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无人区乱码1区2区3区不用下载贵子的情人节(催眠)

精彩内容:

== ==== == ==== === ==== == ==== ==


CAUTION


  UZI是也

四合院這次的文祭活動終于來得及參加了,這次說甚幺也要給它沖!

標題方面,因爲原文只有『情人節』叁字,所以冒昧小修追加了人名

轉盜相關要求/希望仍是老樣子就不多提了,跳過


== ==== == ==== === ==== == ==== ==


『放學後,在體育館後側等著你』

從不知何時被放在抽屜裏面的信封中抽出來的信紙,這樣簡短的寫著。

毫不驚訝,用跟平常沒兩樣的動作把信紙收起來,確認四周沒人朝這邊注目
之後便站了起來。

長而直的黑髮以髮夾束起,彷彿銳利地勾起來的細窄眼眸。

讓人感到冷漠的眼鏡,自然地醞釀了不允許他人靠近的氣息。

幸運地,那樣的她並沒有被任何人注視。

  這實在很合時宜。




邊感受著諷刺邊移動著,身穿西裝的女性叫作北條貴子。

  她是這所學校的教師。

看起來已是十分冷淡的這個女性,性格上也是那幺冷淡。

淡泊地進行課堂,也不考慮學生的一切事情。

沒能跟上進度也就只是那樣就算。

曾經對前來提問的學生邊歎氣邊吐出「這程度的問題也無法解決嗎?證明你
溫習不夠。自己解決吧」然後離去這件事,直到現在仍然口耳相傳著。

單是因此就被學生討厭實在毫不奇怪。

  可是她卻很美麗。

穿著筆挺西裝護著身體,可是從中洋溢的完美曲線卻是無從隱藏。

暗地裏以她爲對象自慰的男學生肯定不勝枚舉吧。

  對她抱有愛慕之心的人也不少。

可是那份氣息以及過度完美的容貌,讓衆人在行動之前就自知沒有機會,連
主動搭話也爲之猶豫。

必然的,獨自行動變得更多,每日都無味乾燥地渡過著。

今天也跟過往同樣一成不變地開始了。

這樣想著來到的學校,卻是從早上一直使人坐立不安的浮躁氣氛。

輕聲說著「跟平常不一樣呢。」踏入學校,便看到以數人爲一組的女學生們
中跑出了一人,把用紅色紙包著的四角形東西放進了男生的抽屜。

最初還在想那是甚幺行動,直到聽見「一定會有好回覆的!」這種毫無根據
的鼓舞聲之後,才終于浮出「啊,是嗎。今天是二月十四日,是情人節呢」這個
念頭。

自己身爲女性卻也忘了這件事,讓她不禁苦笑起來。

這瞬間,好像看到了某個在抽屜發現貌似巧克力的物體的女生露出了很討厭
的表情,可是她沒有在意。

畢竟是跟自己無關的事情……本來她也是這樣的想著。

沒有寫上署名的信本來是放著不管也好,可總讓人感到在意。

抱著最少也該看看對方長相的念頭,她在放學後動身前往體育館後側。




「北條老師……那個,這個……能請你收下來嗎?」

平常她的表情幾乎沒有變化,難以察知其感情,不過現在她的心情到底是怎
幺樣的呢?

也沒理會自己被搭話這件事,彷彿把那個男生視如無物,她觀察著四周。

  「那,那個,北條老師?」

即使再度被呼叫,她也沒有表示反應。

彷彿再細微的東西也不放過似地,她凝神仔細地打量著四周。

作出這狀況的本人則是被那異樣的氣息壓倒,只能沉默守候著。

  「……在這裏的只有你嗎?」

  「噗嘻!?咦,咦喔!?」

「我在問,在這裏的是不是只有你。」

突然被搭話的男生驚訝得無法好好的回答。

盡情地展露著混亂不堪的可憐模樣之後,他終于作出了反應。

「是,是的,在這裏的男生只有我……」

「是嗎……換言之果然是你嗎?把這東西放在我那邊的人。」

  「啊,那,那是……」

女教師纖細的手指拿著的,是貌似由眼前男生所寫的信。

「是,是的。是我把這封信放到老師的抽屜的。本來的話應該更長,大約有
10張紙左右,畢竟我的魅力可不能用書信甚幺的全部表達出來——」

  「所以乾脆只寫了一句話?」

「是的,我想讓老師你能夠親自的評價……」

  「原來如此。」

  「所以……那個,怎幺樣?」

彷彿要鑒定眼前這個想要說著「請好好評價我吧」的男生,她從頭到腳把
他打量了一遍。

認真的說,一眼就充份了解這是沒必要評價的極度差劣。

到底是要怎樣自評才會說出那種話呢。

對于毫無自覺的這種愚笨家夥,沒必要作出模棱兩可的反應。

率直的說出來,也是爲了本人著想哪。

「你應該是……出渕拓郎,是吧。」

「喔呵!我的名字居然被記住了!該不會老師在這之前就對我有那個意思
了嗎?哎呀,是的話直接說出來不就好了嗎! 」

似乎正因爲自己名字被記住而興奮起來的樣子。

  唾汁橫飛地變得繞舌起來了。

看著這樣的學生,女教師以跟平常一樣的感覺,冷靜地吐出了將之否定的
語句。

「……你似乎弄錯了甚幺,我記得你的名字是因爲你實在太醜了。」

  「噗嘻!?」

「不講究衣著,製服的襯衫已經緊察得連鈕釦都快彈開了不是嗎。T恤的
衣領都皺起來了呢?而且頸子的部份都染黃了。 」

「頭髮看起來油油的,有好好的沖澡洗頭嗎?真噁心。」

「肥碩的身體把小腹的肥肉都擠上去了,弄出了很大的葫蘆肚呢。」

「臉……嘛,某程度上天生的情況還能容忍,可是這副嘴臉就不行了。滿
滿的脂肪讓臉看起來更加肥胖,眼睛都快被肥肉給擠掉了呢……啊啊,原來如
此,因爲無法照鏡所以才有那種不知所謂的自信呢,我總算弄懂了。 」

「下垂的脂肪在頭臉聚集,變成了四層,五層的下巴……不,也許能稱爲
下巴的部位已經不存在了呢。 」

「出渕拓郎,念起來就是肥豬臭宅(注)嗎。這稱呼真夠貼切,差點就笑
出來了呢。 」

因那接二連叁飛出的言語暴力而挫敗,他仍然忍住了。

「咕嘻……也,也不用說到那地步……」

  「因爲是事實。」

  「那,那幺,怎幺樣?」

  「怎幺樣,是指?」

「回,回答啊。能不能跟我交往,噗嘻,呵呵,用那淫亂的肉體跟我幹幹
啊? 」

「你在說甚幺傻話。那種提案才不可能接受。回答甚幺的不是已經很清楚
了嗎? 」

  「是,是嗎……真可惜……」

「歸根究底,你以爲自己能跟我交往,只是癡心妄想。好好的回去反省精
進再來說這如何? 」

  「是的,很抱歉……」

「明白就好。那幺就請你來吧,動作快點。還有工作殘留著呢。」

「噗嘻,噗嘻嘻嘻,不,嘻,不用擔心啊,老師的話很快就能解決呢。」

如此說著,那巨體用著難以置信的速度把女教師撲倒。

從旁觀看絕對會認爲女教師即將被站立背交給侵犯的這副光景,並沒有任
何爲此驚訝的叫聲。

不單如此,美麗的女教師更是毫不抵抗,更彷彿要讓對手更方便似地自己
轉身迎合起來。

  那是當然的。

情人節這一天,出渕拓郎的禮物是出渕自己的肉棒。

  不管喜惡,也必需要接受。

出渕爲了今天可以方便贈送禮物,下身從早上開始甚幺都沒穿上。

在暴露出來的下半身中心部,肉棒已經勃起保持著隆偉的角度。

不對,說是甚幺都沒穿並不正確。

作爲禮物的象徵,紅色的絲帶被綁成蝴蝶結,束在肉棒的根部。

「呼嘻嘻,那幺我就不客氣啰!」

他淫笑著想要幹甚幺似的,在她身後一直湧溢著喜悅的快感。

勾起嘴角,任由唾沫從邊角流出,他貼緊著女教師的身體享受著。

伸住前端的手在那讓厚布西裝也僅能勉力防止下垂——以平均來說是碩大
飽滿的——胸脯上面猛抓著,毫不留情的揉搓起來。

「呼呵,果然這對奶子,最棒了,嗚嘻!直到今天也在按捺壓抑的補償終
于來啦!居然搖得那幺淫蕩!現在就更用勁的搓你!嗚呵呵! 」

  「你,你!到底在幹甚幺!」

「呼~~……!呵~~……後頸也是一級棒哪。好體臭加好奶子!嗯,唔
嗯!老師果然超讚啦! 」

「多余的事就免了!快點把那髒兮兮的東西插進來!時間已經……!」

「唔噗~該怎幺辦呢~?噗嘻!唔姆姆!」

跟焦急的女教師相反,出渕用著可恥的表情抖腰,讓肉棒擠押在在窄身短
裙上面,一邊享用著豐滿的胸脯,一邊把顔貼在她的後頸上面,卻沒有作出實
際的插入動作。

「那,那幺……嗚呵!奶子!告訴我奶子大小跟罩杯的話我就插你吧!」

「1,109厘米的L罩杯!來,已經說了喔!快點!」

「嗚喔喔喔!109厘米的L罩杯!這是何等淫亂的大奶子!雖然早就覺得
很大,可是這份量的巨乳連我的女朋友都沒有啊! 」

「那種事情怎樣都好。快點插進來吧!」

「嗚嘻~姆呼,那,那幺淫賤的奶子不得不處罰呢。長,長,長著這幺大
而挺的奶子,從背後也快要看到了不是嗎!姆呼,姆呼呼!來,這是揉奶體操
喔! 1,2,揉搓揉搓,2,2,嗚呼呼,搓捏搓捏! 」

從後攬來的手把那雙掌難以覆掩的超乳連帶西裝一起抓捏住,在叫喊著的
同時上下左右胡亂的揉動。

用力按壓之後鬥然張開手掌,爲那震搖著落在掌心的沉澱質量感動著,不
斷的重覆這個動作。

「啊!爲,爲甚幺只在弄胸脯!你,你給我安份點——!?」

「3,4~!嗚嘻嘻嘻啁!揉搓揉搓!揉搓揉搓啊嘻嘻嘻!」

「嗯喔!啊,難,難不成,你,打從最初!」

「姆喔喔!?居然被發現了哪?不愧是老師,真聰明啊~」

「咕……不會讓你稱心如意的!唔,啊,以爲你可以依計劃順利行事那就
大錯特錯了! 」

在情人節被出渕告白的人,不在10分鍾內給予清晰的回答不行。

不這樣做的話,那就代表是因爲被出渕這種出色的魅力男性告白而含羞無
法好好回答;那樣的話,隔天開始就要以正式的戀人身份開始交往——不論對
出渕的想法爲何。

事實上,現在跟出渕交往的384名女生,全都是因此到手的女朋友。

即使不論校內校外也能目擊他們作爲情侶的性行爲,女方們都只想早點結
束,一直露出厭惡的表情。

即使有人抱著「那幺討厭就分手啊」的想法,卻也是沒辦法的。

不在十分鍾內清楚回答,讓出渕空抱期待的責任可得好好負起,因此在這
立場底下女性一方無法主動提出分手。

只有出渕對那名女性感到厭倦的時候才能分手。

很不幸的,這樣的女性連一個都沒有出現。

「雖,雖然你想就這樣拖延到時限結束,可是不會成功的。現在我就要對
你的要求作出回應。 」

  到底是要怎幺做呢。

宣言之後,她那從上方被壓著的身體在他的懷抱中溜溜一轉,面向了他。

  腦海浮現出警號時已經太遲了。

享受著生平第一次摸到的L罩杯,已經完全硬勃的肉棒尖端就這樣插嵌進
緊閉的肉縫裏面。

  並不能說出渕沒有大意。

然而,在那一瞬的動作間捕捉到肉棒實是難以想像的事;更不用說,使出
這一著妙手的居然是處女。

「啊呵!處,處女居然那幺流暢的被插入了!」

「……呼,呼呼……你,你以淫邪的目光注視我……早,早就知道了。我
也猜到你會因爲我是處女而大意了,唔……! ……哈,啊……」

「所以,不管何時被告白……也能回應,的練習……我可沒缺少呢。要當
你的女朋友,我死也不願意啊……! 」

「渾,渾帳!姆嘻,呼嘻嘻!爲了迎接我的肉棒居然進行事前練習!真可
惡!姆哼!可惡,可惡,呼嘻嘻嘻! 」

在至近距離看著一臉後悔的出渕,她露出了俨然寫著「陰謀沒得逞真是可
惜了呢」的嬌傲表情。

即使對那荒亂地吹到臉頰上的腥笑吐息感到不快,那絆了對方一腳的優越
感卻是更大。

「來……作好心理準備吧。接下來我就要好好的對你作出回覆了。」

「姆嘻、呼嘻!快,快點回答吧!不,不對,別回答我,呼嘻!拜託你了
啊,呼嘻嘻嘻嘻! 」

跟那想要對方停下的言語毫不一致,他並沒有作出半分抵抗。

說不定是龜頭被肉穴吸吮進去之後就因爲無法可施而放棄了吧。

「看來已經放棄了呢……那幺我的回答……唔,嗯,啊,好痛……接,接
受下……來吧! 」

冷徹的表情一絲絲的,切實地崩落起來。

眼角溢出淚水,輕咬著下唇,她耐著痛楚一口氣壓下腰枝。

在肉裂被割開似的聲音響起時,出渕那髒臭的包莖肉棒直插到最深處。

兩人的結合部之間當然也流出了處女之證的紅色鮮血。

  「呼喔,果然是處女來著……」

「現,現在說這也……!每星期一次的定期處女膜檢査時不就已經確認了
我是處女了嗎! 」

「老師這等級的美人一星期甚幺的可很難說喔……」

「性……性交前……要先,向你取得許可……不是嗎?你忘記了?」

「啊嘻嘻嘻嘻!對呢對呢!要性交的話得先被我允許呢!當然連強姦也不
例外!所以治安非常良好不是嗎? 」

「只談到這點的話我也能承認。可是要得到許可需要在10年內擔任你的口
交性奴……唔,啊……之後……還,還要再申請……咕,這,這也太……」

「姆嘻嘻,畢竟是被那樣決定的話沒辦法喔~」

  「……好像聊得太多了呢……」

彷彿在訴說著彼此交談該要結束,站著的她靈巧地挺腰。

上一刻才親身把處女膜強硬地撕穿,明明該感到強烈的痛楚,她的動作卻
沒表現出任何的感覺,彷彿是精通此道般熟練。

「呼喔!啊!喔,喔!這,這是何等下流的動作!」

「當,當然……嗯啊……告,告白,的……回答已經練習完……噫喔!剛
才已經說了吧? 」

「嗚呵喔喔,你,你這淫亂妓女!嗚嘻嘻!還用那對大奶子刺激我!」

「對你的告白作出回覆時,要用胸脯擠向……啊,啊,男性器……不,回
答的時候應該稱呼爲大肉棒哥哥呢,我真大意……要讓大肉棒哥哥跟子宮口互
相堅貼著打招呼才……咕噫……! ?突、突然噫喔喔,變,變大喔喔! ? 」

「喔,喔,啊,啊!不,不行了!一邊幹著那幺工口的事一邊被說那幺工
口的話……嗚嘻!要,要射在外面啰! 」

聽著平常情況下不能想像的女教師淫語,他勉力強忍著想要射內裏面的沖
動。

爲了不想早漏射精,他毫不慌張地迅速抽腰,想從處女肉穴中抽出肉棒。

  「你,你在做甚幺!」

「姆嘻?當然是想體外射精啰?」

「咕!你,你真是無可救藥的人渣啊……!給我好好的射進來!」

「喔呵!我可以在你體內射精嗎?」

「當然的!義理肉棒的話就乖乖的射在裏面!被體外射精的話我就不得不
跟你交往了啊! ?那種事我才不要! 」

「姆嘻,姆嘻嘻嘻!我的話倒很想射在外面然後跟老師交往哪~」

「不,不可以!跟你這種人交往最討厭了!拜託你了請射進來!」

她以纖滑的長腿夾住了出渕想要從肉穴中逃出來的腰桿。

這樣的話,就算想射在外面也是沒可能的。

「唔喔喔!居,居然不惜這樣也要被內射!老師的美腿夾得好用力,處女
騷穴又把肉棒吸住了不肯放開……嗚喔!龜頭被一直吮著……喔,喔,喔!這
樣下去的話……啊啊,好,好爽……!這不就只能內射了嗎! 」

「你,給我快點……啊,啊,喔,喔啊,放,放棄!」

「可惡!你就那幺不喜歡跟我交往嗎!體內射精甚幺的、姆嘻!好,好悔
恨啊!內,內射,姆呵呵喔!我不甘心喔喔! 」

直到剛才也保持受身沒有動作的出渕想把一切悔恨表達出來似的猛烈挺動
腰棹。

即使對方事前有練習,出渕是有348名女友的男人,經驗差距無從比較。

一挺一突確認著反應,很快就找出了她的敏感部位。

「啊,啊,啊,啊,腦袋,很奇怪!這,這是甚幺東西啊!……啊,你啊
啊啊!對,我……作,作了甚……幺喔喔啊啊啊! ? 」

「呼嘻,蜿蜒蠕動更強烈了啰,接下來我就要狠狠的內射你了!……不對
不對,我應該很後悔才是呢……姆哼!既然不跟我交往就要內射你!噗嘻,嗯
呼呼! 」

「就……這樣,啊!射內……唔,裏面嗯嗯!啊,啊啊喔喔!」

「啊啊啊啊,射了,姆嘻!新鮮開封的處女肉穴要被劣等精子灌滿喔喔喔
喔喔! ! 」

  出渕發出了爽悅丟臉的聲音。

最初申訴著痛苦,後來逐漸變成甘美的嬌喘,以及那啪啪擊打著腰枝肌膚
撞擊音,在體育館後側迴響著。

更趨激烈的的響聲持續了一分鍾左右,男性雄厚難聽的叫聲就把女性的聲
音給掩蓋過去……




  「我把這個交還給你。」

兩人汗水淋漓,喘息著倒在地上。

力盡卻仍然連繫著,彼此的結合部漏溢出彷彿果凍般濃稠的黃色精液,兩
人卻是無力拭擦。

經過了約十分鍾,女教師才粗魯的說道,從衣服中拿出圓珠筆寫了些甚幺
東西,擠給了他。

  「……姆嘻,我收下了!」

稍稍看過內容之後,出渕小心的將之收起。

在信封內除了把她約出來的信之外,還有另外一張紙。

雖然上面寫滿了落落長的內容,可是簡單來說就是「是否成爲出渕拓郎的
女朋友」而已。

選擇交往的話圈上Y就可以,但是選擇N的場合則附帶上不少條件。

  那些條件就好像以下所講的——

【隨時對應出渕的傳召,執行他一切期望的事】

【盡畢生最大努力侍奉出渕,並爲達成其願望不停鑽研】

【一生不能讓出渕以外的異性接觸(包括接吻,牽手等産生誤解之事)】

【違反的場合,需即時報告並成爲出渕的女朋友】

即使是又蠢又奇怪的契約,北條貴子仍然毫無疑問地用彷彿電腦打印出來
的字迹簽上自己的名字。

  圈上的部份當然是N。

她正是爲了這個才被體內射精的呢。

「只是被體內射精的話證據會隨著沐浴過程流走呢。好像這樣以契約書明
言的話就能平安解決這件事了。我跟你是絕對不可能成爲戀人的,所以請好好
的保管它。 」

「嗯,嘛,沒問題的啦。要打開保管處的鎖匙,那個人需要先懷上我的孩
子,所以應該沒那幺好破解的。 」

「雖然這種保安手法是第一次聽到,不過聽起來很安全呢。嘛……別說懷
上你的孩子,就算是想跟你交往的人也不一定存在呢。即使是這方面的商售營
業,就算眼前有一億也會拒絕吧——當然包括我在內。 」

輕掩嘴巴,低聲笑著嘲弄對方,她毫不留情的踐踏著他。

「那幺……來,這個。我家的鎖匙。」

從箱子中數十條鎖匙裏挑出其中一條,他就這樣將之交給自己的班主任。

「……你家的鎖匙?爲甚幺要給我?」

「這不是當然的嘛,契約書上已經寫著了喔?隨時對應我的傳召,執行我
期望的事……所以老師要跟我一起住喔。我想強姦你的時候,你不在旁邊不行
吧? 」

「原來如此,雖然一直以爲是笨蛋,可是你的腦子也有在動嘛。」

彷彿弄懂了似的,她伸出纖細美麗的手指,拿過了鎖匙。

「請在我家乖乖等待喔。地址……你知道的對吧?」

  「嗯。」

「不愧是老師。那幺請來個離別之吻吧。咕嘻嘻。」

一來就用上權利,抓著那華奢的兩肩,他嘟起嘴巴就這樣強硬地印上對方
的嘴唇。

  「唔唔唔!?」

「唔~~~、噗啾!啾,啾啾啾!!」

肥厚的嘴蓋住了那嬌柔的唇,他強硬地朝那唇間伸出舌頭,就這樣舔在她
的貝齒上,一邊蠕動一邊享受著美味似的嗚咽起來。

雖然想要抵抗這突兀的情況,可是貴子——也許是想起了契約——只能把
無處安置的手虛擡著,左右擺動。

爲不被拒絕而感到滿足的出渕對著眼前的臉頰不斷狂吻,不時還伸出舌頭
仔細舔弄,想要把體臭薰染上去似的,在女教師美麗的容顔上面留下反射亮光
的汙穢唾汁。

  濃密的數分鍾就此經過。

冷豔的美貌變得讓人慘不忍睹,靠近輕嗅的話還能聞到刺鼻的惡臭。

「啾……啾!啾啾!……呼,這其實是我第一萬次接吻呢。很美味喔,貴
子老師! 」

「咕……是嗎……那真的太好了呢……」

我可是初吻啊——甚幺的差點脫口而出,強忍著不快感嚥下語句的她保留
著不快感吐出了毫無興趣似的發言。

正想拿出手帕把臉上的汙潰抹去,卻被出渕一句發言給阻止了。

「不,不行不行!不可以啊老師!你要保持這樣前往我家才行!」

「爲甚幺?可以的話我想馬上把這些汙垢抹走。」

「老師是我的物品,大家還沒有知道呢?可是有這汙垢就一目了然了!所
以請老師抵達我家前也維持這樣子吧。明白了嗎? 」

「……明白了,如果是那樣的話就此決定吧。我不能因爲違反契約而變成
你的女朋友呢。 」

「噗嘻,懂事的牝奴隸我最喜歡了~」

「被你喜歡真是太糟糕了。那幺,在你的家再見。」

被說著一堆亂七八糟的話也毫不在意地點頭同意,她彷彿要馬上完成義務
般站起來,轉身快步離開。

明明破處的劇痛仍然殘留著,她那不作猶豫似的步伐仍然讓高跟鞋踩出清
脆的響聲。




「嗯,說起來真可惜哪……難得想讓她成爲我的戀人說……嘛,反正叫來
了一堆人也沒所謂啦。即使是我這種醜男,也該有一人想要交往吧? 」

自言自語的說著,出渕轉了個身。

在他身後,集結著經過多番嚴選才被挑選出來,十數名學生跟教師。

放學後甚幺也沒有的體育館後側聚集了那幺多人這件異常的事情,卻沒有
任何人加以留意,只是靜靜的等待著。

「姆呵呵,之後就來讓不良少女的強硬嘴臉染上快感,讓那個傳言一直把
男人上完又換的浪女伊藤懷孕,還是該一直被鳥居會長責罵一邊顔射她呢,真
是令人煩惱哪……」

讓那被脂肪包圍著的噁心臉龐咧嘴傻笑著,他的腳步一直向前。

美少女們並不知道,那只肥腳每踏前一步,地獄就向她們逼近著。

「呼嘻,久等哪?冴子老師,浪女伊藤,還有鳥居會長。」

這樣說著,他抱著她們的肩膀朝向自己靠近。

然後,把叁人的手抓著,伸向自己那根激硬地強勃著——沾滿了自己的精
液以及北條老師的愛液跟處子鮮血——的肉棒,讓那叁只玉手握著。

並不知道自己正在被逼幹著怎樣的事,她們對于手中那火燙的東西似乎並
不存在將之放開的念頭——




「我有一樣東西想你們收下來的……」




《FIN》


== ==== == ==== === ==== == ==== ==


  注:出渕拓郎 = デブタク

    デブ是指肥胖的人
タク是宅男的叫法,在這裏算縮寫

无人区乱码1区2区3区不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