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1发布:

高清视频免费下载的网站女偶像私下的淫蕩生活(三十~三一)转

精彩内容:

第叁十章

在JYP大樓一間辦公室裏,樸振英和秀智在裏面對視著。前天當min告訴他秀智和外面的男人有奸情時,樸振英簡直氣炸了。他萬萬想不到自己的女團既然和外面的男人有奸情,于是今天就叫了秀智來問話。

[秀智啊,min說的是不是真的] 樸振英臉黑黑的問道。

[是] 知道自己的隊長已經和樸振英說了她和中年老板的事,本來有些害怕忐忑的秀智在樸振英問話時突然覺得不再害怕了,反而很坦然。

[爲什幺要做錯這樣的事!]聽到秀智承認,樸振英頓時火冒叁丈。秀智是JYP裏的出衆的大美人,就算年紀小也遮掩不了的動人身材,樸振英平時 也在暗自注意,但自己身爲她們的老師兼老板,他不容許自己有一點遐想。此時聽到秀智既然和別的男人有染,樸振英心中深處頓時升起了怒火,就好像自己種的白菜還沒吃,就被別的豬給拱了。

[我能怎樣!金淑梅設計害我,我能怎樣!] 秀智還不害怕的反問道。

[你應該跟公司說,公司一定會幫你的] 樸振英大聲說道。

[說了又怎樣,公司怎樣幫我!是不是把我踢出去miss-a,就好像樸宰範oppa一樣!]秀智也不甘示弱的大聲說道。說道這,樸振英頓時臉上一紅,樸宰範事假可以說得上是他的汙點,因爲這件事,不少人說他無情。秀智被秀智當面一說,樸振英的怒氣和邪火一起爆發了。

[好啊,大了!不聽話了!你是這樣認爲你老師的啦!好,聽說你被那男人幹得很爽嘛!現在讓我幹下] 樸振英冷冷說道。

秀智聽到這話頓時睜圓了眼睛,猛然站起身說道[老師!]

    樸振英冷笑道[怎幺?願意給外面的人幹,自己老師幹反倒不願意了?]秀智無法置信地倒退,身後卻是沙發,直接跌坐了下去。樸振英站起來,慢慢的走向秀智。

「哈哈,想不到今天還可以爽一次,秀智啊,其實我想幹你很久了!只是之前身份關系不能罷了,現在就讓老師爽下。」樸振英淫笑道。秀智的眼睛閉得緊緊的,眉頭緊皺,身體微微發抖著。頭轉向另一邊,隨然眼睛沒張開,就是不想面對樸振英。

「幹嘛阿,你又不是第一次被人幹了,還裝那什幺無辜表情。眼睛給我張開,臉給
我轉過來,還是你要我慢慢玩,跟你玩上一整晚呢?快點!」最後一句樸振英故意
大聲一點,給秀智震撼下馬威。果然秀智嚇一跳,身體大力的抖一下,幾秒鍾後緩
緩的轉過頭張開眼睛對著樸振英。

「對麻,這樣才乖,秀智果然是個聽話的乖乖小寶貝,我會疼你的,別怕。」樸振英手從秀智的T-shirt伸了進去,摸上了秀智的胸部,立刻大力的搓揉起來。

「果然是年輕人,大奶子好有彈力,這手感真是太好了。摸再久我也不會膩。」

秀智盯著樸振英眼睛,深吸一口氣,用堅定的語氣說「要做就快點,不然等下別人進來辦公室了,你也很難看。」

「哈哈哈,妳急什幺,那幺想讓我幹妳嗎?好阿,我才不會跟你客氣。」樸振英大手一扯,秀智整件衣服全被拉扯到地上,露出她玲珑無瑕的身體。

「幹!想不到平時包的密密的,我還真不知妳身材那幺棒,光看就爽死我了。現在我就好好品嘗一下,嘿嘿…」樸振英看到秀智的身體,褲子立刻已經明顯凸了起來,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樸振英把自己衣服脫下來往旁邊一丟,狠狠說道「快給我起來,把我褲子脫下,
妳不聽話的話,等下就有妳好受。」秀智無奈的坐起身,雙手慢慢的伸向樸振英腰部,把褲子慢慢的脫下。當褲子往下拉到腿部,露出了樸振英的內褲漲大了一大包,秀智馬上又把頭低下,不敢直視。

「嗯…很乖,還有內褲也快點脫下來,愣著做什幺。」秀智再次不甘願的伸出手,脫下樸振英內褲。樸振英的肉棒已經完全勃起,並且浮出青筋,還會稍微的跳動著。

「來吧,張開妳的嘴給我吃下去。」

「我…老師你就放過我吧,到現在就結束,這件事換別的懲罰,好嗎?」秀智最後還是求饒了,畢竟她還不能面對自己的老師在奸淫自己。

「笑話!天大的笑話!我的學生和別人做愛就可以,我就不能爽一爽,還有你還要留在miss-a嗎,想的話就不要廢話,嘴巴給我打開。」說著樸振英的肉棒就推到秀智的嘴巴上磨蹭,硬是擠了進去。

「現在嘴巴給我閉緊用力吸,頭也要動來摩擦呀,只含著做什幺。阿…不要用牙
齒,妳想害我肉棒子斷掉嗎?」秀智本來也想直接咬下去的,不過她還是太想留在miss-a了,畢竟自己也是練習了很久啊。

樸振英在秀智嘴裏插幾十下後說「對對對,不虧是被人調教過的淫娃,一點就通,
領悟力真好。他媽的,還真有勁,嘴上功夫真棒,再給妳練個幾次,我看男人隨
便就給妳吸出來。高速吸引和深喉嚨奧義都不放在眼裏了」

樸振英抓著秀智的頭,快速的往嘴裏抽送,但他的肉棒實在太長了,只插進半根在秀智嘴裏,無法全塞進去。秀智不舒服的用手推著樸振英大腿,要把他推離。但她越掙紮樸振英就越開心。抽插幾分鍾後樸振英終于鬆開雙手,讓秀智把肉棒吐了出來。長時間抽插下,秀智口水溢滿整嘴,肉棒一拔出來口水馬上沿著她嘴角流出,還嗆到咳嗽。

樸振英自己往辦公室裏的沙發上一躺,說道 「現在妳自己屁股對著我嘴巴趴上來,妳給我繼續舔吧。」秀智遲疑了一下,把褲子內褲脫下了,然後乖乖聽話的自己坐了上去。秀智的粉紅的小穴頓時整個暴露給樸振英欣賞,身體往前一趴,嘴巴往樸振英的肉棒靠過去,然後把樸振英的肉棒給含住了。樸振英也雙手抓著秀智小巧的翹屁股,大力的搓揉,手掌不時的用力捏著。

「快點吹,含著肉棒幹嘛呀,這次嘴巴含著外,一手握住搓動,一手從下面輕輕
的撫摸陰囊,懂了嗎?」樸振英又對著秀智發號施令。只見秀智閉著眼張開嘴,慢慢的把肉棒吞進去,一吋一吋的往嘴裏塞。而雙手也跟著指令一樣動了起來。樸振英把玩秀智的屁股過瘾後,兩手扶著她的屁股,伸出兩只大拇指,把秀智鮮嫩的小穴往兩旁拉開,兩個小陰唇肉片往外翻,然後伸出右手食中兩指,忽然的往秀智的小穴裏戳進去。

秀智完全反應不及,身體弓了一下,[阿…]的發出一聲驚訝的聲音,屁股稍微的縮了一下。樸振英在裏面挖弄幾下,把手指頭一勾,挖出了秀智的淫水,全塗在秀智挺翹的屁股上。

「想不到秀智你的水蠻多的嘛~」 說完話,樸振英手指頭又繼續玩弄秀智的小穴。時深時淺,時重時輕的挑逗秀智,弄的秀智屁股慢慢的輕輕的扭動。樸振英此時加強了攻勢,再次用兩只手指翻開小穴,手掌把屁股用力一壓,推到自己嘴巴前,伸出他的肥舌在小穴與陰蒂間來回滑動,並不時的整嘴湊上去吸允秀智的陰唇跟陰核。

這下秀智也心動了,身體的欲望也慢慢升起來,屁股扭動幅度也變的更大些,理智正在跟她性慾拉扯,呼吸也變急促。秀智繼續伸出她可愛的舌頭輕舔著樸振英的肉棒,盯著肉棒的眼神也開始迷濛起來。樸振英手指在秀智的小穴進進出出,舌尖在陰蒂上順時鍾旋轉輕挑著,秀智身體越弓越高,身體顫抖越來越重。忍住不欲望的秀智終于發出嬌喘聲,大腿猛烈的抖了起來,屁股一陣一陣的抖動,居然被樸振英玩到高潮了。
整個高潮時間持續十幾秒鍾,高潮過後秀智無力的趴在樸振英身上,臉部也直接靠在肉棒旁,輕輕的喘著氣。

「哈哈哈…我玩弄過的女人,各個由矜持貴婦變蕩婦,那些身經百戰的女人都如此了,我就不信整治不了妳這初嘗人事的小女生。」樸振英一邊把臉上沾著的秀智的淫水吞下去,一邊說道。

秀智聽了後臉上更紅,欲言又止後終于忍不住說道「就算你再厲害又怎樣,也改變不了你跟外面那個那人一樣是強奸犯的事實。」

「哼,身體都誠實了,嘴上還那幺硬,等下妳就知道我的手段,妳一定會自己扭
動屁股,懇求我再多來幾次。」樸振英把癱軟在他身體的秀智撐坐起來,把她放倒在沙發上,身體一轉換他趴在秀智身上。

樸振英看了一眼秀智的表情後說「本來就是個小美人,現在表情更是美到出水,很久沒玩過像妳這樣的極品,實在是太爽了。」說話間雙手也沒閑著,一手各抓秀智一個奶子搓揉,手掌在上面輕壓著,由下往上的轉動,而嘴巴則是伸出舌頭,在秀智脖子以及鎖骨上舔著。樸振英的調情手段再次弄的秀智身體一陣顫抖,緊閉著眼睛,似乎在忍受舒服感覺。

「小淫娃,接下來妳就準備好好的接受我的疼愛啰,嘿嘿嘿……。」樸振英重重的吞下口水,淫邪的笑著。他握住自己的肉棒在秀智屁股上滑動,有意無意的滑過
小穴外圍,用龜頭觸碰秀智的陰唇,但就是不插入,真是要玩到盡興爲止。經過幾十分鍾樸振英的玩弄,秀智內心深處情慾也被激發。她上半身趴在沙發,身體
卻微微顫抖著,雖克制不發出聲音,但喘息聲卻越來越大,越來越急促。

樸振英很滿意現在秀智的表現,笑笑的說「哈哈,我知道妳已經動情,但還在死
撐著,沒關係,等下妳就會爽快的求我再多給妳一些。」說完樸振英就握著肉棒抵住秀智已經非常濕潤的穴口,輕輕的在小穴外打轉,然後些微插入龜頭就馬上退出,並不直接插到底。就這樣緩慢的挑逗,讓秀智身體抖動的更厲害,屁股也輕輕的移動,似乎在尋找肉棒的慰藉。

大約2分鍾,樸振英覺得火候夠了,然後兩手扶在秀智的腰上,隨著肉棒一下一下往前一插,就插進了秀智的小穴裏。樸振英大力的沖刺著秀智的小穴,秀智小巧的屁股被他用力撞擊,雖然不是隔音不錯,但只要有人隔著窗戶聽的話,還是聽到室內發出樸振英用力沖撞的聲音,一聲響過一聲。而秀智則是因爲自己內心居然很想被插入,而害羞不已,眼睛緊閉,眉頭糾在一起 。

樸振英肉棒用力往秀智的穴裏插入,每一下都把秀智屁股往前撞,再順勢的把屁股
往回拉,再次的用力挺進。雖然不是快速的抽插,但因故意放慢速度,約一秒一下的頻率,反而讓樸振英的棒子更能蓄勢沖撞。在把肉棒退出小穴時,只見粉嫩陰唇被往外帶,再用力插入時又被擠回去,來來回回非常淫靡。

秀智承受著樸振英用力抽插,雖然盡力克制不發出呻吟聲,但在每次整只肉棒插入
時,鼻子仍發出[嗯…嗯…嗯…] 的悶哼聲。

辦公室內秀智被樸振英猛幹著,小穴內爽到一直冒出淫液,在快速抽插下變成白色液體,在樸振英的肉棒上圍成一圈。每次的抽插都帶出更多秀智的淫水,光看就知道秀智的小穴裏已經泛起水災了,慢慢的,秀智終于忍受不住發出陣陣呻吟聲。

「阿……嗯…我…我不要了…你快點結束啦…喔…插好深……嗯……」樸振英很滿意秀智現在的狀況,邊插邊說「怎幺樣,現在知道我厲害了吧,這幺好用的穴,今天一定要插到爽,下次要再插到這幺讚、這幺緊的肉穴,也不知要多久才會碰到。」

「嗯…你這…壞人……,我…我才不要…阿……阿…」雖然秀智嘴上說不要,但
樸振英知道她心裏已經淪陷了,因爲她屁股已經跟著自己抽插頻率往後頂,就像捨不
得肉棒離開一般,貪婪的想留住它。

「喔,那我就放過你一馬,不插了唷。」樸振英知道這狀況下秀智一定不會就此停
止,只是出于內心的反抗才這樣說,但身體已經曝露出實際心裏層面,屁股在尋
找肉棒的動作,就像在述說秀智內心的欲望。

樸振英說停就停,半截肉棒停留在秀智的小穴內,真的不再抽動。秀智感到自己身體裏的肉棒不再抽動,于是自動扭著屁股往後抵,在尋找肉棒的安慰。

「……嗚…老師你…果真是…嗚…壞人……」雖然屈服姦淫她的人,但是秀智還是忍受不了自己身體和心裏的欲望,哪怕奸淫她的人是自己的老師。

「奇怪,說不要的是妳,現在反而怪我不插妳,妳到底要我怎幺做才好阿?」樸振英依然故意不抽動,因爲他非常清楚,只要秀智自己要求他插入,這樣他以後就可以繼續幹這小美人了。

秀智不說話,但小穴內渴望被深入疼愛感受卻是更加強烈。她氣自己那幺沒
用,居然會對樸振英妥協,不過她還是忍受不了身心的欲望,于是秀智屁股往後頂到底,把樸振英整根肉棒全吞進去,嘴巴發出一聲‘阿…’的舒服歎息聲,小聲說「老師…給…給我吧…」

樸振英像是拿到賞賜般開心,用力的插兩下後說「求人是這種態度嗎?給我好好
講清楚,說’親愛的老師,請讓我爽翻天!’」

秀智一咬牙,再次說道「親…親愛的老師,請讓秀智爽…更舒服…」畢竟自己還
是害羞,爽翻天這話說不出口,但此話說出,無疑完全豁出去了,在樸振英前戲的
挑逗下,秀智已經完全臣服樸振英的淫威。

「哈哈哈,算了,諒你也說不出口,不過小寶貝妳放心,我一定給妳爽到底。」樸振英聽了立刻毫無保留,肉棒再次用力抽送。他擡起秀智一只腳用手勾著,讓她像小狗撒尿一樣張開腿,小穴更是完全暴露,淫液已經順著陰囊彙聚,濕到快滴下水了。

樸振英使出叁淺一深下,又插又磨,弄的秀智非常滿足,性慾完全解放,放聲叫了
出來「喔…好舒服…真的好舒服…嗯…怎幺會這樣子……老師……好會插…弄的真舒服…」

「這樣算什幺,放心還有得妳爽,給我轉過來正面。」樸振英命令著,秀智也完全的配合,乖乖的轉身躺著面向樸振英。樸振英兩手一扳把秀智兩腿摺成M字型,兩手往腳窩一勾,展示秀智迷人的小穴,肉棒往下一插,再次的幹進秀智潮濕的小穴裏。肉棒進進出出,秀智露出舒服的表情動人不已。隨著樸振英的抽動,秀智的奶子也跟著晃動,胸前的乳頭,反映出主人的愉悅心情,也活潑的像在跳舞,一動一動的跳耀著。

「啊啊啊!哈……哈……好爽……快……再快些……」秀智止不住地呻吟「啊……啊……秀智好爽,秀智快要……飛了……」

半小時後,秀智依然被樸振英壓著用力幹,但已變爲兩腿跨在樸振英的雙肩上,這個姿勢讓樸振英每下插入都能插到最深處,兩人的性器官緊密結合,惹的秀智一直發出淫蕩的叫床聲。

「嗯…阿…快到了…阿……嗚…我快死了…好棒…阿…到了…喔….」秀智喊叫
略帶哭聲,但這哭聲不是傷心,而是秀智爽到頂天而哭出來的。

樸振英這時把秀智身體拉成側躺,一腳被他坐在屁股下,一腳被他擡起張開秀智的小穴,然後再次快速的插入猛幹數分鍾。這不同的刺激點讓秀智爽到嘴巴張得開開,淫叫連連。

「小寶貝,妳真是讓我爽死,有幾次我都快射出來,好在我身經百戰,不然早就棄械投降,射完就沒得玩了。但人不得不服老,我有些累了,要爽就自己坐上來。」過了幾分鍾,樸振英往沙發上一躺,肉棒依然翹的老高,狀況還很好。秀智聽話的爬起身,自己對準往下一坐,只見樸振英的龜頭被自己的小穴吞沒,漸漸的整只肉棒被自己收進肚子裏。秀智發出一聲滿足歎息,然後開始扭動自己的腰,力道像要把肉棒扭斷一樣。秀智時而上下動,讓樸振英的肉棒在她體內抽動,時而扭腰轉圈,讓肉棒隨著她屁股畫圓轉著。在秀智自己控制力道角度下,很快的她又來了一次高潮,身體一抖一抖的趴在樸振英身上,兩個奶子壓扁在兩人中間。

「妳這妮子果然厲害,不愧是被人調教過的,可惜我差不多就要走了,不然老子非要再多操妳幾天才行。」秀智趴在樸振英身上,樸振英兩手抓緊秀智的屁股,腰部一次一次往上頂,肉棒由下往上刺穿秀智的小穴,搞的秀智舒服萬分。插了百來下,樸振英又再度起身把秀智壓在身下,肉棒瘋狂的抽送。

秀智被插到淫叫連連,胡言亂語說著 「老師好棒…喔…秀智好舒服…嗯…舒服…阿…我又快到了…喔喔…阿……. 救命…阿…要去了…呼…呼…」秀智再度被插到高潮,臉上潮紅一片,眼睛濕潤口中喘息著。

秀智這次高潮嫩穴的夾擊下,樸振英在也忍不住快射精了。他加快速度,硬是忍住再
插了幾分鍾後起身抓著肉棒,對著秀智的臉上,嘴裏,奶子上還有肚臍上射好多的精液。

「呼~爽快,這次真的夠我回味好久,那幺放心吧,我言而有信,今天的事就這幺解決了。但這次也讓妳爽夠了,過後好好的趕通告吧,min那兒我會負責解釋的。」樸振英把肉棒在秀智的奶子上擦了幾次,又捏了一下乳頭然後笑笑穿好衣褲離開了辦公室,留下光溜溜被噴灑滿身精液的秀智。



第叁十一章

今天是拍攝‘家族誕生2’的第一天,在前兩天收到pd寄來的信息地址後,玉澤演在半夜2.30分就出發去載他的隊友了。當他看到地址時,他就知道是少女時代的宿舍,畢竟他和裏面兩個海外派的成員很熟的,而且有消息傳聞是少女時代的林允兒會成爲這節目的固定嘉賓。到了地點後,玉澤演就直接上去接林允兒。

「叮咚叮咚......林允兒xi在嗎?您好...我是2pm的玉澤演,我接到節目組的通知,現在來接你的 」玉澤演在少女時代的宿舍門外說道。

「等等喔...」聽到玉澤演的聲音,林允兒的聲音聽起來顯得有點慌張,不過玉澤演也沒多想。

「抱歉喔...澤演oppa,你可以等我一下嗎?我還沒準備好。」稍微等了一下子後,林允兒就打開門對玉澤演說道。

「沒問題,不過,可以跟允兒xi討杯開水嗎?我有一點口渴了...」林允兒開門時,玉澤演偷偷的看著她的臉色,身高大約一米六,鵝蛋臉,身上居然只穿件睡衣,心想不知道裏面是不是真空呢?他不禁有些心猿意馬起來。想到這,玉澤演的下半身都有些漲痛了。

「抱歉oppa,讓你得等我一下,請進...我去倒水給你,等一下喔...」林允兒連忙開門說 。進去後,玉澤演 站在客廳眼睛四處打量著,說實話蠻亂的,衣服還淩亂的丟在沙發上。看房子的格局,套房式,一房一廳,沒看到其他少女時代成員,可能趕通告吧。這時,玉澤演看到客廳上的茶幾上,端端正正放著一個粉紅色的小盒子。這東西他在A片裏看多了,這可是情趣用品eh!心想難怪林允兒的聲音剛才有點慌張。玉澤演如獲至 寶,連忙順手拂進了自己的口袋,裝做什幺都不知道。

「請用」同時間林允兒也倒了一杯水給玉澤演,他連忙接著,然後很快的喝完水,將杯子交還與她。

「還要嗎?」林允兒問道。

「謝謝,再一杯好了...」玉澤演一見林允兒轉身,急忙將口袋裏的遙控器開關打開。只見林允兒一個顫抖,蹲了下來。

「允兒xi怎幺了?妳沒事吧?你還好吧?」玉澤演假裝好意的問。

「沒事,我頭昏了一下」林允兒聲音有點慌亂,緩緩的站了起來,四處東張西望著。

「oppa對不起,我還沒準備好,你可以到下面車上等我嗎?」爲了不讓玉澤演發現自己的慌張,林允兒只好下逐客令了,不過玉澤演這時候會走嗎?

「好的,允兒xi,麻煩妳再給我一杯水就好,我喝完就走」玉澤演假意說道。

「嗯...好吧...」林允兒這時連說話都有些發抖了,她轉身去廚房,不過這短短的不到十步路,林允兒從來沒想到過會如此的漫長。現在她的腿都快站不直了。林允兒倒完水轉身想拿給玉澤演時卻看到玉澤演關上了她的情趣用品開關拿在手上。

「林 允兒xi,這是什幺阿?我剛才撿到的」玉澤演把遙控器開了又關、關了又開,不斷的重複著這個動作。這下子林允兒的表情可精采了,彷彿遭受極大的痛苦似的,五官扭曲 的一字一句的說「啊...那個...不...要玩..不可以...碰...不行...」終于林允兒兩腿一軟跪到地上,淫水也灑了滿地。

「 妳沒事吧?這是什幺東西啊?」玉澤演假裝不知情的問。

「還給我...那是我的」林允兒還兩腿發軟站不起身,不過還是伸出手向玉澤演拿回遙控器。

「這是妳的?妳怎幺證明呢?除非你告訴我這是什幺東西,證明是妳的,我就還給妳」玉澤演露出了惡魔般的笑容說。看著林允兒欲言又止欲哭無淚的表情,手指不聽話的又將開關打了開來。

「 啊...好麻...不要了...不...快關掉...不要再...這樣..我...要叫...警察了」林允兒還在作無謂的抵抗。

「妳叫啊,我又沒怎樣,警察來了我就說,我只是在門口撿到一個東西,好奇玩玩而已,誰知道這是什幺。說不定警察先生會知道哦!還是交給警察妳說好不好?」玉澤演繼續逗著林允兒說。

看著林允兒一臉苦像,玉澤演蹲下來看著她的臉說「 呵呵...只要妳告訴我這是什幺東西就好」

「 小蜜蜂」林允兒懦懦的說。

「我聽不到呢!大聲一點」玉澤演繼續的戲弄著她。

「小蜜蜂」聲音大了一點。

「 嗯?小蜜蜂是幹麻的啊?會飛嗎?」玉澤演故意裝傻說道。

「你先...關掉...求你啦」

「可以阿,只要你告訴我小蜜蜂是什幺我就關掉」玉澤演用非常堅定的口氣說。

「按摩器啦」林允兒說話的聲音好比蜜蜂一般。

「妳說什幺?我沒聽到呢」

「 按摩器」林允兒頓了頓又補上一句「按摩用的」說完還用眼角偷偷瞄玉澤演一眼。

玉澤演肚裏都笑的快打結了,林允兒這不是畫蛇添足嗎?他邪邪一笑問道「按摩哪裏用的啊?可以給我看看嗎?」

林允兒臉色爲難考慮良久,玉澤演拿起開關晃了晃,作勢要打開,她臉色一變終于下定了決心,將睡衣往上一撩說「給你看啦!就會欺負人,要看看啊!」

玉澤演驚訝林允兒怎幺轉變的如此之快,只見林允兒身穿一件紅色小內褲,隱約可見底下濕了一塊。林允兒把小內褲一脫,在她的肉穴上,一只黃色蜜蜂佔據了肉穴的位置,長 長的毒刺從花阜延伸到後面,一直隱沒到屁眼,不由得讓玉澤演看呆了。

「餵!你是不是想跟我ML啊?餵!」玉澤演仍未從眼前美景震撼中醒來,林允兒順手從他手中抽走了遙控器。

「啊? ML?喔!MAKE LOVE,我這個...當然」怎幺跟自己原來設想的不一樣啊?玉澤演本來想像是林允兒被他百般淩辱後,才半推半就的被自己姦淫得逞,最後將精液噴她滿臉後揚長而去, 現在怎幺?

「看不出來呢!oppa你東西還不小呢」不知何時林允兒撫上了玉澤演已漲的發痛的肉棒,還幫他脫去全身衣物。

「oppa你時常鍛煉嗎?身材不錯喔」

「還好啦」玉澤演呆呆的說。

「oppa乖哦!跟允兒洗澡去」林允兒微笑著右手拉著玉澤演的肉棒往浴室走去。

「餵!不對吧?現在是什幺情形啊?應該是我要強姦妳的吧!」玉澤演終于回過神來說。

「有什幺差別嗎?反正是要被你插吧!我就是喜歡主動」林允兒笑著給他一個媚眼說。

「還沒看夠啊?來幫允兒脫啦。」玉澤演聽話的幫林允兒脫去了睡衣,想不到她既然沒戴胸罩,衣服被他一脫下,就見兩只粉嫩的奶子跳了出來。

「 好大喔!有36吧!」 玉澤演驚喜的問道。

「35C啦,等洗完再摸啦!先幫我拿出來」林允兒指指蜜蜂說「你剛才不是一直想看?幫我解開!好痛!輕一點啦」林允兒一聲嬌嗔,害的玉澤演的手不自主抖動。雖然已不是處男,但他想不到自己既然可以從少女時代面門林允兒身上把按摩棒從肛門拿出來,自然下手不禁有些太重。

玉澤演看著眼前了迷人的肉體不禁感歎說「允兒, 妳好漂亮啊!」

「oppa坐好哦,允兒幫你洗澡澡」玉澤演還有些頭昏腦漲,這時突然感到一陣溫熱從下體傳來,往下一看,竟然是林允兒主動幫他口交!

「舒不舒服?這小oppa真不乖呢」 林允兒輕輕用手指彈了一下玉澤演的龜頭說道。

「呀!沒禮貌!這是大肉棒才不是小oppa呢!」玉澤演提出嚴正抗議,開什幺玩笑,十五公分長妳林允兒還說小,等一下非弄得妳哇哇大叫不可。

「換我幫妳洗啰,嘿嘿...上面洗完下面洗,左邊洗完右面洗,前面洗完後面洗...」玉澤演一邊淫笑的亂唱歌,一邊在林允兒身上東摸一下西親一下,大肆的滿足他的手口之欲。在玉澤演毛手毛腳東摳摳西摸摸攻勢之下,好不容易洗完了,林允兒也半癱在他的懷裏了。

「奇怪怎幺越洗越滑?洗不乾淨呢」玉澤演拿著蓮篷頭對準林允兒的肉穴猛沖,沖的她哇哇大叫起來。

「好oppa,不要沖了啦!允兒快受不了了」

「什幺好oppa!要叫親哥哥,好老公,不然大肉棒老公也可以。嘻嘻...」玉澤演隨口調笑著。

林允兒白了他一眼,然後跪在玉澤演的跨下,開口就把他的肉棒塞進自己的嘴裏不停吞吐著。玉澤演看著自己的肉棒在林允兒口中快速的進出著,心理好不 得意。不久一陣酸麻後,玉澤演知道自己要射了,一直叫林允兒停止停止,但她不但不依,更將整只含住用力吸吮,加快吞吐速度。于是玉澤演把自己囤積了好幾個月的精液,一股腦兒的全湧進了林允兒的口腔。林允兒臉上戴著微笑,將玉澤演的精液含在口中,再用力一吞全數落肚,然後用舌頭爲他清理沾在陰毛上的口水精液等穢物,然 後不懷好意的將玉澤演的肉棒再度納入了口中。

「 哇...酸死了...好癢!不要在吸了,停一下啦」剛射精後的肉棒極度敏感,被林允兒這幺一玩,頓時酸麻癢痛各種滋味紛紛湧來,讓玉澤演不顧面子的討起饒來。林允兒再次翻了白眼,一推玉澤演躺在廁所地上,一個翻身起身跨坐在他的腰腹部,傲嬌的說道,「看我林允兒,今天吸幹你這個禽獸idol。」。林允兒挺起上身一手扶在玉澤演的胸前,另一手扶著他的肉棒對準自己的肉穴口, 下身輕輕一埋「呃」的一聲嬌呤後,濕露的肉穴含住龜頭一吞而盡,空虛的陰道被滿滿的充盈感所填滿,然後林允兒兩手扶在玉澤演胸前努力的扭動著自己細腰,玉澤演也雙手緊抓著她的臀肉擺動著。感受著林允兒圓潤的翹臀在自己的身上不斷碾磨著,時而翹臀不斷地向前後碾磨,時而打著圈的扭動細腰和翹臀,時而「啪啪啪」的快速坐騎著,玉澤演心裏爽極了。

「啊...oppa...你的好大阿...插這幺...重...這下...這下又到底了...允兒...好...好爽...好爽...喔...不要磨...那裏...我會...受不了...啦」看 著眼前不斷晃動的奶子,玉澤演心想這林允兒還真是個浪貨阿,居然這幺愛玩騎乘位。欣賞著林允兒騷浪到不行的表情,兩手隨意把玩著她的奶子屁股,心想要是跟成員說自己幹了少女時代的林允兒,不羨慕死他們才怪。玉澤演心裏胡亂想著心事,享受著下體不斷傳來的舒爽感受,肉棒彷彿泡在熱水中似的,連睪丸都濕淋淋的。

「駕...駕...」這時玉澤演聽到林允兒一直在喃喃自語什幺了。仔細一聽,既然把自己當馬騎啊!于是玉澤演伸手在林允兒屁股上給了一巴掌。

「餵!太過分了吧!還駕勒,我是馬喔,下來!」玉澤演不高興的說。

「 對不起,人家太爽了嘛!好老公不要生氣啦!」林允兒膩著聲柔媚的說。

「不 行!我要處罰妳」玉澤演抓著林允兒讓她趴下,林允兒兩片翹臀高高朝向他,玉澤演翻身上馬,從後面將肉棒用力的捅進了林允兒淫水四溢的肉穴裏,兩手用力拉住她的手臂大聲說「爽 不爽啊...爽不爽...說...把我當馬騎...看我幹死妳...再駕阿...」玉澤演每說一句便用力的頂一下,直頂的林允兒眼冒金星。

「好 老公...不敢了...饒我...饒...小允兒...不敢...不敢...再浪了...嗚...老公...今天...要插...插壞... 小允兒...了...不敢了」玉澤演鬆開了林允兒的手,讓她兩手散開,隨意攤在身體兩側,然後屁股再次迎接他新一輪狂風暴雨般的轟炸。

「妳這浪貨!我今天非要插死妳不可...叫妳浪!叫妳浪!」說完玉澤演用手狠狠的括了一下林允兒的屁股。

「妳啊...親老公...要爽死...小允兒...了...老公...我... 我會...爽死...小允兒...就是...要...老公...用力幹...再幹....我不行....又要...」林允兒的話沒說完,玉澤演便感覺龜頭像被被她的淫水一淋,腰脊一酸,肉棒一陣抖動,精液朝向林允兒的子宮射去。

「oppa你真的會搞死人,從來沒這幺爽過...」雲雨過後,林允兒趴在玉澤演的胸前,手指輕輕撥弄著他的乳頭悠悠的說。

「允兒,妳以前的男人都沒這幺厲害嗎?不要說妳沒男朋友哦...妳這幺漂亮,追妳的一定排隊排到月亮上了」玉澤演心裏暗自得意的說。

「我哪有啊,好男人都死光了,總不能讓我滿街追男人吧!只有你這種壞蛋...」林允兒說完用手指戮了一下玉澤演的胸肌。

「那是妳條件太好了,男人看了不敢追,會自卑啊」玉澤演右手緊緊的攬了林允兒一下腰。

[好了oppa,得下去了,沒時間了]說完林允兒從玉澤演的懷抱一起身,穿好衣服,就拉著玉澤演下去了。

在路上,林允兒和玉澤演一直在卿卿我我,摸來摸去。當車子途經堤外的便道時,坐在副座的林允兒卻突然解開玉澤演褲子的拉鏈,從長褲中掏出了肉棒。玉澤演嚇了一跳,差點撞上一旁的護欄。連忙開口叫了放開,但她卻依舊握著玉澤演的肉棒輕輕撸動不肯放手。

「允兒別鬧了,妳等等害oppa撞車」

「oppa~人家想要嘛」

「下次再做好嗎,妳先把手放開」

「oppa~我想試試看車震,我還沒在車子上做過呢」

「我正在開車,怎幺做?」

「我不管~我的小穴好癢,現在就想做」林允兒說完竟然低下了身子,把頭湊到玉澤演的胯間。張開小嘴含住了他的肉棒,還用舌頭在龜頭上蕩來掃去,讓玉澤演根本沒辦法專心的開車。

「允兒妳先停一停,讓oppa找一下地方停車好嗎?妳別害oppa真的撞車了」林允兒也不回應他,還是低頭含著玉澤演的肉棒,甚至開始將頭上下的擺動,大有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姿態。

玉澤演忍著肉棒上不停傳來的快感,將車速降到最低,又行駛了一小段路後,終于在路旁看到一條偏僻的小路,連忙將車子轉進小路,又往前開了一會,讓車子隱藏在黑暗之中,才將車子熄火。

引擎一停止運轉,林允兒就吐出了小嘴裏的肉棒,擡起頭和玉澤演激情相吻,兩只手也急迫的解除他身上的衣服。玉澤演也開始激動起來,幾近暴力的一件件脫掉林允兒的衣服,兩人的衣服甩得車裏到處都是。直到兩人脫光了身上的衣服,玉澤演將副座放平,叫林允兒躺在上面。

「oppa,我想在上面」玉澤演挪到了副座才剛在上面躺平,林允兒就立刻爬到他的身上,看了林允兒真的很喜歡騎乘式啊。林允兒的肉穴早已經濕得開始往下滴著淫水,她連前戲都不用,玉澤演的整根肉棒就順暢的滑進了她的肉穴裏頭。

「啊…oppa……oppa的大肉棒…在插允兒的騷屄…啊…真爽…oppa…摸摸我的奶子…揉大力點…啊…真爽…騷屄爽…奶子也爽…啊…」林允兒此刻的性慾似乎特別高漲,小屁股起起落落的速度十分快速。才片刻的時間,玉澤演的胯間就被她的淫水弄濕了一大片。

「哥的大肉棒…好粗…啊…允兒的騷屄…被大肉棒…幹得好爽…啊…允兒的騷屄…從來沒有這幺濕過…一定是被oppa的大肉棒…啊…幹出來的…被oppa…幹到狂流水…啊…」搖了一陣後,林允兒的屁股慢慢停止了動作,轉著頭往左右看了看。

不知道是因爲位子太小不好使力,還是覺得不夠刺激。只聽到林允兒對玉澤演說「oppa,我們到外面去吧」說完林允兒伸手打開了車門,然後爬下玉澤演的身體到了車子外面,接著將上身探入車中,不停的拖拉著他的手,把玉澤演也拖到了車外。

玉澤演心想這林允兒也太大膽了,現在他們兩人全身上下唯一的衣物就只有鞋子。只要有人用燈光往這個方向一照,就能看見他們赤裸的身體了,然後就可以直接上頭條了。

林允兒將車門關上後,兩手扶著車子,翹著屁股等待著玉澤演的進入。

「哥~快進來,騷屄在等你呢」雖然赤裸的站在車外實在很沒有安全感,但是看林允兒今天饑渴的樣子,玉澤演心想如果自己現在不把她餵飽,她是不會安份下來讓他好好開車的。于是也不想多浪費時間,在黑暗中摸索著將肉棒插進林允兒的小穴裏。

「允兒妳也太大膽了,萬一被人看到的話怎幺辦?」

「嗯…現在不是沒有人嗎…oppa如果不想…被人發現的話…嗯…那就快點…滿足允兒的騷屄吧…嗯…只要oppa把我…幹得渾身發軟…允兒就沒力氣…嗯…跟oppa搗蛋了…嗯…」看著不遠處的道路上不時快速閃過的車燈,玉澤演真的很擔心有車子會開到這條路上。當即扶著林允兒的腰,馬力全開幹著她的肉穴。

「啊…oppa怎幺突然…幹得這幺快…把允兒的騷屄…啊…都磨到發熱了…啊…oppa好狠心…想把允兒幹死…想插破允兒的騷屄…啊…好麻…騷屄被oppa的…大肉棒幹到麻了…啊…」在空曠的環境裏,讓林允兒的淫叫聲顯得特別的響亮。

「允兒小聲點,妳叫太大聲了,會被別人聽見的」

「啊…沒辦法…我忍不住…啊…誰叫oppa的大肉棒…這幺粗…又這幺會幹…啊…幹得允兒的騷屄好爽…啊…用力…oppa再用力…幹死我吧…啊…用你的大肉棒…把允兒幹死吧…」這時林允兒的肉穴突然一陣又一陣的緊縮,夾得玉澤演的肉棒爽快萬分。玉澤演也抽插得更加快速更加賣力,肉棒在林允兒的小穴裏越插越深。

「我不行了…騷屄好麻…oppa我腿軟了…啊…好爽喔…oppa用力…我快來了…啊…幹我…把大肉棒全塞進…我的騷屄裏…啊…oppa我不行了…我好想叫…」林允兒突然提高了音量,簡直就像是用吼的一樣。

「啊~幹我~用力幹我~插死允兒吧~啊~好爽啊~oppa的大肉棒好厲害~幹得允兒好爽~oppa的大肉棒~在幹允兒的騷屄~幹得允兒腿都軟了~啊~啊~射了~oppa的大肉棒射了~射在允兒的~騷屄裏面啦~爽死我了~」此刻林允兒的浪叫竟然都出現了迴音,玉澤演看到路旁已經有好幾輛車停下來像是在查看了,匆忙拔出在林允兒肉穴裏射完精液的肉棒,急忙拉著她躲回了車裏。還好他停車的地方四周漆黑一片,那些車子上的人看了一陣沒發現什幺就陸續開走了。看到危機過去,總算是有驚無險,還好沒被人看到。

稍微清理了一下,玉澤演和林允兒在車裏尋找四處飛散的衣服。兩人穿戴整齊後,玉澤演才將車倒回便道上,繼續往另一個成員的路上行駛。至于被餵飽的林允兒,則是嬌懶的靠在座位上,沒力氣再搗亂了。 高清视频免费下载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