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浓毛BBwBBWBBwBBw两性人《怒火·重案》:出道25年,谢霆锋终于给流量正名

精彩内容:

《雞同鴨講》裏,許冠文扮演的老許,有這麽一句話:“我老許記的燒鴨,就是個藝術品。”充滿了自信,對傳統的、對曆史的、對曾經的輝煌。

便如陳木勝在《怒火·重案》中重現的東西,他在這部電影想表達的東西很明顯——老的,是經久不衰的,經典的,是味道醇厚的。

20年前,20年後,美味依舊是美味,人的舌頭不會退化。

他也相信,觀衆的審美觀依舊。

謝霆鋒,1980年8月29日出生于香港演藝世家,父親謝賢是60至80年代紅極一時的明星,人稱“四哥”;母親狄波拉是70年代第一位港姐冠軍,人稱“拉姑”;有一妹妹名謝婷婷,是演員、模特。謝霆鋒從出生那天起就注定成爲明星,他出生的那天引來50多位記者圍觀,出生的第二天就被各大媒體報刊雜志報道。

出生一周後,謝霆鋒的第一個封面雜志就誕生了,創造了香港雜志封面年齡最小的紀錄同時也是該記錄的保持者。1996年出道,1997年,未到18歲的謝霆鋒主演了他的第一部電影《新古惑仔之少年激鬥篇》,最早飾演少年陳浩南一角,從而獲得第十八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

這部電影,集合了所有香港電影的經典要素

#電影怒火重案#影片大量致敬了曾經香港電影的輝煌片段。

對,這就是老許記的燒鴨,好吃到可以舔手指,每個手指接觸燒鴨的部位不同,所有滋味也不一樣。

《雞同鴨講》裏有許多讓人食指大動的片段,尤其這段講嘬手指的方法,讓影片中和銀幕下的觀衆都要忍不住舔舔嘴唇。

就像曾經的港片一樣,能看得東西有很多。

而《怒火·重案》也同樣面臨著老許記燒鴨店一樣的問題——年輕人們是否還喜歡滿地垃圾、一盞吊扇、涮筷子的茶、幾條黑毛巾?

當遇到空調、快餐、可樂、制服店員的陽光微笑時,年輕人會選擇誰呢?

在經曆了90年代香港電影最高峰後,香港電影的下坡路是大家不能回避的話題。

于是類似于《無間道》系列、《寒戰》系列、《葉問》系列等等新的香港電影出現了,它們都表現出了一種希望創新的欲望。

于是無間成了臥底的代名詞,從不被觸及的政治和腐敗也頻頻出現在港片中,功夫片也從一招一式有板有眼變成了拳拳到肉的實戰搏擊。

有一些在改變,有一些東西在消失,《雞同鴨講》、《半斤八兩》這樣的許氏喜劇隨著許冠文的退隱已經消失殆盡。《古惑仔》的兄弟情也隨著香港黑社會的衰落而落入塵埃。去年的《黃金兄弟》我認爲是對老港片和老電影人的無情嘲弄,完全是黑曆史。

而這部電影,陳木勝代表著老一代的香港電影人,發出了在寂靜中的怒吼。

可惜,這聲吼叫就像一粒用盡全力扔出的石子,投入到內地這個汪洋大海中,無法濺起多少的波紋。

是觀衆的口味變化了嗎?

現在的觀衆,也依舊愛看動作戲,毋庸置疑,甄子丹的動作戲仍舊是目前中國影壇的頂級水准,但是由于年齡的問題,他也無法再現《導火線》時候的巅峰狀態了。不過從目前謝霆鋒的狀態看,他在這個戲路上還有不會潛力可挖。

即便如此,本片仍貢獻了僅次于《導火線》的格鬥戲份。

而更重要的是,從《我不是藥神》、《流浪地球》這幾部片子開始大賣爲標志,觀衆們越來越看重劇情的重要,這種重要性不光是故事,還有人物的刻畫。

而這恰恰是老式港片目前所缺失的東西

曾經,我們在《雞同鴨講》和《半斤八兩》中能夠看到八十年代的世間百態,我們能從《歲月神偷》和《老港正傳》裏看到曆史的變遷。甚至《拆彈專家2》中核心故事線也是一個非常精彩的自我犧牲和救贖的故事。

我認爲以《雞同鴨講》《半斤八兩》爲代表的許氏喜劇,是類似于劉別謙筆觸那樣的東西,有一些小市民、有一些惺惺作態、有些小聰明,非常生活化。

以前可以,現在不行。

甄子丹的打鬥,無與倫比,但是他的一張萬年一個表情的表演,讓文戲和對手戲念白環節,成了他每一部電影的阿克琉斯之踵。

影片中,出現了兩段考驗他的表演功力的地方,一個是在審訊室裏和謝霆鋒的對手戲,一個是最後他在座位上的一段獨白。

對于這兩段,我得到的結論有兩點:一、謝霆鋒的演技比甄子丹至少高了兩個吳京的量級;二、再次確認甄子丹是面癱。

無論是造型還是動作戲的敬業程度上,謝霆鋒都是驚喜。

是的,這部電影集合了幾乎所有老港片的精華,但是劇本的缺失是毋庸置疑的,這種缺失對于新舊港片都是不可接受的。

陳木勝導演也曾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于是他想出了警察蒙冤變歹徒的劇情設定。

同時,裏面還有一些虎頭蛇尾的情節,比如前半部分兩個場景,講述官商勾結和警方上層官僚腐敗的情節,到後來幾乎被遺忘了,沒有任何交代,這一塊從我的角度說,本可以設計一幕甄子丹暴揍腐敗分子的場景,必然格外解氣。

類似題材的《五虎將之決裂》在人物刻畫上就要強上很多。

如果,你是一名香港電影的愛好者,那麽,《怒火·重案》給你帶來的,更多是一種唏噓,它既代表了曾經讓香港電影輝煌的東西,同時又很清楚的顯現出來,時代和觀衆的變化,讓那些曾經的輝煌黯淡了。

而有消亡和褪色,必然也有崛起和綻放

《怒火·重案》可能不代表未來,但是它卻可當作獻給香港電影的情書。

最後,陳木勝導演,作爲你的遺作,本片值得我們時不時拿出來講一講,看一看,去懷念一些人和那些時光。

一部好電影,一定是刨去娛樂後,還能具備教育意義和社會責任。——@張鴻潤Schemer 浓毛BBwBBWBBwBBw两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