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2发布:

色一区综合自拍“妙笔”成“败笔”,青龙影帝演“翻版”刘德华,演成十八线网红

精彩内容:

今天開場還是要提《鱿魚遊戲》。

但Sir要說的是缺點。

或者說,遺憾。

很多影迷都提到的:

爲啥不是黃政民來演成奇勳?

當然不是苛責李政宰的表演。

而是。

黃政民身上的“無賴氣質”,實在不可替代。

黃政民何人?

身份很多,這裏向不太熟悉韓影的毒飯簡單介紹:

作爲演員。

韓國當下最具票房號召力的實力派男演員,大鍾獎、青龍獎雙料影帝,長著一張爲了說“阿西吧”而生的嘴。

作爲搭檔。

他和李政宰之間的緣分,妙不可言。

最經典的《新世界》,兩人演一對混迹黑道的難兄難弟,一痞一帥,硬生把黑幫片演成“愛情片”。

最近,他又多了一重身份。

惹來大量中國觀衆的關注。

畢竟。

他這次是“翻版”劉德華:

《人質》

中國翻拍韓影我們見多了,而且類型不限。

《關于我媽的一切》《陽光姐妹淘》《你的婚禮》……

韓國翻拍國片,其實也不少。

但大多專注“犯罪懸疑”類:

《英雄本色》《毒戰》《全民目擊》……

最近,又看上一部。

《人質》,翻拍自丁晟導演,劉德華和王千源主演的《解救吾先生》。

忘記了?

一個動圖你就記得:

改得好不好?

即使韓國票房不錯,但評分也不高,韓國大衆評分網站naver上評分7.58(滿分10),豆瓣更低,6.1。

僅從口碑看。

這次中韓影視友好交流,是我們勝出(原作豆瓣7.7)。

可喜可賀。

但Sir作爲影評人,不想簡單地唯分數論,尤其對于這樣難得的“同題競賽”。

放下立場,回歸電影。

Sir更感興趣:

我們這一次,究竟“贏”在哪?

會一直“贏”嗎?

01

群戲VS獨角戲

故事不陌生。

原型,2004年的真實案件,內地著名演員吳若甫被綁案。

《重案六組》《特警力量》都以此改編過。

《解救吾先生》無疑是最被大衆熟知的一次。

中韓兩版,劇情主線基本一致:

著名演員被綁架後,演員怎麽跟綁匪鬥智鬥勇,警察又如何把他救回。

但具體操作則區別很大。

海報就亮明態度:

中國版,“人質”劉德華C位,但綁匪、警察所占面積不小;

韓版,“人質”黃政民也是C位,且是絕對C位,後排六人,都不是全臉,五個是綁匪,完全沒有警察的戲份。

這便是兩版對于“視角”的取舍:

前者,多線並行,強調人質、匪徒、警察叁方你來我往、見招拆招的對壘快感。

後者,更像黃政民的獨角戲,同時,Sir預感到電影裏警察都是豬隊友。

別小看這細微的調整。

電影視角,將決定整個故事的位移。

目前來看,兩種選擇不分優劣。

02

劉德華VS黃政民

演技不必過多比較。

Sir這裏討論的是角色設計。

《吾先生》中有一個亮點常被忽略:

原型人物吳若甫,的確出現在片中,並出演一個警察。

于是,當吳若甫扮演的警察,在戲中對著當年綁匪喊話時。

虛實難辨。

韓版也保留這一妙筆。

但它的做法簡單粗暴——黃政民演黃政民。

他“演”的就是自己。

在Sir看,正是這一改動。

讓“妙筆”成了“敗筆”——黃政民演的“黃政民”,大概是他演藝生涯中最不自然的角色。

這是一名怎樣的演員?

身手比成龍還靈活;

打起架來,比綁匪、警察都猛。

這哪是黃政民。

明明就是那個在《新世界》裏,美隊上身,被稱爲“電梯戰神”的丁青嘛。

不光身手開挂,還智力下降。

面對綁匪,不是傻傻地尬聊,就是一次次激怒對方。

綁架啊大哥,還顧著臉呢!

這哪是演繹過無數個角色的青龍影帝?

明明就是個沒腦子的十八線網紅啊。

總之,我們無法相信,這是一個“黃政民被綁架”的故事。

編劇苦心的建立起來的“虛實結合”,因此沖散。

反觀《吾先生》。

人質雖然叫“吾先生”,電影卻始終讓觀衆相信,他就是大名鼎鼎劉德華。

人設清晰:

香港影帝,頭腦清醒,且,沒有戰鬥力。

行動一致:

被綁後迅速冷靜,認清現狀:打不過只能智鬥。

並且形成基本策略,花錢買命。

綁匪被困,他主動獻策,以便對方盡快安全地拿到錢,好令自己盡快脫險;

綁匪發怒,他據理力爭,因爲以他的經驗,認慫反而會讓對方多疑。

Sir認爲最絕的一幕。

喝水。

綁匪端來可樂,吾先生果斷拒絕,說要喝白開水,還讓綁匪把杯子洗一下。

膽大包天?

不對。

首先,不喝可樂因爲擔心裏面被投放藥物,說明他謹慎;洗杯子,則表現了他即使身處絕境也沒有丟掉基本的體面。

自尊,是目前吾先生唯一能緊握的籌碼。

結果?

綁匪不僅沒發飙,更帶來我們不可思議的反轉:

得了個“惺惺相惜”。

黃政民那邊呢?

綁匪拿水,他滿不在乎、來者不拒,只管喝不管後果。

這一句。

電影裏的“黃政民”,算是徹底敗給電影裏的“劉德華”。

但必須重申:不是演員的鍋。

03

王千源VS綁匪們

反派塑造,是雙方決勝關鍵。

華子(王千源 飾),可以說是《吾先生》的“魂”。

說他是華語電影最經典的反派之一,不過分。

Sir就說幾個動作。

華子是誰?

他是一個悍匪。

開場,華子去跟俄國人買槍,被懷疑是警察,怎麽自證?

一把摟住翻譯,掏刀,捅。

又狠又瘋,但不失理智。

他還是一個控制狂。

激情戲,狂躁地從背後進攻,雙手死死按頭。

鏡頭拉遠,伸手可及的地方放著手雷與手槍。

這僅是華子的A面。

他的B面,藏得更深。

底層單親家庭出身,長久以來物質和情感的雙重匮乏,導致極度自卑。

犯案前,看到漂亮女孩,他還是會下意識扭頭偷看。

犯案後,華子來到吾先生家裏翻找銀行卡。

他還幹了什麽?

坐下沙發,打開飲料,慢悠悠地翻開雜志……

暗自模仿起劉德華的手勢。

一個粗暴悍匪的標簽下,他漸漸展現出“人”的血肉:

恃強淩弱,用武力掩蓋自卑的扭曲性格。

華子的成功,不僅是演員功勞。

全片最過目不忘的鏡頭:

審訊室裏的他,像一團巨大的陰影,眼皮子朝上頂,透著股危險和頹喪氣。

最終這個陰鸷的眼神看得人寒毛直豎。

然而華子沖著攝像頭,隔空挑釁警察後,那粒沒抓穩的餃子緊接著拆穿他的自信。

這一幕,是導演對“華子”宿命的預演。

以上一切,才讓結尾那段封神的哭戲成立:

華子被執行死刑前,媽媽去探監。

他努力保持以往吊兒郎當的樣子,裝作不怕死。

他想哭,卻又拼命咧開嘴笑。

最後他說,下輩子再給媽盡孝。

矛盾、悔恨,又不願承認。

一言蔽之,華子爲什麽深入人心?

他是個惡人,卻也是個活人。

韓版裏的綁匪頭子崔基煥。

狠也是真狠。

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殺人,凶器還是隨手拿的易拉罐。

可惜。

凶悍有余,有勇無謀。

暴戾有余,臉譜化嚴重。

沒有感情,沒有牽挂,沒有軟肋。

兩個版本都有的一個情節:綁匪頭子去人質家裏搜銀行卡(U盾)。

《吾先生》裏是搜到了銀行卡,但華子回來說沒搜到,同時上手勒脖子。

華子爲何要撒謊?

因爲他想詐出吾先生家裏可能還有的其他卡,目的是把吾先生吃幹榨淨。

華子狡詐又貪婪的形象瞬間入木叁分。

韓版卻直接改成了真沒搜到。

被勒得快死了,黃政民才來了一句“在便利店”。

大哥,你到底是真忘了還是想撒謊?

不管是哪種,都是蠢到家了。

原版綁匪給吾先生捆上的都是鐵鏈,完全杜絕他自行掙脫(劉德華上演動作戲)的可能,吾先生想博弈只能智取。

韓版綁的卻是繩索,分明這些綁匪是生怕黃政民沒有機會逃跑。

這一局,又敗。

04

類型VS表達

看到這裏,你是不是也好奇——韓版爲什麽要這麽改?

反派越黑,主角越強,警察消失……

像什麽?

老套的超級英雄片。

正因爲對現實裏的“英雄”不滿,才更需要電影裏的英雄。

所以。

比起把這個故事拍成一次精彩的綁架,韓國版更願意跟隨創作慣性,把它呈現爲一次對政府的諷刺。

韓影敢黑是傳統藝能。

《鱿魚遊戲》,剛借反派之口諷刺過韓國警察。

《人質》同理。

警察們幹了啥?

面對同一個匪徒,人家用的土炸彈,警察全副裝備,還硬是讓對方逃了叁次。

接到報警電話,明明是重要線索,卻生生放過,完全沒有發現線索的敏感度。

還有最無語的。

韓版主犯直接自首,這本是極度無腦的行爲,但在警察們更無腦的襯托下,反倒顯得運籌帷幄、胸有成竹。

另一個例證,是韓版明顯加強媒體的戲份。

這本是一個新鮮的角度。

畢竟,原版媒體作用基本消失,被警方嚴控。

但韓版裏的媒體是怎樣?

沒有調查,沒有對警察的不作爲有任何披露,全程只有添亂。

尤其遺憾。

最終,電影也就成了韓國電影對政府(警察)又一次無關痛癢的諷刺。

但。

這只是韓國電影的毛病嗎?

《人質》給予我們的警示在于:

當創作者爲電影、人物、故事預設下鮮明的立場,從而放棄最基本的,對邏輯的尊重,對敘事的打磨,對“人”的體恤時。

電影,便終成爲某種意識和口號的“人質”。

然而。

誰又能解救電影?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哆啦C夢 色一区综合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