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性视频中国历朝美女系列─陈圆圆

精彩内容:

明月西斜,銀光遍撒。羊腸道上吳春生手握小酒甕,腳步蹒跚的走著,斜月把  
他的身影映得長長的。  

吳春生邊啜飲、邊喃喃:「……真是見鬼了!竟然連輸叁天……連老婆都氣得  
回娘家…」腦子裏又浮現出劉豹的惡狀:『…吳春生!再給你兩天的時間…把五百  
兩銀子湊足…不然…嘿!嘿!嘿!…』  

吳春生不禁打個寒顫,忖思:「…這錢莊的劉豹可不是甚幺善男信女…」吳春  
生有點後悔:「……當初真不該跟他借銀子想翻老本……借兩百、還五百……兩天  
要還錢…唉!…吾命不保矣……」  

思忖間,吳春生走到家門,站在門口猶豫半天,終于長歎一聲,推門進入。當  
吳春生經過第二間房門時,突然停腳,仰著頭若有所思。良久,吳春生便作了決定  
似的喝完最後一口酒,隨手抹一下嘴唇,伸手輕輕的推開房門。  

吳春生蹑手蹑足來到床邊,看著仰臥床上睡得正香的小女孩。這女孩年約十歲  
左右,稚氣的容貌中透著一點豔麗,眉彎睫翹、鼻挺腮嫩、半點朱唇,雪柔的肌膚  
、修長的身形,可以想像這小女孩長大後,定然是個絕色美女。  

吳春生的眼光投向小女孩的胸口,只見尚在發育中微凸的胸部。『咯噜!』吳  
春生吞了吞口水,伸出微微顫抖的手,摸向小女孩的胸口。吳春生手觸下雖是隔著  
衣服,卻可以感覺到小小的乳房既柔軟又有彈力,不禁浮起一股獸性的淫欲,胯下  
的肉棒立即挺硬起來。  

「啊!…」小女孩在睡夢中,鮰胧覺得胸部被人揉捏著,睜眼一看,立即閃身  
縮在床角,既驚嚇、又羞怯,嗫嚅的說:「…姨…姨父…你要幹甚幺……」  

吳春生略爲一怔,立即露出無恥的淫笑:「…圓圓,別怕!…來!讓姨父好好  
的疼疼妳…」吳春生爬上床,接近陳圓圓,笑裏藏刀的說「…來!別躲著…」  

陳圓圓頓時淚流滿面,哀求著「不要…姨父…不要過來…」邊說還伸手推拒著  
、雙腿輪著亂踢。  

吳春生不管陳圓圓的反抗,找到空隙便緊緊的摟住陳圓圓,把她按在床上,翻  
身壓著,嘴裏急急的說:「來!讓姨父親一下……」話尚未落,便如雨點般的親吻  
著陳圓圓。  

陳圓圓奮力的扭動身體,企圖掙紮擺脫姨父的魔掌。但是,陳圓圓並沒因而脫  
身,反而因爲身體的扭動、磨擦,更激起吳春生的淫欲。  

『嘶!…』陳圓圓的衣裳,被吳春生粗暴的撕裂。『唰!…』隨著一片一片掉  
落地上的碎布,陳圓圓雪白的肌膚漸漸顯露。  

「…不要…不要…」陳圓圓的叫喊聲越來越沙啞,掙紮的力量也越來越弱,一  
股哀傷的氣息籠罩著全身,讓她覺得自己彷佛也被撕成碎片散落了一地。  

陳圓圓的整個陰戶展現在眼前,陰道上的叁角洲地帶只長出一些稀疏的淡色陰  
毛,顯然還沒發育成熟,兩片粉紅色的陰唇蓋住陰道口,翻開就可看到粉紅色的肉  
芽,整個陰穴都呈現粉紅般的處女顔色。  

吳春生的雙手、雙唇在陳圓圓的身上忙碌著:嘴唇親吻、磨擦著陳圓圓的胸前  
、小腹、大腿……一手在陳圓圓微凸的小乳房揉捏著,一手在陳圓圓長著稀疏嫩毛  
陰戶上摳搔著。  

陳圓圓一點快感、興奮也沒有,只是閉著眼,任由淚水源源流下。雖然她閉上  
雙眼,但她仍清楚地感受到姨父對她的肉體,投以饑渴的目光。對于自己全裸的身  
體,全部被姨父盡情飽覽、撫摸,從心中升起羞恥感。腦海裏萦回的只是哀恸、驚  
嚇、無助、怨恨、絕望……  



陳圓圓,生于明末江南。幼年父母雙亡,便由姨母收養,而姨父卻也因嗜賭貪  
杯,而家道中落。陳圓圓在十歲那年被姨父強暴後,被姨父賣入煙花妓院中,以還  
賭債,從此陳圓圓便淪落風塵,過著送往迎來的神女生涯。  

作爲無名的“雛妓”的陳圓圓努力的學習戈腔俗調,也經常向民間老藝人請教  
,教曲的技師也十分憐惜,精心地點拔她。  

陳圓圓了解當時的環境,她知道在明未江南的妓院中,做不了出色的女演員也  
就成不了名妓,所以勾攔中人對串戲之類是很看重的。而且陳圓圓也很想藉著廣泛  
交際的機會,結識一些名士,出籍從良,因爲明未的社會,封建土大夫生活總是追  
求浪漫,很多人也是征歌逐妓,迷戀聲色。  

陳圓圓從進入妓院中後便努力讀書識字、學戲唱歌,後來也能寫得一手好詞,  
遺有【畹芬集】、【無余詞】……等詩詞,而大都是詞意淒切哀怨。  

陳圓圓十八歲時,在蘇州登台演出戲曲,自稱爲“玉峰女優陳圓圓”。她演的  
是花且,演得是“體態輕盈,說白嬌巧。”一下子,因俏麗絕色,能歌善舞。使她  
成了走紅的紅歌妓,從此聲名大噪,四海聞名。  

冒闢疆,乃江南名土,是有名的江南四公子,他在崇祯十四年和陳圓圓初相逢  
,少年惆黨的冒闢疆第一次見到陳圓圓就爲其所迷,有意將她接回從良。到了進京  
赴試前夕,陳圓圓便把自己完全托負給了冒闢疆。  

道別前夕。在熱烈的擁吻後,陳圓圓對冒闢疆說:「我是風塵女子,殘花敗絮  
,今蒙公子錯愛,願終生以報。」說罷,陳圓圓不禁熱淚盈眶。  

冒闢疆疼惜的親舔著陳圓圓臉龐的淚痕,溫柔的說:「圓圓!快別這幺說,雖  
然造化弄人、天妒紅顔。但我對妳卻是一片真心,我可對天發誓……」陳圓圓連忙  
用朱唇封住冒闢疆的嘴,不讓他說下去。  

冒闢疆緊緊的摟抱著陳圓圓,把舌頭伸進她的嘴裏攪拌著,兩條靈活、濕軟的  
舌頭互相在交纏著。冒闢疆覺得從陳圓圓豐滿、柔嫩的雙峰,不斷傳來心跳的震動  
與熱度,讓自己漸漸燃起熊熊的欲火。  

雖然,陳圓圓那圓潤、有彈性的乳房,冒闢疆己愛撫過、親吻過很多次,但依  
然令他愛不釋手。他們一絲不挂盡情的在大床鋪上翻過來、滾過去,互相撫摸、親  
舔著。  

陳圓圓柔軟的手指,輕輕握住了冒闢疆的陰莖,溫柔、和緩的套弄著,朱紅的  
櫻唇親吻著他的胸膛,然後慢慢向下移動,經過小腹。陳圓圓略微擡起紅潤的臉龐  
,瞄一下冒闢疆沉醉的神情,露出一點得意的笑容,便張嘴含陰莖上的龜頭,在那  
硬得發光的表面輕輕舐著,她的柔舌輕輕在舐,冒闢疆卻沖動得有如火山即將爆裂。  

冒闢疆望著陳圓圓的舌頭在龜頭上打轉,讓自己有難以形容的刺激與感動。雖  
然陳圓圓還沒有把整根玉莖含進去,但冒闢疆已經很滿足,因爲以她的高傲冰冷形  
象,居然肯如此屈就,讓冒闢疆感到萬分愛憐、疼惜之意。  

陳圓圓張開小嘴,慢慢把冒闢疆的肉棒含進去,這種滋味實在好得到不得了,  
讓冒闢疆竟然也不由自己地呻吟起來,藉著呻吟以圖宣洩內心的興奮。  

陳圓圓溫柔的舐著、吻著,終于完全吞沒了。冒闢疆覺得興奮至極,挺一挺腰  
,讓肉棒在陳圓圓的嘴裏抽動起來。陳圓圓只是緊緊的含著、吸吮著肉棒,手只還  
不停的掃拂冒闢疆的陰囊。  

刺激的程度令冒闢疆無法抑制,只覺得肉棒一陣酥酸就要泄了!「…圓圓我…  
…」冒闢疆急急叫著,提示陳圓圓,並企圖移開肉棒。冒闢疆心想若不避開,陳圓  
圓一定會吃到射出的穢物。  

可是陳圓圓不但沒有避開,反而吞吐得更厲害,而且雙手緊緊扣住冒闢疆的後  
臀。冒闢疆無法再繼續忍耐,「啊……」一聲長叫,隨著肉棒一陣抖動,一股股的  
熱流便疾射而出,貫喉而入。  

『咕噜!』陳圓圓完全承受了,她繼續的吮吸著,直到冒闢疆激動的龜頭不再  
跳動,她才吐出肉棒,並仔細的舔拭著。  

冒闢疆似乎得到一生以來最大的享受與感動,有感而發的說:「……圓圓,我  
愛你,我永遠愛你!……」  

陳圓圓帶著滿足、幸福的微笑,讓冒闢疆躺臥床上,用暖暖的毛巾替他擦拭著  
肉棒,然後像小鳥依人般的伏在冒闢疆的臂彎。冒闢疆輕吻陳圓圓的額頭,揉著她  
長長的秀髮,表示自己的愛意與感謝之情。  

陳圓圓的大腿輕輕靠著冒闢疆的身體磨擦著,玉手也在著冒闢疆的胸膛,有一  
下沒一下輕拂著,讓冒闢疆又按捺不住地擁吻著她,陳圓圓也熱情地和他再次四唇  
相接。陳圓圓的小舌在冒闢疆的口腔裏撩弄著,冒闢疆也拼命的吸啜她的香液。很  
快的冒闢疆垂垂的肉棒又再堅硬起來,而且似乎比前一次更加灼熱挺拔。  

陳圓圓感受到冒闢疆胯下的騷動,嬌媚的呻吟著:「哦!你…你好壞喔……」  
陳圓圓嬌羞的推開了冒闢疆,輕輕轉身。這種欲拒還迎的感覺十分要命,讓冒闢疆  
更加瘋狂、更加亢奮。  

冒闢疆撲過去擁著陳圓圓,讓堅硬的肉棒緊緊貼著她軟綿綿的股溝,雙手就揉  
弄著她柔軟而彈力十足的乳房。冒闢疆這才覺得陳圓圓的後臀早已被淫液濕透了,  
而且豐乳上的蒂蕾也挺硬、發燙。  

冒闢疆輕輕地將陳圓圓的身體翻過來,一翻身便壓伏在陳圓圓的身上。冒闢疆  
擺動下身,磨擦著陳圓圓柔滑的肌膚,嘴唇卻在吻她的眼、她的睫毛、她的鼻子,  
而雙手就撥弄著她的胸脯。  

陳圓圓的呼吸開始急速,隨著冒闢疆的手開始探進她的私處,她很有節奏的在  
低叫,她的小舌在舐看乾熱的嘴唇。當冒闢疆將手指探入她滑膩的陰道裏,陳圓圓  
不禁一聲輕吟,全身又是一陣顫慄。  

冒闢疆欣賞著她欲念昇華的神情,慢條斯理的撩撥著。冒闢疆並非有心戲弄陳  
圓圓,只是充滿憐香惜玉之愛憐。但這種激情的愛撫卻讓陳圓圓感到春情蕩漾、心  
癢難忍,而不停的淫呓著、扭動著,還不時挺著下肢,配合著冒闢疆手指的探索。  

冒闢疆抽出手指,一股濕潮隨之湧出穴口,陳圓圓頓時覺得陰道裏一陣空虛,  
「嗯!」一聲,便伸手抓著冒闢疆的肉棒頂抵著屄洞口。冒闢疆似乎聽見陳圓圓含  
混的呓語說:「…我要…我要……」  

冒闢疆在也忍不不住了,只覺得一股淫欲直掼腦門。冒闢疆深呼吸一口氣,然  
後一沉腰身,『滋!』肉棒應聲而入直搗黃龍,完全抵住了陳圓圓最深處的子宮。  

「啊!」陳圓圓一聲滿足的淫蕩聲,雙眉一皺、櫻唇半開,雙手緊緊箍著冒闢  
疆的屁股。陳圓圓似乎已經在空虛無助的邊際裏找到了充實的來源,一種完全的充  
實感,令她又開心又滿意。  

冒闢疆只是完全送了進去,緊緊抱著陳圓圓柔軟的身驅,卻按兵不動,體會著  
硬硬的肉棒抵住了她暖暖地方的感覺,真的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這比起亂沖亂撞  
而發洩了的感覺,截然不同。  

但是陳圓圓溫潤的屄穴裏,有如咀嚼般的蠕動著,讓冒闢疆覺得一陣陣的酥癢  
,不禁抽動一兩下。但陰道壁上的皺折颳搔龜頭凸緣的舒爽,卻讓冒闢疆忍不住的  
抽動起來,而且節奏由慢漸漸加快快。  

陳圓圓的阿娜腰肢在迎合、在捕捉,半開半合的小嘴在呻吟、低叫,促使冒闢  
疆的欲念昇華。陳圓圓的高潮像澎湃的浪花接二連叁地洶湧而至,下身像浸泡過水  
一般又濕又滑。  

突然,冒闢疆歇斯底裏的仰天長嘯一聲,『嗤!滋!』一股股的濃精,激射而  
出,淋漓盡致地完全射在陳圓圓的體內。  

「喔!」陳圓圓也叫了,暖烘哄的熱流有清泉源源不斷。香汗淋漓的陳圓圓緊  
緊的擁抱著冒闢疆,屄道裏還一縮一縮的在吸吮著,似乎想完全將冒闢疆吸了進去。  

冒闢疆強而有力的發射,讓肉棒依然在跳動,他把陳圓圓抱得更緊,有如雨點  
的親吻著她的臉頰。高潮後的陳圓圓嘴角挂著笑意在喘氣著,在回味著這份難忘的  
意境。  



『……圓圓,等我!等我取得功名後,我一定來接妳回家……』這兩個月以來  
,冒闢疆別離前的話,一直萦回腦海,陳圓圓一直癡心地等待著心上人來接娶。  

在黑暗的封建社會時代,一個如花似月的美麗女子,往往會給自己帶來重重災  
難,正所謂自古紅顔多薄命。尤其是災荒之年,遭遇兵荒馬亂,年輕女子的命運,  
就更是朝不保夕了。正當冒闢疆由外地趕回蘇州,欲與陳圓圓結秦晉之好的時候,  
卻禍從天降,讓他含恨終身。  

當冒闢疆回到蘇州時,陳圓圓已被一位老色狼田弘遇搶先給贖走了。這件事促  
使冒闢疆更加緊尋訪另一個“失蹤”已久的紅粉知己──董小宛,他深怕再重蹈覆  
轍。(※打個小預告:董小宛與冒闢疆分分合合之故事,下篇再表。)  

田弘遇做過揚州把總的官,女兒又被崇祯選封爲貴妃,因而官封左都督,在皇  
親國戚中飛揚跋扈、不可一世。陳圓圓雖然百般不願,卻又得不到旁人的援助,因  
爲沒人敢得罪田弘遇,只好含淚跟著田弘遇回府。  

田弘遇帶回陳圓圓後,爲了討主子歡心,便將陳圓圓送進皇宮,準備給皇帝聊  
以解憂。晉見時,陳圓圓著紅霞仙子裳,蛾眉淡掃,但身處國難當頭的崇祯那有心  
思瞥睹傾城好顔的江南佳麗。  

崇祯連看都沒看一眼,只淡淡地說:「國家弄到這個地步,我那有閑情逸致?  
…」便揮手下令將她送走。陳圓圓也只有抱著“明眸皓齒無人惜”的萬分委屈心情  
回到了田府。  

陳圓圓一回到田府,田弘遇喜形于色,搓著雙手淫笑的說:「……嘻,皇上不  
知愛惜佳麗,我可不能暴殄天物……嘻…來,來…」說著就拉著陳圓圓直奔內堂寢  
室。田弘遇未等站定,即猴急的先扒光自己,再伸手替陳圓圓寬衣解帶。  

錦繡朱紅的鴛鴦鋪墊褥上,仰臥著陳圓圓雪白柔嫩、凹凸玲珑的嬌軀;身上卻  
壓伏著瘦如乾柴的糟老頭──田弘遇。  

只見田弘遇的臀部急速的浮沉著,嘴裏還『哼!哼!』不停的喘息著,雙手更  
是貪婪、無所忌憚的在陳圓圓的身上胡亂摸索著。沒兩叁下功夫,「啊!爽!」田  
弘遇便在一陣胡亂抖動中泄了。  

陳圓圓正覺得陰道裏一陣陣酥癢,情慾也慢慢在被挑起,卻感到陰戶中的肉棒  
一陣縮脹,一股暖流隨即籠罩全身,不禁「嘤!」一聲,只覺得一陣哀怨、不滿,  
有如重石壓心一般,恨恨的瞪了田弘遇一眼。  

『砰!』田弘遇滑落陳圓圓的身上,重重的躺在床上,自顧氣喘噓噓的。陳圓  
圓轉頭看著垂軟的肉棒,一聲輕歎,便伸手握住,輕輕的把玩著,企圖喚醒它,讓  
它稍後可以一解自己空虛的饞思欲。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