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微笑总挂在她的脸上

精彩内容:

  那個夏天,我還只是個普通的男生,成績不高,家境一般。朋友不多,更不用說有女孩青睐。那個夏天,我十七歲,已經長成了大個子。昏昏欲睡的午後,烈日下的知了叫個不停。老媽把她帶到了我的身邊。

  “小傑,以後她就是你的輔導老師了。”老媽拍著我的頭慈愛的微笑著說道“快叫蘇老師。”說著又向身後的女子道。“這就是我家小子了,就是太木頭了點,他的學習就拜托你了,蘇老師。”

  我努力睜大眼睛,依然瞧不清仿佛從夏日陽光裏走出來的女子。耀眼的強光有些刺痛了我的雙眼。只聽得清脆的聲音從那光線中傳了過來。“您太客氣了,叫姐姐就好啦,我也很希望有這樣一個弟弟呢。”她摸著我的頭微笑著她的聲音似天籁一樣敲打在我的心上。雖然是客套話,但我覺得那是我長這麽以來聽到最動聽的聲音。就這樣,她成了我的家庭教師。更準確的是她成了我的姐姐,那個我內心一直渴望的寵我愛我的姐姐。

  蘇淩,她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就如同她的聲音一樣在我青春而躁動的心裏蕩起層層漣漪。她的住所並不遠,和我家同在一個小區。聽說她是新搬來不久,跟隨她新婚的丈夫來到這個陌生的城市,開始一段嶄新的生活。她曾經是南國一所知名中學的教師,初到這裏卻甘願做家庭主婦,如若不是老媽苦苦相勸,想必也不會來爲我輔導功課。

  微笑總挂在她的臉上,就像她到來時那背後耀眼的光芒一樣。

  但那是溫暖的,和煦的。帶著一股清新的風,在我身邊圍繞。每天淩姐都會來爲我輔導兩個小時的功課,正是那短短的兩個小時卻足以讓我期待很久,等待的時間總是漫長的煎熬。但所有的等待又都是值得的。

  夏夜,窗外的知了依然不知疲倦的叫個不停。屋內的我在接受淩姐的輔導。

  “這個問題不是這樣解的哦,應該是這樣……”

  淩姐站在我的一側拿過我手裏的筆飛速的在紙上寫著,柔軟的發梢輕撫過我的臉龐,像一群小螞蟻從臉龐上爬過一樣,癢癢的,麻麻的。幽淡的香味順著發梢鑽進我的鼻孔,沁人心肺。

  在我地頭的瞬間卻看到了我難以忘記的那一幕,淩姐胸口隆起的一片肌膚映入我的眼簾。淡藍色的文胸包裹著隆起的乳房在燈光下映著濯濯的光芒。那一刻時光似乎已經停止了流動,我甚至可以聽到心跳的砰砰聲,一股暖暖的熱流從下體急速竄至腦門。

  頭上冒出的熱汗順著漲紅的臉頰往下流淌。對于未經人事的我,那是我一生難以忘懷的悸動。

  淩姐似乎並沒有發現我小小的窺視,以爲我身體不適。

  關心的摸著我的腦袋,柔軟的掌心撫在我的額頭試探我是否發燒感冒,在她俯身的瞬間,胸口的一抹春光再次暴露在我的面前。

  掌心的溫熱傳遞到我的額頭,我只覺得下體瞬間蓬起,仿佛隨時都要爆炸一樣的灼熱。

  我已經忘記了那天是怎樣忐忑不安的結束,只記得那個晚上我的腦海裏不停地翻騰著白花花的胸部,身下的帳篷一直處于亢奮的充血狀態,那個晚上,我邂逅了五指姑娘,腦裏幻想的是淩姐赤裸雪白的胴體。至那之後,我便經常利用這種方法窺視那胸口的春色,基本上每次輔導的時候,藏在桌下的小弟弟總是蠢蠢欲動,只待淩姐走後噴薄而出。雖然小心翼翼,難免會被淩姐發現,但她看我的那種眼神,是溫情的,就像看待自己的親弟弟一樣。也許,我只是多心了而已。

  淩姐不僅輔導我的功課,還教會了我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雖然她是我的家庭教師,但待我如親弟弟一般,本來我沈悶自卑的性格在她的開導下漸漸變得自信開朗起來,偶爾還會壯著膽子拍下淩姐的馬屁,誇她漂亮怎的。見到長輩也不願打招呼的我也逐漸的開始主動而熱情。學業自然更不用說了,有了美女老師的敦敦教導,又怎會辜負她的期望。

  老爸老媽有時比較忙,經常會顧不上我。淩姐會把我帶到她家,給我做好吃的飯菜,雖然常去她家,但卻極少見到她的老公,偶爾見到一兩次但是臉色臭臭的,好像便秘一樣。我以爲他不喜歡我,便覺得渾身不舒服。

  淩姐不以爲然,笑著告訴我,他就那樣,並不是針對我。

  雖然淩姐是在笑著,但我總覺得有點牽強。

  時間過得飛快,一晃幾個月已過去,炎熱的夏天被涼爽的秋天擠到了身後。

  淩姐依然是我每個晚上幻想的對象,但是那抹胸口的春色卻不再常見了。

  淩姐比較喜歡運動,經常去練練瑜伽,做做有氧操,打打羽毛球。這也是她能夠保持完美體型的原因吧。雖然是秋天,蜂腰細腿的淩姐穿著牛仔褲都顯得那麽青春,性感。尤其是從背後看到她的翹臀,總想上去摸一把。但我只是有賊心沒賊膽。

  那一天,爸媽周末又不在家,只得去淩姐那裏蹭飯。恰巧淩姐剛鍛煉回來,渾身香汗淋漓,櫻桃小口吐氣如蘭,胸前的波濤隨著呼吸此起彼伏,引得我想入非非。淩姐把我帶到屋內讓我先去看電視,轉身便去洗澡。我在客廳聽著衛生間裏嘩啦啦的水聲不禁聯想淩姐那誘人的身體,怎奈何就一道門的距離卻讓我只能聯想而不可近觀。要是我會特異功能或者其他神馬的魔法法術就好了。

  正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衛生間的門開了。

  “小傑……”淩姐在叫我,“來幫我個忙啦!”

  我應聲而起,竄到衛生間門外。只見淩姐從打開的門縫中探出一個頭來,濕漉漉的發梢挂在無暇如玉的肩上好不撩人的情景。

  “我……我忘記拿……那個……內衣了,你幫我……幫我取來好不好。”淩姐漲紅了臉小聲的說道。

  “在哪,我去拿。”這個時候我並沒多想,一口應承下來。

  “就在臥室衣櫥的下面櫃子裏……”

  拉開衣櫃,淩姐的貼身衣物滿滿的碼在裏面。粉的,紅的,白的還有我印象最深刻的天藍色的內衣都乖乖的躺在那裏。輕撫在內衣上,順滑的感覺。瞬時就好像我的手在淩姐的胸部上活動一樣,身下的小弟弟也忍不住昂揚起來。

  “小傑……小傑……你找到沒有啊。”淩姐的叫聲將我從幻夢中拉了出來,我隨手拿了一套交給淩姐。

  “你怎麽拿了這個……”淩姐的臉漲的更紅了。

  我定睛一瞧,那套內衣只是薄薄的一片布料,粉色而透明。這不正是色情網站上所說的情趣內衣麽,沒想到淩姐居然也有這個東西。那一小片布料不知道能不能裹得住淩姐豐滿的雙胸呢……

  “我……我……我……我沒看,就隨便抓了一件。”我感到臉上燙的難受,本來就從沒接觸過女人的貼身衣物,讓淩姐一說,更是覺得難堪。只得硬著頭皮回道。“算了,先這樣吧……真是個小壞蛋。”淩姐紅著臉白了我一眼,又將衛生間的門關上。

  我清晰的記得那天淩姐扭捏著身體在我的視線裏,雖然有穿外套,但胸口凸起的兩點印在外套上。而我受到的刺激更大,只能老實的夾著腿端坐在那裏,好不尴尬。回家之後又和五姑娘親密接觸了幾次才得以釋放。

  雖然那天之後,淩姐依然和我的關係很好,並沒覺得什麽。但我卻深陷在那回憶裏無法自拔,每次見到淩姐都會想到那薄薄的情趣內衣和胸前凸起的兩點。

  淩姐的生日在冬季,那天窗外飄著鵝毛飛雪。那天我並不知情,直到我叩開了淩姐的房門看到餐桌上精致的蛋糕才知道。我還看到淩姐開門的刹那眼神裏的期待,以及嘴裏呼之欲出的“老公”二字,我知道她等的並不是我。

  我能看出來,她的情緒很低落。任哪個女人,被自己的男人在生日那一天冷落在家裏的話都不會覺得有多值得高興。

  “淩姐,生日快樂。不過……我沒有準備禮物。”我輕聲的說道。

  “我也沒有告訴過你今天是我的生日啊,小傑。”淩姐強顔歡笑,“小傑不要自責,有你陪姐姐過生日,我就覺得很開心啊。”

  淩姐拉過我的手在餐桌旁坐下,點上備好的蠟燭,打開紅酒。浪漫的燭光晚宴開始了。但她卻不似在享受這浪漫的時刻,而是像是自虐一樣,一杯接一杯的將酒精灌進自己的胃裏。好像那根本不是酒而是水一樣,我不會喝酒,只陪了一杯,便有些暈眩。只能呆呆的坐在那裏看著淩姐放縱自己。

  沒過一會,已經喝掉一整支酒的淩姐臉上就已爬滿了绯紅。淩姐的眼神也開始迷離起來,“小傑……你……再陪我喝一杯。”

  淩姐的舌頭已經開始有點打捲。我奪過她的酒杯,扶著她搖搖欲墜的肩膀。

  “淩姐,你醉了,不要再喝了。”

  “不,我沒醉……”淩姐大聲的叫喊著。“我沒醉……我才不要那個負心漢陪我過生日。”近乎歇斯底裏的喊著,眼角的淚水順著臉頰跌落在地板上,那一刻我感覺好心痛。在酒精的刺激下,我不顧一切的將淩姐摟進懷裏。“淩姐,你還有我呢,我陪你過生日,弟弟陪你過生日。”我在她的耳邊奮力的說著。

  淩姐聽到這些身體抽動了一下緊緊抱著我在我的肩膀上哭得更狠了。我就這樣抱著她,感覺像是過了好久好久,直到她漸漸得安靜下來。

  “謝謝你,弟弟……”

  她在我耳邊呢喃著,離開我的懷抱。抹掉眼角的淚水,笑了。“對不起,我失態了。”

  “沒關係的,淩姐。就算全世界都不要你,還有我呢。”我拍著胸脯向淩姐發誓,就像電影裏的場景那樣。她的眼神有一絲光芒閃過,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一種感動。淩姐轉身離開,我聽到嘩嘩的水聲,沒有等待很久,門開了。

  伴著一陣芳香她來到我的身邊,薄如蟬翼的黑色短裙睡衣,燭光可以輕易穿透照射在她的皮膚上,隱約而現的雙峰裹著兩片胸衣,雙腿間的叁角地帶朦朦胧胧。我不知該怎樣描述那個場景,香豔?性感?火辣?一切的形容詞都是蒼白而無力的。我只覺得大腦一片空白猶如死機一般直勾勾的盯著她的身體。

  “好弟弟……好看麽?”淩姐的聲音仿佛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充滿了魅惑。

  我擡起頭看到她的臉上紅紅的不知是因爲紅酒的後勁還是洗澡水太熱了,明媚的雙眼裏秋波泛濫,粉色的櫻桃小口吐氣如蘭。讓我不敢直視。

  “好……好看。”我吞了吞口水,有些怯懦的回答。

  “吹蠟燭吧,我還沒許願呢。”淩姐像蝴蝶一樣飄到對面桌上,點上蛋糕裏的蠟燭。雙手合十閉上眼睛虔誠的許過願之後我們一起吹熄了蛋糕上的蠟燭。房間內頓時陷入一片黑暗,只有窗外的路燈射來的昏黃燈光照在屋內。

  我從椅子上站起來想去打開屋內的燈光,溫熱而柔軟的手拽住了我的步伐。

  “你還沒有給我禮物哦。”淩姐魅惑的聲音在背後輕聲響起。

  “我……我……”

  正待我轉身回答的時候,淩姐滾燙的雙唇已經貼上了我幹涉的嘴上,未經人事的我卻不知所措,不敢相信這竟然是真的。

  “你今天就是我最好的……禮物!”淩姐抱著我,在我耳邊輕聲的說。胸前的柔軟正是她豐滿的乳房。

  “抱緊我。”隨著淩姐的指揮,我的手攬上了她柔軟的細腰,輕紗一樣的睡衣在我的手裏感覺如無物一般,想象著電影裏的情節,我低下頭尋找著她饑渴的朱唇。

  經驗豐富的淩姐在我的嘴上輕吻,低啄,引誘我急不可耐的追尋她的熾熱。

  時而伸出舌尖觸碰我因爲燥熱而幹裂的嘴唇,伸到我的口腔裏輕觸我的牙齒,她的香舌似靈蛇一樣引誘我,魅惑我。直到我張大了嘴巴將她的小口完全覆蓋。我像是沙漠裏饑渴的旅人遇到綠洲一樣急切允吸著她的雙唇,甚至連她嘴裏的唾液也允吸的幹乾淨淨。她的舌頭伸入我的口腔,帶動著我跟那靈物糾纏在一起。她鼻翼裏喘息著,輕聲的呻吟著在我的漲紅的臉上。

  她牽著我的手撫上她高聳的胸脯,那柔軟的觸覺真實的存在著,這正是我所朝思暮想貨真價實的胸部啊,它不再是那個我只有在夢裏可以碰觸到的。我的雙手毫不客氣的在柔軟的乳房上揉捏著,擠壓著,變幻著各種不同的形態。

  乳房上的兩點在雙手的刺激下凸起在薄薄的布料之上。淩姐很享受的加快了喘息的頻率,更加刺激與鼓舞了我雙手的動作。

  “把我抱到床上去……”淩姐嬌喘著在我耳邊輕聲低吟我毫不費力的將嬌小的她抱起,放到柔軟的大床上,床邊是她與他的照片,床上卻是另一對人。我已顧不得這一切的倫理道德。下體急速充血的我將我的靈魂所控制。我壓在淩姐身上親吻在她精致無瑕的臉上,雙手褪掉她的睡衣,將胸前最後的阻礙奮力扯掉。

  猶如一對玉兔一般彈了出來,在昏黃而暧昧的床頭燈下顯得是那麽的誘人。

  我的嘴已從她的臉上轉移到了胸部。就像饑餓的嬰孩一樣,在凸起的乳頭上允吸舔弄。

  淩姐淫魅的喘息聲充斥著房間,在我的刺激下不停的扭動著身子,光滑的肌膚因充血而發紅,滲出點點汗水。她引著我的手伸到下體。薄而窄小的內褲早已濕得一塌糊塗,在她的配合下我輕易得將小內衣脫掉抛到一邊,在她的指引下我的手指已觸到那猶如潺潺小溪流一樣的神秘地帶。小穴口分泌的愛液將我的手指都已打濕,穴口上方的小豆豆也在我的觸碰下脹大了起來。

  身上的衣物已經被淩姐剝了下來,充血脹大的的小弟弟在她溫軟的手掌裏套弄著,癢癢的,麻麻的,似乎隨時都要爆發出來,好難受。

  想要找個洞穴鑽進去,我急切的爬到淩姐的玉體上,將挺起的肉棒插向我日思夜想的溫柔鄉。由于缺乏經驗的我太著急卻插錯了地方,惹得淩姐一聲嬌呼,抓起我的小弟弟引導我進入龜頭感覺被暖暖的穴肉包裹著,一股吸力引著我向更深處探索。我挺著腰杆使勁插到底部,“嗯……哦,好漲。”身下的淩姐用雙腿夾緊了我的腰部一聲嬌呼,挺動著屁股向我索取。

  “好……好弟弟,大……大力一點。”

  淩姐咬著嘴唇向著我發號施令伴著淩姐的鼓勵,我憑著一股蠻力,用盡全身的力氣在小穴裏抽插著,肉棒下的卵袋打在她的屁股上啪啪作響混合著我粗重的喘息聲與淩姐淫靡的呻吟聲在房間裏回響。“嗯……好大……弟弟好……好……好厲害……受不了啊……嗯嗯……哦……嗯……好……好棒啊……好舒服……嗯啊……哦……”

  淩姐淫靡的呻吟聲刺激著我狂放不止,只覺得身體下積蓄得越來越多的熱流在抽插中砰然爆發,發射出去。

  “對不起……太爽了。”

  “沒關係的,每個男人的第一次都是這樣的。”

  我從淩姐的小穴裏抽出已經發射的肉棒,粉紅色的小穴口流淌著淫靡的愛液與我的精液的混合體。

  “淩姐,我……”已經發泄出去獸欲的我這時感覺到了愧疚與自責。甚至無法啓口。

  淩姐似已知曉我要說什麽,一只蔥白一樣的玉手已然堵住了我的嘴。搖搖頭道。“什麽都不要說……姐不怪你。”

  我將淩姐的嬌軀攬入胸懷,頭髮裏的芳香鑽入我的鼻腔,背部的肌膚觸手光滑。淩姐的乳房緊貼在我的胸口上,時刻引誘著我再一次的犯罪。

  淩姐柔弱無骨的小手探入我的下體,撫摸著我的肉棒,不安分的小弟弟調皮的回應著,昂然而立,漸漸變粗脹大起來。已經有過剛才經曆的我也不再安分,右手也已探到她的胸前握在豐滿的乳房上,撫摸,揉捏。在乳頭上劃著圈圈,用拇指挑逗她的喘息聲又在屋內重複起來,我低下頭與她熱烈的深吻著,並且相互的愛撫彼此的身體,兩具赤裸的肉體在床上扭動著,摩擦著。

  “不要……髒。”

  淩姐毫不理會低下頭將我脹大的小弟弟含入溫熱的口腔之中,靈活的舌頭在龜頭上舔弄,畫圈。太癢,太麻了。刺激的我嗷嗷直叫……粗大的肉棒在淩姐的口中變得更加堅挺。肉棒下的蛋蛋被她握在手裏輕撫玩弄。好難受,透過她的長髮,看到肉棒在她的口中進進出出,好不淫蕩的場景。

  淩姐翻身跨在我的身上,雙手扶著肉棒探入她濕漉漉的小穴內。粉嫩的穴肉被肉棒擠壓出來形成一個小圈緊緊包裹在肉棒四周。粗大的肉棒在她濕熱內的小穴裏套弄著,我挺著腰杆配合著她的動作。

  “哦……啊……嗯……哦……頂到底了……嗯……嗯……嗯,舒服啊……”

  我的雙手不老實的握在她的乳房上,用力的揉捏著。

  “好爽啊……好……好……弟弟……姐……姐姐好舒服。”淩姐快速的在我的肉棒上套弄著,上身扭動著甩著長髮。

  “使勁……弟弟……嗯嗯……哦……哼嗯……插到底了……”

  淩姐狂浪的叫著瘋狂的套弄,直到她實在無法支撐下去翻身下來跪在床上,讓我從背後進入。

  盈盈一握的蜂腰,雪白的屁股,我將肉棒從後面深深得刺進她的小穴,用這種小狗一樣的交配方式縱橫馳騁著。

  淩姐雙手撐在床頭上也在隨著我的動作配合得聳動著大屁股迎合我的抽插,小穴口流淌著的淫液將我們彼此的陰毛都已打濕,每次抽插濺起的淫液滴落在床單上,有些順著她的大腿就這樣往下流淌著。“啊……弟弟……你好厲害……插得我……我……好舒服啊。”

  我從身後將她抱起,雙手握著她的乳房,身下的肉棒繼續不停的抽動,我們下體的結合部位變得越來越熱,肉棒被溫熱的小穴深深得吸引著,分泌的愛液淋在龜頭上好舒服,熱熱的,癢癢的。

  “哦……哦哦……嗯嗯……弟弟好厲害。”

  “姐姐愛死你了……哦……啊,好深……太深了,弟弟……肉棒好大……好粗……插死我了啊……快點啊。”

  我們回複到正常體位,淩姐雙腿不舍得緊夾著我的腰部,我們男上女下的抱在一起一邊熱烈的接吻,一邊瘋狂的抽插,撲哧撲哧的的聲音是肉棒快速在穴內運動造成的,而啪啪的聲音則是卵袋打擊在屁股上的聲音。

  我喘著粗氣像個小馬達一樣在淩姐濕漉漉,滾燙的小穴內運動著,緊緊抱著她的香體。激情的汗水在我們身上流淌,混合在一起,黏黏得,膩膩得。

  “快,再快一點……好弟弟……使勁點……快到了……快呀……”

  淩姐在我身下歇斯底裏的叫喊著,我也喘著粗氣做著最後的沖刺,瘋狂的抽動著我的肉棒,重重的擊打在淩姐花心的最深處。

  “啊……啊……嗯……快……快……哦,好爽……感覺……像……飛起……飛起來了……”淩姐一邊呼喊著一邊用牙齒撕咬著我的肩膀。

  “嗯嗯……哦……嗯……啊……要到了……要到了……好爽啊!”

  “我也要到了……好姐姐……啊……啊……我射了!”我重重的喘著粗氣將攢了許多年的精華全部射入淩姐的體內。

  淩姐的雙頰爬上了绯紅,高潮的滿足感躍然而上。第一次如此大動作的我累得我趴在淩姐身上,卻不願將身下已經軟下來的小弟弟拔出體外,想多感受一分淩姐溫熱的體溫。

  那天我們在衛生間洗澡的時候又做了一次,便再無力氣。

  但是從那天起,我就再也沒見到淩姐,她走了。回到她生活過的城市,走之前甚至都沒有告訴我,也許是無法面對吧。但直到幾個月之後我才收到一封她給我的信,沒有來信地址。也許她是怕我沖動,去找她,只是不想再見到我。她告訴我她一切安好,她告訴我不曾後悔有我這一個小弟弟。我還苛求什麽呢,我們都曾擁有過,那美好的回憶,雖然只有一晚,但那已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