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2发布:

天天夜夜狠狠久久中文字幕被调教得张景岚

精彩内容:

雖然說大年初二回娘家,但有些人沒有娘家該怎幺回,這個除夕早上景岚還在公司根大家討論活動細節,「VR虛擬實境」景岚說出了這四個字,就是神魔女將在香港遊樂園帶上的眼鏡,進入VR虛擬實境裏面,體驗虛擬的感覺,而這個目前在香港也只是試用而已,還沒有對外公開,不過何立委把一些技術人員帶到台灣來做這個,同樣也是在秘密地下室進行,畢竟都在試驗階段。

老闆說:「是阿!景岚,這個VR虛擬實境在香港雖然還在試驗,不過已經有人去做過實驗了,風評還蠻不錯的,而台灣這邊也是還在運作中,目前找不到人實驗,對方說無論如何想請你試用這個看看,成功的話由你來代言這個VR虛擬實境系統,不曉得你意下如何?」

張景岚暗想:「這個VR虛擬實境看起來挺不錯的,反正就只是試驗而已,也不用根J商量,那就先答應好了。」景岚于是答應老闆,老闆很開心,景岚說:「雖然我先答應試用看看,不過到時候真得要代言的話我還是需要看看開發這個人才能決定。」
老闆說:「這是當然,不過系統是在高雄,所以你必須先下高雄一趟。」

景岚點點頭,于是離開公司後,坐上車去高鐵後,買一張去高雄的票,坐上高鐵準備出發了。在高鐵上,景岚想著:「唉!今年無法去看J的家人,而我也無法陪家人吃團圓飯,這個年還真是挺孤單的。」邊想著不知不覺睡著,過了一個多小時後終于抵達高雄了。

抵達高雄後,景岚先去找飯店用公司名義開了一間房間後,放下行李,將衣物都放在櫃子裏後就出去走一走了。邊走邊想著,想不到高雄變化這幺大了,巨蛋這邊很多都市,自己一個人去其他地方走走,她去巨蛋百貨裏面逛,走到女性服飾這邊,看看服裝,想要買新衣服。

「陳總,你還是請回吧!巨蛋百貨已經沒有專櫃可以給你設置了。」張景岚聽到陳總在和其他人說話,于是走過去一看,陳總正在拜託店長幫忙給一個專櫃可以讓他賣自己公司的衣服,想起之前熊熊和辜莞允的事情,陳總都幫忙過阿明,也聽阿全說過,陳總也幫過他,看來陳總是真的改變了。

但因爲也這個改變讓何立委等人施壓給百貨公司的管理人員,不準給陳總專櫃,否則就有事情發生。何立委和阿強兩人正在拼命斷陳總的後路,不讓他有一線生機,陳總說:「店長,不讓你爲難了,我離開了。」陳總失望拿著衣服離開了,轉頭準備走,看到張景岚站在那裏,兩人也不知道要說什幺。

到了咖啡廳後,陳總說:「讓你看笑話了。」景岚說:「我看得出來你很努力在爭取專櫃,但爲什幺那店長不給你專櫃?」
陳總說:「何立委下了命令,不準百貨公司的人給我一個專櫃,否則他會親手將人解決掉,連專櫃他都會花大錢買走。」
張景岚說:「這個何立委出手這幺狠毒,簡直要斷你生路,難道沒有人可以幫你嗎?」

陳總說:「我來高雄後,原本找到一間生産服裝工廠可以幫我製造出衣服,結果和立委派人將工廠燒了,也不顧裏面有多少人,就大白天派人一把火燒掉工廠,裏面十五多個人都被死在大火裏。後來原本找到批發商,可以去青年夜市擺攤,多少賺一點,誰知道青年夜市要移到凱旋,凱旋那邊夜市被何立委買起來了,批發商也無法在批發我的衣服。」

張景岚說:「真是可惡,他根本不留余地,你要怎幺辦?」陳總說:「目前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在想想辦法好了,對了,你爲什幺來高雄?」張景岚說明原因來由,陳總說:「原來如此,J先生沒有陪你一起來嗎?」景岚說:「他陪楚萱回去看她家人。」
陳總也沒多說什幺,然後準備離開了,景岚說:「你要去哪裏?」陳總說:「回住的地方。」

走到外面後,景岚說:「陳總,我知道你對我很好,是我辜負你,但你有需要這樣子躲著我嗎?」
陳總說:「不然呢?你希望我怎幺做?在把你搶回來嗎?我只希望現在得我們保持這種關係就好了,至于我的事情,我會自己解決。」
景岚說:「你怎幺會這幺消極,這不是我所認識的意氣風發、對于目標就要掌握在手的陳總。」
陳總說:「以前你們都說我不擇手段,現在我不想靠任何人幫忙,你們卻說我消息、失志,我還真不知道你們看人標準在哪。」

說完後陳總就離開了,當景岚準備追上去,手機響起,接起來後是公司打來的,說明天早上要先試用VR虛擬實境,景岚回說知道了,講完後公司將第點傳給她,但陳總已經不見人影,景岚只能先回飯店好好休息。當景岚離開後,一個身影拍下他們兩個人在街上講話的照片,甚至剛才在巨蛋咖啡廳喝咖啡也被人拍下來了。

而在辦公室這邊,何立委在看公文,接著「叮!叮!叮!」手機不斷有傳Line的聲音,打開手機一看,剛才照片竟然是傳給何立委這邊,何立委說:「阿強,你做得很好。」阿強說:「要傳給J先生讓他看嗎?相信他看了會沖來高雄找陳總算帳的。」

何立委說:「先不要,依J先生智慧他肯定會認爲有人在偷拍他們兩個,在傳給他,目的就是製造他和陳總之間得對立,照片就先留著,總之我們已經讓景岚來高雄了,現在就先等她幫我試用VR系統在做打算,反正現在陳總沒有任何專櫃,無法對我們造成威脅。」何立委不曉得在打什幺算盤。

當天晚上景岚一個人在房間裏很無聊,大家都在過年,自己一個人卻在高雄這邊做工作,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想了想她還是出去在走一走,不然悶在房間裏也不知道要做什幺,走出去後這邊有個音樂時尚酒店,景岚好奇走了進去,裏面就是PUB
,景岚點了小酒後,就喝了下去。

還好今天過年所以人不怎幺多,而且這個酒精濃度沒有很重,所以喝下去後連一點醉意都沒有。「不要攔我,我沒有喝醉。」喝到一半,她聽到隔壁有其他聲音,但沒有很在意,結果後來又聽到「陳總,你喝醉了。」聽到陳總名字,不得不留意了,景岚走過去看,陳總喝醉後在發脾氣。

景岚連忙過去扶著他說:「抱歉,我朋友喝醉了,我馬上帶他離開。」陳總醉茫茫說:「我沒有醉,我還要在喝。」景岚馬上招了一台計程車後,倆人一同回飯店。到了飯店房間裏面,司機幫忙把喝醉的陳總擡上去房間後,景岚給他了車錢加小費後,思激就離開了。

看到陳總喝成這樣子,整身都是酒味,景岚急忙將他衣服脫下來交給飯店去清洗,把浴室的浴袍先給陳總穿,看著陳總樣子,景岚自言自語說:「我從來沒有看過你喝得這幺醉過,除了之前你從牢裏出來後,我回到J的身邊,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你喝得很醉,但那時候也沒有像這樣子喝得更醉,要找專櫃賣衣服又被壟斷生路,你心裏承受壓力很大吧!卻一直壓抑著自己還幫我們。

今年過年我們兩個都不是在家中過年,而都是在外地,或許我們兩個人在某些地方有些相似,而你卻看到了那一點,才對我特別著迷跟執著吧!」

景岚不斷看著陳總喝醉樣子,心裏對他不捨得,但自己也不知道該怎樣可以幫他。「啪!」突然有人從後面把景岚打暈,然後把她和陳總樣子弄成兩人上床樣子,在拍照片後離開了。過一段時間後,「頭…好痛!」陳總慢慢醒來,還不知道發生什幺事情,陳總想著:「這是哪裏?」在看到旁邊,景岚居然躺在他旁邊,而且還是裸體的。

陳總一直在回想發生什幺事情,但都想不起來,然後把景岚搖醒,景岚醒來後也驚覺自己躺在陳總身邊,但她說:「我只知道我扶你來房間後,幫你把衣服換掉,接著就失去意識了,醒來後就跟你所看到的一樣。」陳總說:「我們被設計了。」陳總急忙要離開房間,但衣服去清洗,整個人還宿醉,根本什幺事情都不能做。

陳總說:「我猜得沒錯的話,這件事情根何立委絕對有關係,是他在設計我們兩個,照片應該也被拍了,可惡。」
張景岚說:「他設計你、對付你,我還可以理解,但爲什幺連我都一起設計呢?這對他沒有好處阿!」

陳總說:「他真正目的就是要看我跟J先生互鬥,只要我們倆人其中一方倒下,甚至兩敗俱傷,他都是最大勝利者,但J先生絕對不會無故去對付人的,所以何立委必須要想辦法製造我們倆人的沖突,他要找到可以讓我們製造沖突的關鍵,而我們叁人之間的關係就是最大關鍵,我在猜想,或許在巨蛋的時候,我們兩個有可能就已經遭到跟蹤了。」

景岚說:「想不到居然會有這種事情,這個何立委手段也太卑鄙了,居然用這個方法,那我們要怎幺對付他。」
陳總說:「我在想想辦法。」陳總準備下床,但是他還在醉中,景岚先將他扶到床上,景岚說:「你看看你,先等你酒醒在說。」
陳總沒有說話,景岚洗個臉出來後,看到陳總的手一直在握著肉棒那,看樣子很久沒有使用了。

景岚走到床上後說:「你很久沒用了吧!」陳總說:「這也不關你的事吧!」景岚爬上床後,脫下陳總內褲後,肉棒周圍多了好多毛,陳總說:「小岚,你想要做什幺?」景岚說:「既然有人都敢設計我們了,那我們就照對方意思真正得來一次上床。」只見景岚趴下去後,開始含著陳總肉棒。

陳總說:「喔!好棒,還是小岚的嘴巴好爽。」景岚說:「很爽喔!那我多含一點。」接著景岚先用雙手不斷上下抽動著肉棒,在用嘴巴含下去,整個嘴巴都把肉棒含下去了,陳總說:「真是太棒了,肉棒被含到受不了,變得好大阿!」景岚嘴巴快速抽動著肉棒,口水都從嘴巴裏流出來了。景岚大腿打開後,朝著肉棒坐下去,然後陳總扶著那嫩腰,景岚不斷著往前移動,表情也逐漸開始淫蕩了。

「阿阿阿阿……..喔喔喔…….好舒服,好棒阿……….嗯哼…….好棒,好爽阿………陳總,你的肉棒好大好粗阿……棒死了,在多給我一些,用力插我,好爽阿……好棒,這樣子動很爽吧!你的肉棒都變得很大,小岚爽死了…….好爽好棒阿……喔喔喔喔…阿阿…..阿凹….比剛才更大了」

景岚的呻吟聲激發起陳總的男人本性,從床上起來後,抱著景岚壓在牆壁上,景岚的手被壓著,然後整個人使用馬步蹲雙腳彎曲著,陳總說:「小岚,我要插進去了喔!」景岚說:「來吧!」接著陳總把肉棒插進去後,景岚扶著他,陳總用力「啪啪!」用肉棒在裏面抽響著,陳總猙獰說:「幹死你,我要幹死你。」

「那就幹死我吧!喔喔喔……如果這樣子能夠讓你抒發的話,就幹我吧…….喔喔喔…..好爽,好棒阿…….嗯哼…….繼續用力幹著我,好棒阿……陳總肉棒太爽了,跟J的一樣大…….喔喔喔……棒死了,繼續幹我……景岚很下流的…..喔喔喔…..太爽了…..真爽….太棒了阿…..喔喔喔」

「阿阿阿…….肉棒好粗好大,小岚的淫穴被幹的好爽……..太爽了,這個肉棒把人家淫穴幹的太爽了,在繼續幹我…….喔喔喔…..好棒….好爽阿…..棒死了…….在繼續幹我……..小岚真是好賤,被你插根被J插都好爽……..喔阿阿……好棒…….要去了…..我要去了….喔喔喔…..去了…高潮了」

激烈的抽插後景岚被插到高潮,陳總把精液都射在她身體上後,陳總說:「你還是跟以前很美。」景岚說:「謝謝你,我先去工作了。」陳總點點頭,接著兩人都穿上衣服後,都相繼出房間了。
躲在暗處的阿強奸笑說:「拍了不少照片,只要把照片給立委跟賣給記者,你們兩個絕對會在這個過年過得非常精彩。」

陳總準備要去看看哪邊店面可以讓他賣衣服的,誰知道一走出去沒多久,何立委居然出現在他面前,陳總心生戒備,陳總說:「何立委,久違了。」何立委說:「我們有一段很久不見了,但我可是一直很關注妳的事情,老朋友。」
陳總說:「老朋友?我都不知道我居然會有一個斷我生路的老朋友,直說你真正的目的吧!」何立委說:「跟我合作如何?」

陳總大笑說:「跟你合作,你現在是說笑嗎?你下令所有人不可給我店面,不準工廠幫我生産衣服,要讓我公司倒閉,每一步都要逼我走絕路,現在你卻說要我跟你合作,何立委,你現在試過年在說一個笑話給我聽嗎?這個笑話你說給鬼聽,鬼都會笑你,何況是我。」

被陳總這樣數落,何立委一臉狠勁出來,于是說:「之前我會幫你是因爲你跟J先生是死對頭,他是我們必須刬除對象,所以我一直在幫你,但你自從遇到張景岚後,加上又從牢裏出來,整個人都變了,居然變成一個乖乖經營公司的老闆,還幫助J先生的朋友對付起自己人來了,我這只是給你一點懲罰而已。

我很希望看到過去那個爲了不擇手段的陳總,只要你肯跟我合作,我敢保證我會讓你有店面可以賣衣服,甚至在投注大筆資金幫助你的公司,只要你對付J先生的話,我可以讓你數落都沒關係,你覺得如何?」

陳總說:「很抱歉,當初爲了對付J先生,都一直跟他智鬥智,互相算計,但經過這段時間以來,我已經累了,我不想再過那種生活了,所以你還是另外找人吧!」何立委說:「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我現在是跟你好好談,不然得話你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陳總說:「何立委,你既然這幺想要對付J先生,但你爲什幺不要自己對付他呢?還是你也很忌憚他,怕你會栽在他手上。」
何立委說:「這跟你無關。」陳總說:「是你無法對付他,還是你不能對付他,你總要給我個合理的理由。」
何立委說:「你最好是不要在過問了,否則我會要了你的小命。」陳總說:「那怒我不奉陪了,我先走了。」
說完後陳總就走了,只留下一個怒氣的何立委。

離開後的陳總打電話給阿義說:「阿義,我有事情要拜託你調查?」阿義說:「陳總,不知道要我調查什幺事情?」
陳總說:「有關何立委根J先生,何立委會這幺積極對付J先生,但有可能基于某種原因和理由,讓他無法親自出面對付他,我想要知道究竟是什幺樣的理由。」阿義說:「既然如此,問景岚小姐不就行了,或許她知道。」

陳總說:「景岚應該不知道,她也沒聽過J先生提起,那最好原因就是有可能是何立委在當立委前的事情了,所以必須調查何立委在當立委前到底發生過什幺樣的事情。」阿義說:「我去查查看,但無法保證查不查得到。」陳總說:「拜託你了。」說完後陳總就挂完電話了。

陳總暗想:「何立委,我就看你跟J先生到底有什幺樣的深仇大恨,讓你無法親自對付他,你敢設計我和景岚,那別怪我將你一軍,等等去太平洋百貨跟SOGO百貨看能不能喬到店面,何立委不可能每一間百貨公司都有他的人。」接著他開著車前往叁多那邊了。

另外一方面,景岚來到了高雄展覽館這邊,然後照著公司給的住址在二樓這邊辦公室裏面,張景岚走進去後,詢問了一下有關工作人員「VR」虛擬實境的事情,工作人員說:「原來你就是景岚小姐,請跟我來。」這個工作人員帶著景岚走進了另一個房間,裏面有一台機器,機器上面有眼鏡,工作人員說:「現在請你坐在這椅子上,帶上眼鏡後就可以了。」

張景岚問說:「那待會我會進入到虛擬會發生什幺事情?」工作人員說:「虛擬實境裏面發生都是虛擬的,至于背景,這等你親自進去後才知道。」景岚點點頭,于是坐上椅子後,帶上眼鏡,接著工作人員幫她調一下機器後,接著景岚就進入到虛擬實境裏面了。

「這就是虛擬實境裏面,看起來好真實,很像遊戲。」景岚覺得不可思議,自己居然在遊戲裏面,但更意外的是她穿著是一件古裝,而且是個女裝,一身雪白衣裳,景岚說:「穿這樣好可愛,但不曉得要在這邊待多久。」
接著一個機器上面顯示一個小時半,代表要一個小時半才能出去。

張景岚帶著不解的疑惑往前走著,走著沒多久後,一條身影走來,臉帶惡煞,只見他說:「呵呵呵!你終于來了阿!」
張景岚不解的問說:「你說這是什幺意思?你又是誰?」惡煞臉說:「我叫做孔麟,現在得你是沈欺霜,來了一個不錯的女人,可以好好玩玩。」 景岚問說:「你說這是什幺意思?」

孔麟說:「就是這個意思。」沒想到張景岚體驗的虛擬跟神魔女將們不同,她的背景居然是仙劍奇俠傳二的背景,對手還是孔麟,而她是沈欺霜。只見孔麟雙手念了咒語,從四面八方出現了很多藤蔓將她五花大綁,孔麟說:「可以玩玩的意思就是徹底的幹你,幹到完全沒有體力。」張景岚徹才驚覺原來是這個意思。
「喀!」孔麟一個手指,瞬間藤蔓變成觸手,不斷進攻張景岚的胸部和小穴,連屁眼都不放過,嘴巴還硬塞另外一個觸手。

「喔喔喔……不…..不要,這些觸手搞得我好奇怪阿…….阿喔喔喔……不……不要阿……..好奇怪,被這些觸手插進去感覺好奇怪,蠕動的感覺讓人家受不了阿……ㄟㄟ阿…喔喔喔……好奇怪,整個身體都好熱阿……不….不要阿……..喔喔喔喔……..好….熱阿…..人家會受不了阿…..喔喔喔」

孔麟說:「你死心吧!這些觸手裏面成份還含有春藥,而你現在被這堆觸手幹著,大量春藥也都進入到你的身體裏面,慢慢的你會慾火焚身。」張景岚說:「怎幺會這樣,身體好熱阿!」接著另外幾個觸手將張景岚胸部捆起來,不斷的在用初小觸手吸允奶頭,讓她叫聲更淫更蕩。

「不…..不要阿……喔喔喔喔…….好….奇怪阿…….不要這樣子搞人家奶頭,人家會受不了的阿…….歐歐歐……不,好奇怪阿……喔喔喔….這樣下去小岚會很奇怪的……不…..不要…..喔喔喔……嗯哼…….奶頭不要在這樣吸允了…….喔喔喔喔…..人家會受不了……阿阿阿…..嗯哼….身體越來越熱了」

被觸手這樣子不斷侵犯著,加上裏面還含有大量春藥,讓景岚慢慢快失去意識,孔麟說:「看樣子春藥在你體內裏面發揮效用了。」
一臉暈紅的張景岚說:「你現在要怎幺樣?」孔麟說:「怎幺樣,當然是來點不一樣的阿!」只見孔麟走過去景岚面前後,將他肉棒插進去景岚小穴裏面,孔麟說:「好好享受這魔族的肉棒吧!」接著孔麟用力抽插著,然後觸手又搞著。

「不要…….好大,好粗阿……..我再說什幺………阿阿阿……..喔喔喔…….觸手把人家奶頭吸的好奇怪……..阿阿……..不…不要阿……肉棒好大,你的肉棒好大…….喔喔喔喔……好爽阿…..不行,明明不是這樣的……我怎幺會被這虛擬的大肉棒搞得很爽……喔喔喔…..不…不要….喔喔」

孔麟淫笑說:「身體真是太老實了,被我這大肉棒迷或住了,但是嘴巴真是太愛逞強,給你一點懲罰好了。」孔麟把肉棒抽回,景岚被這些觸手被逼到轉身,屁股擡起來,然後「啪!」「喔….好痛!」這些觸手開始在打景岚的屁股,孔麟在一旁淫笑看她說:「看你以後還敢不敢說謊,下流的女人,肉棒還要嗎?」景岚說:「要。」孔麟直接走到後面,肉棒又插進去了。

「好爽好棒阿…….喔喔喔……孔麟的大肉棒把人家幹的好爽阿…….棒死了,真是太棒了…….給我更多你的大肉棒……阿阿阿……好棒,就是這樣子用力抽插我……喔喔喔…….喔喔…….棒死了……人家的淫穴被幹的好爽……在繼續給我更多……我還想要孔麟哥哥大肉棒…..喔喔喔」

「阿阿阿阿…….好棒阿……好爽,棒死了………在繼續給人家更多你的肉棒…….喔喔喔…….身體好誠實,人家被幹的好爽阿…..喔喔…..在繼續給我更多…..人家還想要阿……喔喔喔……喔阿阿…….ㄜ歐歐…….爽死人家了阿…..好棒阿……在繼續幹人家…..用你的大肉棒繼續幹我……喔喔喔」

孔麟淫笑說:「看樣子春藥發揮效果了。」景岚現在受到春藥影響,整個人只剩下性慾而以,景岚接下來轉往正面,孔麟握著他那魔族的非常硬的肉棒,從前面對準她的淫穴大力的插入,他每下都插的非常猛,插的景岚大聲的淫叫著,表情也非常淫蕩,讓孔麟淫笑著。

「啊……孔麟哥哥,你的肉棒變得好粗好硬……幹的景岚好爽……爽死景岚了……啊啊……喔……對……就是這樣……好舒服…好爽好棒阿…啊 嗯……哼…孔麟哥哥的肉棒都插到人家的深處了…….在繼續幹我…….人家好想要繼續被你幹下去……..喔喔喔….好爽….棒死了」

孔麟聽到張景岚那個呻吟的淫叫聲,讓他更加興奮起來,肉棒抽出來後,接著在給她猛力一插。「阿」張景岚大叫一聲,孔麟說:「你再繼續叫,叫得可真淫蕩阿!有沒有聽到。」張景岚說:「我聽到了。」接著孔麟在一陣猛插,完全把眼前這女人徹底強暴了。

「肉棒好大,比剛才更猛了……..喔喔喔…….把景岚幹的好爽,好棒阿……..都幹到人家深處了,人家需要你用力幹我……喔喔喔….好棒阿….棒死了…..好爽,好棒阿…..不要停下來…..人家好想要繼續這樣子被你幹著……喔喔喔喔……在繼續幹人家….喔喔喔….好棒…爽死我了阿」

「喔喔喔……這肉棒真是把景岚插的太爽了,不要拔出來……..喔喔喔……用這肉棒幹我,把人家幹爽一點……要更爽,景岚想要更爽….好棒阿…….阿阿阿……在繼續用力幹著我…..把人家那淫蕩的淫穴幹到爆…….喔喔喔喔……喔喔……好爽好棒阿……阿阿……太棒了….真是太棒了阿….高…高潮了」

在魔族孔麟抽插後,張景岚高潮,高潮後孔麟將精液都射在張景岚身體和胸部上,孔麟說:「爬過來,幫我把肉棒精液舔乾淨。」
孔麟手在「喀!」景岚小穴上多出一個狗尾巴,接著景岚學著母狗爬過去後,舔著孔麟肉棒的精液舔得很乾淨,舔完後整個人也累到眼睛都瞇上了。

「我回來了,是時間到了嗎?」景岚張開眼睛,眼鏡上面數字原本一小時半現在已經都0了,看樣子時間到了,她一起來,看到自己褲子都濕的,難道剛才在虛擬實境的高潮,也讓她在現實裏跟著高潮,但這並沒有人可以解答,于是走出去後,工作人員問說:「景岚小姐,你體驗得如何?」張景岚說:「還….還不錯,我還有事情先離開了。」

她先離開展覽館後,阿強出來擋住她的去路,景岚說:「阿強,你想做什幺?」阿強說:「沒什幺,想請你跟我走一趟而已。」
景岚說:「很抱歉,不可能。」接著一群小弟出現,阿強說:「現在是你要跟我走,還是要我請人帶你走。」
現在自己被包圍著,無法救援,阿強又不斷相逼,景岚不斷往後退,阿強說:「可惜這邊沒有沙子,你奈我們如何?」
政當有危險的時候,突然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了另外一批小弟,這些人看起來是保護景岚的,阿強等人反應來不及,跟這些人在馬路上相互鬥毆,景岚馬上離開。

看著景岚離開後,阿強怒氣問說:「你們到底是哪方派來得人,是陳總嗎?」其中一個帶頭的說:「你看看這張撲克牌就知道了。」
帶頭的小弟拿出一張黑桃J撲克牌給阿強看,小弟說:「這樣你知道我們是誰派來的吧!」阿強怒氣說:「J先生,他怎幺可能會知道景岚有危險,這不可能。」

「啪!」這時候阿強旁邊小弟竟然把阿強打昏,然後跟帶頭的說:「老大,接下來該怎幺辦?」帶頭小弟說:「把他帶進倉庫裏面。」
接著這小弟聯合其他人把阿強帶去某間倉庫先將他綁著,預防他逃脫,景岚心驚的回到旅館後,陳總也講完電話經過,看到景岚那樣子,詢問了一下才知道發生什幺事情。景岚問說:「那些小弟不是你派去得嗎?」
陳總說:「我只有派幾個小弟潛伏在阿強身邊,有動靜告訴我,至于你說的另外一批小弟,應該是J先生所派。」
景岚說:「但J根本不知道我來高雄的事情。」陳總說:「這個就要問J先生本人才知道了,先進來吧!」

進去房間裏面後,景岚問說:「今天過程還順利嗎?有找到店面或專櫃嗎?」陳總說:「大遠百的經理居然說可以讓我在店裏面設一個專櫃給我。」景岚說:「真恭喜你,努力的付出終于有回報了。」陳總說:「但是感覺哪裏怪怪的,居然有人肯幫助我,給我一間店面,而且還不怕遭何立委報複。」景岚說:「不用多想了,只要想現在你有一點生機了,接著就是好好的做。」

這個晚上大家都累了,陳總也另外開一個房間休息,而景岚洗完澡就穿著黑色薄紗的睡衣睡覺,但是邊睡邊想著在「VR」虛擬實境的事情,景岚從床上起來自言自語說:「不行,越是想睡,一直想起虛擬幻境的事情,莫名的想要。」走出去外面後,經過陳總的房間,于是偷偷進去看。景岚自言自語說:「奇怪,陳總不在嗎?」

「小岚,你在這邊做什幺?」陳總從另一個房間走進來,看到景岚在他房間,景岚說:「你剛去哪,怎幺不在房間。」
陳總說:「剛剛出去買個東西而已。」說完後陳總瞄著景岚身上的黑色薄紗睡衣,景岚說:「我睡到一半突然睡不著,所以來找你了。」陳總說:「來找我做什幺?」景岚說:「還記得當初元旦你對我的調教嗎?我好久沒有嘗試過那種感覺了。」

陳總說:「所以你要我調教你,你不怕J先生報複我。」景岚說:「沒關係,最多就是一女共仕二夫,讓你們兩人插我。」
陳總說:「既然都這樣說了,我能說什幺。」接著景岚被陳總架在牆壁上,陳總拿出機器肉棒出來,插進去景岚小穴裏面後,強度調到六,機器肉棒快速抽插,然後陳總舔著景岚的腳趾頭。

「喔喔喔……機器肉棒來了,這次強度好強阿……….喔喔阿……..震動得很大力,好棒阿………好爽好棒阿……但人家想要更爽阿…….喔喔喔…….歐歐……腳趾頭被舔得好養阿…..沒想到陳總這幺喜歡我得腳趾頭……喔喔喔…..歐歐歐…….好爽,好棒阿……..小岚好爽阿…棒死了….阿喝」

陳總說:「當然喜歡,你得一切我都喜歡,我都想要阿。」接著陳總舔著景岚腋下和奶頭,景岚不斷學蕩婦淫叫,表情更是好看。
陳總說:「好棒,小岚的奶頭都硬了,腋下也都剃的很乾淨,好棒阿!叫聲比起之前更加下流了。」景岚說:「好討厭阿!」

「好養,奶頭被你舔的好養阿………喔喔喔喔………受不了,景岚被你舔到養到受不了,也爽到受不了阿……….阿阿阿阿…….好棒,好爽阿……繼續給我更多……陳總,在繼續給我更多不一樣的…….小岚還要阿……喔喔喔…….喔喔喔喔……好爽,腋下好敏感,但好爽阿……好棒阿」

「喔……根之前一樣好粗魯,但是好棒阿………..喔喔喔………爽死小岚了,電動棒把小岚幹的好爽阿…….好棒,小穴裏面被轉的可真爽……喔阿阿……喔喔喔喔…….人家真是下流,被電動棒搞就這幺爽了……喔喔喔喔…..阿阿…….我想要肉棒,小岚想要你的大肉棒…..喔喔喔喔……舔的好爽阿」

陳總說:「想要我的大肉棒,那你必須就要做一些更羞恥或者更下流的事情給我看。」張景岚說:「這點我知道。」陳總說:「但我還沒想要要你做什幺,不過這電動棒我先拿下來。」陳總把電動棒抽出來後,蹲下去舔著她得小穴,讓景岚更是淫蕩聲發蕩著叫。

「那裏,被舔的好養阿…….喔喔喔……..受不了,小岚受不了阿……..喔喔喔………但是好爽,人家真是下流的女人…….喔喔喔…..歐歐….好爽,好棒阿……給人家更多,陳總,在多舔人家一點……..好棒好爽阿……胸部也要用力得柔……喔喔喔喔……太爽了,舔的太爽了阿…..喔喔喔」

現在的景岚越來越像個蕩婦一樣,把景岚放下來後,陳總說:「我想到一件羞恥的事情了。」接著趁著大夜晚把景岚帶到飯店的表演台上,反正這邊也沒人,景岚說:「把我帶到這邊做什幺?」陳總說:「等等就知道了。」接著陳總把肉棒插進去景岚小穴裏面,開始用力抽插。

「進來了,陳總的肉棒插進來了……..好大根阿…….好粗阿…….好棒好爽阿……..好爽,好棒阿……….在繼續插我小穴,人家淫穴想要你的大肉棒插我…….喔喔喔喔……好爽好棒,景岚快爽死了…….繼續幹我這個下流又下蕩的女人……阿喔喔…..好猛阿…..嗯哼….阿ㄔ…喔喔喔」

景岚在表演廳越叫越大聲,然後慢慢吸引了其他房客來觀看。「是張景岚耶!想不到她在表演廳跟人相幹」、「真的,女神叫聲也是這幺下流」不知不覺表演廳多了好多人來看,陳總說:「讓別人看到你現在被幹的樣子,就是你最大的羞恥。」
景岚說:「你壞死了。」陳總說:「這只有過年才有喔!過完年就沒了,跟大家打招呼。」

張景岚羞恥的說:「各位好,我是張景岚,我在這邊被幹著,請大家好好觀賞我被幹的樣子,這只有過年才會有的喔!」
「好,好阿!快點。」房客們開始拍手,雙手被綑綁舉高後,陳總往後面肉棒插進去,雙手將兩條大腿拉直直的,讓景岚懸在空中幹著。

「這姿勢是第一次用阿…….喔喔喔…….好棒,好大阿………在多給我一些,在用你的肉棒幹我……阿阿…….ㄜ阿……..好爽,好大根的肉棒阿…..小岚在半空中被幹的好爽阿…….好棒阿…….繼續用力幹我…..人家想要更加用力幹著我……太棒了…..喔喔喔……爽死我了阿…..阿阿阿」

把大腿放下來後,將一條大腿擡起來,肉棒用力繼續朝著小穴幹下去,景岚呻吟聲比剛才更加蕩了,陳總雙手還用力揉捏那胸部,擡面下得觀衆看的都好興奮。

「好爽好棒…….歐歐歐…….幹我,幹的好用力阿……..太棒了阿…….小岚被幹的好爽,在繼續用力幹著我…….棒死了……..喔喔喔…..好丟臉,大家都在看小岚被幹的樣子……..人家好羞恥阿……喔喔……棒死了…..爽死我了阿……在繼續用力幹我…..你的肉棒好爽….棒死了…..喔喔喔」

觀衆說:「沒想到張景岚被幹的樣子這幺下流,表情也好淫蕩阿!」另一觀衆說:「難怪J先生和陳總都這幺喜歡幹她,太好幹了。」
大家一人一句淫語,讓景岚非常羞恥,陳總把繩子解開後,陳總說:「景岚,我就在這裏,要肉棒就爬過來。」
陳總坐在椅子上,景岚趴下去後開始爬著爬著爬到陳總面前,然後乖乖的先幫他把肉棒周圍舔乾淨。景岚說:「可以插我了嗎?」
陳總點點頭,然後要景岚臉部朝向觀衆,景岚繼續爬到正中間後,陳總把肉棒插進去了,肉棒不斷用力朝著子宮幹。

「好棒阿…….太爽了,好棒阿………唉阿……..肉棒好粗阿…….比剛才更加粗了,在繼續用你的肉棒幹景岚……..還要阿……小岚好爽好棒阿……用力幹我,就是這樣子用力的幹我…….喔喔喔喔……人家被你幹的好爽……嗯哼…….棒死了…..你的肉棒棒死了…….繼續幹我…….喔喔喔」

「陳總,你的肉棒好爽阿……..棒死了,在繼續多給我一些………喔喔喔喔……..好棒阿……嗯哼………給人家更多……喔喔喔…..我這只母狗被你幹的好爽阿……棒死了……用力幹我…..在用力幹下去……..好棒阿……爽死我了…….要去了……陳總,人家要去了…….阿喝….喔喔喔…..去了….去了….高潮了」

景岚高潮後,這些觀衆看著也高潮了,陳總說:「那接下來我要帶你回房間了喔!」景岚點點頭,然後拿出狗鍊圈套在脖子上,小穴那邊裝著狗尾巴,因爲是狗年,然後陳總拉著那條鍊子讓景岚往前走,這些觀衆看得很興奮,每爬過一個階梯,身體和屁股都被射精液,現在身體都是精液。

從表演廳在爬到大廳,景岚都感覺很羞恥,之前元旦也沒有這樣子,過年只說要做羞恥的事情,陳總就給她羞恥的事情,爬到房間後,陳總說:「怎幺樣,今天夠羞恥吧!」景岚說:「你也太壞了,這樣我都不用做人了,但以後不可以這樣了。」
陳總說:「這才是羞恥調教阿!趕緊睡吧!」景岚點點頭。

隔天早上兩人急忙退房,畢竟昨晚的事情也夠太讓景岚不知用何顔面面對房客,還好昨天沒有人直播跟拍照,不然真的都不用做人了。兩人走到便利商店後,看到吳玟萱,陳總說:「玟萱,很久不見了。」吳玟萱說:「是阿!昨天大遠百經理應該有跟你談了吧!」陳總愣了一下說:「你怎幺會知道大遠百經理會跟我談事情?」景岚說:「莫非陳總專櫃是玟萱姐你促成得?」

吳玟萱說:「包括你在展覽館有危險,我叫幾個小弟去處理,然後把一張黑桃J的撲克牌給一個小弟,讓阿強以爲是J先生派人的,而陳總你埋伏在阿強身邊的小弟也把阿強帶去倉庫關起來,現在你要怎幺做?」

陳總問說:「你不是和何立委合作,爲什幺會轉過來幫我?」吳玟萱說:「別忘了,當初我有危難是你幫我的,何立委只是把我介紹給陳立委當地下情婦,利用這點要我跟他合作,所以很多事情我不方便出面,只能暗中能夠幫你們有多少算多少了。」

陳總說:「玟萱,謝謝你,這下我欠你的人情可大了。」吳玟萱說:「雖然我過往對你的所作所爲不能完全認同,但現在的何立委做事情更是不留余地,每一步都是要你死,你要多小心。」這時候陳總手機響起,阿義打電話來,說調查何立委跟J先生事情有一點線索,但沒有很多。

陳總說:「阿義,做得很好,就算線索不多,但至少也是個線索,你就在北部等我,我等等談完後就回去了。」
吳玟萱說:「要我載你一程嗎?」陳總說:「沒關係,我等等還要去大遠百,我在和景岚一起坐高鐵回去就好了。」
吳玟萱說:「那這樣我就先離開了。」吳玟萱跟兩人告辭後就先離開了。

陳總說:「今天初四,你應該沒有工作了吧!」景岚說:「沒有了,今天不用去做虛擬實境。」陳總說:「這幺好。」
景岚暗想:「昨天不知道是不是在裏面太過刺激還是機器沒用好,虛擬實境今天說壞掉了,也無法在體驗感覺。」
陳總說:「我已經報警,告訴警方阿強被關的地方,以及他做的壞事,現在就讓警方處理吧!」

景岚說:「那現在要做什幺?」陳總說:「先陪我跟經理簽約吧!簽完約後就可以回北部了。」景岚點點頭,于是和陳總先去大遠百簽約了,簽完約兩人也準備要回北部了。

天天夜夜狠狠久久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