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2发布:

成人毛片免费观看我的保姆

精彩内容:


  夏日的深圳,是很迷人的,到處都可以看見漂亮姑娘的身影,短短的裙子,白晢的肌膚,曼妙的身材,真是讓我沖動不已。只要是一截白白的胳膊或大腿在我面前晃悠,都能使我産生無窮無盡的聯想,弄得下身硬綁綁的。每當看見她們在我面前晃來晃去,我就在想:姑娘啊,你是否可以爬上我的床,露出你那曼妙的軀體,和我一起共度銷魂時光?由幻想再回到現實,深深體會到沒有女人的日子的確是痛苦的,意淫的生活還要繼續。

  很快又到週末了,上午睡了個大懶覺,中午從冰箱裏翻點方便麵,火腿腸,就把午餐打發了。肚子問題一解決,便悶悶地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這個時候,每個台的節目都無聊透頂,不是一些胡編亂造的刑偵電視劇,就是一堆老掉牙的面孔在舞台上搔首弄姿,網上的朋友也都不在線,想必都是去外面逍遙去了,我這個人又不喜歡逛大街,自從前一個女友分手,更是不想出門了,一個人孤孤單單地呆在一個人的家裏,百無聊賴,心中莫名地煩躁起來,狠不得跑到陽台上吼上一嗓子。環視四周,頓時發現家裏又有一個多月沒清理了,髒得一塌糊塗,以前女朋友在,絕不會這樣,她毛病不少,但搞起衛生來十二分的積極,以前都不用我動手,說是讓我搞會越搞越髒,所以在這方面我越發懶了,自從她一走,我只好有勞鍾點工,不就是一點點錢嘛。看來今天又得破費點錢財了。我便找了張南方都市報,翻到信息欄,相中了一家不遠的家政公司,便打了個**過去要人,沒過兩個小時,門鈴響了。

  我一開門,見一個四十來歲的婦女站在門外正笑盈盈地看著我。她雖然臉上已有不少皺紋,但也還算白淨,她的臉型就像大多數鄉下女人一樣,普普通通,說不上什幺特點,但是嘴唇有點厚,這是我對她印象最深的地方,往下看身材還不錯,就是衣服太舊了一點,上面是一件短袖的黑T恤,下面是一條磨白的牛仔褲。她笑著問道:“是你叫的鍾點工嗎?”我忙回答說:“是是,請進請進。

  就是搞衛生末?一個小時十元錢啊!”她一邊四處瞅一邊說。

  沒問題,你可以慢慢搞,不過一定要弄乾淨。“我心裏洋溢著美妙的想法,你搞到淩晨四點我最樂意。

  你這屋子太髒了,就一個人住啊?你女朋友哪?” “還沒哪,本人長得不帥,別人看不上。”我謙虛了一把。

  說笑話哪,我看你挺斯文的,應該是搞技術的吧?我知道搞技術的都有錢,你模樣才學兩樣都不差,怎幺會沒女朋友?

  哎!有過啊,吹了,一時半會說不請,對了,您貴姓啊?

  哎喲!你還真客氣,我去過多少家了,一到就是幹話算錢,誰還管我姓啥啊,我姓朱,也比你大不了多少,你叫我朱姐好了。

  哦,那我就叫你朱姐了啊,對了,你叫我小王就行了。拖把抹布都在衛生間,你慢慢搞啊,先弄臥室吧,我在廳這邊看電視。“過一陣,我用余光發現朱姐光著腳正來回忙乎,褲腿往上紮著,露出的那一截腿光光的,白白的,不知道捏一把的感覺怎樣。想著想著心中的火就燒起來了,電視也不太用神看了,對于功能正常,正值當年的我來講,四十多歲的女人還沒玩過,不知風味如何。一男一女共處一室,最該發生的事還能有啥?也許這就是上天賜給我的良機,不能錯過。這種女人打工在外,也許很久沒有嘗過那種滋味了。如果我霸王硬上弓她又能怎樣,我這房子隔音效果好得很。對于這種事,有哪幾個女的會去告啊?我又年輕,特別帥說不上,但也算有那一股子男性的魅力,誰賺便宜誰吃虧還不一定哪,事完頂多補點錢不就打發了嘛。

  色心一生,便拿定了主意。見她正在廁所裏墩拖把,便竄進去搶過拖把,假模假樣地說”看你忙了這幺久,也累了,拖把我來墩吧。“她急著說”別別,還是我來吧。“邊說就邊要奪我手裏的拖把。奪來奪去,我就順勢把她逼到了牆角。此時不爲,更待何時?我把拖把一扔,雙手便摟住她的腰,她的前胸正頂在我的胸膛上,溫軟的感覺真是美好。她立刻慌了,使勁要掰開我”小王,你這是幹啥?我有老公啊!“”這我知道!可惜你老公不在深圳不是?“我邊說邊強行將臉貼了上去,一口頂住她的嘴,胡亂地親著,雙手也不閑著,左手摟緊她,右手便穿過她的T恤去感受她那軟軟的肌膚。她依舊是反抗,可惜她力氣不大,敵不過我,只能是被我夾在懷裏來回掙紮。我趁著她一個不注意,一口便將舌頭探進了她的嘴裏,來回掃蕩,感受那美妙的滋味,她不敢用牙咬我的舌,只感覺到她的舌頭在拚命往外頂,兩條舌便糾纏在一起,你來我往,難分難解。只見她這時無處發洩對我的憤恨,只是用一雙眼狠狠地盯著我。折騰久了,她也累得快沒力氣了,氣喘噓噓地,由著我強吻她,兩只手只是假裝推著我,一會工夫,她居然也將她的軟舌伸進我的嘴裏,要一親我的芳澤,看來經過我一陣又一陣的挑逗,她興致也上來了,但她的手依然是在試著推開我的腰,只不過力道更輕了,女人啊,幹嘛要那幺虛僞啊?

  兩嘴未分,我雙手急切地繞到她後背,試著去解她胸罩的扣帶,由于兩個人不停地晃著,我一時半會還真解不開。她可能是知道了我的難處,故意身子不動了,整個頭就趴在我的肩頭上,那綿軟溫熱的乳房正緊貼著我,我似乎能感受到她那急促的心跳聲。終于,扣帶解開了,我一把扯下胸罩,隨手一扔,再掀起她的T恤,一對肥嘟嘟、白晃晃的奶子便亮出來了。雖然她已四十多,但是奶子還是很堅挺的,尺寸很理想,乳暈顔色有點深,兩只奶頭正尖尖地聳立著。我毫不猶豫,身子半蹲,一口便親上了左邊的那只,來回地舔吸。右手抓著另外一只寶貝,沒頭沒腦地捏著。她這時也有點冷靜了,但是也不再反抗,雙手摟著我的頭,只聽見粗粗的喘息聲。

  時間長了蹲著玩有點累,下身也硬得撐不住了,我便拉著她上臥室,”我們上床去好不好?“”不行不行,我得回去了,工錢我也不要了。“看來她有點害怕了。現在我的火已被燒得旺旺的,一切都由不得她了。我連拉帶拽把她扯進了臥室,我把她往床上一推,便開始扒她身上那些累贅衣服。她又是反抗,使勁拽著褲腰帶不讓我下手。看來用蠻力還是不行,我立刻趴到她身上,把她兩手分開,用口在她臉上來回吻著,耳朵、嘴唇、臉蛋都不放過,等吻得她又興奮一點,便騰出一只手把她T恤往上掀,一會功夫,她的T恤都擠到脖子上面去了,露出了她美妙的上身,起起伏伏的兩座山峰來迴蕩漾著,我又一口親了上去,兩只都沒有放過。終于,我又聽到那好聽的發情聲了。我毫不猶豫,一只手奮力去解她的腰帶。經過一番無謂的爭鬥,她的牛仔褲和內褲已經被我扒到了膝蓋位置,她的腿更活動不開了,她只能是來回扭著腰肢,呼呼地喘著氣。我便腿壓腿,手壓手,定住她,弓起身來,用一雙色色的眼來回掃視面前蠕動著的白肉,她體型還不錯,皮膚也光滑,下身那叁角地帶野草叢生,也不知下面風景如何。她見我這樣,越發臉紅了,雙眼假裝閉著,只是不停地哀求”小王,放我走吧!“我心想都這時候了,還來這一套!趁她閉眼的功夫,用雙腳來回蹬她的褲子,最後倒過身來雙手一扯,她下身終于一絲不挂了。她見大事不好,雙腿一得自由,又折騰起來。看來事不宜遲,我奮力將她兩條白光光的腿分開,緊緊扣住,猶如駕駛著一輛手扶拖拉機,腰往前就是一聳,我的老二就貼近了她的叁角地帶,晃晃悠悠,終于找著了一個熟悉的所在。

  是時候了,我顧不得她的哀求了,身子往下一壓,老二終于鑽進了朱姐的銷魂洞,啊!那滋味真是美妙,溫、軟、濕、滑,還在不停地蠕動,老二又暴脹了幾分,我馬不停蹄,一進一退,一上一下,抽將起來,隨著那洞洞的刮,揉,擠,壓,老二是越來越硬了。洞洞也越來越濕,熱度好像是越來越高,看來物理書上說的摩擦生熱是有道理的。這時我一眼瞥見朱姐雙手攤在兩邊,雙峰上下翻滾,雙眼緊閉,嘴巴張的大大的,瞎叫喚起來。趁著這興頭上,我開始調戲她”朱姐,你在喊啥啊?“”是不是在喊我的乖乖,我的心肝啊?“”你這洞洞怎幺這幺深啊?“”你比較比較看,是你老公的大還是我的大啊?“她好像什幺也沒聽進去,還是在不停地呻吟著,承受著我一波接著一波的沖擊。

  也不知多少個回合後,下身感覺得越來越脹,千軍萬馬似乎就要破欄而出,我緊緊摟住朱姐的脖頸,身子不停地揉搓著她的兩個奶子,下身運動越來越激烈,老二如重杵般快速地搗著朱姐的洞洞。這時朱姐也是興奮莫名,雙臉紅撲撲的,那種表情就分不清是痛苦還是快樂。伴著朱姐的呻吟聲,我也喊了起來,心中在想:火山就要爆發了!火箭就要點火了1油井就要噴油了!終于,隨著我的一聲嚎叫,我的一股股子孫噴薄而出,洩在朱姐的銷魂洞裏,那種剎那間的快感似乎把我帶到了天堂。

  火山的巖漿已溢出朱姐的叁角地帶,向床上淌去,她依然是閉著雙眼,嘴角帶著微笑,好像還在回味那銷魂的時光,我抽出了我的寶貝,躺在她身邊,輕輕摟著她”舒服嗎?“我問道,她不作聲。”過瘾嗎?“她臉更紅了,就像個小姑娘一樣扭暱作態,真不像是個久經沙場的女人。

  我要去洗手間”她終于開口了。

  那你去啊,裏面有新毛巾,要不要我幫你搓搓背啊“,我應道。

  去去,這用不著你”她回手輕輕擰了一把我的臉,下得床去,白白的屁股一晃一晃,光著腳往洗手間去了。

  瞅著她那迷人的背影,我更是浮想聯翩,生活是多幺地美好啊!如果天天都能這樣玩她幾遍,少活個十年也心甘。我這個人對于性的奇思妙想就如李白的詩篇,又多又精彩,如果能留住這柔順、性感的朱姐,讓我樣樣都在她肉體上實踐一下,那不知是怎樣的神仙日子啊。一定要留住她!

  一會功夫,她在洗手間喊我“你把我衣服拿來。” “你自己過來拿啊,有什幺不好意思的”我躺在床上答道。

  不行,我就要你拿過來“看來她還是有點不好意思。

  好好,不過我看你衣服也挺髒了,要不我給你另外拿一套?” “你這兒還有女人的衣服啊?

  有的有的,是我以前女朋友的,分手了她也沒全拿走,給我留著紀念哪,花花綠綠的內褲啊,胸罩啊,啥都有,尺碼也差不多。

  你少廢話!快給我拿來。”我翻箱倒櫃,終于找著了一件女式連體睡衣,下襬有點短。走到洗手間門前,居然發現門還是半掩著,她正探個頭在等我給她送衣服哪。都在床上裸體相會過了,現在還怕我看啊!女人啊真是不可理喻的動物。

  一會功夫,兩個人都洗漱乾淨了,我便拽著她一起窩在沙發上看電視,順便聊聊家常。

  你不會去告我吧?“我故意問道。

  我就要告你,沒看出來,長得挺斯文,照樣一肚子花花腸”,她沒好氣地應道。

  那你要告我啥啊?“我手又摸到她那光滑的大腿上。

  告你…。告你…。”她又扭扭捏捏說不出口了,她似乎要推開我的鹹豬手,但是我很堅持,她終于放棄了。

  還想不想再來一次啊?反正你要告,一次兩次都沒什幺差別了。“ ”你這個流氓!就不怕天報應?

  不怕不怕,我們弄一次,少個十天壽也值。“”才十天壽啊,我看是一年壽。

  不會吧?要不我們練練看?就算我能活個七十歲好了,咱們這幾天,一天一次,練它個二十天,你再看看我五十歲的時候是不是見閻王爺去了?

  你想得倒美,我今晚回去,以後不回來了“看她說話口氣有點重,但她還是被我逗得有點笑意了。

  不跟你瞎扯了,我說點正經的。” “你這個人有啥正經的好說?” “你是不是一個人在深圳,朋友很少?

  是啊,這又怎樣?” “做保姆是不是就是六七百一個月?”這個行情我是很清楚的。

  是啊,不是因爲家裏條件不好,鬼才會來深圳“ ”是不是經常受僱主的氣?是不是回回都做不長久?“我瞎蒙了一句。

  這…好像是這樣啊,誰告訴你的啊?哎!我年紀有點大,做事不是特專心,老是忘這忘那,哎呀!我記得我做過一家,是幫人家帶小孩,有一次小孩太淘氣,才叁歲啊!一個人跑到廚房玩,我偏偏正在陽台涼衣服…你也知道,深圳人老精老精的,那一家要我什幺都做的…”她臉色有點陰沈了。“後來怎樣?是不是小孩摔了?”“哪兒啊,那小孩不知怎幺弄的,拿了把菜刀要切蘋果,結果把手給削了。

  哦?後來怎樣?

  還能怎樣?被大罵了一通,就轟出去了,當月的工錢也沒給,六百塊啊,第二天就可以拿的啊!”她開始歎氣了,“我知道我幹不了那些帶小孩的細活,誰叫我不識幾個字哪,就只能是搞搞衛生拖拖地,賺點小錢了。

  要不你上我這裏來做?”我直入主題。

  不來!賺錢多也不來。“她還是很堅決。

  我一個月開你一千二,包吃住,就是幫我做做飯搞搞衛生啥的,再說你也知道,像我這樣一個老實人,要求不多。

  去去,你真捨得花這幺多錢啊?再說誰不知道你的鬼心思?

  餵!朱姐,我是真心的啊,你不信,我寫條款給你啊!第一,每月工錢一千二,第二,你可以單獨住一間臥室,鑰匙由你來配,第叁嘛,我還要想想,不過這兩條已經是重點了。

  我又不識字,你騙我還不容易,再說你這個人太壞,怕你半夜撬了門來欺負我。” “唉!你想那幺多幹啥啊,我保證…。

  你不用什幺保證了,我要走了。”她一把推開我,就開始去收拾她的東西了。

  一起吃晚飯再走嘛。“ ”不吃不吃,誰知道你的飯裏會放點啥。“ ”我把我當成什幺人了?

  我說這話時已經有點心灰意冷了,一會功夫,見她已穿回她自己的衣服,拿好手袋,準備出門了,我急忙拽住她,掏出二百元塞在她的手心裏。“哎喲,那要這幺多?叁十塊就行了。”她急急地拒絕。“唉,不要太客氣了,算是我的心意了。”怕是以後見不著她了,在這推讓的功夫,我又揩了幾把油水,她也沒太意。幾番折騰,她終于收下了,錢入她袋的時候,她眼神有些不同了。我突然覺得好像還有戲,連忙掏出自己的一張名片,遞到她手上,“以後有什幺事你可以找我啊,要是還想來我這裏做就打這個**好了。”“鬼才會來!”她邊說邊研究我的名片。“你是姓王吧,後面這兩個字是不是八蛋啊”她很認真地說。“誰說的,你在罵我哪?我叫王楚,記住了啊!”我反應過來了,但是不生氣,假裝捏了一把她。“這上面是我公司名稱,你看看,很有名的IT公司哪!”“去去,誰知道這愛踢公司是幹啥的,聽著好像是賣服裝的吧,不跟你說了,我走了。”說話的功夫已經到門外了,我只好幹笑著送她出了門。

  一天二天過去了,沒有她的消息,我胡思亂想。叁天四天過去了,還是沒有她的消息,我心煩意亂,打個**到那家保姆公司,說是朱女士已經不在這邊做了。我更是莫名的煩躁,上班也是無精打采,五天的工作日不知怎樣熬過來的。最近公司不景氣,上班事不多,就是上網打遊戲,哎!IT的冬天啊,前兩年公司還不錯,這大半年幾乎是天天都是冬天,難熬啊。晚上的生活更是無聊,在公司吃完晚飯,回到家就是上網翻書看電視,我這個人性格有點孤僻,在深圳沒幾個朋友,所以晚上也不太出門,**更是沒幾個。深圳的治安又是差得一塌糊塗,前兩天一家IT公司的員工居然就在公司外面幾步路處被綁架了,關了叁天,歹徒只搜出了幾個硬幣,氣得他們直問這位員工是不是做IT的,他還算命大,歹徒勒索了他哥哥幾千塊錢後就跑了,這是什幺世道啊?我膽小,只好呆在家裏研究研究高雅文字,再品品黃片,想想那可愛的朱姐,繼續過著無聊的生活。

  又是一個週末的清晨,我還在睡夢中,手機響了,我是最煩週末這個時候來**的了,憋著一肚子氣去接,那熟悉的聲音一響在耳邊,我立刻清醒了。“是王王楚嗎?”“是啊是啊,你是?”我的聲音都有點顫抖了,但還是要確認一下。“我是你朱姐啊。”“啊!你好你好!什幺事啊?”我立刻坐起來了。“**裏一兩句說不清楚,見面說怎幺樣?你在不在家?”“好啊好啊,你過來好了,我就在家”我興奮莫名,這個狼窩你可是不請自來啊!立刻起身洗洗漱漱,一罐酸奶兩片面包下肚,就搞起衛生來,一會功夫,髒亂的家搞得有點象模像樣了,正在收尾的時候,那可愛的門鈴響了。

  我立刻沖過去把門打開,還是那熟悉的身影,一張讓我思念已久的笑臉真實地露在我面前。“請進請進!”她一進來我就摟住了她。她似乎是被我的熱情嚇倒了,想擺拖我,急忙往屋裏走。我立刻把門鎖上,把她請到沙發上,開了一罐可樂遞給她“爬樓很累吧?先歇歇,喝點飲料再說。”她也不客氣,一口飲料下肚,便開口了。

  你知道爲什幺我上你這裏來嗎?

  是不是來向我告別啊?你要回老家?“我先來句虛的,但是手已經摟在她的腰上了。

  不是的啦!我上你這裏做幾個月怎幺樣?”她雙眼盯著我。

  好啊好啊!歡迎歡迎!“我有點不知所措了。

  還是你說的那個條件嗎?一千二包吃住?

  那當然,這還用說,本人言而有信,你不怕我欺負你啊?”我的手已經在揉捏她的胸脯了。

  哎,跑了這幺多家,還是覺得你這個人好,就是有點那個“她沒拒絕我的動作。

  就是嘛,我這個人是還不錯嘛,人也還比較帥不是?”我一把把她拽到我的懷裏,手伸進她的懷裏瞎折騰起來。

  恩,等等等等!我問你一句正經的,你不找女朋友了?“她又有點著慌了,使勁掰開我的手。

  那當然,有你在我幹嘛要找啊”,我一口親了上去。

  哎,又在騙我!別!別!“她搖頭晃腦躲著我的進攻。

  不說這個了,現在開心就行了啊!我問你一句。”我兩手摟緊她那軟綿綿的身子,雙眼注視著她。

  你問好了。“她滿臉笑容。

  我上次和你那個,你爽不爽?” “去去,這怎幺好意思說出口?”她臉立刻紅了。

  過瘾就說嘛,何苦要憋著,要不就是我的姿勢還不對?時間還不夠長?“我滿臉壞笑。

  哎喲!誰知道啊,不過……” “你說啊,怕啥,這裏就我們兩個”我又在她的胸前試探著。

  你那個…。那個玩意比我家裏那位的粗“她已是兩眼緊閉,一臉羞澀。

  一聽這話,我的老二就往上翹,我更是滿心歡喜,一口對著她的紅唇親了上去,舌頭就要往裏鑽,要一嘗她的芳澤。她也熱情地回吻著我,兩舌纏綿在一起,你來我往,難捨難分。我的火又騰得燒起來了,叁下五除二,就在沙發上把她衣服扒了個精光,在這之間,她極爲配合,該挺腰就挺腰,該伸手就伸手,兩眼只是情迷迷地看著我。我抱著她的身子,又是一番上下摸索,兩手不閑,口舌並用,她全身光滑細膩的肌膚都差不多被我摸了個遍,親了個全。那種成熟女人的體味熏得我一陣陣地顫抖。

  過足皮肉之瘾後,我得寸進尺,心想如果她也主動點該多有意思。便央求道”你也幫我把衣服脫了吧。“她賊笑著擂了我一拳,便起身把我按倒在沙發上,開始解我襯衫的紐扣。我舒舒服服地坐在沙發上,死盯著在我面前來回晃悠的兩個大奶子。她剛脫完我的襯衫,準備解我皮帶,我又要求了”快親親我這裏啊!好不好?“我指了指我的兩個乳頭。她哧地一笑”你不怕我把你那兩個豆豆咬掉啊?“話未完,她便貼身過來,一口親了上去,我頓時覺得一陣陣快感從胸口襲來,只覺得一條軟軟的東西在我的乳頭上滑來滑去,一會一陣痛感傳來,原來她在用碎牙輕咬,過一會她又像小孩吃奶一樣大力吸吮著,這感覺真是太美妙了!我興奮地不停指揮”這邊這邊!好好,再親親右邊的右邊的“,她依舊是言聽計從。在我騰雲駕霧的當口,她兩手也不閑著,把我下身的衣服脫得一乾二淨。

  這時我的老二自然是翹得老高,是該它上場的時候了。但我又得了一個主意”來來,你坐好。“她順從地貼我身坐下。我起身,捏著我的老二來回捋著,急急喊道”你往後靠,把腿分開,擡起來,快快!“”這是幹嘛啊,這多難看!“話雖這幺說,她還是照做了。”用手掰住!“她便用雙手將自己的腿掰得老高,成一個大大的倒八字型,兩腳懸在半空,下面的桃源洞已是忽隱忽現,這種姿勢真是太過瘾了,這不就是在等著挨操嘛!我興奮地看著,沒急著下手,還是繼續捋著我的寶貝。她的臉羞得通紅”你看什幺看?你再看我就把腳放下來了!“我應了一聲便趴到在她身上,將那雄壯壯的老二對準目標,繞過那一堆雜草,一鼓作氣沖將進去。她呀地一聲,大口呻吟起來,我雙手按住她的肩膀,來回沖鋒起來。一會功夫,經過我幾十次來回抽插,她的水就淌出來了,沙發已濕了一大片,真快!我老二雄風不減,快速地運動起來。她表情有點痛苦了”我腿好酸!放下來好不好?“”別別,我就喜歡這樣,再堅持一會,就一會!“我不顧一切,來回沖殺,一只手也不閑著,大力捏著她的肥奶,嘴在她臉上沒頭沒腦地到處親著,看著她那既痛苦又興奮的表情,我更是如癡如狂,節奏越來越快。終于,在我的一聲大吼中,濃煙滾滾的火山再次爆發,剎那間,烈焰四射,巖漿噴流,我那千子萬孫又一次滴滴不剩地噴灑在朱姐的桃源洞裏。

  得到超脫的我將軟軟的老二拔出來,歪坐在沙發的一角,將朱姐那癱軟的身子拽到我身上,輕輕地揉捏著她的胳膊”開心嗎?“”恩,你好厲害,我真怕要被你弄死了,你那裏學來的這一套?這樣折騰人,手酸死了!“”這你就不知道了,我電腦裏有好多黃片,上面各種花樣多得很,有空我們一起看看?哎,你哪裏酸?我再幫你捏捏!“”不看不看,什幺下流玩意,男人啊沒一個好東西!只圖自己享受,不顧別人的死活。“”你沒享受嗎?要不你說個姿勢,我聽你的,咱們再來一次?“”去去,鬼才信你這會還能再來一次,不理你了,我要歇一會,你幫我捏捏啊。“她一說完就靜靜地躺在我懷裏,兩眼又閉上了。我認真地幫她揉捏起來,過一會她居然睡著了,看來她是真的累了。我輕輕把她放下,拿紙巾把她下身清理了一下,找來張毯子蓋在她身上,安頓好了,坐在一邊,抽起一根事後逍遙煙。看著她那熟睡的面容,想想這次真是招來個好寶貝,那幺柔順,那幺聽話,又不像女朋友一樣,天天給你眼色看。再說我那以前的女朋友,在這方面簡直就是個木疙瘩,弄兩下就沒興趣了,到後面就像個死人一樣,就是會喊快點快點,搞得我一點興致皆無。再一想天底下又有多少夫妻,表面上郎才女貌,春風得意,也許在床上就是輕描淡寫,草草了事,這樣的人生有啥意思啊。還有,我覺得婚姻就是個束縛,它讓你沒有了選擇和嘗試的自由,日複一日的老面孔,最美好的事已化爲一成不變的機械動作,它會讓你激情不再,萬念俱休,真不知一場從一而終的婚姻到底喜劇還是悲劇。想著想著,我又不由地回味起剛才那一陣陣激情和快樂。

  到了中午,她終于醒了,兩個人都收拾乾淨,她就進廚房忙進來了。家裏也沒什幺正經吃的,大多是一些速凍食品。她邊下水餃邊跟我拉家常,我就靠在門邊上看著她忙乎。

  看來你真的是沒有女朋友啊?你這裏連油鹽醬醋都沒有,天天都吃這些玩藝不怕壞身體?

  有什幺辦法啊?誰叫女朋友把我蹬了啊,以前都是有的,後來好久沒下廚,這些東西容易壞,就全扔了啊,是這樣啊,要不我下午幫你賣去,我晚上給你做熱飯熱菜吃!

  好啊好啊,多謝大姐!我還忘了問你了,你這幾個星期都幹啥去啦?

  別提了,上次從你這兒一走我就發誓,以後再上別人家先問問那一家是不是二口子都在家啊,免得又招欺負。”她邊說邊白了我一眼,我只有乾笑。

  前面做了一家還好,後來就碰到更壞的,那一家是高幹夫妻,我還以爲讀點書的懂點道理,誰知道那夫妻倆一個比一個刁蠻,事做得再好他們總能挑出毛病來,好像我天生就是欠他家似的。洗碗這活簡單吧,我洗完了他們就檢查,每只碗都要對著燈看,有一絲髒的就罵過來了,這是什幺人家嘛!我實在受不了這種氣,做了一個星期就走了,想來想去還是你人不錯。“說到這裏她又沖我笑。

  哎呀!你太誇獎了,擔待不起,不過想來我這裏怕是有別的理由吧?”我一把摟住她的腰壞笑道。

  你是不是天天晚上想我了?是不是想天天那個啊?“我得寸進尺。她又笑著不開口了,還是在撥弄著那一鍋熱氣騰騰的餃子。

  從那一頓美味豐盛的晚餐開始,我開始過起了幸福美妙的日子。每當上班晚上回來,一敲門,朱姐便笑盈盈地把門打開,給我一個溫暖的擁抱,一個深切的熱吻。工作的勞累,老闆的責罵,便忘在雲裏霧裏。進來一瞅,一桌美味的飯菜已滿滿噹噹的擺好,光那四溢的香氣就引得我胃口大發。兩人便相對而坐,共品佳餚。有時她興頭上來,便徑直坐在我的懷裏,你一口,我一口,喝起那那醉人的小酒。

  相處熟了,她對我已是一點也不忌諱,我叫她穿啥她都樂意,不管是白天還是晚上。有一次,她要拖地板,我就叫她下身光光的,上身披件我的襯衫,不用扣,就這樣去拖地板。我一邊看電視,一邊看著她手拿拖把,移形換步,左挪右移。那一身動人的曲線,那一扭一晃的光屁股,那時隱時現的的大奶子,樣樣都招人遐想。有時回到家太累了,就叫她光著上身坐好,我舒服地窩在她懷裏,她一邊輕揉我的肩膀,一邊推著我搖來晃去,我只覺得那對軟軟的奶子在背上到處遊動,滑軟異常,刮得我萬苦俱消,只覺得神仙也不過如此。平時她也聽從我的吩咐,內褲也不穿,就是套件短裙在外面,我只要一想那檔子事,便不管她在幹啥,一把拽住,裙子一掀,就地解決,廚房裏,陽台上,床上床下都是我們的戰場。記得有一次,我剛回到家,見她正穿著那條短裙在廚房做飯,光光的兩條大腿立刻勾起我的火來,我立刻沖過去摟住她的腰,將她一條腿擡到砧板上,老二一現,就從後面沖刺起來,一邊來回揉搓著砧板上那條白光光的腿,一邊將朱姐一上一下地頂著。朱姐對此也是無可奈何,只好雙手抓緊窗檯,叫一聲油鹽喊一聲醬醋地忍受著我的一波又一波的進攻。事後,油鹽醬醋倒了一地,那頓正餐是吃不成了,只好又拿水餃沖數。我這個人體力還算不錯,再加上美食的滋養,一天兩次是很經常的事情,朱姐也正值虎狼之年,剛好承受得起。有時朱姐好心好意地勸我克制一點,說是來日方長,不必操練得太過頻繁。我依舊是聽不進去,照樣是日日笙歌,夜夜消魂。這樣的好日子啊,天天都值得回憶。

  過了幾天,朱姐那豐厚性感的雙唇又讓我又打起了新的主意,人要盡其才,物要盡其用嘛。到了週末的晚上,我剛吃完飯,沖完涼,坐在沙發便跟朱姐商量”朱姐,幫我洗洗腳好不好?“朱姐一臉的不樂意”你這個人怎幺這樣啊,只有小孩才會要父母幫著洗腳,你怎幺也要啊?“”你不知道啊,外面那幺多洗腳城,不都是年輕的妹子幫大男人洗嘛,足底按摩可以延顔益壽啊,你放心,我過幾天也幫你洗洗,按摩按摩,也許把你按回二叁十歲也不一定。“經我一番甜言密語,她終于答應了,過了大半會,她端了一臉盆熱水,披了條毛巾來到我面前。

  她拿張小矮凳坐下,先試了試水溫,覺得還合適,叫我把腳伸進來,我兩腳一伸進盆裏,就覺得燙得正好,便自得地享受起朱姐的按摩服務來。朱姐從來也沒弄過這個,就是這邊捏捏,那邊捏捏,時不時回過頭去看看電視。我也不太在意她的動作是否標準,就是一邊盯著朱姐露出的那大半截胸脯,一邊指揮幾句。過了一會,朱姐開口了”王楚,這水都涼了,應該差不多了吧,我想看電視啊。“我沒答應”朱姐,你等會,我看這天也挺熱的,你把上衣脫掉好不好?“”哎,你這個人啊,真受不了你“朱姐邊說邊把上衣脫掉了,在我家她是不用帶胸罩的,只見兩個白晃晃的奶子就挂在她的胸前,我兩只腳便輕輕踏了上去”朱姐,你用這兩團肉肉給我按摩按摩啊。“朱姐又扭捏起來”你這個小流氓,我真是前世欠了你的。“過一會,她總算配合了,用兩手拽住我的腳緊貼在她的奶子上,開始左搖右晃起來,我這腳底各貼著一堆軟軟的肉,別提有多舒服了,腳板啊腳板,天天圍著你的都是臭鞋臭襪,也該你享享清福了。我一會兒用腳趾頭夾夾她的奶頭玩,我一會兒把她兩個奶子擠來擠去。看見那奶子模樣變來變去,真是讓我開心不已”朱姐,你看看,這個叫啥啊?“我把兩個奶子按到底”這個叫雙煎荷包蛋。“我又把她兩個奶頭往上提”你再看看,這個叫一山還比一山高“朱姐不樂意了”你這樣比劃算個啥?我什幺時候把你那玩意擰個幾圈,就叫炸麻花!“說完已是一臉憤恨之色。

  我見玩笑已開夠,便不在難爲她了,但今天的事情還沒完”朱姐,你把水端開,坐到我面前來“她老老實實地照做了。”幫我把內褲脫了“她也爽快,叁兩下功夫便扒掉了我的內褲。”用你嘴親親我這裏啊“我指了指老二。她有點猶豫了”我嫌髒“”你老公沒和你玩過這個嗎?你放心,我不是剛洗過澡的嘛,沒味道!“她還在猶豫,我這個人不喜歡強人所難,尤其是象朱姐這種老實人,只好繼續做思想工作”哎呀,反正這玩意你也熟,就當個棒棒糖放在嘴裏好了啊,要不我去拿點蜂蜜塗上去,也好讓你有個嘗頭?“她總算是把臉貼近了我的老二,自然蜂蜜是用不著了。”你先舔舔看“她就用她那軟舌輕點了一下,我立刻心跳加速”你吸一吸啊,沒味道吧?“終于,她把我大半個老二包到嘴裏去了,我只覺得老二進得一個溫軟滑膩的所在,那滋味真真是不可明言,一會兒,在我的鼓勵下,她終于學會來回舔吸,有點象操洞洞的感覺了。她雙手擱在我腿上,腦袋前後晃動,我的老二在她嘴邊進進出出,一會功夫就變得硬綁綁的了。不到一根菸的功夫,我的兩個袋袋也被她親了個夠,特別是她用嘴把玩我那兩個蛋蛋,只覺得蛋蛋被她撥弄得上竄下跳,這種感覺真是奇妙。我心又一想,不行,朱姐,這次我得難爲你了,你做好人就做到底吧,邊想就邊擡起我一邊的腿,翹得老高,也不說話,就是用兩眼示意她。她這次是看出來了,雖然皺了皺眉頭,還是把半個肩靠在沙發上,臉半歪著伸到我腿底下,用舌頭一刮一刮地舔起我的後門來。雖然我有過女朋友,但她頂多幫我瞎吹幾下老二,那會想到我那裏的苦處?這次真正感受到那軟軟的活物在我的洞壁遊來遊去,我已是魂不守舍,人生有此境界足矣!慾火更是難抑,一只手大力揉搓起她的奶子,一只手來回搓動我的老二。在我腿下的她似乎是能感覺出我的興奮來,舌頭舔得更有力,有一陣甚至想把軟舌伸進我的洞裏去,我只能是一陣陣地發出快樂的吼聲。

  玩得久了我這一只腿發酸,她姿勢也很難受,我開口了”朱姐,你出來你出來,我們換個姿勢啊。“我便趴在沙發上,兩腿在地上分得老開,屁股高高翹起,她很方便地坐在小凳上,用那美妙的舌頭繼續刮擦挑逗著我的洞口,同時用一只手在上下捋著我的老二,這兩重動作真是搞得我死去活來,一佛升天,二佛入地。不一會兒,我的大腦似乎要麻痺了,冥冥之中一股股濃漿噴薄而出,就像子彈一樣射得地板砰砰作響。

  我剛清醒片刻,便倒轉身摟住朱姐親起來”朱姐,你對我太好了,我一輩子也忘不了你。“她切地一聲”去去,我現在對你好,你就記得,等以後你有老婆了,怕是就要把我忘了吧?“邊說邊沖到洗手間去了。

  朱姐對我真是沒得什幺說的,我想應該好好補償她,過了兩天,又是週末,一大早,我就跟她說”朱姐,今天我下廚房好了,你休息休息。“她一臉的詫異”你會做飯?我不信,還是我來吧。

  哎,你這就小瞧我了,我以前的女朋友都誇我手藝哪!你放心,今天我做的飯菜要是不好吃,我戒色二天!

  哦喲!這幺大的口氣!行行,我就等著你來做,要是我真覺得不好吃,這兩天你可要熬得住,不要耍賴皮!

  就這樣,我們一起去超市買了一堆菜回來,我就在廚房忙開了,本來是想要她去廳裏看電視的,但她怕我菜洗不乾淨,非要幫我洗,我只好讓她幹了。等我要炒菜的功夫,我把朱姐請出廚房去了,說是這個是祖傳的手藝,不可外傳,其實就是想給她一個驚喜。到了中午,我一樣一樣地把各色菜式擺上來,有紅燒雞翅,回鍋肉,清蒸鲈魚,還有一盤清炒莴筍絲,再配一罐熱騰騰的蘿蔔排骨湯。她開始咋舌了“啊喲,不錯不錯!這顔色整得挺好看的嘛!我咋燒不出這樣的哩?”“你嘗嘗,這雞翅膀!外焦裏嫩,保證好吃。這回鍋肉,講究的就是個刀功,切得薄,油才榨得幹,不膩!”她嘗完每樣菜,更是讚不絕口“哎!看來讀書人就是讀書人,有學問菜就做得好,像我們沒什幺文化,就是知道菜放在一鍋炒,油鹽醬醋少不了,以後還得跟你學學!”“那當然,學問好,自然會得就多,就比如床上功夫…。”“去去,又來了!這個湯太鹹了!不能喝,你前面說過什幺來著?說話要算數”說完她一臉壞笑。“我才不信哪!誰說鹹了?我嘗嘗…。一點都不鹹,正好!是不是你嫌我那玩意太粗,怕了?”我一把摟住她親著。“就是鹹嘛!不要動了,吃菜吃菜…”我依舊是不依不饒“到底鹹不鹹?”“好了好了,不鹹不鹹…哎,你手又亂動,你是成心不讓我吃飯嘛?哎呀!好了,是我瞎說!吃飯吃飯!等會你想幹啥我都依你…。

  自打這頓飯後,朱姐對我可是另眼相看了,雖然不識多少字,也開始看起菜譜來,不過練習了許久,也弄不出我的那個味道來,她只好纏著我要給她做菜吃,我平時太忙,也只能是週末露一手了,我時不時要吊一吊她胃口,要不就是說太累了,要不就是說下面的玩意不答應,她自然是心領神會,對我更是曲意奉承,有求必應。

  玩久了,我就想弄點新花樣,心想朱姐遲早要回老家,這種日子可是有一天沒一天了,不樣樣都嘗試一下,既對不住我也對不住朱姐啊!我對黃片頗有研究,理論已經是搞得很深了,那些動作花式了然于心,更想發揚光大,創點新路出來。可惜朱姐對這些玩意興趣不大,看了幾眼後便說老外的那個玩意太大,很噁心,不想再看了,我也沒有強求她。那一天晚上,我正摟著朱姐一起看電視,我很想看看最近出的一個新片《亮劍》。可她不樂意,非要看湖南台的《大長今》,說是平時她什幺都聽我的,這次她好不容易逮住一個喜歡的節目,我不能和她爭。我只好讓步了,她對這個電視劇很著迷,兩眼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一會兒傻笑一會兒掉眼淚,完完全全沒把我放在眼裏,我幹坐著也是無趣,百無聊賴,盯著面前的茶幾,心中忽然有了主意,便起身把茶幾上的東西收拾乾淨,還用抹布擦個了四五遍。朱姐見我在她面前晃來晃去,便叫起來”你這是幹啥啊,不要動,你擋著我看電視了。等電視演完了我來收拾。“我不理她,把茶幾擦乾淨後豎起來,長長的兩頭,一頭朝著沙發,一頭朝著電視。”那有這樣擺的?我還要拿東西吃啊!“朱姐滿臉疑惑之色。我笑著對她說”我不耽誤你看電視啊,你趴到上面看好不好?“”不好,那有這樣折騰人的,你又看啥黃片了?“她不樂意了。經過我苦苦哀求,一通接一通的政治思想工作,她總算同意了,扭扭捏捏地趴到了茶幾上,還是盯著電視看,那一扇肥肥的屁股正沖著我。我見如此,心花怒放。”你看你的電視好了,不要管我啊!“我邊說著邊把她的裙子掀到她腰部,內褲按照我的要求是沒有的。那兩個洞洞已是看得清清楚楚。四十多歲的女人了,兩個洞邊上都是黑黑的,陰部的毛更多,爲了突出屁股的形象,我把她腰往下摁了摁,她老大的不樂意,但還是把腰低下去了。我立在她身後,雙手揉捏著她那又白又肥的屁股,感受著那肉體帶來的滑滑的觸感。過一陣,我一口親了上去,來回舔著朱姐的屁股。朱姐有點受不住了”好癢啊,你不要這樣嘛!“癢啊,後面還有更癢的哪。我的舌頭便向中間那條深深的溝滑去,上下彈跳著。爲了能夠著她那深深的所在,我用雙手把她屁股分得開開的。終于,我的舌滑到了她的菊花蕾處,頓時我覺得她顫抖了一下”不要不要,那裏很髒!“我不管那多,反正已經洗過澡了,舌頭告訴我的確是沒有多少味道。在舌頭的來回撥弄下,朱姐興奮起來了,呻吟聲此起彼伏。”啊,嗯,啊,你還讓不讓我看電視了?“”你看你的電視好了啊!就當我不存在。是不是很舒服啊?“我又調戲她。趁著這會功夫,我偷偷抹了點甘油到自己老二上,雙手摟緊她的雙腿,老二便對準了她的菊花洞口。剛挨著的那一刻,朱姐感覺不對,扭過頭來說”你,你這是幹啥,這裏能弄嗎?“”可以的可以的,那幺多碟裏都有啊,我叫你學你又不肯學。你想想,剛才親這裏是不是很舒服啊?等會弄起來就更舒服了。你不要怕,就一會啊“說著說著,我的老二開始用力往裏頂,這個洞還真是很緊,一開始,才剛把那小半截塞進去,就聽見了朱姐的唉歎聲”不行啊,不行啊,不要走這裏啦!用下面那個好不好?“我顧不得許多了,又是奮力往裏一擠,居然進去大半了,這時感覺到老二受到一陣陣的擠壓。快感像風暴一樣襲來,朱姐這時已是大嚎”啊呀,好脹啊,快抽出去啊!“”不行!以前你說過啥來著?不是說我想幹啥你都依我嘛?你再堅持一下,過一會你就舒服了。“”我是說…說過,可那想得到你啥地方都要去…。“我不理會她,慢慢地來回抽插。這裏雖然不如那個洞滑溜,但就如某位主持人所講,就是一個緊字,老二享受到了別樣的奇妙境界。隨著多次來回,終于有點順暢了。老二如魚得水般進進出出,而朱姐的聲調也變得好聽起來了,就像那夜貓的發情聲,隨著我的動作時高時低。這時,我便騰出一只手去捋那晃蕩的奶子,就是這種趴著的姿勢,才能顯得朱姐的奶子是那幺自由,是那幺搖曳多姿,就像在狂風中搖擺的兩只風鈴。

  快樂還在繼續,終點還未到達,我這時靈光一閃,動作停了下來,想試試朱姐的反應。她還是有點笨,只是回過頭來茫然地看著我,我只好開口”你動動,你動動,我累了“朱姐二話不說,立刻前後搖晃起來,她那肥肥的屁股一次又一次地撞向我的腹部,我的老二仍然在在她那洞洞裏來回穿梭。我只需挺直自己的腰桿,雙手輕輕放在她的屁股上,悠然自得地看著她那的肉體上下起伏,帶著莫名的興奮,欣賞著這天下絕色。

  快樂終有盡頭,到得最後,老二已明明白白地告訴我,時間不多,我立刻用雙手緊扣朱姐的大腿,發起了最後的進攻,朱姐更是癫狂,隨著我的一次次沖殺,而放聲哀嚎。終于,在那一聲聲炸耳的禮炮聲中,在那一朵朵綻放的煙火中,我又是一炮而紅,一洩如注。當我輕輕拔出我的老二時,彷彿聽到了朱姐體內那汆汆的高山流水之音。我鳴金收兵,朱姐也大歎一口氣,身子側臥在茶幾上,兩眼無神,四肢癱軟。

  過了一會,她翻起身來,大力掐著我”你真不是個玩意!“我故意問她”大長今好看嗎?“她躺在茶幾上,沒好氣地反駁我”看個屁?被你這樣折騰,兩眼就算盯著電視,也不知道在放些啥,這一集沒看成,我上哪兒補去啊?“我大笑不已,又問她”這個洞洞味道怎幺樣?“”鬼知道啊!這下面痛得要命,怕是晚飯都要被你頂出來了,不理你了,我要上廁所!“她一咕噜爬起來,光著身子就沖進了洗手間。

  這次新鮮的嘗試帶給了我們新的快樂。隨著一次又一次的試驗,朱姐對此已是架輕就熟,痛苦不再,快樂永續。有時,我想與她行魚水之歡,周公之禮時,她會溫柔地央求我”今天走走後門好不好?那裏癢。“聽此妙語我豈有不遵從之理,自然是滿口應承。此後,她更注意自己的個人衛生,一些關鍵部位經常是洗了又洗,摳了又摳。我也趁機買來一些新鮮的玩意,在行事之前,幫她裏裏外外都弄了個乾乾淨淨,滑滑軟軟。後來,又經我苦口婆心的說服教育,她把下體的毛刮得一點不剩,這樣一來,以後目標更易瞄準,行事更是暢快。她後來又嫌不公平,說是也要把我的毛刮掉,被我嚴詞拒絕,說這是體現男人的雄風,男人毛多一點才更性感,女人嘛下體乾淨才會顯得更溫柔更自然,你想想女孩子一擡胳膊,露出一大截黑黑的腋毛多難看啊,這事才不了了之。

  深圳的秋天特別長,但天氣還是慢慢冷了下來,朱姐肯定是要回去過年的,掐指一算,已經來日無多,不知明年朱姐是否還能來?誰也把不準,人生苦短,須及時行樂,于是在年前的這兩個月中,我又琢磨出一堆花樣,朱姐雖不是很情願,但也還算配合,好戲是一場接著一場,這讓我嘗到了凡世中難得的快樂,這快樂傍著我度過了真正的寒冬,但IT的寒冬還在繼續著……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狂幹學姐        讓女友幫學弟破處男       我在女老師家借住        幹了一個女研究生       淫蕩學生妹妹
寢室春色        同桌的玉手        在教室裏口交        淫蕩姐姐初嘗後庭樂
征服美麗的絲襪媽媽        


f o r 8/15

成人毛片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