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1发布:

午夜专门为少妇精油按摩处女的疼痛花蜜

精彩内容:


  第一章  疼痛花蜜

  千代是一位非常具有日本味道的溫柔女性。柳眉、櫻桃小嘴,衣裙總是緊緊靠在一起,雪白的粉頸卻十分吸引老作家-吉田茂叁郎的情欲。

  尤其少女那清純處女的年輕氣息,彈性有致的腰部曲線,就連吉田那即將老去的陰莖,也被勾引得昂首翹立。

  千代今年十九歲,吉田五十八歲。他今天特別期待要一探處女膜之奧妙。

  吉田那雙老而皺的手,正等著千代從走廊過來時,要搭住千代的肩膀。千代反射性的逃避,可是吉田已經用絲帶綁住千代的兩只手,他的一只手滑入千代的溫熱身體內。

  他用指尖撥弄著處女那豐滿、富彈性的乳房。少女拼命反抗,柳眉橫豎,目瞪著吉田的臉。像似噴火般的吉田,早已將熾熱的雙唇掩蓋在少女可愛的唇上了。

  「不要…請不要…開玩笑…放開我…」

  千代被男人的兩只強勁有力的臂膀緊勒在身上,不僅臉頰而已,連嘴唇也緊緊貼在男人的身上。

  千代早已失去理性了,甚至連心智也喪失了般,她絲毫不加以抗拒,只是任憑男人的擺布。

  吉田一得逞,如野獸般的情欲燃燒起來了,他輕輕地抱起少女,回到自己的房間後,順手鎖上門。他把千代抱上床,吉田邊露出微笑,邊撩起少女的衣裙,眼睛虎視耽耽地瞪著少女的玉門,他用食指插入裂縫內搓揉起來。

  但是早已硬舉的陽具,已經等待不及了,瞬間他騎在少女暖而柔嫩的處女腹部上,更是用力的搓揉少女的裂縫。此時他按奈不住心中的欲火,正想一舉插入處女的秘境之際,嬌羞不已的處女,突然躍起身子坐起來。

  「不行、不行呀,啊…夫人看到了,就糟了,不要不要,請放開我…啊…」千代像是一只被老鷹抓住的小雞那樣,心跳著,眼睛泛著淚珠兒,她乞求對方憐憫,可是反而激起男人的性欲。男人的一只手解開褲子的鈕扣,露出扭跳、勇猛、巨大的紫色陽具,他瞬間已經剝下女人的叁角褲了。

  此時,少女芳香的玉門,就像薔薇綻放開來,男女的肉體互相掙紮,好不容易男人已經緊緊地壓住女人的身體。瞬間之後,處女絕望似地停止掙紮,她對自己的快感早已恍惚掉了,頃刻間臀部浮起來,她默默的自己脫掉內褲。

  處女的犧牲充滿了維納斯女神的憤怒,奉獻在男性淫欲的面前。

  可愛的處女腿間,豐滿而且純潔的肉峰描繪著白玉的弧、嬌羞、寬廣的溪谷之間,漆黑密林正窺探著神秘的紅色洞窟。

  啊…白雪的豐滿,像面包般二片圓柱間,生長著茂盛的嫩草,像含羞待放的粉紅色花瓣般,十分可愛。

  中央的谷間,隱藏著歡樂之泉,令人悲傷的裂縫前端露出令人愛不釋手般的果實薄膜,那是神聖的玉門關關卡,亦即堅守通過子宮口的關卡。吉田顫抖的手,輕輕地撥開玉門關的門扉,正要插入。

  「啊、啊,不行,我…我…我好害怕…怎幺辦…啊…請放開我…請放開我…」男人更是不停的,用力搓揉著裂縫。

  「我…喜歡你,請讓我愛…好…好…好不好…好嗎…給我…」他邊說,邊把紅紅的大陰莖握在右手,用力擠壓在玉門關的入口處,好像妖魔般的陰莖正期待已久,想要一窺這處紅白、紅黑爭奇鬥豔的秘境。

  「嗯…啊…唷…嗯,來吧!」

  男人發出美麗的浪吟聲,處女的貞操堅硬,不容易被裂,每回用力壓,女人的雙股總是閉得更緊。

  男人故意把龜頭放在玉門上熨燙幾下,然後女人發出美妙的呓語聲,她身體扭曲起來了。男人沈重的身體壓在柔軟的乳房,千代甜甜的嘴唇,被啾啾地吸吮著,千代露出快樂的表情,眼睛發出春霞般的光茫。

  啊…多幺令人滿足的花園呀!簡直是天國般的桃花源境,接著兩人已經漸漸進入渾然忘我的階段。

  男人的手指在那茂盛的陰毛處流漣忘返,嫣紅般的穴肉,銷魂般的裂縫孕育著色情,玉門之穴,似乎在歡迎有人來開啓門扉。

  此時,裂縫中已經露出淚水般的淫水了,那是愛撫之後流出來的愛溢。千代高興得露出淫欲之神情,愛的玄關膨脹得像小面包般,浮水流出,小陰唇也變了先前的粉色、膨脹、肥厚,已經露出玉門之外,正是交會的最佳時機。

  男人早已按奈不住內心的搔癢,他握住那只巨大的肉棒,全神貫注地頂在肉體的門口,用力抱住千代那富彈性、豐滿的臀部,于是猛一壓,緊緊地重疊在女人的身上。

  「嗯、嗯、嗯…這樣子是嗎?這樣子嗎?」

  千代扭曲著臉,全身扭曲…

  「啊…啊…我…我不知道怎幺會…啊、快…快…快插入…快…老爺…我…我已經受不了…」用力擠壓,玉莖的威力淩辱著柔軟的處女,少女發出淒美的悲嗚聲…「啊…哦…唔…嗯…」

  純潔般的肉體扭擺著,千代的處女膜瞬間,就像在衆所期盼之下,像撕布聲般的裂開了,爲陰莖開啓一道突擊路。鮮紅的玫瑰花瓣,滴出羞恥般的血溢,白色的床罩褥濕了幾滴鮮紅的血液。

  「破了、破了…我好高興喲…我撞破了處女膜了。」吉田因爲太高興了,突然得意忘形。他搖擺著臀部,擡起千代的兩只大腿,把腿擡到自己的肩膀,像擡著神轎,一面喊著「嗨唷…嗨唷…」的扭擺。

  「啊…我…不行了…啊…我不行了…哦…哦…」千代拼命扭曲著身體,緊緊地抱住男人的背部。

  「嗯…嗯…」

  早已經淫水的千代,已經進入如癡如幻的恍惚中,處女的氣魄早已魂飛四處了。但是,未必有性感的感覺。她不知自己在做什幺事?又羞又愧,又害怕,像呆掉了般,瘋狂、悲傷到了極點,完全失去了神智。

  處女膜的鮮血滴落下來,男人看到處女膜了,那種沙文主義般的虐待狂突然喚起,他更是極盡扭擺,像似要把千代整個人吞下去般。

  他抓住陰莖,用陰莖的尖端輕輕地頂戳著女人的陰核,手則不停地搓揉那可愛的乳房,千代快樂得欲仙欲死。

  「啊…啊…像火團的東西…啊…太美了…太美了…快…快…插進去…快…快…啊…太美了…太美了…」千代全身扭擺…

  吉田故意挑逗似的搓揉著小陰唇的邊緣,故意不插入,只是上下、右右巧妙的愛撫,吉田對于奸淫到少女,心中的快感更是無法言喻,陰莖已經膨脹到硬、腫、熱燙的最大限度,雖然還沒有正式交接,但他的興奮程度已經達到一半了。

  陰莖只在陰核和小陰唇周圍搓揉幾下,千代已經受不了。她浪叫的說:「太美了,太美了,快…快插入。啊…吉田快插入,用力深扭!」千代忘了羞恥,伸長手腕,緊緊地握住玉莖的根部,腰部頂得高高的。吉田的大而熱龜頭,一口氣直插入玉門深處。千代兩手緊緊抱住男人的腰部,呼吸急促。

  他的膝和肘重疊在女人的身上,兩手緊緊抓住女人的頭發,一心不亂地上下扭擺腰際,女人也不斷地浪聲四起。

  「啊…啊…停…停…啊…好大的陰莖…在我的體內扭動著…啊…嗯…唔…噢…好美…好美喲…」

  現在,吉田也受不了,兩手繞在女人的腰後,像在湯秋千那樣,扭擺抽送起來。

  陰莖的尖端就像熱氣球那樣反彈,流出濕而滑的透明液。千代浪聲大叫,淫水溢出就像洪水泛濫般濕淋淋的,陰莖則在濕滑的洞穴中來回抽插不已。

  吉田也酥癢無比,他用力抽送,喘氣聲加速…

  「來吧…哦…太美了…我快丟了…」

  陰莖直撞圓圓的子宮口,那種舒服感痛澈心肺般,陰莖直撞子宮底部,一陣酥癢、一陣痙攣,男人的精液瞬間像洪般。千代緊緊抱住男人的臀部,用力擡高臀部,臉歪曲,露出喜悅聲說:「啊…我…我也要丟了…再…再用力…我也要丟了…啊全身麻痹…啊…好美…好美喲…」

  腰部上下扭擺,整根陰莖像是吞沒到玉門內,連最後一滴精液也滴乾了。女人的子宮深處,也露出白色粘粘的甘露,玉門穴中男女的精液混合起來,二人的陰毛又濕又黏,的淫水中從女人的陰門裂縫中溢流而出。

  男人在交合過後的悲哀是形成虛脫狀態,精神雖穩定了,可是全身卻一動也動不了。女人搖腿顫臀、如癡如夢,簡直就像地獄中的淫獸,早已經失去女人的矜持了。

  人生最大的喜悅是羞愧、可笑、悲苦過後的痛快。

  歡樂之極哀傷也會接踵而至,色即是空。淫樂之泉,使兩人在喝過之後更覺得寂寞,他們全身攤軟在床上,一動也不動。

  第二章 伯爵未亡人

  吉田夫人是個四十二歲,戴著眼鏡的高雅女士,在眼鏡的尾端處,卻隱藏不住她那雙虛榮的眼眸。

  女人爽朗、健談。走路時,肥厚的脂肪塊也跟著抖動起來,她帶著好友德田伯爵未亡人來到玄關。女人厚唇,眼尾松弛,長久沈溺在淫蕩生活中,全身肉體內充滿著男人的精血。

  「對方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

  「可是,對方長得怎幺樣?我看你是相當上道的人,哦呵…哦呵…」「啊…別開玩笑了,我每個星期日才做一次,每次都令我欲仙欲死的。哦呵…」「啊…不得了…你老公回來會找你玩…」

  「哎呀…糟糕…餵!千代!去哪兒呢?」

  二人進入玄關。

  樓下傳來熱鬧的笑聲,于是,吉田匆忙地拔起濕滑的陰莖,用女人紅色的腰帶慌慌張張地擦拭過後,千代一躍坐起。因爲她聽到夫人的叫聲嚇了一跳,她忙著穿好衣物梳理一下頭發,下樓去了。

  吉田也睡不著了,他起身坐在書桌前,讀書。

  『查泰萊夫人的情人』那是他的學弟,一位不太有名的翻譯作家,要吉田替他寫評語。

  如此理智性的文章,青少年怎幺會看得懂呢?不能領略的東西,難道就會變成猥淫的小說嗎?難道自己每天性交就算淫猥嗎?

  可是,性乃是人之常情,所以不管是色道或女道,都可說是人道。不管是人道主義或自然主義,交合乃是自行之道。

  吉田有了不同的想法。

  他使女千代破了處女膜,雖然感到很刺激、很快感,可是想必這時的千代還會酸痛,而且不知道會不會挨太太責罵,他愈想愈擔心。

  來到樓下的會客室,德田夫人暧昧的笑著。

  吉田腆的向德田夫人打完招呼,隨便講幾句話後,他看到德田夫人那誘惑人的雙唇濕濕的,以致令他幻想著女人膨脹的玉門,他匆忙地瞟了一眼,當然德田夫人也不可能沒看到。

  夫人似乎假借某些理由,想要住下來,並且漸漸把話題說到自己的亡夫。吉田叫千代拿威士忌過來,當夫人喝過幾杯之後,就連自己的閨房之樂,也淘淘不絕地聊起來了。逝世了的伯爵是位頗富名氣的繪畫家,也是位有名的花花公子。

  他不知摧殘了多少模特兒的處女膜,他也以此爲樂。可是他每玩過一個後,就丟一個,而且他十分喜歡口琴等樂器。

  吉田夫人問說:「擅于吹口琴的人和喜歡女人,有什幺關系?」「呵呵…爲什幺?夫人…呵呵…吉田先生您說?」「啊哈哈…」

  吉田大聲笑起來,伯爵夫人也覺得十分可笑,她把嘴唇壓在袖口笑著。

  吉田夫人終于生氣了。

  「好過份的,連你也騙我,今晚我不理你了!」「夫人,我…我去準備晚飯,請慢慢聊。」

  「老公!你可別亂說話啊!」

  吉田夫人出去了,吉田靠近夫人,握住夫人的手,夫人看著他,緊緊握住靠近了,夫人鮮紅的玫瑰雙唇,像流出血般的戰栗,他吻著茉莉花香味的夫人的頭發。

  當天夜晚,吉田夫人把女中千代叫進自己的房間。

  夫人只穿著一件內衣褲躺在床上。瞬間,內衣、內褲也脫掉了,全身赤裸,她要求千代替她按摩。

  千代雖是同性,可是看到夫人那雪白的腰枝,嬌羞般的烏黑恥毛和圓滾滾的美麗乳房,她有些暈眩了,不由得眼睛往下看。可是不得不照著夫人的指示,搓揉起夫人的側腹和臀部。千代的手有些猶豫不好意思。

  「更下面,下面,不是,再下面!」

  千代用力搓揉夫人的豐滿臀部的裂縫。每搓揉一次,她就看到由臀部裂縫露出二片像貝殼般的皺折。

  夫人伸手抓千代的手,讓她握住某樣東西,仔細看那是什幺東西,原來是龜甲等制成的粗短角物,尖端圓而彎曲,中間則中空。千代白天見過吉田的巨大陽物,此時有點不好意思,滿臉脹得通紅。

  「千代,不好意思,你用這個東西替我插裂縫?」「爲什幺默不作聲?你不做,我替你做好了。」夫人起身,緊緊抱住千代,吸吮千代那可愛的唇,然後順手把千代推倒在床上。

  「千代,我喜歡你,來吧…替我吸吮。」

  「可是,夫人…」

  「那我們一起做吧。」

  「可是,我們同樣是女人…」

  「女人和女人也可以呀,所以我說要利用此物。」千代還是不太願意。

  夫人終于生氣了,她要千代脫掉衣服。千代心想我的身體這幺美,我又年輕又漂亮,所以愈想愈猶豫、愈害羞。夫人伸手拍打千代膨脹的臀部。

  「啊,好痛喲!痛!夫人請原諒。」

  「你會聽話嗎?」

  夫人抱住千代,用手撥弄著千代的陰蒂,一只手搓揉乳房,抖落著腰際。

  「啊啊…太美了,女人和女人之間的遊戲。莎翁玩這種遊戲比做詩還行呢,千代你的處女是我的。」

  夫人的乳房放在千代背上揉磨,用柔軟的羽毛刺激著千代的臀部和下腹,巧妙地搓揉乳頭和陰蒂,千代呼吸急促,汗流浃背。

  「出來了嗎?」

  夫人直接把千代推倒在床上,令千代的兩手頂在床上,使上身撐高。夫人把龜甲爪型的東西塞入千代的玉門中,而早已破裂的處女玉門,已經流出淫水了。

  但是,夫人絲毫沒有想到,自己的老公已經替千代破瓜的事情。

  處女被夫人強奸已經到達極度高潮了,她又讓千代仰腰,然後把自己的身體緊緊密貼在千代的身體上。她們互相嘴對嘴吸吮著,大大的臀部搖擺不停。

  吉田從鑰匙孔聽到兩個女人的浪叫聲,他十分受不了,內心酥癢不已,真想撞進去。

  可是門鎖著,令他無法進去,所以他突然想趁此不如和伯爵夫人玩一下子。于是,吉田一副醉翁之意不在酒般的笑起來了。

  第叁章 猛烈的奸淫

  有求必應,德田夫人的房間沒有上鎖,而且是開著的。她仰臥著,一只手插到叁角褲內,眼睛瞇成一條細縫,正沈溺在手淫的快感。可是當她看到吉田進來時,她嚇了一跳坐了起來。

  吉田微笑著,他湊近夫人的身邊,聞到夫人的脂粉香、茱莉花香和體味,又碰到夫人的柔肌感觸,和芳香,他已經全身興奮起來。

  吉田抱住夫人,他十分慌張,緊貼在夫人的耳邊嗫嗫私語說:「夫人…我…我要。」他微笑著。

  夫人暧昧地抖一下身體說:「我知道了。」

  于是夫人的手伸到吉田的褲內,拉出他那又大又硬且熱的上翹陰莖。夫人喜孜孜的把臉頰靠在吉田的臉頰上,然後激烈的擁吻,吉田也伸手撫摸夫人的身體。

  德田夫人在十年前成爲未亡人,今天她才叁十六歲,所以她可以說已經許久沒有得到性滿足了。這時候,兩位女人甜美的奸淫、歡喜的呻吟聲不斷傳來。

  「來吧,我要脫光衣服。」

  女人下床,在房間內脫掉睡衣和內衣褲。瞬間,已經露出雪白、曲線分明有致的曲線美,簡直像是個唯美的維納斯女神。

  膨脹、隆起的臀部、乳房,烏黑、茂盛的恥毛,尤其在微暗的燈光照射下,更顯得成熟、誘人。

  淫蕩的微笑和微暗的燈光照射,成更深的影子。夫人自信的靠近吉田,用力壓倒吉田。

  「哦、甜心,夫人!你真美。」

  很像榮井一郎的演技,夫人興奮地緊緊抱住他。

  「太好了,可是對夫人不太好意思。」

  「有什幺不好意思。」

  「你不怕太太嗎?」

  「怕什幺?她正在取樂呢?」

  「啊,今晚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夜晚。」

  「但是,不要成爲最後的晚餐!」

  女人溫柔地脫掉吉田的褲子,她躺在吉田的身上,跪下來。夫人用手指撥弄著自己的紅玉,由于深知男人,脂肪過多的乳房、腰以及大陰門,都是如此令人陶醉。

  充滿幸福的肉體,陰戶脹得像面包,淫液就像水蜜桃汁般甜蜜可口,兩人均已沈溺在此愛的深淵裏,曾經沈溺在淫樂之泉的男人,可以說不勝枚舉。

  夫人雪白般,柔軟的指尖已經滑入他的股倉內,溫柔地握住他那膨脹的陽物,然後有節奏性地上下搓揉、抽動。紅紫般的玉莖,正任憑夫人的巧手擺布著,此時已經變成熱、硬、膨脹,堂堂的陽根成爲象徵性。

  「吉田先生,吻我!」

  夫人瞇起淫亂的眼睛,唇中露出渴的樣子,說話時,女人的手指仍然不停地愛撫他的陰莖。

  吉田也已經受不了,他伸手撫摸夫人白色的股間,接下去是尋找桃花源的秘境。

  「不行,還不可以,手太髒了。不行!我的穴肉很調皮。」大而膨脹,正在求愛的乳頭和乳房,壓迫在他濃密的胸毛上,淫蕩的臀部張得大大的。

  夫人緊緊抱住吉田的下半身,並且壓在自己的股倉中。

  然後,淫亂女獸般溫柔的肌膚觸感,直把吉田內心中的淫蕩的血液熱起來了。吉田露出想哭的表情,他吸吮著夫人濡濕的朱唇,吸吮著夫人甜美的唾液,吸住她的舌,幾乎已到了高潮點。

  東方人的古典做愛方式說,草率的性交,不如濕濡、溫柔的接吻!

  「啊…太可愛的男人!是我的寶貝!我的馬!」夫人得意忘形般地呻吟,大聲叫著。

  男人像似在吃奶般吸吮著乳房,真像淫欲的野獸!男人的舌頭啾啾不停地吸吮著,夫人的呼吸聲音加速。

  美麗的淫肉不斷地顫動著。

  「太美了,太美了。我受不了,快做吧!我不管那幺多了,啊…太美了,太美了,愛我吧,占有我吧!永遠、永遠愛我吧!哦…哦…」瘋狂的淫婦的兩只大腿張得好開,幾乎連子宮口都可以見到,正歡迎老練的一寸法師探尋。

  無底洞的泥沼中,發出啧啧的響聲,就像秘密的月宮殿!就像陰山的玄杯內,露出來牙的虎口,含著紅頭的侏儒,已經陷入淫樂的深淵。

  此時,夫人再度發出嬌嗔的浪叫聲,她說:「哦…太美了…哦…太美了…啊…嗯…哦…好哥哥…你真行…再深…再用力…對…再用力搗爛它…啊…啊!」吉田用手指捕捉住女人的原子核,進入玉穴的秘帳內,探尋湍流不息。當他靜靜的在肉體之內消遙。到達月宮殿尋春時,往來春宮的玉扉,左轉、右轉。愛的小夜姬,滴滴答答地露下春雨,緊緊地抓住紅蓮的天馬,此時萬馬奔騰,玉門關的閨怨中有忍泣的春水,溢流到門前。

  「等一下,你的紅馬還沒進我那紫色的馬小屋內,我…我一直在等,等你,稍…稍微休息一下吧!」

  說完夫人一躍而起,讓男人仰睡,把自己姣好的臉龐挾在他的股間。

  「抱歉!我想吻你的雞雞…」

  說完,夫人那鮮紅的嘴唇,已經湊了進去,她從龜頭的頂端起溫柔地吸吮著,搓揉、摩擦著。當男人酥癢難忍得搖腿顫臂時,一時癢從龜頭生,吉田終于一次、二次射精了,男人淫亂的精液的奔瀉而出。

  此時,兩人身體顫抖般的快感,瘋狂般的淫欲之火,燃燒著男女肉體。夫人全身變成淫猥的女獸,她騎在吉田的腹上,握住男人的陰莖,縱欲般的吸吮著,大幅振動。

  鮮紅的石榴的陰裂,玉鋒尖到底部,熱、快地自由奔放,上下左右斜十文字,千鈞萬馬直撞子宮口。

  夫人打從心底發出狂歡的聲音,露出狂怒的天拘鼻子狂笑的多福的口,連最淫亂的聲音都發出。

  第四章 興奮劑學生

  家裏寄宿了一位二十歲左右的學生,叫赤松哲夫。他由于興奮劑中毒,以致臉色蒼白、瘦削,兩眼凹陷。

  事實上,白天,他曾看到吉田先生和女交合的情形,他看在眼裏十分興奮。

  他雖然還保有童貞,但是已經達到極度的性妄想,所以他十分想和千代交合。

  于是等到當天夜裏。可是一到晚上,千代就消失在吉田夫人的門中,門也上鎖了,所以只能從鑰匙孔看了一下,結果嚇了一跳。

  女人和女人之間的秘密遊戲,居然能令人如此銷魂。他壓抑住勃起的陰莖,終于回到自己的房間。此時神經又恍惚、酥麻起來了,他的毒廢再度發作。

  于是從抽屜內取出注射器,完全沒有消毒,裝入興奮劑,注射在大腿上,瞬間表情恢複生機。

  接者赤松哲夫又偷偷回到夫人的房門口,這回他發房房門沒上鎖。

  吉田夫人和千代用一個爪型,互相搓揉,吸吮著乳房,膨脹,隆起的臀部猛烈的搖晃著。

  在兩人遊戲之中,白天被吉田射入精水的千代陰門內,此時正和吉田夫人的陰水綜合成一片。被吉田的陽物沖破的處女膜,此時滴落鮮血,吉田夫人的肚臍到臀部之處,早已沾滿鮮血了。

  「很不舒服,怎幺會有那幺多淫水呢?」

  吉田夫人的話令千代緊張起來了,她急忙用手帕拭乾股倉,腦袋一片空白,專心沈浸在愛撫之中。

  也許是第六感吧!夫人躍身而起,歪曲著臉,憤怒地說:「千代,你在我出去時,和老爺做過吧,討厭的女人,嗯…我討厭你,竟然偷我老公,我真…真恨你。」夫人用腿踢千代,千代赤裸身體從床上滾落下來。她一坐下來,拿著衣服慌慌張張地逃出去,此時與在門外偷窺視的哲夫撞個正著。

  「千代!你給我好好記住。」夫人大聲叫道,千代和哲夫各自逃竄回自己的房間。

  千代雖然精疲力竭,可是對吉田老爺的交合仍然回味無窮,尤其老爺那強壯無比的陰莖,她真想再一次和他好好交合,不…真希望每個晚上都能在一起和他交合。

  吉田夫人未回到丈夫的房裏,心中妒火中燒,她氣急敗壞地,就像紫色的幽靈般來到伯爵夫人過夜的房間前。

  她從鑰匙孔窺視,看到德田夫人的乳房搖晃不停,正被吸吮著。

  雪白的兩個身體重疊在一起,發出甜蜜的浪聲。

  夫人似乎沈醉在性欲的歡娛中,頭昏眼花,而夫人的豐盛的陰戶早已膨脹得像面包那樣。吉田被夫人壓在下面迎合著夫人的扭擺、抽送,這種光景脅迫著夫人的視神經。

  此時,她不僅氣憤丈夫白天玩弄女千代,而現在又公然和自己的好友德田夫人在搞,熟可忍,熟不可忍,她除了嫉妒之外,又感到恥辱,那種對朋友的信賴和友情,完全被遭塌塗地。

  怒火和嫉妒之情令她腦中的血液逆流而上,瞬間像似要爆發般。

  而另一邊,丈夫和德田夫人此時已經沈醉在如癡如夢的淫樂秘術之中,兩人變成獸欲之囚。

  窺視著的夫人似乎忘記了嫉妒和憎惡般,她突然也把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的脫下來。

  而一邊的哲夫,突然看見夫人全身赤裸著,站在德田夫人的房門口。

  他以爲自己是否興奮劑發作胡思亂想,怎幺連那幺高雅的夫人,也會露出那種浪態。

  哲夫被夫人的浪態刺激,此時真想一把抱住吉田夫人。于是,他悄悄地走近夫人的背後,那種刺激使得他的陰莖漸漸膨脹,終于他忍受不了的解開鈕扣,他突然站起來掏出陰莖,悄悄地抱住夫人的臀部。

  夫人在微暗的陰影之中,歪曲著臉,反射性的要逃避,但已經被一股熱而硬的肉棒子,從屁股裂縫中插入了。

  她知道逃避無用,所以臉上露出微笑,眼神示意哲夫可以任由他做,哲夫就像追一匹牝馬般,露出接受的手示。

  「這裏,不行。同房去吧,哲夫。」

  「是嗎?謝謝…請…」

  他邊說,邊偷窺鑰匙孔。

  「不可以看。」

  「可是,我也看過夫人做好事的情形,所以我想參考看看。」此時,房內的女人坐上來,肥大的臀部膨脹,搖晃得十分劇烈。而男人的陰莖也膨脹得幾乎要噴射出精水般。

  夫人急忙抓著哲夫的手,消失在自己的臥房內。

  「丈夫玩他的,我玩我的,貞操是男女同樣的。現在已經廢除通奸罪了,目前的女人仍然受到舊的社會道德束縛,女人總是受丈夫、翁婆虐待。我是個新女性,我有權愛我所愛,我與賣身的女人不同,就連德田夫人如此高雅的女人,不也偷了我的丈夫嗎?我太傻了!她居然敢全身赤裸壓在我丈夫的身上…」

  虛榮的貴婦人,突然化身成爲淫蕩的妖婦,她露出雪白的臀部,頂高臀部,趴在床上。

  「快…快…」

  哲夫的臉頰落在夫人的腰部,手觸及夫人下腹,搓揉著夫人那烏黑,茂盛的陰毛。

  此時,哲夫那童貞的陰莖,就像純粹的火肉棒,他極欲把肉棒插入夫人臀部的裂縫。于是,他用一只手抓住陽具的根部,即將搗龍探穴。

  夫人發出呻吟聲叫著說:「啊…那裏、那裏…快…快…插…快…」哲夫那雄偉強壯的熱情鐵棒比吉田還要棒,對于彈性十足,愈美的火門是不容易插入的,他喃喃自語的,用力頂住夫人的陰門,而夫人此時興奮得急速呼吸。

  哲夫只抽送不到二十下就射精了,因此,瞬間陰莖就像氣的氣球。

  哲夫走出房門,在走廊遇見千代。此時,夫人的房門傳來扣上鎖的聲音,似乎已經出門了。

  「什幺聲音呢?」

  「不…是吉田先生和德田夫人胡搞,夫人吃醋了。」「什幺,老爺和德田夫人。」

  千代也咬牙切齒的…

  想回到屋內的千代,哲夫從她的背後抓住說:「千代,我好久以前就喜歡你。」「放手,放手。」

  「你和老爺也搞過是吧?我知道,如果你不聽我的話,我就告訴夫人,我親眼看見的…」哲夫的興奮劑發作,臉色蒼白,呼吸急促…

  「哈哈哈…老爺太差勁了。你真傻…你想搶走夫人的老公,你真是太天真了。被老爺奪走處女貞操,你一點也不生氣嗎?」

  「可是他很溫柔又愛我…」

  「被當做玩偶般…這是處女的戀戀情結,但是,你最好死心了吧。老爺是德田夫人的玩物,現在他們正在尋樂當中呢…」

  「…」

  千代羞愧、憤怒得臉脹紅了,她正想回房。哲夫抓住她的袖子。

  「怎幺樣…和我一起…怎幺樣?到我房間去…」千代無奈地進入哲夫的房間。

  第五章 戀愛是墳墓

  第二天早晨,夫人到女的房間。

  房間沒上鎖,當她進去一看,床上一片零亂,打開抽屜一看,有本日記。

  「X月X日。今天是一個傷感的日子,被老爺奪去處女膜的日子。我又羞又後悔又高興,那種心情實在很矛盾。老爺說他愛我勝過愛夫人,女人的好勝心作祟,令我十分高興。但是一想到會被夫人罵,我的心情就沈重起來了。」夫人看過之後,咬牙切齒的把日記本劈哩啪啦撕爛了,順手一丟,然後又撿起來,放進口袋內。

  夫人敲著丈夫的房門,沒有回答,似乎人不在房內。這回她來敲哲夫的房門,這個也沒

  有回答,似乎人也不在。

  「啊…怎幺回事,大家都沒有反應,到底是睡死了,抑是出去了…一定是昨晚做得太累了…」夫人扭曲著眉毛,伸個懶腰,依舊穿著睡衣來到德田夫人的房前,敲著門。

  這裏已經有回答了。

  「夫人,早安。」

  吉田夫人冷默的表情向對方道早安,德田夫人故意討好的說:「早,抱歉…玩得太累了,所以睡過頭了…」

  她邊說…邊已經換好衣物了。

  「昨晚太累了,我以爲你還在睡,請慢慢休息…」「不…我太打擾了…我想先讓我告辭…」

  「可是…昨晚那幺累…肚子不餓嗎?」

  「不…昨晚一點也不累…哦…呵呵…」

  說完恭維話後,她看到德田未亡人的腰帶,連送也不送,吉田夫人感到十分沒有面子。

  「餵…德田怎幺啦?」

  「回去了,你真過份!居然和德田…畜牲!」

  夫人俨然變成嫉妒之魔鬼,她順手抓著吉田的臉,拳打腳踢起來,接著是一陣呼咽聲…夫人跪在吉田的腳底下。

  吉田冷默地往下看著。

  「餵…女怎幺啦?不在嗎?我肚子餓了。」

  夫人抓住丈夫的腳,望著丈夫。

  「不在,像是你這種人…居然也和她有關系…真是令人氣憤…她因爲你,昨晚逃走了。」說完又哭起來了。

  「晚上逃走…有這種事嗎?」

  吉田來到女的房間,果然不在,廚房、廁所都沒人,也沒有打包行李的迹象。鞋子也還在,吉田哈哈大笑點著頭…邊走到哲夫的房門前,敲一下門,沒有反應,身體靠在門上撞幾下,門沒有壞,因此用鐵敲打,終于破了。他看到屋內的情形,嚇呆了。

  原來是床上的年輕男女重疊在一起的景像。女人在上面,露出渾圓的大臀部,男人在下面,兩手緊緊地抱住女人的頸部,口中吐出黑血,空虛蒼白著臉,已經斷氣了,血液濡濕了床罩。

  瞬間,他的後頭部,被鈍器沖擊後,倒臥在地。

  原來,夫人手握鐵,像亡靈那樣,一副冰冷的表情,雙眼噴火般,凝視著丈夫的後頭部。她丟掉鐵,從破門中確定哲夫和千代已經死了之後,她發出恐怖的笑聲。不知是瘋了?還是受到嚴重刺激,她邊走,邊進入自己的房間,她趴在床上。

  之後,吉田宅成爲鬼屋,沒人敢買,變成廢墟,直到今天那間房子還是存在著。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看妻子和兒子亂倫        被包養的媽媽       我和不穿內衣褲的小姨子        女友的淫逼被人插       人妻的味道
表哥來借宿,我幹他新娘        綁架強姦媽媽        母乳的滋味就是不一樣        英語老師的洞房花燭夜
大嫂豐滿的穴穴      

午夜专门为少妇精油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