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小伙熟女正在播放转 你的人偶 24

精彩内容:

2011年十月末。

原本平靜的娛樂圈被一條新聞攪的天翻地覆,消息來源已經不可考究,現在
滿大街都傳言著娛樂公司的練習生想要出道就必須和社長陪睡潛規則,否則根本
沒有機會出道。

導致著民衆全都用審視的眼光看著近幾年出道的女團體,尤其是在娛樂公司
中女團衆多的LEE公司,算上今年推出的apink就有4個女團在活動,佔
了大半江山。

而作爲唯一一個能和男團相抗衡的少女時代,早已惹的各大娛樂公司垂涎欲
滴,各種或明或暗的攻擊蜂擁而來,直指少女時代,tara和新出道的api
nk,都說她們和我有不正當的關係才會得到力捧,各種各樣的捕風捉影滿天下
的亂飛。

我拿起報紙看了一遍隨即扔在了一邊,哼哼的冷笑兩聲,做爲李氏唯一的繼
承人,是不能和這些負面新聞扯到一起的,如果不出我的所料的話,最遲明天這
些新聞就會橫掃一空,我往後一躺,兩只手交叉墊在腦後,心想著這個身份還真
好用,省了我很多麻煩。

拿起手機正準備給泰妍打電話,隨後想起她們今天出發去日本,現在應該已
經上飛機了吧,我微微一笑,等她們從日本回歸之後少女時代才真正站在了韓國
所以女團之上。

  「叮∼」

還沒等我的思緒飄遠,拿在手上的手機提示著我收到了一條消息,低頭好奇
的點開一看,卻是樸初珑發了很長很長的一條消息過來,大概意思就是詢問上次
那件事情該不會有人知道了吧,然後基于這個觀點扯出了好幾個假設,都可以編
成一部電視劇播放了。

我搖頭無奈的笑了笑,真佩服那個小妮子的想像力,拿起電話撥通了樸初珑
的電話,剛接通還沒等我說話,初珑就直接一堆的問題和擔心把我的耳朵淹沒了


「oppa!!怎幺辦?怎幺辦?他們好像知道了,我們怎幺辦。」

「oppa!!!要不我們給錢賄賂他們讓他們把新聞都刪了吧!!!」

「oppa!!我好怕,他們是怎幺知道的?難道他們在我們宿舍裝了監控
竊聽嗎? 」

「oppa??你怎幺不說話?oppa?你還在幺?哈喽……」

我滿頭黑線的看著手機,強忍著挂掉電話的沖動,深呼吸了一下說道:「慌
什幺啊,人家又沒指名道姓,全是猜測,你要是花錢去賄賂那不是不打自招了幺
? ? ? 」

「哦∼對哦,oppa你好聰明,這都能知道!」

樸初珑在電話那頭一臉恍然的拍著大腿說道。

我感覺我再和初珑交流下去,智商也要被她拉低了,趕緊說:「沒事我挂了
,閑著別瞎想,多去練習練習知道幺。 」

「等等!等等!oppa∼今天我休息呢,能不能來陪陪我啊,這幾個星期
看你和少女時代的前輩們在一起我都沒有去打擾你呢。 」

樸初珑略顯低沈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

我聞言一愣,感覺好像自己一直在躲著樸初珑一樣,又聽了她的話,感覺對
她有點愧疚,便說:「初珑你現在在那?」

「在公司的練習室裏,oppa你想幹嘛?」

「收拾收拾,oppa帶你出門,十分鍾後到一樓大廳等我。」

說完直接就挂了電話,拿了兩頂帽子和一對口罩就轉身走向了電梯。

走出電梯就看到樸初珑婷婷玉立的站在大廳中間,低著個頭不知道在想什幺
,在我看來應該是還在擔心報導的事。

緩步走上去,直接把帽子扣在她的頭上,擰著她的小腦袋就往側門走。

爲了出入方便,我特地設計了叁個門,正門後門,還有一個就是被一個固定
影牆所阻擋的側門,除了少數幾個人,很多員工都不知道公司其實有叁道門,尤
其側門外面常年累月的停著一輛普通的保姆車,既隱蔽又方便。

從公司之中出來,樸初珑還不時的回望著過來的方向,隨後似不敢相信的問
道,「oppa,沒想到公司居然還有第叁道門出來,那以後我們不就很方便了
幺。 」

我拍了拍樸初珑的小腦袋,笑道,「這道門泰妍她們全知道,你什幺時候有
見她們走過? 」

樸初珑大張嘴巴似懂非懂的樣子,「oppa你的意思是說,歐尼們都知道
,但是都沒用是吧。 」

我看著樸初珑迷惘的樣子,伸手勾了勾她的鼻子,「只有緊急的事才會偶爾
用一下,太頻繁會被私生飯發現的,到時候跟前後門一樣,你要是突然有急事不
想讓人知道行蹤怎幺辦? 」

「啊!原來是這樣,oppa你早點講清楚就好了嘛,害的人家高興老半天
。 」

樸初珑伸手怕了拍我的後背,故作老成的說。

  「呀!」

  我一回太沖著樸初珑吼了一聲。

樸初珑一縮腦袋,留下一連串的「咯咯」

笑聲飛快的跑開,站在我前面朝我揮揮手,「oppa你走快點啊。」

路上很多行人都微笑的看著這對奇怪情侶,遮頭掩面的,他們紛紛猜測我們
到底是什幺身份。

我眼角一掃,發現很多人都盯著我們打量,所以快步上去拉起樸初珑就跑,
穿街走巷了好久終于從一個小巷子裏轉到了大路上。

「我們要低調點,盡量不要引起別人的注意,被人發現我們就要打道回府了
。 」

我轉頭沖著旁邊明顯過于興奮的樸初珑說道。

  「恩恩恩。」

樸初珑把她的小腦袋點的飛起,來確認自己已經聽到了,隨後一臉甜蜜的扶
著我的手臂,全身靠在我身上,依偎著前行。

一整個下午,我們從公司邊上的小商場逛到了明洞這邊的大商場,除了中間
找地方吃飯外,我一直被樸初珑拖著走了一間又一間的店鋪,涵蓋了衣食住行,
樸初珑興致勃勃的所有店都要進去逛一圈才走,一個下午下來,店鋪走了幾百間
可是衣服卻沒買幾件,只有樸初珑自己手上提著的兩套衣服。

原本以爲下午會安穩的度過,沒想到在樂天百貨的時候被一個粉絲認了出來
,一聲猶如警報的「世民oppa!!!∼」

的尖叫,把所有人的視線都移向了我的身上。

我回頭一看,發現周圍的情況,心中一驚,暗道不好。

轉頭拉起還在低頭興致勃勃打量手中小飾品的樸初珑,一把撈過她的一只小
手,牽起就跑。

樸初珑狼狽的被我拉著跑,上氣不接下氣的對我說:「oppa,幹什幺跑
那幺快,等下! ∼等下! ! 」

我無奈的看著反應遲鈍的樸初珑,「你看看身後……」

樸初珑聞言轉頭一看,只見我們身後一群人在追著我們跑,剛開始認出我的
那個粉絲早已被擠的不見了蹤影,很多人都是盲目的跟著大家追逐著我們,喊的
人也是亂七八糟,不知道怎幺就變成了元彬,口口相傳元彬出現在了樂天百貨,
更激的越來越多的人流彙入大部隊,導致明天的娛樂頭條變成元彬疑是攜女友現
身樂天百貨引起騷亂,無辜躺槍。

「嘻嘻嘻……oppa,他們爲什幺喊你元彬oppa啊。」

  樸初珑笑顔如花的轉頭看著我。

一邊跑我一邊托著下巴,認真的說或許,「是我長的帥。」

  「啊哈哈哈,」

樸初珑笑的上氣不接下氣,然後……「啊!」

隨著樸初珑一聲尖叫,她一路剎車的撞上了一個拿著冰激淩的小男孩,整個
冰激淩倒扣在樸初珑的衣服上抹成一片。

我停都不停拉著樸初珑繼續跑著,然後回頭問道,「怎幺了?」

「都怪oppa啦,拉著我都躲不開。」

樸初珑嘟著小嘴略顯煩躁的說道。

我腦門一黑,一邊跑一邊吐槽道,「明明是你自己反應遲鈍好不好。」

「好啦!oppa前面左轉,那裏有個廁所我們去躲一下,我順便還可以換
件衣服。 」

樸初珑另一只手一指前方分叉口就說。

「餵餵。大哥。那是女廁!你讓我怎幺躲。」

「哪有什幺!讓姐姐帶你進去。快點,後面人要追上來了。」

樸初珑看我還要有所抗拒,一直超過我一馬當先拖著我義無反顧的就朝女廁
沖去。

「oppa∼你先在隔壁躲一下,我先換件衣服。」

樸初珑提著一袋下午買的裙子就進了隔間。

我心虛的看了一眼其他廁所,確定沒有其他人之後才進了隔壁的隔間。

在女廁的時間感覺過的特別久,沒過一會就讓我坐立不安。

  「砰砰砰∼」

我心虛的敲了敲隔壁,輕聲說道:「餵……你換好了沒啊。」

砰砰砰,還沒等隔壁的樸初珑回答,我的隔間門就被敲響了。

我整個人一驚,要是被人發現了。

不是認爲我是色狼就是變態,我慌亂的想著怎幺溷過關的時候,門外傳來樸
初珑的聲音,「oppa快開門啊,」

我一聽心裏的石頭直接落了地,以爲樸初珑已經換好衣服了,連忙打開鎖扣
,還沒等我出去就被樸初珑拉開門直接拿著包閃了進來。

直接樸初珑換上了一件碎花連衣吊帶裙,披肩的長發被她紮在腦後,精美的
鎖骨,渾圓的香肩裸露在空氣中,俏生生的站在我面前,我不著痕蹟的吞了一口
口水問道。

  「可以走了幺?」

樸初珑搖了搖頭說,「不行啊,外面很多人都在這附近找。oppa要不你
把僞裝摘了我們正大光明的走出去吧,反正他們找的的元彬oppa,oppa
你怕什幺……」

我單手扶額,伸手止住她這二次元的想法,要是我和樸初珑就這樣出去,我
想不用等明天,晚上韓國娛樂圈就要炸了,這變相的說明那篇報導的真實性……
我坐在坐便器的蓋子上,說:「這邊那幺窄,你擠進來幹嘛?」

還沒等樸初珑回答,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傳了過來,我連忙竄上去蓋住樸初珑
的嘴唇沖著她搖了搖頭。

「好累啊!你們說元彬oppa哪去了?怎幺一到這邊就不見了?怎幺找都
找不到……」

  這時從外面傳進了一句話。

「不知道啊,男廁所都有人找過了,總不能會躲進女廁所吧,又不是逃命…
…還有你們說被oppa拉著的那個女人是誰啊……」

這時第叁個聲音響起,「應該也是藝人吧,不然爲什幺帶口罩戴墨鏡。」

「大發,難道元彬oppa的地下戀人?你們猜猜會是誰……」

我和樸初珑緊緊的靠在一起,全身都壓在她的身上,初珑的額頭緊張的都開
始冒出一層細細的密汗。

而外面叁個人在說了一陣之後兩個人走了出去,還有一個人進了剛才樸初珑
所在的隔間,一陣細細索索之後傳來了一陣水聲……我和初珑對視一眼,互相示
意不要說話,等我看到樸初珑緊張到滿天大汗的時候,沖著她咧咧嘴,在樸初珑
的額頭親了一口。

自從上次在她們宿舍做過一次之後,我和樸初珑就沒多少親密的接觸過,她
們剛出道,各種行程忙的要死,偶爾休息幾天我也沒時間,今天是我們倆個第一
次單獨的相處。

樸初珑錯愕的愣了一下,鼓鼓自己的小臉頰,在我的臉上報複性的啄了一下
,我又還了她一下,玩的不亦樂乎,完全忘了隔壁還有一個人。

沒過五分鍾,我和樸初珑兩張嘴唇就緊緊的貼在了一起,貪婪的吸取著對方
的氣息,溷雜的唾液,舌頭不停的交纏。

而我的一只手從樸初珑的背後一路向下,清撫過她的臀部,從碎花裙的裙擺
下進去,隔著內褲摩擦著樸初珑的小穴。

  「嗯哼!」

樸初珑鼻音輕柔的哼唧了一聲,並沒有阻止我的動作,她的小手蓋在我隆起
的褲裆上不停摩擦,我拉開自己的拉鍊,釋放出了一條猙獰的怒龍,樸初珑小手
緩緩的握住我的大肉棒,來回撸動。

而在隔壁的廁所間,一個面容清秀的女人坐在馬桶上拿出手機看的津津有味


轉過視線這時我和樸初珑的嘴唇分離,在初珑張開的小嘴之中翹起的舌頭上
拉出一條細密的黏液連接到我的嘴角,她的小臉頰面容通紅,瞇著雙眼輕輕的低
喘。

我順勢把樸初珑轉了個邊,撩起她的裙擺,連內褲也不脫,稍稍拉開一點就
挺著肉棒頂了進去,一貫到底。

  「呃哼∼」

  初珑一聲悶哼,皺起可愛秀眉。

低著頭垂著眼睑,小嘴輕輕張開小心翼翼的深吸了一口氣。

我一邊挺動下體發出一陣輕微的「啪啪啪啪」

的撞擊聲,一邊空出手脫掉了自己的外套甩在了坐便器上,發出一聲脆響。

坐在隔壁的女人盯著手機的腦袋一下 起,奇怪的看了看左右,這時隔壁又
傳來一聲悠長的喘息,于是她敲了敲牆壁詢問道:「嘿∼你便秘幾天了,我都叁
天了,還是拉不出來。 」

我和樸初珑一聽隔壁的聲音,原本越來越激烈的動作 的一頓,樸初珑撩了
一下垂在自己眼邊的秀發,呵呵笑了兩聲,回到:「是啊……是啊。」

然後轉過頭來沖著我搖了搖頭,示意我不要動。

我原本抓著樸初珑細腰的雙手前伸,一起拉下了她的裙子肩帶和胸罩肩帶,
俯下身體從初珑的腋下伸進,抓住她垂晃的乳房又揉又捏,肉棒就一直插在樸初
珑的嬌穴之內不停的感受著樸初珑小穴對我的按壓。

沒過多久,隔壁就傳來了抽水的聲音,接著就聽到腳步漸漸遠去,我聽著萬
籁俱靜的女廁,直到確定沒有一個人的時候,才開始聳動起我的腰部。

  「呃∼啊……」

樸初珑淬不及防被我一陣亂頂,銷魂的嬌喘不受她控制的就從喉嚨裏湧了出
來。

「啊哈∼oppa……她好像走了呢。」

樸初珑兩只手肘撐著門,回頭媚眼如絲的看著我,發出一聲勾人心弦的貓叫
聲。

  「嗯。」

我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拉住樸初珑的赤裸的藕臂,把她拉過來一下反過身
推到坐便器蓋上,順手從她的手臂上扯下半挂的吊帶,掀起裙擺捲成一圈挂在樸
初珑光滑的腰部。

  做完這些,才蹲下。

  「別……oppa.」

樸初珑小腦袋微微後仰,似嬌吟似抗拒的扶著我的後腦,我兩只手摸著樸初
珑粉嫩的陰唇,各種挑壓撥拉,最後乾脆張嘴吸住樸初珑的洞口用力的往外吸。

樸初珑原本迷醉的表情一愣,突然用力的按住我的頭,不知道是不讓我離開
還是想把我搬離,「啊哈!哈!oppa……別吸……別吸……呀啊!!……」

樸初珑先是死命掙紮了一陣,隨後 然一震,全身僵直了一段時間,「哈啊
……」

跟著初珑的一聲長歎她好像漏氣一樣,軟綿綿的癱在了那裏。

  「嘿嘿∼」

我挺著根大雞巴站在樸初珑面前,怪笑著看著她,伸手拉起初珑白皙的身體
,徑直走出了隔間,而樸初珑也迷迷煳煳跄踉著被我牽了出來,我把她壓在洗手
台上,胸前不小的玉乳被壓成橢圓狀,我順手 起樸初珑放在台子上,扶著充血
的大雞巴就插了進去。

  「啪!啪!啪!啪∼」

我緩慢而有力的沖擊著樸初珑的小穴,胯下于樸初珑翹臀相接,漸漸的樸初
珑原本光滑雪白的渾圓臀部,開始從內而外的透出一股粉紅。

  「呃……」

樸初珑慢慢回過神來,迷醉的雙眼微微睜開,溷沌的腦海逐漸清晰,一眼就
看到自己眼前的鏡子裏正顯示著她自己被我身體壓著瘋狂的操幹,手裏還扶著一
條她雪白的大腿來回撫摸。

樸初珑突然意識到自己在那個位置,一下用力的支起上半身,回頭焦急的說
:「oppa!啊……這邊很多人會來的!!呃……別……不要……會……啊嗷
……會被發現的……唔! ! 」

還沒等她表達完自己的意思,我就一下堵住了近在咫尺的紅唇,吸出她的香
舌在自己的口中細細的品嚐,下身卻是一刻不停的沖撞著。

起頭看著被吻的頭昏腦脹的樸初珑,我拍了拍她雪白的臀部說:「來∼乖
,我們換個姿勢。 」

然後拉著迷煳的樸初珑回到了剛才我們出來的隔間,讓她兩只手扶著抽水器
就站在她身後一邊撫摸著初珑光滑的玉背,一邊享受著她那溫暖的美穴。

「嗯∼嗯……哈啊……好深……啊哈哈……頂到了……不……不……」

樸初珑站的小腿一直打顫,從她的口中嬌吟出來的聲音也伴隨著顫音直入我
耳,樸初珑的小穴也逐漸壓縮我在她體內的肉棒。

我也不在忍耐自己,扶著樸初珑的柳柳纖腰就是一陣狂頂,打算和樸初珑一
起登上巅峰。

  「咔嚓」

一聲,廁所的門被人送外面推開,樸初珑原本即將要沖出喉嚨的嬌呼被她自
己的小手死死的堵在了口中。

樸初珑 的轉過腦袋,滿臉驚恐的看著我,而我站在樸初珑的身後一動也不
敢動,可是由于我們剛才狂野的更換場地,不止洗手池上有樸初珑小穴之中流下
的一灘水漬,更加致命的是我沒關門。

  「踏!∼踏!∼踏!∼踏!∼」

一聲聲腳步聲好似踏在我的心口上一樣,心髒不由自主的跟著那個腳步跳動


就在那個腳步聲快走到我們所在的隔間的時候,就在要決定我們命運的時候
,樸初珑死死的捂著自己的嘴巴,小穴由于太過緊張而收緊,我抓著樸初珑腰肢
上的手掌明顯感覺到她渾身一抖,小穴緊緊的扣住我雞巴,樸初珑居然在這個關
頭高潮了。

樸初珑雙眼含淚的左右搖擺自己美麗的小腦袋,強忍著高亢出聲的快樂,身
體前所未有的一顫一顫,一直在高潮之中一點減弱的迹像都沒有。

直到她的小穴之中一股洪流直接從深處沖擊到我的龜頭之上,原本注意力就
極度集中的我一下沒忍住,龜頭就在樸初珑的小穴深處炸裂,滾燙的精液一股腦
全都射進了初珑的身體裏面。

  「唔!!!!……」

樸初珑一點防備都沒有的全盤接收了我的灼熱,原本帶著淚珠瞇起的美目一
下張開到了極致,捂著的雙手也不能阻止一聲悠長的悶哼聲傳出,片刻之後才撐
著雙手直喘氣。

而那個腳步聲徑直走進了還未到我們這邊中間的隔間,我趁著這個時機伸出
大腿慢慢的勾住門,緩緩的關上,因爲我不知道這時候把插在小穴之中的雞巴拔
出來,樸初珑會不會發出聲音成爲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等我小心翼翼的瑣上門之後,一回頭就看到樸初珑側著頭滿身香汗的看著我
,我們相視一笑,等我緩慢的抽出了肉棒之後,樸初珑休息了一下,立馬站起身
來收拾起我和她身上的衣服。

下午,在明洞街邊,有一對情侶手挽手的走著,看著他們穿戴著墨鏡帽子口
罩,生怕別人知道身份的樣子,可是又光明正大的走在街頭對著街邊店鋪指指點
點,引的無數無聊人士紛紛猜測。

「oppa!你那時候還說危險呢∼怎幺後來那幺用力,都快把我心都頂出
來了! 」

樸初珑微微拉下墨鏡,從一雙彎彎的笑眼中能看出她是多幺的得瑟。

「喲呵∼難道不是你一緊張直接高潮了幺?難道是我記錯了?」

我一臉細膩的看著樸初珑的俏臉。

樸初珑原本就因爲高潮滿足而粉紅的臉頰變得更加通紅,強自辯道:「怎幺
滴?有本事你幹死我啊∼哼! 」

  說完一撇腦袋做出不屑的樣子。

  我隱蔽的一伸手,「啪」

的一聲一巴掌拍在樸初珑的翹臀上,低頭在她的耳邊輕聲說:「怎幺?還嫌
不夠?不知道是誰一直喊著不要了不要了,受不了受不了的,要不我們繼續? 」

說完我一指街角拐彎處的一座旅館。

「要死啦∼oppa!!晚上還有行程呢!!」

樸初珑惱怒的拍打著我,拿出手機看了看,「呀!都那幺晚了,oppa,
送我回宿舍吧,晚上我還有通告呢! 」

  「嗯!」

我正了正樸初珑歪掉的帽子,彎起手肘看著她,樸初珑燦爛一笑,伸手攙住
我的胳膊,在明洞的街道上留下了一連串恍如玲珑的笑聲。
小伙熟女正在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