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男女无遮无挡在线全过程难缠小爱妾

精彩内容:


        第一章
        她——不是在作夢吧?
  她的情人明明已經戰死在沙場
  爲什幺現在會活生生的出現在她面前
  還……還從頭到腳都貼在她身上?!
  哎,別管那幺多了,讓她享受一下情人的溫存先……
  可惜重逢的喜悅和熱烈的纏綿之後
  殘酷的現實就接著出現了——
  如今的她,已經是別人的正妻
  死而複生的情人,也已經和別的女人有了婚約!
  喔喔喔,這下事情真是複雜又棘手
  她是應該繼續占著別人家正妻的虛名呢
  還是爲愛放棄一切,只當情人的難纏小愛妾?
  楔子
  “小琪,接受吧!”
  男人坐在床沿,話聲中充滿深深的無奈,他對著斜躺在床榻之上,面容憔悴且毫無表情的萬琪說道:“這對你我來說,都是唯一的方法.”
  看似聽而不聞、表情未有絲毫改變的萬琪,實則將許天毅所說的每一個字都清楚的聽進耳裏了.
  烏黑的柔細長發在主人的無力理會之下,任由它們隨意的披散在她單薄的背脊及垂下的雙肩上.
  美麗但難掩憔悴的臉蛋半掩在發絲間,她低垂著頭,一雙大眼無神茫然毫無生氣、一瞬也不瞬的直盯著自己交握在錦被上的手.
  她的眼眶泛紅卻幹澀毫無淚光,嘴角幾不可見的顫抖了下,卻還是選擇對他的提議無言以對.
  日日夜夜的哭泣,她的眼淚早已流幹.
  讓她幾乎死去的心痛現在似乎也已經消失無蹤,只余下了刮心似的空虛,滿滿的充斥在她的肺腑之間.
  那種空空蕩蕩、無所依存的滋味比起痛不欲生的傷心,反倒更加折磨人.
  她的心口不顧她的傷心,仍生氣勃勃的跳動著,那強壯的生命力量阻礙了她的魂魄掙紮著想離開這副對她來說已毫無意義及價值的身軀.
  萬琪一向給人荏弱纖細且無法承受絲毫打擊的印象.
  可是當事發後,除了控制不住的傷心哭泣外,實際上她堅強得出乎許天毅等人的意料,也讓她不敢相信自己生命力的強韌.
  如此的傷心竟沒有讓她情緒崩潰,存心虧待自己的身子卻也只是讓她倒臥病榻,並沒有讓她就此隨心愛的人而去……
  許天毅見她沒有回應,輕歎了聲才再次開口,“就算不爲你自己,你也得爲肚裏的孩子打算呀.萬伯父跟伯母跟我爹娘一樣重禮教甚于性命,他們是不可能容許你一個未嫁閨女卻身懷有孕的.再拖下去,日子一久,肚子就藏不住了.
  “小琪,只要你點個頭,剩下的我都會處理……小琪,點頭吧!嗯?”
  面對著美麗的萬琪,許天毅眼裏只有滿滿的同情,屬于男女間的感情連一絲半點都不見.
  聽到許天毅壓低了聲音,提起孩子這兩個字,萬琪冰冷纖細的小手不自覺的隔著錦被撫了撫仍平坦如昔的軟綿小腹.
  在她的肚子裏,真的已經有個小生命了嗎?
  孩子呀……這本來該是她生命中一件萬分美好、極其幸福的事,可是,應該陪伴在她身邊、與她分享孩子到來喜悅的人,已經離她遠去.
  母庸置疑,她愛孩子的爹,勝過世上的任何事物.
  但此時此刻,充塞在她心底的傷心裏,卻摻雜了對他從不曾有過的怨怼.
  在沒有他的情況下,她真的要生下這個還未出世卻已失去了親爹的孩子嗎?
  她不確定她能堅強的把孩子扶養長大,更無法想像往後要如何面對長相可能一如他的孩子.她沒有勇氣……
  “也許……我可以選擇不要這個孩子?”萬琪想著,嘴上不自覺的將心裏的想法低聲輕喃了出來.
  狠心的話語末竟,她以爲再也感受不到痛苦的心突地緊縮,疼痛如利針椎心般,讓她重新感受到心痛的滋味.
  緊縮的絞痛讓她痛得揪心蹙眉,猛然直坐而起,弓起嬌弱的身軀用手捂住胸口.“啊……”
  許天毅還來不及反應她說的那句狠心話語,就被她突來的反應嚇了一跳,他剛從椅上站起來,還沒來得及撲身上前查看她的情況,卻愕然的看到萬琪竟然笑了起來.
  那突兀的甜美笑意不只綻放在沒有血色的嘴角,就連本來如同無底深井的眼底都染上了交雜著悲哀及慈愛溫柔的笑意.
  狠話也許能輕易的說出口,但她卻無法將深植在她骨血裏對他的愛全然割舍.腹裏的孩子,是他遺下的唯一證據——他們相愛過的證據——她終是無法狠心舍下呀!
  許天毅見她莫名笑了起來,擔心的神色更加深了幾分.
  雖然許久不曾見到的甜美笑靥讓她憔悴蒼白消瘦的面容登時如初春綻放的粉色桃花般美麗,但是美則美矣,卻讓他不得不擔憂.
  “小琪?”
  萬琪聽到了他擔心的叫喚,擡起頭來,從許天毅進房以來第一次拿正眼看他.“天毅哥,你回去准備吧!日子就由你決定.”
  她對這個在事發之後,始終陪伴在側,替她隱瞞爹娘懷有身孕秘密,一直對她細心勸慰照顧,與她從小一起長大的大哥哥說道:“等你上門下聘,婚事確定之後,我會借口體弱有病怕不能全心伺候夫婿,央我娘讓我帶著妙秋一起嫁進你許家.”
  她決定接受許天毅的提議,在肚子還沒大起來讓人發現之前,擇日嫁進許家.
  保護孩子的將來,同時也拉另一對苦戀中的愛侶一把……
  第一章
  “你說什幺?!”
  這聲暴喝不但余音繞梁,更讓站在堂下的千良瑟縮了下壯碩的身子.
  千良苦著一張臉,心裏直埋怨要他出來送死的同伴.
  心中哀號的同時,卻又不得不面對主子那張冷到了最高點的冷臉——不,冷臉已經失了平日的冷峻,染上被不知死活的手下氣出的暴怒了.
  嗚……爲什幺是他留下面對主子?
  “百……百優將……將您日思夜念的……的許夫人……給擄回來了,餵她吃了叁日醉,現在正在您……您房裏,藥效現在該已經發作了……”短短的兩叁句話被他說得七零八落的.
  主子呀!你快進房去吧,別再折磨我了.看到你那張臉,我怕我這幾日會作惡夢……
  死百優、臭百優,闖了禍就一走了之!
  如果仔細看,就能發現千良的腿正抖呀抖的,腳步更是發現主子的表情更爲冷凝時偷偷的向後移動,准備要是有個不對,隨時逃命去也.
  雖然明知逃不過主子的速度,但人嘛!逃命是自然的本能,總不能連試都不試呀!
  “那個自作聰明、自作主張、還敢給我先斬後奏的百優,做出了這種好事,怎幺沒來向我邀功?”
  低淳的嗓音,像最光滑的絲緞般溫柔,從他喉結不住上下滾動的喉間發出,能讓聽者如飲酒般沉醉在其中——
  如果有幸沒被溺死的話!
  聽到主子用這種口氣說話的千良,現在的他全身上下都抖起來了.
  一個堂堂七尺的大男人竟然也能抖出如枝上殘葉的可憐模樣,也真是難爲他了.
  今天如果是個女人流露出這般可憐的姿態,倒還能讓人心生憐惜,但很可惜,千良是個男人,而且是個體形高壯、長相粗犷的男人.
  所以他只能自求多福了.
  主子這句話真是問到了他的痛處.百優硬是比他來得機伶,早就搶先一步溜了.嗚……
  “百優留了張紙條在我門縫下之後,就……就溜了.”
  “那你怎幺沒跟著跑?”濃眉高挑而起.
  “屬下也想呀……”千良含著眼淚,口氣真是萬分委屈,“可是如果屬下也跑了,沒人來跟主子報告這事兒,那被百優擄在濃思別院裏的許夫人可就小命不保了.”
  這句話,讓怒不可遏的張韶君眼光更深沉了幾分!
  該死的!現在連他都在心裏咒罵腳底抹油的百優了.
  叁日醉,這種淫藥通常是勾欄院裏拿來調教不聽話的妓女的,就算是再矜持再端莊的女子,用了叁日醉,也會變成一個對性毫無節制的無恥淫婦.
  更可恨的是,用了那種淫藥,如果第一日及最後一日沒有真正與男人交合,那被下了藥的萬琪會在藥力蠶食之下,成爲一個追逐性愛而瘋癫的人!
  該死的!等他抓回百優,他不餵他吞下一瓶叁日醉,他就不叫張韶君!
  如果老實的千良聽得到張韶君心裏的話,他一定會不知死活的回一句——
  “啊,主子你忘啰?張韶君是你的化名,你本來就不叫張韶君呀……”
  張韶君帶起一陣風快步行經千良身邊時,丟下了警告意味十足的話,“把百優找回來等候我的處置.還有,如果這件事有一點風聲傳到子燕小姐耳裏,我就把你跟百優趕回北方去!”
  說完,他不等千良回話,就趕到濃思別院去了.
  *** ***
  踩在青石道上,張韶君沒有察覺到自己的腳步有多急切.
  繞過林木扶疏的花榭,他踏進一向沒有奴婢伺候的甯靜別院.
  反手將垂花門下厚實的門扉合起,他不曾多加思考就邁步朝最裏面的主房走去.
  站在唯一點著燈火的雕花門前,他毫不遲疑的推開華美的門,穿過花廳,繼續往裏房而去.
  在這段向她走去的路程中,他的腦海裏滿是那美麗娟秀的容顔.
  她的巧笑、她的嬌瞠、她的嘻笑怒罵,每個舉手投足的風情萬種,全部深深的刻畫在他的心版之上.
  可是在回憶起過往的甜蜜之時,他的胸肺間也同時滿載著對她以及她現在的夫婿、他以前的好友許天毅的忿恨.
  他的眼底交雜著深濃的情意及怨怼……
  轉過玉插屏風,在嬌膩嘤咛傳入耳中的同時,她美麗的身影也映入了他深邃的眼中.
  萬琪的手被綁縛在床頭上,以至于她只能無助的仰躺在床榻之上,承受叁日醉發作之後的情欲折磨.
  此時她美麗的眼已失了平時的燦亮清明,取而代之的是氤氲濃郁的欲念及迷亂,只著了單衣的嬌軀正不住蠕動著,胸前兩朵乳蕾因強烈的渴望而挺俏抵在單薄的衣料上,讓他輕易的就可以窺見那隱隱的粉嫩.
  單衣下擺早在她腰肢款擺、兩腿扭動後翻卷到她的臀上,白膩雪滑的小腿及皓腕正對他發出強烈的邀請.
  待他走近床沿正欲除下身上衣物之時,眼角的余光讓他偏過頭,錯愕的看著排放在床頭小幾上的物事.
  鋪著紅布的托盤上滿是閨房所用之情趣用品.一排五六支的仿陽具、各種材質編織的軟鞭、色彩鮮豔的各種羽毛,還有就連他都搞不懂用途的稀奇古怪玩意.
  他就這幺瞠目結舌的愣站在床沿,直到萬琪再次發出宛轉動聽的嬌啼,他才回過神來.
  由此看來,他受到的驚嚇還真不小.
  他咬牙咒罵百優——百優把他當做萬世淫魔還是絕世色鬼了?竟然擺出這種陣仗?縱然這些東西確實有其必要性,但他還是不打算饒了那個惹出這些事端的該死屬下!
  深深的呼吸過後,他將對百優的氣怒暫且放下,打起全副精神,准備迎接整整叁日夜的交歡.
  雖然他體力過人,不過要持續叁天叁夜……
  *** ***
  解開她的雙手,他撥開她扭動厮磨的大腿.
  大掌方觸及她溫熱的腿心,就隔著濕淋淋的亵褲沾染了滿手的愛液.
  甜膩的吟呻頓時回蕩在情欲流轉的床帳之內.
  他扯下她浸滿了愛液的亵褲,隨即將裸裎的壯健身軀擠進她的腿間,用結實的大腿將她勻稱滑膩的兩腿架開.
  “啧啧啧,你真是濕得一塌糊塗,花兒又紅又腫……”
  眼見她腿心處瑰麗濕潤嬌花的美態,他腹下的直挺不自主的彈跳悸動著,渴望深深埋進她溫熱濕滑的小穴中.
  “琪兒,你真美……可惜卻是個沒心少肝的賤人!”與他高漲情欲相反的,他的語氣陰很至極.
  長指粗暴的伸向那妖娆的嫩花,用力的擰住濕滑的花肉,“許天毅該是盡情嘗過你的滋味了吧?現在的你不配得到我的愛,至多只能當讓我發泄的下賤妓女!”
  “啊……好舒服!再用力點兒……”
  他侮辱的言話及毫不憐香惜玉的對待不但沒有傷了萬琪,她反而主動的挺起雪股讓自己迎向他的手,任他態意玩弄.
  她的放浪及無恥求歡,正是叁日醉的功效所致.
  就算此刻壓在她身上的是醜陋的莽夫抑或肮髒的乞丐,恐怕她也會如此放浪的迎合,嬌聲哀求.
  她熱情的回應讓張韶君不知該如何繼續發脾氣,最後只得無奈的歎了口氣,讓心裏那個深愛著她的柔軟再度充滿他的胸腔.
  “我真想就這幺殺了你,讓你永遠只是我一個人的.可惜,我就是下不了手……”
  他伏身吻住她嘤咛不止的紅潤櫻唇,將火熱的舌探進她絲滑溫熱的腔內,與她主動的香舌交纏,吸吮著她香甜的津液.
  “唔……”可是此時的她需要的不是他的溫柔,強烈的需要才能纡發她全身燥熱難耐的激情.
  在強烈的需索欲望催促下,她將伏在身上的張韶君推向身側,隨即翻身壓上他健壯的身軀.
  “摸我,用力點兒……”她對任她跨坐在腰際,用手捧起她胸前晃動綿乳愛撫的男人說道,同時用小手扶住了他灼燙粗硬的男性,將它圓碩的前端抵在潺潺沁出動情愛液的嬌嫩穴口.
  他順從她的要求將大掌用力收攏,以狂暴的揉搓將她的雪白弄成濡紅一片,在殷紅的乳蕾因他太過用力而擠出指縫間的同時,他因爲緩緩套納進他火熱的軟綿濕滑而呻吟了起來.
  “你真緊真濕……”
  他炙熱的視線從被他握住的乳上移到兩人交合的腹下,剛好看到她完全將他吞納入穴中的淫靡景象.
  “天,你真是太緊了……”如同她的初夜般,她的甬道緊窄得讓他差點把持不住,不爭氣的泄出熱燙的種子.
  粗喘著氣,他咬牙忍過那股噴射的沖動,兩手緊抓住兩團腫脹的雪乳,在她開始上下起伏時配合著挺臀向上撞擊她軟綿水澤的花穴.
  一時之間,嬌吟粗喘及羞人的肉體拍打聲響,摻雜著攪弄豐沛愛液的淫聲,不斷的回蕩在房內.
  “嗯……好舒服……”她弓著曲線完美的背脊,手支在他肌肉偾起的胸腹上,渾圓的小屁股不斷的在他身上騎乘著.“啊……還要……”
  她的發髻在激烈的起伏及他狂猛的撞擊下松散開來,固定住烏黑發絲的钗飾四下飛散,有的掉在床褥之上,有的跌下床角.她一頭青絲披散而下,在她暈紅的臉龐及身後舞動.
  他的大掌放開了她被捏揉得淤紅的軟乳,轉而捧住她的圓臀,帶領著她再加快套弄的頻率,火熱的男性在抽送間逐漸轉爲暗紅,更形偾起腫脹的態勢顯示出他的亢奮,粗碩的長物在沖刺間不斷將她穴內透明的滑液大量帶出,熱情的愛液弄得兩人交合處的毛發水淋不堪.
  “就快了……琪兒,用力夾緊我……”她甬道內軟綿的肉壁在良久的交合摩擦後更爲綿軟充血,細微的抽搐預告著最終的高潮就要到來.
  看著她一臉快意的嬌啼,他向上挺舉得更加快速了.
  只見萬琪只顧著享受歡愉及吟叫出極美的快感,就連吞咽的動作都忘了,微張的紅潤唇瓣間隱約可見她粉紅色的舌尖,來不及吞咽的香津正沿著她的嘴角滑下,在她的下颚及頸項留下了瑩亮的痕迹.
  此時萬琪已經再也無法動作了,她只堪堪支撐得住跪在他的臀側,迎接著他一次強過一次的插入,如果不是他有力的雙掌固定,她嬌小的身子幾乎就要被他的猛烈給震飛出去.
  就在她要軟倒下來之時,張韶君狂野的發出了一聲吼叫,下身一記猛烈的攻擊,他將亢奮到極限的碩物盡根貫入她已經急遽收縮的甬道之中.
  “啊……”
  他接住萬琪已經達到高潮昏厥過去的嬌軀,全身戰栗著將積蓄在體內的白濁熱液激射進她緊緊縛住他的花穴之中……
  *** ***
  沒能休息多久,伏在他身上的萬琪就蠕動了下.
  他閉著眼等待暫時安撫住體內藥力的萬琪在清醒後會有的反應.
  萬琪嘤咛著緩緩睜開眼睛,渾沌未清的腦子無法立時作用,她眨了眨模糊的眼,傻傻的看著眼前光裸的麥色肌膚.
  當她試圖移動身子的時候,莫名的感到非常詭異的酸軟.
  尤其是她的雙腿之間,更有種飽滿漲實的詭谲……
  她撫在他胸膛上的手指動了動,神智以非常緩慢的速度回到她的腦子裏,當她察覺不對勁時,全身登時一震,瞠大了眼,從腳底竄上一股涼意.
  就在她理解到自己身上發生什幺事後,她驚懼的掙紮著要從男人的身上起來,卻又抽了口氣,發覺深埋在她體內的物體鼓脹了起來,在一瞬間撐開了她的甬道.
  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何事的萬琪口中頓時發出破碎的啜泣聲,眼中的淚水急速凝聚,掉下了她的眼眶.
  熱淚滴滴滑落在他的胸口,迫得他不得不用手摟住她正欲起身的嬌軀,開口安撫.“琪兒,別哭……”
  聽到熟悉的低沉嗓音及專屬于某人的昵稱,萬琪突地擡起頭.
  正往眼外滑落的淚珠就這幺挂在她的眼睫下,欲掉不落的,更添她的嬌豔.
  看清了在她前方的熟悉俊顔,她根本無法思考,呆愣著,“應……應之?”
  她的腦子亂成了一團,根本無法理解已死的愛人爲什幺會出現在她眼前,還……還與她極親密的交纏在一起?!
  她的嬌憨引得他情欲大動,早在她挪動身子時就被喚起的欲望更因爲被她繃緊的肉壁絞縛得亢奮難耐.
  現在,不是她這個被人餵了叁日醉的人發情,換成他爲她情欲激升了.
  “我沒死,你該是開心抑或是害怕?”說了這句話,他大手扣住了她的後腦,將她愣然的頭顱壓下,吮住她的嬌嫩,用舌頂開她的牙關,再次汲取她的甜美.
  控制不住的情欲在熱烈的擁吻下更形熾盛,他不住吮食著她口中香甜的津液,大手用力捏住她彈手的臀肉,下體再次挺舉,讓火熱的男性在她穴中小幅度的抽送起來.
  “唔……”她不及反應,體內的叁日醉就發揮了功用,讓她的杏眼再次染上妩媚朦胧,小舌也隨著他的挑弄而與他火熱的舌不住舔弄翻攪.
  她根本無法相信身下的他是活生生的人,就算此時深埋在她體內的粗長是如此熱燙煨人,她都不認爲這一切是真實的.
  萬琪將眼前無法置信的一切自行歸于是出自她的夢境,她誤以爲這火熱的交歡全是她作的一場春夢,而難得等到他人夢來,她當然心甘情願的與他熱情纏綿,畢竟他是她唯一的愛……
  她的小手毫不猶豫的順著他的後頸撫向他喉間,然後向下觸摸著他溫熱光滑的肌膚,用指尖按壓著他男性挺立的乳頭,全身軟若無骨的回應著他的聳弄.
  “唔……我愛你……”與他唇舌交纏間,她喘著氣輕訴愛語,熱情的與他相互舔吮.
  “愛我?”如果愛他,爲什幺在他的死訊誤傳回京後不到一個月就另嫁他人?當他養好傷返回京城,發現她早就嫁給許天毅之時,她可知他受到的打擊有多大?
  哼!這要他如何相信她說的話?張韶君心中愛恨交雜,難以平靜.
  他突地推開她的身軀,看清了她眼底再次湧現的迷亂.
  他將她對他的熱情及那句哄得他一時心動的愛語歸于叁日醉的影響.
  突然被他用力撥開,下體頓時空虛得讓她難以自持.
  杏眼一眨,就盈滿了水光,嬌軟的身子伏在他的身側,“應之,要我……我想你……”
  “那就要看你能不能伺候得我開心了.拿出你迷惑男人的手段給我看看吧!”他手指著腿間沾染了她動情濕液、正直挺怒張的男性,對著她嗤聲說道.
  萬琪順著他的手朝他腿間一望,沒想到她就先被他腰下至結實腹間的一道猙獰傷痕惹得渾身一顫.
  她小嘴發出驚呼,被那道猙獰的疤痕引開了注意,“我的天呀!你……”她用手支起身子跪坐在床榻之上.
  “就是因爲這個,所以你沒辦法回到我身邊嗎?”萬琪像怕弄疼他似的,小心翼翼的輕撫著早已收口的傷痕.
  她完全沒留心到因爲她的碰觸及小臉的靠近,而讓他情欲更加猛烈,硬實的勃起更腫脹了幾分,正在他的腹下悸動彈跳著.
  她伏在他腹前的姿勢,讓他碩長的男性前端剛好觸及她如花瓣般的紅唇,隨著她說話而吐出的溫熱氣息全都吹拂上他敏感的部位,引得他呼吸更爲急促起來.
  她此刻暧昧煽情的模樣讓他不由得幻想起自己被她紅潤小嘴吸含的畫面,腦中的淫穢思想讓他全身的血液全集中到了腹下那處火熱.
  他全身緊繃,雙手緊握,咬著牙拚命喘氣,試圖將急欲在她體內沖刺的強烈欲望稍稍壓下.
  “很疼吧?”完全忽略不時磨蹭著她紅潤唇瓣的男性頂端,她只顧著心疼他曾受過的傷害.
  粉色的小舌從雙唇中探出,下意識的將抹上她唇片的些許透明滑液用小舌舔入口中,將男人在極度興奮之時溢出的前精吞下喉間.
  她渾然不覺自己的動作有多煽情,猶自心憐他.
  無心的動作終是將他逼到了極限.
  張韶君低吼了聲,大掌扣住她的後腦,結實的窄臀向前一頂,輕抵在她唇上的男性前端就這幺強硬的在她唇上施壓,迫她張口含進那熱力十足且碩圓硬實的男性前端.
  他雖猛浪,但她對他的行爲卻也沒有任何的抗拒.
  小嘴立時配合的張開,任他以略微粗暴的力道將粗長的男性送進她濕熱的腔內.
  “唔……”
  他的身形高壯,下身的碩物自有其優越之處,萬琪的小嘴如何能容得下他此刻的勃發粗長?至多只堪堪納入一半.
  當他不斷試圖推進她口中時,就已經讓她口角發疼下颚酸痛,而男性鼓脹的前端也已頂到了她的喉頭,讓她難受的欲嘔.
  因此萬琪依著過往與他纏綿的技巧,用一只滑膩小手抓住偾起在濃密毛發中的根部,圈起小手抵在自己的唇前,阻止他忘情的向她口裏繼續推送.
  然後她兩眼含情帶媚的,就這幺吸含著他火熱的粗長,並用小舌配合著他的聳弄,舔弄著讓她全身發熱、雙腿間不住沁出濕液的男性.
  張韶君燒紅了眼,著迷的看著她努力用唇舌取悅他、接受他的淫蕩嬌態.
  他用手肘支起身子,縮臀將被她吸含著的男性以緩慢磨人的速度向外抽出,在勃起的前端幾欲完全滑出她唇瓣時,重又將它推送回她軟綿濕潤的腔內.
  “對,就是這樣……用力含住我,用你的小嘴吸住我——”
 
待續…………

男女无遮无挡在线全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