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1发布:

娇妻被交换粗又大又硬视频哥让你享受做女人的滋味

精彩内容:

我大嫂每月都要在她們單位值一個星期的夜班,每當這個時候家中只剩下我和大哥兩人。

這天,又輪到大嫂值夜班了。吃了晚飯後,大哥在客廳裏看電視,我去自己臥室裏做作業。做完作業後,夜已經很深了。我伸了個懶腰,便脫了衣服上床睡覺。沒多久,就進入了夢鄉。在迷迷糊糊中,我突然感到有一只大手在摸我的乳房。我驚醒過來,但是臥室裏一團漆黑,什幺也看不見。

「你……你是誰?」

我驚慌地問,同時用手亂推,想將這人推開。「乖妹妹,別怕……是我。」

這人一邊低聲對我說,一邊將我緊緊摟住。天啊,這人竟然是我大哥!我嚇得渾身發軟,不知所措。大哥用他那灼熱的嘴唇堵住我的嘴不住地親吻,一邊吻著,一邊用手脫我的叁角褲。

「哥……您……您要幹什幺?……不……不要這樣……。」

我一邊掙紮著,一邊低聲哀求著,心裏又緊張又害怕。大哥抓住我的叁角褲用力一扯,將我的叁角褲扯了個稀爛。接著,大哥一翻身壓在我的身上,強行扳開我的兩腿。

頓時,我感到一根熱乎乎、硬梆梆的棍狀物頂在了我的陰道口。緊接著大哥用力一頂,那根熱乎乎、硬梆梆的棍狀物便齊根兒鑽進了我的陰道內!

我感到陰道內又痛又脹,用力去推大哥。但大哥的身子重得像小山似的,怎幺推也推不動。

「乖妹妹,忍著點……過一會兒就不痛了。」


大哥在我耳邊輕聲說。說完,大哥一邊吻著我一不停地聳動著腚部,那根又粗又長的棍狀物隨著大哥的聳動,在我的陰道內不停地來回滑動,不停地同我的陰道內壁相摩擦。幾分鍾後,我的陰道內開始流出淫水,我感到陰道內的疼痛感減小了很多。

漸漸地,我感到陰部象觸電似的麻木,這種麻木的感覺象電流似的從我的陰部傳遍我的全身。終于,我情不自禁地呻吟起來,伸出雙臂將大哥的脖子緊緊摟住。十多分鍾後,大哥突然停止了聳動。

與此同時,我感到自己陰道內那根硬梆梆的棍狀物不停地抖動起來,將一股股熱乎乎的液體射入我的陰道內。

一會兒後,大哥弄亮了臥室裏的燈。在明亮的燈光下,我看到大哥那公牛般健壯的身軀上有很多汗。我把目光投向大哥的下體,發現大哥胯下那根又粗又長的陰莖軟綿綿地垂著,上面滿是粘液和血汙. 大哥用毛巾擦去身上的汗珠和陰莖上的血汙,然後又用這張毛巾擦我的陰部。

接著,大哥拉過被子蓋在我身上,鑽進被窩將我緊緊摟在懷裏。大哥在被窩裏一面吻著我,一面用手摸我的大腿和陰部。我感到陰道內仍然在隱隱作痛,我知道我現在已經不再是處女了。剛才大哥已經粗暴地奪去了我的貞操,我身不由主地進入了女人的另一個時代,我所有的美妙夢想都在突然之間破滅了。想到這些,我禁不住哭了,淚水順著我的臉頰不斷地往下流。

「乖妹妹,不要這樣嘛……每個女人都要經過這一關的,這是一個女人最大的幸福……今後……哥要讓你好好享受做女人的滋味……。」

大哥一面說著,一面不停地吻我,舔去我臉頰上的淚水。我從中感到了莫大的慰藉,將頭緊靠著大哥寬厚溫暖的胸膛。大哥的手在我的胯下時而摸我的大腿,時而摸我的陰戶,時而輕輕扯我的陰毛。漸漸地,大哥的手順著我的腹部向上移動,一直伸到我的胸部,抓住我胸前高聳著的乳房輕輕揉動。

「乖妹妹,同男人性交是一個女人一身中最快樂的事,今晚咱們一起好好享受這種快樂吧……。」

大哥一面揉著我的乳房,一面低聲在我耳邊說。說完,他又用他那灼熱的嘴唇堵住我的嘴親吻起來。大哥在這方面經驗特別豐富,他知道女人身上哪些地方最敏感。在親吻中,他的手不停地在我的胸部、腹部、胯下亂摸亂捏,弄得我渾身發軟、慾火如焚。于是我也情不自禁地伸手在大哥身上亂摸,無意中我的手在大哥的胯下碰到了大哥那根硬梆梆的陰莖,我嚇得連忙將手縮回來,羞得滿臉通紅。

「乖妹妹……握住它……你會感到很舒服的……。」

大哥一面吻著我一面低聲對我說,同時也將手伸到我的胯下摸我的陰戶。我心裏砰砰跳個不停,將顫抖的手伸到大哥胯下握住大哥的陰莖。頓時,我感到手心發燙,那又粗又長的陰莖在我的手心中不停地跳動著,彷彿要從我的手心中掙脫出來。

大哥的手在我的陰部撫摸一陣後,將手指伸進我的陰道內輕輕抽動起來,把我的陰部弄得又麻又癢。「乖妹妹,……舒服不?」

大哥一面抽動著手指,一面用灼熱的目光看著我問。

「哥……好……好癢啊……。」

我羞澀地說。大哥一聽,在我耳邊輕聲說道:「乖妹妹,來……讓哥給你止止癢!」

說話間,大哥一翻身壓在我身上不停地吻我。我知道大哥又要同我性交了,心中不免有點緊張,我的呼吸也因爲緊張而變得急促起來。大哥柔聲說:「乖妹妹,放鬆一點--這次你不會感到很痛了。」

說話間大哥輕輕扳開我的兩腿,準確地將他胯下那根粗大得陰莖頂在我的陰道口上,接著腚部用力一送,將那根又粗又長的陰莖插入了我的陰道內。頓時,我感到陰道內又脹又痛,情不自禁地伸出雙臂將大哥的脖子緊緊摟住。

「乖妹妹,感覺怎幺樣?」

大哥輕聲問。

「哥……還……還有點痛……。」

我用顫抖的聲音說。大哥聽了柔聲安慰我說:「乖妹妹,你忍著點……過一會兒就不會痛了。」

說完,大哥一面吻著我一面輕輕抽動著陰莖同我性交。幾分鍾後我的陰道內開始流出淫水,那淫水滑膩膩的起到了很好的潤滑作用。漸漸地,我感到陰道內的痛感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種從來沒有過的麻木而又舒服的感覺。這種麻木而又舒服的感覺,像電流似的從我的陰部傳遍我的全身,使我渾身都像觸電似的麻木、舒服。

終于,我情不自禁地呻吟起來。

「乖妹妹……舒服不?」

大哥輕聲問。

「哥……舒……舒服……。」

我用顫抖的聲音說。「嘿嘿,乖妹妹……更舒服的還在後面呢!」

大哥激動地說。說話間,大哥突然加快了抽動陰莖的速度。在飛快抽動陰莖的過程中,大哥不停地吻我,舔我的額頭、眼窩、臉頰、脖子……。

我感到舒服極了,不停地大聲呻吟著,用手拍打大哥健壯的背脊。我真希望這種快活的感覺就這樣持續下去,直到永遠、永遠。而大哥也像知道我的心意似的,不停地抽動著他那根粗壯的陰莖同我性交。那神情就像一頭髮情的公牛,永遠不知疲倦!

十多分鍾後,大哥終于像一匹跑累了的野馬似的突然趴在我的身上不動了。

與此同時,他那根粗壯的陰莖在我的陰道內不停地抖動著,將一股股熱乎乎的精液射入我的陰道內。

射精後,大哥趴在我身上一動也不動。我感到屁股下面的床單濕漉漉的,陰道內大哥那根硬梆梆的陰莖慢慢開始變軟。好一陣後,大哥才將他那根變得軟綿綿的陰莖從我的陰道內拉出來。接著,大哥跪在床上用毛巾擦身上的汗。

我癱在床上,用羞澀的目光看著大哥那健壯的身子。在臥室內明亮的燈光下,大哥那健壯的大腿、黑油油的陰毛、又粗又長的陰莖全都暴露在我的眼前。大哥的陰毛濕漉漉的發出亮光,那又粗又長的陰莖陰莖軟綿地垂吊著,上面糊滿了同我性交時留下的淫水。

大哥擦完身上的汗後又擦自己的陰毛和陰莖,接著又用那張毛巾擦我的陰部。

「嘿嘿,乖妹妹……你剛才流好多水啊……把床單都弄濕了!」

大哥一面擦著,一面淫笑著對我說。我羞得滿臉通紅,不知到說什幺好。大哥在我的陰部擦拭一陣後將毛巾扔到床下,拉過被子蓋在我身上,然後鑽進被窩裏將我緊緊摟在懷裏。接著大哥伸手關滅了電燈,臥室裏頓時一團漆黑。

我閉上眼睛將臉緊貼著大哥溫暖的胸膛,心裏感到甜蜜而又幸福。大哥不停地用他那溫暖的手輕輕撫摸我的背脊,在大哥的愛撫中我不知不覺地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早晨,我從睡夢中弄醒過來。我發現大哥站在床前,手中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荷包蛋。

「乖妹妹,快把它吃了去讀書。」

大哥用慈愛的目光看著我說。

「哥……您真好……。」

我激動地說,從被窩裏坐起身來拿起衣服準備往身上穿。

「乖妹妹,就這樣吃吧……讓哥好好看看你。」

大哥把碗遞到我面前低聲對我說。我順從地放下手中的衣服,從大哥手中接過盛著荷包蛋的碗。大哥在床邊上坐下,用滿意的目光看著我。在大哥那充滿愛意的目光的注視下,我夾起一個荷包蛋放進嘴裏吃起來。我一邊吃一邊看著大哥,感到今天的荷包蛋特別的甜、特別的香。

我很快將一碗荷包蛋吃得乾乾淨淨,大哥將我手中的碗筷接過去,我連忙拿起襯衣穿在身上。

「乖妹妹,不要慌嘛時間還早呢。」

大哥制止我說。說完大哥將碗筷放在床前的地上,站起身來解開褲帶脫掉身上的褲子。我下意識地朝大哥下體望去,發現大哥胯下那根又粗又長的陰莖硬梆梆地翹著。

我知道大哥又要同我性交了,只好順從地躺在床上。

「乖妹妹……你真乖!」

大哥激動地說。說話間,大哥跳上床來掀開蓋在我身上的被子象餓狼似的撲在我身上,然後扳開我的兩腿將他胯下那根又粗又長的、硬梆梆的陰莖猛地一下齊根兒插入我的陰道內!

「哦……哥!」

我情不自禁地叫起來。

「乖妹妹……你好好享受吧!」

大哥激動地說。說完,大哥一面不停地吻我,一面飛快地抽動著他那粗壯的陰莖同我性交。十多分鍾後,大哥的陰莖便在我的陰道內劇烈地抖動起來,將一股股熱乎乎的精液射入我的陰道內。

射精後,大哥將陰莖從我的陰道內抽出來,用他的內褲將我的陰部擦乾淨,然後才下床去穿褲子。我見時間已經不早了,連忙也抓起自己的叁角褲、短裙往身上穿。

穿好衣褲後,我和大哥一起走出臥室。大哥去廚房裏爲我端來洗臉水,然後坐在沙發上一面抽著香煙一面饒有興致地看著我洗臉、梳頭。

待我梳洗完後大哥扔掉手中的香煙走過來將我摟進懷裏,一面撫摸著我烏黑的秀髮一面用充滿愛意的目光看著我意猶未盡地說:「乖妹妹,放學早一點回來……哥在家中等你。」

我羞澀地點了點頭將臉貼在大哥胸前,好一陣後才依依不捨地離開大哥的懷抱背起書包朝學校走去。

教室裏靜靜的,班主任老師李建國正在上課。我心不在焉地坐在教室裏,盡管李老師講得滔滔不絕,但我卻一個字也沒有聽進耳朵裏。我惦記著在家裏等著我的大哥,不時回味著同大哥性交時的快樂情景。我心中巴不得時間過的快一些,讓我早一些回家去再一次同大哥一起享受那種令人于仙欲死的快感。

「鳳珠……我哥在叫你!」

就在我想入非非的時侯,坐在我身邊的同學李喻軒一面焦急地低聲說一面用手肘碰我。我一下回過神來,發現全班同學都看著我,李老師雙手撐著講台陰沈著臉,兩道刀子似的目光向我射來。在全班同學的注視下,我慌慌張張地站起來,臉一下子紅到了耳根。

原來李老師是在叫我回答問題,但我連他提的什幺問題都不知道,根本就無法回答。李老師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將我狠狠批評一頓,然後宣布罰我掃一周地。

放學後全班同學都回家了,只有我和李喻軒還在教室裏掃地。李喻軒是自願留下幫我掃地的,我們倆是很好的朋友,向來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

掃完地後,李老師來到教室內叫李喻軒回家做飯,將我單獨留下來。他叫我坐在板凳上,然後在我身邊坐下。

「今天你到底是怎幺了?我發現你整堂課都心不在焉的,一付想入非非的樣子。」李老師看著我溫和地問,看來他的氣已經消了,但他那兩道目光卻彷彿要將我的心看穿似的,令我鼓不起說謊的勇氣。

我低下頭避開他的目光,心裏砰砰跳著,不知說什幺才好。在李老師不停的催促下,我只好鼓起勇氣說:「我今天感冒了……頭有點暈……。「

說完,我感到渾身發熱臉一下紅到了耳根。我心裏明白李老師是不會相信我的話的,因爲即使是最沒有經驗的人也會看出我是在撒謊。

果然,李老師聽了伸手在我的額頭上摸了摸說:「你並沒有發燒啊,怎幺會頭暈呢?」

我的謊話輕易被戳穿了,我感到無地自容,恨不得找一個地縫鑽進去。李老師的手摸了我的額頭後,慢慢滑下來摸我的臉頰、脖子,然後又摸我的胸部。

「李老師……您?……。」

我吃驚地看著李老師,發現李老師用灼熱的目光看著我,彷彿要將我吞下去似的。

「嘿嘿,……讓我摸一下你其他地方是不是在發燒……。」

李老師激動地說。李老師一面說著一面隔著衣服捏我的乳房,我感到渾身發軟情不自禁地倒在李老師懷裏。李老師一下將我摟住不停地親吻,吻得我透不過氣來。在親吻中,李老師手伸到我的短裙下面抓住我的叁角褲就要往下脫。

我突然意識到這是在教室裏,條件反射地伸手抓住自己的叁角褲,喘著氣說:「李老師,……您……您不能這樣……。」

「嘿嘿……讓我看一看你這裏在發燒沒有……。」

李老師淫笑著低聲說,一面說一面用力將我的叁角褲往下脫。同李老師相比,我得力氣實在太小了,我想阻止李老師脫我的叁角褲,但卻感到力不從心。

終于,我的叁角褲被李老師強行脫下來了。我很清楚李老師想幹什幺,心中感到又羞、又怕、又緊張。

「李老師,……不……不能在這裏……。」

我不安地說。「你放心吧……現在不會有人到這裏來了。」

李老師小聲說,一面說一面將手伸到我的胯下亂摸一陣,然後一根將手指伸進我的陰道內。

「嘿嘿,你這裏面好燙啊……水都流出來了!」

李老師用淫邪的目光看著我說。我羞的滿臉通紅,閉上眼睛不敢看李老師那淫邪的目光。李老師把我抱起來坐在課桌上,然後脫掉身上的褲子,露出胯下那根又粗又長的硬邦邦的陰莖。「來……讓我給你打一針,退一退燒!」

李老師激動地說。說完,李老師扳開我的兩腿站在我的兩腿之間,將他胯下那根又粗又長的陰莖插入我的陰道內。

「哦!……。」

我情不自禁地叫了起來,渾身不由自主地顫抖著。李老師嘿嘿一笑,得意地說:「我這根雞巴退燒是最有效的了,保證讓你很快就身舒暢!」

說完,李老師用他那健壯的雙臂緊緊摟著我一面不停地吻著我一面飛快地抽動著他那根又粗又長的陰莖同我性交。我雙手摟住李老師的脖子,眼睛不時往教室外看,生怕有人突然走來。而李老師卻顯得一點也不擔心,他一邊抽動著陰莖同我性交,一邊還用手隔著衣服捏我的乳房,捏得我又麻又癢又舒服。

在李老師的感染下,我心中的不安慢慢消失了,漸漸進入了角色。我的陰道內開始向外流淫水,那源源不斷的淫水從我的陰道內流出來流在課桌上,沒多久就把我的屁股弄的濕乎乎的。十多分鍾後,李老師那根又粗又長的陰莖在我的陰道內不停地抖動起來,將一股股熱乎乎的精液射入我的陰道內。

李老師將陰莖從我的陰道內拔出來,用我的叁角褲胡亂擦拭一陣,然後把褲子穿上。

「怎幺樣,……現在還發燒不?」李老師穿好褲子後,看著我似笑非笑地問。

我羞澀地看了李老師一眼,低下頭來不敢吭聲。李老師上前來將我摟在懷裏,輕輕撫摸我的背脊。我將臉輕輕貼著李老師那寬厚的胸膛,心中充滿了快樂和幸福。

就在我沈浸在幸福和歡樂中的時候,教室外面突然響起了一陣腳步聲,我像一只受驚的兔子似的連忙出李老師的懷中掙出來。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李老師的妹妹李喻軒出現在教室門口。

「哥,晚飯好了。」李喻軒一邊走進來一邊說,走到我面前拉著我的手熱情地說:「鳳珠,走……一起到我家吃晚飯。「

「不了,」我輕輕掙開李喻軒的手說:「我哥哥還在家中等著我哩。「說完,我下意識地轉過頭去看了李老師一眼。

「快回家去吧,以後上課要專心聽講,不要再開小差了。」李老師一本正經地說,彷彿剛才的事根本就沒有發生過似的。

我從學校回家中,天已經快黑了。

客廳裏的餐桌上擺放著幾盤剛端上桌子不久的菜,廚房裏傳來一陣鍋、鏟碰撞的響聲--原來,大哥正在廚房裏做晚飯哩。我放下書包走到廚房門口,發現大哥正在炒回鍋肉,一股濃濃的肉香撲鼻而來,使我頓時感到又饑又饞。

「哥,要不要我幫幫你?」我走進廚房問。

「不用了……馬上就好。」大哥一面不停地用鏟子鏟動鍋裏的肉,一面轉過頭來看著我說。我站在大哥旁邊看著大哥熟練地揮動著手中的鍋鏟,心中對大哥高超的烹饪技術佩服得不得了。在我們家裏,大哥做的飯菜比大嫂做的還好吃。

大哥炒了一會後,從鍋裏鏟了一塊肉遞到我面前說:「乖妹妹,來……嘗一嘗好了沒有。」我伸手抓起鏟裏的肉放進嘴裏,由于肉很燙,我一面嚼一面張著口吹氣。

「怎幺樣?」大哥笑著問。

「哥,……好了……好香哦!」我一面嚼著嘴裏的肉,一面說。大哥把肉鏟起來,然後倒一瓢冷水在鍋裏,解下腰間的圍裙說:「乖妹妹,走……咱們吃飯去。「

我和大哥一起走到客廳裏的飯桌前坐下來,發現餐桌上只有一雙筷子、一只空碗。于是站起來說:「哥,我再去拿一副碗筷來。」大哥從桌子下面拿出一瓶葡萄酒說:「乖妹妹,不用了,來……陪哥喝兩口。「

我一聽便愣住了,因爲我長這幺大還從來沒有喝過酒。再說,兩個人只有一副碗筷怎幺吃啊!

「乖妹妹,來……讓哥餵你吃。」大哥彷彿看出我的心思似的,笑著對我說。

我一聽,頓時羞得滿臉通紅。在大哥那期待的目光的注視下,我懷著激動而又興奮的心情走過去坐在大哥懷裏。大哥立即用他那粗壯有力的手將我緊緊摟住,激動地說:「乖妹妹,哥有十多年沒有餵你吃飯了,今晚你可要乖啊,不準象小時候那樣調皮,不然哥要打你的屁股哩!「

「哥……我會很乖的……」我依偎在大哥懷裏說,一種快樂而又幸福的感覺油然而生,彷彿一下子回到了十多年前的孩提時代。

大哥拿起筷子挾一塊香噴噴的精肉放進我口中,我慢慢咀嚼著,感到那塊肉比我吃過的所有東西都好吃。

「哥,我……我好幸福啊!」我激動地說,不知不覺中流出了眼淚。大哥用激動的目光看著我說:「乖妹妹,喝一口酒,你會感到更快活呢!來……張開嘴,讓哥餵你。「

說完,大哥端起碗喝一大口酒含在嘴裏。我連忙仰起頭,像饑餓的嬰兒似的將嘴巴張開。大哥低下頭來,兩片灼熱的嘴唇和我張開著的嘴巴緊緊地貼在一起。

緊接著,一股甜甜的液體緩緩地流入我的口中。我閉著眼睛,將那甜甜的液體嚥下肚裏,頓時感到心裏也甜甜的。

「乖妹妹,怎幺樣……好吃不?」

大哥餵完了一口酒,低聲問道。我用幸福的目光看著大哥,羞澀地笑了笑,沒有吭聲。

「乖妹妹,……你好漂亮啊!」大哥用灼熱的目光看著我激動地說。說完,又端起碗喝了一大口酒低下頭來餵我。一連吃了五、六口酒後,我便感到頭腦發暈,渾身發熱,熱得我恨不得將渾身的衣服全都脫掉。這時,大哥喝了一大口酒低下頭來又要餵我。

「哥,……我不吃了,頭好暈啊!」我將頭扭到一邊說。大哥將口中的酒咽下肚裏,笑著說:「乖妹妹,不吃酒就吃香腸,好不好?「

「哥,家裏的香腸不是早就吃完了嗎?」我奇怪地問。

大哥嘿嘿一笑,神秘地說:「乖妹妹,哥這裏還有一根特大號的」香腸「呢!」

說完,大哥將我放在沙發上,站起身來脫掉身上的褲子。我將羞澀的目光投向大哥下體,發現大哥胯下那根又粗又長的陰莖硬梆梆地翹著,還真像一根特大號的香腸哩!

「乖妹妹,來……嘗嘗哥這根」香腸「的滋味吧!」大哥得意地說。說完,大哥迫不及待地扒下我的褲子,掰開我的雙腿猛地一下將他胯下那根又粗又長的陰莖齊根兒插入我的陰道內。

頓時,我感到大哥的大雞巴穩穩地插在我的陰道內,像一根鐵棒似的又硬又燙,情不自禁地哼了一聲,渾身象觸電似的不住地顫抖起來。大哥見了得意地說:「乖妹妹,哥這根香腸的味道特別好哩……嘿嘿……你好好地享受吧!」

說話間,像一頭髮情的公牛似的飛快地抽動著陰莖同我性交。在大哥飛快的抽送下,他那根又粗又長的陰莖不停地在我的陰道內一進一出地滑動著、摩擦著,時而如靈蛇入洞,時而如蚯蚓爬行。

半個多小時後,大哥猛地將陰莖從我的陰道內拔出來。幾乎與此同時,一股股乳白色的精液從大哥的陰莖尖端激射而出,斑斑點點地灑落在我的腹部、陰部和大腿的內側。

射精後,大哥起身站在沙發前用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用淫邪的目光看著我嘿嘿一笑,得意地說:「乖妹妹,……哥這根」香腸「的味道不錯吧?!」

「哥,您……您好壞啊……。」

我下意識地看了大哥胯下那根已經變得軟綿綿的陰莖一眼,羞澀地說。大哥得意地笑了笑,伸手在我光滑的大腿上輕輕拍了一下說:「乖妹妹,你就在這裏等一會兒……哥吃點東西後再咱們接著幹!」說完,大哥走到飯桌前坐下來拿起碗筷繼續吃了起來。我癱在沙發上看著坐在飯桌旁狼吞虎嚥的大哥,一種甜蜜而又幸福的感覺在我心裏油然而生。

沒多久,大哥吃完飯站起身來脫掉上衣赤條條地朝我走來。我用羞澀的目光朝大哥胯下望去,發現大哥的陰莖像一根木棒似的硬梆梆地翹著。

「乖妹妹,走……咱們……到床上快活去。」大哥醉眼朦胧地看著我說,口裏噴出濃濃的酒氣功。說完大哥不由分說地將我抱起來,大步朝臥室走去。

走進臥室,大哥將我放在床上拿來一個枕頭塞在我的屁股下面。我的陰戶被屁股下面的枕頭頂得高高地向上凸起,漉漉的陰道口從兩片張開著的大陰唇之間露了出來。

「哥,……您……您這是幹什幺?」我感到這個姿勢怪怪的,用羞澀的目光看著大哥不解地問。大哥上床來將我的大腿向兩扳開,朝我神秘地一笑,低聲說:「

乖妹妹,過一會兒你就知道這個枕頭的妙用了……。」說話間,大哥掰開我的兩片大陰唇,把頭伸到我的胯下用他那熱乎乎的舌頭不停地舔我的陰道口。強烈的刺激使我渾身象觸電似的不住地顫抖,陰道內的淫水源源不斷地往外流。很快,我便感到陰道內又熱又癢,像有幾千條蟲蟻在裏面爬動似的,難受極了。

「哥……好……好癢哦……求您別……別弄了……。」

我呻吟著說。但大哥就像沒有聽到似的,依舊舔個不停。一面舔一面吸,將我陰道內流出的淫水吸入口中。好一陣後大哥擡起頭來,將口中的淫水嚥下肚裏朝我嘿嘿一笑激動地說:「乖妹妹,來吧……讓哥好好給你止止癢!」說完大哥像一頭餓狼似的猛地撲在我身上,用手將碩大的陰莖頭塞入我的陰道口內,然後腚部用力一送,將他胯下那根又粗又長的陰莖插入我的陰道內!

「哥,您……您的」雞巴「怎幺長……長了許多?!」

我吃驚地問,癱在床上不住地喘氣。

「乖妹妹,現在知道哥爲什幺要在你的屁股下面墊上一個枕頭了吧?」大哥趴在我身上得意地說:「這樣……哥的」雞巴「就可以插到得更深了!嘿嘿,乖妹妹……現在還癢不癢啊?「

「哥……好脹……好痛啊!」我一面說著一面下意識地用手推大哥,大哥沈重的身子緊緊壓著我,我使出吃奶的勁也推不動。

「乖妹妹,不要怕……」大哥一面吻我一面低聲安慰我說:「這是哥的陰莖插到你的子宮頸裏去了,過一會兒……就會好的。

「說話間,大哥一面吻著我一面輕輕地抽動著陰莖同我性交。在性交中,大哥那粗壯的陰莖一次次地鑽入我的子宮頸裏,弄得我又脹又痛,而且隨著性交時間的增長這種脹痛感也變得越來越強烈。到後來,我被大哥弄得癱在床上不住地喘氣,渾身象觸電似的不住地顫抖。

我一面快活地呻吟著,一面用企求的目光看著大哥,希望他快一點結束這一次性交。然而,大哥卻像發瘋似的不停地抽送著他那根硬梆梆的大雞巴,一點也沒有停下來的迹象。

「……哦……哥……求您……快……快一點好……好不好?」我一面呻吟著,一面用顫抖的聲音說。大哥顯然誤解了我的意思,停下來吻了我一下,淫邪地說:「乖妹妹,還不過瘾啊?嘿嘿,放心吧……哥一定會讓你滿意的!」

說完,大哥繼續抽動著他那根又粗又長的陰莖同我性交,而且動作比先前更快、更猛!

在大哥飛快的抽送下,我感到陰部又熱、又麻、又脹,渾身象散了架似的一點力氣也沒有,大量的淫水不停地從我的陰道內往外流。沒多久,我屁股下面的枕頭就被我陰道內流出來的淫水弄得粘乎乎的濕了一大團。「哥……哦……我…

…我要死了……。「我一面呻吟著,一面喃喃地說。強烈的快感使我感到整個身子彷彿在空中飄蕩,腦海裏漸漸變成了空白……。

好一陣後,大哥突然停下來發瘋似的不停地吻我,吻得我透不過氣來。與此同時,大哥那根又粗又長的陰莖在我的陰道內不停地抖動著,一股股熱乎乎的精液從大哥那粗壯的陰莖中激射而出,全部射入了我的子宮頸內。

射精後大哥依然趴在我身上不停地吻我,雖然他的陰莖仍然深深地插在我的陰道內,但我知道大哥同我的這次性交終于結束了。我如釋重負地籲了口氣,靜靜地躺在床上任由大哥親吻。沒多久,我感到大哥那根硬梆梆的陰莖在我的陰道內慢慢地變軟,最後像一條死蛇似的軟綿綿地躺在我的陰道內。

好一陣後,大哥將軟綿綿的陰莖從我的陰道內拉出來,然後關滅電燈同我一起睡在被窩裏。這時的我實再太累、太睏了,我枕著大哥健壯的臂彎安靜地閉上眼睛。多美的夜晚啊,儘管大哥的手在我的身上不停地到處撫摸,但我還是在不知不覺中睡著了。

娇妻被交换粗又大又硬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