受癢酸和麻癢混合的滋味難以比喻的快感,刺激得她人在       顫抖,花心收縮,陰道痙攣,連牙齒都在打戰,這時大陽具又向上提,上提得 快要脫出陰戶口。黑珍珠的心也跟方向上飄…… 得要飛出體外。      

  浪水不住的向前猛沖,陰戶裏更空得難受。「哎唷……我要死了……我要       你狠狠的……狠狠的插陰戶……快嘛……哼……」說著小屁股直挺,伸出了玉 臂摟著吳作的頭主動的吻在他的唇上,香舌也伸進他的口中直攪。      

  「姑娘,舒服嗎!」

  「唔!……哼……我要你狠……入死我的陰戶吧……」      

  吳作連抽了十幾下,她又緊張得嬌喘籲籲。「你……快……樂死了…… 快……插……我要忍不住……」      

  黑珍珠感到了極度的快感,恍似雷擊電閃,突然四肢緊摟著吳作。「你…… 丟了……停喔……」她一挺一縮的抽搐著。      

  但是吳作沒有停止他的動作,他要這淫婦更舒服,更快感。

  大龜頭在陰戶裏仍在不停的進出著,掏出來的浪水順著小屁股溝直向下       淌。

  又抽了過百下。

  她又忍不住心底酸癢,義再次汩汩的丟了。小嘴不由得又哼道。「哎唷……       我……我……又丟了……喔……不能再揉……哼……受不住了……」陰戶又出 水了……      

  吳作的大雞巴實在插得她太舒服了,陰精像開閘似的向外流。她通體趐麻, 全身細胞都在顫抖。      

  吳作見她兩頰火赤,星眼含淚,周身都在顫抖,那又深又熱的陰精,直噴 得不停,燙得自己龜頭趐麻,陰戶亦痙攣的收縮。      

  他忙緊摟著她,用舌尖伸入她的口中,直頂到口腔內,不住的運氣吮吸。       這才使黑珍珠未昏過去,見她媚眼又在轉動,已恢複了精神,這才用手托起潤       滑的肥臀又猛力的抽擦一會。然後緊頂看花心,一股滾熱的陽精「撲!撲!」 的射入她的花心。

  她又猛的一驚,再度丟洩了。      

  兩個人同時到達性慾的高峰。

  兩個人都緊緊抱著,腿腳互絞,口唇密接擠在一堆,不住的顫抖。      

  他、她都不敢出聲。

  兩人靜靜的咀嚼,珍惜這人生難得的一刻      

  良久,黑珍珠終于意味深長的歎了口氣。似詠贊,似歎惜,輕呼了幾聲; 「不枉我用盡心機,將你帶回來,帶給我一生難忘的歡愉!」      

  正當兩人歡樂之時,不料黑珍珠的大師姐粉碟兒剛從外面歸來。聽見房裏 有異聲,就從門縫隙望去。      

  眼前的是一幅活生生的春宮圖映入粉碟兒腦海中,看見吳作要人命的大家       夥……抽……插……美得令人神魂顛倒……尤其最後頂住花蕊幾下……      

  「哼……」粉碟兒不由得哼一聲,她看見房內的那種要死要活的情景,不       由得惹得她春心大動,陰戶的浪水狂流,全身都是軟綿綿的她斜偎在牆壁,腦       海中思潮如麻……吳作的那怪物……又粗……又長……又大……真急死人了!      

  這種滋味,真夠人受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心裏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在裏面亂鑽……      

  再聽聽……房內浪語如珠,尤其是黑珍珠那種淫聲……浪語……一定是在 舒服……美……      

  終于一切靜止了,她知道兩個人都洩了,可是她怎幺辦呢……      

  難以抑制的慾火,在體內燃燒……燒得她無法忍受……懶懶的站起嬌軀, 推門入內,裏面正是滿室生春的情景。      

  房間開啓,粉碟兒幽靈似的走了進去,地上散亂的放看男女的衣褲,床上       的人兒,仍在緊摟著,貼胸疊股的周身一絲不挂,一個是白色雪團,一個雄健       有力,粉碟兒看了,又是羞又是愛,悄悄的走到床前一看……只見黑珍珠正緊       纏著吳作,一條潔白的玉腿,還橫放在他的腰上,俏美的玉足,點著豔紅的寇 丹,就像五個含苞未放花朵,真有點迷人。      

  再向下看……粉白的肥臀之下,漆黑一片,「啊」!粉碟兒也驚住了,她       決不想到這妮子的陰毛竟這樣的濃密,不要問,這妮子淫死了,再向前一點,       看到那心愛的怪物,此時軟軟垂在黑珍珠的大腿根處,兩個人的小腹以及腿上 有一道道濕濕的痕迹,看起來怪難受的。      

  粉碟兒正在引頸細看,可是床上緊抱著人兒蠕動了……

  「嗯……」

  黑珍珠這才睜開一雙媚眼,和粉碟兒眼光相       。

  「啊……師姐……」黑珍珠驚呼了一聲,她羞得無地自容,忙低頭就鑽進 吳作的懷裏。      

  「恭喜你啦。」粉碟兒在調逗著。

  「唔……不要師姐來看……嘛……羞死人啦……」      

  「還怕羞呢!剛才那又哼、 ?韪 帖 @耍 ?

  「人家下來了……」      

  這時吳作見粉碟兒,忙欠身要起來,但卻被粉碟兒按住了。「不要起來, 兩個人再溫存一刻吧!」      

  「師姐……不要羞人嘛……好姐姐!」

  「這才像話。」

  吳作想要       開,卻又被黑珍珠一把摟住。無限羞意的說︰「你不能 開…… 呀,那可是要羞死人了。」      

  「有什幺怕羞的,又不是見不得人,來讓我看看。」粉碟兒說著就轉過床 邊,用手要扳開她的嬌軀,      

  「師姐,不要你看……好姐姐……」

  可是終于給粉碟兒拉過來,雪白的玉體,襯著那一大叢烏黑的陰毛,太迷       人了,粉碟兒用手輕輕的撫摸著。

  「喲,好美喲,爲什幺這幺漂亮?」

  「人家怎幺知道,姐姐還不是有。」      

  「我那裏比得你,那幺多,那幺長,要迷 死男人啦!」

  「師姐又來了,我不要你看了。」      

  「好,不說,不說!」

  「師姐,說真的,你也要……」      

  黑珍珠話剛說半句,忙止住了嘴,摟著粉碟兒,小嘴附在耳邊輕聲的說「真 謝謝師姐了。」

  「這才對,謝謝就完啦。」      

  「那……」聰慧的黑珍珠,立刻就想起來了,她用手一拉,就將粉碟兒給 拉到床上,伸手就脫她的衣服。      

  「啊!這是什幺呀,好妹妹你發瘋了。」

  「我倒沒有瘋,怕是有人急瘋了。」      

  黑珍珠不理那幺多,剎那之間,就將粉碟兒脫得像個白綿羊似的,渾身一 絲不挂。      

  此時房裏燈光明亮,照著叁個全裸的人兒格外的迷人。

  「還要惺惺作態呢?自己也不看看一條小褲快像水洗過的了。」      

  黑珍珠拿起粉碟兒的叁角褲在調侃著說。那上面已經是被淫水濕了一半,       在粉碟兒剛搶到手的時候又被黑珍珠給搶了過來,一把就給丟在床下面去。

  「人家浪嘛……」      

  「自己招認了就好,吳作快給師姐治治吧,她快要浪死了。」      

  吳作在旁邊看著這兩位美豔的少婦互相調笑,一個是光潔細緻,一個是雪       膚生輝,心裏不由得熱血沸騰,大肉棍漲得有六寸多長,紅得發紫,又亮又光 的大龜頭,不住的顫動。      

  「吳作,快給師姐舒服,舒服吧!」

  「不要……才不像你……哼……」      

  吳作知道粉碟兒已情慾難忍,要不是有黑珍珠在旁邊,恐怕早已自己就爬 上來了,所以他連忙轉身,俯在粉碟兒身上。      

  黑珍珠在旁邊,就坐起嬌軀,轉身俯在吳作臀部後面,伸出玉手扶著玉莖, 領向粉碟兒的桃花洞口。      

  粉碟兒這時早已慾火大焚;所以就自己張開玉腿,讓吳作俯在身上,由于       黑珍珠玉手的牽引,所以大寶貝很快的就在玉門口外頂住。吳作猛的一沈,       「唧!」的一聲,已進入一半,黑珍珠在後面圓睜媚眼看著這動人的一幕。

  「啊!吳作……輕點……脹死我了。」粉碟兒嚷著。      

  「師姐,痛不痛!」

  「還有一點……哼……」黑珍珠在下面看著,這碩大的陽具進去一半就不       動了,她伸手在吳作的臀部上一按。

  「啊……可頂死我啦。」      

  吳作也不知道,不由自主的向下一沈,六寸多長的巨陽全根盡入。      

  「哼……頂著人家的心兒了……哼……妹妹你壞死了……吳作……動嘛!」       此時粉碟兒粉面紅暈,圓臀開始在下面轉動起來,一個輕抽猛插,一個上挺聳 轉,這樣的百余下抽插。      

  「吳作!吻……吻……我……」

  粉碟兒此時心頭大亂,忙用手臂抱緊吳作的軀體,兩條修長的玉腿夾住他       的腰下,在下面觀戰的黑珍珠可看得更清楚了。

  只見陽具抽插中,陰戶被帶得紅肉吞吐,每次大雞巴一插,一股漿物便被       擠出來,順著粉碟兒的屁股溝流在床單上,直看得黑珍珠的淫性又起,陰戶又 在淌著淫水。

  「師姐……」      

  「嗯……」

  「師姐……我……」。

  「是不是……又浪起來了……」      

  「嗯……看得人家受不住了……

  「過來……讓姐姐給你揉揉。」      

  黑珍珠顧不得羞恥,兩只玉足伸到粉碟兒的頭這邊,自己自動的分開玉腿,       讓粉碟兒的小手給她揉著陰戶,可是她的美目,似在凝視著吳作的陽具,在不 停的插著粉碟兒的陰戶。

  「吳作……輕一點……」      

  「是……」

  他抽插得開始又急又猛,大雞巴狠狠的抽插。      

  「好……狠心……你……喲……插死我了……哼……頂……快……我要…」      

  粉碟兒突然緊張了,替黑珍珠揉動的手也拿回緊纏著吳作。「快……快……       哼……我要丟……哎……哼……死了……快給我大雞巴兒了……」

  粉碟兒軟了,可是身上的吳作卻仍是勇猛非凡。      

  「吳作……不能再動……了……我給你……給你……插死了呀……好妹妹… 替替我嘛……我真吃不消他……」      

  「好……我也難過得要死了呢……」

  這時吳作轉過身來,黑珍珠忙張開玉腿等待著,由于她的淫水早已潤濕了,       所以六寸長的巨陽一頂即入,連根頂進。

  「哼……好痛……你……」這突然而來的滿足,使她周身猛顫,忙將粉臀       上挺,用兩只玉足架在床上,幾乎形成一張彎弓。

  「哼……快點動……哎唷……好癢……喔……太重了……小冤家……大雞       巴……擂死……吧」。這次黑珍珠更浪了、滿嘴淫詞浪語,「我又要丟……丟 了……快…頂……」      

  「姑娘……快來……扭啊……我也要丟了………哦………大雞巴又給…… 玉門咬住了……我受不了………姑娘……姑娘……扭……」      

  吳作又一次將黑珍珠帶至性慾的高潮,叁個人都洩了……。      

  在一旁軟癱的粉碟兒,看見兩個人也都丟了,忙轉過身來,讓吳作躺在中 間,拿了一張毛氈蓋在叁個人身上。      

  「大家都累了,吳作,摟著我和黑師妹睡!」
| JKF捷克論壇
  吳作左擁右抱的摟看兩位嬌滴滴的美婦,叁個人同入夢鄉。      

  幾天之後,黑珍珠信守諾言,把吳作放了,並給了他一筆金錢送他回家。


| JKF捷克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