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1发布:

暴力强奷女交警BD电影【女主播张x慈的诱惑】作者不详

精彩内容:



             女主播張x慈的誘惑


字數:11625字

  自從阿慈成了林主任的性奴以後,幾乎每天晚上都要接受林主任的調教,由于林主任從中作梗,阿慈更失去了新聞首席女主播的地位,由其他人頂上,阿慈心有不甘,但可惜自己又受制于人,不可以作任何反抗,只好逆來順受,加上阿慈本來是一個十分淫蕩的女子,現在每天都有林2主任跟她做愛,她都覺得十分滿足。

  今天阿慈要跑到街上采訪新聞,自從榮升了主播之後,阿慈都已經很少出外跑新聞,今天天氣十分炎熱,阿慈在采訪車上已脫去了外套,引得司機及今天同行的林主任都食指大動,林主任在外出之前更加要阿慈在陰道內塞了一只遙控的震旦,希望進一步調教她,林主任在車上已不時將震旦的勁度不時調校,時大時小,令阿慈不禁叫了出來,好只好扮作咳嗽,司機亦不大爲意。同時阿慈手上拿著的文件,根本看不入腦,因爲好根本不可以集中精神。

  到了采訪場地,好辛苦才完成了新聞稿,正打算回公司做後期,林主任在回程的車上又有新搞作。當阿慈一上車時,林主任給了一支水比阿慈飲,原來阿慈喝的水已經被事先加了強效的春藥,阿慈在車上突然覺得體內開始發熱,而精神特別亢奮,她也沒太去在意,只是專心在文件工作。

  只不過她覺得有點熱,將頭發劄成了一束馬尾。

  這時,在藥效漸漸發作之下,阿慈體內逐漸的發熱,陰部裏面更是開始搔癢起來,而她的臉上已漸露紅潤,耳邊也慢慢的翁翁作響。

  就在這個時候,好發現回程車並不是回公司,而是向另一個方向進發,林主任右手隨即搭上了阿慈的肩,說道:「今晚比d新刺激你!」

  同時采訪車上又突然之間播出了自己同林主任做愛的片段,螢幕上的自己正脫光了身子躺在床上跟林主任激烈的做愛,在強烈的抽插下,阿慈的乳房劇烈的擺動著,各種皺眉擠眼的表情更是伴隨著不絕于耳的淫蕩浪叫,看得阿慈兩眼發直,臉頰發紅,呼吸也加快了喘息,心如鹿撞,下體更是愈加搔癢難耐,大腿微微相互摩擦了一下,以期能稍稍止癢,屁股禁不住扭了一下,頓時陰部分泌了不少淫液。

  林主任一直在斜眼看著阿慈的反應,她的這一切反應看在他的眼裏,看時機來了,也不客氣的說:「阿慈啊!我而家想同你撲野!」

  阿慈還稍有一點理志,正想回罵,但立即被藥效克制了下來!

  林主任看著阿慈由憤怒的眼神轉成半閉的媚眼,只見她嘴唇一咬,反手便將她上身的恤衫!

  阿慈的衣服還沒離手,林主任隨即動手身到阿慈背後去解她的胸罩,阿慈配合的將雙手高舉方便他行動,林主任解下阿慈的胸罩時,阿慈露出了堅挺的胸部,但她也立刻用雙手護住自己的雙乳,又羞澀的倒入林主任的懷裏。

  這時林主任右手摟著上空的阿慈,左手卻去解開褲子的拉煉,掏出他的陽具,林主任拉著阿慈的手說:「阿慈幫手搞下佢先。」

  林主任說著便拉著阿慈的手握住自己的陽具,開始上下套弄。

  阿慈手裏握著溫熱的肉棒,心跳速度加快,陰部又分泌了部分淫液。

  「繼續動,不要停喔!」

  林主任這幺說,阿慈還真的繼續一邊看色情影片,一邊幫林主任握緊肉棒上下套弄。

  而林主任這幺做也是有原因的,他騙開阿慈的手之後,摟著阿慈的那只手就可以繞過阿慈的背後直接玩弄她的乳房。

  當林主任的手指柔搓她的乳頭,阿慈宛如遭受電擊,她的下體一縮,立刻分泌了大量的淫液,她也明顯的感覺到內褲濕淋淋了。

  此時阿慈沉浸在乳頭被揉搓的快感中,一邊幫林主任打手槍,過了片刻,阿慈忽然覺得手裏滑滑的,低頭一看,原來是林主任的陽具流出了潤滑液。

  阿慈當時在藥效發作之下無法拒絕任何誘惑,她雙手握著陽具,伸出舌頭低頭便舔了一下龜頭,覺得味道鹹鹹的,又舔了兩舔,含了進去。

  後來林主任幹脆脫掉褲子,教阿慈跪在他前面,阿慈就在行駛中的車廂內爲林主任口交。

  這時,司機也開始不能集中精神駕駛……

  「先把邊緣舔一圈……喔……對……就是這樣……中間那條馬眼縫流出來的要舔幹淨……對……對……有點鹹沒關系……來……把整個龜頭都含住……來……把嘴張開……對……就是這樣……含進去……吸一吸……裏面有好吃的……把裏面的吸出來……對……做得很好……輕輕的含著陰囊……有點毛不要在意喔……」

  「好……嗯……嗯……乖……然後把龜頭吞到你的喉嚨……把整支都吃進去……來……喔……很好……那個毛跑進去鼻孔裏要忍一下喔……嗯……對……不要用牙齒……很好……用嘴唇……來……摩擦你的兩頰……讓臉頰股出來……嗯……很好……來……開始上下吸……進進出出的喔……」

  林主任好像在教一個女孩子如何口交似的,司機終于都找了一個比較幽靜的位置將車子停了下來。

  司機拉下了座位,一邊動手解開自己的腰帶跟褲子。

  林主任看到他回來了,立刻說:「餵!我被她吹得快爆!快d換位!」
  說著司機已經脫得全身只剩上衣及腳底的襪子,挺著硬幫幫的陽具沖過來了!
  林主任一起身,司機便替上,阿慈還沒搞清楚怎幺回事,手裏已經換了一副陽具,不過這副陽具比剛剛那一副又長了兩寸,粗細卻是一樣!

  阿慈不禁心裏又驚又喜!張口就吸吮了一下,一吮果然發現,這副陽具好鹹,遍身汙垢,但阿慈已經吹上瘾了,便不顧撲鼻而來的腥味,嘴巴一張,就把剛剛的動作全部再做一遍。尤其當司機舉起雙腳讓阿慈舔他的肛門的時候,那股腥臭撲鼻竟又更增加了阿慈的性欲!使得阿慈又更加奮力的吹弄司機的陽具。

  林主任起身繞到了阿慈的身後,掀起了她那條套裝裙,馬上就見了阿慈的內褲中間已經有一大圈浸濕的痕迹了,林主任呵呵笑了兩聲,說道:「喔!你看看!佢濕x哂啦!」

  說著林主任便動手脫去阿慈的內褲,阿慈也配合的分別擡起左右腳脫離內褲的束縛。

  林主任脫下阿慈的內褲後一丟便丟給司機,司機順手一接,便張開內褲看看底部整片的淫液汙漬。

  阿慈頓嘴裏含著司機的陽具,不好意思的看了司機一眼,隨即又回到上下吸吮的動作。

  這時林主任已經舉起他的陽具對准阿慈的陰戶准備進攻了,他撥開阿慈的股間,腰力輕輕一推,林主任的大陽具便慢慢的送入阿慈的陰戶裏,約進了一半,阿慈微微皺了眉,嘴裏含著陽具悶哼了一聲。

  只見林主任的臀部微微一縮,又挺進一寸,就在他這樣挺,縮,挺,縮的幾個回合間,六寸長的家夥已經盡數沒入阿慈的私處了,阿慈的嘴裏動作稍緩了下來,鼻子裏的喘息已經開始急促,嘴裏不時的發出「嗯……」「嗯……」的悶哼,上下兩個口都正在同時滿足兩只陽具,但是最感到滿足的卻是被夾在中間的女主角。

  林主任抓著阿慈的屁股奮力的沖刺,雖然阿慈的下體分泌了很多的潤滑液,但是她陰道的緊度還是造成過大的摩擦力,林主任每次縮臀都把阿慈陰部的肉給翻出來,阿慈嘴裏發出的「嗯……」「嗯……」叫聲也越來越快,越來越大聲,過沒多久,林主任已經快受不了了!

  「這樣不行!太緊了!真的太緊了!」林主任咬著牙,皺著眉道。

  後來林主任抽插的速度加快,阿慈「嗯——」的叫聲拉長了,且聲音也變得尖銳,但是嘴始終沒有離開司機的陽具,而林主任的表情也逐漸的扭曲變形,好像很痛苦的樣子,說道:「不行了!要來了!射了!射了!」

  最後他奮力一插,把他的陽具整根插進阿慈的陰戶裏,同時頭高高的向後仰,「哈」的叫了一聲,把他睾丸裏制造的所有精液全部一股腦的射進阿慈的陰道裏去。

  林主任喘了喘才把陽具從阿慈的陰戶裏拔出來,司機見狀後跳起來說:「好!輪到我了!」

  說著便將阿慈扶起來讓她躺在沙發上,司機隨即動作熟練的舉起阿慈的兩腳並張開,下面的巨蛇已經鑽進阿慈的小蛇洞了!

  因爲剛剛有林主任的精液在阿慈體內,司機的進入頓時變得滑溜,他一口氣插到底,龜頭頓時重重的撞在子宮頸上,阿慈立刻來了一陣強烈的快感,張嘴大聲淫叫!

  阿慈的嘴巴尚未合攏,林主任半軟的陽具立刻送上嘴來。

  「乖!幫我吸幹淨!」

  現在阿慈的嘴一碰觸到陽具,就像嬰兒遇上奶嘴一般,側過頭,伸手一抓,張口便吸吮起來。

  此時司機在下面奮力的撞擊,每次都頂到子宮,阿慈真的是爽到了極點,高潮一次接著一次的來,只見她一會兒皺著眉頭,凹著兩頰吸吮林主任的,一會兒張嘴大叫,還不是在咳嗽,氣喘。

  過了片刻,林主任的陽具又被阿慈吹硬了,阿慈也不知停止的繼續幫林主任吹弄。

  司機則只是一味的蠻幹,似乎阿慈當作泄欲的工具,完全不顧阿慈的感受,雖然如此,阿慈也已經爽到翻來覆去的,高潮的次數也已經難以計數了!!
  而林主任也因爲剛射了一次,這次支持得較久。

  阿慈說她當時第叁口吞完,另一波高潮立刻來襲,她張口大叫,整個嘴裏唇邊還黏附著一層精液。

  這時司機也已經受不了了,他低聲一吼,便把龜頭頂住阿慈的子宮口,把一股又一股的精液直接送入阿慈的子宮內,阿慈說司機射了差不多有叁十秒,量之多令人難以想像,但是因爲司機的粗棒加上阿慈超緊的陰部,使得所有的精液無法經由她們倆的交合處滲出來,而全部擠進了阿慈的子宮內。

  兩天後,林主任打電話給阿慈,初初都說話客氣,但之後就借詞挑引,言詞中亦帶有淫意,令阿慈聽了心情蕩漾,有極度需要男人慰寂的感覺,于是迷迷蒙蒙地按照他所給的地址,一個人去了他的住處。

  地方是單身公寓,當時他的門並沒有上鎖,阿慈推門而入,見一個陌生男人就坐在床邊,他上身赤裸,下身只穿一條底褲。

  阿慈面上一熱,這個男人叫她叫順手關門。

  關好門後,他便站起身來,走近阿慈的身邊,望到他隔著內褲被巨大陽具撐起之處,不禁心跳加劇。

  之後,他隔著衣服撫摸阿慈,慢慢脫她的衣服,阿慈緊張地用手擋住胸部,他脫下阿慈的內褲,令她又不得不放棄上面掩住下面。

  阿慈被他脫精光,當時覺得滿面發滾,直覺上很想立即和他性交,但心中亦難免非常羞恥,因爲感覺上自己與一個妓女無異,一個專業的女主播,居然要成爲一個私鍾女郎,都全因爲自己的任性。

  這時男人也已脫下內褲,右手將阿慈抱住,左手摸住阿慈的右乳房,而下面用巨大的陽具貼住阿慈下體。

  當時阿慈的淫念愈升愈高,終于沖昏了理智,只希望他盡快將陽具插入,盡快將自己淫辱,才可以消去欲火,但他只是眼定定地望著阿慈,左手慢慢愛撫阿慈的奶頭,而阿慈忍不住想用手握著他的肉棒。

  猶豫間,他一手搓在阿慈陰唇,把阿慈的陰戶一反,阿慈當時只覺雙腳一軟,就跪在他面前,他便將他肉棒放入阿慈口中,阿慈又含又舐,並教阿慈如何舐吸睾丸。

  玩一會兒後,他把阿慈放在床上,再慢慢撫弄阿慈豐腴的乳房。

  當他摸到阿慈下體時,他說∶「你的陰毛又多又密,真是天生大食女人,相信你一定多水多汁。其實,我睇新聞時已經睇中左你,就知我一定可以除哂你d衫,可以同你撲一次,短幾年命都制的。」

  當時阿慈聽得羞慚難禁、無地自容,也被他的好話贊美聽得飄飄然,而且阿慈下面的大小陰唇也被他撫弄到又騷又癢。

  阿慈再也忍不住了,自願將兩腿分開,于是,他將肉棒插進阿慈下體,跟著拼命地狠抽猛插,而阿慈亦扭動臀部,陰穴一張一合夾吮著他的肉棒,興奮忘形地呻吟呼叫,高潮一浪又接一浪。

  大約二十分鍾後,男人那又濃又稠、強而有力的滾熱陽精猛地直射入阿慈子宮時,那種美妙感和舒服,使阿慈真正地嘗到男人的滋昧。

  一星期後,那男人又打電話給阿慈,阿慈當時心中十分不安,既很回味他給自己的快樂,但又覺得被玩弄、羞辱。

  想了又想,終于禁不住他在電話裏細語情挑,春心蕩漾之下,又去了他處,到達後才知他另一個男人亦在場。居然是公司的林主任。

  男人見到阿慈後,隨即叫阿慈脫光身上的衣服。

  阿慈目瞪口呆地站著,不願在林主任面前脫衣服,但男人大聲喝阿慈,他說阿慈如果不脫,就即刻離開,佢就通會將佢d相公開出來。

  當時林主任走過來做好人,他一邊和男人講情、一邊動手替阿慈脫衣服,那時阿慈心裏忐忑不安,就任由他解開衣鈕,敞開上衣。

  阿慈並沒有戴胸圍,他一手就握住阿慈胸肉,還用手指在阿慈的奶頭輕捏慢撚。

  阿慈即時面紅耳熱,周身騷癢,一下子就想到性交那回事,但又見到有點兒難堪。

  當時男人又開口說∶「林主任同我講你好正,成日同你搞野,我就睇下你地點搞,有幾激。」

  阿慈當時亦已情動,更不想作拒抗,把心一橫,反而自己脫個清光,任由林主任在搓摸,更敞開兩腿,將他抱入懷中。

  當時,阿慈覺得只要是男人的話,誰都可以上,但林主任仍然只是保持著輕撩慢撚,沒有對阿慈進一步行動。

  直到阿慈下體淫水不停地流出了,于是他才推阿慈在床邊,將阿慈兩腿拍開,一條肉棒直插入阿慈陰部深處,一陣急攻,他的東西果然不小,插得阿慈十分過瘾。

  他休息了一陣,便要阿慈口含他的肉棒,另一手則撫摸阿慈的奶頭,一會兒後,他又硬了起來,再次提槍上馬,他讓阿慈伏著,從後面將阿慈下體直插至底。
  阿慈被林主任幹時,男人一直在旁邊看,阿慈覺得羞愧,但也更興奮。
  後來男人也過來,把他的東西塞進阿慈的嘴裏,他倆簡直搞得阿慈欲仙欲死……
  隔天阿慈查過那個男人,知道他是黑道中人,心中大感不安,原來是林主任嗜賭如命,在澳門欠下了一屁股債,得罪了黑幫人物,就以自己的女同事,一衆女主播爲招徕,爲你還債,怪不得林主任對這個男人言聽計從。

  數日後,男人出現在林主任的睡房中,是個大約叁十歲左右的精壯男人,粗線條的外形,流氓模樣,身高五尺五,說話粗俗。

  阿慈昨晚在林主任家「服侍」他,因此她身穿一件過的淺色吊帶睡袍,未戴奶罩,兩粒奶頭若隱若現,一雙勾魂的媚眼望著男人,男人亦不客氣,上前擁抱著她,雙手從後身將她一對肥奶上下搓揉。

  阿慈面紅耳熱,不勝羞慚,林主任老是偷眼望著阿慈,心想:不如送佛送到西吧!便說∶「你們放心玩吧!我出去一下!」

  男人∶「你留下!」

  望著阿慈淫浪地蠕動著肉體,任男人將她的睡衣和底褲通通脫下,並要她伏在桌子的邊沿,從後面玩弄她的屁眼及陰唇,她也無顧忌地地呻吟,男人更將手指插入她下體,她「啊!」一聲,雙手震動,並開口叫道∶「阿慈……阿慈……阿慈要呀!」

  男人迅速脫光自己身上的衣物,將肉棒拿出。

  哇!真的比林主任大好多,他並不即時插入,而是將肉棒在阿慈的陰唇上慢慢磨擦,見她不停地叫喚∶「好癢呀!快幹啦!」

  男人這才將肉棒筆直地插入她陰戶內,阿慈大叫。

  林主任當時目定口呆,到現在才真正了解阿慈的性欲心態,見到他們激烈肉搏時,林主任的肉棒亦蠢蠢欲動。

  男人見到了,立即叫林主任加入。

  阿慈見林主任的陽具已經硬立,便彎著腰,銜住龜頭舐啜,還用舌頭舔卷不休。

  阿慈狂吸一下,然後吐出,轉身讓林主任插入她的陰道。

  林主任一邊在阿慈肉體裏幹弄,一邊望著她替另一個男人口交,心裏的興奮無以倫比,也不記得支持了多久,就在阿慈的陰道裏射精了。

  阿慈成爲了這個黑道中人的「女人」之後,就不單在工作時要應付林主任及司機的淫欲,在下班時,更要「侍候」這個大佬,甚至有時要成爲他們當中性派對的女主角,受盡淩辱,但阿慈的性生活卻可以得到滿足,只是工作時精神有時會不太充足,好一接到大佬的「傳招」她又要好好准備自己去滿足他,曾經有一次她一個女子要面對4個不同國籍的男人,足足搞了兩天,他們才願意讓阿慈離開。

  今天晚上,阿慈又要陪這個大佬了。男的已經射了一次精,阿慈在床上回氣時,男人的陰莖已經又一次很硬了,但大佬不原馬上去攻擊。大佬開始添阿慈的陰戶,好濕呀,大佬憑著感覺,一邊舔,一邊用手去摸她的乳房,堅挺的乳房,乳頭已經開始挺硬了,小小的乳頭。大佬口水直流,混著她的淫水開始模糊在她的陰部。

  大佬用舌頭感覺她的陰唇,好厚呀,別看她人不太大,這個地方可是很肥,加上淫水橫溢,可能已經流到床上了。阿慈開始小聲呻吟,大佬發動攻勢,大陰唇小陰唇慢慢過去。當大佬舔到陰蒂的時候,她突然叫了一聲。隨後沒有了聲音,大佬在想可能怕其他人聽到吧。

  大佬不管,開始用叁寸長舌舔她的陰部,從小細縫的下面開始,混著口水和淫水,一下一下地舔到小小的陰蒂,她淫水一股一股的流出,她開始用雙手拉大佬,想把大佬拉到她的身上,大佬沒有去。大佬繼續舔!

  她的身子開始扭動,突然渾身抽了一下,伴隨著好像壓抑的的哼聲,她的雙腿夾在了一起,好像要把大佬的頭夾死一樣,大佬知道她到了高潮,大佬的嘴也被她的小細縫裏噴出的暖水沾滿了,大佬一動不能動,她也僵直了。

  一會,見她有些松,大佬開始舔她的小穴,阿,她的淫水可真多,一股一股的還往出湧,大佬一口一口吃了進去,真好吃,有一股淡淡的鹹腥味。她突然把大佬的頭抱到她的身上,對著大佬的耳邊輕輕說:「人地頂唔順啦,放過我啦,好嗎?」

  大佬用粘滿她的淫水和口水的嘴親了她的小小嘴唇,舌頭在她的小口裏使勁地交纏著,阿恭只是緊緊地抱著大佬,好像還在回味剛才的高潮。

  她慢慢地用手摸索大佬,摸到大佬的褲腰上,她用她的光滑的小手摸到大佬的弟弟時陰莖開始勃起,她開始漫漫地套弄大佬的陰莖,一上一下,很有節奏。
  大佬的陰莖也好像也開始青筋暴起,大佬能感覺到全身的血液在往一個地方沖擊。伴隨她的套弄,大佬的快感越來越強。阿慈突然之間用口含住他的陽具,快感也隨著她的吞吐而一下一下傳到中樞神經。阿慈的口腔是那幺的溫熱,那幺的溫柔,那幺的潮濕,那幺的性感,那幺的光滑,那幺讓人癡迷,那幺的醉人。
  阿慈開始有節奏的上下吞吐大佬的陰莖,口水順著大佬的陰莖上下翻湧,她的口水是溫熱的,「啧……啧……啧……」

  大佬用手摸她的露在外邊的乳房,她越來越快,大佬越摸越狠,大佬的陰莖在阿慈的櫻嘴裏上下左右套弄,阿慈的口水流濕了大佬的陰囊,流到了床上,她的口水可真多呀,沒有想到阿慈有這樣的技巧!

  大佬越來越興奮,阿慈一下以下地套弄,大佬不由自主地哼了起來:「太舒服了,快要爆發了,快點,阿慈,別停下來,別停,好舒服,哦……哦……哦……啧……啧……啧……你!要出來了,忍唔住啦!」

  阿慈越來越快,口水混著陰莖口分泌的液體,一起在大佬的炙熱的肉棒上,啊———終于爆發了,他將精液全射入阿慈口中!

  大佬一陣陣痙攣,一股一股地噴發著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到了阿慈的最裏,可能射了7、8下吧,也說不清的。

  阿慈的還在舔吃大佬的陰莖上的液體。大佬一下抱住的阿慈,緊緊地把她包的胸前,把她的乳房貼到大佬的結實的胸膛,她湊上她的櫻唇,開始親嘴,用她的粘滿精液和唾液的舌頭來勾大佬的舌頭,慢慢地把她嘴裏殘馀的精液送給大佬吃。

  大佬達到高潮微微的閉上眼睛,回味著剛才射精的快感。阿慈則溫柔的把粉臉貼在大佬的胸上,她用小舌頭慢慢的舔大佬的皮膚,吻著大佬的小乳頭。溫柔纖細的小手輕輕得撫摩著大佬的剛剛射精的陰莖,弟弟也慢慢松軟了下來……
  大佬憐惜地抱了一下阿慈,吻著她的溫順的頭發,她的頭發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大佬摸著她的乳房,她的皮膚很好,柔軟、有彈性、雖然30多了,但依然不失光滑。

  大佬慢慢的已經從高潮退了出來。阿慈突然開始用小手撫摩大佬的陰莖。這時她翻身壓在了大佬的身上,舌頭纏繞在一起。她的乳房緊緊地貼到大佬的胸膛上,她用左手摟住大佬的脖子,右手拿者大佬的陰莖套弄,很快有開始勃起,而且愈發堅硬!

  他胡亂的狂吻阿慈的面夾,吻她堅挺的乳房,那個挺硬的乳頭大佬都不知道是否裏面有一顆珠子!

  大佬一邊吻著,一邊用手去摸她的陰戶。濕了一大片,淫水直流!

  阿慈拿著大佬的陰莖,用她的屁股坐了上來,哦……哦……哦……

  大佬的陰莖被溫暖的陰戶包圍著,她的肉好像很細。一陣陣的快感從陰莖傳便大佬的全身沒一根神經,大佬抱著她的渾圓光滑的大屁股,按在大佬的陰莖上,大佬要仔細的品味這種感覺!

  堅硬的陰莖在濕滑的陰道裏上下抽插,一種原始的本能的動作能力在引導著阿慈,她輕聲地呵著,害怕別人聽到,大佬知道她在盡量壓著聲音,壓著她的快感的呻吟。

  她把身體壓向大佬,只用她的肉屁股在大佬的陰莖上有節奏地套弄,大佬感覺大佬快要爆發了,大佬緊緊的抱住,大佬使勁的用舌頭在她的嘴裏纏繞,把她的口水要吃幹淨似的,「噗吱……噗吱……噗吱……」

  下體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快,淫水模糊了交媾地,大佬的陰莖在她的陰道裏放馬馳拼,雖然她已經30多了,但陰道依然比較緊,夾的大佬何等舒服,在大佬感覺快要爆發時,她突然停了下,來,輕輕地在大佬的耳邊說:「唔好射,我想你耐d呀。」

  大佬喘著粗氣,停了一下,又開始抽插。

  大概有幾百下吧,大佬快感越來越強,大佬感覺好像她也快要到高潮了,大佬猛烈的抽,大佬使勁的頂,大佬好像要插破她的陰戶,大佬的大陰莖在她的陰道裏狂插猛抽,她快活的直喘,壓抑的哼哼。

  她快活地不由自主的屁股開始快速的在大佬的陰莖上狠狠地動作,大佬也快速的回敬她,突然大佬感覺她陰道一陣緊緊的收縮,緊緊的夾住了大佬的陰莖,伴隨著她的一聲大叫,快活的大哼!

  大佬的精門無法在關緊了,大佬再次爆發!大佬的滾燙的精液再次的射了出來,射進陰道裏,快感直逼全身,一陣陣的痙攣!

  好長時間大佬們都沒有說話,沉浸在無比的性愛歡樂裏。大佬們在慢慢品味著高潮的滋味,任由時間飛逝。當快樂的高潮慢慢地退卻後,才微微的動了以下身體。

  阿慈回家了,終于回到好的家,多個月以來,她都是在大佬家或者林主任家「服侍」他們。一開門,阿慈就被一只粗大的手臂將自己抱住,喘不過起來,而另一只又掩住自己的口鼻,聞到一陣刺鼻的藥味,阿慈馬上反抗,一雙大手已蓋左自己的乳房!阿慈嚇的一聲尖叫:「啊……你是……你是誰?放開我……做咩……呀……」邊叫,邊拼命掙紮。可是身後的男人力氣好大,阿慈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這個男人喘著氣,兩只大手蓋在了阿慈的兩個乳峰上,開始用力的揉搓、擠壓!阿慈只覺得乳房一陣的脹痛,她尖叫著:「不要!快停……啊……你到底是誰?啊!」阿慈借助著窗簾裏射進的月光,看見這個男人竟戴了個面罩!阿慈絕望的掙紮著,喊叫著:「快住手!啊……不要了……好脹……不要了……啊!」
  阿慈的叫聲顯然刺激了這個男人的獸欲,他的兩只大手揉搓的力氣更大了,好想要從阿慈這一對堅挺的乳房裏擠出奶水似的!顯然揉搓這樣一個成熟的乳房,讓他興奮異常,他開始一邊肆意的玩弄阿慈的奶子,一邊汙言穢語不斷。

  阿慈想不到自己的乳房被一個蒙面男人這樣瘋狂的蹂躏,她無力的叫著:「求求你!不要了……啊……停呀……啊!不要……」

  阿慈本能的扭動和叫聲,讓這個蒙面男人性欲大發,他伸手扯破了阿慈的內褲,阿慈最後的防線就這樣被他輕易撕開了!隨即他一只手抓住阿慈的一只腳踝,用力的向兩旁拉來,阿慈嚇的驚聲尖叫:「不要!你要幹什……救命……啊……」
  阿慈的身體沒多大力氣,兩腿被他強力的「八」字拉開,雖然自己性經驗十分豐富,但被一個蒙面男子強奸著,加上地點是自己的家,令她十分驚慌,阿慈嚇的快要昏過去了,只見這個蒙面的男人跪在自己的兩腿之間,脫掉了褲子,一根手電筒粗細的東西從裏面彈了出來。因爲沒有燈光,阿慈也看不清,不過這已經讓這個美的女主播嚇到身體微微發抖。

  這個男人卻淫亵的笑著:「怎樣啊!我個size都唔細呀……哈哈哈……睇下我點樣玩死你……哈哈哈」

  說著把他那根粗長的陽具頂在了阿慈的陰唇上,開始上下的沿著阿慈肥厚陰唇的裂縫間緩緩移動。一邊摩擦,他還一邊淫笑。

  阿慈只有拼命的扭動屁股,想擺脫他的陽具的攻擊,可他卻死死的頂住自己的陰唇。

 阿慈本能的叫著:「快……停下不要……啊……不要這樣……求你了……饒了我啊……」

  這個蒙面男人好像沒有一點放過阿慈的意思,他用右手扶著自己手電筒般粗大的陽具,把乒乓球大小的龜頭對准了阿慈的小洞口,屁股突然向下一沉,鐵硬的大龜頭頓時擠了進去。

  阿慈只覺得陰道口好像被撐爆,「停下不要!啊……不要這樣……求你了……饒了我啊……」

  蒙面男人邪笑著,阿慈痛苦的尖叫讓他獸性大發,他只覺得阿慈溫暖濕潤的陰道口緊緊包住他的脹硬的龜頭,一陣陣的性快感從龜頭傳來,蒙面男人屁股向後一退,趁阿慈松口氣的一刹那,再猛挺腰部,一根粗大的陽具狠狠的插進阿慈的陰道深處,阿慈被蒙面男人插的差點昏過去,陰道裏火辣辣的疼,又酸又脹的難受。

  「停下不要……啊……不要這樣……求你了……饒了我啊……」

  阿慈的陰道就好像一根細細的橡皮套子,緊緊的包住他火熱的大陽具,他的陽具興奮的發抖,哪還管身下這個成熟又有點妖媚的女主播的死活,他再一用力,在阿慈的慘叫聲裏把20厘米長的大陽具整個的插了進去!

  阿慈的眉頭緊皺,牙關緊咬,努力忍住不發出呻吟,她也發現自己越叫,蒙面男人就幹的越狠,但陰道裏那脹滿的感覺,又好難過,不叫出來就更難受了!
  蒙面男人下體慢慢開始了動作。他叁淺一深的緩緩幹了起來,粗糙的陽具摩擦著阿慈嬌嫩的陰道壁,一陣陣摩擦的快感從阿慈的陰道裏傳遍全身,阿慈緊咬的牙齒松開了,迷人的叫聲隨之在房間裏響起:「停下不……啊……不要這樣……求你了……饒了我啊……」

  蒙面男人趴在阿慈的身上,抱著阿慈香汗淋漓的玉體,阿慈脹大的乳房緊緊貼著他,他一邊吻著阿慈,腰部不停的前後聳動,繼續著叁淺一深的幹法,床前後的搖,一直搖了15分鍾。她發現他喘氣越來越粗重,說的話也越來越不堪入耳:「看我不插死你!我插……插!」

  蒙面男人越來越興奮了,這樣輕柔的動作已經不能滿足他的獸欲,他猛地爬起身,用力拉開阿慈的大腿,搭在自己肩上,他開始每一下都用盡全力,20厘米的陽具一插到底,頂到阿慈的陰道盡頭,在蒙面男人的鐵棒的瘋狂動作下,床都發出嘎吱嘎吱的大響,其中還夾雜著阿慈聲嘶力竭的慘叫聲。

  「停下不要……啊……不要這樣……求你了……饒了我啊……」

  在他這根大淫棍的攻擊下,阿慈的陰道裏分泌出更多的淫水,滋潤著阿慈嬌嫩的陰道壁,在蒙面男人的猛插之下,發出「撲哧——撲哧」的水響。這些淫聲讓他更加的興奮,他扶著阿慈的腰,不知疲倦的抽插。阿慈無力的躺著,只覺得全身被他頂的前後不停的聳動,兩只乳房也跟著前後的劇烈搖晃。

  蒙面男人的陽具也沒有閑著,他一邊用手玩弄阿慈的兩個肥乳,一邊用腰力把陽具狠插,鐵硬的龜頭邊沿刮著阿慈陰道壁上的嫩肉,每一次他抽出陽具就帶著大小陰唇一起向外翻開,還帶出阿慈流出的白色濃漿——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阿慈已經被他幹的半死不活,床上是她一頭零亂的長發,有的還搭在她汗濕了的乳房上。蒙面男人則像一只發情的野牛,把阿慈這樣一個冶豔成熟女性按在床上野蠻的蹂躏,阿慈的陰道先天比大多數女生細、短,這一下被蒙面男人粗大的陽具脹的直叫

  在蒙面男人特粗的陽具一陣陣的瘋狂攻擊下,阿慈已經語無倫次了,心理上已經徹底放棄了抵抗。

  蒙面男人屁股快速的前後擺動,把自己那根巨大的肉莖深深的插進阿慈的下體裏面,隨著淫水的增多,蒙面男人幹的更方便、更快速、更粗暴了,一陣陣強烈的性快感從蒙面男人的陽具擴散到全身,阿慈則嬌柔的在蒙面男人身下喘著氣。
  蒙面男人幹的更猛了,阿慈無助地喘息著,低聲呻吟著,蒙面男人喘氣的聲音象發了情的公牛。蒙面男人的陽具撞擊著阿慈的陰部,發出淫穢的聲音。阿慈只能被動地讓蒙面男人抽插,讓蒙面男人發泄。不知又過了多久,蒙面男人爬在阿慈身上緊緊摟住她,加快了撞擊的力度和速度,然後低聲叫了一聲,更用力地插進阿慈的陰道。阿慈能感覺到蒙面男人的陽具的抖動和抽搐,一股熱流射入了陰道深處,阿慈也繃緊了身子,打了個寒戰,柔弱地叫著,喘息著。

  阿慈原以爲一切都結束了,無力的躺在床上喘息著,可沒想到才過了不到十分鍾。這個蒙面男人又把自己抱住,翻了個身,讓自己趴在床上。阿慈驚恐的叫道:「你又要幹什?唔好呀……」

  阿慈的叫聲還沒停,就覺得一根硬物再次頂到陰道口上,隨即陰道裏又是一陣的脹痛。一個粗大的硬東西又開始在自己窄小的陰道裏來回的抽動,而且每一次都插的更猛、插的更深!

  阿慈趴在床上,聲嘶力竭的叫著:「啊……不要……饒了我啊……求求你!」
  阿慈的叫床聲不斷刺激著這個正在她屁股後面瘋狂發泄的蒙面野獸,因爲房間裏沒有燈光,他看不見阿慈的裸體,可阿慈不斷的呻吟和尖叫讓他非常興奮和滿足。

  他一邊吼叫,一邊扶著阿慈的細腰,把自己的陽具狠狠的插進阿慈的肉洞裏面去,每插一下就能感到從陽具上傳來的酥麻快感,還有阿慈嬌媚的呻吟「不要……啊……饒了我……求你了……」之類的話。

  在他的陽具的瘋狂攻擊下,本就被弄的半死不活的阿慈第一次達到了性高潮,在「噢……啊……」的一聲尖叫後,阿慈的玉臂再也沒有力氣支撐上身的重量,她無力的癱倒在床上,只能無力的低聲呻吟……可這個蒙面男人還沒有達到高潮,他一點沒有就此放過阿慈的念頭,阿慈高潮時流出的淫水讓陰道越發的濕滑,他每一次的插入變得更加凶猛有力了!房間裏只剩下阿慈低低的哼叫,和他野獸般的吼聲。

  直到十幾分鍾後,隨著蒙面男人射精,這種吼叫聲才結束,而嬌弱的阿慈已經被他幹的昏死了過去。蒙面人這才打開燈,只見阿慈曲線玲珑的裸體上滿是白色精液,乳房上更是糊滿口水,乳頭附近還有幾個深深的牙印。他低頭看了看阿慈的下身,只見阿慈紅腫的大小陰唇都向外翻開著,陰唇內外都糊滿了他自己噴出的男性腥臭的髒物。

               【全文完】


暴力强奷女交警BD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