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1发布:

国产真实破苞视频在线观看寂静的世界第07话

精彩内容:

第07
  我是一個宅男,在家整整宅了兩年。當我從自己的電腦世界走出來的時候,外面真實的世界居然停止了。幾乎所有的人都靜止不動,這世界寂靜的可怕。雖然我通過性愛喚醒了叁個人,可她們依然是呆滯不能言語的。後來我遇到了一個跟我一樣的人,可外面的世界在他的描述中更加荒涼寂靜。
  接下來的兩個星期,除了每天早晨的跑步,每天傍晚的看望自己父母。我幾乎都是在自己家度過的。宅男的本性啊!我從超市裏搬來了好幾個健身器材,把它安置在二樓的休閑廳中。這樣我、歐曼、小玉、王芸就能在家時不時的鍛煉了。
  其實悄悄的說,我主要是想看看叁女們在健身器材上跳動的身姿罷了。在家穿的少啊,又蹦蹦跳跳的,乳波蕩漾啊,熱血奔騰啊。
  王芸的身體已經好了。小腿處的傷口也已經愈合,全身的掌印也已消散,露出了潔白如玉的本來面目。曾偷看,額,不算偷看啦,我打著了解王芸身體進展的幌子,大大方方的在歐曼臥房的浴室裏,隔著玻璃,美美的欣賞了下。曼妙的身材,成熟的體態,和歐曼跟小玉比起來,別有一番風味。想到小玉,內心一陣狂喜。小玉跟我睡了四天,這四天裏我將小玉調教的相當滿意啊。虔誠的允吸我的陰莖,放蕩的在床上勾引,奔放的在我身上跳躍,淫蕩的在我身下扭動,小妻子般在他人面前的恭順。
  第五天的夜晚,歐曼忍不住幾天來我房裏的動靜,加入進來。我始終記得,歐曼吃驚的看著白天純靜可人的小玉,在床上那變幻多彩的展示。結果直接導致了第二天,歐曼強力幹預下,小玉的搬走。可那晚歐曼的表現,無不在顯示她在不斷的向小玉學習,呵呵,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只是苦了我啊,一夜射了六次,第二天在床上死死的躺了一天。(你教會了小玉些什麽啊,大色狼)歐曼在拖著小玉離開的時候,在本子上寫道。我無力的呵呵了兩聲,沈沈的睡去了。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歐曼來陪了我兩天,我去找小玉混了一天。其他的時間都在聚集著力量,也就是宅在家中啦。一個星期後,歐曼不斷的騷擾下,自己的借口都用光的情況下,我準備第二天,帶王芸回家了。心中不住的埋怨,回個毛線的家啊,王芸這樣穿不是挺好麽,緊緊的衣服,勾勒出曼妙的體態,多養眼,帶出去時不時的看看王芸誘人的肉體,多歡心啊。我算是了解到麻子大叔爲什麽要給他的女人全穿上情趣服飾了,看了心情好不是。
  照例早晨起來跑步,回家被洗澡,穿好歐曼準備,或是小玉準備的衣服。走下樓梯,看著激凸的王芸,默默的歎了口氣。”
  你,我要你帶我回你自己的家“,王芸從客廳的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到樓上我的房間,從床下的那件醫師袍裏翻了翻,拿出一片鑰匙,轉身下樓,出門了。我靠,原來那天背歐曼回家後,王芸的職業服居然被我放到床下去了。
  街道上,靜悄悄的,除了市裏有名的娛樂一條街,大部分地方人都不太多。
  每個走過的人,我都仔細的觀察了下,隨手摸幾把,打扮不錯的親幾下。(你走不走了?要不要這麽色?(色狼,大娘你也摸,今天別摸我和小玉,惡心死了)(你沒完了還,想惹我發飙啊!
  一張張抗議的紙條不斷的伸到我面前,看著歐曼逐漸扭曲的臉,心裏樂開了花。”
  額,我是看看她們會不會醒啊,做實驗呢,以前怎麽沒見你這麽反感呢?
  “(以前我不會說啊,早就看你不順眼了,這個星期別來碰我,明明就是個大色狼,還好意說做實驗。連小玉都不能碰,我會盯著你的。歐曼奮筆疾書的痛斥著“我靠,你明明就是嫉妒人小玉的可愛,還想拉人小玉下水,小玉,小玉來哥哥抱你。我錯了,我錯了,好小曼,我真錯了,我改,別生氣啊。”
  靠玩大了。
  一路上就這樣說說笑笑的走著,恩,真心不錯。
  王芸的家,在一片新開發的住宅區裏。坐上電梯,上了七樓,王芸打開房門,我們都進去了。王芸的家不大,額,主要是跟歐曼和小玉家比,跟我家比的話就差不多大。估摸著八、九十平的樣子。王芸估計才結婚不久,門上的大紅喜字都在,只是有些暗淡。進了屋,全新的家具,牆上是王芸幸福的結婚照片,可照片中那男的怎麽越看越惡心,真是一朵鮮花插牛糞上了(心裏原因?果然還是在自己家靈活些啊,王芸倒了叁杯水給我們,就進了臥室,從裏面拿了套衣服,穿過客廳進到了陽台那邊的浴室裏洗起澡來。我隨意的走了走,臥室裏王芸的丈夫靜靜的躺著,我趕忙將他身上的毯子蓋住了他的臉,然後在臥室裏翻找起來。
  找啥?自然是找王芸的身份證明之類的東西撒。
  很快在王芸家的臥室裏找到了個上鎖的抽屜,靠,鑰匙呢?算了等王芸出來讓她自己開吧。(你翻什麽啊,在人家家裏亂翻,你以前是做小偷的?歐曼跟著我在王芸房間裏收拾著王芸的衣物,看我到處翻東西不由的嘲笑道。
  “你懂毛線啊,我是在找王芸的資料,越是對她熟悉,越是能快點讓她恢複,你忙你的,別管我。”
  借口大把的有,自然面部改色心不跳的教育起歐曼來。
  (切,誰管你了,大色狼)小妮子小心眼。哈哈很快,王芸從浴室出來了,穿了身淺灰色家居服,將身上的美好給遮擋的嚴嚴實實。失望啊,看慣了王芸激凸的穿著,這樣一穿太讓我失望了。好歹你也是新婚啊,難道不知道在家穿的性感點,把老公先榨個半幹再說?”
  王芸,把家裏上鎖的都打開“我命令道。很快那個鎖上的抽屜,還有衣櫃裏一個粉色小皮箱打開了。抽屜裏是王芸的結婚證和戶口本,我翻開看了看。王芸,28歲,2020年1月15日結婚,2月12日辦結婚酒。我去,現在到底是什麽時候啊!按我的時間算,歐曼20歲、小玉16歲、王芸28歲。可按2020年算,歐曼28歲、小玉24歲、王芸36歲。今年到底他媽的是幾幾年啊,我煩躁的打開粉色小皮箱,裏面是王芸的私人物品,和一摞厚厚的日記本,我翻開日記,上面記載了她生活的點點滴滴,隨便翻了翻,上面赫然寫著2012年1月15日,他向我求婚了,難道自己真的要結婚了嗎,心好亂,我對他真的是有愛情的嗎?巴拉巴拉。我翻了好幾頁上面的日子全是2012年,可結婚證上赫然寫著2020年啊,搞什麽飛機啊。誰他媽玩我啊。我憤怒地將日記仍在地上,歇斯底裏的吼叫了一聲。歐曼放下了手中的衣物,跑了過來,緊緊的抱著我,小玉從外面沖了進來,看到發狂的我,也從背後緊緊的抱著我。歐曼擡起頭,驚恐,關注,焦慮的神情望著我。”
  他媽的現在到底是什麽時候啊,他媽的我現在到底是在哪啊。他媽的……”
  歐曼抱著我的頭,深深的吻了上去,我的唇接觸到歐曼紅潤的雙唇,心中的激動慢慢平靜下來。兩行清淚從歐曼的臉上滑過,我的心軟了下來。緊繃的身體松弛下來,唇分,歐曼仔細的看著我的眼睛,眼中的瘋狂已經不見了。歐曼趕忙寫了起來(你怎麽了?不要嚇我們啊,你這樣我真的很心痛。是不是還在煩惱呢?事情總會有天水落石出的,別急好麽,我們現在不是在一起麽,就算所有的人都不動了,都沒辦法陪你,你不是還有我麽,還有小玉麽。我愛你。我和小玉都愛你啊。歐曼激動的寫幾個字就給我看,再寫幾個字給我看,地上到處是她撕下的紙片,直到那張(我愛你,我和小玉都愛你)我阻止了她再次寫字的動作,一把抱住了她還有小玉,深深的吻了下去,然後是小玉。是啊,哪怕全世界都不理我,我還是有歐曼,我還是有小玉的。
  我默默的看著懷裏的兩個依賴,深愛我的女人“你們幫王芸收拾東西吧,我出去走走。放心,我沒事的。”
  (我一個人就行了,讓小玉陪你吧。歐曼想了想寫道。
  我思考了下,如果不讓小玉陪著,歐曼肯定又會擔心的。小玉現在還沒有表達的能力,就算跟在我身邊也不會打擾我的思考,我點了點頭。小玉握著我的手,就將我帶出了門。
  慢慢的一階一階的下著樓,小玉默默的走在我後面,我靜靜的讓自己大腦一片空白,我實在是不願想起所有的問題,只想放空自己。走到二樓,一間房門虛掩著,我默默的走了過去,小玉好奇的打開了房門,突然拉住了我。
  “幹嘛,哥哥今天心情不好,小玉乖,別吵哥哥哦“我沒好氣的說,小玉死死的拉著我,另一只手指了指大開的房門。我捏了捏小玉可愛的小鼻子“知道你最疼哥哥了,可今天哥哥真的沒心情,小玉的好意哥哥心領了。等哥哥心情恢複了再和小玉滾床單啊,乖。”
  看來小玉是準備用自己的方式來安慰我了,感動啊。
  可小玉依然不放手,還用力的揮了揮另一只手,我好奇的向她指的方向看去。
  原來房間裏站滿了人,人群中一對新人正在給所有人發煙,鬧洞房啊。果然是新開發的小區,住進來的大部分是新婚男女。小玉走了進去,拿起新郎背上背著的新娘的婚紗,慢慢的摸著。我走到小玉身邊“寶貝小玉,是不是想穿婚紗啊,走,哥哥帶你去婚紗店找條比這更好看的,然後小玉做哥哥的新娘好不好?”
  走在呆立的人群中,看著他們臉上凝固的幸福歡樂的笑容,心裏一陣陣的煩躁,我哄著小玉趕緊離開,不然誰也不知道,我會不會再次爆發。
  走到樓下,坐到了住宅區中央的人工湖邊。夏日的微風吹過,水邊吹起片片漣漪。抽了支煙,終于好過多了。小玉坐在我身邊,潔白的雙腳浸在水中,雙腿晃動著,激起了片片水花,可愛的摸樣,無憂無慮的摸樣,讓我心動。
  小玉就這麽靜靜的陪著我,直到歐曼和王芸提著幾個巨大的箱子下樓來。我看著瘦小的她們卻提著巨大的箱子,我的天啊,女人到底有多少東西啊,連房子都打包帶走算了。看來真的有必要學學怎麽開車了,可一想到路上那麽多呆立的行人,難道真的要我想麻子大叔那樣,一路壓過去麽。算了還是找個推車來好了。
  費了半天的勁,終于把王芸的箱子搬回了家。我癱倒在客廳的沙發上,其他的自有歐曼這個管家婆處理,我高叫著“好餓啊,我好餓。”
  就點上根煙,看著屋裏的女人們忙碌起來。
  (寂靜的電視台大樓,所有的屏幕黑著。突然一台電腦屏幕亮了起來,接著是所有的屏幕,上面閃動著一行字“主控者精神反應異常,建議開啓中級反應系統,同時提醒上報:中級反應系統開啓,有可能導致主控者附屬的臨界點降低。確認中級反應系統開啓授權,授權確認,中級反應系統開啓中,倒數計時開始,保持對主控者觀察中,加強對附屬2的重點觀察中……”
  “PS:主控者5號出現異常,是否需要啓動備用程序?XFES003“)看著屋裏的女人們忙碌著,我迷迷糊糊的睡著了。突然“嘩啦“一聲,將我從睡中驚醒,身上蓋著一床毯子,心中一暖。還是歐曼這個管家婆細心啊,小玉默默的坐在我身邊。額,小玉不在廚房,難道歐曼在?天啊,難道又是面條。正在我無奈的感歎中,歐曼從樓梯上走了下來。我去,走就走嘛,還走的這麽誘人,白色蕾絲輕紗吊帶睡裙,透露著裏面绯紅色的胸罩,下身一條半透明貼身短褲,緊緊的貼著大腿根部,將裏面純白色的小內褲勾勒的讓我遐想不已。反頭看了看小玉,一套藍色小圓點荷邊睡衣,顯得那麽可愛。真是幸福啊。誘人的少女,可愛的蘿莉,就生活在我身邊,就陪著我生活著,這世上真的有這麽幸福的事嗎,簡直是不敢相信啊。”
  乖小玉,讓哥哥看看今天穿了什麽顔色的內褲?”
  我色色的說道。小玉居然低下頭,羞澀的搖了搖頭。”
  沒穿?果然是哥哥的乖小玉,一點都不像歐曼。”
  斜著眼看了看歐曼“早就強調過了在家嘛,就不要穿內褲了,可有人就是不聽,啊,我的眼,我的眼好幹好痛,看不到養眼的東西,我眼好疼。”
  歐曼笑嘻嘻的走過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的掐了我一下。”
  我去,穿就穿嘛,還掐人,看我的抓奶龍爪手。
  “我一下撲了過去,在歐曼的胸上揉捏起來,小玉也撲了過來。”
  恩,四奶龍爪手,哈哈哈”。我的雙手分別在兩女的胸前揉捏著。歐曼看了,連忙躲了過去。切你躲,我就揉小玉的。誰知道歐曼一躲開,小玉也緊緊的用雙手抱住了自己的胸。
  這,這,這,今天是怎麽了。怎麽連一向聽話的小玉也露出羞澀的樣子了。
  (死色狼,滿腦子的色情,以前老是占便宜,現在可不行了。你要乖哦,乖的話,歐曼和小玉才會好好服侍你哦。歐曼寫道。我靠,這是赤裸裸的誘惑啊。
  對了,被這兩個小妖精一打岔,我都忘了,既不是小玉又不是歐曼在廚房,那是誰呢?”
  你們都在這裏,誰在裏面做飯?別跟我說是王芸,她現在應該還沒有那麽好的反應吧。”
  我奇怪的問道。
  (你自己去看,不就知道了,就知道你嫌棄我們,只會做面條和炒飯。歐曼寫道。我連賠笑說;“哪有,其他人想吃歐曼和小玉的飯菜,還吃不到呢,我怎麽會嫌棄啊。我這是想念麽!”
  (油嘴滑舌)歐曼笑了。
  我走進廚房,還真是王芸在做飯,見我進來,王芸看了我一眼,依然呆滯的眼神,木然的表情。扭頭又開始專注的做事了。我靠著門口仔細的看著她,現在一身淡綠T恤,下身一條淡綠色過膝短褲,身上套著圍裙。豐臀肥乳,隨著她的動作輕微的晃著。我不禁走了過去,站在她的背後,她反頭看了我一眼,我將手貼在了她的豐臀上,慢慢的捏著,慢慢的往她的雙腿間滑去。我伸過頭,想去聞聞她頸間的味道,這時,一張白紙伸到了我眼前,我縮頭一看,上面一行大字(死色狼,又想做壞事,還吃不吃飯了。我扭頭一看,是歐曼。讪笑著摟著歐曼出了廚房,“乖小曼,現在不能做壞事啊,那吃了飯呢?”
  歐曼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給我一個狠狠的二指神功。又掐。
  話說,歐曼有了表情和跟我的溝通能力後,很奇怪,一點都不像正常的女人那樣。歐曼並不反對我去和別的女人親熱,有時還會加入我們,讓我沈浸在別的女人的懷抱時,仍然會想到她,禦夫最高手法?如果說小玉是跟我們一起生活了很久的女人,她和我一樣將小玉當成了親人。可爲什麽在我說出吃了飯就跟王芸親熱的時候,她也沒有意見?反而讓我覺得有一點點愧疚。禦夫頂級心裏戰?
  這不科學啊。
  吃過飯,恩一定要好好的說下王芸做的飯菜,相當不錯,雖然在我眼裏,還達不到我最喜歡的程度,可是在一片面條與炒飯的海洋中,能有這麽一片家常菜的陸地,真心不錯了。小玉給我們一人泡了杯茶就乖巧的坐在我身邊,歐曼卻拉著我上了樓,來到她的房間。我靠,才覺得她挺大方,心胸開闊的。搞半天是自己來跟我做壞事啊,歐曼趴在梳妝台上,圓翹的屁股對著我,我捏了捏她的小屁屁,準備繼續深入的時候。歐曼反身遞給我一張紙條。(我看過王芸的日記了,她很可憐的。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麽色急,好好了解一下她呢。
  我仔細的看了看紙條,望向梳妝台,上面一摞日記本。心裏也好奇,裏面記了什麽,于是坐了下來,認真的看了起來。當我看完後(我看的快,看的就是快,幾分锺就看完了她的一生,我是作者我怕誰)心情久久不能平複“我操,早知道就把她老公扔床底下了,難怪老子總覺得他老公的樣子越看越惡心。”
  歐曼輕輕的推了我下,寫道(你能不能別老是,靠啊,操啊的,小玉總有天會被你帶壞了)我讪笑的饒了饒頭“習慣了,嘿嘿,習慣了,一定改。”
  下了樓,再次看到呆呆坐著的王芸,心中湧起了無限的憐愛。王芸,一個普通家庭裏出生的美豔小公主,她過高的美貌與她的美貌不相襯的家庭,直接導致了她的悲劇。17歲時被官二代強奸,母親因爲這次事情的打擊早早的撒手人寰,父親也得了重病,17歲的她拿著官二代施舍的破處費,上了醫學院,她想要治好自己的父親,哪怕用的是她處女的鮮血換來的鈔票。畢業後,到處求職不成反被騷擾。望著垂危的父親,她將自己賣給了現在的丈夫。這樣家庭出身的女人,哪怕她再美麗,再聰明,當她的丈夫覺得厭倦的時候,她的悲劇也在不斷的繼續。徹夜不歸,在外包養情婦,甚至提出讓王芸去陪領導。她在不停的抗爭,可現實的社會不是她個弱女子能夠抗爭的了的。于是在讓領導射進嘴裏後,她爭取到了上晚班的機會,一直上晚班的機會。終于她的苦難結束了,上第二天晚班的時候,世界停止了。在她的日記中,記滿了內心的傷痛,記下了每一次躺在男人身下,身體上的痛苦,內心的痛苦。難怪初次見她,就覺得她是個冷傲美人,原來她是用自己的冷傲外表去保護那顆受傷的心靈。
  可憐的女人啊,我會好好疼你的,嘿嘿。一個貌美如花,體態誘人的少婦,寂寞空虛,滿心傷痕,現在又孤獨一人,我不疼她誰疼她。恩,今晚就去疼她。
  “歐曼,小玉老睡在客房可不好。要不這樣,小玉以後就跟我睡了。你和王芸睡。”
  我故意說道。果然不出我所料,歐曼連忙提出了反對。
  (讓小玉跟你睡才不好呢。歐曼正奮筆疾書時,我又開口了。
  “那就你和我睡,小玉和王芸睡你的房間,當然換房間睡也行啊!”
  (不,雖然你睡在裏面了,可那還是我爸媽的房間,我睡不慣。
  這麽久了,第一次聽歐曼說起自己的父母。大概她很想很想他們了吧。我坐到了歐曼的身邊,將她輕輕的摟在懷裏。”
  你爸媽人呢?是不是在下面,要不把他們搬上來吧!”
  歐曼輕輕的在我的懷裏搖了搖頭寫道:(他們去美國了,現在可能在美國的土地上呆立著吧!我已經習慣了,他們經常出去。平時都是保姆照顧我,我只是不願意到那間房間去)寫完擡起頭,對我笑了我笑,美麗的臉龐上還帶著淚花,可她還是在甜甜的笑著,笑著來安慰我,笑的那麽的傷感,我低頭吻了下去。
  “那就我去你房裏睡,讓小玉和王芸睡大臥室。就這麽定了。”
  我斬釘截鐵的說道,不再給歐曼寫字的機會。歐曼終于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
  哎,現在家裏估計也就還能再住進兩個人了,看來得想點辦法,擴大下住宅區就好了。不過現在反正還早,到時候在說吧。
  接下來的幾天裏,我和歐曼睡到她那間充滿童話色彩的屋子裏。盡情的享受著歐曼的服侍,時不時的叫上小玉來,過的真的是神仙的日子啊。直到第叁個月的最後一天,歐曼突然找到了我。(你發現沒有,王芸怎麽還是呆呆的,什麽都沒變化?看著紙上的字,我不由的奇怪的問道;“怎麽想起問這個了,我可不想再去她家了,他老公在家呢,再說了她家那麽小,我們四個怎麽住的下。”
  (你上次不是說,在熟悉的環境裏,我和小玉都恢複的快些麽,我這麽多天一直在觀察王芸,她老是沒變化也不是個事啊)看著歐曼焦急的神態,心中不覺好笑起來,小妮子一天到晚的瞎琢磨,關心這關心那的。我笑著捏了她的小鼻子說道:“你呀,真是個管家婆,這還只是個王芸,等以後人多了,有的你忙的。嘶!”
  又掐,(要你管,王芸恢複的越快,我就越能少想點事,我不管,你是男人你想辦法解決。不然你去睡客房去)我靠,威脅我啊。看著焦急的歐曼,心不由的一動,辦法有了。
  我故作爲難的說:“辦法不是沒有,可我舍不得啊!”
  ,一聽有辦法了,歐曼焦急的臉上,馬上露出了好奇的表情。(什麽辦法,只要能讓王芸早點恢複那就是好辦法,你舍不得什麽?我故意遲疑了下才慢慢的說道:“辦法就是,我和王芸去她家住上幾天,你和小玉就呆在家裏。可我真的不想啊,沒了你和小玉,晚上我睡不著啊。”
  歐曼眼珠一轉,立刻來了個二指禅。(少說的那麽可憐,我還不知道你個大色狼的想法,嫌我和小玉礙事了吧!我靠這也聰明的過分了吧,我的小心思都被揭穿了。不行,立刻變身謊言小郎君。我苦著臉大聲叫屈起來:“我說了我舍不得了,是你要我想辦法的,我才懶的管呢,我還真就不去了。王芸愛怎麽怎麽,她哪有我的寶貝歐曼和乖小玉好啊,我不去了,還冤枉我。
  “說完故作生氣的離開了。心裏默默的數著,等著歐曼叫停我。果然心裏的默數還不到十,歐曼就走了過來,一把挽著我的胳膊,一邊寫道(好啦,人家開玩笑的嘛,還是男生呢,心眼真小。你和王芸去她家住吧,反正白天我和小玉都去的。
  OK,哈哈,目的達到。晚上,你們走了就是我的天下了!
  第二天,我故意萬般不願的,吃過晚飯才帶著叁女再次來到王芸的家,歐曼帶著小玉好是一陣收拾後,時間都過了九點。歐曼千叮咛萬囑咐,小玉死死的賴了好一會,才被歐曼帶回家了。我苦著臉,依依不舍的揮手,看著她們消失在夜色裏。心裏簡直是樂開了花。反身關上大門,王芸呆呆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我點起一根煙,心裏默默的盤算著。
  “你,我要你跟我把你丈夫擡到床上去“我下著指令,因爲我說看他丈夫惡心。歐曼在時特地把王芸的丈夫放到了陽台上,本來還想將他老公放到樓下去,連被我用一日夫妻百日恩的說法打住了,搞的歐曼還挺感動的。現在歐曼不在了,在別人老公面前幹人妻的願望終于能實現了,放到樓下去,我可不願浪費多余的體力啊。
  不得不說一句,王芸的老公幹的像個猴子一樣,估計下面那東西也細得跟牙簽似得,不然那天中午幹王芸的時候覺得她其實還蠻緊的。不過我可沒心情去看王芸老公的身體,最終還是把王芸老公,放到了臥室的椅子上,等下幹王芸的時候碰到他了,我可就真的惡心了。
  “我要你去洗澡,把這套衣服換上,裏面別穿東西了。”
  來之前,我特地將歐曼的一套白紗半透明短睡裙讓小玉瞞著歐曼帶了過來,就是爲了這一刻啊。王芸聽話的拿起睡裙進了浴室,聽著浴室嘩嘩的水聲。我不停的默念,別去別去,等下好好的享受下,現在別去。想想等下的事,陰莖開始暴漲了起來。
  終于王芸從浴室出來了,身上穿著那件白紗半透明短睡裙,王芸大上一號的身材,將睡裙緊緊的繃住,胸前雙乳勾勒的渾圓緊俏,乳尖兩點更是在白紗下顯露無遺,窄窄的腰身在睡裙下若隱若現,平坦的小腹被睡裙緊緊的裹住,透過白紗,小小肚臍隱約可見,蕾絲花邊的裙擺將將遮住大腿的根部,在她的走動中,雙腿間的陰部若隱若現。看的我熱血沸騰啊。
  “很多天沒回來了,我要你將家裏的地板拖一下。”
  說實話,家裏哪裏會髒呢,我不過是借著王芸拖地時的動作,好好的滿足下自己的窺視欲罷了。王芸果然沒有辜負我的期待值。她拿起拖把,就在我的面前拖起地來。彎下腰,雙手揮動著拖把,雙乳隨著雙手的動作在胸前搖晃著,短裙的裙擺在她彎下腰的那一刻,高高的撩起,露出半個渾圓緊翹的白皙臀部,我大喇喇的坐在沙發上,看著王芸四處拖著,不時的背對著我,那被雙腿緊夾的陰部,在我眼前飛舞。不行了,忍不住了。我沖上去一把抱住王芸,雙手在她的乳間揉捏,堅挺的陰莖隔著褲子不停的摩擦她臀間的縫隙。
  “好了別做了,我要你帶我進你的臥室去,脫掉我的衣服,好好的含弄下我的陰莖。”
  王芸轉過身來,拉起了我的手走進臥室。臥室裏,王芸的老公,呆坐在牆邊的椅子上,雙眼呆滯。王芸將我帶到床邊,溫柔的幫我脫掉衣服,然後蹲下來脫下我的褲子,暴漲的陰莖離開內褲的束縛,猛的彈了出來,在王芸的柔發上點了點。我激動的握住陰莖,讓王芸仰起頭,揮舞著陰莖一下一下的抽打她的臉。自己的陰莖在王芸美麗的臉龐上抽打,讓我産生無上的快感,歪過頭去看著王芸的丈夫。我奸笑著;“怎麽樣,你不是想讓自己的老婆去陪領導麽,大概你還沒看過自己老婆被人搞吧,今天老子大方,讓你先欣賞下,老子的鞭子抽打你老婆的樣子,哈哈哈“連抽了幾下,這才讓跪在地上的王芸將我的陰莖含了進去,褐色的陰莖被紅潤的嘴唇慢慢含進嘴裏,口中的溫熱濕滑,王芸軟舌的舔弄,讓我激動不已。”
  哈哈,怎麽樣,你老婆含過你吧,可惜呀現在你老婆的嘴唇只會含我一個人了,不但是嘴,還有你老婆的小屄,還有你老婆的處女屁眼,今後只能是我一個人用了。看著爽不?”
  我站起身來,讓王芸趴在床邊,雙腿直立,胯間的陰部大喇喇的展現在我面前,我抱著王芸白皙的雙臀,跟她老公說:“哇,你老婆的屁股可真白啊,小屄也白,呦呵,小屄還出水了,真是淫蕩啊。我現在要品嘗一下你老婆的小屄了,你不會反對吧。”
  說完我舔了上去,女人果然對身體的任何部分都愛幹淨,王芸的小屄更是一點異味都沒有,我用力掰開她的雙臀,陰唇分的大大的,露出了裏面的嫩肉,陰道口已經滲出了淫液,將陰道口染上了一絲光亮,我舔了舔那嫩紅的陰肉,不斷的在陰蒂上撥弄著,淫液越流越多,那鹹鹹的淫液全數被我舔進了嘴裏。我翻過王芸的身體,一把撕爛她的睡裙,挺拔的乳房跳了出來,我大力的揉捏著她胸前的那兩團嫩肉,那天中午暴虐的快感再次湧來,我狠狠的吻向她的雙唇,舌頭頂開她的牙齒,撥弄起裏面的丁香。歪過頭對著王芸的丈夫說:“不錯,含過我的雞巴的嘴還是那麽香,我要插進你老婆的小屄了,你應該不會反對吧。”
  雙手依然在王芸的大乳上揉搓,抑制著自己想要揮手打那兩顆大乳的沖動,下身移動了兩下,龜頭抵在了王芸那不斷流著淫水的陰道口,狠狠的插了進去。
  “我要你雙腿夾住我的腰。”
  王芸潔白的雙腿緊緊的夾住我的腰,我開始大力的抽插起來,狠狠的撞擊起來。我抓著王芸的手臂,下身不住的向前頂著,王芸緊致的陰道緊緊的夾著我的陰莖,開始的一段時間還真讓我以爲是在操弄著一位剛剛開發出來的處女,隨著我的抽插,王芸陰道中流出了越來越多的淫液,這才順利的點。我歪頭看著王芸的老公:“我操,你媽的平時怎麽幹老婆的,結婚都半年多了吧,怎麽你老婆的小屄還這麽緊?難道你根本就插不進去?操,我讓你好好的看著我是怎麽幹你老婆的,好好學啊,學費就不用你交了。”
  王芸老公的在場,讓我幹人妻的欲望得到了無限的滿足,我猛烈的抽插讓王芸胸前的大乳不斷的翻飛。我口中的話語,讓陰莖又暴漲了叁分。伸出手來,摸了摸王芸的陰蒂,那不斷流出的淫液打濕了我和她的陰毛,流過臀溝打濕了床單。我將王芸的雙腿壓向她的胸部,高高擡起的雙腿,大大分開的雙腿,將她的陰部大喇喇的分開,我不斷注視著自己褐色的陰莖在不斷的抽插中,帶出她屄內鮮紅的嫩肉,陰蒂高高的勃起,陰道流出的淫液不斷的泛起白泡。
  抽插了數百下,一道熱流擊打在我的龜頭上,陰道口開始不斷的緊縮。她高潮了,白皙的皮膚染上了一層绯紅。我緊咬牙關惡狠狠的說“我操,你老婆被我搞到高潮了,老子看過她的日記,你他媽的從來沒讓自己老婆高潮過,現在她要高潮了。你好好的看著吧。看著自己的老婆是怎麽樣被我搞到高潮的。我要射了”。怒吼一聲松開精關,狠狠的射了進去,一發一發。我趴到了王芸的身上,感受著她無規律的顫動。歪著頭看著呆呆的王芸老公,恥笑的看著他,蔑視的看著他。
  我從王芸的陰道中抽出了陰莖,上面全是我和她的體液。我走到王芸丈夫的面前,握著自己的陰莖,輕蔑的說“看到沒,這上面都是你老婆高潮流出的淫水,你從來都不知道自己老婆高潮時會噴水的吧,來老子心地好,讓你感受下。”
  說著將還有些堅硬的陰莖在王芸老公的臉上塗抹起來。”
  兄弟,我算對你不錯了,我知道你醒不過來了,你老婆以後我會好好疼愛的,會讓她每次都噴水的,你好好記住自己老婆淫水的味道啊“我將龜頭上的粘液在王芸老公的鼻子、嘴唇上塗了塗。哈哈大笑起來,真是太爽了。
  我躺到了王芸的身邊,撫摸著她的身體。回味著當著丈夫的面將妻子操弄到高潮的興奮感。翻身趴到王芸的另一邊,一邊揉捏她的乳房,一邊看著她的丈夫。
  得意的說道:“別急,王芸的處女屁眼,你還沒插過吧,今天我會插給你看的。
  插完後,王芸就算是我的女人了。你好好欣賞吧”。今天晚上特地讓叁女吃了好多東西,我自己也吃的飽飽的,爲的就是今天晚上能開苞王芸的屁眼。稍稍休息了下,我抽了根煙,再次讓王芸含弄我的陰莖。躺在床上看著跪在我腿間努力含弄我陰莖的王芸,我吐了口煙氣。向著王芸老公說:“我還是要謝謝你的,謝謝你把王芸的口技練的這麽好。你還不知道吧,王芸爲了讓你能早早交貨,苦練過哦。
  不過老子可不是你,交差交的那麽容易。哈哈哈“我的陰莖再次在王芸的口中暴漲起來。我拿出一管早準備好的人體潤滑液,在王芸的屁眼處塗了塗,在自己的陰莖上擠了整整一管。然後讓王芸趴在床上,雙腿分開到最大。那淡褐色的菊紋綻放開來,我扶著陰莖抵在那菊花口處。再次得意的跟王芸老公說:“看清楚了,老子要破你老婆的處女屁眼了,你可以對你老婆說再見了,你老婆現在是我的女人了“最後一句我咬著牙,一邊將龜頭擠開王芸的菊花,一邊狠狠的說著。當我的話音落下,整個陰莖都插進了王芸的直腸裏。
  我操,真他媽緊啊。甚至比小玉的處女陰道還要緊上兩分,王芸時不時的夾緊臀部來抵抗菊花的不適,那緊夾的觸感,讓我有種她再用點力就會把我陰莖夾斷的感覺。我咬牙繃臀,讓自己的陰莖再硬上幾分,緩緩的抽出,再緩緩的插入。
  反複幾下,才稍稍適應那種劇烈的緊夾感,我才慢慢的大力起來。王芸的腰肢纖細,臀圍碩大,趴著的時候,那種巨大的桃形,讓我有種刺破它的沖動,很快我就大力的撞擊起來。每次的撞擊都讓王芸向前移動一分,幾十次撞擊後,王芸的頭都抵在我床靠背上。接下來的撞擊,每沖刺一下,王芸的頭就咚的一聲撞在床靠背上,被次插入都會發出咚的一聲。這聲音猶如戰鼓一般,激起了我的力量,我不斷的加快頻率,不斷的聽到越來越快的咚咚聲。我斜著頭看向王芸老公“聽見沒有,聽見沒有,這是你老婆在用頭爲老子擊鼓打勁呢,這麽好的老婆在老子插她屁眼的時候,還知道擊鼓打勁。可惜啊,你以前就不珍惜,現在被我操了。
  哈哈,放心吧,你不珍惜她,老子珍惜她,你操不到的地方,老子可以操到。哈哈哈”。幾百次的撞擊後,我再次射了出來。射的那麽的暢快,射的那麽的得意,射的那麽的心滿意足。被王芸的直腸擠出來後,看著陰莖上的潤滑油,我再次塗抹在了王芸老公的臉上,頭發上,鼻子上。然後讓王芸趴在她丈夫面前,掰開她白皙的雙臀,露出那黑洞洞的菊花。”
  怎麽樣?你老婆的處女屁眼好看吧。”
  我得意的大笑著,笑著笑著,越看王芸老公越覺得惡心。擡起腳一腳將他踢到了地上,“我操你媽,長得這幅惡心人的樣子,居然能娶到這麽漂亮的老婆,你他媽的還讓老婆去陪領導,幸好你老婆口技好,讓那個領導直接射到了嘴裏,不然哪來的那麽緊致的陰道。看著你就來氣,操“我又狠狠的踢了兩腳,讓王芸幫著我把她老公丟到了門外。回身關門,一把將王芸抱起,輕輕的放在床上。我拿出毯子將我兩蓋在裏面,然後深深的睡去了。
  清晨,歐曼輕輕的將我叫醒,我迷糊的睜開眼睛。只見歐曼手上拿著昨天被我撕爛的白紗半透明睡裙,皺著眉頭看著我。我一個激靈清醒了過來,讪笑著;“我就覺得這件衣服好看,不管是寶貝歐曼還是小芸,所以就拿來給她穿了,誰知道質量真的不好,我也沒用力就爛了。”
  歐曼聽都沒聽我的解釋,叫醒了小芸,翻來覆去的查看小芸的身體,見小芸的乳房,臀部沒有傷痕,這才松了口氣。說心裏話,最緊張的其實是我,還好歐曼沒去檢查小芸的陰部,不然絕對會看到,昨晚被我開苞的小菊花。
  歐曼這才寫道(就怕你又欺負王芸,昨晚一晚沒睡好,早看見你拿我的睡衣了,小玉這鬼丫頭還幫你藏著。哦,現在是叫小芸了吧,哼哼,果然是上了床就不同了,以前還王芸王芸的叫,現在變小芸了。我怎麽還是歐曼啊,要不要小女子好好服侍下大爺,大爺也叫聲小曼來聽啊。我靠,這醋吃的太沒水準了吧。
  我嬉笑著;“你怎麽能和小玉小芸比啊,你是我第一個叫醒的人,是大姐哦。當然要在稱呼上區別啦,要讓她們知道,不管什麽時候,什麽年紀,歐曼才是大姐。歐曼才是我最最重要的人。”
  啊,二指神功,過關成功。(就你嘴甜,我去幫小芸洗澡。歐曼寫完了就要去扶小芸。我靠,才蒙混過關,讓歐曼去給小芸洗澡,小芸被我開苞菊花的事還不露陷了。
  我忙阻止道;“才說過你是大姐的,哪有大姐幫小姐妹洗澡的。你,歐曼以後只能伺候我洗澡,其他人就,小芸就交給小玉去洗了。再說了人小芸這麽大人了還需要幫忙麽!”
  歐曼聽了甜甜一笑,點了點頭。危機解除。我不由的松了口氣,“乖小玉,小玉,來扶小芸去洗澡,你幫個忙。”
  小玉從客廳裏晃了進來,牽起小芸的手往浴室走去。
  (怎麽小芸的腳步這麽遲緩?還一瘸一拐的?你昨天對她做什麽了?歐曼看到小芸緩慢的動作,不由的懷疑道。
  我大腦飛速的轉動著,嬉笑著說;“那個,那個是,昨天第一次和一個女人睡,你們又不在身邊,我想你們了,所以把你們兩個人的份額都給了小芸,次數多了點,對,次數多了點,小芸才這樣的。以後克制,以後克制。”
  連笑帶鬧的終于把這事給抹平了,心中那個汗。歐曼本來就是個細心的人,現在對小姐妹們又是特別的照顧。看來以後爆菊這事在她們幾個身上要少做了。多懷念不會表達的歐曼啊。
  接下來的幾天,在歐曼的強烈要求下,我睡到了客廳的沙發上,她和小玉小芸睡進了臥房。我那個心酸啊,還好小玉時不時的出來安慰我,歐曼也來過兩次。
  不然我真的會氣爆的。在熟悉的環境裏,小芸果然恢複的比較快了。能做更多的事了,甚至還會自己上街,去超市裏拿些菜來做。平時則靜靜的守在我身邊,這下好了,我左邊是小玉,右邊是小芸,歐曼都沒地方坐了。幸好歐曼沒有對此發表過不滿,不過我還是很注意,經常拉歐曼坐在我腿上,被叁位美麗的姑娘包圍著,心中甭提多開心了。

国产真实破苞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