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2发布:

男女高潮激网站表哥,你娶不娶我啊?

精彩内容:

表妹就這樣躺在我身旁,一對腿子一左一右的上踢,踢得床褥發生「嘎嘎」
的聲響。

  我不耐道:「餵,你要睡這裏就不要煩到我,你...」

  表妹似將我的話置若罔聞,像自己說著夢話般,道:「是嗎?是我阻著表哥你
了嗎?」

  「表妹...?」

  表妹轉過頭來,向著我道:「人家睡不著!」

  我有點哭笑不得的道:「那幺我的妹妹大人,你想怎樣呢?」

  表妹不知想到什幺怪主意,笑嘻嘻的道:「表哥睡得著嗎?」

  我生出像小時候一把揪著她回房間的想法,道:「有你在,我怎睡得著!」

  表妹拉著我的手,興奮的道:「表哥和我談談心事,好不好?」

  坦白說,我真的是被她弄得睡意全消,只好道:「好吧,你想談什幺?」

  表妹道:「表哥和表嫂的初吻是怎樣的?」

  我想了片刻,道:「就是咀對咀...嗯??」

  表妹半挨到我身上,一對小手輕按上我臉上,竟就這樣印了在我的唇上。
她的唇片比較薄,但觸感卻更輕柔細膩,還夾雜著檸檬薄荷的清新氣息。及肩
的頭髮灑了下來,輕拂過我的臉頰,怪癢的。

  她的唇很熱,手心也有少許冒汗,這丫頭...幹嘛忽然緊張起來了?

  我在感到自己心頭一陣迷糊的同時,竟發覺表妹的心跳比我還快。

  這難道是她的初吻?

  不可能吧,在我的認知裏,她至少好像已有過叁四個男友了。

  表妹離開了我的唇,籲出了一口氣道:「是不是這樣?」

  我搖頭道:「不是這樣的。」

  在這種距離下,我勉強可辨認到表妹見慣見熟的臉,但感覺卻有點異樣,
是因爲這種暧昧的氣氛嗎?

  表妹忽地張開小口,深深的吸了口氣,閉上眼睛,又將臉湊了過來,重重
的吻在我的唇上。

  小舌更吐了出來,主動的挑惹著我要求更進一步的交纏。

  我心叫糟糕,因爲我剛才因表妹而差點廢了武功的小弟很快回複過來,目
標更是直指表妹。

  但事實我對真的對她動手動腳還有點保留,這與有否挑戰道德律的膽量無
關,而是一個責任的問題。

  但想歸想,我的舌頭不知何時竟不聽指令的溜了出來,在兩個濕潤的空間
中,和表妹那柔軟的香舌纏個不休。

  表妹輕哼了一聲,小咀微動,似要將我的舌頭吸了過去似的。

  我一邊陶醉在與親妹暧昧的親熱中,一邊心中也是訝然,表妹的技巧似要
比我還要成熟!

  表妹忽張開眼來,烏黑的眼珠中混和著某種不知是痛快還是愉快的情緒。

  然後她移離了我的咀,小舌頭還沾著一絲不知是屬于我還是她的津液,在
黑暗中閃閃生光。

  表妹有些澀然的一笑,道:「怎幺樣?感覺到嗎?」

  我伸手替她抹去咀角的口沫,道:「表妹,你可知你剛做了什幺錯事?」

  表妹似知道我所想,伏在我胸前格格笑道:「不知道∼∼」

  我生出一種將所有其他事都要豁出去的痛快,將她一把摟著,佯怒道:「
太離譜了!太離譜了!我怎幺可以有這種妹妹??由現在起,我不再認你這個
妹妹!聽清楚了嗎?」

  表妹笑得身子也顫動了起來,道:「明白∼∼了啦∼∼」

  我輕按著了她的咀,道:「既然不是我妹妹,便要讓我爲所欲爲!聽清楚
了嗎?」

  表妹眼睛睜得大大的,拉開我的手道:「先生,你好像有女朋友的吧?」

  我不懷好意的道:「禍是你自己闖下的,你自然要承擔責任。現在後悔也
沒用了。」

  表妹還要說話,我已經有理沒理,便要拉下她身上的睡裙。

  一把熾烈的火熊熊的燒了起來,一直以來只局限在幻想之內的,竟然真的
會有實現的一天,且是她自己送上門來的。

  表妹「哇」的大叫一聲,雙手馬上抵抗,二人糾纏間混作一團。最後我用
被子蓋住了我們,將表妹壓著,讓她動彈不得。

  這回真個是伸手不見五指,但剩下來的感官卻似更能撩惹起雙方的情慾。

  一番糾纏之後,這時真個是萬籁皆寂,余下的只有我和表妹的喘息聲,倩
柔胸口的每一次起伏無一逃出我的感官之外,我可以感覺到她乳房之下心髒的
跳躍聲。不知是否剛才的親熱,表妹身上散發出一陣很奇異的香氣,像迷香般
牽引著我的靈魂。

  由于我身上只有一條短褲,而表妹身上則只有一件睡裙,單是那種肌膚之
親的溫熱觸感,已是我這血氣方剛的男子所難以忍受的誘惑。

  現在我腦袋的訊息只有一個,就是佔有體下的少女,管她是誰!

  我先吻了她的額角一下。

  表妹似對我這溫柔的示意有所感覺,兩手放到我的腰間,意思很明顯,就
是她真個容許我這表哥表哥在她的身體爲所欲爲了。

  我腦內開始搜索所有自己對與佔有表妹的幻想片段,這種與妹妹親熱機會
可遇不可求,且是在她自願的前提下,不好好滿足幻想,怎對得起自己?

  當我吻到她的頸項時,表妹忽道:「表哥,怎幺忽然變得這幺溫柔了?」

  她這話聽來有些諷刺,但我卻感到她語氣裏對我溫柔的手法是相當受落的。

  我拉下了她的睡裙。

  雖然看不見,但我用手還是可以掌握到那對乳房的尺守和形狀。

  當我以十個指尖觸鬚般在她胸前來回拂弄時,表妹似有些受不了的低吟道:
「表哥∼∼你在幹什幺,好癢...喔...」

  我改拂弄爲搓揉,笑道:「彈性不錯,有34B,對吧?」

  表妹不知對這個卻頗爲在意,大嗔道:「是34C呀∼∼∼!!!」

  我將貼近她胸前,失笑道:「總之手感不錯,咦?怎幺硬硬的?」

  表妹吃了一驚,道:「什幺硬硬的?」

  我伸出舌頭,輕輕撩弄了那贲起的乳頭一下,弄得表妹「啊」的一聲叫了出
來,笑道:「就是這個。」

  表妹不知從那裏伸出手來,扭著我的臉道:「死壞蛋∼∼!喔...啊...不要那幺
用力,不要啦∼∼!」

  我惡作劇似的,將兩個乳房擠到一團,讓兩顆乳頭靠在一起,舌頭施展出最
大出力,對她這個大敏感點施以猛烈的攻勢。

  「喔...不要∼!啊∼∼!嗯∼∼!不要了啦∼∼!好癢∼∼好癢喔∼∼!」

  表妹的身體抖動加上擺動,可我卻是死據此點,舌尖的津液全沾上她一對高挺
的乳房上。

  我的舌頭停下攻勢,兩手卻依然不放過這對小可愛,死命的撫弄著,向已被逗
得喘不過氣的她笑道:「投降了沒?」

  表妹這時二話不說,竟伸腿頂了我下體一下!

  痛痛痛...

  見我一時說不出話來。她卻嬌笑著道:「投降了沒?」

  「可惡...」

  我也不管那幺多了,一把便扯下了她的內褲,用少許暴力分開她的雙腿。

  表妹這下可就怕了,示弱的道:「若你弄痛我,我便告發你!」這對白,好像
在那裏聽過。

  我卻笑得有點「癡漢」的味道,道:「你離得開這裏才說吧。」

  伸出舌尖,直迫她少女的神殿。

  一陣獨特的氣息透了出來,我笑道:「現在的少女,身體都這幺髒的嗎?」

  表妹嗔道:「你自己那兒不也一樣髒嗎!?喔啊∼∼∼!」

  我不容她有分辯的機會,舌頭探進了她的陰道之中,「蟋蟋蟀蟀」的發出吸弄
的聲音。

  「嗯...啊∼∼!喔呀∼∼∼嗯...喔∼∼!啊∼∼啊∼∼!」

  表妹的呻吟和我的吸啜聲此起彼落,表妹的陰戶處愛液卻是湧個不停,而我也
照單全收的接下了。

  幾次表妹想躲開我舌頭的攻勢,但都不成功,最後只在床單扭來扭去,發出一
陣又一陣美妙的嬌吟聲。

  當我離開了她的陰唇時,這丫頭早已到達高潮,軟攤在床上喘息著,愛液沾濕
了一大片床單。

  我用了最正常的體位,跪坐在她的大腿之間,逗她道:「叫那幺大聲,不怕人
家聽到嗎?」

  表妹喘息著道:「我喜歡叫就叫,不喜歡就不...叫...喔...」 

  我一頂而入,俯下身湊近她的臉,道:「來,叫給表哥聽聽!」

  表妹卻像下定決心不叫似的,緊抿著唇,不哼一聲,但鼻子卻透出急促的呼吸
聲。

  我一邊抽動著男根,一邊到她的耳邊,柔聲道:「表哥喜歡聽表妹的聲音。表哥真
的很想聽!」說罷,輕吐一口氣到她耳朵裏,又用舌尖逗她的耳垂。

  表妹喘息道:「死...壞蛋...喔啊...啊∼∼啊∼∼啊∼∼!」

  我將她的大腿擱到肩上,漸次的提高力度和速度,整張床都被我弄得「嘎嘎」
作響。

  表妹似乎也進入狀態了,嬌吟聲透出一種充滿性感的韻味,腰部乖巧的配合著
我,充滿著成熟女性的魅力,一點不像個清純的女高中生。

  想不到熟悉的妹妹在床上竟表現得如此放任,驚訝之余卻更是興奮,有點像刺
探到別人內心秘密的快感。

  「啊∼∼!嗯啊∼∼!呀∼∼!啊∼∼!來...了∼∼!不...行了∼∼啊啊∼!」

  表妹一把抓緊了身旁的床單,整個身體像布條扯直般僵緊,腰腿也跟著彎了起
來。

  我像忘記了一切般,只顧抽動沖刺,然後一沖到底,洩出我這幾個月來的第一
發。

  「喔啊...」

  在高潮的一刻,妹妹表妹的腿卻夾緊了我,竟將我的種子全盤受落。

  我心中暗驚,這下真個要遭天打雷劈了。

  我倒在她火熱的胴體上,想著想著,忽笑了起來,道:「真的糟糕透頂,忘了
戴套。」

  表妹敲了我的腦袋一下,道:「蠢才!今天是安全日!」

  我道:「沒聽過安全日也會懷孕嗎?」

  表妹嬌哼了一聲,不知說笑還是認真的道:「那我一定會生下來,而且向所有
說是你的孩子。」

  我笑道:「那我便要帶你到內地走一轉...把它解決掉...哇!」

  表妹踹了我一腳,卻又認真的道:「如果真的有了...那幺...表哥會不會負責?」

  我沈默片晌,道:「孩子一定不可以生下來,但是我會...」

  表妹道:「那靖怡姊怎幺辦?」

  我失笑道:「那還可以怎幺辦呢?」

  又道:「來,讓我看看自己妹妹的身體。」說罷,探手扭開了床頭燈。

  表妹吃驚道:「啊!不要∼∼」

  「的」的一聲,燈光照到表妹紅撲撲的臉上,不堪燈光的刺激而半皺著眉,頭
髮灑到床上,那種嬌懶的美態卻又與平日的清純模樣截然不同。

  表妹見我緊盯著她,輕笑道:「怎幺了?」

  我道:「看看自己的妹妹的另一面,完全不同的一面。」

  表妹見我說得深奧,順著我的口氣道:「那是好還是壞?」

  我微微一笑,輕輕替她撥弄亂了的頭髮,語氣全變了調的道:「好壞參半,但
畢竟是長大了。」

  表妹呆了一呆,道:「表哥,我...有些話要跟你說。」

  我已知猜到一二,道:「這不是你的第一次?」

  表妹點了點頭,神情有些落寞,挨到我的臂上,道:「本來...我的第一次,應
該是像剛才般給表哥你的。」

  我愕然道:「怎幺?」

  表妹微微笑著,臉上卻帶著點點苦味兒,道:「第一次...是自己弄掉的...」

  我失聲道:「你是說...」

  表妹輕輕道:「記得去年聖誕夜嗎?你帶表嫂上來,那時你和她要好得不得
了,而且你還不理會我,就在這裏做那種事。」

  我不解道:「那時你不是跟那個...」

  表妹截著我的話,道:「他不是!他不配!我根本不喜歡他!」

  不是吧?人家那男生可是xx集團的兒子,又帥又有金,不配?

  我仔細的聽著,她的神態一剎那間又回複了少女的率真模樣,竟是因爲我的原
故?

  那晚...我和表嫂都在餐廳喝了點酒,只是沒有想到會一時沖動之下做出這種事。

  表妹續道:「我從來未試過心情這幺差的,那夜當你們在做愛時就在自己房裏
自...慰。接著還...還...」還未說完,淚水已湧了出來,瀉到我的臂膀上。

  我呆瞧著她,無法置信的瞧著她。

  「表妹你喜歡我...」

  表妹淚光閃閃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道:「不止喜歡!是愛∼∼!笨蛋∼∼!
不喜歡的話,怎會讓你看光了?還要弄病自己讓你佔便宜,嘻嘻。」

  我失聲道:「弄病自己?」

  表妹吐了吐舌頭道:「不行嗎?自從你識到表嫂之後,便不理會人家的事,
又不跟人家說心事,我便弄病自己,讓你關心一下,不成嗎?」

  這下麻煩大了,表妹喜歡我,比我被公司炒掉還要糟糕。

  我皺眉道:「那你想怎樣?要我跟表嫂分手?」

  表妹盯著我道:「表嫂現在呀,說不定跟誰在上床了啦!」

  「餵餵餵,說話有點分寸好不好?」

  表妹聳肩道:「反正只要我告訴表嫂表哥表哥剛才做了什幺,你們也一定會分手
的了。」

  我皺眉道:「這算是威脅我嗎?」

  表妹大嗔道:「我不知道!!總之是表哥不好!!是你不好!!」

  餵餵餵...太橫蠻無理了吧?

  我道:「表嫂她也未必會信吧?」

  表妹道:「信不信不重要,總之我反對你們在一起!」

  這丫頭再度表現她第叁人格--霸主型人格。

  我道:「你反對有什幺用?」

  表妹哼了一聲道:「除非...除非表哥不要我這妹妹吧?」

  我失笑道:「我要你來幹什幺?」

  表妹臉色一變,拉了睡裙子穿上,跳出床邊道:「好哇!那我走!你妹妹我還
有很多人爭著要啊!」

  咦咦?事情怎幺變這樣了...?

  我忙道:「表妹!等等!萬事有商量!」

  表妹道:「只要我打一個電話,十五分鍾內會有人來接我走,永遠不會回來,
表哥信不信?」

  我失聲道:「『那家夥』嗎?」

  表妹不置可否,白了我一眼道:「快答我∼∼!要還是不要∼∼?」

  我只好道:「我要。」

  表妹歡喜的道:「那你便要跟表嫂分手了喔!」

  我皺眉道:「這個...給我一些時間吧!」

  表妹凝望著我,道:「不僅如此,你...還要娶我作你的妻子...」

  我的腦筋似乎已陷于混亂了...愣然道:「什幺?」

  造夢!這一定是在造夢!

  可是表妹卻走了過來,在我的唇上親了一口,說明了這不是夢。

  耳卻猶聽到一句像是在夢裏才會出現的一句話:「表哥?你娶不娶我啊?」

  「......」

  表妹將身體貼上了我,輕柔的又問道:「娶不娶?」

  「......娶就娶了罷!!」

  我一把將她抱了起來,將她按倒在床上,展開了我迎娶她的第一夜。

  我的幻想裏,好像沒有這個喔?

  看樣子...我的幸福要砸在妹妹的手上了。

  表妹表妹,表哥忘了說,其實表哥也喜歡你的啊∼

男女高潮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