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在地下室里干了两个处的

精彩内容:


我是河北省保定市人,家住保定市西南郊.前幾年地一賣,我把自家二畝多的小院蓋滿了房子,特別在南屋下面弄了幾間地下室,用來儲存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當然,夏天熱的時候,那地下室就是開著天然空調的小屋,在裏面睡覺再合適不過了.
今年過了年後,我媳婦跟她表姐去北京發展了,本想叫我一起走的,可保定這裏一大攤子事呢,怎幺走得開?她只好一個人走了.媳婦兒走了以後,我的生活發生了很大的改變,當然是向著不好的改變.我的欲望沒了發泄的地方,這使得我很痛苦.結了婚的人手淫起來挺不合適的,找野雞倒是挺方便,模樣差點兒的我們村就有.可她就是長得好我也不願意上啊,髒啊.怎幺辦呢?
這天下午,我沒事兒了出來閑轉,在街上的一家小紡織廠門口看到了一則招工啓事,我想了想,主意有了.就找在這些小廠子裏打工的女孩,她們一般來自保定周邊各縣或者更偏遠的地區,市區的女孩是不會來這裏上班的.這些打工的女孩可能長得不怎幺樣,但幹淨是一定的,並且她們普遍上學少,歲數較小.如果能騙到家裏來……于是我找到一個從小玩到大的哥們兒,把我的想法說了說,讓他幫著找個幹淨的女孩.哥們兒一聽我的想法就樂了,"去准備兩塊床板,在四個角打四個洞,要快啊,你就等著我的電話吧."床板我很快就弄好了,然後放到了地下室裏.一晃叁天過去了,這天下午我正在家裏無聊的上著網,手機響了,一看號碼,趕緊拿起來接了."哎,事成了嗎?""我馬上到你們家門口啊.准備著給我開門來."我一聽,這個樂啊.正想著呆會兒怎幺辦呢,我家的狗叫起來了.我起身去開門.只見我哥們領著兩個怯生生的大包小裹的女孩走進了小院."哎,你們倆看看住這兒行不?南邊一樓這兩間屋.""嗯,挺好的,謝謝你啊,大哥.""別謝我,該謝謝他."哥們指了指我"屋裏沒什幺東西,將就著住吧,我跟你們這個哥出去買些飯菜,一會兒就回來.""謝謝大哥"兩個女孩兒對我說,"呆會兒我們給你們做菜吃吧.""不用了,我們去買些熟的回來,天兒挺熱的."我說,"你們就在屋裏呆著吧.別亂跑,當心被外面的狗咬了."說話間,我打量了其中一個女孩,臉紅撲撲的,很瘦,帶著那農民特有的純樸,並且她的年齡也就十六七歲,她見我看她,臉更紅了,刹那間我湧起了一陣沖動.這時哥們拉了拉我的手,我們出去了.
在路上,哥們說,這兩個小女孩來自山區,是鄰居,一個十四歲,一個十五歲.小學畢業一年了,她們來保定找其中一個女孩在X村小紡織廠打工的表姐,不知怎幺走錯了找到這裏來了.他蒙她們說那個村子離我們這裏挺遠的,現在天不早了,不如先安頓下,明天他再領她們去找那家紡織廠.如果她們願意幹活的話,也可以在他那裏幹.兩個小女孩聽到挺感激的.就跟著他來到了我那兒."你真行啊.一騙就騙了兩個.我還當她們有十六七了呢.""咱們哥倆一人一個嘛.山區人長得顯大."我們在一個小飯館裏炒了幾個菜,拿上幾個饅頭,回家了.
"嘴幹不,喝口水吧."我把菜擺好後,乘她們兩個不備,在兩個紙杯裏放好了藥."謝謝大哥."她們兩個接過紙杯把水喝光了.這時我又看了看另一個女孩,她長得也不怎幺樣,比那個女孩兒稍胖一點,小屁股發育的還行.她們喝完水後,開始吃飯.吃著吃著,她們倆就理所當然的昏過去了.我們哥倆對著看了一眼,拉開那個蓋子,把她們兩個抱進了地下室裏.
很快我們哥倆 脫完了她倆的衣服,並把她倆綁在了床板上,然後把她們兩個的嘴堵上,我上去拎了一桶水,嘩的全潑在了那個較瘦的女孩兒的頭上,她醒了,她很害怕的看著我們這兩個男人和她那個光著身子躺在一旁的姐妹,她想喊喊不出聲來.我慢慢的脫掉了衣服,我哥們上去也拎了一桶水,他把那個女孩也澆醒了.
那個瘦瘦的女孩驚恐的看著我,看著我下半身高高立起的東西,我趴在她身上,開始揉捏她那不大的乳房,同時,不等她下面濕了,就直接把我的寶貝插進了她的下體,我使了使勁兒一插到底,她的裏面很窄很幹,由她的表情我看得出她很疼.我不喜歡口交,喜歡這種比較樸實的我上女下的做愛方式.她痛苦的表情更是勾起了我的性欲,
我一遍又一遍的狠狠的抽插著她,手裏狠狠的捏著她的乳房,我的手是越捏越爽,二十分鍾左右,我射了,全部射到了她的陰道裏.旁邊的哥們正幹得起勁,那個較胖女孩的乳頭快要被他揪掉了.我覺得自己這會兒應該再幹會兒別的什幺,看著剛剛被自己幹過的女孩下面流出的血和精液的混合物,我想出一個好辦法.我要讓她徹徹底底的破了處.我從上面拿了一把拖把,用拖把的把兒對准了她的下面,她的身體害怕的亂扭,但卻早已被我們固定成了"大"字.我狠狠的把木棍插進了她的陰道,用力抽插,開始不斷有血和精液從她的陰道裏流出,後來就光剩下血了,插了兩百多下後,我手累了,哥們兒那也忙活完了,他把拖把拿了過來,插入了那個胖女孩的下身.看著一旁的瘦女孩下面仍然不斷流出的血,看著看著那東西就又立起來了.我再次把它插入了那還在流血的陰道,好爽啊,真的好爽.我堅持的時間一向不是很長,十幾分鍾的功夫,我又射了.那張紅撲撲的臉露出了哀求的神情.多可愛的一個農村女孩啊,卻剛剛被我強奸完,不,沒完,不能這幺快完了,反正她的家人也找不到她,做的再絕一些也沒關系的.我開始狠命的捏她的乳房,雖然不大,但手感挺不錯的,想怎幺捏就怎幺捏的感覺實在讓我開心的無法形容.我點了一根煙,開始在她被我捏的亂七八糟的乳房上亂燙.我燙了足足四十個煙花.再看看旁邊的哥們,他更狠,開始用手往那個稍胖一些的女孩下面硬伸,一只手啊,對于一個剛破處的女孩來說該有多幺痛苦啊.那個女孩的身體不住的亂扭,我越看她扭越煩,就站了起來用腳狠踢她的肚子,邊踢邊說,再亂動踢死你,她真的不動了,哥們的手就那樣一點點的頂進了她那剛剛破處不久的陰道,才十四歲的小女孩啊.她怎幺受得了啊.我把我哥們推開,把我那再次勃起的寶貝,插進了這個女孩的下面,在插她的過程中,我用指甲捏住她乳房上的一小塊肉,揪了下來,她的乳房開始流血.哥們去折磨那個被我破過處的小姑娘,只見他用兩根木棍一齊用力往女孩還在流著血的陰道裏塞.一會兒的工夫,他塞到底了,卻依舊用力的按住那兩根木棍,我看著看著,再也不滿于這樣"善待"自己下面的小女孩了,我開始狠抽她嘴巴,抽了五六個後,我決定把她的乳頭咬下一個來.我撥出了我的寶貝,用手按住她的兩條還能亂晃的腿,一嘴咬住了她右邊的乳頭.然後用牙用力一磨,那個可愛的粉粉的乳頭就到了我的嘴裏面……在我們每個人都奸了她們每個人五次以後,我們用棍子狠狠的打了她們,特別是照著肚子狠打,她們的尿都被嚇出來了,流的滿地都是。我們實在沒力氣了,就用她們當床,躺在了她們身上。第二天,忙完了一天的事情後,晚上我們又開始折磨她們。後來,她們終于學會了逆來順受,不再叫喊,我們就不再堵她們的嘴,開始給她們飯吃。一個月的光景,這兩個女孩被我們糟蹋的不成人形.我估計她們兩個的體重合起來也就一百四十斤了.一直這樣下去,她倆要讓我們兩個奸死可就麻煩了.我們找到了一個朋友,托他把這兩個女孩運到了天津武清的一個暗娼點,讓這兩個女孩繼續爲我們男人服務去吧
$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