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国内真实愉拍系列免费播放除灵师PT(序-02)

精彩内容:


                序章

  很久很久以前日本從民間流出來的傳說,據說古時候日本戰禍連連,死傷無
數,導致出現了很多怨靈,那時候正直又是妖魔鬼道橫行的世道,人世間被怨靈
跟妖怪摧殘的像塊活地獄一樣,人們根本鬥不過這些邪魔外道。

  這時候出現了這樣一位人物,手持法杖,身穿仙羽袈裟,自身擁有強大的力
量,他雖然是凡人的軀體,卻能抵擋來自妖魔鬼怪的入侵,憑著一人之力與世間
的邪靈展開了激烈的鬥爭,人們把這場鬥爭稱之爲救世,大家都把救世這個傳說
的主人公賦予了一個稱號————除靈師。

  救世距今已經過了數百年了,在這個21世紀90年代的社會,科技與科學
已經全權掌控這個世道了,很多鬼神傳說靈異事件等等都被所謂的科學解釋一一
推翻,漸漸的人們也開始選擇相信科學,他們甚至覺得「救世」其實就衹是一個
遠古的傳說,除靈師什麽的就是一個笑話,不過他們雖然忘記了本質,但,忘記
衹是忘記,並不代表幽靈鬼神之類是真的不存在……

  這裏是日本鹿兒島的某個小村莊,淩晨兩點多了,叁個年輕人剛從夜店裏出
來,看來他們還喝了不少,顛顛歪歪的在回家的路上大鬧著,似乎剛才在夜店裏
面那激昂澎湃的音樂氣氛還在腦袋裏旋轉,當叁人走到一河邊的時候,其中一名
男子絆倒了一塊東西倒在地下。

  「什麽東西啊,害得老子吃了一嘴的沙子。」

  說話的是直男。

  站在旁邊的另外兩個人鈴子和子人卻在一旁指著直男哈哈大笑,這時直男好
像有點怒羞成怒了,沖著那塊東西走過去,原來是一座無名的墓碑。在日本,這
樣的無名墓碑有很多,大多都是當地人把不認識的仙人安葬在那裏供奉,好讓它
們有「家」可歸。

  「就是這破石頭把老子絆倒了是吧,看老子不收拾妳。」

  直男這時狠狠地朝墓碑踢了幾下,還朝它吐了一口水,而這時子人更把褲子
脫了向墓碑撒了一處小便,鈴子看到了子人的舉動馬上把臉轉過去了並說:「哎
呀,妳,妳怎麽這樣啊,有女孩子在妳竟然做出這樣的行爲。」

  雖然鈴子口中這樣說著,卻在一邊繼續哈哈大笑,忽然間一陣清勁陰涼的夜
風從鈴子的背後吹響直男跟子人那邊,鈴子不禁打了一個哆嗦,直男和子人明顯
也感受到這陣涼風,心裏也害了個怕,這時周邊的環境好像時間停頓了一樣,一
切都變得很慢,加上夜深更加是分外的安靜,安靜的他們叁個人連自己的心跳都
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這時候一道聲音劃破了這份淩靜。

  「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

  突然這種刺耳的聲音傳到了鈴子的耳裏,心身害怕的鈴子簡直嚇得渾身發抖,
她靠在直男的邊上問直男有沒有聽到奇怪的聲音,可是直男跟子人都說沒聽到有
怪聲,這時刺耳的聲音又一次傳到了鈴子的耳裏,鈴子嚇得大叫了起來,當直男
和子人不知所措的時候,上空一塊葉子落向了子人那裏,瞬間的滑過他的臉上,
子人覺得連身突然一燙,下意識的用手去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沒想到他的臉被剛
才的樹葉劃破了,此時叁人都被嚇得不輕了,衹管一邊大叫一邊發瘋的往前跑。

  剛才劃破子人臉頰的樹葉被風吹到了那塊無名墓碑上,此時墓碑上更是出現
了一條裂痕。

  柔和的陽光從地平線上偷偷的照向了整個神州大地,新機萬物的一天開始了,
而一個普通的家庭主婦武藤貴子也早早的起來收拾,也準備好早飯。

  在日本,女性在家庭裏會顯得很有地位,家裏的大大小小的事都是由家庭主
婦來打理的,她們賢良和溫柔,照顧著一家人的起居飲食,當然這個武藤貴子也
不例外。

  現在是早上的7點多了,武藤貴子的一家人都已經梳洗好準備大家一起吃早
飯,唯獨還有一個人沒下來。

  「子人怎麽還沒起床啊,他今天不是還有課程嗎?還不趕快的話就要來不及
了。」

  原來這位武藤貴子正是昨晚被嚇怕的子人的媽媽,這時武藤貴子正走上樓打
算去叫醒還在睡夢中的子人,可是武藤貴子怎麽拍門裏面都沒有人應答,武藤貴
子心想這孩子怎麽睡得這麽熟,于是乎說我要進來了就把門拉開了。

  武藤貴子一進去就被她眼前所看到的一切給嚇得愣住了,一時之間整個人都
動彈不得,大約過了十多秒鍾,從樓上發出一陣嚇人的尖叫,這叫聲把樓下的家
人都嚇得一下子全清醒了,紛紛跑上去一探究竟看看出了什麽事情,當看到子人
房間裏的狀況的時候,他們起初的反應都跟武藤貴子一樣,後來才發出尖叫聲。

  子人的房間裏到底發生了什麽狀況,衹見房間裏雖然有點淩亂,但男孩子的
房間都是這樣,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躺在床上的子人,眼睛睜大的好像快要掉出
來一樣,嘴巴更像血盆大口一樣張開著,似乎死前在發出悲鳴的哀嚎,面部表情
極度猙獰,好像受到了非常嚴重的驚嚇,雙手更是像抓住東西一樣騰空著,更恐
怖的是他的褲裆上都是血,家人掀開褲子一看,生殖器已經被摧殘的殘破不堪,
血肉模糊的無法想象。

  很快警察就到了現場調差了,當了16年警察的森村警官都說從來沒看過一
個人可以死的這麽恐怖,但現在還不好說,但據法醫初步查證了解,死者應該是
心機突發梗塞導致機能停頓而死的,森村警官當場詢問了子人的家人問他是不是
有這個病史,當家人的回答都異口一致的說子人的身體一向很好,從來沒有過這
樣的毛病。

  正當森村警官煩惱深思的時候,後面一位美少女突然沖出了一句話。

  「他是被鬼魂殺死的。」

  正當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著這位美少女的時候,她繼續接著說:「正確的說
他是被鬼魂給活活的嚇死的,法醫不也說他死于心機停頓嗎?那就是說他生前一
定是看到了非常恐怖的畫面,導致他面容嚴重的扭曲,死相非常恐怖。」

  站在一旁的森村警官再也安奈不住了,沖口就說:「夠了,妳是什麽人啊,
跟死者是什麽關係,閑雜人等是不得進入現場的,再說了,妳左一句鬼魂又一句
鬼魂什麽的在胡說八道些什麽,在現代社會裏還有這麽迷信的年輕人嗎?」

  森村警官顯得有點躁動了。

  「不好意思警官,是我讓她進來的,她說她知道這件案子的一點線索所以就
……」

  隨後又有一位警官匆匆忙忙的跑進來說。

  「再說了這位少女她自稱是一位除靈師。」

  這位警官話語剛落下,在現場的大夥聽到除靈師這叁個字後都似乎大吃一驚,
紛紛的都把目光投放在這位青春可人的美少女身上。

  「啊,原來妳就是那位傳說中能夠與邪靈抗爭,擁有著強大靈力的除靈師大
人啊,拜托妳啊,求妳幫幫我的孫子啊。」

  說話的是一位老太,她正是子人的奶奶,老一輩的人都會相信有鬼神之說,
所以他們一直深信其實除靈師是真的存在的。

  此時美少女顯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用手摸了摸自己都後腦勺幾下,強顔歡
笑的說著「嘻嘻,其實我並不是什麽除靈師,但我的目標卻是要成爲一名傳說中
的除靈師,爲此我不斷的研究各類靈異事件,調查一些未解之謎,而且我還向一
位神秘的商人買下了各種降妖除魔的道具。

  話說完之後少女從包包裏拿出一些似乎是除靈辟邪的道具,有紙符、朱砂、
唸珠等等一係列的道具。

  「夠了夠了,先暫停一下。」森村警官說道。

  「如果照妳所說死者生前是被所謂的鬼魂所嚇死的,那麽有什麽證據呢,再
說了,如果是被嚇死的那應該會發出非常大的尖叫聲才對,如果有發出尖叫聲家
裏人沒有理由沒聽到的,但是據他們的口供都說昨晚是一個平常的夜晚,非常的
安靜並沒有什麽異樣,再有,死者的下體也就是生殖器好像被一種鋒利的利器割
的血肉模糊,如果是嚇死的那又是誰割的呢?

  面對森村警官種種的質疑,少女也是啞口無言,衹在一邊強顔歡笑著。

  「這個我還有待調查,一定還有什麽不對勁的,或者鬼魂它本來是用……」

  少女還沒把話說完,一旁的森村警官不耐煩的把少女轟了出去了。

  「走走走,無關人士不要再進來,警方也沒空聽妳在胡扯。」

  「走就走嘛幹嘛這麽凶巴巴的啊,讓我找到了證明之後妳們就知道我說的都
是真的了。」

  少女邊走邊說。

  當少女走過子人屋子旁邊的時候,看見一男一女的在鬼鬼祟祟的竊竊私語,
她仿佛聽到了一些事情。

  「直男,子人怎麽無端端的就死了啊,聽他們說還是被嚇死的,妳說會不會
跟昨晚的那件事有關啊?」

  「拜托妳別這樣害怕行嗎,或許這衹是意外,是妳想的太多了,不關我們的
事的」

  「可是,可是我好害怕啊,難道真的有鬼……」

  「妳夠了沒有啊,老子可不信這些東西的,告訴妳不要到處亂說,我們也快
點走吧,免得惹人懷疑。」

  「哼哼哼,看來事情真的沒那麽簡單,這件事情確實是鬼魂作祟,如果讓我
調查到真相我一定會讓那個警官啞口無言,承認我就是一個合格的除靈師。」

  說這少女就靜悄悄的跟蹤直男跟鈴子兩個人了。

  可是跟到一半,兩個人就分開了,看來那個叫直男的真的去上班,而鈴子似
乎也有點私事走開了,直覺告訴少女,還是跟蹤那女的可能會找到一些線索,可
是她跟了一天也就發現這女的一整天都好像很害怕的樣子,時不時的在自言自語
的說不關我的事不關我的事。

  很快就到晚上了,少女打算今天的跟蹤就到此爲止吧,反正暫時還跟不到什
麽,所以她也回家去了。

  現在是晚上11點,直男剛好下班,原來他是在家附近的一家便利店上班的,
恰好他今天是中班,在這個秋意漸濃的季節,日本的晚上開始有點冷了,因爲直
男穿的衣服也單薄,不禁的打了一個哆嗦,他從口袋裏拿出一包香煙並點著一根
香煙,正在吞雲吐霧,烏漆墨黑的街道上人比較少,在街燈的照射下反而顯得有
一絲幽靜。

  直男繼續往家的方向走著,經過一根燈柱的時候發現鞋帶鬆了,他發現後下
意識的蹲下去係鞋帶,就在這時一張似乎是一張男人的臉從直男側臉上快速略過,
這過程正好被直男偷瞄到。

  他心裏一慌,嚇得口中的香煙都丟到地下了,他在仔細的看看周圍的環境,
一切都是很安靜並沒有異樣,心也開始放鬆下來了,心想可能自己上班太累了,
加上一些心理作用,還是別嚇自己好。

  「直……男。」

  忽然一把不男不女的聲音從直男的後面傳過來,直男明顯聽到在夜裏有一個
怪聲音叫自己的名字,一時被嚇得不知所措,直到那怪聲音再次呼喚自己名字的
時候,這時直男才開始害怕並拼命的奔跑起來,一邊跑一邊說:「不關我的事的,
不關我的事啊,別來搞我啊……」

  然後直男跑到一個垃圾桶前面停下了腳步,怪聲音似乎沒有再叫了,這時直
男已經嚇得渾身發抖了,趕緊從口袋裏再拿出一根香煙,這裏的路燈正好壞了,
環境非常的黑,直男拿起打火機準備點燃香煙的時候,火花一起的時候直男看到
一個面部扭曲到不像樣的人頭就在直男的眼前。

  直男嚇得馬上軟癱在地下,打火機的火也熄滅了,周圍也繼續黑了起來,兩
腿發軟的直男衹能在地上爬滾,去找那個被他弄丟的打火機,可是剛才的怪聲音
又在叫了,而且比剛才叫的聲音更大,更尖。

  「不要叫啊……求妳了不要叫啊……」

  直男發了瘋似得在地上亂動,那個尖叫的聲音就在他的耳邊徘徊,直男已經
整個人都崩潰了,幸好這時怪聲音也停止了,直男已經直冒冷汗,心想應該逃過
一劫了,但腿始終嚇得動不了,而且還覺得很重好像有東西壓著一樣,他的雙手
在地上亂摸,終于找到了打火機。

  直男興奮的笑了起來,趕緊用手滑動打火機,就在火光亮起的這一刻,直男
眼前所看到的景象令到他歇斯底裏大聲嚎叫,他看到子人,對,是子人張著血盆
大口,下巴都張到胸前了,兩顆好像快要掉下來的眼珠死死的盯著直男,這扭曲
的臉部就這樣靠著直男的面前,手跟腳卻死死的抱著直男的雙腿。

  「啊……是子人,不關我的事啊,不是我害妳的妳走,妳走開啊!」

  任憑直男怎麽掙紮怎麽嚎叫,那個「子人」依然死死的抱著直男的雙腿,似
乎不讓他逃走,而且扭曲的臉也慢慢靠近他,並且露出詭異的笑容。

  嚇得快瘋的直男此時右手在地上亂翻,正好翻到了其中旁邊一個垃圾桶,他
順手拿起了根東西,仔細一看原來是一根斷了的棒球棒。

  直男也顧不上那麽多了,拿起折斷的棒球棒就向眼前這個扭曲臉部的東西狠
狠的打下去,正中那東西的頭部,隨之一個眼珠就直接蹦了出來掉在地下。

  可是「子人」並沒有被這一記痛擊造成傷害,雙手還是死死的抱著直男的雙
腿,依然發出絲絲陰聲怪氣的笑聲。

  「滾,快滾開啊,不要纏著我妳快點給我滾開啊」

  直男發了瘋一樣不斷向那東西猛打,到底打了多少次他自己也不知道了,但
突然又有一把嚎叫聲出現了,這聲音不是誰,還是直男發出來的。

  直男停住了手中棒球棒的敲打,但他露出了極其痛苦的表情,到底爲什麽都
這樣呢,直男看著自己的雙腿上死死抱著的子人已經消失了,是疼痛讓他清醒過
來了,

  原來直男剛才一直敲打的不是子人,而是自己的雙腿。

  衹見直男的雙腿已經被他自己打的殘廢了,炸裂的肉醬濺到地上到處都是,
大腿的骨頭也都露出來了而且還出現龜裂的現象。

  直男現在已經是痛不慾生了,口中衹懂發出悲哀的嚎叫,他的頭仰望著上空,
又一位陌生的男子漂浮在直男的面前,滿身是血,嘴巴已經爛掉了,直男幾乎被
他眼前這個東西給嚇暈過去,這時他面前的這個東西把自己的頭慢慢的往直男的
嘴裏塞,直男頓時感到一陣惡心,自己非常想嘔吐,他試著用手把那東西抓出來,
可是不一陣的功夫那東西已經被直男「吞」了進去了。

  然後直男的肚皮慢慢的鼓起來,而且還越來越漲,已經快到要撐破的樣子,
直男已經痛的撕心裂肺了,因爲肚皮開始慢慢的裂開了,爬出來的就是那鬼魂般
的東西,就這樣直男就被活生生的折磨而死了。

  「森村警官,經法醫初步調查,死者的雙腿雖然傷的很嚴重,但並沒有造成
致命的傷害,真正的死因跟昨天的死者子人一樣都是心機停頓而造成死亡的。」

  法醫官一邊調查一邊對著正在一旁思考的森村警官述說。

  「竟然連續兩天都出現死相恐怖的死者,真是令人頭疼,到底凶手是什麽樣
的人呢。」

  森村警官喃喃自語的說著。

  「我都說過了,這是被鬼魂嚇死的,這次也是一樣。」

  說話的正是昨天的那位美少女。

  「又是妳這個胡說八道的小女孩,又在說這些奇離古怪的東西。」

  「森村警官在妳發火之前請聽我說,我已經查到一些來龍去脈了。」

  「那妳說,如果還是跟昨天一樣沒有說服力的那麽妳就再也不準調查這個案
件。」森村警官認真的說。

  「好吧,經過我這兩天的調查,昨天跟今天的兩名死者經法醫推斷都是因爲
心機停頓而導致死亡的,也就是說他們在死前一定是受到了相當恐怖的驚嚇而導
致心機停頓,最終被活活的嚇死,再來值得可以的是他們身上那嚴重的傷,分別
是昨天死者生殖器被嚴重摧殘和今天這個死者雙腿被打的殘廢不堪,凶手不是別
人,正是他們自己。

  「哦,照妳這麽說兩名死者在死前都是在自殘嗎,而且這自殘的程度也太過
了吧,人可以忍受這麽大傷害的疼痛嗎?根本說不過去吧。」

  「接下來才是這起事件的重點。」美少女深呼吸一口氣神情凝重的繼續說。

  「兩位死者根本沒有自殘的傾向,是鬼魂,鬼魂令死者産生幻覺,相信死者
所看到的幻覺就是導致他們自己傷害自己的原因。」

  「那麽妳口中的這個鬼魂到底爲什麽要這麽做,它跟死者有什麽關係嗎?」

  森村警官半信半疑的問。

  「所謂事出必有因,他們叁人肯定是對這個鬼魂做了什麽不敬的事情導致惹
禍上身。」

  「等等,妳說叁個人是什麽意思。」森村警官越來越不解了。

  美少女繼續接著說:「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件事情應該跟叁個人有關係,
直男,子人,還有一位叫做佐藤玲子的女孩,而且如果我們不快點行動的話,那
麽森村警官明天妳又得處理一件凶殺案了。」

  「行動?妳說的行動是什麽?」森村警官已經完全糊塗了。

  「當然是今晚的捉鬼行動囖,我背負著實習除靈師之名一定要把這個鬼魂消
滅。」

  此時切換一個場景,這裏是佐藤玲子的家,玲子一個人躲在房間的角落裏,
渾身發抖喃喃自語的哭著說。

  「直男跟子人都死了,他們都死了,下一個就輪到我了,我不想死,不關我
的事,我不想死啊……」

  「玲……子,武藤玲子,我來接妳了,嘻嘻嘻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

  「沒想到我森村當了30年的警察,現在居然跟一個小女孩一起去捉鬼,看
來我也是瘋了。」

  「噓……別那麽大的聲音啊森村警官,這樣會被發現的。」

  此時森村警官跟美少女正埋伏在佐藤玲子的別墅外似乎在等待的著什麽。

  「不過話說這個佐藤玲子沒想到還是戶有錢人家啊,這麽大的別墅相當的氣
派啊。」森村警官說。

  「森村警官妳過來看看,這個位置剛好看到裏面的情況,妳看,佐藤玲子就
躺在床上,正在……正在。」這時美少女正看到一副不堪的畫面。

  「她怎麽啦妳看到了什麽?」森村警官也跑過去蹲著看。

 森村警官看到一個妙齡的花季少女正全裸著身體在撫摸著衹有青春少女才擁

  有的絲滑皮膚,每一寸肌膚都像有彈性一樣,時不時還把手指伸向那神秘的
叁角地帶進去撫摸,隨之發出迷人的嬌喘聲音。

  這個角度正好面對著在窗外偷看的美少女跟森村警官。

  「餵,妳說的被鬼魂産生的幻覺就是這個樣的嗎?這不擺明是性需求嗎?」

  森村警官紅著臉說。

  「不要餵餵餵的,我的名字叫做夏彩兒,再說了我哪知道鬼魂使她産生了什
麽樣的幻覺,我們還是在這裏先靜觀其變吧。」

  屋子內的玲子好像就在睡夢中一樣,一個陌生的男人正在對她獻吻,而玲子
毫不猶豫的伸出小舌頭去碰觸對方那粗礦嘴唇,此時「兩人」都是赤裸著身體在
相互摟著,男人更是把其中一衹手伸向了玲子的叁角地帶,順著小穴流出來的鮮
嫩猶如溪澗水一樣閃閃發光的愛液,兩根手指噗呲一聲的在前後抽插,玲子隨之
發出更大的嬌喘聲。

  「哈哈哈,這回真是撿到寶了,多虧妳們那晚叁個人對我墓碑的侮辱,我才
可以順著妳們作爲媒介得以從墓碑裏跑出來,對我侮辱的那兩個男人已經都被我
殺死了,可是妳這位大美女我可不捨得殺啊,我要每天每夜玩弄妳的身體,待哪
天我玩膩了再把妳殺了,然後再去找更年輕漂亮的女孩子,反正我現在是自由身
了,哈哈哈。

 原來玲子夢中的這名男子就是前天晚上他們叁個人在河邊打鬧的那座墓碑的

  主人,原本被人們安葬妳那裏供奉的,不過他生前是枉死的,可以說含恨而
終,積累了不少怨氣,不過人們把他的屍身埋了並做了墓碑供奉才得以壓住他的
怨氣,不過那晚直男他們對墓碑做了過分的事情導致這冤魂跑出來人間作祟。

  雖然玲子是在夢中跟這個鬼魂交合,但現實中身體還是會出現反應的,森村
警官跟夏彩兒正看到玲子正慢慢的張開雙腿,細小而稀疏的毛毛一覽無遺的全部
呈現在他們眼前,小穴穴更是更源源不斷的流出愛液,明顯玲子已經達到了身體
高潮的需要。

  「餵餵,夏彩兒,我們這樣偷看下去不太好吧,這已經是違法了,我看我們
還是先撤吧。」

  此時森村警官看到夏彩兒正臉紅耳赤身體有點小抖動的樣子,森村警官叫了
好幾次她才反應過來,明顯得夏彩兒被眼前場景所吸引住了。

  但她回過神的時候似乎發現了什麽異樣,一手拉住正要起身就走的森村警官。

  「等等森村警官,有點不對勁,妳看看玲子,就算是自己在做那個,也不可
能會這樣的吧。」

  森村警官再次把頭窺過去探望,他看到玲子雙腿現在呈M字型打開,伴隨著
身體一上一下的蠕動,動作雖然不大,但有經驗的森村警官一看就知道這是性交
的姿勢。

  果真是這樣,夢中的玲子已經跟鬼魂結合了,鬼魂用碩大的弟弟正對玲子的
小穴穴進行猛烈的抽插,愛液更是不斷的濺出來,畫面雖然不堪入目但玲子卻發
出無與倫比極其誘惑的叫床聲。

  「糟了我怎麽沒想到,森村警官我們快點進入制止玲子,不然就來不及了。」

  「怎麽回事,她到底怎麽了?」

  「她其實並不是在做那個,而是被鬼魂迷惑了在幻覺之中交合,再不快點的
話就會出人命了。」

  森村警官聽完之後也顧不上那麽多了馬上緊張的說沖進去吧。

  當森村警官跟夏彩兒沖進去屋子的時候,在他們面前出現一位穿著身材火辣
妖豔的女子,手中拿著一張類似紙的東西嘴裏正喃喃自語的不知道在說什。

  不過他們沖進屋子的舉動卻驚嚇到玲子家裏的管家。

  「餵,妳們是什麽人,跑進來做什麽,這裏是私人地方來的,請快出去。」

  「我是警察,來不及解釋那麽多了,妳家的小姐有危險了。」

  「小姐有什麽危險啊,她好好的在房裏休息著呢。」

  此時管家看著玲子從房間裏走出來,衹見玲子低著頭,全身赤裸但走路的姿
勢很奇怪,正確來說正常人不會這樣行走的,因爲玲子類似于爬一樣。

  「啊,玲子小姐妳怎麽了怎麽沒有穿衣服。」

  管家擔心的沖向玲子那邊去。

  「別過去,她現在很危險。」

  神秘的妖豔女子沖著管家說。

  此時鈴子把頭顱擡了起來,但面容已經不是平常鈴子的模樣了,衹是一個沒
有了靈魂的軀體,面部猙獰留著口水在對著在場所有的人冤叫,然後一個勁似的
沖向了神秘女子。

  管家被鈴子嚇得大叫了起來,直接軟癱在地下。

  「哼哼,終于等到妳出來了,雖然我不知道妳留在人世有何目的,但遇到我
就算倒黴了。」

  妖豔女子口中繼續喃喃自語的唸著:【森羅萬象,天地無極,四方結界,吸
……靈】隨之從紙符裏發出一道強光,正當妖豔女子掀開紙符的時候,夏彩兒手
裏拿著一堆辟邪的東西沖向了「鈴子」,還把妖豔女子手上的紙符給撞丟了,妖
豔女子被夏彩兒這樣的舉動嚇了一跳。

  「退邪退邪,妖魔鬼怪通通消失。」之後把那些辟邪東西扔向了「鈴子」。

  不過這些根本沒有用,「鈴子」一陣嚎叫把夏彩兒嚇得跌倒在地上了,嘴裏
還說:「多管些事的人,現在就殺了妳。」

  說完「鈴子」擺出鋒利的利爪沖向了夏彩兒並想刺破她的喉嚨。

  夏彩兒衹能發出一聲尖叫的啊的聲音,在一旁的森村警官見狀立即拿起手槍,
示意之後感覺到事態嚴重便向「鈴子」的方向開了一槍,可是不知怎麽的,子彈
並沒有命中,好像被一股氣流擋住了,「鈴子」一個眼神就把森村警官打翻在地
上並沖向他的面前說:「看我先殺了妳……」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神秘女子跑向了森村警官的跟前並用手做了個結印,
隨即一道光把「鈴子」彈了回去。

  在場的所有人都被這神秘女子給嚇呆了。

  怒羞成怒的「鈴子」發了瘋似的沖向神秘女子,此時神秘女子從腰裏挂著的
短木刀以反手握著的方式由下往上對著「鈴子」「砍」一刀,衹見鈴子身體裏面
的鬼魂突然悲慘的叫喊著

  「啊啊 ~啊啊 ~啊啊~ 啊啊,可惡我不想死第二次啊……」

  這時神秘女子口中大喊:「在輪回的世道裏往生吧。」

  之後鈴子就好像睡著一樣倒在地上了,在場的所有人相信都不會忘記今晚所
發生的事。

  目睹了一切的夏彩兒才回過神來並驚訝的說著。

  「我,我想起來了,在九州有這麽一位人物,專門替人解決神奇事件,有著
一身姣好的身材,一雙透徹仿佛能夠洞悉所有事物想貓一樣的眼睛,因爲穿著非
常性感,而且烏黑的秀發長發披肩,身穿黑色抹胸連身超短裙還有黑色的高跟鞋,
當地人賦予她一個稱號『黑色野貓』,而她的真實身份其實是……」

 此時在神秘女子胯下的森村警官正往上看著那黑色連身裙裏面那一條潔凈純

  白的小可愛T字褲,一根細細的布塊根本遮不住那細致粉嫩的小陰唇還有一
些調皮的毛毛。

  色色的森村警官雖然看著入迷但還是對神秘女子發問:「妳,妳到底是什麽
人,爲什麽佐藤鈴子會這樣?」

  「我的名字叫做張娉婷,我是一名除~ 靈~ 師~ 」

  之後用手中握著的短木刀刺向了森村警官,就差一公分刀尖就碰到森村警官
的眼珠了,明顯森村警官是嚇怕了。

  「還有警告妳,妳再往上看一眼的話我就把妳的眼珠挖出來。」

国内真实愉拍系列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