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亚洲日韩偷拍另类无码精品被囚禁的温思思

精彩内容:

01亂倫

    僻靜的山洞裏傳來陣陣低低的嬉笑聲和詭異的噗呲聲。
    溫思思躲在薔薇從中,含羞帶怯卻又充滿了好奇地從石縫中向裏面張望。
    此處是溫府夏日納涼的所在,以太湖石壘成假山,山腹中空,安放著涼塌軟席以及日用物品,夏日裏各處炎熱,唯獨此間清涼舒爽,溫思思的父親溫潤之從前便時常帶著她來這裏玩耍。
    只是如今溫潤之臥病在床,久已不能下榻,卻不知道是誰在裏面玩鬧?
    溫思思找到一個圓圓的小孔,湊近了把眼睛貼上去努力觀瞧。
    迎眼就看見兩團白生生的嫩肉,卻是溫潤之去年新納的小妾喬氏赤身露體雙目緊閉,面朝著溫思思的方向張開兩條腿,她的兩只手一只按在淫穴的花核上不停揉搓打轉,一只插進花道裏進進出出,晶亮的淫液不斷從她陰戶中流淌而出,一些順著大腿蜿蜒而下,另一些滴在地面上,發出輕微的撲撲聲。
    喬氏的身後,一個看不清臉的男人將她攔腰抱著,一條赤裸結實的大腿從喬氏兩腿之間伸出,正頂在她陰戶正中,還隨著她手指抽插的節奏不停摩擦她的陰戶,引起她一陣陣顫抖的淫叫。而男人的兩只手一邊一個握住她的乳,揉捏摩挲,兩只瑩白的嫩乳便在那大手中被攥出各種形狀。
    “爺,奴快癢死了,快點插奴吧!”喬氏呻吟著。
    “騷貨,爺沒心思操你的髒穴。”一個冷硬的男人聲音慢慢說著。
    溫思思嚇了一跳,這個聲音怎幺如此熟悉,莫非是……
    另一個氣喘籲籲的女人聲音跟著響了起來:“爺,你老這幺引逗我們又不肯操,奴要被你折磨死了。”卻是溫潤之另一個妾春霞。
    男子冷笑一聲,說:“老頭子平日裏操的你們還不夠嗎?淫蕩的母狗!”
    “老爺那話兒又軟又小,哪能跟爺比。”喬氏氣喘籲籲地說。
    只聽啪一聲響,卻是那男子惡狠狠一巴掌抽在喬氏臉上,打的喬氏白嫩的臉頰頓時起了幾個指頭印,男子隨手抓過塌上一個黑長的棒子,噗呲一聲插進喬氏的陰戶,大力抽插起來,跟著冷冷地說:“賤人,爺們的事豈是你能插嘴的!”
    喬氏“啊”的尖叫了一聲,忽然喘息不止,斷斷續續地說:“爺,再大力些,使勁,使勁操我!”
    “賤人!”男子順手又是幾個耳光。
    喬氏長叫一聲,陰戶中撲出一道白水,整個人挂在男子的腿上抽搐不止,卻是泄身了。
    男子嫌棄地抖腿把她甩在地上,又踢了一腳,罵道:“賤人,髒了爺的腿。”
    喬氏一倒下,男子原本躲在黑暗處的臉露了出來,溫思思瞪大了眼睛,果然是長兄溫遇!
    只見溫遇同樣渾身赤裸,露著肌肉緊實的小腹和胯下粗長的男根,只是此時男根有一半含在春霞口中,雖然她盡力吞吐,還是只能吞下大半,剩下的一部分露在外面,尺寸驚人。
    “爺,操我啊。”春霞陶醉地吮吸著肉棒,含糊不清地說。
    溫遇從喬氏陰戶中抽出那條黑棒,上面還淋淋漓漓滴著喬氏的淫液,噗呲一聲又插進了春霞的陰戶,春霞發出一聲暢快的長呼。
    溫思思只覺得小腹處一熱,似乎有什幺東西順著亵褲流了下來,她兩腿發軟,呼吸也急促起來,她不敢再看下去,只能扶著石壁慢慢站起,悄悄地往外挪。
    只是她此時心神不定,渾身無力,繡鞋踩到了一個小石子,一個趔趄驚叫了出來。
    “誰?”洞裏的溫遇一腳踢開春霞,撅著胯下的巨物沖了出去。
    他只看到一個嫩黃色的衣衫影子,但他的目光立刻陰沉下來,很好,是那賤婦的女兒。
    夜幕四合,溫思思泡在浴桶裏,心神不定。
    白日山洞裏那一幕重又浮現在眼前。男人粗長的肉棒,女人淫蕩的呻吟,花穴處泥濘的白沫……溫思思只覺得身下又有東西滲了出來,一點點融進了水中……
    她覺得花穴裏越來越癢,越來越空虛,像有無數的蟲蟻在啃噬她一般,癢到難以忍受。
    溫思思在迷亂中回憶著喬氏的樣子把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突出的肉核上,輕輕摳了一下。
    “啊!”她短促地低呼了一聲,渾身顫抖,一種從未體驗過的快感在她腦中炸裂,她幾乎是立刻就噴出了一大股汁液。
    浴桶裏的水越來越涼,溫府深閨嬌養的女兒就在這寂寂深夜裏一次又一次用白嫩的手指帶自己進入從未體驗過的,淫猥淪落的愉悅中……

02身死

    “老爺,春霞在大爺房裏……”管家吞吞吐吐地說。
    溫潤之灰敗的臉上泛出兩團潮紅,他喘息著說:“喬氏呢?豔娘她們幾個呢?”
    “昨兒晚上都在大爺房裏……”
    “逆子!逆子!我要去告官,我要殺了他!”溫潤之高叫一聲,突然咳出一大口血,撲倒在了床邊。
    “老爺,老爺?”管家叫了幾聲不聽答應,立刻拔腿跑出去大喊,“來人呐,請大夫!”
    中午,溫府換下所有的豔色裝飾,從裏到外一片白汪汪,溫潤之病逝。
    溫思思服齊蓑,跪在白色孝幔後哀哀哭泣。
    溫家主母,溫遇之母早已亡故,繼室趙氏——也就是溫思思的生母,也于數年前去世,此時偌大府中只剩下溫遇和溫思思兄妹兩人。
    “老爺那些姨娘通房們怎幺處置?”管家小心翼翼地問新主子溫遇。
    “賣了。”溫遇冷冷地說。
    管家一陣猶豫:“傳出去怕不好聽吧?”
    “不是樓子裏出來的就是奴婢提上來的,難不成讓我養著她們?”溫遇橫了他一眼。
    管家心頭一涼,慌忙低頭退下。
    溫遇向孝幔裏橫了一眼,溫思思便覺一股涼意從頂心滲到腳底,她頓時明白,這個家她恐怕是待不住了,得趕緊想辦法離開才行。
    她和溫遇,有仇,殺母之仇,不共戴天!
    溫思思低著頭,大氣也不敢出一聲,只默默地掉著眼淚。
    至夜時,溫潤之的姬妾都已經被處理幹淨,他慣用的管事也被清洗了一遍,各處換上了溫遇的人。
    孝子孝女要徹夜守靈,但是下人們並沒有給溫思思送衣衫被褥,任由她跪在冰涼的地面上,連吃喝也沒有一口。
    二更時,溫遇一個眼色,所有的下人齊齊退下,靈堂裏只剩下他兄妹二人,映著白森森的經幡,越發陰森可怖。
    溫思思膝蓋已經紅腫,但她不敢抱怨,如今她一個孤女,搓圓搓扁都在溫遇一念之間,她不敢惹他。
    溫思思愁腸百結。她娘趙氏乃是瘦馬出身,當初爲了進門使盡手段,活活氣死了身懷六甲的溫遇娘,仇恨早就結下,溫遇如今要收拾她,也並非沒有道理。
    可是,在她懂事以後,分明是極力地想要彌補,猶記得當年趙氏挑唆溫潤之杖責溫遇,她可是合身撲上硬生生受了叁杖這才讓溫潤之不得不罷手,長兄他難道只剩下恨了嗎?
    叁更鼓響。溫思思眼淚已經幹透,木然地倚著柱子,機械地揉著疼痛難忍的膝蓋。
    一個被燭光拉長的身影陰沉沉地壓在了她的身上。
    溫思思一個哆嗦,澀澀地說:“長兄……”
    “賤人,你也配叫我長兄!”溫遇平時喜歡習武,孔武有力,此時一把揪起嬌弱的溫思思,如同拈著一只螞蟻,他眼中盡是燃燒的仇恨,使得他一張俊美的面孔也扭曲如鬼。
    “賤人!賤人!當初怎幺不是你那賤人娘去死!”溫遇大力將溫思思掼出去,溫思思摔在黑漆棺木上,發出空洞的一聲響。
    額角處生疼,有溫熱的液體順著流下來,想必是撞出血了。
    只是不等溫思思叫疼,溫遇已經欺身而上,粗魯地掀起她的孝服向上一甩,跟著冰涼的大手直接插進她的亵褲中往下一扒,手上使力將她按在棺身之上,冷冷地說:“賤人,今天就當著老東西的面幹死你!”

03破身

    溫思思驚慌失措,再也顧不得會惹惱溫遇,尖叫了起來:“長兄,哥哥,不要,我是你嫡親的妹妹!”
    “賤人,你是老賤婦生的賤種,與我有什幺相幹!”溫遇抓住她的發髻把她的臉揪起來,跟著一巴掌甩了上去。
    溫思思嬌嫩的臉頰頓時腫了半邊,發髻也被打亂了,長發披散下來,額角的血,嘴角的血,映著昏黃的月色,慘淡的燭光,情形直如地獄惡鬼。
    血氣刺激了溫遇,他扯掉褲子,胯下的男根已經昂首挺立,筋脈贲張。他提著溫思思的領口左右開弓猛地一撕,只聽嘶啦一聲,孝服被從中撕成兩半,溫思思嬌嫩白膩的身軀頓時暴露在夜風中。
    乳兒雖小,但是挺翹渾圓,腰肢細弱,不盈一握,大腿豐盈,小腿筆直,最美妙的是少女粉嫩的花穴上連一絲毛發也無,光溜溜白嫩嫩香噴噴,露出中間一個風流穴口。
    溫遇胯下的男根再次翹首,映著月光流出一絲淫液。
    “求求你了哥哥!”溫思思哭叫著,哀求著,“我娘做錯了,我替她給你下跪磕頭,求你不要這幺做!”
    “晚了。”溫遇翻轉她,再次大力將她按在棺木之上背對著自己,迫使她撅起粉撲撲顫巍巍的屁股,又將尺寸可怖的男根對准花穴,接著擡起她一條白生生的腿,猛然發力,貫革直入。
    “啊!”溫思思一聲淒厲的長叫,只覺得自己從花穴處被硬生生分成了兩半,撕裂的疼幾乎讓她暈厥,但是溫遇揪緊她的頭發使她不能倒下,跟著狠狠抽插幾次,撤出了自己的男根。
    那原本深粉色的巨大肉棒上沾滿了少女的處子血。
    溫遇冷笑一聲,說:“老賤婦的賤種,也不過如此!”
    他拖過一邊放著供品的長桌,夾起溫思思一起跳了上去,又用力捏著溫思思的下颌迫使她赤身裸體地對著棺木內溫潤之死氣彌漫的臉。
    “老東西,你不是想殺我嗎?我讓你好好看看你的寶貝女兒怎幺被我幹死。”他挺著巨大的、沾著溫思思處子血的男根,一臉恨意地在溫潤之身側走了幾步,居高臨下地看著那個死透了的,再也無法對他喊打喊殺的老子。
    溫思思淚流滿面。臉上的疼,身下的疼,心上的疼,一夜之間,她從天堂掉落地獄。
    溫遇面對著溫潤之,強行按住溫思思的腰迫使她上半身彎下,跟著扯開她兩條細嫩的腿,擡起她的屁股,猛力將巨大的肉棒戳了進去。
    花穴裏幹澀緊窒,雖然有溫思思的處子血,但潤滑還是不夠。溫遇再次感覺到了緊的令人窒息的肉壁和那層沒有被完全捅破的膜,懷著深深的恨意和深深的快意,溫遇扣住溫思思的腰猛然往自己胯間一摟,再次貫穿了她。
    “哥哥,求你了,求你了,不要……”溫思思的臉埋在小腿之間,無助地哭泣著。
    “晚了,晚了!”溫遇被她的可憐模樣刺激更加性欲勃發,突然抓住她一對嬌嫩的乳兒,狠狠地在嫩紅的乳尖上掐了一把,溫思思疼的尖叫抽氣,花穴中跟著一陣緊縮,層層疊疊的褶皺緊緊包裹了溫遇的肉棒,幾乎要將這龐然巨物絞斷在甬道中。

04淩虐

    “騷貨,婊子!被雞巴一插就浪成這樣!”從馬眼處傳來一陣酥麻差點讓溫遇射了精,他緊咬牙關忍住沖動,惡狠狠地抽幹著身下的少女,大肉棒帶著血進進出出,他有意要讓她疼,每次都撞到最深處,出來時又快又狠,務必要將她柔嫩的穴肉也一起帶出來。
    溫思思很快被他插得沒了聲息。
    沒有了她的哭泣哀叫,溫遇覺得少了許多樂趣。他又一次戳進她花穴最深處,然後保持著肉棒插在小穴中的姿勢,跟著兩條胳膊箍在她的小腹上,抱著她一起跳下了桌子。
    美妙的觸感讓溫遇頭皮一陣陣發麻,射精的欲望越來越強。
    溫遇狠狠地朝地上啐了一口,真是失誤,因爲嫌棄女人都像趙氏一樣肮髒淫賤,所以他還從來沒跟女子交合過,即便是爲了氣死溫潤之而去勾搭他的姬妾,也從來都是那些女人在他胯下自渎或者給他吹箫,他從來沒想過用自己的男根去碰那些髒穴。
    他的男根,要用來幹死趙氏那個賤婦養的賤種。但是如今看來,大概是因爲缺少鍛煉的緣故,他實在很想射精。
    溫遇又狠狠插了一下,一撞到底,但是胯下的溫思思還是沒有聲息。
    溫遇抽出肉棒,把溫思思翻過來面對自己,未滿十六的少女面頰紅腫出血,額角和櫻唇都有傷痕,此刻她雙目緊閉,淚痕不幹,人卻已經昏厥了過去。
    溫遇一愣,他居然把她幹暈了?一陣巨大的快意沖上頭皮,溫遇掰開溫思思的雙腿,把她按倒在供桌上,跟著又是一個猛刺,在到達她花穴最深處時,他感覺到了一團異樣柔軟的媚肉,龜頭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再也把持不住,噴薄而出。
    這個賤人怎幺配有他的種子!溫遇立刻拔出肉棒,用力捏開溫思思的嘴,把剩余的濃精噴射在她口中。
    溫思思被灼熱的精液嗆得大咳起來,悠悠醒轉。
    “賤人,居然敢裝暈!”溫遇又是一巴掌甩過來,打的溫思思眼冒金星。
    “哥哥,求你了,求你了,念在我過去對你不錯,放過我吧……”溫思思抽泣著,無力地哀求。
    “賤人,你還敢說對我不錯!”溫遇又一個巴掌甩了過去,溫思思一張臉頓時腫的看不出本來面目。
    但是這一巴掌甩出去,溫遇自己也愣住了。除了是老賤婦的女兒之外,她似乎,真的沒有別的錯……至少他還記得,他挨打時她會求情,他被關在柴房時,她還帶著吃食偷偷去看他。
    一絲僅剩的溫情爬上了溫遇的心頭。他輕輕按著溫思思的臉,不知所措。
    月亮從烏雲中破出,冷冷的銀光照著他倆。少女面目紅腫一身狼藉,一條蜿蜒的血痕從兩腿之間流出,最終在大腿上幹涸,她垂眉閉目,淚流不止,赤裸的身上沾著斑斑點點的精液,嘴角還有沒吞咽盡的白濁。
    “求你了,哥哥,哥哥……”溫思思的哭聲越來越低,顫顫的尾音像帶雨的梨花,可堪愛憐。

05櫻唇

    溫遇剛剛軟下來的肉棒被這貓兒一般的哭泣聲撩撥得再次昂首挺胸。他橫了心,不再想溫思思的好處,只要依著原來的想法狠狠地淩辱她。
    他把她推倒在供桌上,使她坦呈在自己面前,不剩一絲秘密。他常年習武的手帶著薄薄的繭子,摩挲著溫思思嬌嫩的身體。
    大力揉著雙乳,跟著用牙齒啃咬櫻紅的乳頭,溫思思哭泣的聲音漸漸從純粹的痛苦變成夾雜一絲快感的呻吟。
    溫遇惡狠狠地咬了乳頭,果然如此淫賤,輕輕撩撥一下就開始浪叫!
    在疼痛和欲望的雙重催化下,溫思思被蹂躏的紅腫的花穴口處漸漸滲出了一絲蜜露。
    溫遇更加氣惱,這蜜露簡直就是赤裸裸的證明。他掐住沒有毛發遮蓋的小肉核,使勁捏了幾下。溫思思痛呼出聲。溫遇的手卻不停,專門用帶有繭子的指腹去揉搓她的陰唇,一處也不放過。
    淫液越來越多。
    溫遇再次暴怒,喝了一聲“賤人”,跟著怒沖沖地伸出幾根指頭,噗呲一聲插進了溫思思的花穴。
    他根本不管溫思思是否能承受,只管猛力地用手指抽插著她,騷肉緊緊地咬著他的手指,吸力大到難以想象,溫思思嬌喘著哭泣著,流出的淫液越來越多。
    “賤人,你怎幺這幺騷!”溫遇怒到不能自持,猛地抽回手指,肉棒就著淫液的潤滑,噗呲一聲插進溫思思的花穴,一穿到底。
    他鋼鐵一般強勁的雙手同時掐住了溫思思纖細修長的脖頸,用力箍緊了,咬牙切齒地說:“賤人,我讓你浪叫!”
    溫思思被他掐的翻了白眼,空氣越來越稀薄,頭腦中嗡嗡作響,在失去意識的最後關頭,一股巨大的快感從花穴深處猛然襲來,溫思思兩眼一翻,再次暈厥過去,同時一股灼熱的愛液噴發而出,澆在溫遇的龜頭上。
    溫遇長叫一聲,再次射精。肉棒突突跳著,在溫思思的花穴裏努力掙紮,終于把所有熾熱的種子都噴在了溫思思花穴的最深處,跟著又與溫思思的愛液混在一起,汩汩地溢了出來。
    “小賤人,你居然噴了?”溫遇喃喃地罵著,只是這一次,他沒舍得再一巴掌打醒溫思思。
    這個小賤人的花穴,可真是讓人欲仙欲死啊!
    溫遇突然能理解當初溫潤之爲何肯爲了趙氏連結發妻子和親生孩兒都能殘害。
    女人身下這張嘴,真是讓人瘋魔的淫窟!
    溫遇拔出還沒有軟的肉棒,不滿地端詳了一會兒。已經射了兩次了,這小賤人好像還挺快活,但是這次時間這幺短,那可不成。
    他看著身下狼藉不堪的少女,欲望再次攀升,肉棒腫脹難耐,于是他架起已經昏過去的溫思思,使她的兩條腿盤在自己的腰上,再次發力刺了進去。
    一下又一下,溫遇冷靜又強硬,次次都直搗花心,與花穴最深處那團最軟的媚肉纏鬥。溫思思的肉體在昏迷中做出本能的反應,淫液越來越多,先前射出的濃精和少女幽香的愛液混成一片粘稠的白液,從兩人性器接合的地方汩汩淌出,黑漆的供桌已經被沾濕了一片,死意沉沉的棺木旁邊正散發著一陣陣最淫糜的氣息。
    花穴裏越來越軟,越來越濕滑,溫遇的快感也越來越強烈。豐沛的淫液在肉棒抽插時不斷發出噗呲噗呲的聲音,撩撥得溫遇幾乎要癫狂。
    小賤人,居然還能昏著!溫遇忍不住抽出肉棒,捏開溫思思的嘴塞了進去,跟著進進出出抽插起來。
    溫思思被他巨大的肉棒戳到了喉嚨最深處,在窒息的痛苦中,溫思思終于醒來。
    “醒了?賤人,看我怎幺幹你!”溫遇一邊罵著,一邊惡狠狠地抽插。
    溫思思的破碎的呻吟夾雜在哭聲中傳進了溫遇的耳朵裏。
    溫遇深吸一口氣,突然笑了起來:“妹子,哥哥還真喜歡你這口騷叫。”
    溫思思渾身發冷。眼前正凶狠地操幹著她的人,再也不是她熟悉的那個哥哥。
亚洲日韩偷拍另类无码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