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美纱的履曆书

精彩内容:

Contents

  美紗的雙手環抱胸前,握住兩個柔軟的乳房。雪白的乳房仍舊光滑有彈性。

  二十六歲的美紗保有苗條身材。也日益增加女人的魅力。

  沒有嬰兒吸過的乳頭像櫻花般有美麗的顔色。不是很大的乳暈的顔色很淺。

  微陷入乳暈的乳頭,指尖碰到時就恢複一般的狀態。

  放下手時,在浴缸裏黑色的陰毛如海草般搖曳。陰毛適中,形成倒叁角形。

  美紗用手指撫弄陰毛後,把較大的兩片陰唇用手指分開。花瓣比十幾歲時更大。也許是自己用手指玩弄之故,也許是和男人睡覺後變大的。

  也可能是心裏作用吧,覺得右邊的花瓣比左邊大一些。美紗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小的花瓣,輕輕拉起,立刻出現淫蕩的感覺。

  女人的柔軟纖弱的花園爲什幺這樣可愛,能理解男人會愛的心情。
155243j2h55yawwsjjghsu.jpg
  第一次從鏡子看到自已的性器時,那種醜惡的模樣使美紗感到驚鄂,真不想看到第二次。可是認識的男人稱讚那裏可愛或美麗時,就覺得也許是那樣的。如今已經認爲沒有比性器可愛的東西了。

  這裏是西新宿的大廈旅館的浴室。巖月該來的時間了。

  美紗大學畢業後,到有員工叁千人的大企業「巨象電器」就業已近四年。和企劃部部長巖月豪太郎發出畸戀關係也快要叁年。

  巖月是很能幹的男人,相對的也有男人的魅力。受到女職員的青睐的男人和她有畸戀關係,美紗還感到很得意。

  因爲在不同的部門,所以沒有人發覺他們的關係。

  美紗離開浴室後只披一件浴袍就從魚眼向外面的走廊看。

  巖月每天有應酬非常忙碌,聽說今天就爲外銷的照明社備去談條件。

  在魚眼裏出現穿著潇灑西裝的巖月。看起來就像菁英份子,現年四十七歲。

  美紗把披散在肩上的頭髮經輕撩起,在巖月敲門前打開房門。

  「比想像的更晚了,對不起,讓妳久等了。」

  巖月很快的走進房裏說。

  「你在那裏耽誤了?是不是俱樂部的美麗女公關把你留下來了呢?」美紗故意用撒嬌的口吻說。

  「即使是銀座的第一美女,也比不上妳美紗的。」巖月立刻開始解開領帶,同時歎一口氣。

  「你總是那幺會說話。」

  美紗用食指壓在稍有酒味的巖月的嘴上。

  巖月突然把美紗推倒在床上。浴袍的胸前岔開,露出雪白的乳房。

  巖月立刻在乳房上輕吻,然後把乳頭含在嘴裏。

  「噢!還不行!」

  未經熱吻,所以只是感到癢,還沒有達到能接受男人的愛撫的態勢,美沙想推開巖月的胸膛。

  受到反抗後,巖月顯得更有精神。用全部身體的重量壓住美紗的下半身,雙手抓住雙臂。

  乳頭很快的硬起來,用舌尖輕輕觸碰就會更凸出。

  「啊…還不行啊…啊…」

  美紗的身體騷癢似的扭動,呼吸也急促。

  乳頭受到吸吮時,騷癢感向下半身擴散。露出的肉芽噴到火熱的呼吸,有一種被玩弄的感覺。

  「等一下…先去淋浴…不行啊…唔…」

  美紗還是不停的反抗。

  巖月的體臭不強烈,也不是汗多的人。他不是上床前無論如何都要洗澡的人。可是美紗希望在上床前有較從容的時間。現在是想從近似痛苦的騷癢感中得到解脫。

  「有菸酒味嗎?妳身上有香皂味,那裏也洗乾淨了吧。其實留下一點騷味也是很好的。」「胡說…你去洗澡吧。你知道,突如其來的我會感到癢的。」「好吧,我去淋浴。」

  巖月的手放鬆力量,可是還不等美紗鬆一口氣便說:「不,現在就要,我的小兒子已經硬梆梆的等不及了。」再度壓住美紗的手臂,把乳頭含入嘴裏。

  「噢!你急什幺!不行啊!只會癢的!」

  美紗拚命的扭動身體。

  「聲音太大,隔壁會聽到的。」

  巖月在兩個乳頭上交互吸吮,用牙輕咬。

  「啊…不要…唔…」

  癢的感覺逐漸消失。

  從美紗聲音知道已經産生快感,巖月的舌尖向下腹部移動。

  今後將會更成熟的美紗的肌膚像新鮮水果一般。沒有任何贅肉,用手指捏起時立刻會逃脫。

  在形狀美好的肚臍上用舌尖碰兩下後,巖月用下鄂在陰毛上摩擦。

  好像女人的陰毛比男人的柔軟,也有不少的女人比男人的更硬。

  美紗的毛比一般人茂密,硬度中等,捲曲度不大,形成倒等邊叁角形,也達到豐滿的陰唇外緣。

  巖月把大腿分開。

  「噢…」

  雙腿分開到一百度以上。陰唇也張開,從裏面溢出蜜汁,花瓣已經濕潤,完成準備接納巖月的態勢。

  巖月用手指將花瓣更向左右分開。看到連子宮的粉紅色黏膜時,肉棒開始振動。

  確實是很美的女性性器,巖月從會陰向陰核舔上去。

  「唔…」

  舌頭的溫熱觸感,使得美紗的屁股跳動,蜜汁被巖月的舌尖吸走,但立刻又流出更多蜜汁。

  巖月捲起舌頭,插入洞裏。

  「啊…」

  美紗扭動屁股,鼠蹊部繃緊,雪白的鼠蹊部如絲絹般光滑。

  巖月的舌尖在肉洞裏進出二、叁次後,看逐漸隆起的花瓣,用嘴唇在邊緣摩擦。

  「啊…」

  美紗氣喘喘的好像還要更多似的擡起屁股。巖月輕輕吸吮美紗最敏感的肉芽。

  「唔…好…」

  美紗握緊拳頭,頭向後仰,皺起眉頭喘氣。

  「插進來…把大的…噢…快插進來。」

  蜜汁如排尿般不停的溢出,若非巖月用嘴接住,蜜汁一定會順會陰流到床單上。

  美紗伸手找到藏在枕頭下的保險套,拿給埋頭在胯下的巖月。

  「戴上吧…」

  「是危險日嗎?」

  美紗平時喜歡直接插入肉棒,所以在安全日不喜歡用保險套,隔一層薄膜,不如直接的,這是對男人而言亦如是。可是今夜,大概必須戴上那個無謂的東西了。

  現在很想讓她口交,但尚未淋浴。雖然也有強迫插入嘴裏的方法,但和美紗是隨時可以上床,所以現在不想強迫她。

  巖月脫去衣服後又和美紗接吻,舌頭交纏,美紗的甜美唾液隨之湧出。美紗把手伸到巖月背後,擡起屁股扭動,像在摧促快點插進去。

  巖月握住肉棒,插入美紗火熱的肉洞裏。

  「唔…」

  火熱的肉棒插入時的痛快感觸,使嘴封住的美紗發出沈悶的聲音。

  「每一次插入都這樣好,妳的肉會包住小兒子夾緊。」未生育的美紗的肉洞相當緊,肉洞璧像動物一樣的蠕動,毫無疑問的,在過去認識的女人中,美紗是最高級的。美紗進入公司後,立刻成爲公司之花。這樣的女人爲什幺還沒有結婚,經過四年後的二十六歲的美紗,變成同事們背後批評的對象。

  有一段時間,傳出她是同性戀者。巖月聽到後不由得苦笑,美紗從巖月嘴裏聽到時,也忍不住大笑。他們都認爲這種傳說是比較有利的,可是這個傳說不到二個月便無疾而終了。

  巖月沒有動時,美紗微微擡起屁股,淫蕩的扭動。巖月抓住雙乳,緩慢的抽插。

  「要到上面來嗎?」

  不等美紗回答,巖月就抱住美紗翻轉身體。

  最近因工作忙碌,睡覺都在淩晨之後,身體懶洋洋的。星期六和星期日也無暇休息。

  「是工作太累嗎?」

  「公司夾緊我的脖子,妳夾緊我的小兒子,所以累壞了。」「你真壞!已經這樣勃起,還說什幺累壞了。」美紗用騎馬的姿勢縮緊花蕊。

  「噢!真了不起的陰戶,能這樣睡著去天堂是再好不過了。美紗,看妳的了。」巖月伸手摸到陰核。

  「啊…你可不要真的脫陽去天堂了。」

  「我還不到那種年紀。」

  用手指揉搓肉芽時,美紗發出性感的哼聲,上下左右扭動屁股。

  雪白的乳房和黑髮不停的搖動,從下面向上看,美紗就像裸身騎野馬一樣。

  「啊…熱啊…陰核和子宮都很熱,你從下面插吧。」美紗使結合部緊貼在一起,搖動屁股要求。

  巖月抓住美紗的柳腰,擡起屁股向上挺。

  「噢!」

  美紗仰起頭,發出哼聲。

  「怎幺樣?這樣看起來還像會脫陽嗎?」

  「噢!插到肚子裏去了。啊…」

  從下面向上挺,美紗的子宮感到騷癢,體溫越來越上昇,肪彿有粗大的肉棍貫穿身體。

  「啊…要洩了…」

  有一團火穿越身體中心,全身開始顫抖。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