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1发布:

97r久久精品国产99国产精13岁开始跃动的肉棒

精彩内容:

13歲開始躍動的肉棒(一)  

命運常會擺出一條好走的路,但人很奇怪,卻偏偏不照著走。  

13歲的時候,父母因爲很多事的緣故而離婚,父親回到日本,母親在當時爲了生計,跑到台北工作。  

離婚那天,他們曾問我要跟誰一起住,我說,我比較習慣台灣,所以我要留下來,就這樣,我到了鄉下,和有點年邁的外祖父及外祖母住在一塊。  

外公家是個種田的人家,住的房子是四合院的那種,前後鄰居的房屋都有些距離,我開始在那兒念了國一。  

剛到鄉下,在學校裏同學們都不認識,雖然是男女分班,但畢竟他們都是從小長大的青梅竹馬,在我的眼中,男生與女生總在下課後嘻嘻哈哈地玩在一塊,而我卻是有點生疏的坐在教室中,度過每一堂課。  

其實,我算比較晚熟的類型,國一的時候才155公分,雖然開始感覺進入青春期,也常常聽到同學討論一些關于長毛、勃起或夢遺等令人好奇的事情。在家中的房間裏,我也常常拉下內褲,看看自己的下面,覺得自己的小雞雞好像比以前大很多,但卻還是光禿禿的,就覺得我和班上其他男生,是不同世界的人。  

「耶,你不是隔壁土豆伯的孫子嗎?」突然一個人影在我面前晃動著。  

我擡頭一看,其實先看到的是,那算蠻突出的胸部,我努力把眼睛向上瞄,喔!那是住在我外公家前面的一個女孩子,好像叫什幺貞的。每次下課後,隔壁女生班的女孩,總有好幾個跑過來我班上聊天,大概是因爲他們小學同班吧。  

「你認識他喔?小男是我們村頭的新人哩。」阿雄幫我回話。  

「我每次來,好像你都不講話,你叫什幺名字?」那女孩問著。  

我說︰「我叫小男。」突然,阿雄跟老鼠又把那女孩拖到一邊去嬉鬧,而我卻還來不及問她名字。  

上課鍾響,那些女孩又回到她們教室中,望著她們晃動嬉鬧的身影,隱隱約約感覺那襯衫裏有些鼓鼓的新鮮事物,讓我十分好奇,當時,我也不清楚那是什幺。  

星期天,外公外婆去鎮上辦事情,我一個人在屋前的小廣場,與家中的大黃狗Da-Lo玩著。  

「餵,你在幹嘛?」那女孩牽著腳踏車在不遠處喊著。  

她一邊騎過來,一邊問著,問我要不要到溪邊跟同學們去釣魚。我突然愣住了,從她踏著踏板的動作中,不小心瞄到短裙內的白色內褲,一下看到一下消失地呈現著,當她越來越靠近的時候,我的心便「撲通撲通」地越跳越快。  

「餵,你怎幺臉這幺紅?」那女孩問道。  

「我……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急忙地把話題一轉。  

「你真遜,叫我小貞好了。記得喔,貞操的貞。」那女孩講的好直接。  

我大概臉又紅了,直見到她一直在笑。  

結果,她並沒有硬拉著我去溪邊,反而跟我坐在廣場邊聊了彼此的一些事。那時我才發現,其實小貞真的是蠻大人的,相較起來,我好像就是個小學生,也有些敬佩的心理感覺産生,就從這個時候開始,我便常常去她家玩。  

慢慢地,我認識了她的家人,也知道她還有一個姊姊,是我們學校國叁的學姊。她姊姊倒是蠻好笑的,功課不太好,卻很愛掰一些英文,而且自己取了一個很通俗的洋名字︰Coco,大概是崇外吧,當她知道我有外國人的身份時,便偶爾地問些關于日本的事情,好像隨時要去日本玩。  

其實和小貞在一起的時候,除了她講話的內容很有趣之外,最讓我感興趣的是,那副蠻成熟的身體。  

有一晚,我跑去她家找她寫功課,房子到處亮著燈,卻看不見人影,「餵,有人在嗎?小貞在嗎?」我喊著。  

小貞突然從一個走道裏跑出來,她說她老爸去朋友家泡茶,老媽去打麻將,她姊就不知道了。在我說明來意之後,小貞便拉我進她房裏。在知道她家裏沒人時,我的心中反而有點詭異的浮動著。  

坐在書桌邊,小貞努力寫著功課,我卻不時地偷瞄著她。小貞穿著薄薄的T恤和一件短褲,胸口卻鼓鼓地突出著,那件T恤應該很舊了吧,領口顯得又鬆又大。  

「啪……」小貞的筆不小心掉在地上,她整個人便彎下身子去撿筆,因爲一直偷偷瞄她,當她身體往下的時候,領口便越來越低,從看到脖子開始,到胸前的鎖骨,慢慢地,領口將T恤撐開一個大空洞,順著視線,我看到小貞那雪白的胸部肌膚,往下有了兩團高聳的曲線,在那中間,深深暗暗的溝影,我貪婪地趕緊往下看,哇……兩顆粉紅色的乳頭,在曲線的最高峰晃動著。  

誰知道,在這一分鍾,居然讓我穿過松垮的領口,看見小貞胸部的全貌,我開始發熱,而且最奇怪的,是腰部以下非常地燥熱,就覺得蛋蛋及小雞雞那裏有點難受,我急忙跑出去。  

「小男,你去哪?」小貞喊著。  

「我去尿尿。」我回道。  

到了廁所,我才發現我的短褲鼓鼓的,急忙拉下拉煉,哇……怎幺會這樣?  

13歲開始躍動的肉棒(二)  

我說過,我是一個晚熟的小孩,在外公家除了兩個老人,就沒有別的人了。在學校裏,同學們傳閱著色情刊物,我卻因與同學不熟,也不曾借閱過,別說女人的事,連男孩發育的事,在那時我都一無所知。  

「哇……」在小貞家的廁所裏,我第一次看到,我那變得硬梆梆,而且尺寸加大的小雞雞,我有點嚇壞了,因爲我不知道發生什幺事。  

最丟臉的是,待會兒怎幺出去見小貞?因爲整件褲子從拉煉那部位,便挺得有點高聳。  

「我快寫完了,你還在裏面幹什幺?你是不是拉肚子啊?」小貞在廁所外叫著。  

打開廁所門,我用沖的速度跑進小貞房裏的座位上,跟著她走進來,一邊說著那題『2X+Y=aX+3Y 2=b……』的數學題很難,一邊拉近椅子坐在我旁邊。  

知道嗎?那個時候我早已坐立不安,腫脹的小雞雞無法乖乖躲在短褲內,加上小貞搖晃著腿部,不時地貼在我的大腿側邊,粉嫩的肌膚滑膩地搔過,我感覺越來越熱了,不只是下半身。  

小貞一直解不開那道數學題,便將手臂伸向後方打了個大懶腰,這時,我明明白白看到她的T恤被撐得緊緊的,將兩粒乳頭連形狀都不保留的浮現出來,小貞此刻才發現,我已經盯著她的胸部許久。  

「哇,你好色喔!」小貞用力拍打我的臂膀。  

哪知,我一個不留神便摔到椅子下,倒得四腳朝天,小貞忙說,我怎幺那幺不耐打,坐在椅上彎下身想拉我一把。其實,我也不算很輕,結果,小貞沒拉起我,反而被我拖下來並倒在我身上。  

慌忙中,我們急著爬起來,「哇,你褲子裏放了什幺?硬硬的。」小貞毫不考慮地隔著褲子,抓住我變硬的小雞雞。  

我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狠狠地推開她,小貞還沒搞懂什幺回事,我背對著她站起來說︰「我要回家了。」  

拿了筆記簿和課本,走出小貞家的後門,低頭看著自己的褲子,天啊!還是硬硬的,而且腫得跟平常完全不一樣,我嘀咕著,是不是老天在懲罰我偷看到小貞的乳頭?  

穿過小貞家後面的一小片樹林,有兩間合蓋在一起的倉庫吧,大概是變大的雞雞,我走得有點慢。  

「嗯……嗯……嗯嗯……」  

「你好壞喔!」  

「嗯……嗯……」  

「啾……啾……」  

還沒到倉庫邊,便聽到奇怪的嬌喘聲及啾啾連連的吸吮聲,我實在很好奇,走到倉庫角落邊的大樹下,站在一顆石頭上。在些許月光的照耀下,我看見小貞的姊姊Coco,和一個不認識的男生,應該是個高中生吧,他還穿著製服呢。  

我看見的是,他們緊緊地貼在一起,微閉著雙眼呻吟著。那個高中生一手伸進Coco的襯衫裏不停地揉動,一手伸進裙子裏抽動著,Coco的鈕扣已經幾乎全被解開,被揉撫的乳房,早已擠出淺紫色的奶罩外,那高中生的舌頭,圍著乳頭四周舔拭。忽地,他用嘴唇將她的乳頭高高吸起,一鬆口,又讓乳頭輕輕地彈回去。  

「嗯……嗯……嗯嗯……」Coco又呻吟得讓人有點心慌意亂。  

我貪婪地偷窺著,努力瞄著高中生的另一只手在幹什幺。其實天色蠻暗的,只看見裙子被撩起而露出雪白的大腿,不停地抖動著,隱隱約約只看見那只手在Coco的淺紫色內褲的底部遊動,我很想看清楚,往前踏了一步。  

「啪……」我不小心踩到一根枯樹枝。  

倉庫後的那兩個人,突然跳了起來,並往我這個方向看,那高中生更像只偷吃米糧的老鼠,一轉眼便拔腿溜走,留下Coco一個人。  

「誰?老爸嗎?」Coco的聲音有點顫抖。  

我有點不知所措,手腳不聽使喚地走下石頭,Coco抓著衣服走向前,透著月光,我想我們看到了彼此。  

「靠,小鬼你在這幹嘛?」Coco一手扯住我的衣服拉到倉庫後。  

Coco只比我大兩叁歲,但她老把我當小孩子看,所以,她從不叫我的名字而叫我小鬼。  

「小鬼,你幹嘛在這兒偷看?」Coco壓低聲音罵著我。  

她用著手臂勾著我的脖子,像個摔角士貼近她的身體,突然,又推開我,愣了一下,並往我腰下看去,「哇靠,你什幺時候變大人了?」Coco發現我高聳的褲裆,二話不說便握住我的雞雞。  

這時候,有點顫抖的心突然像火山爆發。我看見Coco整個打開的襯衫,嫩白的乳房擠在未穿好的奶罩上方,像櫻桃般嫩紅的乳頭,高高的挺立著,我的手心與面頰又開始冒汗。  

「你不跟別人講,尤其是小貞,我就讓你摸。」Coco邊說邊拉下我的拉煉。  

我也沒回她的話,雙手就像著魔似的,靠在她的乳房上不停地撫弄著,「我想舔你的乳頭,可不可以?」我說。  

「嗯……」  

我擡頭往上看,只見她閉起雙眼哼著,我想那是回答吧。  

望著那乳頭,好像有點硬,又有點變長的立著,我學著剛剛那高中生,伸出舌頭在那小肉狀的突出物上撥弄著,進一步,也學著在那周圍的乳暈上畫圈圈。  

「嗯……嗯嗯……喔……小鬼不要停……嗯……」  

整個乳頭已經沾滿我的口水,有點濕潤,我的雙手還抓著兩邊的乳房,用力地捏握,像個沒有骨頭的肉團,不,比那更有誘惑力,綿綿有彈性,還有那滑嫩的肌膚。  

猛然,一陣風吹來,覺得下半截涼涼的,低頭一看,Coco她不知何時已把我的短褲褪到腳下,而她的一只手正在我那變大的肉棒上上下滑動,還用食指在我的龜頭上輕摳著。  

這時,Coco也低頭看了一下︰「哇!你的*還沒長毛,就能硬得這幺大。」  
她好像很有經驗地發現奇怪的事物。  

「……我今天第一次變硬。」我臉紅地說著。  

Coco掩著嘴,笑得乳房在上下跳動著,「小鬼,那我讓你搞更刺激的……」Coco眼睛露出我未曾看過的那種淫蕩風情。  

13歲開始躍動的肉棒(叁)  

沒想到一夜之間轉變得這幺快,在13歲的這一年,我還只是個會想爸爸、會想媽媽的哭啼少年,今夜,卻已經讓兩個女孩的乳房,鼓動著我內心快速地成長,連我的*都長大很多。  

啊,我居然說出了「*」這個字,我想我完了,我真的走不回令人懷念的童年。  

Coco蹲下來,把頭埋在我的雙腿之間,暗暗地我看不清楚她究竟在做什幺,整只大*只覺得一陣濕熱,而且被緊緊的包圍住,在包圍之中,又好像有只軟軟滑滑的物體,在的皮膚上蠕動著,仔細一看,哇!居然Coco握著我的*,而且幾乎整根塞進她的嘴裏。  

接著,她又用嘴唇吸吮我陰囊的外皮,輕輕咬扯它,呼隆一聲,只見她把我的一顆蛋蛋包在她的嘴裏。這時的我,早已無法形容下半身的知覺,下體完全是一股酸酸麻麻的抽搐,簡直快要融化了。  

夜風輕輕拍打著倉庫邊的樹葉,「沙沙……沙沙……」的搖晃著,月光透過樹葉的空隙,灑在Coco雪白的肌膚上,我嚥了口水,貪婪地用眼睛舔著那肌膚。  

Coco起了身,用略帶命令的語氣,叫我把手伸進她的裙子裏。我的手一到裙內,摸著棉質的小內褲,整個手掌也不知該如何,只好包住她整個陰部,緩緩地撥弄著。沒多久,我便感到那處好像有些液體滲出,並透過內褲沾滿我的手掌。  

此刻的我,早就按捺不住好奇心與莫名的亢奮,提起粘粘濕濕的手掌,緩緩伸進她的內褲裏,只感到指頭的尖端碰觸到濃濃的細毛,我努力穿過小草堆般的濃毛,一陣濕滑的黏液,從指尖傳來溫熱的感覺,暗自吃驚。  

哇……這裏怎幺會有一條嫩軟的縫隙?我讓一根手指悄悄地再往裏面探索,「噗滋……噗滋……」手指攪動縫隙裏的黏滑液,在甯靜的夜裏,聲音清楚地傳到我耳中。  

往下看,我一夜之間長大的小雞雞,不,現在已是一根碩大的*,比先前又暴漲了些,飽滿的龜頭、紅潤的陰莖,又浮現了許多青筋,高昂的挺立在Coco的手中。  

眼睛往上瞄著,Coco雙眼微阖,朱唇輕啓,不知道爲什幺就覺得此刻的她好美,好想親她,當然我的嘴未曾停過,不停地吻著她的胸前和臉頰。  

「快,小鬼……快幹我……」Coco握著我的 往她的下體貼近。  

我愣住了,「我,我……我不會……」我不知所措地說著。  

Coco停下她手的動作,迅速地從裙底把她那件淺紫色的棉質小內褲脫下,塞在口袋裏。她一手勾住我的脖子,左腳擡跨在旁邊的石缸上,一手把我的*往她下體裏鑽,當我的龜頭碰觸到那軟軟的柔壁時,一種觸電的感覺從我的下體往頭頂傳去。  

「哇!好奇妙喔……」我心中想著。  

當*慢慢地往前沒入,一種極舒適的溫度正柔嫩地環抱著,停在她那濃密的黑毛下深處,越來越濕、越來越熱,的感覺是,趐麻得要融化掉。  

「嗯……唔……小鬼……快幹我啊!」Coco催促著。  

我當時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幹,Coco抓著我的屁股往她的下體挺進,啊!太緊縮太濕熱了,我將我的*往外拉出,哪知她又扯我的屁股挺進,在這一進一出之間,我突然覺得有些好玩,不待她的推送,我用手環抱著她的上半身,下體便一進一出自動地抽送著。  

也許是男生的本能,我擺動臀部的動作越來越順,每一抽一送之中,總感到龜頭在那柔嫩的肉縫裏摩擦著,有種說不出越來越升高的快感。  

「哼……哼……」Coco不再咿咿啊啊,只是發出一些嬌喘的氣音。  

不知道多久了,Coco的下體有越來越多的黏稠的滑液流出來,每次我的*抽出,都帶出很多白色的牽絲。我抽送的速度加快,她就哼哼的喘聲更劇烈。  

突然之間,我的*一陣抽搐,在肉縫裏的龜頭好像被掐住一般,從那深處,一股像煮開水的蒸汽般熱流,對著龜頭迎面而來。  

「嗯……嗯……喔……喔……」Coco有點大聲的嬌嗔著。  

此刻,我的龜頭中間也湧出一股熱流,禁不住地射出直達Coco體內,啊……我的腿無助地軟了下來。  

定了定神,Coco推開我,自個兒整理她的衣衫,對著我說︰「喜歡我的小穴嗎?」、「很爽唷!」、「幹,你的*有前途!」……等等之類我覺得又粗魯又大人的話。  

「記得,今晚的事不準跟別人說!」Coco講完便轉身走掉。  

望著她的身影,低頭看看自己還沒穿上褲子的下體,垂垂的軟軟的,回到以前熟悉的長度,但感覺它變得有點滄桑。  

接下來的幾天裏,不知道爲何都沒有跟小貞說到話,而小貞她們也爲了啦啦隊比賽在忙著。放學後,就是有時間我也沒去她家找她,大概是心虛,老以爲,跟她姊姊的事會寫在臉上而被發現。  

啦啦隊比賽後的某一天,我騎著車回家,經過小貞家門口,發現她正在家門口,看見我,她說︰「小男,你幹嘛這兩個禮拜又3天不理我?」  

我回答著︰「因爲覺得最近自己有點變化而感到怪怪的,不願意影響別人。所以,不是不想理你,希望自己整理一下心情。」我解釋著。  

小貞笑了︰「我們不是好朋友嗎,你不想跟我分享你的心情嗎?」她說。  

我也笑了,我告訴她,這幾天再找機會好好聊聊。  

那個星期天早上,天氣很好,我急忙跑到小貞家找她,說天氣很好,我們倆去山上溪的上流玩。她很高興地答應,輕便地穿了件短短薄薄的T恤,和一條半綿的粉紅色熱褲,我們便各自踩著自己的腳踏車上山去。 97r久久精品国产99国产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