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2发布:

亚洲专区天堂2020中文字幕螳螂拳演义

精彩内容:

螳螂拳演義

陝西省西安府豳州淳化縣有一大戶人家,主人家王文成,從小不好學文只愛學武,拜甘泉寺法真住持爲師練了一身少林武功,後來又娶了個容貌,武功雙佳的趙秀英,夫妻合壁,在陝西是小有名氣的人物。
那王郎武藝高強,自然喜歡結交武林朋友,聽說哪裏高手,必然上門結交。後來聽說長安城有一高手張琦,便上門請教,誰知道張琦武功雖高,卻極爲傲慢,王郎比武敗在張琦手中,張琦竟然言語中對他十分輕蔑。王郎心中憤恨,回家中閉門叁年不出,自創了一套螳螂拳。再次找到張琦,數招中擊敗張琦。
張琦原來仰仗武功,乃是長安城一霸,敗在王郎手中,就懷恨在心,本想暗害王郎,但想到王郎的螳螂拳絕技,心中盤算著先把王郎的武功扒過來,再設法害死。
于是張琦假意與王郎結交成兄弟,讓兒子張傑英拜爲義父,大獻殷勤,王郎性情醇厚,被張琦所迷惑,把張琦當親兄弟看待。
一日,王郎、秀英正在拳房練拳,家人來報,說長安貴客到。王郎一聽,知是張琦來了,趕緊讓秀英吩咐家人,打掃房屋,置備酒菜,趕到大門迎接。果然是張琦攜帶傑英來到。
張傑英十分乖巧,一見王郎就軌下磕頭,說:「義父在上,受孩兒傑英一拜!」
王郎忙扶起傑英,連聲稱贊:「數月沒見,益發英俊了!將門出虎子,有尊兄家教,傑英前程無可限量。」
張琦又說:「義父勝過生父,還要仰仗兄弟教導。」說罷,哈哈大笑。
此時,趙秀英也走進前堂,王郎指著張琦對秀英說:「這就是張兄。」又向張琦道:「我倆金蘭結義,情同手足,故讓家妻出來拜見。」,趙秀英向張琦款款下拜,道了個萬福。
那張琦,張傑英原來都是長安城中的惡霸,均是好色之徒,趙秀英出身于大家,保養又好,雖然是年過叁十,卻容貌秀麗,且因長年練武,身體保持的很好,散發出少女般的青春氣息,又有一種少婦成熟的魅力,乍一見面看的張家父子眼都直了。趙秀英頓時察覺,自此對張氏父子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王郎是心地磊落,性格爽快的人,沒有注意到這些細節。只吩咐家人擺酒給二人接風。
酒過叁巡,張琦吞吞吐吐地說道:「愚兄有話要說。」
王郎說:「兄長有何見教,兄弟自然從命。」
張琦高興地說:「犬子傑英,還望賢弟栽培。賢弟的螳螂功,是武林獨步,天下無敵。愚兄欲命傑英留在府上,賢弟可否傳授?」
王郎道:「兄長見外了!傑英如同我親兒一樣,兄長舍得留下傑英,兄弟哪有不傳武功之理?」
張琦聽著,心中大喜,他此次就是盤算著要傑英掏盡王郎的螳螂拳功夫,再找機會殺了王朗,這樣他父子就可以稱霸武林了。他暗中一再囑咐傑英,要竭力取得王郎、秀英的信任,勤學武藝,自己匆匆返回長安。。
王郎受了張琦之托,傑英又聰明伶俐,武功功底又好,真看做親生兒子一樣,與他寸步不離,傳授武藝。
張傑英遵照父親的吩咐,學全了螳螂拳的全部套路後,偷偷地摸清王郎善用絕招,自己創出破解方法。
這樣春去秋來不過兩年時間,他就把王郎的招數掏得差不多了,只是在熟練程度上繼續下功夫。
趙秀英卻對傑英有些戒心,對自己家傳的梅花拳和白雲劍沒有傳授給傑英,而只傳授給義女秋菊。
趙秀英的義女秋菊,本是淳化城西周西村王鵬的女兒。
王鵬和妻子劉氏,家境貧寒,開豆腐坊爲業,夫妻早晚勤作,勉強糊口。可幾年前王鵬突然得了急病,沒錢治,不幸身亡,抛下了年輕的劉氏和年幼的秋菊。劉氏無錢棺殓,哭天號地痛不欲生。只有向劉寨的大戶劉文善借了二兩銀子,方把丈夫下葬。
劉文善是淳化縣的一霸,四旬上下,貪財好色,人面獸心,依勢爲非作歹,搶男霸女。家裏養有武功教頭,幾十個打手,做盡了壞事。幾任地方官,都知道他罪行累累,但怕于他的權勢,不敢惹他,反而有的和他同流合汙。
劉氏借的錢,兩年之後利滾利就成了六兩。劉氏攜帶秋菊飯都吃不飽,哪裏還能還賬。
劉文善聽說劉氏美貌,幼女伶俐可愛。他便居心不良,派了打手以欠賬不還要劉氏母女當女傭抵債爲由,將母女搶回家中,要逼迫劉氏爲妾。
劉氏母女被搶進劉家,便進了狼窟虎穴。劉氏開始抵死不從,氣得劉文善暴跳如雷,暴打後又霸王硬上弓將其逼奸,後又丟給手下打手讓衆人任意汙辱。
可劉氏雖是一個弱女子,可性情剛烈,後來乘人不備,用剪刀刺喉自盡了。當時秋菊只有六歲,見到母親身亡,哭得死去活來。
劉文善原見秋菊長得水靈,也想把她作爲身邊小丫鬟使用,養個十年八載後,是自己的掌中物了。可秋菊思念母親,整天痛哭,鬧得劉文善凶性大發,對小秋菊拳打腳踢,打得死去活來,遍體鱗傷。那秋菊越打越哭,直哭得聲嘶力竭,氣息奄奄。劉文善打乏了,叫人把她鎖到後院破屋。想活活餓死她。
這件事由劉寨的鄉民傳出,王郎、秀英得知後十分氣憤。終于前去從虎口裏救出這個可憐的幼女。把她認作義女,先給她調藥養傷,後注意恢複她的體力,不過數日,不但內外傷勢痊愈,面頰顯出了紅潤,肢體也珑纖適度,肌膚豐實了,那兩只俊俏的大眼睛更是透露著聰明伶俐的光采。秀英對她真是愈來愈愛、視若掌上明珠,覺得就是自己親自生育,也未必真能勝過秋菊。等她歲數一大,就開始傳授武藝。
秋菊從小就是在貧苦家境裏生活,又連遭大難,小心靈裏常常燃起複仇的火焰,自然努力,她聰明絕頂,手腳輕捷,一學便會,與日俱進。
—晃過了七年。秋菊到了十叁、四歲上,已經成爲如花似玉、身材窈窕的少女了。
幼年的窮苦生活,劉文善的惡霸行爲,使她幼小的心靈上又萌發了反霸抗暴、嫉惡如仇,鏟盡不平的志向。
王郎、秀英對她的撫愛培育和習文練武的教導,又養成溫柔知禮,心地正直的性格。這種多方的優良品質,都集中到了這個女孩身上,—身武功,不是一般女子所有。
她每當想起殺母仇人劉文善,就覺仇深似海,立志要親手殺死這賊子;心思和功夫全用在習文練武上了。
七年以來,她通熟了秀英的梅花拳和王郎的螳螂拳,又學得秀英的白雲劍法。經史詩文,琴棋書畫,也很通曉。就是女紅刺繡,一般女孩子整日在閨中所作,她也件件拿得起,放得下。
可是,正在秋菊品德武藝成長之時,冤家路窄,那長安張琦,卻攜帶兒子傑英來拜義父,並留下傑英要掏盡王郎的功夫。這也給秋菊這位尚未出閨房的絕代女子,伏下了在今後人生道路上的風波艱險。
那張傑英受父命,在王家裝做循規蹈矩,加上他勤學苦練,心眼機靈,也得到王郎的喜愛。他和秋菊,隨男女有別。可同是王郎夫婦的義子義女,也就是義兄妹了。王郎對傑英不見外,讓他出入內宅,這樣難免與秋菊常常見面。秀英雖然對傑英印象不好,但傑英在家中兩年,言行規矩,她也是疏忽,沒有教導秋菊提防傑英,終于給傑英以可乘之機。
秋菊當傑英爲兄妹關系,都以禮相待。可張傑英在長安時,年齡雖不大,已有惡習,沾花問柳,甚至于和父親一同奸淫強搶的民女。他初見秋菊時因有王郎、秀英在旁,不得不做出正經樣子,象是個溫良恭謹的少年,可心裏盤算:「真是個漂亮妞兒,父親謀算王郎,如果成功,怎幺想辦法把秋菊弄到手,我就不白白在此苦練幾年了!」他常常在背地裏想得神魂顛倒。
傑英自然對秋菊表現出特別的關心,倍加呵護,秋菊自小心靈受過極大創傷,有義父母的關懷,然而終究有些欠缺,現在傑英這個年齡與自己相仿的英俊少年對她貼心照顧,表面雖然仍對傑英敬而遠之,可一顆芳心漸漸的到了傑英身上。
事有湊巧,這一天夜間,張傑英後花園裏練完了功,擦汗時想起了自己的汗巾白天跟王郎學拳時忘在拳房裏了,便繞道去取。
他走近拳房,見有燈光,並有嗖嗖練武的聲音。
「是誰在練功呢?不管是義父還是義母,我要偷看看你們有什幺秘招。」
他想著,踮起腳尖輕輕靠到窗前,用舌尖舔破了窗紙,向裏窺觑著,只見一人在一團白光中忽上忽下,忽左忽右;那光團時而飄忽空中,時而貼地疾馳,響聲即從這晃動的白光中而出。
這張傑英一看驚得吐出了舌頭,心想:「怪不得深夜—人在此習練,有這般劍術不傳給我。」
突然,那團白光變成了一條銀蛇,「嗖」地奔向一條橫木,又聽咔嚓一聲,橫木截爲兩段。接著是一個女子的銀鈴般聲音:「殺母仇人,我讓你如同此木。」
張傑英定了定神,才看出正是朝思暮想的秋菊。
他心裏琢磨,我來王家兩年,還未見過此劍術,如果能學來,豈不又多了一絕技。
想著,一閃身進了拳房,說道:「妹妹好劍法,讓哥哥大開眼界,只不知這套劍法是什幺名字?」
秋菊見有人進來,先是一驚,後一看是傑英,臉微微一紅,答道:「是白雲劍。」
傑英說:「真劍如其名!我在外面看,真象是一團白雲!」
張傑英說著,兩只眼緊緊盯著秋菊,只見她只穿一身薄薄的練功緊身白綢衣褲,混身上下香汗淋漓,象是在水裏撈出的人。白綢衣已貼在身上,映出了白嫩的肌膚,豐滿的雙乳一覽無余,連粉色的乳尖都依稀可見。張傑英看得呆呆癡癡的,骨軟筋酥。
秋菊看到張傑英如癡如醉的神態,不由地隨著張傑英貪饞的目光低下頭去,一看自己全身竟是這般模樣,立刻又驚又羞,滿臉飛紅,無地可容,雙臂掩著前胸向牆邊跑去,摘挂在那兒的衣裙。—邊低聲喊:「你快出去,快出去!」
張傑英知道,秋菊武藝高強,性子剛烈,不能對秋菊輕薄。只好讪讪地退到了門外。可色心不退,舍不得離開。又偷偷地趴到窗前偷看。
這時在拳房裏的秋菊穿上衣裙才安定下來,覺得剛才的事,自已受了奇恥大辱!那樣子在一個男子面前!辱沒了自己的聲名?以後哪有臉見人?羞慚之心湧上來,掩面哭起來。越哭越傷心,後來,銀牙緊咬,止住了哭聲。
張傑英在窗孔上看著,秋菊將一條繩子拴在梁上,蹬上凳子,要將頭往裏鑽。
傑英大驚,這個美人這樣死了可太可惜了,急忙地撞開門,跳到房裏,連聲呼叫:「菊妹,不可如此!不可如此!」
秋菊萬沒想到傑英又撞進來,兩眼怒視著他,冷冷說道:「你來幹什幺?不關你事,快出去!」
張傑英這時上前—步,裝出可憐的樣子,說:「菊妹,萬萬不要!我只是貪看你練劍,絕無別的意思。你要因此輕生,我的罪則萬死難贖了!」
秋菊神情更加嚴莊,叱道:「胡說!我自己要死,與你沒關系,快出去。」
張傑英見還沒說動秋菊,心裏更急,噗通一聲,跪在地上,仰起臉說:「菊妹就是不珍惜自己的生命,難道不想生母的血海深仇,以後怎幺去報仇呢?義父、義母養育之恩又怎幺報答。」
秋菊一聽到「血海深仇」、「養育之恩」,心裏一震,跌下凳子,趔趄了兩步又站在那兒,方才那莊嚴冰冷神色逐漸消逝。
秋菊沉吟一會,恨恨地說:「我活著就是爲了抱母仇,對二老報恩。但今夜之事,我哪有面目立于人世間!」?
張傑英眼珠一轉,計上心來。跪著往前爬了一步,說:「我有一句話,不知菊妹肯不肯聽?」
秋菊道:「你說!」
張傑英這時,裝出誠懇、小心、慚愧的樣子,嗫嗫嚅嚅地說:「菊妹說的對,事到如今,總得有個萬全之策。我傑英蒙義父、義母收在膝下,傳授技藝,與菊妹已同兄妹,同受二老的慈愛撫育。倘菊妹不棄,我冒昧提出……」
說到這裏,偷看了看秋菊的臉色,又繼續說:「我冒昧提出……願生死結合,同侍二老,同報母仇,這應是兩全之事。不然,賢妹今夜輕生一去,我受良心責備,明日也謝罪自殺。」
秋菊雖然是位奇女,但究竟是個稚氣未除的女孩兒。況且本來就心儀張傑英,這番話打動了她的心。
傑英又偷看了看秋菊的臉色,緊跟著說:「我一時罪過,不該偷看練劍,但如果變成好事,不但菊妹可保全名節,將來共同砥砺,象義父、義母這樣,夫妻相攜進步,揚名江湖,前程無可限量。」
秋菊想,義父也常常誇傑英聰明勤學,武功精湛,今天又說得這般懇切。自己是個女孩兒,遲早是要嫁人的,心裏翻騰著,站在那兒仍然不動。
張傑英又道:「菊妹想有……有允意,我立即回禀父母,請父親來求親。」
秋菊這時已沒有怒氣,臉頰已變的飛紅,輕輕歎了口氣,算象是答允了。
傑英一見,頓時喜上心頭,心知這朵鮮花已經到手,站起身張開雙臂,向前去摟抱。
那秋菊臉色突一變,轉身一閃,讓他撲了個空,嗔道:「我還是女兒身,不可非禮!你要是真心,先發誓言,再明媒正娶。」
張傑英立即跪倒發誓:「皇天在上,今日與菊妹許訂終身,山崩海竭,此情不變,如若負心,五雷轟頂,萬箭穿身。」
秋菊這時也羞慚慚地跪下。低聲道:「天地諸神,秋菊盟誓傑哥,如若負約,願受天滅。」
自那天起,傑英越發和秋菊親近,雖然立下誓言,但秋菊性格剛烈,堅持要傑英明媒正娶,傑英眼見這幺朵鮮花進在咫尺,卻無法到手,心急如棼,使盡手段要把秋菊先弄到手,秋菊雖然聰明伶俐,但畢竟年方妙齡,未出閨門,對兒女事似懂非懂,那傑英年齡不大,卻是風月場老手,對付女人的各種攻心方法輪番使在秋菊身上,秋菊對傑英的愛慕越來越深,心理防線也越來越弱,終于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這一天夜間,二人又偷偷到拳房練武,練完之後,都是一身大汗。秋菊自那一次拳房的事以後,與傑英練武,都是穿著厚衣,此時練完之後,已是一身香汗,內衣都被濕透,粘在身上非常難受。
二人肩並肩坐下休息,秋菊已經熱的臉頰通紅,拿著手帕不住的扇風,說道:「真熱,真熱。」
張傑英此時見自己日思夜想的秋菊嬌滴滴的坐在身邊,劇烈運動後散發出少女的氣息隨著手帕的扇動傳到自己鼻中,再也忍不住,伸手去摟秋菊,秋菊沒有防備,被傑英摟在懷裏,秋菊早已心許傑英,加上身上燥熱,也催動了情欲,被心上人一抱竟然全身酥軟,只是輕輕的擋了幾下,就被傑英把手伸進練功服中,在酥胸上揉搓起來。
秋菊「咦」了一聲,害羞的把頭埋進傑英的懷中。這一開了頭,二人都已經把持不住,傑英喘著粗氣吻著秋菊的臉,手開始解秋菊的衣服,白色的外衣被脫了下去,接著脫下了被汗濕透的內衣,少女玲珑的上身完全顯露出來。秋菊躺在地上,滿臉羞紅,雙眼緊閉,懷揣著小鹿般心砰砰跳個不停。
傑英是玩弄女人的老手了,可看到秋菊雪白嬌嫩的肉體,不由的癡了,他咽了口口水,雙手擺在秋菊雪白的雙乳上。傑英知道如何挑起少女的情欲,雙手或輕或重的揉著秋菊的酥胸,不時的又低頭把粉紅可愛的乳尖含在嘴裏吮吸。秋菊是個純情少女,哪裏經過這個,被揉捏了幾下子就嬌喘連連,乳房發漲,乳尖也堅硬起來。
傑英心中暗暗得意,伸手去解秋菊的腰帶,秋菊此時已經無法阻止傑英,她只是害羞的雙手捂住臉,心裏七上八下,只希望傑英把燈熄滅,可羞于啓齒,只是發出一聲聲嬌喘。傑英知道今夜必然可以成事,心花怒放,拉下了秋菊的長褲和貼身短褲,少女隱秘的部位完全暴露在自己眼前。濃密黝黑的陰毛下顯出了一道粉色的細縫。
「果然是未經人事的小姑娘,真他媽的嫩。」
傑英得意的想著,伸手撫摩著光滑的陰毛,然後輕輕撥開緊閉的肉縫,將中指漫漫插了進去,溫暖的肉洞緊緊包住了傑英的中指。
「小丫頭的洞這幺緊,要插進去非得爽死。」
傑英想著,卻抑制住立即插入的沖動,知道現在秋菊的陰道還很幹燥,現在插入把她弄疼了,萬一翻臉,自己可吃不了兜著走了。他耐著心繼續用手指在秋菊的肉洞中輕輕攪動,慢慢的一進一出,傑英注意著不去碰處女膜,只是反複摩擦柔嫩的陰道。
秋菊長這幺大秘處第一次被這樣玩弄,哪裏能忍受的主,不多久陰道中就潮濕起來,傑英見時機成熟,脫下褲子,露出了早就硬起的陽具。他壓在秋菊身上,分開秋菊兩條雪白修長的雙腿,將肉棒抵在了秋菊的秘洞口。
未經人事的秋菊,對男女之事完全不懂,她羞澀的看著傑英說:「傑哥,我怕。」
傑英說:「放心菊妹,我會輕點,不會弄疼你的。」
其實傑英對這個武功高強的美麗義妹真的又愛又怕,不敢梢有唐突,肉棒抵住細小的肉縫,慢慢的插了進去,剛剛進去一點,就被秋菊狹窄的陰道緊緊包住,每進一步都要費不少力,溫暖潮濕的陰道緊緊包裹著傑英的龜頭,傑英差點射了出來。
傑英舒了口氣,暗罵道:「兩年在王家裏裝的循規蹈矩,沒有碰過女人,現在差點早泄出來,那可讓美人笑話了。」他緩了一緩,定下心神,繼續向肉洞深處進發。
秋菊雙眼緊閉,臉頰绯紅,緊咬著嘴唇,被傑英火熱的陽具插入的時候,疼痛夾雜著快感襲上心頭。秋菊皺起可愛的眉頭,不由自主發出一陣陣勾魂的呻吟聲。
傑英再往陰道深處,碰到了阻礙,知道是處女膜,他停下來,深吸口氣,然後屁股一挺,堅硬的陽具沖破了秋菊的處女膜,突然的劇痛使秋菊尖叫一聲,幸虧練功房在後花園僻靜處,夜晚附近沒有人。
但就是有人傑英和秋菊也顧不得了,傑英沖破了秋菊的處女膜,大力在秋菊的柔嫩的陰道中抽插起來,每一下都盡根插入。而秋菊剛被破處,心中慌亂,又被傑英一陣瘋狂的抽插,腦子裏一片空白,哪裏能顧到周圍有沒有人。秋菊在傑英的抽插下疼痛漸漸減少,快感逐漸加強,秋菊情不自禁的伸手摟住傑英,修長的雙腿緊緊纏住了傑英的腰。
抽插了百余下後,傑英終于精關一松,將滾燙的精液送如秋菊的體內,秋菊也達到了高潮,身體一陣顫動,射出了少女寶貴的陰精。
自那夜練拳房之後,在義父母面前,傑英還循規蹈矩,可沒有旁人的時候,傑英經常去糾纏秋菊。秋菊那夜一時沖動遷就了傑英,還有些後悔,對傑英拒絕了幾次,傑英心急,又不敢用強,只好厚著臉皮不停的向秋菊表白,秋菊也不忍心讓心上人著急,況且少女初嘗情事後也是難忍情欲,躍躍欲試,後來在練功房中被傑英苦纏,只好半推半就的與他雲雨一番。
本以爲做這一次以後不再答應傑英,哪知道那以後秋菊再也難拒絕傑英,二人幾乎每天入夜就相約練功房或後花園中,練功後就開始交合。秋菊自然是把傑英當做自己今生的依托,對他百依百順。
傑英往年在家中多好的女人也最多一個月就膩,現在因爲長年在王家裝的循規蹈矩,無處發泄,加之秋菊也是有傾城之貌,身態婀娜,百玩不厭,他也是樂此不疲。夜夜和秋菊纏綿,後來秋菊怕在練功房中被人撞見,又覺的傑英住前院中人多眼雜,不能前去,便提出以後夜晚在自己閨房相見,傑英自然願意,夜夜溜入秋菊閨房中與秋菊宣淫,有時候還留宿秋菊房中,徹夜不停的行房。
虧的二人都是武功高強,身體極好,長時間下來身體沒有虧損,別人也看不出來。
最春風得意的自然是傑英,他見身懷絕世武功,平時矜持高傲的秋菊,一到了床上,對自己真溫順的如同羔羊,心想將來殺了王郎,帶著秋菊回長安完婚,從次夫妻絕技獨步江湖,稱霸武林,真是美哉。但又想王郎夫婦對秋菊有大恩,不知道秋菊會不會同意自己的計劃,決定試探她一下。
這天深夜,二人又在秋菊閨房中劇烈肉搏之後,傑英撫摩著秋菊的長發,說:「菊妹,你我不是外人,可否把白雲劍傳授給我。」
秋菊搖了搖頭,說:「義母在傳授此劍時,曾告誡我,要我靠它護身報仇,不能傳給別人。」
傑英試探說:「你我已訂終身,還不能傳授嗎?」
秋菊爽然說:「也要先得義母准許,才可以傳授。」
傑英涎著臉笑著說:「難道你對我還不如義母親?」
秋菊登時雙頰飛紅,氣說:「義母救我、育我,情同親母,當然我對義母親!」
傑英又說:「倘若我和義母都在性命交關的緊要關頭,你先救誰?」
秋菊爽快地回答:「當然救了義母,再來救你。」
傑英又一驚,又故意親昵的說:「好菊妹,你是和我說笑話,哪有不先救丈夫的?」
秋菊—聽,水靈的大眼射出兩道寒光,瞪看著傑英道:「什幺笑話,知恩圖報,對義母,義父盡孝是天經地義?」
傑英此刻覺得無比惱恨,進一步說:「如果你義母和我舉刀相殺,—死一活,你幫誰?」
秋菊聽了,堅定的說:「你怎幺說出這樣的話!,義母大仁大義,好端端怎幺會殺你,你和他們是義父子,親師徒,怎能想到和他們刀劍相見?那不成了不孝不義、忘恩負德的之徒?要這樣,我縱然要饒你,恐怕白雲劍要無情了!」
傑英一驚,倒吸了一口冷氣,連忙陪笑,說:「好一個俠義的菊妹,哥哥和你開玩笑呢,以後不要提了。」
傑英知道秋菊絕對不會與自己同路,心想殺了王郎必與秋菊成仇,她武藝高強,是心頭大患,要事先除去,卻萬萬舍不得,又想不出兩全其美的良策,心想走一步算一步,于是繼續花言巧語迷惑秋菊,依然夜夜到秋菊房中尋歡作樂。
再說張琦,自傑英認給王郎做義子,回到長安,便盤算著如何實現自已的毒計。
他兩年未去淳化,只是叁節兩壽,派人給王郎夫婦送上厚禮,好不容易熬著、過了兩年多,估計傑英的螳螂拳功已經到手,時機到來,便親自去往淳化安排。
他怕被人遇見,晝宿夜行,幾日後到達。趁夜跳入王府,潛伏于屋上張望著,只見一條黑影向後園偷偷進入一臥房,他認出正是傑英,便在屋頂蟄伏半天,確定無人,跳入院中,來到那臥房窗外,他本以爲是兒子的臥房,哪知細一聽,裏面竟然傳來女子輕微的呻吟和男子的喘息聲,張琦一愣,心想兒子怎幺在王郎家中,本性難改和女人厮混,那王郎是嫉惡如仇的人,若傑英被他發現醜行,豈不誤了大事。
心裏不住暗罵傑英糊塗。轉念又想不知道這女人是誰,是不是和王郎的夫人趙秀英私通?他想著秀英那美麗的容貌,婀娜的身姿,感到下身也硬起來。
張琦聽了一會兒,屋裏平靜下來,知道二人完事了,就輕輕在窗上敲了幾下,屋內傑英和秋菊正在床上摟在一起喘息,聽到聲音都下了一跳,秋菊以爲是義父發現了自己的事,登時六神無主,傑英卻聽出是和父親約定的暗號,立即說:「菊妹,一定是有野貓經過弄出的聲音,我去看看。」說完,穿衣下了床。
傑英開門出來,問道:「爹爹如何深夜到此?」
張琦悄聲說:「處事不密,怎成大事?」接著便問螳螂拳學得怎樣。
張傑英得意的禀告一番。
張琦聽後大喜,兩只小眼笑眯眯地說:「我兒,虧你這般乖巧。」
二人又是一番計劃,約定中秋節動手。
張傑英想了一想,又說:「爹爹,那趙秀英的白雲劍,也是一絕,可惜不肯傳給孩兒。」
張琦一瞪眼奸笑說:「那就先除王郎,暫且留下這娘們,漫漫的掏她的白雲劍,等劍法學到了,那個美婦人還不是我父子手上的肉。」
傑英張琦跟著賠笑一陣,小聲地、慢慢地說:「兒有下情禀告……」于是把偷看秋菊練劍,立下重盟,訂終身之約說了一遍。
張琦聽罷,想起來兩年前曾見過秋菊,當時她年方二八,已經是絕色少女,兩年不見,想必現在已經長成一個光豔照人的美女,否則兒子也不會爲了她冒這樣的險。張琦也是好色之徒,想到這個絕色美女如今就一絲不挂的在屋裏,下身立即支起了帳篷。
張琦轉著眼珠想了想,問到:「這女子是王郎夫婦義女,可同意你的計劃,會不會有什幺阻礙?」
傑英低聲道:「兒試過她的口風,看來不會和我們一路,兒再想辦法勸她。」
張琦嚴厲的說:「我兒,爲父讓你來做大事。你卻要兒女私情,若誤了事你我性命都不保?」
傑英見父親生氣,嚇的跪下了說:「兒決不敢爲一女子違背父命。」
張琦說:「成大事不拘小節,爲了讓你下決心。」張琦向屋裏努努嘴,拉開門向裏走。
傑英嚇了一跳,忙說:「父親,可不要傷她性命。」
張琦奸笑說:「放心,那幺個美人,爹可不舍的殺,再說殺她無關大局,反而打草驚蛇,爹只是要你下決心放掉兒女私情,記住,只要大事一成,將來稱霸武林,你要什幺美女都可以有,何必抓住這個不放。」
傑英還在沉吟,張琦又說:「將來殺了王郎,此女必然要來找我父子報仇,遲早是要將她除掉。這個小美人,不能白白浪費,爲父也先享受一下。」
傑英驚說:「那秋菊武藝高強,我父子二人合力也未必擒的下他,父親此舉可是自尋死路。」
張琦笑說:「如今天色漆黑,看不清楚,那丫頭不會想到會有別人,必把爲父當成你,等爲父成了好事,掉頭就走,神不知,鬼不覺。」
傑英知道勸不了父親,其實他父子二人在家時經常強搶民女,有時也一同奸淫民女,也習以爲常。
傑英是真心喜歡秋菊,實在舍不得,但他又想了張琦的話,這秋菊將來必定要殺的,不能爲一個女子壞了大事,終于狠下了心。
二人進了外屋,傑英停了下來,向裏屋說:「菊妹,沒有什幺人,我回來了。」
秋菊在床上應了一聲說:「傑哥,可嚇死我了。」
傑英說完,站在外屋沒動,張琦卻揭開門簾,步入秋菊的閨房。剛一進門,張琦就聞到一陣淡淡的幽香,借著窗上透入的微弱的月光向繡床上看去,一個女子蓋著一床繡被躺在床上,一頭長發散在枕頭上,潔白的肩膀露在外面。張琦暗罵傑英這小子真會享福,夜夜能和這個美女作樂,現在輪到老子了。張琦想著,向床邊走去。
秋菊本來戰戰兢兢,聽傑英在屋外一說,心裏安定下來,見門一開黑夜中一人走進來,秋菊撇了一眼,因剛才聽到傑英說話,秋菊自然以爲是傑英進來,張琦父子又體形相似,秋菊隨便看一眼根本沒有發現破綻。人到了床邊,秋菊已經閉上眼睛,說:「傑哥,早點睡吧,明日還要練功。」
誰知來人不答話,掀開秋菊身上的繡被,伸手就猛力抓住秋菊的酥胸,大力揉捏起來,秋菊淬不及防,被捏的有些疼,輕嗔到:「傑哥,輕點啊,」誰知對方聽到這嬌滴滴的聲音,更加用力起來,捏的秋菊疼的呻吟起來,秋菊從未見傑英這幺粗暴的對自己,正要開口斥責,對方突然壓到她身上,瘋狂的親吻秋菊的臉,親的她喘不過氣來,秋菊感到有些不對勁,可又想不到是什幺。正躊躇的時候,那人的嘴又一路向下又親又咬,從臉到脖子,到雙乳,到小腹,最後停留在秋菊雙腿間隱秘的部位。
秋菊這時候感到對方居然在舔自己的陰毛,更感到奇怪,傑英在床上對自己一直很敬重,從來不對自己做一些自己認爲下流的事。用嘴接觸自己的下體,可是頭一回,秋菊只感到奇怪也感到有些刺激,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此時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不是自己的情郎。
秋菊正想時,忽然覺得一柔軟濕潤的物體進入了自己下體,開始攪動,她一塄,才想到是傑英把舌頭伸進了自己的秘處,秋菊正要出聲制止,卻覺的舌頭在肉洞裏攪動,一陣麻癢舒服的感覺傳遍全身,不由的呻吟出來。張琦見秋菊開始輕吟,知道把這小姐弄舒服了,心想女人都是一樣的,這丫頭名義上是武林大俠的義女,骨子裏也是極爲騷浪。
想到這裏張琦幹脆將秋菊的雙腿大大的分開,趴在秋菊雙腿間,賣力的舔弄秋菊的肉洞。秋菊始終以爲是傑英,因此未加阻攔。
張琦在吸吮時故意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秋菊聽在耳中,臊的耳根子都紅了。
加上張琦舔弄技巧非常高,一波波快感沖擊著秋菊,後來秋菊竟被張琦舔弄的達到高潮,她身子顫動,本能的擡高屁股,將自己的秘處使勁向張琦的嘴壓過去,大量的愛液湧了出來,張琦貪婪的將少女的愛液全部喝了下去。
泄身後的秋菊還沉浸在剛才的快感中,張琦已經脫光了衣服,雙手把秋菊的雙腿大大向兩邊分開,粗長的肉棒頂到了秋菊的秘洞口。
秋菊感覺到了,知道自己又要和「情郎」交合,她伸手輕輕在張琦身上打了一下,嗔怪的說:「傑哥,剛才怎幺做那種事,羞死人了。」
張琦「哼」了一聲,不等秋菊多說,屁股一挺,深深的插入秋菊的柔嫩的肉洞。
秋菊剛泄身,陰道中十分濕潤,但被這猛一插入,還是疼叫了一聲,其實傑英平時對秋菊又怕又愛,交合時小心翼翼,張琦卻毫不憐香惜玉,只是沉浸在奸淫這個武功高強的小女孩的快感中。他抱住秋菊豐滿的屁股,奮力的在秋菊體內做著高節奏的活塞運動,秋菊第一次被這幺粗暴的交合,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隱隱也感到新奇刺激,身體隨著張琦的動作高速上下擺動,嘴中還情不自禁的發出陣陣呻吟聲。
又抽插一會兒,秋菊實在忍不住了,呻吟著說:「傑哥,輕點好嗎?」說著居然伸手到兩個人的結合部,輕輕握住張琦的陽具,阻止張琦的動作。張琦覺的一只纖纖小手溫柔的握住自己的命根子,爽的差點射了出來。他還想多幹這小美人一會兒,忙放慢了速度,緩了一下,開始放漫了抽插的節奏。
秋菊現在又羞的臉通紅,其實她一向矜持,從來沒有用手碰過傑英的陽具,甚至都沒有仔細看過,因爲今天被張琦插的受不了,才不由自主的伸手握住張琦的陽具。
秋菊現在心屬傑英,又以爲抓住了傑英的陽具,雖然羞澀,擔還是多握了一會兒,出于好奇,又在周圍摸了幾下,摸到春袋,笑說:「傑哥你這裏長的真怪,還有個袋子。」
輕輕捏了幾下張琦的春袋,秋菊才腼腆的放開手,可這幾下害的張琦又差點射出來,他強忍了一下,心想這小蹄子還真夠騷啊。
感到自己也支撐不了多久了,他整個趴在秋菊身上,緊緊摟住秋菊,一下下的幹著秋菊,粗長的陽具每一下都盡根插入。每次插入都讓秋菊大聲的呻吟出來。秋菊忘情的伸玉臂摟住張琦的脖子,柔軟的雙腿也纏住了張琦。
感到張琦的嘴向自己吻過來,秋菊也主動回吻,兩個人的嘴唇吻在一起,秋菊感到對方的舌頭探進自己口中,也主動伸出香舌與對方的舌頭糾纏在一起。
兩人熱吻著,互相吸著對方的口水,傑英口中傳來的口水有些醒臭味,和平時的傑英不一樣,但情到濃時,秋菊也顧不的那些。因爲她始終也想不到有人趁黑夜來冒充自己的情郎,更萬萬想不到自己最愛的情郎會背叛自己,這才鑄成大錯。
張琦終于感覺支撐不住了,他又加快了抽插速度,快感不停的沖擊著秋菊,使秋菊也無暇再去制止張琦的動作,只是隨著張琦的動作,大聲呻吟著。外屋的傑英聽了暗暗心驚,心想菊妹這樣叫床,如果附近有人,非聽見不可。幸虧現在已經深夜,無人走動,不然可麻煩了。傑英聽著秋菊的叫床聲,不由的也開始勃起了。
屋裏床上二人也感到聲音大了,但做到關鍵時候,那裏顧的了別的。終于張琦感到一股麻意傳到腰間,他虎吼一聲,深深插入秋菊的肉洞,將滾燙的精液射進秋菊的子宮。秋菊的嬌軀一陣抖動,也達到了高潮。
張琦無力的伏在秋菊身上,二人抱在一起喘息了一會兒,張琦本想趁秋菊發現之前離開,可這個美人實在太消魂了,張琦實在舍不得走,臉伏在秋菊雙乳間貪婪的纏綿著。秋菊漸漸從快感中平靜下來,恢複了思緒。突然想到一點,傑英是一個少年,平時撫摩過他的後背皮膚是比較光滑的,且有些彈性,現在她摟著的這個傑英,手觸摸到了後背皮膚,居然有些粗糙,秋菊塄了一下,心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這一警覺,突然又想起來剛才接吻的時候,對方似乎有些胡須,剛才情濃中沒有注意,傑英是沒有胡須的,如果這人有胡須,那就不是傑英。
此時那人正把臉伏在自己雙乳上,秋菊顫抖著伸出手去摸那人的下巴,果然摸到了胡子,才知道剛才和自己共赴巫山的不是情郎傑英,秋菊登時有入五雷轟頂一般。羞憤中秋菊一掌擊在對方肩膀,將那人擊下床去,虧的張琦功力深厚,秋菊又剛泄身後手腳乏力,這下沒有要了張琦的命,但也打的張琦痛徹心扉。
秋菊胡亂抓起一床被披在身上,跳下床點亮了蠟燭,她以爲是外來的淫賊,燈一亮看清了就立即要他的命,不料燈亮一看,認出了是傑英的父親張琦。秋菊嚇的塄在原地。說不出話來。此時傑英見情勢不秒,忙進到裏屋來,撲通跪在秋菊面前,哭到:「菊妹,我對不起你,千錯萬錯是我的錯,求你放過我父,」
秋菊瞪視著傑英很久,才恨很的說:「你爲何這樣對我?」
傑英哭道:「我父親從長安來看我,因天晚不想打擾義父,便一路找我,找到這裏。我原讓父親進屋,自己轉身出去拿些東西,不想父親今夜也是多喝了點酒,一時亂性,走進房中見到菊妹天仙般的人兒,終于忍不住做出這樣的事情。」
其實傑英的倉促編造的謊話漏洞百出,偏偏秋菊雖然聰慧,但沒有什幺心機,又鍾情于傑英,竟然相信了他。
又心想張琦對自己做出這種事,其實該殺,但他是心上人的父親,怎幺能下的了手。秋菊心中翻騰,臉上一陣紅,一陣白。
傑英緊張的看著秋菊,自己知道這個義妹武藝高強,若一翻臉,自己父子就要葬身此處。他看著秋菊的臉色,不由出了一身冷汗。
秋菊突然轉身抽出房上寶劍,便要自刎。傑英大驚,心想這美人死了就可惜了,更重要的的她一死必然會惹王郎夫婦懷疑,難成大事了。
傑英忙出手,奪下秋菊手中寶劍。
傑英哭說:「菊妹不要如此,今日事錯在我,現在我就死在菊妹面前,」說完就要自刎。
秋菊本來萬念具灰,只想一死,但一見傑英要自刎,卻又不忍,一伸手,將寶劍奪下。
傑英使出這一手就是要博的秋菊的同情,見果然奏效,放下心來,表面還繼續做戲,跪在秋菊面前痛哭說:「菊妹你放心,我與菊妹山盟海誓,永結同心,雖然出了這樣的事,我父親也不是外人,我張傑英決不在乎,對菊妹永不變心。」
其實這些話就有些無恥了,但這秋菊對傑英一往情深,竟然對傑英的話深信不疑。
傑英跪在地上,又是一通花言巧語,說的秋菊心動了,終于把手中寶劍扔到地上,雙腿一軟,倒在傑英的懷裏放聲大哭起來。傑英見自己成功說服秋菊,心花怒放,嘴角泛出了笑容。
秋菊也是一時疏忽,沒有注意到披在身上的被子已經滑落到地上,露出了白嫩豐滿的身子。
張琦剛才被一掌擊倒在地,才相信這個纖弱的姑娘果然武功高強,恐怕會立時要了自己的命,卻見兒子只幾句話又把秋菊勸服了,才松了口氣,本想悄悄退出房去,但燈光下看到了秋菊絕色的容貌,白花花的身子,淩亂的長發披在肩上,更添妩媚。自想剛才雖然玩了秋菊,可黑夜沒有看清楚,現在燈光下那個絕色玉人赤身在自己面前,春色盡入眼中,不禁感到下身又蠢蠢欲動,所謂色膽包天,張琦獸欲沖頭,把什幺成大事都扔到一邊,決定冒死要再一親芳澤。
張琦湊上來,手搭在秋菊白嫩的肩膀上,柔聲說:「兒媳婦,今天是公爹我不對,你放心,我張家以後不會虧待你的。」
秋菊實在對張琦有些厭惡,礙著傑英,不便發作,只是肩膀一顫,把張琦的手甩開。張琦讪讪的說:「天色晚了,我們上床安歇吧。」
秋菊沒聽出張琦的意思,傑英卻聽了出來,不由暗暗心驚,心想此風波剛過,父親又要生事,若再惹怒菊妹,是真不想要性命了。但他無法出言阻攔,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傑英扶起秋菊,漫漫走到床邊,坐在床沿上,秋菊一轉頭,卻見張琦赤身裸體的站在自己面前,下體醜陋的肉棒已經勃起就在自己眼前,一陣陣腥臭味傳了過來。
秋菊忙移開眼光,突然想起自己也是一絲不挂,不由又羞又急,雙手掩在胸口,曆聲說道:「公爹,請自重。」
張琦自然知道若秋菊一翻臉,一擡手就可以殺了自己,不禁有些猶豫,但看到嬌羞的秋菊,半掩的酥胸,張琦獸欲沖頭,生死都置于度外了。
張琦滿臉堆笑說:「兒媳婦,剛才反正我二人已經親熱過了,何必見外納?」又問:「剛才是不是很舒服啊?」
聽到這無恥的調笑之語,秋菊火冒叁丈,但回想起剛才和張琦在床上狂亂肉搏的情景,不由的面紅耳赤。低下頭去。眼角撇見張琦勃起的陽具,知道張琦想要幹什幺,不由的心裏一陣慌亂,數度想擡手殺了張琦,可實在下不去手。
傑英忙又上前安慰一番,說秋菊反正已經是張家的人,應該對公爹盡孝,獻身給公爹也無不可,又說了一些自己都覺的惡心的話。說的秋菊此時心亂如麻,但覺的既然決定要嫁傑英,那傑英的話自己是要聽的。
秋菊不懂人情世故,覺的兒媳婦與公爹同床,雖然非常丟臉,但如果不被外人知道,心上人傑英也不在乎,爲了服侍公爹,自己也是可以委屈。她看看傑英英俊誠懇的臉,心終于動了。
秋菊卻沒有想到那張家父子二人其實只把她當成玩物,甚至還計劃殺了她義父後再殺她,哪裏會把她當張家的兒媳婦對待,現在只想在她身上發泄獸欲而已。現在她只是心裏答應,嘴裏卻抹不開說,只是臉燒的通紅,頭越來越低。
張家父子見此情景,明白已經說動了這個小美人,不由大喜,同時靠了上來。
秋菊沒想到自己要同時侍奉他父子二人,她擡頭看了二人一眼,腦海中浮現出叁人在自己床上交合的情景,臉更紅了,頭深深低下去,心裏卻隱約有一種新鮮,刺激的感覺。
秋菊低聲對傑英說:」傑哥,我今日答應你,對公爹盡孝,萬望你以後不要負我。」聲音細的自己都聽不清楚。
張琦聽了心花怒放,心想這丫頭真是幼稚,做了這樣的事還想進我張家做兒媳婦。反正將來殺了王郎後這小妞也要想法殺掉,現在美色當前,自然要及時行樂,不能浪費。張琦湊上前去,摟住了秋菊的肩膀,嘴在秋菊的耳邊,輕輕說些安慰的話,不時的輕咬秋菊火熱的耳垂。
秋菊心亂如麻,也不反抗,只任由張琦抱住,兩個人緊緊貼在一起,張琦伸手抓住秋菊富有彈性的雙乳,揉捏起來,在對待女人這方面張琦可比兒子強多了,揉捏乳房的力度恰倒好處,幾下子就捏的秋菊身體酥軟,本來還有些半推半就的秋菊,這時候徹底不想推脫了,她軟綿綿的靠在張琦胸前,雪白豐滿的雙乳被張琦捏在手裏,揉捏成各種各樣的形態,秋菊也重重的嬌喘起來。
傑英此時也不閑著,脫光了衣服,把秋菊垂在床邊的兩條玉腿拉上床,讓秋菊跪在床上,從後面抱住秋菊,陽具插入已經淫水泛濫的陰道,幹了起來,陣陣快感讓秋菊有些眩暈,她俏臉靠在張琦的胸前,閉上眼睛,發出了美妙的呻吟。
張琦看這秋菊美豔的紅唇,感到了一陣沖動,心想反正到了這個地步,不如幹一下這小美人的嘴,這種性格剛烈的俠女,如果嘴都被幹過了,以後就能臣服在自己的肉棒下。任自己奸淫。雖然此舉很危險,惹怒了秋菊父子二人隨時可能喪命,然而張琦也是欲罷不能,決定舍命一試。
張琦站到了床上,陽具漫漫靠近秋菊的臉。秋菊正閉著雙眼,享受傑英抽插帶來的快感,完全沒有察覺張琦靠了過來。傑英卻看的清楚,心裏知道父親要幹什幺,他心裏吃驚,自己一向懼怕秋菊,從來不敢做出超出正常行房行爲的舉動,象口交,肛交之類,他也知道秋菊性子剛烈,怕父親惹怒她,但此時無法制止。他父子二人經常一起奸淫民女,很有默契。傑英見此情景,立即加快了抽插速度,一下下的快速的撞擊肉洞的花心。
突然的快速沖擊增加了秋菊的快感,秋菊雙眼緊閉,陶醉其中,小嘴微微張開,發出動人的呻吟。
張琦看著秋菊的櫻桃小口,潔白的貝齒,小巧的香舌,再也忍不住了,心想能操一下這張迷人的小嘴,就是這小妮子翻臉殺了我,也值了。
當下不管叁七二十一,肉棒抵住秋菊的小口,「撲哧」一聲插了進去。將秋菊的小口塞的滿滿的。
秋菊感到一根燙熱的東西塞進嘴裏,愣了一下。秋菊還不知道世上有口交這回事,傑英從不敢要求秋菊口交,她甚至從沒有想象過用口去接觸男人的陽具。現在她塄了一下,睜開眼睛,眼前卻是一團黑毛,都蹭到自己鼻子上了,鼻子中聞到一股強烈的騷臭味。在身後傑英對自己肉穴更猛烈的沖擊下,秋菊一時無法集中思緒,只覺的那根東西在口中前後運動起來。
這時候秋菊才醒悟過來這是張琦的男根,萬沒有想到會插進自己的嘴裏,秋菊腦子一片空白,想把頭轉開,哪知道張琦的手牢牢按住她的頭,絲豪動不了。秋菊本能的用小舌頭去推肉棒,想把張琦的肉棒吐出來,誰知到不但沒用,反而帶給張琦更多快感。張琦感到秋菊嫩滑濕潤的舌頭不停磨蹭著自己的龜頭,真爽到了極點,于是抱住秋菊的頭,在秋菊的小口中快速抽插起來。
此時繡床之上,完全是一場淫亂的場景,一老一少兩個男人一前一後狂暴的幹著一個豔麗的妙齡女郎,女郎跪在床上,雪白的屁股高高撅起,身後的男子插入她的肉洞,狂暴的抽插著。前面的男子,粗黑的肉棒插在女郎的嘴裏,女郎的嬌軀隨著身後男子的動作而前後運動著,頭也隨著身體快速擺動著,這樣插入女郎嘴中的男子根本不用動,就可以享受女郎嘴對自己的服務。
秋菊此時腦子一片空白,根本都忘了自己會武功的事,只是徒勞的擺動頭,想把口中的髒肉棒吐出來。張琦一下沒按住,秋菊終于擺脫了他的肉棒,垂下頭劇烈的幹咳起來。
張琦心裏罵一聲:「臭丫頭。」抓住秋菊淩亂的頭發,粗暴的把秋菊的臉拉的面向自己的肉棒。
秋菊渾忘了自己一出手就可以把眼前的男人擊倒,張家父子的前後夾擊已經使她有些神智不清,她只記住傑英的話,要孝順公爹。秋菊含糊的央求著:「公爹,不要啊,饒了我啊,公爹。」張琦哪會聽她的,「撲哧」一下又把陽具插入秋菊口中,這次張琦豪不憐香惜玉,猛力的在秋菊嘴裏抽插起來,幹的秋菊直翻白眼,不停咳嗽。
終于這父子二人相繼在秋菊肉洞和口中射了精,滿意的放開了姑娘。
秋菊緩了緩神,趴在床邊吐出口中的精液,感到口中一股腥臭味,一陣陣惡心。氣憤的回頭看著張琦,問道:「公爹,你怎幺做這種事?」張琦見秋菊只是質問,沒有出手,知道這小美人雖然氣憤,但看在傑英的份上不會真來和自己計較,這種事女人既然已經做了一次,以後就很難拒絕自己。張琦心裏高興,臉上卻裝出無辜的說:「兒媳婦,你實在太漂亮了,剛才一下沒把持住,以後不會了,公爹在這裏賠罪了。」說著連連鞠躬。
秋菊無言以對,只是心裏對張琦憤恨,朝他啐了一口,就不再看他。
這張家父子本來都是淫棍,且常年練武,體力極強,遇到秋菊這樣的絕色美女,芑能輕易放手,早已經決定了今夜要加倍賣力,撤夜肉戰。休息了一會兒,又向秋菊靠過來。
秋菊還趴在床邊喘息,見兩個人又挺著肉棒爬了過來,心中暗暗叫苦。見傑英坐到面前,挺立的陽具指著自己的臉。秋菊一塄,傑英說:「菊妹,剛才你用嘴給我爹服務過了,不給我弄太不公平了。」
秋菊雖然不願意,但不願意拒絕心上人,況且已經做過,再過一次也無所謂。她羞澀的爬到傑英的腿上,張開小口含住了傑英的肉棒。雖然含住,但要她主動用嘴去上下套弄男根,秋菊去死也不肯做。傑英也明白這點,他只有伸手抓住秋菊頭發來回運動,強迫她的嘴在自己的陽具上來回套弄。
張琦爬到秋菊身後,看著姑娘白嫩豐滿的屁股不由的大咽口水,雙手抓住兩塊臀肉,向兩邊分開,眼睛死死盯住秋菊的後庭花洞。淡紫色的菊花口暴露在空氣中,害羞般的收縮了一下。
張琦看的出來秋菊的後庭還沒有被兒子碰過,心想死丫頭前面的洞讓兒子開了苞,那後面的洞就讓老子來開吧。
他的手先秋菊大屁股上揉了幾下,然後摸到了的菊花洞口,急急茫茫的的就把手指插進菊花洞中。
正含著傑英肉棒的秋菊感到敏感部位受到攻擊,在她心裏後庭是排泄用的,非常肮髒,決不可能用來性交,她就是死也不願意那裏被男人碰。所以傑英和她相愛這幺久,也從沒有碰過她的後庭。
今天竟然被張琦的手指給插了進去。秋菊火冒叁丈,奮力吐出口中的陽具,回過頭淩厲的眼神盯住張琦,喝到:「那裏不能碰,拿開手。」張琦嚇了一跳,見前面的傑英暗暗向自己擺手,就知道秋菊畢竟性格剛烈,不許人隨便碰那裏。
若對一般女子,張琦完全不在乎,可秋菊武藝高強,張琦還是十分忌憚,賠笑著說:「兒媳婦,我一不小心,摸錯了。」
秋菊對這個未來公爹可是十分憤恨,可憤恨中也夾雜著些複雜的感情,畢竟這是除自己的情郎已外唯一和自己發生肉體關系的男人,而且還給自己帶來傑英從未帶給自己的感覺。秋菊開始是憤怒的盯著張琦,漸漸目光轉爲柔和,後來幽幽歎口氣,閉上了眼睛。這時候張家父子才松口氣,情知這又是在鬼門關轉了一遭。
張琦心想:後面不能碰,上下兩個洞今夜也夠用了,等有朝一日殺了王郎,再制服你這個小丫頭,到時候非把你屁股操開花。
秋菊哪裏知道張琦想的什幺,她現在只要兩個男人不碰她的後庭洞,其余的也任由二人擺布。秋菊的小嘴今夜是第一次開放,傑英也是第一次能把陽具放進秋菊的嘴裏,自然是樂此不疲,反複奸淫秋菊的小嘴。在裏面射精,弄的秋菊吐的繡床上都是精液。
張琦則全力幹中秋菊的桃源洞,一遍遍的把精液射入姑娘的子宮。
張家父子翻來覆去,變著花樣奸淫著秋菊。秋菊雖然武功高強,但究竟是個女子,體力不濟,連續被幹的泄了幾次身後,就渾身懶洋洋的一點力氣也沒有了,那父子二人卻興致勃勃,越戰越勇。一直擺弄到後半夜,才一左一右摟住秋菊睡去。
第二天秋菊很晚才起,傑英已經離開了,張琦還在身邊躺著,看著自己和張琦一絲不挂的摟在一起,想起昨夜叁人做過的事,秋菊簡直無地自容。但事已至此,後悔也沒有用,秋菊漫漫的起身穿衣下了床,開始收拾屋子,清洗滿是精液和淫水的床單,張琦也醒了,嬉笑著看著秋菊。
秋菊不由的一陣害羞,說:「公爹快起來,呆會去見我義父。」
張琦此次秘密前來,與兒子商量如何殺死王郎,現在哪有膽量去見王郎,惹他懷疑。
他眼珠一轉,笑著說:「我可不敢見義弟啊,要是問我昨天夜裏在哪裏睡的?我怎幺回答啊?又不能對兄弟撒謊啊。」
一聽這話秋菊慌了,這事被義父知道了自己可沒有臉做人了,她忙說:「公爹這次不要見我義父了,趕緊回長安,過一陣子再來。」
張琦正中下懷,誕著臉皮笑說:「好的,不過我有些勞累,想在兒媳婦這裏偷偷住幾天,不知道怎幺樣?」
秋菊明白張琦要做什幺,又是怒,又是羞。但想到傑英又心軟了,低聲說:「公爹想住下,就隨便吧。「說完,紅著臉要出屋去,張琦叫道:」兒媳婦,留下來陪陪我。」秋菊回頭隨口說道:「現在要去和義母練功,晚上再回來陪公爹。」說完這話覺的大羞轉身飛跑出房。
床上的張琦看著秋菊婀娜的背影,樂的小叁角眼都米成了一條線。
張琦躲在秋菊的閨房中住了半個多月,白天秋菊,傑英都去練武,入夜了就早早的回來,熄燈上床後秋菊就與二人輪流交合,秋菊雖然對年好醜陋張琦沒有好感。
但傑英把要入張家做兒媳婦就伺候好公爹的思想牢牢的植入秋菊心中,秋菊也就盡力逢迎張琦,加上張琦做愛的技巧實在太高,在秋菊心裏隱隱覺的與張琦交合得到的快感遠高于傑英給她的。漫漫的秋菊也在張琦面前放開了,開始和他這個未來公爹打晴罵悄。
最讓張琦滿意的變化是秋菊已經下意識的喜歡上他的陽具,會主動來舔自己的陽具,雖然不比窯子裏的妓女舔的專業,但也夠讓自己爽了。只是秋菊不肯把射入口中的精液咽下去,張琦經常語重心長的勸說:「菊兒,這些東西都是我們男人的精華,吃下去很補的,吐了太可惜。」
秋菊便總是將口中的精液吐到手心上,聞一聞,朝張琦作個鬼臉撒嬌說:「味道太怪了,人家才不吃呢。」
她不吃,張琦也沒有辦法,現在唯一遺憾的是秋菊的後庭洞一直不許他碰,幾次要弄時秋菊立即憤怒制止。
張琦也暗暗心裏發恨,心想這小丫頭還真假正經。他心裏極度盼望早殺王郎,到時候秋菊失去了依靠,一個毫無江湖經驗的小姑娘,任她武功再高,也容易擺平。只要略施小計,就可以讓她就範,到那時候就可以爲所欲爲了。
張琦知道還有很多事做,不能貪戀美色,住了一陣子決定要走,走前一夜秋菊竟有些戀戀不舍,打起精神來極力伺候張琦,直幹到渾身脫力才停下來。
張琦暗中吩咐兒子中秋節按計劃行事,在這之前要討好秋菊,最好把白雲劍學到手,等殺了王郎後秋菊要翻臉,也不是我們的對手。傑英自然是全都答應。
轉眼間到了八月中秋。王郎夫婦吩咐備下精美的酒菜,全家在花園賞月。
花園的亭子裏,已設下小圓桌,月餅、點心,酒菜擺了滿桌。
傑英看到王郎、秀英興高意足,覺得正中下懷,殷勤侍奉,執壺敬酒,義父義母,口口不停,王郎夫婦不由的多喝了幾杯。`秋菊在一旁說:「哥哥不要再添酒了,義父,義母已喝得不少,免得傷身。」
王郎心喜,對秋菊說:「不妨,不妨。」說著竟又連飲起來。
秀英也是又連喝幾杯。
秋菊不悅,但也無法,再喝一陣子,傑英已經把王郎夫婦灌的大醉。
王郎夫婦但覺天旋地轉,全身發燙,話都說不清楚了。秋菊扶他二人回到屋內,倒在床上就睡。
張傑英回到書房,即刻脫去長衫,換了夜行裝,取出鋼刀、估計王郎夫婦已經睡熟,才又戴上面罩,走出書房。
他遵照父親囑咐,上房將幾處房瓦踏碎幾片,然後又到西院牆上做出了爬出爬入的痕迹,以便查勘時誤以爲凶手是外來的,這才又躥回王郎院內。
他最不放心的是秋菊,悄悄走到秋菊住的廂房窗外,聽有微息,知已睡熟。心裏道:「菊妹,你莫怪我心狠手辣。」

亚洲专区天堂2020中文字幕